喧嘩與騷動

喧嘩與騷動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5
出版社:上海譯文出版社
作者:[美] 威廉·福克纳
页数:335
译者:李文俊
书名:喧嘩與騷動
封面图片
喧嘩與騷動

前言
   《喧嘩與騷動》(The Sound and the Fury,1929)是福克納第一部成熟的作品,也是福克納心血花得最多,他自己最喜愛的一部作品。書名出自莎士比亞悲劇《麥克白》第五幕第五場麥克白的有名台詞︰“人生如痴人說夢,充滿著喧嘩與騷動,卻沒有任何意義。”   小說的故事發生在杰弗生鎮上的康普生家。這是一個曾經顯赫一時的望族,祖上出過一位州長、一位將軍。家中原來廣有田地,黑奴成群。如今只剩下一幢破敗的宅子,黑佣人也只剩下老婆婆迪爾西和她的小外孫勒斯特了。一家之長康普生先生是一九一二年病逝的。他在世時算是一個律師,但從不見他接洽業務。他整天醉醺醺,嘮嘮叨叨地發些憤世嫉俗的空論,把悲觀失望的情緒傳染給大兒子昆丁。康普生太太自私冷酷,無病呻吟,總感到自己受氣吃虧,實際上是她在拖累、折磨全家人。她念念不忘南方大家閨秀的身份,以致僅僅成了一種“身份”的化身,而完全不具有作為母親與妻子應有的溫情,家中沒有一個人能從她那里得到愛與溫暖。女兒凱蒂可以說是全書的中心,雖然沒有以她的觀點為中心的單獨的一章,但書中一切人物的所作所為都與她息息相關。物極必反,從古板高傲、規矩極多的舊世家里偏偏會出現浪蕩子女。用一位外國批評家的話來說,是︰“太多的責任導致了不負責任。”凱蒂從“南方淑女”的規約下沖出來,走過了頭,成了一個輕佻放蕩的女子。她與男子幽會,有了身孕,不得不與另一男子結婚。婚後丈夫發現隱情,拋棄了她。她只得把私生女(也叫昆丁)寄養在母親家,自己到大城市去闖蕩。哥哥昆丁和凱蒂兒時感情很好。作為沒落的莊園主階級的最後一代的代表者,一種沒落感始終追隨著昆丁。這個“簪纓之家”的孑遺極其驕傲,極其敏感,卻又極其孱弱(精神上、肉體上都是如此)。他偏偏又過分重視妹妹的貞操,把它與門第的榮譽甚至自己生與死的問題聯系在一起。凱蒂的遭遇一下子使他失去了精神平衡。就在妹妹結婚一個多月後,他投河自盡了。對昆丁來說,“未來”是看不見的,“現在”則是模糊不清的一片混沌,只有“過去”才是真實清晰的。昆丁本也想與妹妹“一起進地獄”,因為只有這樣才可以與蔑視、鄙視他們的世界隔絕開來。這一點既然辦不到,他只得采用結束自己生命的辦法,免得自己看到事態朝他不喜歡的方向發展。表面上他是為妹妹而死,實際上則是為家庭的沒有前途而亡。歸根結蒂,康普生一家的種種不幸都是莊園主祖先造孽的惡果。蓄奴制固然損害了黑奴,它也給奴隸主階級及其後裔種下了禍根。   杰生是凱蒂的大弟。他和昆丁相反,隨著金錢勢力在南方上升,他已順應潮流,成為一個實利主義者,仇恨與絕望有時又使他成為一個沒有理性、不切實際的復仇狂與虐待狂。由于他一無資本,二無才干,只能在雜貨鋪里做一個小伙計。昆丁對凱蒂的感情是愛,杰生對她的感情卻只有恨。因為他認為凱蒂的行為使他失去了本應得到的銀行里的職位。他恨凱蒂,也連帶著恨她的私生女小昆丁,恨關心凱蒂母女的黑女佣迪爾西。總之,他恨周圍的一切,從他嘴里吐出來的每一個字仿佛都含有酸液,使人听了感到發作並不值得,強忍下去又半天不舒服。除了錢,他什麼都不愛。連自己的情婦,也是戒備森嚴,僅僅看作是做買賣交易的對手。他毫無心肝,處處佔人便宜,卻總是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樣子。他玩弄了一系列花招,把姐姐歷年寄來的贍養費據為己有,並從中吮吸復仇的喜悅。書中描寫得最令人難忘的一個細節,是康普生先生殯葬那天,凱蒂從外地趕回來,乘機想見親生女兒一面的那一段。凱蒂喪魂失魄地追趕載有小昆丁的馬車那一情景,感染力極強,使人認識到凱蒂盡管有種種不能令人滿意的行為,本質上還是一個善良的女子。而對比之下,杰生的形象愈益令人憎厭。另外,他用免費的招待券作弄黑小廝勒斯特,對外甥女小昆丁的扭打(不無色情動機的)與“教育”,也都是使人物性格顯得更加突出的精彩的細節。杰生是福克納筆下最鮮明、突出的形象之一。作為惡人的典型,其鮮明飽滿,達到了莎士比亞筆下經典式惡人(如埃古、麥克白夫人)的地步。然而,對杰生的揭露,卻偏偏是通過杰生的自我表白與自我辯解來完成的。這正是福克納藝術功力深厚的表現。杰生和“斯諾普斯”三部曲中的弗萊姆·斯諾普斯一樣,都是資本主義化的“新南方”的產物。如果說,通過對康普生一家其他人的描寫,福克納表達了他對南方舊制度的絕望,那麼,通過對杰生的漫畫式的刻畫,福克納又鮮明地表示了他對“新秩序”的憎厭。福克納說過,“對我來說,杰生純粹是惡的代表。依我看,從我的想象里產生出來的形象里,他是最最邪惡的一個。”   班吉是凱蒂的小弟弟,他是個先天性白痴。一九二八年,他三十三歲了,但是智力水平只相當于一個三歲的小孩。他沒有思維能力,腦子里只有感覺和印象,而且還分不清它們的先後,過去的事與當前的事都一起涌現在他的腦海里。通過他的意識流,我們能夠體會到︰他失去了姐姐的關懷,非常悲哀。現在家中唯一關心並照顧他的,只有黑女佣迪爾西了。雖然按書名的出典理解,班吉這一章可以說是“一個白痴講的故事”,事實上福克納還是通過這個雜亂的故事有意識地傳達了他想告訴讀者的一系列的信息︰家庭頹敗的氣氛、人物、環境……按照批評家克林斯·布魯克斯的說法,這一章是“一種賦格曲式的排列與組合,由所見所聞所嗅到的與行動組成,它們有許多本身沒有意義,但是拼在一起就成了某種十字花刺繡般的圖形”。   小昆丁是凱蒂寄養在母親家的私生女。康普生太太的冷漠與杰生的殘酷(虐待狂者的殘酷)使小昆丁在這個家里再也呆不下去。一九二八年復活節這一天,康普生家發現,小昆丁取走了杰生的不義之財,與一流浪藝人私奔了。這自然激起了杰生的“狂怒”(書名中的“騷動”原意即為狂怒)。杰生驅車追尋小昆丁,想追回他偷來的那筆錢,他在火車上惹出亂子,差一點送了命。   據《聖經·路加福音》載,耶穌復活的那天,彼得去到耶穌的墳墓那里,“只見細麻布在那里,”耶穌的遺體已經不見了。在《喧嘩與騷動》里,一九二八年復活節這一天,康普生家的人發現,小昆丁的臥室里,除了她匆忙逃走時留下的一些雜亂衣物外,也是空無一物。在《聖經》里,耶穌復活了。但是在《喧嘩與騷動》里,如果說有復活的人,也不體現在康普生家後裔的身上。福克納經常在他的作品里運用象征手法,這里用的是“逆轉式”的象征手法。   在小說中,與杰生相對立並且體現了福克納的積極思想的是迪爾西。福克納說過︰“迪爾西是我自己最喜愛的人物之一,因為她勇敢、大膽、豪爽、溫存、誠實。她比我自己勇敢得多,也豪爽得多。”同情心永不枯竭似地從她身上涌流出來。她不畏懼主人的仇視與世俗觀念的歧視,勇敢地保護弱者。在整幅陰郁的畫卷中,只有她是一個亮點;在整幢墳墓般冷冰冰的宅子里,只有她的廚房是溫暖的;在整個搖搖欲墜的世界里,只有她是一根穩固的柱石。她的忠心、忍耐、毅力與仁愛同前面三個敘述者的病態的性格形成了對照。通過她,作者謳歌了存在于純樸的普通人身上的精神美。迪爾西這個形象體現了福克納“人性的復活”的理想。福克納把迪爾西作為主人公的這一章安排在復活節,這絕不是偶然的。當然,迪爾西不等于基督,但如果說福克納有意引導讀者作這樣的類比與聯想,也不是沒有根據的。   從《喧嘩與騷動》中,我們可以看到福克納對生活與歷史的高度的認識和概括能力。盡管他的作品顯得撲朔迷離,有時也的確如痴人說夢,但是實際上還是通過一個舊家庭的分崩離析和趨于死亡,真實地呈現了美國南方歷史性變化的一個側面。我們可以看到,舊南方的確不可挽回地崩潰了,它的經濟基礎早已垮台,它的殘存的上層建築也搖搖欲墜。凱蒂的墮落,意味著南方道德法規的破產。班吉四肢發達,卻沒有思想的能力,昆丁思想復雜,偏偏喪失了行動的能力。另一個兄弟杰生眼楮里只看到錢,他干脆拋棄了舊的價值標準。但是他的新的,也即是資產者們的價值標準,在作者筆下,又何嘗有什麼新興、向上的色彩呢?聯系福克納別的更明確譴責“斯諾普斯主義”(也就是實利主義)的作品,我們完全有理由認為︰《喧嘩與騷動》不僅提供了一幅南方地主家庭(擴大來說又是種植園經濟制度)解體的圖景,在一定程度上,也包含有對資本主義價值標準的批判。   另外,從這部作品中可以看出,福克納也是愛憎分明的,他是有他的善惡是非標準的。在他的人物畫廊中,他鞭撻、嘲笑的是杰生、康普生太太、康普生先生、毛萊舅舅、赫伯特·海德、杰拉德太太和杰拉德等,他同情的是凱蒂、昆丁、小昆丁與班吉,他滿懷激情歌頌的則是地位卑微的黑女佣迪爾西。熟悉福克納的人都一致認為,迪爾西的原型是福克納自己家里的黑女佣卡羅琳·巴爾大媽。巴爾大媽進入晚年後,與其說是她服侍福克納,不如說福克納像對待長輩那樣照顧她。一九四。年大媽以百歲高齡病逝,福克納在她墓前發表演說,並在她墓碑上刻了“為她的白種孩子們所熱愛”這樣的銘言。一九四二年,福克納出版《去吧,摩西》,又將此書獻給她。如果我們說得概括些,那麼,福克納的所憎所厭莫不與蓄奴制和實利主義有關,而他的所敬所愛則都與勞動與大自然聯系在一起。   在藝術表現方面,福克納寫《喧嘩與騷動》時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法,這里不妨作些簡略的介紹。   首先,福克納采用了多角度的敘述方法。傳統的小說家一般或用“全能角度”亦即作家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的角度來敘述,或用書中主人公自述的口吻來敘述。發展到亨利·詹姆士與康拉德,他們認為“全能角度”難以使讀者信服,便采用書中主人公之外的一個人物的眼楮來觀察,通過他(或她)的話或思想來敘述。福克納又進了一步,分別用幾個人甚至十幾個人(如在《我彌留之際》中)的角度,讓每一個人講他這方面的故事。這正如發生一個事件後,新聞記者不采取自己報道的方式,卻分別采訪許多當事人與見證人,讓他們自己對著話筒講自己的所知。一般地說,這樣做要比記者自己的敘述顯得更加真實可信。   在《喧嘩與騷動》中,福克納讓三兄弟,班吉、昆丁與杰生各自講一遍自己的故事,隨後又自己用“全能角度”,以迪爾西為主線,講剩下的故事,小說出版十五年之後,福克納為馬爾科姆·考利編的《袖珍本福克納文集》寫了一個附錄,把康普生家的故事又作了一些補充(中譯文見本書附錄)。因此,福克納常常對人說,他把這個故事寫了五遍。當然,這五個部分並不是重復、雷同的,即使有相重疊之處,也是有意的。這五個部分像五片顏色、大小不同的玻璃,雜沓地放在一起,從而構成了一幅由單色與復色拼成的絢爛的圖案。   “班吉的部分”發生的時間是一九二八年四月七日。通過他,福克納渲染了康普生家頹敗的氣氛。另一方面,通過班吉腦中的印象,反映了康普生家那些孩子的童年。“昆丁的部分”發生在一九一○年六月二日,這部分一方面交代昆丁當天的所見所聞和他的活動,同時又通過他的思想活動,寫凱蒂的沉淪與昆丁自己的絕望。“杰生的部分”發生在一九二八年四月六日,這部分寫杰生當家後康普生家的情況,同時引進凱蒂的後代——小昆丁。至于“迪爾西的部分”,則是發生在一九二八年四月八日(復活節),它純粹寫當前的事︰小昆丁的出走、杰生的狂怒與追尋以及象征著滌罪與淨化的黑人教堂里的宗教活動。這樣看來,四個部分的敘述者出現的時序固然是錯亂的,不是由應該最早出場的昆丁先講,而是采用了“CABD”這樣的方式,但是他們所講的事倒是順著正常的時序,而且餃接得頗為緊密的。難怪美國詩人兼小說家康拉德·艾肯對《喧嘩與騷動》贊嘆道︰“這本小說有堅實的四個樂章的交響樂結構,也許要算福克納全部作品中制作得最精美的一本,是一本詹姆士喜歡稱為‘創作藝術’的毋庸置疑的杰作。錯綜復雜的結構餃接得天衣無縫,這是小說家奉為圭臬的小說——它本身就是一部完整的創作技巧的教科書……”   “意識流”是福克納采用的另一種手法。傳統的現實主義小說中也常寫人物的內心活動,意識流與之不同之處是︰一、它們仿佛從人物頭腦里涌流而出直接被作者記錄下來,前面不冠以“他想”、“他自忖”之類的引導語;二、它們可以從這一思想活動跳到另一思想活動,不必有邏輯,也不必順時序;三、除了正常的思想活動之外,它們也包括潛意識、下意識這一類的意識活動。在《喧嘩與騷動》中,前三章就是用一個又一個的意識,來敘述故事與刻畫人物的。在敘述者的頭腦里,從一個思緒跳到另一個思緒,有時作者變換字體以提醒讀者,有時連字體也不變。但是如果細心閱讀,讀者還是能辨別出來的,因為每一段里都包含著某種線索。另外,思緒的變換,也總有一些根據,如看到一樣東西,听到一句話,聞到一種香味等等。據統計,在“昆丁的部分”里,這樣的“場景轉移”發生得最多,超過二百次;“班吉的部分”里也有一百多次。傳統的現實主義藝術,一般都是通過外表(社會、環境、家庭、居室、家具、衣飾……)的描寫,逐漸深入到人物的內心世界。福克納與別的一些作家卻采取了顛倒的程序。他首先提供給讀者混沌迷亂的內心世界的沒有規律、邏輯的活動,然後逐步帶引讀者穿過層層迷霧,最終走到陽光底下明朗、清晰的客觀世界里來。這時,讀者再回過頭來一看,也許會對整幅圖景具有更深刻的印象與理解。   譯者個人認為,福克納之所以如此頻繁地表現意識流,除了他認為這樣直接向讀者提供生活的片斷能更加接近真實之外,還有一個更主要的原因,這就是︰服從刻畫特殊人物的需要。前三章的敘述者都是心智不健全的人。班吉是個白痴,他的思想如果有邏輯、有理性反倒是不真實、不合邏輯的。昆丁在六月二日那一天決定自殺。他的精神狀態處于極度亢奮之中。到該章的最後一段,他的思緒已經跡近一個發高燒病人的譫語了。杰生也多少有些不正常,他是個偏執狂,又是一個虐待狂,何況還有頭痛病。福克納有許多作品手法上與傳統的現實主義作品並無太大區別。他的別的作品若是用意識流,也總有其特殊原因。如《村子》中寫I.O.斯諾普斯對一頭母牛的感情,那是因為這個I.O.斯諾普斯是一個半白痴。讀者們如果有點耐心,在最初的不習慣之後,定然會通過這些不平常的思緒活動逐漸看清一系列相當鮮明、豐滿的人物形象。這些形象的外貌我們不一定說得清(直到讀了“迪爾西的部分”我們才知道班吉的模樣),但是我們卻能相當準確地把握他們的精神狀態。書中的主要人物如此,一些次要人物形象也莫不如此。如赫伯特·海德,只出現在昆丁的幾次意識流里,但是那一副庸俗、無恥的嘴臉便已躍然紙上。其他如杰拉德太太、毛萊舅舅,形象也都相當鮮明突出。即使像勒斯特這樣一個黑人小廝,我們掩卷之後,也不容易把他那既調皮又可憐巴巴的形象從我們的腦子里排除出去。   “神話模式”是福克納在創作《喧嘩與騷動》時所用的另一種手法。所謂“神話模式”,就是在創作一部文學作品時,有意識地使其故事、人物、結構,大致與人們熟知的一個神話故事平行。如喬伊斯的《尤利西斯》,就套用了荷馬史詩《奧德修紀》的神話模式,艾略特的《荒原》則套用了亞瑟王傳說中尋找聖杯的模式。在《喧嘩與騷動》中,三、一、四章的標題分別為一九二八年四月六日至八日,這三天恰好是基督受難日到復活節。而第二章的一九一。年六月二日在那一年又正好是基督聖體節的第八天。因此,康普生家歷史中的這四天都與基督受難的四個主要日子有關聯。不僅如此,從每一章的內容里,也都隱約可以找到與《聖經》中所記基督的遭遇大致平行之處。但是,正如喬伊斯用奧德修的英雄業績反襯斯蒂芬·德迪勒斯的軟弱無能一樣,福克納也是要以基督的莊嚴與神聖使康普生家的子孫顯得更加委瑣,而他們的自私、得不到愛、受挫、失敗、互相仇視,也說明了“現代人”違反了基督死前對門徒所作的“要你們彼此相愛”的教導。   福克納運用這樣的神話模式,除了給他的作品增添一層反諷色彩外,也有使他的故事從描寫南方一個家庭的日常瑣事中突破出來,成為—個探討人類命運問題的寓言的意思。這個問題離題較遠,這里就不多贅述了。   最後想就譯文所加的注作一說明。為了幫助中國讀者理解本書,譯者根據有關資料與個人的理解加了幾百個注,可能有理解不妥之處,也可能過于繁瑣。讀者初次閱讀時可以先不看注,以免破壞自己的第一印象。
内容概要
  《喧嘩與騷動》是福克納第一部成熟的作品,也是作家花費心血最多、本人最喜歡的小說。小說講述的是南方沒落地主康普生一家的家族悲劇。老康普生游手好閑、嗜酒貪杯,其妻自私冷酷、怨天尤人。長子昆丁絕望地抱住南方所謂的舊傳統不放,因妹妹凱蒂風流成性、有辱南方淑女身份而恨疚交加,竟至溺水自殺。次子杰生冷酷貪婪,三子班吉則是個白痴,三十三歲時只有三歲小兒的智能。全書通過這三個兒子的內心獨白,圍繞凱蒂的墮落展開,最後則由黑人女佣迪爾西對前三部分的“有限視角”作一補充,歸結全書。小說大量運用多視角敘述方法及意識流手法,是意識流小說乃至整個現代派小說的經典名著。
书籍目录
喧嘩與騷動1928年4月7日1910年6月2日1928年4月6日1928年4月8日附錄 康普生家︰1699年-1945年

章节摘录
   窗框的影子顯現在窗簾上,時間是七點到八點之間,我又回到時間里來了,听見表在嘀嗒嘀嗒地響。這表是爺爺留下來的,父親給我的時候,他說,昆丁,這只表是一切希望與欲望的陵墓,我現在把它交給你;你靠了它,很容易掌握證明所有人類經驗都是謬誤的reductoabsurdum,這些人類的所有經驗對你祖父或曾祖父不見得有用,對你個人也未必有用。我把表給你,不是要讓你記住時間,而是讓你可以偶爾忘掉時間,不把心力全部用在征服時間上面。因為時間反正是征服不了的,他說甚至根本沒有人跟時間較量過。這個戰場不過向人顯示了他自己的愚蠢與失望,而勝利,也僅僅是哲人與傻子的一種幻想而已。   表是支靠在放硬領的紙盒上的,我躺在床上傾听它的嘀嗒聲。實際上應該說是表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里來。我想不見得有誰有意去听鐘表的嘀嗒聲的。沒有這樣做的必要。你可以很久很久都不察覺嘀嗒聲,隨著在下一秒鐘里你又听到了那聲音,使你感到雖然你方才沒有听見,時間卻在不間斷地、永恆地、越來越有氣無力地行進。就像父親所說的那樣︰在長長的、孤獨的光線里,你可以看見耶穌在彳亍地前進,很像。還有那位好聖徒弗蘭西斯,他稱死亡為他的“小妹妹”,其實他並沒有妹妹。   透過牆壁,我听到施里夫那張床的彈簧的咯吱咯吱聲,接著听到他趿著拖鞋走路的沙沙聲。我起床,走到梳妝台前,伸手在台面上摸索,摸到了表,把它翻過來面朝下,然後回到床上。可是窗框的影子依然映在窗簾上,我差不多能根據影子移動的情形,說出現在是幾點幾分,因此我只得轉過身讓背對著影子,可是我感到自己像最早的動物似的,腦袋後面是長著眼楮的,當影子在我頭頂上蠕動使我癢癢的時候,我總有這樣的感覺。自己養成的這樣一些懶惰的習慣,以後總會使你感到後悔。這是父親說的。他還說過︰基督不是在十字架上被釘死的,他是被那些小齒輪輕輕的喀嚓喀嚓聲折磨死的。耶穌也沒有妹妹。   一等我知道我看不見影子了,我又開始琢磨現在是什麼時候了。父親說過,經常猜測一片人為的刻度盤上幾根機械指針的位置,這是心智有毛病的癥象。父親說,這就像出汗一樣,也是一種排泄。我當時說也許是吧。心里卻是懷疑的。心里一直是懷疑的。   如果今天是陰天,我倒可以瞧著窗子,回想回想對于懶惰的習性,父親又是怎麼說的。我想,如果天氣一直好下去,對他們在新倫敦的人來說倒是不錯的。天氣有什麼理由要變呢?這是女人做新娘的好月份,那聲音響徹在她徑直從鏡子里跑了出來,從被圍堵在一個角落里的香氣中跑了出來。玫瑰。玫瑰。杰生·李奇蒙·康普生先生暨夫人為小女舉行婚禮。玫瑰。不是像山茱萸和馬利筋那種貞潔的花木。我說,我犯了亂倫罪了,父親,我說。玫瑰。狡猾而又安詳。如果你在哈佛念了一年,卻沒有見到過劃船比賽,那就應該要求退還學費。讓杰生去念大學。讓杰生上哈佛去念一年書吧。   施里夫站在門口,在穿硬領,他的眼鏡上泛出了玫瑰色的光澤,好像是在洗臉時把他那紅紅的臉色染到眼鏡上去了。“你今天早上打算曠課嗎?”   “這麼晚了嗎?”   他瞧瞧自己的表︰“還有兩分鐘就要打鈴了。”   “我不知道已經這麼晚了。”他還在瞧他的表,他的嘴在囁動。“我得快些了。再曠一次課我可不行了。上星期系主任對我說——”他把表放回到口袋里。我也就不再開口了。   “你最好還是趕快穿上褲子,跑著去,”他說完,便走出去了。   我從床上爬起來,在房間里走動著,透過牆壁听他的聲音。他走進起坐室,朝門口走去。   “禰還沒有穿好?”   “還沒有。你先走吧。我會趕來的。”   他走出去了。門關上了。走廊里傳來他那越來越微弱的腳步聲。這時我又能听到表的嘀嗒聲了。我不再走來走去,而是來到窗前,拉開窗簾,看人們急匆匆地朝小教堂奔去,總是那些人,掙扎著把手穿進逐漸張大的外套袖管,總是那些同樣的書和飄飛的翻領向前涌去,仿佛是洪水泛濫中漂浮的破瓦碎磚,這里面還有斯波特。他把施里夫叫做我的丈夫。啊,別理他,施里夫說,要是他光會追逐那些騷娘們,那跟我們又有什麼相干。在南方,人們認為自己是童男子是樁丟臉的事。小青年也好。大男人也好。他們都瞎吹。因為女人認為童貞不童貞關系倒不大,這是父親說的。他說,童貞這個觀念是男人而不是女人設想出來的。父親說,這就跟死亡一樣,僅僅是一種別人都有份的事兒,我就說了,光是相信它也是沒什麼意思的,他就說,世界上一切事情之所以可悲也正在于此,還不僅是童貞的問題,于是我就說,失去貞操的為什麼不能是我,而只能是她呢,于是他說,事情之所以可悲也正在于此;所有的事情,連改變它們一下都是不值得的,而施里夫說,他不就是光會追逐那些小騷娘們嗎,我就說,你自己有妹妹沒有?你有沒有?你有沒有?   斯波特在人群中間,就像是滿街飛舞的枯葉中的一只烏龜。他的領子豎起在耳朵旁。他和往常一樣邁著不慌不忙的步子。他是南卡羅來納州人,是個四年級生。他愛在俱樂部里吹牛,說他第一從不跑著去小教堂,第二上教堂沒有一次是準時的,第三四年來他沒少去一次教堂,第四是不論上教堂還是匕第一節課,他身上都是不穿襯衫,腳上不穿襪子的。到十點鐘光景,他一定會上湯普生咖啡館去要兩杯咖啡,坐下來,從口袋里掏出襪子,脫掉皮鞋,一面等咖啡涼一面穿襪子。到中午,你就可以看到他和大伙兒一樣,是穿著襯衫和硬領的了。別人都小跑著經過他的身邊,他卻一點也不加快步子。過了片刻,四方院子里一個人影也沒有了。   一只麻雀斜掠過陽光,停在窗台上,歪著腦袋看我。它的眼楮圓圓的,很亮。它起先用一只眼楮瞧我,接著頭一扭,又用另一只眼楮來看。它的脖子一抽一抽,比人的脈搏跳動得還快。大鐘開始打點了。麻雀不再轉動腦袋換眼楮來看,而是一直用同一只眼楮盯著我,直到鐘聲不再鳴響,仿佛它也在听似的。接著它倏地離開窗台,飛走了。  ……


下载链接

喧嘩與騷動下載

评论与打分
  •     總體比較值
  •     這個不多說了,意識流的經典之作
  •     威廉·福克納
  •     在喧囂的塵世,擁有一顆騷動的心
  •     果然是意識流
  •     福克納對好多作家都有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