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信集(上下)

書信集(上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1
出版社:河北教育出版社
作者:陳 主編
页数:全兩冊
字数:982000
译者:陈燊
书名:書信集(上下)
封面图片
書信集(上下)

内容概要
费·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俄国文学史中是与列夫·托尔斯泰相媲美的伟大现实主义作家,在世界文学领域,则与莎士比亚、歌德、巴尔扎克等文豪齐名。他创作中的某些思想和他独创的某些文学艺术手法,对20世纪的外国现实主义、现代主义文学创作起到重大深远影响。本全集收入他的全部作品,每部作品都有详细的题解,全面阐述了作者从开始构思这一作品到创作完成的整个过程,以及该作品发表后的社会反响和有关评论。
本書為《書信集》分冊。
书籍目录
前言
在莫斯科和彼得堡(流放前)
致玛·费·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34年4—5月)
致玛·费·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35年5月9日)
致米·安·陀思妥耶夫斯基(1837年9月27日)
致米·安·陀思妥耶夫斯基(1838年2月4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38年8月9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38年10月31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39年8月16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0年1月1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1年2月27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1年12月22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4年7—8月)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4年9月30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4年11月)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5年3月24曰)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5年5月4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5年9月初)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5年10月8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5年11月16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6年2月1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6年4月1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6年9月5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6年9月17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6年10月7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6年10月20日以后)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6年11月26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6年12月17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7年1—2月)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7年4月)
致尼·阿·涅克拉索夫(1847年8月末—9月初)
致安·亚·克拉耶夫斯基(1849年2月1日)
致安·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9年6月20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9年7月18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9年8月27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9年9月14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49年12月22日)
在流放中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4年1月30日—2月22日)
致娜·德·方维津娜(1854年1月末—2月20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4年3月27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4年7月30日)
致安·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4年11月6日)
致叶·伊·亚库什金(1855年4月15日)
致玛·德·伊萨耶娃(1855年6月4日)
致亚·叶·弗兰格尔(1855年8月14日)
致亚·叶·弗兰格尔(1855年8月23日)
致普·叶·安年科娃(1855年10月18日)
致阿·尼·迈科夫(1856年1月18日)
致亚·叶·弗兰格尔(1856年3月23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6年3月24日)
致爱·伊·托特列边(1856年3月24日)
致亚·叶·弗兰格尔(1856年4月13日)
致亚·叶·弗兰格尔(1856年5月23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6年11月9日)
致切·钦·瓦利哈诺夫(1856年12月14日)
致亚·叶·弗兰格尔(1856年12月21日)
致瓦·米·卡列皮娜(1856年12月22日)
收信人未確定(甦桑娜)(1856年12月22日)
致瓦·米·卡列皮娜(1857年3月15日)
致德·斯·孔斯坦特(1857年4月20日)
致叶·伊·亚库什金(1857年6月1日)
致伊·维·日丹普希金(1857年7月29日)
致瓦·德·孔斯坦特(1857年8月31日)
致德·斯·孔斯坦特(1857年8月31日)
致瓦·米·卡列皮娜(1857年9月7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7年11月3日)
致瓦·德·孔斯坦特(1857年11月30日左右)
致米·尼·卡特科夫(1858年1月11日)
致米·尼·卡特科夫(1858年5月8日)
致伊·维·日丹一普希金(1858年5月17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8年5月31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8年9月13日)
致叶·伊·亚库什金(1858年12月12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8年12月13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9年3月14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9年4月11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9年5月9日)
流放結束後暫居特維爾
致爱·伊·托特列边(1859年10月4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9年10月9日)
致亚·叶·弗兰格尔(1859年10月31日)
致爱·伊·托特列边(1859年11月2日)
致亚·叶·弗兰格尔(1859年11月2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59年11月12日)
定居彼得堡編輯出版《時代》和《時世》
致亚·伊·舒伯特(1860年5月3日)
致费·尼·贝格(1861年7月12日)
致雅·彼·波隆斯基(1861年7月31日)
致亚·尼·奥斯特洛夫斯基(1861年8月24日)
致尼·阿·涅克拉索夫(1862年11月3日)
致玛·瓦·别林斯卡娅(1863年1月5日)
致伊·谢·屠格涅夫(1863年6月17日)
致伊·谢·屠格涅夫(1863年6月19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3年9月8日)
致帕·亚·伊萨耶夫(1863年9月18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63年9月18日)
致伊·谢·屠格涅夫(1863年10月6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3年11月19日)
致伊·谢·屠格涅夫(1863年12月23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4年2月9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4年2月29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4年3月20曰)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4年3月26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4年4月2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4年4月5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4年4月13—14日)
致米·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4年4月15日)
致安·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4年7月29日)
致伊·谢·屠格涅夫(1864年9月20日)
致费·阿·布尔金(1864年10月20日)
致安·瓦·科尔温一克鲁科夫斯卡娅(1864年12月14日)
致伊·谢·屠格涅夫(1864年12月14日)
致伊·谢·屠格涅夫(1865年2月13日)
致娜·普·苏斯洛娃(1865年4月19日)
致伊·谢·屠格涅夫(1865年8月3日)
致伊·谢·屠格涅夫(1865年8月8日)
致阿·普·苏斯洛娃(1865年8月10日)
致米·尼·卡特科夫(1865年9月10—15日)
致亚·叶·弗兰格尔(1865年9月16日)
致米·尼·卡特科夫(1865年12月)
致亚·叶·弗兰格尔(1866年2月18日)
致米·尼·卡特科夫(1866年4月25日)
致安·瓦·科尔温-克鲁科夫斯卡娅(1866年4—5月)
致安·瓦·科尔温一克鲁科夫斯卡娅(1866年6月17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66年7月8日)
致亚·彼·米柳科夫(1866年7月10—15日)
致米·尼·卡特科夫(1866年7月19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66年11月16日)
致安·格·斯尼特金娜(1866年12月29日)
致安·格·斯尼特金娜(1867年1月2日)
致亚·彼·卡申和奥·阿·卡申娜夫妇(1867年2月13日)
致柳·亚·米柳科娃和奥·亚·米柳科娃姐妹(1867年2月13日)
致亚·彼·米柳科夫(1867年2月13日)
在國外躲債
致阿·普·苏斯洛娃(1867年4月23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67年5月6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67年5月9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67年5月12日)
致安·尼·斯尼特金娜(1867年7月9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7年8月16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7年9月3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67年9月24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67年9月29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7年10月9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7年12月31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68年1月1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8年2月18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8年3月2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8年3月21—22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68年3月29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8年5月18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8年7月21日)
致一家外国杂志的编辑(1868年8月底—9月初)
致索·亚·伊万诺娃(1868年10月26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8年10月26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8年12月11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68年12月12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69年1月25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69年2月26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69年3月8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69年3月18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69年4月6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9年5月15日)
致弗·伊·韦谢洛夫斯基(1869年8月14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9年8月14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69年8月29日)
致阿·尼·迈科夫(1869年12月7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69年12月14日)
致安·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69年12月16日)
致阿·尼·迈科夫(1870年2月12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70年2月26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70年3月24日)
致阿·尼·迈科夫(1870年3月25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70年5月28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70年6月11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70年7月2日))
致瓦·弗·卡什皮列夫(1870年8月15日左右)
致索·亚·伊万诺娃(1870年8月17日)
致米·尼·卡特科夫(1870年10月8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70年10月9日)
致阿·尼·迈科夫(1870年10月9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70年10月9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70年12月4日)
致阿·尼·迈科夫(1870年12月15日)
致阿·尼·迈科夫(1870年12月30曰)
致索·亚·伊万诺娃(1871年1月6日)
致帕·亚·伊萨耶夫(1871年1月6日)
致阿·尼·迈科夫(1871年1月7日)
致阿·尼·迈科夫(1871年1月18日)
致阿·尼·迈科夫(1871年1月26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71年2月10日)
致阿·尼·迈科夫(1871年2月25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71年3月18日)
致阿·尼·迈科夫(1871年3月19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1年4月16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1年4月17日)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71年4月23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71年4月底一5月初)
致尼·尼·斯特拉霍夫(1871年5月18日)
重返俄國
致谢·安·尤里耶夫(1871年10月27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2年1月2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2年1月4日)
致瓦·德·奥博连斯卡娅(1872年1月20日)
致亚·亚·罗曼诺夫(皇储)(1872年1月28日)
致索·亚·伊万诺娃(1872年2月4日)
致斯:德·亚诺夫斯基(1872年2月4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72年3月底~4月初)
致索·亚·伊万诺娃(1873年1月31日)
致亚·亚·罗曼诺夫(皇储)(1873年2月10日)
致米·彼·波戈金(1873年2月21日)
致米·彼·波戈金(1873年2月26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3年7月26日)
致米·帕·费奥多罗夫(1873年9月19日)
致弗·彼·梅谢尔斯基(1873年11月3—4目)
致米·彼·波戈金(1873年11月12日)
致奥·费·米勒(1874年1月4日)
致弗·彼·梅谢尔斯基(1874年3月1日)
致伊·亚·冈察洛夫(1874年3月7日)
致伊·亚·冈察洛夫(1874年3月下半月)
致伊·谢·屠格涅夫(1874年6月5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4年7月8—9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4年7月14日)
致维·费·普齐科维奇(1874年8月11日)
致尼·阿·涅克拉索夫(1874年10月20日)
致帕·亚·伊萨耶夫(1874年12月11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4年12月18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4年12月20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5年2月6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5年2月7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5年2月8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5年2月9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5年2月11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5年2月12日)
致尼·阿·涅克拉索夫(1875年3月20—23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5年5月24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5年6月10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5年6月13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5年7月6日)
致阿·尼·普列谢耶夫(1875年8月21日)
致帕·亚·伊萨耶夫(1876年1月7日)
致弗·谢·索洛维约夫(1876年1月11日)
致雅·彼·波隆斯基(1876年2月4日)
致赫·达·阿尔切夫斯卡娅(1876年3月3日)
致安·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76年3月10日)
致赫·达·阿尔切夫斯卡娅(1876年4月9日)
致彼·瓦·贝科夫(1876年4月15日)
致索·叶·卢里耶(1876年4月16日)
致赫·达·阿尔切夫斯卡娅(1876年5月29日)
致赫·达·阿尔切夫斯卡娅(1876年6月1日)
致瓦·阿·阿列克谢耶夫(1876年6月7日)
致帕·普·波托茨基(1876年6月10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6年7月15日)
致弗·谢·索洛维约夫(1876年7月16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6年7月21日)
致柳·瓦·戈洛温娜(1876年7月23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6年7月26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6年7月30日)
致安·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76年9月6日)
致康·伊·马斯良尼科夫(1876年11月5日)
致亚·亚·罗曼诺夫(皇储)(-1876年11月16日)
致康·伊·马斯良尼科夫(1876年11月21日)
致米·安·尤尔克维奇(1877年1月11日)
致彼·瓦·贝科夫(1877年1月13日)
致尼·彼·瓦格纳(1877年1月26日)
致阿·格·科夫纳(1877年2月14日)
致AI格拉西莫娃(1877年3月7日)
致叶·斯·伊利明斯卡娅(1877年3月11日)
致索·叶·卢里耶(1877年3月11日)
致AI格拉西莫娃(1877年4月16日)
致索·叶·卢里耶(1877年4月17日)
致奥·阿·安季波娃(1877年4月21日)
致阿·谢·苏沃林(1877年5月15日)
致亚·帕·纳利莫夫(1877年5月19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7年7月6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7年7月7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7年7月11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7年7月15—16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7年7月17日)
致尤·亚·米勒(1877年9月21日)
致德·瓦·阿韦尔基耶夫(1877年11月5日)
致德·瓦·阿韦尔基耶夫(1877年11月18日)
致帕·亚·伊萨耶夫(1877年12月7日)
致柳·亚·奥日金娜(1877年12月17日)
致斯·德·亚诺夫斯基(1877年12月17日)
致康·斯·韦谢洛夫斯基(1878年2月8日)
致尼·叶·格里申科(1878年2月28日)
致柳·阿·奥日金娜(1878年2月28日)
致尼·卢·奥兹米多夫(1878年2月)
致弗·瓦·米哈伊洛夫(1878年3月16日)
致尼·帕·彼得松(1878年3月24日)
致亚·彼·乌马涅茨(1878年3月24日)
致一個姓名不詳的人(1878年3月27日)
致列·瓦·格里戈里耶夫(1878年3月27日)
致费·费·拉杰茨基(1878年4月16日)
致莫斯科大學的學生們(1878年4月18日)
致埃·阿布(1878年4月2日)
致安·帕·菲洛索福娃(1878年5月8日)
致尼·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78年5月16日)
致列·瓦·格里戈里耶夫(1878年7月21日)
致维·费·普齐科维奇(1878年8月29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79年1月30日)
致康·康·罗曼诺夫(1879年3月15日)
致维·费·普齐科维奇(1879年5月3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79年5月10日)
致康·彼·波别多诺斯采夫(1879年5月19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79年5月25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79年6月11日)
致叶·安·施塔肯施奈德(1879年6月15日)
致安·帕·菲洛索福娃(1879年7月11日)
致维·费·普齐科维奇(1879年7月28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79年8月7日)
致康·彼·波别多诺斯采夫(1879年8月9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79年8月13日)
致维·费·普齐科维奇(1879年8月23日)
致康·彼·波别多诺斯采夫(1879年8月24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79年9月16日)
致 致EH列別杰娃(1879年11月8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79年11月16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79年12月8日)
致米·尼·卡特科夫(1879年12月12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79年12月12日)
致一個無法查明姓名的人(女子高級講座學員)(1880年1月15日)
致维·费·普齐科维奇(1880年1月21日)
致谢·安·尤里耶夫(1880年4月9日)
致叶·费·荣格(1880年4月11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80年4月13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80年4月29日)
致谢·安·尤里耶夫(1880年5月5日)
致阿·谢·苏沃林(1880年5月14日)
致康·彼·波别多诺斯采夫(1880年5月19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80年5月23—24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80年5月25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80年5月26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80年5月27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80年5月27—28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80年5月28—29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80年6月2—3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80年6月7日)
致安·格·陀思妥耶夫斯卡娅(1880年6月8日)
致索·安·托尔斯泰娅(1880年6月13日)
致帕·米·特列季亚科夫(1880年6月14日)
致尤·费·阿巴扎(1880年6月15日)
致叶·安·施塔肯施奈德(1880年7月17日)
致康·彼·波别多诺斯采夫(1880年7月25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80年8月10日)
致康·彼·波别多诺斯采夫(1880年8月16日)
致玛·亚·波利瓦诺娃(1880年8月16日)
致尼·卢·奥兹米多夫(1880年8月18日)
致奥·费·米勒(1880年8月26日)
致伊·谢·阿克萨科夫(1880年8月28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80年9月8日)
致佩·叶·古谢娃(1880年10月15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80年11月8日)
致安·米·陀思妥耶夫斯基(1880年11月28日)
致伊·谢·阿克萨科夫(1880年12月3日)
致亚·费·布拉贡拉沃夫(1880年12月19日)
致亚·安·托尔斯泰娅(1881年1月5日)
致尼·阿·柳比莫夫(1881年1月26日)
致伊·尼·海登(1881年1月28日)
【附】
致亞歷山大二世(1858年3月初)
致亚历山大二世(1859年10月10—18日)
附錄
费·陀思妥耶夫斯基生平创作年表

章节摘录
  致玛·费·陀思妥耶夫斯卡娅 (1834年4—5月,莫斯科) 亲爱的妈妈:当您离开我们的时候,亲爱的妈妈,我感到极其苦闷,而现在,当我想您的时候,亲爱的妈妈,有一种忧愁涌上心头,我无论如何也排遣不了。要知道,我是多么想看到您,迫切地盼望着这一快乐时刻的到来。我每次想到您的时候,都为您的健康祷告上帝。请告诉我们,亲爱的妈妈,您是否平安抵达。替我吻安德留申卡和韦罗奇卡。吻您的手,我永远是您的恭顺的儿子!费·陀思妥耶夫斯基 致玛·费·陀思妥耶夫斯卡娅 (1835年5月9日,莫斯科) 这是我们第三次写信向您汇报了,谢天谢地,我们都身体健康,诸事顺遂。今天是星期四,因为是节日,爸爸把我们带回家,现在我们都在一起,只是缺了您,亲爱的妈妈。很遗憾,我们还将长期和您分离。上帝保佑,让这段时间快些过去吧!我们这儿天气很糟,我想,你们那里天气也是这样,因此您就欣赏不到春天的风光了;天气不好的时候,待在农村是多么枯燥。我想,韦罗奇卡和尼科连卡更是闷得慌了。尼科连卡大概不再像以前跟我在一起时那样玩骑马游戏了。真可怜阿廖娜·弗罗洛芙娜,她真是活受罪,可怜的人,她很快就会由于肺痨缠身而消失。再见,妈妈,但愿很快能见到您。  您的恭顺的儿子 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 和安德烈·陀思妥耶夫斯基别忘了吻一吻韦罗奇卡和尼科连卡。  致米·安·陀思妥耶夫斯基 (1837年9月27日,彼得堡) 亲爱的爸爸:我们很久未给您写信了,因为我们要等考试结束后再写。这次考试将决定我们的命运。  早在考试前检查身体的时候,大夫就说我身体虚弱,但这不过是吹毛求疵。除我不胖之外,他们没有任何根据。他们还能说什么呢,既然不能发现我一个缺陷。面部的不洁已经消失,而别的方面他们连看都没有看。  再说,他们是根本不看缺陷的,因为在他们今年招收的人中,有许多人可以让我找出更多得多的缺陷。主要的原因是:第一,我们兄弟俩在同一年报考;第二,我们报考的是公费。别的原因我就想不出来了。他们的说法是,我会受不了前线的一切艰苦,挺不住军队服役的生活。然而我的健康使我完全有把握说,我能够挺得住更多的东西。我因此事流了许多眼泪,但我又能怎么办呢?我还希望能设法把这件事安排好。而且,科罗纳德· 费利波维奇也说我能够如愿以偿。他还劝导我说,将军看到我的证件后也愿意录取我,只要大夫同意。其实,这件事还是很可能挽回的。时间还来得及,1月份他们还要招生一次。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要有一份好医生的证明,担保我是健康的。此事除米哈伊尔.安东诺维奇·马库斯之外,没有人能做得更好。他在彼得堡是很有分量的,而且听说他这个月要到莫斯科来。他只消一句话,就可以改变整个情况。我甚至可以免试而被录取入学,但也有点儿担心,因为今年在他的医院里已经死了五个病人,这种情况此前从未有过。  将军是个很善良的人。科罗纳德·费利波维奇建议您给将军写封信,请求他允许我参加考试,并提上一笔说我们曾请求过皇上。哥哥考得很好,我们预料他大概会名列前茅,因为几乎没有谁的分数比他高。几何、历史、法文、信条他都得了满分,即十分,其余几门课都得了九分,几乎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成绩。虽然如此,他却被列为第十二名,因为现在显然是不重知识,只重年龄和开始上学的时间。因此前几名几乎都是年龄小的,还有就是那些送了钱即送了礼的人。这些不公正的做法使哥哥伤心透了。我们没有钱送礼,即使有,我们也肯定不会送,因为用钱去买而不是靠成绩去争第一是可耻的。我们是为皇上服务,而不是为他们服务。但是这也无所谓,因为一个人的尊严任何时候也不会被他的地位所掩盖,所以纵然他这次不是第一名(这完全是不公平的),但在学校的学习中他会得第一名。主要的问题在于,将军宣布说没有一个公费名额,因此尽管有皇上的恩泽,仍然不能接收哥哥为公费生。真倒霉呀真倒霉!我们现在从哪里去弄九百五十卢布呢?难道要把最后的一点东西都交出来吗?您已经罄其所有了。我的上帝呀,我的上帝!我们怎么办呢?但上帝是不会撇下我们不管的,只能指望上帝了。  幸好现在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好这件事。可能一切都会安排得挺好,让我们祷告上帝吧!他不会抛弃无依无靠的可怜人的。他还会赐予很多恩惠。再见,请您保重,祝您健康。这是终身爱您的孩子们的祝愿。  ……
编辑推荐
  研究並把握一個作家,首要依據的該是其作品,也要涉及其論文、日記和札記之類的材料,從書信中可以看出作家的個性人品、生活經歷、社會活動、思想感情、理論觀點,他的思想與創作的發展軌跡,也反映著他生活于其中的時代背景。本書中的這些信件涵蓋著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主要經歷,涉及到他的生平事跡、生活變化、思想和立場的發展以及政治思想和文藝觀點的演變,反映著其重要作品從構思到完成的創作過程。這些信件無疑是珍貴的第一手材料,對評價陀思妥耶夫斯基其人其事其作品有著不可低估的意義。


下载链接

書信集(上下)下載

评论与打分
  •     陀思妥耶夫斯基偉大現實主義作家,在世界文學領域,與莎士比亞相媲美.
    研究並把握一個作家,首要依據的該是其作品,也要涉及其論文、日記和札記之類的材料,從書信中可以看出作家的個性人品、生活經歷、社會活動、思想感情、理論觀點,他的思想與創作的發展軌跡,也反映著他生活于其中的時代背景。
  •     费·陀思妥耶夫斯基全集——书信集(上下),研究的好书
  •     此书帮我朋友代买,他非常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已有陀氏文集,听说书信集出版后,迅速购买。我买书对出版社有点挑剔——河北教育出版社,虽然冠名教育,但的确出了不少好书,譬如这本书信集。这对于了解和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大有裨益。
  •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書信集!是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最佳資料。喜歡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讀者一定不要錯過!本書上下兩大本,很厚重。紙質印刷還可以,只是不算精美,有點遺憾。另外推薦茨威格的《三大師傳》,寫陀思妥耶夫斯基深入到靈魂!
  •     一套非常不錯的書,值得收藏和慢慢閱讀。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全集可以說是難得的一套書,無論是封面設計、還是紙張都非常好。內容有待驗證啦。
  •     “陀思妥耶夫斯基”這個名字已是質量的保證,雖然還沒有看過這個系列的,不知翻譯如何,但我相信一定很不錯。
  •     小說之外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
  •     特別是作家日記和書信集,這兩種比較不常見。
  •     想了解一個人,看他的信,甚至比看他的作品還靠譜。
  •     了解大師的作品不可或缺的資料。強力推薦!!!!
  •     做研究不可缺少的書,比小說更能看出作者的傾向性
  •     書不用說了,對于研究陀氏很有幫助。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當當包裝很用心,嚴密結實,贊一個。
  •     珍藏中
  •     這次買了30多本書,所有書沒有一本出現盜版、折皺、污損現象,相當滿意。本書也是如此。另外,物流非常快。不多說了,以後會經常光顧當當,支持當當。
  •     從另一角度認識這位天才
  •     這套書還不錯,可惜沒出齊啊!
  •     很棒,很過癮!
  •     謝謝很滿意
  •     此版跳票N年,今年終于出了。可惜精裝版天價定價,平裝版又未出全。
  •     它是屬于那種一捧起來就難以放下的書
  •     到目前為止少有的陀思妥耶夫斯基比較全的書信集。
  •     離開宗教,陀思妥耶夫斯基活不了。
  •     這是市面上唯一的陀氏書信集了,是好書,紙質不好,排版不好,給出版社糟蹋了
  •     文學愛好者可以一閱,不能評價太高
  •     第一次出版,功德之舉,值得贊嘆。
  •     比精裝本差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