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腹

心腹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6-7
出版社:新華出版社
作者:肖仁福
页数:372
字数:350000
书名:心腹
封面图片
心腹

前言
領導肚子里的一根蟲道家說,人是無毛的 蟲。民間有些話語也是很地道的。比如說一個人是另一個人的親信和知己,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知之頗深,遇事不用明言,一個眼神一個小手勢,甚至不用眼神和手勢,也能心知肚明,心領神會,民間常說這個人是另一個人肚子里的一根蟲。這些說法實在是太值得玩味了。我在這本小說里所敘述的局長的心腹,其實就是領導肚子里的一根蟲。這根蟲當然不是天生就藏在領導肚子里的,而是通過不懈的努力,好不容易才鑽進去的。那麼怎樣才能如願鑽到領導的肚子里去呢?說穿了就是要有鑽勁,要能鉚足勁死命往里鑽。當然僅僅有鑽勁是不夠的,還要掌握鑽的要領。鑽的要領一般有三︰一是要尖,二是要硬,三是要善于尋找下鑽的地方,一鑽一個準。尖要尖如麥芒,尖如蜂刺,再細的孔一鑽就入,沒有孔也要鑽出孔來。不過光尖還不行,硬度不夠,一鑽就斷,那也是鑽不出什麼名堂的。人身上最硬的地方大概就是腦袋了,人們所謂的花崗岩腦袋,就是這個意思,因此只要削尖腦袋,必然鑽有成效。如果削尖硬如花崗岩的腦袋還鑽不進去,那就要考慮鑽的方法是否得當,得另外尋找恰當時機和新的突破點。有些領導也許確是用銅鐵特制的,也大可不必氣餒,銅身鐵體也會留有軟肋等著你下鑽的。鍥而不舍,金石可鏤;鑽而不舍,銅鐵可入。鑽進領導肚子後,還不能算是大功告成,還得經過一番歷練,使出渾身解數往深里鑽。說白了,要能思領導之所思,急領導之所急,憂領導之所憂,樂領導之所樂。領導想不到的,你先想到;領導想到了的,你已給領導做到。領導的愛好就是自己的愛好,領導的工作就是自己的工作,領導的前程就是自己的前程。還要善于把領導的上級當成自己的上級,把領導的朋友當成自己的朋友,把領導的敵人當成自己的敵人,把領導的仇恨當成自己的仇恨,把領導的爹媽當成自己的爹媽,把領導的兒女當成自己的兒女。唯獨不能把領導的老婆和情人當成自己的老婆和情人。大凡領導肚子里的蟲,並非僅僅是為了做蟲,因為再偉大的蟲還是一根蟲。做蟲只不過是一種手段,成龍才是其真正的目的。龍都是蟲蛻變而來的,沒做過蟲就想成龍,那是痴人說夢,天方夜譚。龍有大有小,小龍在大龍面前其實還是蟲,蟲變成小龍之後,只有繼續做大龍肚子里的蟲,才有可能變成大龍。機關里的人說誰提拔了晉升了,叫作進步。進步就是自進到步,先鑽進去做蟲,然後步步高升,由蟲而為龍,由小龍而為大龍。這就是唯物論,也是辯證法,任何人都不可能超越這個鐵律。我在《心腹》里敘述了蟲怎樣鑽進局長肚子,終于成龍的過程。當然只是成了一條小龍,本來是有成大龍的可能的,但最後還是成不了。成小龍在人,成大龍在天,那是沒辦法的。就是由蟲變小龍的過程,這根蟲也不知蛻了幾層皮,也是異乎尋常地艱難。這根蟲叫作楊登科。這個名字是楊登科的爺爺給他取的,其殷切期望畢現于登科兩個字里。算來楊登科在機關里是根最小最小的蟲了,這根蟲要想鑽進領導肚子里去,便顯得更加不易。好在楊登科腦袋削得尖,硬度也夠,而且找準了領導的軟肋,終于歷經磨難,鑽入領導的肚子,成了一條小龍,盡管這條小龍到了最後還是一條小蟲。生逢當世,做蟲難,做了蟲不甘心,還想成為龍更難。成了龍也就出人頭地,活得人模人樣了,可這世上能成龍的永遠只是少數,我等芸芸眾生恐怕一輩子只可能做一條蟲。有些讀過我2003年出版的長篇小說《位置》的讀者朋友問我,里面的主人公預算處長沈天涯是不是我本人,我說既是又不是,想那沈天涯雖然算不得一條大龍,至少可算是一條小龍,我是自愧弗如。可如果誰說《心腹》里的楊登科是我肖仁福,我是只點頭,而不會搖頭的。我自己就是一條蟲,差點還鑽進了領導肚子里,幾乎要成龍了。這倒不是說楊登科的故事我都經歷過,是他靈魂深處那種做蟲的滋味和感受的確是發自我的內心。《心腹》是我的第三部長篇小說。前面的《官運》和《位置》涉及的生活層面比較寬泛,在這部小說里我調整了敘述的角度,試圖開掘得更深些。這也許有些殘酷,我把人性深處的傷痛給割開了,還剜了一塊下來,作為標本進行透視和剖析。我自以為我第一部長篇小說《官運》更像是正劇,里面的故事會讓你訝然一驚。第二部長篇小說《位置》更像是喜劇,其中的人物和事件會使你粲然一笑。而這本《心腹》,我在里面抹上了更多的悲劇色彩,主人公楊登科那蟲類的掙扎和屈辱會使你喟然一嘆。誰叫你是一根蟲呢?古往今來,是蟲就難逃悲劇的劫數,這應該不是宿命吧?前面說過,世間能成龍特別是能成大龍、巨龍的永遠只是極少數,絕大部分都是楊登科和我這樣想成龍卻怎麼也成不了的蟲類。其實值得慶幸的倒是我沒成龍,才會給蟲類或是曾經的蟲類寫這本書。若成了龍,說不定我早忘了做蟲時的切骨之痛,喪失了蟲類的立場,不會關注蟲類的命運,為蟲類而作了。
内容概要
楊登科本想靠著自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讀來的學位從農業局的一個司機走進政府大院,做一個堂堂正正吃皇糧的。可他沒想到,走出校門的那一刻就是他失業之時。原來,自己的靠山陳局長出了事,他被當成一伙兒的,自然是沒好果子吃。但楊登科就像個金剛鑽,他知道自己該往領導的哪根腸子里鑽。靠著這種[精神]和[韌勁],他終于實現了夢想︰轉為正式干部,成為局長心腹,做了辦公室主任。正當其春風得意、躊躇滿志之際,卻成了替罪羊鋃鐺入獄。出獄後,楊登科發現妻子已投入了自己頂頭上司董志良的懷抱……  道家說,人是無毛的燥蟲。  民間有些話語也是很地道,比如說一個人是另一個人的親信和知己,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知之頗深,遇事不用明言,一個眼神一個小手勢,甚至不用眼神和手勢,也能心知肚明,心領神會,民間常說這個人是另一個人肚子里的一根蟲。  這些說法實在是太值得玩味了。  我在這本小說里所敘述的局長的心腹,其實就是領導肚子里的一根蟲。
作者简介
肖仁福,湖南邵陽人。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以前做過中學語文教師,之後供職于市縣政府的多個部門,現在文聯工作。1988年開始小說創作,發表文學作品數百萬字,出版有長篇小說《意圖》《官運》《位置》《待遇》《心腹》,小說集《蕭聲曼》《局長紅人》《臉色》等。
书籍目录
第一章 從頭再來第二章 茅塞頓開第三章 再次踫壁第四章 峰回路轉第五章 突生變故第六章 機關算盡第七章 一波三折第八章 終成正果第九章 春風得意第十章 舍身護主第十一章 走馬上任第十二章 事情敗露第十三章 大獲全勝

章节摘录
版權頁︰第一章從系主任老師手上接過那本紅殼畢業證書後,楊登科離開了待了兩年之久的教室。外面陽光燦爛,草木青青。楊登科不免有幾分得意,恍惚覺得自己再也不是那受人鄙視的小工人了,而成了一名堂而皇之的國家干部。這麼得意著,楊登科回宿舍拿了早已清理好的幾件生活用品,繞過寬闊的操場,沿著綠蔭如蓋的校園小道,向校門口從容走去。這是貴都市電大。瞧瞧楊登科臉上的滄桑,就知道他是一名成人大學生,而不是滿臉稚氣的普通大學生。楊登科是兩年前邁進這所電大的大門的,通過潛心苦讀,克服種種成年人必須面臨的困難,終于學有所成,文憑在手了。不過楊登科也知道現在得意還早了點。自己盡管拿到了大學文憑,實際上還是一名普通工人。不過有了這張文憑,就有了改變工人身份,成為國家干部的最大可能。這是楊登科在心里頭珍藏了大半輩子的夙願,他離職跑到電大來泡了兩年,主要目的就在這里。楊登科是貴都市農業局的一名司機,一直給領導開小車。他有一手過硬的駕駛技術,服務態度也挺不錯,局里干部職工有口皆碑。這是他在部隊那幾年訓練出來的,他在部隊就是首長的司機。首長肩負著保家衛國的大任,視醉臥沙場馬革裹尸為天職,卻不願在小車上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所以對自己的司機要求都非常嚴格,在部隊里能干上首長司機的差事,自然不是一般角色。更何況部隊是革命大熔爐,戰士們來自五湖四海,真可謂藏龍臥虎,能人多的是,不是誰想做首長司機就做得上的。只是楊登科的理想卻不是一輩子做一名司機。倒不是司機這個職業低人一等,相反楊登科覺得做一名司機,尤其是單位的司機,實惠不說,也還算是有面子的,盡管面子不是很大。而且楊登科從小就受過這樣的教育,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都是為人民服務。一個出身低微的農村人,能有機會在堂堂市農業局為人民服務,這本身就是天大的福分了。要知道中國十三億人口,起碼有十一億人想為人民服務還為不上呢。楊登科不想一輩子做一名司機,這還得從他的“芳名”說起。楊登科這個名字是他爺爺取的。楊家過去是很有些家學底子的,祖上就出過好幾位秀才。到了爺爺輩,雖然家道中落,但爺爺自小還是飽讀詩書,精通文史,在那偏遠的鄉下也算是經綸滿腹了。爺爺因此深受儒家思想濡染,認為人生在世,重要的是經天緯地,是立德立功立言和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他一心想考取功名,無奈生不逢時,科舉廢除,斷了登科取仕之前途。便把理想寄托在了後代身上。開始是楊登科的父親,只因世事紛紜,公學送不了,私塾請不起先生,終未如願。到了楊登科生下地,又正值三年困難時期,民不聊生,餓殍遍地,家里人一個個犯了水腫病,生存都得不到保障,哪里還顧得上經世治國?但爺爺還是不肯死心,給楊登科取了這個名字,希望他早日登科,成為國家棟梁,以遂夙願。大概因為有這麼一段淵源,楊登科大半輩子了,總是位卑不敢忘登科。好在他也還算爭氣,高中畢業參了軍,在部隊給首長開了幾年車,復員沒有回農村,而是幸運地進機關吃上商品糧,成了正式的公家人。公家人就是國家的人,生老病死國家全包了的人。或者說是吃“米籮”的人。在那些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父老鄉親們眼里,楊登科從糠籮里跳到了米籮里,算是很有出息了,同時也給家鄉人爭下了面子。楊登科卻覺得自己面子還不夠。想想也是的,自己一名普通工人,連國家干部都不是,無論如何是算不得真正意義上的登科的。那麼怎麼才算登科呢?在楊登科心目中,至少要做上干部,弄個官做做才算登科。也不要大官,自己這麼個起點,這一輩子做大官是沒什麼指望了,一個科級干部就夠了。登科登科,登上科級足矣。人生難得的是樹立一個明確的奮斗目標。這就好比出門遠行,總得先有目的才有行動,爾後一步步向目的地靠近。如果沒有任何目的,那無異于行尸走肉,最終什麼目標都沒法達到。楊登科正是因為有了這麼一個明確的目標,行動起來才那麼有計劃有步驟,才不至于盲人瞎馬地亂闖一氣。楊登科的第一步是要把頭上工人的帽子給摘了,做上干部,然後再想辦法登科進步。機關里是個等級分明的地方。局長就是局長,科長就是科長,干部就是干部,工人就是工人。誰掌什麼權,誰簽什麼字,誰閱什麼文,誰開什麼會,誰說什麼話,誰坐什麼車,盡管沒有明文規定,但大家心知肚明,操作起來是一點也不會含糊的。就是一些有關系的部門或是下屬單位和下面縣里偷偷到局里來送錢送物,誰有誰無,誰多誰少,誰輕誰重,也從沒有人搞錯過。有道是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既然職別跟實惠掛鉤,身份跟身價等同,還會有誰不喜攀高枝,樂于進步的?正因為如此,機關里也就沒有工人不想做干部的,沒有干部不想做科長的,沒有科長不想做領導的。只是大家都競相往高處走,路上自然擁擠,並非任何人都能心想事成,如願走到高處。楊登科在機關里待了近二十年,深諳這層道理,知道工人頭上的帽子不是說摘就能摘得掉的。他知道這是個重視文憑的時代,沒有文憑做個工人沒問題,要想做干部,先得把文憑拿到手才有可能。楊登科也曾嘗試過去弄個自考文憑什麼的,可他天天出車,根本沒時間靜心翻書本,就是休息日待在家里,想坐下來看兩頁書,卻因過了讀書的年紀,沒看上兩行就哈欠連天,書頁里模糊一片,像是蒙了一層霧水一樣。這樣下去,肯定一輩子也別想把文憑考到手。看來只有想辦法脫產讀兩年書。只是這樣的機會並不是容易爭取得到的,好多科長副科長想脫產進修,領導都沒點頭。不過楊登科又想,自己雖然是一名工人,卻有一般科長副科長沒有的優勢,那就是天天跟領導在一起,只要將領導服務得舒服了,讀兩年書還不是領導一句話的事?當時楊登科服務的領導是一位姓陳的局長。陳局長剛到農業局來時,是另一位姓郭的老司機給他開的車。後來郭司機父親病故,他回家奔喪去了,臨時讓楊登科代他給陳局長開車。郭司機是局里人人稱道的車技過硬的好司機,還得過省里勞模稱號。不想楊登科開得並不比他差,而且服務態度更加周到,深得陳局長歡心。所以郭司機奔喪回來,陳局長就將他提為車隊隊長,讓他協助辦公室主任在家里管理車隊,而讓楊登科做了自己的司機。郭司機已開了三十年車,早有些厭倦了,很樂意地接受了陳局長的安排。楊登科更是正中下懷,鐵了心緊跟陳局長,漸漸成了陳局長的心腹。當領導的人不一定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但至少要深諳世情,懂得如何利用手中權力調動手下人的積極性,為我所用。陳局長在位幾年,就提拔重用了一批干部,深得全局上下干部職工的擁戴,大家工作起來有奔頭,積極性空前高漲。楊登科就是看到了陳局長這個特點,才死心塌地為他服務的,巴望他也給自己一次什麼機會。果然陳局長沒有虧待天天鞍前馬後替自己服務的楊登科,主動問楊登科有什麼想法和要求沒有。楊登科心中暗喜,卻不願把話說白,而是轉了個小彎子,對陳局長道︰“陳局長不瞞您說,過去我確實有進修拿張文憑,再回來提干的想法,可自從給您開車後,我卻打消了這個念頭。”陳局長說︰“此話怎講?”楊登科說︰“您是我最敬重的領導,您的品德和才能是我遇到過的領導中最好的,這輩子能給您開車真是我的福分,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就非常滿足了,至于拿不拿文憑,轉不轉干都無所謂了。”陳局長身為領導,盡管天天听的都是奉承話,但耳根還沒麻木到真偽不分的程度,知道楊登科說的並不全是真心話,是拍他馬屁的。但不知怎麼的,這話听著就是舒服。拍馬屁這個詞有些難听,可世上卻鮮有不喜歡拍馬屁的主。至少人家拍你馬屁比罵你娘受用。何況不是誰的馬屁都會有人來拍的,楊登科就從沒見過誰拍過工人農民的馬屁。也許是楊登科這馬屁拍得有水平,陳局長開心地笑笑,不再說什麼。不說什麼並不等于楊登科的事他沒往心里去,不久他就真弄了個市電大脫產學習的指標,將一介司機楊登科變成了大學生,還鼓勵道︰“登科你就好好學習吧,學習期間一切待遇不變。有了真本事,有了專科文憑,以後轉干進步就容易些了。”原來陳局長什麼都給楊登科考慮到了,楊登科還有不感恩戴德的?他只差沒跪到陳局長前面,喊他親爹了。楊登科沒辜負陳局長的厚望,進了電大後一心撲在學習上,發誓要學有所成,往肚子里裝點真貨進去。他不僅僅為了一紙文憑,如今僅僅一紙文憑並不怎麼管事了。不用到組織部和人事局去查檔案,隨便到哪個單位的廁所里轉一圈,踫到的不是本科生就是專科生,說不定斜眼一瞧,那位不中用尿濕了褲子的還是研究生呢。至于這些專科生本科生甚至研究生的來歷,當然最好不要深究,反正如今好多事情都是深究不得的。楊登科卻是憋足勁到電大來充電的,而且要充得足足的,真正讓自己的素質上一個檔次,好為今後的進步打下堅實基礎。因此兩年的時間里,楊登科心無旁騖,天天家里電大,電大家里,兩點成一線,連局里都舍不得花時間回去一趟,工資都由老婆聶小菊到單位去領取。特別是臨近畢業的這三四個月里,楊登科將被褥都搬進了電大,吃住一律在學校,說頭懸梁錐刺股,沒那麼夸張,說夜以繼日,廢寢忘食,則完全是事實。就這樣經過苦讀,克服年紀大記性差的不足,終于把沒有摻假的貨真價實的電大文憑拿到了手里,算是有了一塊擲地有聲的轉干進步的敲門磚。想到此處,楊登科臉上不由得浮起一絲淺淺的自豪。這是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成功的自豪,真切實在,顯得有底氣。腳下的步子也邁得大了。還忍不住將兜里的文憑拿到手上仔細瞧了瞧,然後放嘴邊吻吻,吻得很抒情,像第一次吻自己心儀的女人一樣。不覺間就出了學校大門。陽光很亮,亮得讓楊登科似乎有些傷感。楊登科早過了迎風垂淚,對月傷懷的年紀,一時不知這份傷感因何而起。回頭望了望身後那塊粗大的貴都市電大的招牌,這才意識到了自己傷感的原因,原來是要和這個待了整整兩年的母校分手了。不過楊登科覺得這份傷感是如此美麗,他已經好久沒有傷感了。忽瞥見大門一側有一個地攤,擺著各種各樣的紅綠本子。一旁支著小木牌,上面寫著出售各類文憑和證件的字樣。楊登科覺得如今的事就是這麼有意思,賣假文憑的專挑大學門前的黃金地段,搞打砸搶的則瞄準了官車或警車才下手。也是怪,這個地攤在電大門口擺了也不止一日兩日了,平時楊登科進進出出的,一門心思只想著學習,對此總是視而不見,今天卻不知怎麼竟引起了注意。大概是自己袋子里就揣著一個文憑,想看看地攤上的文憑究竟有何不同,楊登科不由得向地攤走了過去,彎腰拿了一個紅本子翻了翻。原來是赫赫有名的某重點大學的文憑,大紅公章,校長簽名,一應俱全。擺攤的老頭立即向楊登科靠過來,問他需要哪所大學的文憑,價格可以商量。楊登科拍拍手中文憑,說就要這種,老頭立即報了兩百元的價格。楊登科沒有吱聲,心想一所名牌大學才值兩百元錢,如果是自己身後這所電大,豈不只值三五十元?楊登科心生感慨,卻沒有生氣,也沒有為自己懷里那個毫不起眼的電大專科文憑自卑。因為自己是扎扎實實脫產學習了兩年才拿到這個文憑的,這樣的文憑沒有什麼水分,含金量高,跟地攤上這些假文憑自然不可同日而語。楊登科撇下老頭,手提著生活用品,大踏步朝前走去。還沒走上一百米,一輛三菱吉普從身後開過來,繞到前邊攔住了楊登科。一瞧原來是同班同學鐘鼎文,他跟楊登科一樣拿了文憑剛出電大校門。別听鐘鼎文名字斯文,人卻長得五大三粗,而且是城西派出所所長,往地上一站,確有幾分威風。他有單位的警車供自己專用,讀電大這兩年幾乎天天開著警車到學校來上課,楊登科經常搭他的車。鐘鼎文生性豪爽,跟大家都合得來,同學們請他幫個什麼忙,他總是有求必應。楊登科二話不說上了鐘鼎文的車。鐘鼎文說︰“到哪里去?”楊登科說︰“我提著這些東西,還能到哪里去?”鐘鼎文笑笑,方向盤一打,將楊登科送到貴都市九中。他知道楊登科的老婆聶小菊是九中的教師,他們結婚十多年了一直住在學校里。警車進了九中大門,來到宿舍樓下,楊登科請鐘鼎文到樓上去坐坐,鐘鼎文一臉邪笑,說︰“你三四個月沒跟嫂子在一起了,我在場豈不影響你們的工作?”楊登科在鐘鼎文胸前一擂,說︰“老夫老妻,哪有你說的那麼浪漫?”提著東西下了車。望著鐘鼎文將警車調了頭,正要開走,楊登科又喊道︰“鼎文你等等。”一邊開了一樓自家的煤屋門,將東西往里一扔,轉身重新上了車。鐘鼎文笑嘻嘻道︰“你真狠心,不怕嫂子在家里難熬?”楊登科說︰“去你的!好久沒去單位了,送我去農業局吧。”大概二十分鐘的樣子,警車進了市農業局。農業局的人見院子里來了一部警車,以為發生了什麼案子,都紛紛跑到走廊上來看熱鬧。楊登科心里直樂呵,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楊登科想讓局里人都知道他大學畢業回來了,而且還是城西派出所所長開著警車送他回來的。有車送比沒車送當然要有面子得多,做官的也好,做老百姓的也好,大家圖的還不就是一個面子?警車停穩後,楊登科邀鐘鼎文下去看看,鐘鼎文說︰“所里還有些爛事等著我回去處理呢,這次就免了吧。”楊登科也不力勸,抬腳準備下車,忽想起一事,說︰“你身上有煙嗎?”鐘鼎文說︰“你平時也沒怎麼吸煙,要煙干什麼?”楊登科在腮上撓撓,說︰“好久沒跟同事們在一起了,見面遞根煙顯得不生分。”鐘鼎文就從身上拿出一包芙蓉王,扔到楊登科身上,說︰“坐車沒買票,還要敲我的竹杠,我還是第一次踫到你這樣的乘客。”楊登科將芙蓉王拋到空中,然後接住,瞄瞄,說︰“芙蓉王可是響當當的名牌,這不是假煙吧。”鐘鼎文聞言,伸手要把芙蓉王收回去,楊登科手一縮,塞進了兜里,說︰“堂堂派出所所長,估計也沒誰吃了豹子膽,敢送你假煙。”下車後,站在車旁跟鐘鼎文招招手,看著他將車開出大門,楊登科這才慢悠悠轉過身,收腹挺胸往辦公樓走去。也是舊習難改,楊登科不自覺地就走到了一樓司機班的門外。但他很快剎住了步子,心想自己已是堂堂大學畢業生,怎麼還視同為普通的司機呢?這豈不是太沒覺悟了?不過楊登科馬上原諒了自己,人說培養一個貴族至少得三代以上,自己才在電大混了兩年,哪里覺悟得這麼快?看來以後還得多加歷練才是。楊登科覺得有三個地方非去走走不可。一是局長室。是陳局長促成自己讀的電大,現在終于學成歸來,陳局長一定會非常高興的。主要還是楊登科意識到自己雖然已是大學畢業生,但轉干和提拔還得有一個不大不小的過程,這個過程只有在領導的正確領導和親切關懷下才可能順利完成。楊登科還知道自己走後,陳局長對別的司機都不滿意,又讓過去給他開過車的老郭替代了自己。陳局長當初還留了話,楊登科讀完電大,老郭也快到退休年齡了,楊登科還得繼續給他開車。為自己的出路著想,楊登科也得先到陳局長那里去跑一趟。二是政工科。脫產去讀電大時,是在政工科辦的手續。政工科蔡科長對楊登科也很關心,曾囑咐他一定要珍惜這麼好的學習機會,學好本領,回來為全市的農業工作和經濟建設貢獻力量,還主動簽字證明楊登科的學習,讓他全額報銷了學費,而以往踫上這種情況,最多也就報銷一半,當事人還得求爹爹拜奶奶說盡好話。楊登科心里清楚,蔡科長這麼待你,並不是你長得漂亮可愛,或是留了多麼大的人情在他那里,而是他看在你楊登科是陳局長的人的分上。不過不管怎麼樣,也要人家蔡科長有這份美意。所以現在回來了,再怎麼也得到蔡科長那里去露露面,向他報告一聲自己的歸來,順便也把文憑給他們瞧瞧,以後有什麼轉干的指標,可不要忘了自己這個貨真價實的大學畢業生。三是辦公室。司機們雖然跟領導跑得多,但司機班歸口辦公室管理,平時報張油票,領份勞保什麼的,都得進辦公室。辦公室主任吳衛東是陳局長主政農業局後提拔的,被局里人視為陳局長的心腹,吳衛東自己也覺得他和楊登科一樣,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幾年前楊登科剛給陳局長開小車,在綜合科干了好多年連副科長都提不上的吳衛東,有事沒事就在楊登科前面晃,逢年過節還提著煙酒往他家里跑。楊登科自然知道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對吳衛東討好自己的意圖心中有數,不過楊登科還是能理解吳衛東的苦心,人在機關,誰都是有追求的,于是趁天天和陳局長在一起的便利,有意無意說幾句吳衛東的好話,陳局長也就對吳衛東的印象慢慢深起來,不久就給他解決了副科長,後來又在楊登科的暗助下,將吳衛東調進局辦公室做了主任,吳衛東就這麼成了陳局長的近臣和紅人。有這麼一層關系擺在那里,楊登科也覺得應該到辦公室去走一走,跟吳衛東見個面,交個差,說明自己已經歸隊,以後還得他多加關照。打定了主意,楊登科就毅然決然轉身,大踏步上了樓。然而來到三樓,局長室的門卻是關著的。也不知陳局長在不在里面。過去楊登科因為給領導開車,到省農業廳去得多,那里的廳長處長都喜歡關起門來辦公,彼此之間老死不相往來,顯得十分神秘。要遞個話傳閱個文件什麼的,分明只隔著一道牆壁,在牆上敲敲,那一邊都听得見,就是走路也只需幾秒鐘,卻硬要拿起話筒給對方打電話,像是隔著千山萬水似的。市農業局沒有關起門來辦公的習慣,平時都敞開門洞,要傳話找人,只要破開嗓門朝門外一喊,整棟樓都听得到。局里的人說這就叫作政務公開,透明度高。只有局長們的辦公室偶爾會關上一陣,那通常是找人談心通氣的時候,而且要談的心要通的氣都與人事有關,與一般的業務工作有關的事情犯不著這麼遮遮掩掩的。也有半開半閉的時候,那通常是男局長找女科長女干部談心通氣,或是女局長找男科長男干部談心通氣。這樣的時候如果搞全封閉,那是容易引起誤會的,弄不好羊肉沒吃著,還要惹一身騷。今天局長室關得這麼緊緊的,陳局長如果在里面的話,不可能是跟哪位女科長女干部談心通氣,而是哪位男性科長或男性干部,那是無騷可惹的。楊登科揚起手準備敲門。可指關節要觸著門板了,又猶豫起來,心想領導找人談話通氣,那話肯定是非談不可,那氣也肯定是非通不可的,這麼懵懵懂懂敲門,豈不驚了人家的好事?楊登科的手就知趣地縮了回去。想走開等會兒再回來,又有些不太甘心,于是將耳朵貼到門板上,想听听里面有什麼動靜,那樣子好像小偷下手前探听虛實一樣。听了好一陣,也沒听出里面有什麼響動,楊登科這才意識到陳局長其實並不在里面。是呀,領導那麼忙,有開不完的會,作不完的報告,發不完的指示,赴不完的宴請,你楊登科又不是什麼凱旋的大英雄,他有專門坐在辦公室里迎候你的義務麼?楊登科有些泄氣,責怪自己來得不是時候,只好轉身走開。還沒走上兩步,又回頭朝局長室瞧一眼,那樣子仿佛十八相送的情人,有些依依不舍的味道。楊登科是企望那道門陡然間開啟,他好立即縮身回去,奔到心向往之的陳局長身旁。可那道門一直冷冷地關著。現在楊登科到了政工科門外。好在這道門是敞著的,還有不高的听不真切的說話聲自里面傳出來。楊登科身上一陣溫暖,心想今天如果政工科的門也是關著的,自己恐怕就要得心髒病,受不了了。楊登科發現自己讀了兩年電大後,不知怎麼的神經似乎變得有些脆弱了。楊登科一腳邁進政工科。蔡科長幾個都坐在桌前喝茶說話,臉上泛光,興致勃勃。見有人進了門,大家停了說話,調頭來望楊登科。楊登科嬉著臉皮,說︰“我胡漢三又回來了。”這是《閃閃的紅星》里面的一句台詞,楊登科這代人是看著這個電影長大的,都熟悉這句台詞,平時喜歡用它來開開玩笑。可沒人回應楊登科,大家似笑非笑地望著他,仿佛沒听懂那句台詞似的。楊登科來到蔡科長前面,抬了手朝他伸過去。蔡科長的手就揚了起來,卻沒來握楊登科,而是往旁邊一劃,抓住了桌上的杯子。楊登科有些尷尬,也不怎麼在乎,心想蔡科長這是把自己當作同道中人,才不拘泥于這樣普通的禮節,忙從身上拿出鐘鼎文給的芙蓉王,抽出一支遞給蔡科長。不想蔡科長煙也不肯接,擺擺手,說道︰“免了免了。”楊登科背上涼了一下。他知道蔡科長嗜煙如命,過去如果是芙蓉王這樣的好煙,你發他一根,他恨不得整包都要拿走。楊登科不好把遞出去的煙收回自己口袋,只得擱到蔡科長桌上。又轉身給其他人敬煙,那幾個也像是約好了似的,跟蔡科長的態度一個樣。楊登科感到不自在,卻還是硬著頭皮在每人桌上都留了一支煙。發完煙,還是沒人對楊登科表示出應有的熱情。甚至沒人喊他坐一坐,他就站在屋子中間,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像是剛進城的鄉下人。楊登科以為是沖撞了他們的興致,竟有些難為情了。又想起兜里的紅殼燙金文憑,本來有一種拿出來給大家瞧瞧的沖動,見他們這麼不咸不淡的,也沒了這份雅興。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跟幾位有一聲沒一聲地搭訕了兩句,楊登科意識到自己不受人家歡迎,只好知趣地出了政工科。楊登科後來去了辦公室。辦公室是農業局里的綜合部門,文秘後勤財務都綁在一起,地盤寬,人員多。這天好像在發什麼補助,好多人都圍住會計和出納,簽的簽名,數的數票子,人氣正旺。另一邊的辦公桌上則堆滿剛打印好還散發著油墨香味的材料,分管文秘的辦公室副主任曾德平和秘書正低了頭在搞裝訂。辦公室主任吳衛東更是沒閑著,對著話筒大聲嚷嚷著,仿佛家里起了火似的。也沒人理睬楊登科,或者說沒人發現楊登科,他在門口站了好一陣,才遲疑著向吳衛東慢慢走過去。好不容易等到吳衛東把電話打完,楊登科躬著身上前一步,一邊給吳衛東發煙,一邊討好道︰“吳主任您好!”吳衛東沒接楊登科的煙,只瞟了他一眼,那目光沒有楊登科期待中的久違之後的熱切,卻有些恍惚,好像楊登科是外來辦事的人似的。楊登科心里頭不免失望,卻仍像在政工科一樣,小心將煙放在了吳衛東桌前。這時吳衛東才開了口,說︰“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楊司機。”口氣顯得那麼漫不經心。“楊司機”三個字讓楊登科听著有些不太舒服,仿佛身上爬了好幾只螞蟻似的。究竟現在的楊登科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楊司機了。其實過去吳衛東也是這麼稱呼他的。楊登科想想,也許是自己在電大待了兩年,這個稱呼已經變得陌生了。楊登科心里正在嘀咕,吳衛東又開了口︰“楊司機畢業了吧?”楊司機不楊司機的,楊登科計較不了那麼多了,也淡淡地說︰“是呀,畢業了,特意來向你當主任的報個到。”吳衛東笑笑,說︰“你到辦公室來報什麼到呢?你現在是堂堂的大學畢業生了,難得的棟梁之才,辦公室這口小塘哪里還裝得下你?”這當然不是幽默,吳衛東從沒跟楊登科這麼幽默過。吳衛東一向視自己和楊登科同是陳局長的人,要幽默也不會這麼幽默。楊登科再沒悟性,也听得出吳衛東話里的嘲諷。只听吳衛東又說道︰“當然你要回來我最樂意了,我這個辦公室主任當得不怎麼稱職,也不怎麼稱心,正愁找不到合適人選,你來把班接過去,我給你作揖,給你下跪,或者請你下館子。”說著,還挪過自己坐著的椅子,要往楊登科屁股下面塞。這無異于拿著鞭子往楊登科頭上猛抽了。楊登科盡管電大畢了業,卻還是工人,連干部都不是的,想做主任也不是這個時候就敢想的。楊登科心里罵道,這個狗日的吳衛東,真是小人一個!他恐怕是將當初提著禮品到九中去巴結我楊登科的事忘到了腦後。何況我楊登科又沒日你家老娘,你為什麼要這麼咒我?楊登科心頭騰起一股火氣,差點就要捏緊拳頭,當胸給吳衛東一下了。當然楊登科還是強忍住了,憤然出了辦公室。來到樓前的坪地里,楊登科臉上還紫著,怒氣難消。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搞不清楚今天到底出了什麼偏差,自己剛回局里,並沒招誰惹誰,卻走到哪兒都遭人冷眼。想想現在不高不低已是名正言順的電大畢業生,好歹也算是科班出身了,在農業局里雖然比上不足,比下卻有余,不像過去只是普普通通的工人,難道他們還有什麼瞧不起自己的?再往深里想又並不是這麼回事。要知道自己以前是普通工人時,他們可不是這麼個態度,無論在哪里踫著了,都會主動跟你打招呼,那熱乎勁跟見了陳局長是沒有太大區別的。好不容易拿到自己夢寐以求的文憑,迫不及待回到局里來,卻弄了個灰頭土臉,楊登科一下了泄了氣,感到很是沮喪。在坪里站了好一陣,楊登科心生茫然,竟然不知到哪里去才好。一眼瞥見司機班的門還敞著,腳下不由自主地往那邊移了過去。那是自己的老根據地了,靠窗還有一張屬于自己的辦公桌,不存在受不受歡迎的事。楊登科的底氣慢慢就足起來,腳下的步子也堅定了些,不像剛才那麼飄飄忽忽的了。除開楊登科,司機班還有四位司機,刁大義、胡國干、小錢以及前面已經提到過的老郭。這天小錢和老郭不在,只有胡國干和刁大義在下象棋。楊登科知道這兩個人的棋都很臭,勁頭卻不小。這好像是規律了,棋臭的人偏偏都樂此不疲,沒事就要擺開棋盤  啪啪敲上一陣,有時為一步棋還要爭得鼻涕泡一鼓一鼓的,甚至于不惜大打出手。楊登科走進司機班時,刁大義和胡國干正在為一步棋爭執不下,對楊登科的到來好像毫無察覺。楊登科站在一旁觀看了一會兒,原來是胡國干的馬踩得不是地方,被刁大義逮住破綻吃掉了個炮。胡國干想悔棋,刁大義摸摸唇上的小胡子,陰笑著生死不干。看著刁大義那陰笑的樣子,楊登科就想起他那個“刁德一”的別號來。刁大義身材瘦瘦的,唇上還有兩撇小胡子,跟沙家 里的刁德一有些相似,加上刁大義和刁德一諧音,農業局的人都這麼喊他。刁大義也無所謂,刁德一就刁德一,有時在包廂里唱卡拉OK,他還有意點了《斗智》,學刁德一的樣子,一手叉著腰,一手夾了煙,陰陽怪氣地唱上幾句“這個女人不尋常”,還真像那麼回事。胡國干見刁大義不肯悔棋,感到很惱火,就說︰“你剛才已經悔了三步棋了,我悔一步棋你都不同意,那這棋是沒法下了。”刁大義說︰“我本來就不想跟你下,跟你這種低水平的人下多了,只會降低我的水平。”胡國干听不得這話,有些來氣,眼楮一瞪,桌子一拍,吼道︰“你有什麼了不起的?你了不起不還是跟我一樣,只是個小小的司機?”刁大義還是不溫不火,說︰“我當然是個小小司機,不像你是國家干部,現在又給康局長開上了車,那更不是一般的國家干部了。”原來胡國干這個名字也是有些來歷的。胡國干過去也在部隊干過兩年,還是一個技術兵,復員進了農業局後,他逢人就說他那技術兵種到了地方上相當于國家干部。局里的局長科長們對他的話不太在意,他說相當于國家干部就國家干部,沒誰跟他較過真,反正也不用單位給他拿國家干部津貼。司機班里的同行都是工人,听了這話,感覺他是抬高干部、貶低工人,有些不是滋味,就把國家干部四個字壓縮成國干,譏諷地叫他胡國干。不想這個名字一下子就在局里傳開了,人人見了他都胡國干胡國干地喊,以至弄假成真,再沒人記得他原來的名字,仿佛他本來就叫胡國干似的。胡國干自己開始听人這麼叫他,還有些臉紅,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覺得這個名字既響亮又風光,人前人後得意時,也拍著胸脯我胡國干怎麼怎麼地自稱起來,好像自己真的成了國家干部一樣。不過今天刁大義拿國家干部四個字來說他,他還是听得出其中的譏諷意味的,紫著臉半天說不出話來。這棋也就下不下去了,兩個人都撇開棋盤站了起來。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了楊登科的到來。下棋時生的閑氣也消了,兩個一前一後夾住楊登科,問長問短起來。胡國干說︰“你還活著?我以為你早死得沒尸身了。”楊登科說︰“我死了你有什麼好處?”刁大義說︰“你死了他好打聶老師的主意嘛。”聶老師就是楊登科的老婆聶小菊。胡國干說︰“我怎麼敢?聶老師人家是知識分子,我一個大老粗怕是邊都沾不上的。”楊登科感到一陣溫暖,剛才在政工科和辦公室惹的不快似乎也消了許多,趕忙拿出芙蓉王,朝兩位手上遞。胡國干接了煙就往嘴上戳,又打火點著,猛吸一口,說︰“好煙好煙!登科當了大學生,連煙的檔次也上去了,以後我們的蓋白沙,你恐怕是抽不習慣了。”楊登科說︰“是一位同學送的,我自己哪里買得起。”正鬧著,老郭和小錢回來了,又是幾句對罵。罵過,楊登科給他倆也發了煙。整個屋子于是雲遮霧罩,烏煙瘴氣,像是起了火災。小錢瞄瞄楊登科,說︰“楊哥你現在是正兒八經的大學畢業生了,怎麼看上去跟從前還是一個卵樣子?”這話讓楊登科心生感激。終于有人想起他是大學畢業生了。楊登科很想就大學生的話題發幾句高論,卻又覺得這樣淺薄,謙虛地說︰“別挖苦我了,我這算不得什麼正規大學生,不過電大專科生而已。”小錢說︰“你都是專科生了,我們連本科生都還不是呢。”胡國干逮住了破綻,大罵小錢︰“你什麼文化?難道本科生比專科生還低一檔?”小錢斜胡國干一眼,說︰“沒有一點幽默感。”回頭又對楊登科說,“把你的文憑拿出來給我們見識見識吧?看是不是街邊文憑販子擺的那種。”楊登科想起在電大門口見過的假文憑,忍不住笑笑,說︰“比那種文憑當然還是要正規一些。”小錢說︰“那你快拿出來呀。”楊登科還真想給他們看看文憑。他將文憑帶到局里來就有這個想法。手都伸到口袋里了,還是放棄了,說︰“專科文憑有什麼看的?如果是本科或研究生什麼的,給你們看看我臉上還光彩。”小錢就過去要搜楊登科口袋,老郭止住他,說︰“你想非禮不成?”楊登科瞧一眼老郭,這才想起自己上電大後,是老郭代他給陳局長開的車,現在他進了司機班,那陳局長也應該回了局里,就問他︰“陳局長呢?去了局長室?”楊登科的意思是陳局長如果去了局長室,他立即去見見他。“陳局長?”老郭卻像不知陳局長是誰似的,這麼問了楊登科一句,旋即反應過來,說,“你說陳局長,他嘛,今天沒在我的車上。”一把手可是單位里最忙的人,上有領導找,下有群眾求,一下這里要開會,一下那里要檢查,這屁股下的小車就跟蜜月中的美女一樣,是時刻離不得的。現在听老郭說陳局長沒在他車上,楊登科就有些詫異,說︰“那陳局長沒到局里來?”老郭避開楊登科的目光,顧左右而言他︰“今天天氣真不錯,塘里的魚肯定吃釣,有空到郊外魚塘邊坐一個下午,那才開心呢。”楊登科這才發現,一提到陳局長,在場幾個的嘴巴就跟剛屙完屎的雞屁眼一個德行,全都閉得緊緊的了。後來胡國干說政府辦公會也該結束了,他要去接康局長,跟楊登科揚揚手,出了司機班。接著刁大義和小錢也找借口走掉了。屋里一下子靜下來。楊登科又問老郭︰“陳局長怎麼啦?”老郭沉默片刻,說︰“陳老板已經退下去做了調研員。”陳老板就是陳局長,如今機關里的人喜歡把領導叫作老板,這樣顯得親熱。听老郭說陳老板做了調研員,楊登科心頭沉了沉,似乎明白了局里的人為什麼對他那麼冷淡了。
编辑推荐
《心腹》编辑推荐:中国机关小说第一人,百万级销量畅销作家肖仁福“经典作品典藏系列”之三全新改版上市!官场“虫”到“龙”的艰难涅槃,人性深处的透视与剖析!铁打的官场,流水的领导,《心腹》用一个生动的案例为读者展示了在单位永不站错队的技巧,极具实用。写给草根的官场晋升法则!


下载链接

心腹下載

评论与打分
  •     讀肖仁福的作品,給人突出的感覺,《位置》、《官運》還可以,《待遇》《意圖》《心腹》有一本不如一本,江郎才盡的感覺
  •     肖仁福的作品,每次閱讀都會讓我學到一些新的東西!
  •     非常值得讀的一本小說,寫的故事仿佛就發生在自己的身邊,讓初涉官場的我如履薄冰。這本小說我是一口氣讀完的,肖先生針砭時弊,對幾千年來的官本位進行了深刻的揭露和無情的控訴。
  •     寫得非常不錯,入木三分.值得一讀!
  •     書寫得好!人物刻畫細膩,把這一小人物心理剖析得很好,寫得機智幽默!
  •     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有身臨其境的感覺,再讀。
  •     肖仁福的作品還是不錯的。寫的好的我覺得還是《官運》。
  •     不錯的書,揭示了一個殘酷的現實
  •     機關單位工作的我很喜歡這本書寫得很現實很貼近生活
  •     有些沉重我不懂官場,難道中國的官場真的無可救藥了嗎?
  •     跟我想象得不太一樣但是總體來說還可以也許會有人喜歡這樣風格的文章
  •     浪費紙張的書
  •     嚴重缺頁︰從166-183頁沒有了∼∼∼∼∼∼∼∼和客戶中心聯系了,還不一定能換,要我自己和出版社聯系,服務太差了!!!!以前都可以換的,現在就這樣服務嗎?
  •     看過,懂得,了解,知道
  •     還沒有看完 沒那種看一下就像看完的沖動誒
  •     值得你去深思和學習的一本好書 !
  •     希望多為我推薦官場小說,謝謝!
  •     送給別人看的,朋友說還不錯
  •     我發現讀書有趣的一個現象,不同的人,處在不同的心境下,對同一本書的感受是不一樣的。就像我吃北京烤鴨一樣,無數次的感受都有微妙的不同,興致高和情緒低時不一樣,肚子餓時與肚子飽時不一樣,身體強時和身體弱時不一樣,等等。就象此時,以輕松的心態休閑的感覺翻看一本閑書,然後,再說一些閑話。
  •     是幫別人買的 還沒看過
  •     一口氣讀完,很好。對機關工作的人很有必要一看。
  •     內容還可以,就是反映部分的官情況,實際上不好套。
  •     把機關基層小人物的心理刻畫的相當到位,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這中間的一點一滴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的,直到最後才發現原來自己並不適合官場~
  •     太破了,這種作者怎麼還會不停的出書,全書出現了N個卵字,好像沒有這個字就不能寫的,寫的太無聊了,應該不是在官場混過的人吧,全憑想像吧
  •     故事情節漏洞百出,亂用成語,五六流以下的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