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夜晚

黑色夜晚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6-1
出版社:群眾出版社
作者:戴维·默莱尔
页数:272
字数:315000
书名:黑色夜晚
封面图片
黑色夜晚

内容概要
公司的两个合伙人势同水火,都打算干掉对方,却发现他们雇佣的杀手竟然是同一个人,一个刚毕业不久、苦于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大学生认为这是一个挣钱的好机会,并且层层加码,最终为自己找到了一份长期而稳定的工作。    一个穷困潦倒的三流作家在旧货商店里买了一台丑陋的打字机之后,摇身一变,成为全国最有名的畅销书作者,名声和财富滚滚而来。所有的秘密都在那台打字机里。但是有一天,正当他准备写他许诺的下一部作品时,打字机坏了。没有任何一台别的打字机能代替。他必须找到当初制造这台打字机的人。高中橄榄球队有一个奇怪的规矩:每次比赛前,教练总是要训斥球员们,把他们贬低得一钱不值,然后让他们抚摸一个古怪的男人雕像。队员们称之为“胡言乱语”。奇怪的是,每次“胡言乱语”之后,球队总能取得比赛的胜利。但是每一个赛季里,他们总会在一场比赛中输得很惨,因为赛前教练没有让他们触摸雕像。他们的胜败真的和雕像有关吗?    警察局长接受了一位朋友的遗赠,一幢山间别墅。在别墅里,他居然看到了在一场意外事故中死去的妻儿的幻影。从此他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别墅成了他的另一个家,他精神的寄托。不幸的是,那位朋友的妹妹把局长告上了法庭,想从他手中抢夺别墅。她怎么会明白别墅对于警察局长的意义?律师告诉局长,可可能会输掉这场官司,而局长去无法离开那幢别墅,他不能和妻子分开。    本书是戴维·默莱尔精彩短篇小说集。
作者简介
戴维·默莱尔是美国最著名的畅销书作家,被誉为最会讲故事的人。他的品行行销全球,总印量达到1800万册,并被翻译成22种语言。其作品大部分被拍成电影和电视剧,《第一滴血》引起极大轰动,为我国广大观众和读者所喜爱。迄今戴给·默莱尔共创作20余部作品,包括《第一滴血》《黑色夜晚》《血的誓言》《燃烧的锻赭石》等。同时,他还是美国爱荷华大学文学教授,现居住在美国新墨西哥州圣达菲。
书籍目录
1 序言2 滴水3 合伙人4 黑色夜晚5 隱藏的笑聲6 打字機7 不經意的陷阱8 在背後我總听見那聲音9 暴風雨10 為了這些和我的原罪11 黑白紅連成一片12 胡言亂語13 通往大馬士革的道路14 致命幻想15 橙色代表痛苦,藍色代表瘋狂16 墳地長出的頭發17 神龕18 後記

章节摘录
书摘滴  水    胡龙青  罗明威译    《滴水》是我首次发表的短篇小说,尽管它的内容令人毛骨悚然,但对我而言极具伤感的价值。1968年在宾州我开始写作《第一滴血》,然而那时的毕业课程、学生教育以及我关于约翰·巴里课题的哲学博士论文答辩,都延缓了那部长篇小说的进展。我毕业之后搬迁至依阿华城,小说也随之延宕更甚,因为在那里我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教书、备课、参加学生讨论会、全校教员会议以及作为依阿华大学美国文学专业助理教授的其他职责上了。1971年的夏天,我终于完成了那个长篇小说。然而我并没有感到筋疲力尽,相反我进发出活力,立即着手写出你将读到的这个短篇。它是为数不多的在我梦中构思并完成的短篇小说之一。当我梦醒时,我冲向打字机,坐在那里一气呵成。    那年秋天,我们全家住在乡间一所房子里——那是我母亲的旧宅,也是我诞生之处。我故地重游时,却发现那个村庄一切都没有改变,感触良多。然而有变化的却是我年龄见长,看它的眼光不一样了。我的感觉仿佛是同一个我横跨现在和过去,立即产生了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子汉的念头。一次返乡的感觉竟如此怪异,如此紧张,如此动摇不定,使我激起重新干活的念头,想尽力把房子粉刷一下,为五金仓库费点心思,把圆筒形粮囤移到正面。那两根支撑着下垂的露台的立柱显出岁月的烙印,那些来自老人公寓的脸色蜡黄的老翁老妪将到此闲坐、晃晃悠悠或观景。他们看上去就像我孩提时代所见一样显老,立柱的木头和那个露台均已遍体裂痕。    当我干活时竟忘却了时光流逝,一直干到薄暮降临,我方才启程走很长一段路回家。白天一直很暖和,可是现在身着单衫的我感到一股凉意,刚走出半英里便迎头遇上阵雨,被迫离开石子路去一棵树下避雨,那棵树的叶子已经变成黄褐色了。雨越来越大,变成暴风雨,如丝如线的雨水斜斜地飘在我身上,淋得我像落汤鸡。我束紧那只帆布袋的收口处,以便保护我的油画及美术器材,并决定跑开。我的袜子像浸透水的海绵吸在鞋里,极不舒服。我终于跑到了通向房子和谷仓的那条小胡同。    我母亲昔日独处的房子和牛舍现已改变了模样,歪歪扭扭、风化腐蚀得认不出来,梁柱墙缝扭曲变形,一片斑驳,就是那种土灰色也不如我孩提时代所见那么鲜明。这个地方使我母亲日渐衰老,她与房子共度沧桑,相伴到老。这也是我与家人来此居住的原因,是为了重振家业。记得有一次我以为能说服母亲搬走,然而她活了65岁,其中有50年就在这儿度过,她坚持说将在此度过余生,她只有这所房子了。    当我从房子旁边匆匆经过时,雨越下越大,我发现厨房里的灯亮着,已到吃晚饭时候,我迟到了。房子与牛舍相连,与房子形成L形的那条通道和小地基的连接处有一堆堵塞物。我一直走过的入口就在L形的交会处,当我进门时已跑得透不过气来,衣服粘在身上又湿又冷。通向牛舍的门在我左面,通向厨房的门在正前方。在我右面沿阶梯而下是地下室,我听见里面有滴水声。    “梅格,很抱歉我来晚了。”我大声对我妻子说,一边放下沾满水珠的帆布包,推开厨房门。里面空无一人,桌子上也没有饭菜,炉灶上空荡荡的。只见天花板上那盏60瓦灯泡发出昏黄的光,而我的老妈却喜欢100瓦灯光的亮度。她过去常说60瓦灯泡使她想起烛光摇曳的夜晚。    “梅格。”我又喊道,仍然无人应答。我想她们大概睡熟了。随着暮色降临,一场暴风雨的乌云使她们停止活动,便躺下打个盹儿。等待我归来时将其唤醒。    滴水声绵绵不绝。虽然房子已经很陈旧,谷仓长期废弃,屋顶有些损毁,但我并不认为它如此欠缺保养。或许是暴雨十分猛烈,导致雨水渗进地下室的窗户,慢慢地漏下去,浙淅沥沥滴在陈旧的石头地面上。我打开通往地下室廊道的灯,向右走下那段磨损而吱嘎作响的木头阶梯,到了向左拐通往地下室地面余下的一段,这才发现根本没有滴水。只看见牛奶,到处都是牛奶:椽子上、墙上,包括地面的石头上都滴着薄薄的一层牛奶,聚成斑斑点点与尘埃相问,形成沟槽,从一边到另一边,无处不有。    我想,也许是我的孩子萨拉干的淘气事。在我幼年时,我父亲为我制作过一幢很大的木头玩具房,萨拉一直对它很着迷。现在它的蓝色油漆已经龟裂剥落了。她拖着玩具房从地下室远处那个角落,走到屋中央。这里原先有着从柳条贮存柜里拿来的游戏用具、玩具士兵和积木,我的女儿就在地上玩—。可是现在这些东西上都被牛奶覆盖了,包括玩具房、柳条柜、散乱的玩具,牛奶从房椽条上滴下,淅沥不断。    她为何要这么做?我暗自寻思。她从哪儿弄来这么多的牛奶?她脑子里转的什么念头要干这种事?    “萨拉!”我喊道,“梅格!”此时我很生气。我登上阶梯走到厨房。“萨拉!”我大叫。心想她将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干净,还要罚她在本周余下的几天关禁闭。    我穿过厨房,又走过起居室,经过那些装上花朵样图案布套的椅子和沙发——打我是个小男孩时起就熟悉这些东西,现在却已退了色。又经过几幅我画的油画——那些我母亲挂在墙上的,画有农场和树林、色彩鲜艳的那几幅旧作是我小学时画的;画有城镇的暗褐色的几幅新作,其色调仿佛是老照片。我一步跨两级台阶;中向卧室,湿鞋踩在台阶上铺设的松软、磨损的地毯上,我的手在细滑光润的枫木扶手上掠过。    走到了楼梯顶,我猛冲进厅堂,发现萨拉的房门洞开,里面黑沉沉的。我打开电灯,她不在床上,一直不在。缎子床罩没有弄皱,敞开的窗口不断飘进雨水,刮进来的风很清新凉爽。我顿时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忐忑不安地走进自己的卧室。天色昏暗,雨意空漾。我这时感到饥肠辘辘。她们身在何处?难道都到我母亲的屋里去了?    不。当我站在通向母亲房间那扇洞开的门口时,在昏黄的灯光下只见母亲在房内,她那瘦小的身躯横陈在床上。    “妈妈,”我说,正想加上一句“梅格和萨拉在哪儿”,但是话到口边又咽了下去。我母亲的一只鞋已脱去,另一只斜挂在脚上,鞋上都沾着污泥。她的棉质连衣裙上有鲜血,连衣裙被撕破。她那脆弱的头发披散着,脸上有血迹。她磕破的嘴唇大大张开。    我惊愕得许久说不出话来。“我的上帝,妈妈。”我终于吃力地说道,话语好像溪流奔涌出来一般。我伸手欲摇醒她,但我见她双眼睁开,死死盯住天花板,虽然还活着却视而不见,每呼吸一次都很吃力,简直是气若游丝。    “妈妈,出了什么事了?是谁对您下的毒手?梅格和萨拉上哪儿去了?”    可是她没有理睬我,只是看着天花板。    “看在上帝的面上,妈妈,回答我!看着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毫无动静。她的眼睛根本看不见。在喘息之间她就像一尊雕像。……P7-9


下载链接

黑色夜晚下載

评论与打分
  •     以心理扭曲的人為主人公的小說,這一本不如"第一滴血".
  •     一般般,沒有什麼太大感覺,沒有想象中的好看。不過,也還過得去!
  •     OK啦,足夠打發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