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腔

秦腔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4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作者:賈平凹
页数:566
书名:秦腔
封面图片
秦腔

内容概要
  《秦腔》有史詩般龐大的規模和厚重的質地,我決心以這本書為故鄉樹起一塊碑子,賈平凹用文字還原和營造了一個活生生的世界,是對將要成為絕唱的農村生活作的“挽歌”。是對傳統鄉土的一種“回歸與告別的雙重姿態”。  《秦腔》以一個陝南村鎮為焦點,集中表現了改革開放中鄉村的價值觀念、人際關系和傳統格局的巨大而深刻的變化,被稱為“一卷中國當代鄉村的史詩”。書中寫到了中國農村生活20年來變化中的種種問題,比如為什麼有大量農民離開農村,農民如何一步步從土地上消失等等,同時加入了作者對當今社會轉型期農村各種新情況的思考和關注。當代鄉村變革的脈象,傳統民間文化的挽歌!誰主盛衰︰天、地、人相互對質;忍觀沉浮︰命、動、勢彼此角力!魔幻筆觸出入三界,畸形情戀動魄驚心,四稿增刪傾畢生心血,一朝成書慰半世鄉情!  以賈平凹生長于斯的故鄉棣花街為原型,通過一個叫清風街的地方近二十年來的演變和街上芸芸眾生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生動地表現了中國社會的歷史轉型給農村帶來的震蕩和變化。小說采取瘋子引生的視角來敘述。清風街有兩家大戶︰白家和夏家,白家早已衰敗,因此夏家家族的變遷演便成了清風街、陝西乃至中國農村的象征……  《秦腔》是一部“反史詩的鄉土史詩”,有史詩般龐大的規模和厚重的質地。賈平凹用文字還原和營造了一個活生生的世界,是對將要成為絕唱的農村生活作的“挽歌”。是對傳統鄉土的一種“回歸與告別的雙重姿態”。
作者简介
  賈平凹,當代作家,原名賈平娃。陝西丹鳳人。1975年西北大學中文系畢業後任陝西人出版社文藝編輯、《長安》文學月刊編輯。1982年後從事專業創作。任中國作家協理事、作協陝西分會副主席等職。著有小說集《兵娃》、《姐妹本紀》、《山地筆》、《野火集》、《商州散記》、《小月前本》、《臘月·正月》、《天狗》、《晚唱》、《賈平凹獲獎中篇小說集》、《賈平凹自選集》,長篇小說《商州》、《州河》、《浮躁》、《廢都》、《白夜》,自傳體長篇《我是農民》等《散文集月跡》、《心跡》、《愛的蹤跡》、《賈平凹散文自選集》、詩集《空白》以及《平文論集》等。他的《臘月·正月》獲中國作協第3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滿月》獲1978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他于1988年獲美國飛馬文學獎。1997年獲法國女評外國文學獎。賈平凹小說描寫新時期西北農村,特別是改革開放後的變革,視野開,具有豐富的當代中國社會文化心理內蘊,富于地域風土特色,格調清新雋永,明自了然。

章节摘录
  在鄉政府,鄉長正在會議室開著會。鄉長習慣于開會前要念有關文件和報紙上的社論,正念著,夏天智拿手在窗外敲玻璃,別人都看見了,鄉長沒看見,鄉長說︰“都用心听!吃透了政策,我們的工作才有靈魂!”夏天智一推門就進去了,撥了鄉長面前的報紙,鄉長有些生氣,但見是夏天智,說︰“正開會哩!”夏天智說︰“狗剩喝了農藥你知道不?”鄉長說︰“他喝農藥我不知道,農村尋死覓活的事多,全鄉上萬戶人家,我咋能知道誰生呀誰死呀?”夏天智說︰“那我告訴你,狗剩喝農藥了!狗剩為啥喝農藥你該明白吧?”鄉長說︰  “我不明白。”夏天智就火了,說︰“你不明白?”鄉長說︰“這是在開會!”夏天智說︰“好,你開你的會,我在院子里等你。”  鄉長繼續念報紙,念過一段,不念了,說︰“散會吧。”出來見夏天智蹴在室外台階上,忙把夏天智叫回會議室,而讓別人都出去了,說︰“你剛才說啥?狗剩喝農藥我咋不明白?”夏天智說︰“他在‘退耕還林’地里種了些菜,你要取消補貼,還要罰二百元,有沒有這回事?”鄉長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老校長,我可是一向敬重你的,你要我辦什麼事都行,但關聯了違犯國家政策,我就不敢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你也知道,伏牛梁是縣長的示範點,又在312國道邊上,什麼人都拿眼楮看著,怎麼能又去耕種呢?這一耕種,水土又流失不說,毀了示範點我怎麼向上級交待?!”夏天智說︰“不是不好交待,怕是影響你的提拔吧?”鄉長說︰“老校長你怎麼說這話?既然你這樣說,咱就公事公辦,凡是誰破壞國家‘退耕還林’政策,我就要嚴懲重罰!”夏天智說︰“那你就嚴懲重罰我,狗剩種的菜籽,菜籽是我給狗剩的。狗剩犯了法,我也是牽連罪,我來向你鄉長投案自首!”鄉長一下子眼楮睜得多大,說︰“老校長你這就叫我沒法工作了麼!茶呢,沒給老校長倒茶?倒一杯茶來!”有人就端了茶過來。夏天智卻高了聲對站在門外的書正說︰“書正,你到我家去,給我把藤椅和水煙袋拿來!”書正說︰“對對,四叔是坐藤椅吸水煙的!”轉身要走了,夏天智又說︰“你給夏雨說,我恐怕要拘留在這會議室了,一天兩天不能回去,讓他拿幾張字畫來,我得掛著!”  鄉長和夏天智在爭辯著,但心里已經發毛了,他讓手下人趕緊去打听狗剩的情況,自己一邊苦笑著,一邊噗噗地吸紙煙,然後去廁所里尿尿。他尿的時間很久,尿股子沖散了一窩白花花的蛆,還站在那里不提褲子。去打听狗剩情況的人很快就回來,跑進廁所匯報說狗剩已經死了,他一個趔趄,一腳踩在了屎上,頭上的汗就滾豆子。他走出廁所,口氣軟和了,主動要和夏天智商量這事該怎麼處理?夏天智說︰“你這種口氣我就愛听,你是鄉長,我怎麼不知道維護你的權威?可你得知道,給共產黨干事,端公家的飯碗,什麼事都可以有失誤,關乎人命的事不敢有絲毫馬虎!”鄉長說︰“我年輕,經的事還是少,你多指教。”夏天智說︰“你要肯听我的,那我就說︰種了的地,不能再種了,補貼也不取消,款也不罰,全鄉通報批評,下不為例。”鄉長說︰“行。”夏天智說︰“這事我也有責任,我弄些白灰在清風街和312國道兩旁刷些標語。”鄉長說︰“這不能為難你。”夏天智說︰“我主動要求干的麼,但你得去狗剩家看看,狗剩是可憐人,能給補助些就給補助些。”鄉長說︰“行行行,我負責取消鄉政府的處罰決定,這事咱一筆抹了!至于給狗剩補助的事,我來安排,你也放心。但狗剩喝藥的事,清風街肯定有話說,你就擔當些,能捏滅的就捏滅,千萬不要把風聲傳出去。”  夏天智從鄉政府出來,半路上踫著了書正和夏雨,他們果然拿著藤椅、水煙袋和一捆字畫。夏天智得意地說︰“我真想坐幾天牢哩,可鄉長不讓坐麼!”夏雨卻告訴了夏天智,狗剩救了一晚上,到底沒能救過來。  ……


下载链接

秦腔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