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拉里斯星

索拉里斯星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
出版社:商務印書館
作者:斯坦尼斯拉夫.萊姆
页数:329
译者:陳春文
书名:索拉里斯星
封面图片
索拉里斯星

内容概要
  本書作者萊姆1921年生于波蘭,迄今已出版科幻小說二十多部,這些作品被譯成三十多種文字,在全世界發行。  萊姆是20世紀歐洲最優秀的作家,他的作品風趣幽默,富于想象與哲理。萊姆所有作品中最為人熟知的是《索拉里斯星》。小說以一個被神秘大洋覆蓋的星球為背景,演繹了人類尋求知識和生死相愛的科學神話。萊姆筆下的神秘大洋似乎是有智慧的,能夠物化人類頭腦中的隱私和邪念。科學家們圍繞這個不解之謎作出種種推測,卻難以自圓其說。任何一種解釋都不過是用“一個更費解的謎代替另一個謎而已”。  《索拉里斯星》把知識和情感結合在一起,深受評論界推崇。干1970年和2002年被甦聯導演塔爾科夫斯基和美國導演索德伯格兩度搬上銀幕。  在昏暗中,一架小型太空艙降落在稠狀大洋的岸邊。科學家凱爾文從地球來到索拉里斯星球的太空站。但沒有人願意接待他。當他小心翼翼地鑽進太空站時,卻踫上了一連串不可思議的怪現狀。太空站現有的兩個成員,舉止怪誕,一副無所適從的樣子。在空空蕩蕩的走廊里出現了一些人物,他們仿佛是從夢幻中出現的。凱爾文遇到了他早已死去的太太。是現實還是幻覺 ?這本小說是萊姆最著名的書,奠定了他作為科幻小說經典作家獨一無二的地位。
书籍目录
 著陸索拉里斯學家客人薩多留斯海若《偽經指要》會商怪物液態氧談話思想家夢效果老擬態譯後記

章节摘录
  飛船時間19點鐘,我穿過發射架周圍的人群,沿著舷梯進入太空艙。里面空間很小,勉強能伸開臂肘。我拽了一下太空服充氣筏上的軟管,旋到衣服的端口上,太空服膨脹開來,從此我就絲毫都動彈不得。我站到了--或者更確切地說被掛在了由金屬外殼嵌合著的壓縮氣囊中。我抬起頭,透過拱形玻璃看見了發射塔的牆壁,再往上,看到莫達爾德正在向我示意的面孔。這情景很快就消失了,艙內變得一片昏暗,因為太空艙上面的保護蓋合上了。  我听到發動機發出了信號,重復了八遍,螺旋槳啟動。然後是嘶嘶作響的空氣聲,這是空氣進入減震器發出的聲音。眼楮已經適應了昏暗的環境。好在我已經看到唯一一個儀表盤的淡綠色輪廓。“準備好了嗎,凱爾文?”耳機里傳來了聲音。“準備好了,莫達爾德。”我回答遭。“你什麼都不要擔心。太空站會有人接你。”他這麼說,“祝旅行順利!”我還沒來得及回答,頭頂上已經發出轟鳴的聲音,太空船已開始震動。我本能地肌肉發緊,但接著並沒有出現其他狀況。“什麼時候起飛?”我問道,並听見簌簌的響聲,听上去就像精細的沙子落到薄膜上發出的那種的聲音。“你已經起飛了,凱爾文。祝你好運!”莫達爾德用極其體貼的聲音回答道。在我正想確認他的話的時候,視域中的天空恰好出現了一道寬闊的裂縫,一眼望去,群星閃爍。我尋找著普羅米修斯基地沿其軌道運行的寶瓶星座的a星,結果枉費心機。銀河系這個區域的星空我一無所知,我不能辨認任何一個星座的位置,在狹小的舷窗里看到的是延綿閃爍的塵埃。我等待著哪個星星首先暗淡下去。其結果還是徒勞。這些星星的光亮只是變得更弱一些,更淡一些,在越發變紅的宇宙天幕中模糊一片,這是我衡量間距的唯一征候。我反應過來了,我已經到了大氣層的最外層。裹在厚厚的氣墊里,姿態僵硬,我只能一動不動地平視。一望無際,總是見不到天際線。我飛啊飛,而又毫無飛的感覺,只覺得身體慢慢地熱起來,直至感到渾身都酷熱難耐。外面能感到有些動,發出像金屬擦上濕玻璃的那種刺耳的聲音。儀表盤上一閃一閃的,但沒有符號顯示,讓我根本就弄不清楚,我到底掉到了什麼地方。  星星已經全部消失了。從視窗里看到的,全都是一片褐紅色。我听到自己的心髒艱難地跳著,臉發燒,背上感到涼颼颼的,是由空調透出來的涼氣;我心里惋惜地嘀咕著,我不走運,恐怕是見不到普羅米修斯號了--當自動儀器打開視窗時,普羅米修斯號大概早就處在視線之外了。太空艙抖了一下,又抖了一下,顫抖得無法忍受,其顫抖穿過了所有的隔離氣囊,透過了壓縮氣墊,直迫我的整個身體,儀表盤上淡綠的輪廓也變得模糊起來。我注視著這一切,並沒有感到害怕。我從大老遠的地方飛來,並不是為了毀滅在目的地的。“  索拉里斯太空站,”我說道,“索拉里斯太空站,索拉里斯太空站!請校正我的航線。我覺得我失去了平衡。索拉里斯太空站,這里是普羅米修斯號太空艙。完畢。”我又錯過了這個星球出現的最初的重要時刻。現在浮現在我眼前的索拉里斯巨大無比,扁平狀,自行擴展著;從它的表面狀況我可以推斷出,我還離它很遠。或者本應該說離它的距離還很高,因為我經過了它無法確認的邊界後,只能用高度來標示到一個星體的距離。我下墜。繼續下墜。現在我感覺到了它,即便我閉上眼楮的時候也能感覺到它。我馬上又睜開了眼楮,因為我想盡可能多看看。
编辑推荐
  《索拉里斯星》把知識和情感結合在一起,深受評論界推崇。干1970年和2002年被甦聯導演塔爾科夫斯基和美國導演索德伯格兩度搬上銀幕。  在昏暗中,一架小型太空艙降落在稠狀大洋的岸邊。科學家凱爾文從地球來到索拉里斯星球的太空站。但沒有人願意接待他。當他小心翼翼地鑽進太空站時,卻踫上了一連串不可思議的怪現狀。太空站現有的兩個成員,舉止怪誕,一副無所適從的樣子。在空空蕩蕩的走廊里出現了一些人物,他們仿佛是從夢幻中出現的。凱爾文遇到了他早已死去的太太。是現實還是幻覺 ?這本小說是萊姆最著名的書,奠定了他作為科幻小說經典作家獨一無二的地位。


下载链接

索拉里斯星下載

评论与打分
  •       《索拉利斯星》已經看完了,也有很多感想,如果大海要從我頭腦中提取一個形象,那該是誰呢?一定是我的父親。那個我已經失去卻一再渴望遇見的人。
      
      我心里的邪惡想法會是什麼呢?那些想法不一定真正邪惡,只是與我們受到的教育和內心的道德標準背道而馳而已。
      
      作者的想象瑰麗,與其說他是科幻小說,不如說這是一篇哲學小說,給我們帶來思考,讓我們在真實和虛擬之間做出艱難的選擇。
      
      希望有機會看看美國改編的電影,我喜歡那個結局。我們愛的人不一定要是自己的同類,如果有機會讓你的愛人有機會再次出現在你面前,和你一起生活,為什麼不呢?
  •        索拉里斯是一個終點。是我們認知的終點,我們可以繼續去理解其他所有的任何東西,但索拉里斯則告訴我們,我們的認知是有界限的。
       人思考與認知的位置就在皮膚的那一點。向外是無盡的宇宙,向內也是無盡的宇宙。
       和自己的內心和平相處的方法,按照內心的意願行事,釋放自己的欲望。欲望永遠不會實現,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正走在去實現它的路上。
       上帝也會做罪惡的事,並且不會感到羞愧。原因一:它的力量與智慧過于強大,以至于他做任何事都可以並且做任何事都是無目的的。原因二︰羞愧的條件是事先對傷害和破壞的後果不知。而上帝是全知的。可以理解為不屑于對人類的傷害。
       大多數人一生都陶醉在社會賦予的幻象之中。只有脫離人類社會的人才會掙脫各種概念迷霧,去客觀認識世界(走出山洞的人)。
  •       我們對未知總是帶著整個人類甚至是個人的偏見去解釋,去分析,其實那不過是解說已知的自我,即使用的是一種全新的解釋也不過是換了一種不同的方式而已。
      人類往往喜歡給人類外太空的探索冠上一種好听的名字,比如說為了探索求知全新的宇宙,其實不過是為了為的證明自己的獨特,我們的想象永遠只限于自身,真如我的想到的外星人從來都是人類本身的映射,一旦真的出現了一種全新的形象我們選擇的是不相信,否認他的智慧。在海洋看來也許人類甚至不如一只螞蟻。我們自欺欺人的否認他的存在,他只不過是一堆無意義的物質而已。而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樣的存在,對此,我們氣急敗壞,力圖打擊。于是我們被徹底的玩弄。
      我們舍近求遠的去尋找自己。可是當我們面對物化的自我意識時首先有的居然是恐懼與不信任,或者是不去相信,這是人的本性不相信不接受與經驗不相符的東西,甚至不不願意停下來試著理解,只是一味的摧毀,讓他回到經驗的軌道。面對自我我們真的需要的是不帶偏見的,客觀的接受與認識。
      看完書和電影後我覺得他們沒有什麼所謂的中心思想啊,表達了作者什麼思想啊,這是一本探討的書,大家看完各有各的想法。
  •       迷失在“索拉里斯”的鏡像迷結
       -----斯坦尼斯拉夫萊姆《索拉里斯星》書評
      
       逆鱗Arthur.x/文
      
      
       時隔一年,我從書堆里重新掏出這本薄薄的小書。拿在手里,卻頗感沉重。這本書里蘊含的思想維度,已經超越了它所積存的容量。 每每選讀其中的文字,都會升騰一種醍醐灌頂般的酣暢。于是,在此。我想在精神上,從頭歷經一遍它的洗滌。提筆寫寫那些看似遠去的鏡像。
       這里。我從波蘭寫起。
       波蘭是一個命途多舛的國度,但那里卻盛產少有的思想深沉,敢于先鋒的旗手。諸如安德烈祖拉斯基,安杰伊瓦伊達之流,而作為科幻界的泰斗,斯坦尼斯拉夫萊姆無疑是其中最閃耀的那顆星辰。我無需用過多的筆墨來評點天才。如萊姆般兼具思想深刻與精妙的文筆之花的巨擘,定是屹立在精神世界的最高廟宇的。如果對于以上在評點,以前我或許會有所疑慮。但之後,在讀罷萊姆寫于1971年的《索拉里斯星》。我敢說這絕對是一部杰作,而萊姆無愧天才的名號。
       或許在這里,我應該對本書的情節做一個淺顯的敘述。實際上,縮小沒有必要地細節。故事本身,依然是具有謎一般的魅力的︰一個喪妻的宇航員凱文,遠赴索拉斯基星球,達到太空站,卻發現一切古怪異常,更神奇的是,他的妻子海若竟然在那星球上活生生地的復活。而之後,他的妻子海若意外地又死去,竟然又莫名出現,反復如斯。一切是如此的古怪。而宇航員,其實已經深陷了索拉里斯本身的迷宮。
       萊姆用孤獨,末日般的美妙筆法,構建了索拉里斯神秘、繁復、深沉的世界。並且,也通篇,建立了一個奇特的世界觀。而這世界觀的“奇特”實際上並不是奇特,而是相對而言。這或許有點難以理解。實際上索拉里斯的奇特,是在于它與人類的接觸之後才誕生的。它本身並不奇特。只是人類的到來,讓人類感覺到的是奇特而已。這其實並不是什麼哲學謎題。
       與其說索拉里斯星是神秘的。不如說它是神性的,是無目的的,是單純的,純潔的。人類沒有到來之前,一切依然是按照索拉里斯的邏輯在進行。然後人類的到來,雖然從沒有,也絕不會改變這邏輯。但是,卻會讓人類迷惑在,它本身的邏輯之中。索拉里斯對待所有的生物都是一樣的,只是它的邏輯里面恰巧會去攻陷人類的缺點。它會無目的的,本能地去復制人類心中的渴望,恐懼,悲傷(這屬于人類的記憶和回憶)。而且與思維印象中的形象一樣完美無缺。就像是神性的復制機器。但是卻沒有主觀的情緒傾注在其中,索拉里斯的本身是單純的。
       但卻拋出了一個問題。即是人類在面對索拉斯基星的邏輯之後,為什麼會出現問題?為什麼會自我精神消解?為什麼會潰不成軍?這也就是這本書的基本矛盾框架。所有的故事核心就是基于此。
       萊姆用這故事,其實是在述說一種反思的傾向。索拉里斯是一面鏡子。它本身是反照一切的。人類的到來,也反照出的是人類的迷惘,偏執,征服欲。于是,索拉里斯的單純其實是無法理解人類的缺點的,但是它卻可以復制人類的缺點。于是,人類陷入了這一層迷宮之中。實際上是陷入了自己制造的迷宮。這種奇妙的構思,令這部作品一度被認為是神作。之後被前甦聯導演塔可夫斯基拍成了電影,依舊魅力不減當年。
       然而,當時讀的時候。其實我是對凱文和海若之間的情感糾葛,執念不已。這其實是凱文心中的謎結。海若的復活。令凱文欣喜不已。然後實際上那只是一個鏡像。雖然這鏡像毫無瑕疵。事實卻是,這情欲的迷宮。只是凱文的心結。海若的復活只能是一個海市蜃樓般的幻象。萊姆,不斷地在小說里,透露出人類中心主義的無奈。這其實是一個超前的警鐘︰人類以人類的尺度去認識整個世界,遲早是要栽跟頭的。因為在這浩瀚宇宙,並不是以人類本身的價值觀為尺度的,它本身有它本身的邏輯在支撐著。我們東方哲學的前驅莊子在千年前就已講明︰“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其實,我們人類一直都被我們自己的世界禁錮著。思維方式太過狹窄。
       本書的譯者蘭州大學哲學教授陳春文先生在後記里這麼說道︰“他人有可能是自己的天堂,但自己絕對是自己的地獄”。這簡直是索拉里斯,反照人心的絕佳妙語。在我看來,索拉里斯星的邏輯本身的無目的,無意義,只存在,無理由,只是用中性的力量進行著自我本能的映照,是一種具有永恆意義的存在。是一種類似神的邏輯。當然這神和我們理
      解的寬泛意義的神不同,是純潔的神。只存在,不干涉。
       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世界曾群體性爆發過一次思維革命,尼采拋出一句“上帝死了”作為這革命的發難。反叛的精神由此彌漫開來。後現代主義結構中,神成為了廢棄物,人類開始自己制造偽神,並認為自已可以取代神。但萊姆在這部作品里,卻給出了一個有力的警示。當我們自負于自己的能力時,不要犯了中心主義的謬區。我們如果只是用我們的尺度行事,那麼我們一定會徹底失敗。
       存在著, 僅此而已。那便是意義。《索拉里斯星》提供了一種超前的思想維度,似乎為人類的未來擔憂,也為這一切開啟了一扇大門。我曾今對這種鏡像般的夢幻場景,進行過幻想,自己記憶中出現的地方,在索拉里斯星上奇跡般地再現。就這一層而言,斯坦尼斯拉夫萊姆的藝術創造力也是驚人的。他創造了這個世界。還賦予它深刻的意義。令人讀罷全書,始終沉浸在那個世界,久久不肯脫離。
       我一直認為能讀到這本書。是一種萬幸。這本神書里的所提供結構和場景,一定在人類未來的某個時刻等待著我們。而萊姆無疑是一位卓越的預言家。那神秘的索拉里斯,至少我相信,它或許真的存在。或只在夢中。但我堅信它的存在,或許它已不叫做索拉里斯。也可能它存在于人類終極永恆的一個奇點。在那里,記憶,時間成為無限,反復輪回,單純地,只存在,對,只存在著。
      
      
      筆者寫于2011.12.3正午時分。
  •       
      半小時前才讀完,讀罷欣賞不已,05年上初中的我,作為一個科幻迷,當時就知道這本書。可當時沒有買下來,只到現在才在圖書館無意看到,立刻借了回來。故事情節還是很吸引人,幾個小時的時間,花了半天時間看完。最吸引人的是海若的第一次出現,而那些杜撰的所謂對索拉里斯研究的文字就連滾帶爬的翻看過去。對索拉里斯星,一個神秘的充滿迷惑的星球,人類想要去征服,卻發現自己陷了進去,她是單純的,無知的,包容的,無目的的。索拉里斯,多麼像亞特蘭蒂斯,一個同樣消失的神秘國度。就像易經中的陰與陽,相互依存,相生相成,不存在矛盾。有一種東方式的哲學。人類畢竟要經歷完西方侵略式的毀滅打擊才可以真正感受到東方哲學的魅力吧。那是一種模糊,一種善良的唯心主義,無所謂對與錯,好與壞,善與惡,相由心生,就像中國的國畫,那些虛渺的山水,藏匿其中的山水,不正是想索拉里斯星上的情況嗎,時刻都在變化,沒有常態。當主人公最後降落在海岸邊,看著浪花和自己嬉戲,就像一個孩子一樣,純真,善良,不帶目的,盡管,兩個文明,兩種思維迥然不同,但又有什麼好擔憂的,沒有必要一定要用一種思維去詮釋寧外一種,去征服另外一種,人類是多麼的蠢。這本書不僅是小說,他探討了許多,哲學,物理,心理學,神學。一本好書就是這樣,給你許多的觀點,許多的震撼。其實很多學科是相同的,為什麼大家都要禁錮在自己的領域里互相瞧不起呢。
      在結尾,作者借主人公之言道出了人生的一般情況︰“成為一名受人尊敬的,在某一領域有所作為的人,擁有很多熟人朋友甚至心愛的人。在整個一生中去學會強顏歡笑,阿諛奉承,學會與成千上萬的瑣事打交道,這些瑣事構成了地球上生活的整體,最終我們又將對這一切麻木不仁,將重新尋找新的領域,但只到最後,對任何事情,任何人都將失去興趣,然後一去不復。”很難說這是成功還是失敗,人生來走一遭各有各的心酸與甜蜜。
      譯者在最後說的話有幾段很是精闢︰“真正的神,唯一的神,不需要為他的苦痛去贖罪,不拯救任何東西,誰也不效忠,他只是存在著,沒有意義,沒有理由,沒有為什麼,存在著的中性力量抵御和消解了認為的侵襲”每一個記憶和回憶的瞬間都能產生生命的形體,生命成了幻生幻滅的東西;在沒有時間的永恆里,記憶,回憶也已是無限的,無限的重復,無所謂生與死,這不就是地球人在美學上期待的瞬間化作永恆嗎? “凱爾文在無時間的永恆中,實現了他與海若的若即若離的中性擁有,這不是超越一切情愛,性愛,愛情和友情的神性之詩嗎?”我們應該在思想上抵消地球引力與文化惰性的約束。
      最後,譯者道出了這本書的意圖,就是對我們人類的自省,當我們的那種孩童的靈性與單純快要消失殆盡的時候,我們應該問問自己︰
      我有過人類自我超越的掙扎嗎?
      在瑣碎的社會事務,生存事物的日常糾纏中,有過眺望無際星空的沖動嗎?
      在聆听地球人關于地球人的價值體系,信仰體系,政治經濟體系的高談闊論時,心頭曾閃過一絲的悲哀嗎?
      在目睹和經受了地球人生生死死的歡欣與悲哀時,曾經萌生過解脫纏綿紅塵的郁悶嗎?
      
  •       感覺甦聯美國兩個導演的電影和原著所重點表達的相差很大,尤其是美國的那個。
      總覺得應該是一個沒有完結的故事。但于主人公來說,確實又似乎完結了。
      要表達的,到底是愛還是其他什麼,或許很復雜吧,讀過之後一種難以捉摸難以表達的感覺,或許應該再讀一遍什麼時候。
      就寫作手法來說,讓我比較佩服,很順暢,不覺得有被迫閱讀的地方。
  •       前幾天剛在江曉原的博客看到一篇談中國科幻小說的文章,說到了國人對科幻小說還存在一種過時的看法,把科幻小說僅僅當成科普讀物,宣揚科學精神的。科幻小說所反映的思想性跟人們對科學認知的變化是緊密相連的。從牛頓,伽利略以後,人們對科學的信仰一直持續升溫,實證主義思潮的出現更把科學推向的真理的位置,但對科學進行的反思和批判也隨之而來。這種呼聲當然不是僅僅停留在什麼環境問題,武器戰爭,科學是把雙刃劍等這些膚淺的論調上。從現象學到海德格爾,後現代主義的氣息逐漸鋪展開來,而先前對科學的無條件信仰也在這種新的人類視域下加以對象性反思,出現了唯科學主義,人類中心主義等一系列話語模式。而在這種文明全球化的進程中,不同文化模式下的人類各部也逐漸熔于一種同質性的人類命運中。
      
      這種深刻的思潮自然也波及諸如文學等各個領域,而科幻小說也自然處在了浪尖上。萊姆的這本《索拉里斯星》正深刻地反映了這一現狀。顯然,在這種意義上理解,國人對科幻小說的認識顯然已經滯後。
      
      针对作者所塑造的索拉里斯星这个文学对象,文中的许多千奇百怪,荒诞无稽的篇章无非就是要告诉我们,索拉里斯星是不可理解的。当然这不是所谓的自然认识论上可知与不可知的陈旧论调。而是基于一种全人类文明的视域来说的不可理解性。“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由我们感知的存在所决定,都由我们肌能的构造所决定,由人的躯体的动物性方面的局限性和缺陷所决定,所有这一切都是以上述规定性为条件的。”人是存在者,存在者有自身存在的界限,这个界限承担了存在者的有限性。在现实的生活中,我们的科学信仰似乎并未遭受这种巨大的挫折,但在前沿的科学领域——它的边界处——一流的科学家都能够意识到科学的有限性,这些我们都有直观的体会,比如科学家大多持有的信仰。在国人还津津乐道于近代从西方文明引进的科学技术所带来的持续的物质增长的时候,我们似乎忘却了在它来的地方还有着科学,哲学与神学的三位一体。体系的不完整就意味着边界的残缺,边界在存在的意义上即为自身本质的显露,而作者的感受点无疑就是对这种边界性的捕捉。
      
      書的背面寫了一小段簡介,其中這麼說到“本書以一個被神秘大洋覆蓋的星球為背景,演繹了人類尋求知識和生死相愛的科學神話。”憑直覺我認為,這句話既非出自作者也非出自譯者之口。如果在這句話的意義上理解本書,那不啻將一流的作品讀成二三流的水準。實際上,作者恰恰是在反思人類尋求知識的可能性和人類存在的意味性。在讀到《談話》那一章時,我突然有種擔心,覺得作者的敘述主線會不會就最終定位在索拉里斯星球的背景去演繹凱爾文與海若的生死愛離的唏噓體驗。後來證明這種擔心是多余,海若消失了,而小說也在凱爾文與斯諾的最後的對話中達到高潮,凱爾文似乎頓悟了,他提出了一種宗教,一種神的想法。但這種想法在本質上是區別于小說前文中的關于索拉里斯星的汗牛充棟的理論學說的,而毋寧是一種信仰,一種直指存在者之為存在者的終極信仰。“絕望的神”,涉及人,但也不僅是人。“一個人,若要在尋找目的的過程中經驗完備的自由,這個人一定是獨一個的,不可能從他里面又生成什麼出來,因為一個不在人類中間受到教導的人,就不成其為人。”人如何能超越自己的有限性,只有放棄自身為人的可能性,而這種可能性又是不可能的,人類存在的終極價值只能是絕望的悖論。
      
      我猜到了開始,卻沒猜到結局。讀到最後凱爾文一如朝聖般地出行的時候,我預感到他會一去不回,倘如此,便太令人絕望了,但最後他回來了。在通篇小說之後,一切存在依據都被毀壞地體無完膚,幾近陷于虛無,令人絕望的時候,作者最後又給人留下了希望。但不論小說最終結局如何,作者的對作為同質性的全人類命運的思考值得每一個人沉思。而這種人類命運的同質性亦值得每一個中國人沉思。
      
  •        永恆的海只是無盡的沉默。不論它身上發生如何洶涌雄奇的景象,投射出來的只是沉默,不管造訪它的人抱有多麼巨大的熱情,它也僅此而已。
      
       永恆的海不是神。神是創造者,它以無所不能的力量創造一切,卻無法左右事物的進化發展。永恆的海只是溫床。它最單純的眼楮注視著世界,創造,消亡,它是最靜默,也最純正的存在。
      
       人類永遠讀不懂大洋,也許是因為他們離最根本的存在已經越來越遠。大洋擁有的不是多麼偉大的力量,只是因為它太過于本質,太過于單純,而人類則不是,他們的身上有太多與存在本身無關的東西,當他們接近大洋,他們忽然發現,他們自己離他們的本質那麼遙遠,他們才如此驚恐。而有些人則不是,他們依靠大洋,找到了他們身上與存在有關,最為可貴的東西,于是他們戰勝了恐懼,他們找到了自己。
      
       但人類,當他們已經走的太遠,他們還可以拯救自己嗎?當他們以為自己的孤獨是外界造成的,當他們試圖用繼續奔跑的方式去擺脫孤獨,那麼,他們仍將永遠孤獨下去。
      
       可也許還有另外一條路。從宇宙創生開始,宇宙的每一個成員身上,或許都潛藏著來自母體的,一種共同的語言。如果能夠讓這種語言覺醒,或許一切都將不再孤獨。
      
       而這種語言,或許只能從存在本身去尋找吧。
      
      
  •       2006年,看了塔可夫斯基的同名電影,不覺得是部SF電影,討論得更多的是人的情感,人的記憶,人的信仰。很喜歡里面的女主角。
      
      2007年,看了索德伯格翻拍的電影,覺得還不及前輩塔可夫斯基。
      
      2009年,终于找到了这本书,读完深受震撼,本来就超爱看这种讨论超级生命体,自组织系统之类的书,这本书里两者都写得极精辟,特别是描写索拉里斯海洋里自组织现象的那些段落,绝对摧枯拉朽,简直就是对存在致敬的诗——从一片混沌的虚无中,涌现出结构复杂的岛屿,城堡,生长着,流动着,明明灭灭,瞬息万变,从泡沫中升起,又在泡沫中坍塌,消融。。。没有观众,也没有记录,从虚无中来,有消失于虚无,好似没有意义,只为了存在而存在,却又美丽绚烂,在茫茫时空中稍纵即逝,就好像——生命。。
      
      人類通過理智應該是無法和索拉里斯交流的,科學家們經過數世紀的海量信息積累,仍然不能解釋任何事情,反而更加迷惑沮喪。。
      
      然而,索拉里斯星卻能通過人的睡夢觸及人的記憶和最深層的情感。。也許只有每個人的記憶和深層潛意識里的情感才能構成一個小小的自組織系統,從而能被索拉里斯這個超級大自組織體感知到。。
      
      而人類理性的思維那部分,對索拉里斯而言,應該是太枯燥,太死板了,就如我們看岩石這種無生命之物一般。。
      
      很奇妙,正如佛教,基督教。。正如榮格,弗洛伊德。。正如量子力學。。正如所有神秘主義者。。所發現的那樣。。我們不能通過理性思維來洞悉終極真理。
      
      就像一只二維世界里的蟲,永遠只能想象三維世界,卻永遠不能感覺到三維世界一樣。。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就是那只蟲。。在必有一死的生命里,辛苦的,充滿渴望的想要沖破時空的束縛,飛進神秘又可怕的未知里。。
      
      不是通過理智,而是別的我們還沒有意識到的什麼。。
      
      在這個意義上說,作為神秘主義者的塔可夫斯基,確實是看懂了這本《索拉里斯》。
  •       精讀課並不是讀它的好地方。我應該找一間寺廟,或者回到我的湖上,在一望無人之境里遙想那片大洋。這是類似入定的精神狀態,在長久的壓抑和折磨之後,無欲無望。
      索拉里斯星並不是任何東西。造就無意義的奇崛天柱的孩童般的神,創造它,毀滅它,大洋宏大的令人畏懼的呼吸,像觸手般深入人的夢境,制造出在紅藍太陽下游走的已經死去的人,這是一座布滿迷霧的太空聖殿,在宗教般的虔誠中,萊姆用虛構得如同真實般的歷史、術語與文獻描述著這顆星球,仿佛它就真實地存在于此,用它的不可理解震撼著一代又一代的人類。那麼,她是誰?那些被重重包裹的記憶是誰?愛是誰?罪愆是誰?人類又是誰?克里斯將手伸向膠質的大洋,它小心翼翼地簇擁著他的手指,那些遠古的波浪重復著永久呼吸的沉默。
      http://thebella.blog.163.com/blog/static/38304002200910711145067/
  •       很難說斯坦尼斯拉夫的《索拉里斯星》是否科幻小說,或哲學小說,甚至很難說是小說。幾經諾貝爾提名的他,就書中那種對生命的深刻思考、對意識的不倦探索、對宇宙形色的獨特設想,有很多諾貝爾獎獲得者都不如。
      
      以下是我簡寫的這顆星球,這個海洋,這個故事,還有思考。
      
      索拉里斯星圍繞著兩顆恆星旋轉,天空中某些時間會出現兩顆太陽。一顆火紅,一顆藍色。構成索拉里斯獨特而唯美的景象。暗紅、大紅、緋紅、橘紅、紫紅、紫、藍、昏藍.....,這些顏色的天空不斷輪換。從太空站向外望,雲朵反射光芒,五顏六色,交織在天布中。霧氣遍布時,所有顏色都朦朧模糊。仿如夢境。
      
      星球絕大部分表面被索拉里斯海洋覆蓋。兩個太陽的星球因為軌道的不穩定性,是不可能存在生命的。地球人驚奇的發現,星球的軌道出奇的穩定,海洋是唯一的生命,是唯一的意識存在。他似乎能夠用機制調整星球的引力,並在不斷翻滾著自己的黏液身體。由于光的照射,在不同時刻,不同角度跟天空一樣呈現不同的色彩和斑斕,美輪美奐。人類對它研究了近百年,各個有關學派和理論興衰更迭,關于它的學術著作可以堆滿整個小型圖書館,它仍然是個謎。物理學,哲學,生物學,所有人類科學,在它面前一文不值,豪無作用。它就躺在那,保持沉默,無論人類怎樣試圖刺激它。
      
      凱爾文是心理學家,也是索拉里斯研究者,他抵達索拉里斯太空站。只有三位科學家在太空站中,一位已經自殺,另兩位也各顧各自,似乎這里發生了什麼事。一天,凱爾文醒來,發現他十年前自殺死去的妻子海諾站在他面前,很清醒這不是夢。他將海諾用火箭發送出去。控制論專家斯諾告訴他,他明日醒來時,她依然會出現在面前,今天的事情在新的海諾記憶里從來沒有。大洋靠他們的記憶復制出一個形體,與其相依相隨。凱爾文接受了新的海諾,並發現自己愛上了她,思念和理性做著抗爭。最後兩科學家用中微子湮滅機將所有形體湮滅。凱爾文發瘋似的尋找海諾,極度悲傷,雖然他知道自己會好起來。海洋平靜的翻滾著,人類的感情對他來說只是塵埃。
      
      凱爾文關于索拉里斯海洋這個生命體不斷的研究和思索,以及和斯諾的對話不斷引發對人類中心主義的批判,然後對宇宙對生命,對意識形態的思索,還有宗教和神的缺憾。深刻但無法確定。人類似個井底之蛙,望著小小的天空,認為自己的標準就是所有的標準,直到出現他們無法理解的事物和現象,恐懼和迷茫遍布全身,甚至考慮毀滅。而這個世界像海洋一樣,本身就在那,依舊沉默。
      
  •       “你的神是一种生命体,这种生命体沾染了神性是因为它陷入了没有任何出路的境地,当这个生命体理解到这一点时,它就沉湎于聚网。好吧,但是绝望着的神,这不就是人吗,啊,我的活宝?你要是让你的神牵涉到人,……这就不只是拙劣的哲学,而且甚至是拙劣的神话。” ——斯诺 IN 《索拉里斯星》
      
      今天看完一本書,名字叫《索拉里斯星》。看名字你就知道,是一本與科幻有關的書。或許正如它的譯者所說,我並不想將這本書定義為科幻小說,也不是一般的小說。
      
      如果是一般的小說,我想我不會在讀完之後,整顆心里有一陣空蕩蕩的熱風刮過,那種模糊粘稠的感覺,就像是來自遙遠的幾萬億光年外的索拉里斯星。
      
      小的時候我很喜歡看科幻,第一是因為科幻小說很便宜,在當時的書店里擺了一大排,薄薄一小本,看完也很有成就感。第二是為了書里面的一種刺激感,想像著未來的不可思議的生活,體驗那些自己不可能體驗到的東西總是特別有吸引力的。
      
      不记得什么时候不再喜欢看科幻,那一排薄薄的小书摆在我家书柜的底端,铺满一层厚厚的灰。前阵子看到一个评价索拉里斯星这本书的评论,突然一下子就燃了我的科幻梦——一下子我很怀念童年看到的那几本科幻,于是马上跑到图书馆,把这本索拉里斯星借了回来。一直没时间读,直到这几天有空了,耐着性子啃下那些难明的专业术语,一点点地看完了这本书。
      
      這本書的科技專業名詞,真的很多。我覺得,甚至連作者自己都不能完全地解釋出來整個索拉里斯星基礎的科學原理還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更別提我這個學文科沒理科大腦的女生了。可是我卻相信那一個星球的存在,我相信,在這個無限大的宇宙之中,必定有一個書里所描述的星球存在。
      
      故事講述了一個心理學家(宇航員)在一顆叫做索拉里斯星的星球降落,目的是進行對這顆星球的研究,了解這顆星球是否存在與人類相同或者高于人類的生物。索拉里斯星的這方面的研究在地球上一直是一個天文界科學界的不可理解的謎團,來到這個星球上回去的研究家基本上沒有,不是殉職,就是改行。主角來到這個星球上,漸漸的發現關于這個星球生命的真相,原來整個索拉里斯星,就是一個完整的遠遠高于人類智慧的卻又單純無比的生命體……
      
      故事简介我写的不好,估计还有错误。但是我想这本书告诉我的并不单单只是这么一个故事。里面承载作者对这个社会,整体人类命运的一个思索,甚至还牵涉到了“神”的存在形态。看到故事的最后,主人公(凯尔文)渐渐领悟到了索拉里斯星存在的意义,并且深深地爱上了这个星球——他不愿意再回到地球了,他被索拉里斯星那种高智慧且单纯的存在所吸引,回首去看那颗曾经存在过的星球,回想起来的竟然都是仇恨,地球已经成为了记忆里地狱一般的存在。拥挤,喧闹,孤单和仇恨,人类的自以为是,总以征服者的姿态在这个宇宙里寻找着与自己相同的生命,在已经与索拉里斯星在精神上已经融合为一体的凯尔文看来,舍弃地球不再回来的想法,一点也不荒谬。
      
      最后凯尔文留下,站在索拉里斯星的地面,站在那个生命体“大洋”的身边,尝试着与“大洋”接触——说真的我觉得凯尔文在那一刻似乎想要与索拉里斯星合为一体,可是他却与自杀死去的吉巴里安不同,吉巴里安是绝望地认为自己永远也不可能等到与宇宙里异于“人类”的生命——索拉里斯星沟通相互陪伴不再孤独了,他自知在有生之年都不会等到那一瞬间,生命的意义已经消失,于是他自杀了。但是,凯尔文却心怀等待——
      
      “这样做又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希望她回来?我压根儿就不抱希望。可是,我内心中确实还对此残留着某种最终的东西:期待。回应我的期待的,是圆满?还是又一场玩笑?还是新的痛苦?我一无所知,我只是死死咬定了一个坚不可摧的信念,种种残忍的奇迹頻仍的时代还没有过去。”
      
      本书的最后一段话,竟然还带着一丝期待。或许会让人无法理解——在现实生活中海若的自杀,在索拉里斯星上第一个客人海若被自己谋杀丢向外太空,第二个自己爱上了的客人海若的主动要求消失……我本以为,不断地让自己最在乎的人消失于眼前,已经足够了断所有凯尔文的希望与期待了。
      
      我想,凱爾文始終相信,神的存在。他固執地認為,就算神再怎麼絕望,依舊會帶著一絲期待,這是人與神最終的區別,而凱爾文自己要與神,也就是他心中的索拉里斯星“大洋”這個生命體融為一體,所以他始終抱著一絲期待。“一個人,若要在尋找目的的過程中經驗完備的自由,這個人一定是獨一個的,不可能從他里面又生成出什麼來,因為一個不在人類中間受到教導的人,就不稱其為人。”而這個獨一個的是什麼呢,我想,就是神了吧。神始終只有一個,帶著缺陷不斷尋找目的的“不完美”的神。
      
      而这个“一个人”所带来的孤独,我想也就是人类世世代代一直在外太空寻找着的东西——让我们都不再孤单的东西。所有人与一个人,或许本来就是一体,我们所寻找的,是异于我们这“一体”的存在,来缓解这种在庞大的宇宙里不断循环的寂寞……
      
      凱爾文帶著的那一絲希望,我想,應該就是他一直在尋找著的“神”了吧。
      
      呼。或許可以說我沒有理解這本書。文章寫下來,我也說不出要表達什麼,但是我的確從這本書里感應到了什麼,那個東西穿過我的心髒,刺透我的靈魂,或許,或許這本書能夠讓我一直記得提醒自己,時時刻刻要記得這個宇宙無限大,“神”的必定存在……而不要讓自己最後的一點希望磨滅。
      
      
      P.S 最後請原諒我多多少少的錯誤吧,書已經被我還回圖書館,有些地方真的記不清楚了 TAT||
  •       我也是看了書以後把兩個電影也看了。一般情況下我沒有對同一作品不同形式版本對照考證的興趣,因為好作品像繁星一生都看不盡,我沒有那個興致和時間再把每顆星星翻面看一下。但我在看這本書時對這本書的影像化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原因有兩個。因為這是書評,我重點說書這一邊。
      
      這個故事有兩個核︰
      
      1. 不可影像化的哲學思辨核。佔全書1/2篇幅的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科學史論述。作者好像有能把自己的大腦分成數個獨立思考的腦瓣的本事,每個腦瓣各自產生出一套理論系統,然後互相爭辯博弈,再衍生出下一階段進化了的另外的一些理論系統。這些理論系統跨多學科,包含了本書作者大部分的科學和哲學思考,並將這些思考的過程表現出來,盤根錯節,枝蔓蔓生,形成一片復雜有機的思想雨林。不能否認這些好像一個人的大腦游戲的部分是本書最精彩也最有價值的部分。它是這個故事的精神精髓,也是使這本書不同于其它沒有根基的科幻故事、顯得如此厚實的原因。而不出所料的,這部分是無法影像化的,這直接導致兩部電影在思想內核方面和原作相比都有缺失。
      
      2.極有視覺化可能的故事主線。首先,從故事性上,這又是一個瑪麗雪萊的科學怪人故事的翻版。弗蘭肯斯坦請求主人再為他造一個新娘陪他度過永生,而故事里的女再生人因為愛她的精神造主而自求毀滅。兩個故事都探討了靈魂和存在的問題,而後者更一脈相承地繼承了前者濃厚的哥特氣質,充滿了陰森淒涼的描寫。這個故事給電影導演很大的發揮空間。其二,這個故事本身的色彩性和視覺感非常強,這個星球本身就有暖色和冷色兩個交替的色調(紅太陽和藍太陽),而那浩瀚的智海,橫生的組織壁,神秘的結晶體,不斷變幻轉化,具有超越想象力的浪漫主義色彩,這可以給技術派的電影人巨大的發揮空間。所以我覺得其實好萊塢應該揚長避短,如果讓盧卡斯斯皮伯雷德利等視覺系的導演專攻這項,說不定能做出個太空漫游之類的視覺上嘆為觀止的抒情作品。相反,索德伯格作為一個歸根結底是美國思維又算獨立電影人,在哲學思維上比歐洲人的厚實先天不足,技術上又不擅長(他自己也承認自己在未來派的畫面展示方面想象力不足),處于兩下尷尬,奔著靈魂死亡的主題去當然磕不過老塔,難怪拍得東西不溫不火,票房評論兩不討好。
  •       在我剛18歲的時候,我干了一件非常彪悍的事情︰翻譯一本叫solaris的小說。
      
      那個時候我本命是武內直子,沒錯,就是那個畫了美少女戰士的武內。其實美少女戰士漫畫起碼頭三部很有質量,而且武內的其他短篇也是非常精致優雅,最要命的是她是個不重視情節的作者,因此她的短篇都像散文一樣,堆砌著極端漂亮的畫面與台詞,但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在她的作品里,我最喜歡《戀愛季節1》episolde 2:沙浦。這本短篇集是武內關于她母校甲府一高的三段回憶,沙浦是講一個叫做沙浦的女孩加入電影研究俱樂部,並且大家一起拍solaris的dv的故事。武內所有作品中的男性,雖然只是高中生甚至初中生,無一不風度翩翩優雅可人,甚至出場必穿西服,無論怎樣看都像是歐洲文藝片中男主角的樣子。這個短篇中的男生名叫“達克”,當然只是外號,他帶大大的黑框眼楮,沉默寡言,很有點伯格曼的氣質。達克和沙浦逐漸戀愛了,沙浦扮演那個永恆的戀人(在小說中是永恆的那個幻象的妻子)。印象最深的是落日的時候,沙浦走在長長的走廊,穿著白大褂去做化學實驗,那一瞬間真的很像solaris。而且不知為何我覺得這個畫面應該是橙色的,慢慢的,就像時間凝固。
      
      結局是怎樣我不記得了,就記得附錄里面武內說這是她最喜歡的電影,感覺像黃昏的舞台。而且她形容主人公是“瘋狂的,系統的,沉默的”,是她最喜歡的異性類型。于是我就千方百計地找到了這本小說,但是英文版的。于是我就在上大學之後的非典,堅持每天翻譯五頁。我都是去空無一人的三教,在充滿消毒藥水味道的教室里找一個靠窗的座位,一邊曬著暖洋洋的太陽一邊翻,晚飯還可以去農園吃最喜歡的魚頭。大概這樣譯完了三分之一。
      
      後來在網上下載到了塔版solaris,無字幕的。我看完了,而且我完全理解電影說了什麼,雖然我一句俄語都听不懂。武內直子其實很塔可夫斯基,她的構圖很像塔式電影的背景,干淨整潔,有一種熱氣球般綜合了現代工業氣息和浪漫的美感,最要命的是,她和塔可夫斯基一樣,這個題材處理的都很超現實,沒有一絲人間煙火,這點是我最喜歡的。
      
      後來大三的時候做一個行星遙感的科研項目,會看很多很多火星的照片。的確那上面是曾經有一片廣袤的海洋的,就是像solaris那樣的,現在只留下了干涸的痕跡。但今年年初,esa的傳感器傳回的影像清楚地拍攝到了火星的地表水,估計會是充滿了原生質的,油液狀的液體吧?
      
      美少女戰士最後的結局是所有人都投身于了一片液體海洋,歸于虛無(當然後面為了顧全大局又出來了無厘頭的結婚典禮)。直到最後一卷,月野兔變身前穿的,還是那雙固執的chanel. 于是連同未來的千年銀月帝國,水手戰士永恆等等,都成為了一個solaris給她們的美夢。正因為是夢,所以才能永恆。
      
      Saura: What kind of story is this movie?
      
      Hiroshima: The script isn't completely written yet.
      
      Saura (mind): I- I wonder if that will be all right.
      
      Saura: I like the evening. A long corridor of time that
       feels like it will continue forever. Like I can hear
       the sound of waves, on a planet somewhere where we've
       been left behind, just the two of us...
      
      Hiroshima: In a movie I saw before, there was the story of a
       planet with an ocean that was alive. The main
       character met a phantom lover on a station where he
       could see the evening ocean.
      
      Saura: A... phantom... lover...?
  •       這個很差給的不是這本書,而是這本書的翻譯。
      幾乎習慣差勁的翻譯了,但這本書是商務印書館出的。
      我很懷疑現在的翻譯工作者,需要提高的不是外文水平而是中文水平。
      
  •       無意地在書店看到這本書,只是看了看扉頁和譯後記就毫不猶豫地買回家。
      老實說,這是我第一次看一本小說感到有些力不從心似地跟不上作者恣意的想象力和簡單又深邃的文字,但是這種感覺很棒。畢竟,一本讓你的大腦在閱讀時幾乎不會運動的書遠不及這樣的書來得更有趣味。
      
      不敢輕易地下一些結論,只有你自己親自去讀了,才知道那其中的美妙。
  •       索拉里斯星
      “他是个——病态的神,其雄心报复超越其能力,并对此浑然不觉。一个身能造钟,,却又造不出钟要测量的时间;他制造机械,服务于一定的目的,而后其机械又逾越出了这一目的;他创造永恒,以度量他的无边权力,却不料度量了他无尽的失败。”
      ——Stanislaw Lem 'SOLARIS'
      
      名著,所以能稱之為名著,在于其中探討了兩個永不磨滅的主題。外星生命的形態,以及愛情的永恆。
      如果地球上只有一個物種,此物種的力量強大到可以操縱地球的軌跡,能運用整個地球的能量為我所用,那麼這個物種的進化又會是如何?以行星尺度所展開的生命,還有沒有好奇心?
      瑞亞的“復活”,令主人公的愛情也得以復活,但這畢竟不同于中國古代的人鬼相戀。生死可以忽略,愛情豈不能將時空穿越?
      
      类似于索拉里斯星的小说,我看过的只有一部,就是阿瑟·克拉克的《太空奥德赛2001》。
      
      接下來,一定要找來Andrei Tarkovsky導演的同名電影看一看。
      
      
      @陳灼
  •       《Solaris》英文版在線閱讀地址
      
      http://sfapu.bdwm.net/cgi-bin/bbs0an?path=/groups/GROUP_5/ScienceFiction/D5198439D/D6629B301/DBE56212B/D82788A41/D7054EFA1
  •       很久以前看老塔的《Solaris》时,真是震撼,神秘却毫不做作的故事,生机勃勃的自然和冷漠的空间站的对比,人心中纤细的感情和雨丝、水滴的相映成趣,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交织,让一个初级影迷深感绝望——居然还有这样的电影。后来追着老塔的片子一部一部的看,看了更加好的《潜行者》、《安德烈·鲁勃廖夫》以及最后看到的《牺牲》,一次又一次地被震撼,Solaris反而只留下了一个模糊的印象。
      
      去年底,幸運地(本書譯者,似乎是蘭州大學的一個人,在造作的譯後記中說︰“在當今中國讀書界,譯這種書實屬不幸,讀這種書則是萬幸的。”哈哈)發現商務譯出了老塔Solaris的原著小說,波蘭科幻小說家萊姆的《Solaris》,雖然薄薄的一本書定價卻有點昂貴,但還是買來看了。可能是因為很少接觸科幻小說,所以當然又被震撼了,尤其是其中對于“人類中心主義”的質疑和對于人類造神的論述,讓我眼界大開。然後又追著看了《完美的真空》,對這個作家在形式上的探索大為佩服,而其中的《宇宙起源新論》,則又一次讓我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可笑的是,昨天看見新華社發了條新聞,說是美國科學家提出最新論斷,地球不過是地外文明的“動物園”和“實驗室”,不禁啞然,看這副“人類中心主義”的面孔啊!
      
      紧接着,就像我经常干的那样,翻出了老塔的《Solaris》,重新看了一次,而且找出乔治·克鲁尼主演不知道谁导演(感觉还停留在明星制的时代呢)的美国翻拍版《Solaris》看了。觉得有些失望——难道一流的电影还抵不上二流的小说吗?而且,美国版《Solaris》暂且不论,就是老塔的《Solaris》,也不像重看《潜行者》和《安德烈·鲁勃廖夫》时有的历久弥新的感觉,竟觉得有点厌倦和失望。电影没有小说的奇幻瑰丽,也没有小说的纵深感,并且变换了小说的主题,从挑战人到探索人,简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作品了。不过,这样的观感让我更加纳闷,小说和电影,这两种载体,真的能差这么远吗?难道一定会像那谁(特吕弗?戈达尔?)说的一样,好小说改编的必然是烂电影,而烂小说倒是能产生出好片来吗?
      
      小說Solaris是一本小書,內容卻相當豐富。其中最大量的篇幅花在介紹大洋表面各種神奇的形態,介紹種種人類以自身為參照物則不可想像的“生命存在”,以及Solaris學的前前後後,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凱文和斯諾討論科學倫理和哲學、神學的問題,凱文和大洋制造的海若的情感糾葛上,倒是變成了一個背景,一個故事得以展開的契機,以及一個人類重新認識自己內在的過程。以我個人的閱讀經驗而言,對Solaris的介紹及其探討的部分,讓我印象深刻,是用文字展示了一個不可能的世界,是對閱讀者的一種挑釁,甚至是對作者讀者/作者關系的一種顛覆。
      
      再看老塔的電影。電影中,Solaris學史的交待,全部被省略了,這也是必然的,因為電影中如果疊床架物地來這麼一段,一定會讓人摸不著頭腦。並且,在小說中,對Solaris學史的交待是相當有必要的,也就是說,比較土點地說,他是服務于整個小說的表達需要的。但在電影中,焦點放在了人自身的探索和交流上,這個宏大的縱向背景就有些多余了。小說以足夠的篇幅,讓人明白了Solaris對于人類思維方式的重要性,而電影中由于缺少這方面的交待,讓人不免有些懷疑整個事情的必然性。
      
      然后,老塔避免了电影的“奇观化”,只用了不多几个钱来表现神奇的大洋,让这个“神”看起来有点稀松平常。当然,这也跟意图有关系。小说中的大洋,是一个残缺的神,带着孩子式的天真,莱姆曲尽笔墨,模状了大洋上的种种奇观,既科学精确,又有极强的观赏性,并且最终由此推衍了一段关于神的讨论。但是电影的神并不是大洋,电影里也有深,那是帖在凯文卧室里面的那张安德烈·鲁勃廖夫画的《三圣像》,是海若翻看的书本上丢勒的铜版画《启示录武士》,是两人深深浸润其中的荷兰画家的那张充满世俗气息的《冬猎》。奇观并不是壮丽的大洋,而是平凡的生活中孕育的火焰。就电影的影像表达而言,《冬猎》的作用与《潜行者》的最后一个晦涩的镜头有着难以言表的一致。在《潜行者》的最后,导游满身疲惫地又一次回到妻子和女儿身边,疲倦地睡去,这时候,响起来火车的声音,其中夹杂着刺耳的巴赫,残疾的女儿看着桌上的玻璃杯,玻璃杯在毫无外力地情况下,慢慢向桌边移动。老塔的奇迹从来就不在奇观之中,而是在最普通的日常影像里。
      
      在电影的第二部分(空间站部分)中,有一部分对科学伦理的探讨,但仅仅是几句话,未能给人留下印象,而对于大洋制造的海若是否是人,我们有没有权力把她消灭的问题,在电影中也没有提上议事日程。但是在小说中,这是一个重要的主题。关于海若的身份认定问题,也就是关于“人”是什么的问题,也就是如何确认人在世界和宇宙中的地位的问题。小说中有海若血检、自杀又复活以及对凯文不可思议地依赖,都是在挑战人的定义。甚至最后,凯文有意把海若带回地球的时候,他还考虑到了应该如何让海若通过重重关卡,得到人的“社会”的身份。电影中也有这些细节,尤其是海若的自杀和复活,老塔用了相当多的篇幅和技巧来表现。但是,他不是在挑战“人”的定义,而是在重申对人的定义,并不是说能奇怪地复活,她就不是人了,反而,她的自杀,她对生命的放弃,更加说明了她是人,因为她有了除依赖之外的感情。在海若自杀又复活后,电影就彻底地走入了一个和小说完全不同的轨道。在机械而单调的太空站,他们举行了一次小型的生日宴会,在那个奇妙的有着地球的温暖的小厅里(整个太空站的镜头,都是用的一种冰冷的银灰色调,只有那个房间,才有厚重的黄色和棕色的暖色调),凯文和海若感受了《冬猎》中的世俗生活,感受了凯文心灵中对父亲、母亲以及女人温暖的感情,她们甚至一起达到了性的愉悦的高潮——就是著名的“失重30秒”。在失去重力的状态中,两人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和谐,也是海若在情感上复活后的最高峰。
      
      相對于小說,電影也有自己獨有的內容,這又是小說的文字所不能涵蓋的。最重要的,就是電影的第一部分,一個小時中,大概有一半的內容是凱文面對現實世界的深深的絕望。這一部分中,老塔極盡表達之能事,用了在他所有片中都不斷出現的各種意象,比如說水中漂浮的水草(《潛行者》和《鏡子》中都一再出現)、突如其來的大雨(《鏡子》和《犧牲》中的常客),表達不同的情緒和主題。尤其讓人過目不忘的是高速公路一節(據說是在日本取的景),深深地傳達了信仰崩潰的絕望,是體驗過Solaris真相的伯而頓對存在基礎的拷問。
      
      說到這兒,我想是又涉及到了經常讓我困惑的問題。到底,判定一個作品的好壞,是以能指還是以所指?以能指為判定標準,就是以他表達的方式來判定,這樣,老塔的電影似乎要高出萊姆的小說。但如果以所指為標準,就是以作品所表達的內容為標準,萊姆的小說讓我思考的空間卻要更大于老塔的電影。這真是一個雞蛋相生的難題啊。
      
      而美國版《Solaris》,則給人一個觀察電影作為娛樂業的一部分的好機會,因為美國版Solaris基本上放棄了所有讓這個片子有點深度的機會,並且是一個相當“政治正確”的電影,還加進了一些可能會吸引觀眾的元素,相關的內容,以後再說。
      
  •     我讀這本書的時候想起了莊子的混沌,中國山水畫的確最適合表現這個海洋了
  •     生命就是一場無聲的狂歡,不比一粒沙土高貴多少,也不比一堆泥巴有意義的多,留下的只有亙古的孤寂。
  •     寫的真好,直達內里啊。
  •     溝通是多余又徒勞的。未知就應該始終未知。天不言自大。言者自缺。自缺者恐懼孤獨。自我缺失的個體才會渴望交流,精于溝通。海洋所代表的就是完滿與自在。他像神一樣無所不能,讓人敬畏,又隱士般的存于永恆。
  •     剛拜讀完,書里的人類讓我想到莊子里的蝸牛觸角打仗的國民,而海洋就像莊子里混沌開竅里的終極版混沌。這本書太東方了。看到最後,我都希望像主人公一樣葬身大海了。
  •     果然...
    很長0_0
  •     “幾萬億光年外的索拉里斯星”
    ……沒有可能的。宇宙的年齡在200~300億年,也就是說,宇宙的直徑最大也就300億光年啊。。。
  •     lz。。。。。你不用邊寫邊表示自弱。。。
  •     “弗蘭肯斯坦請求主人再為他造一個新娘陪他度過永生”
    ……弗蘭肯斯坦就是主人啊。。。
  •     很好很強大~我是指鏈接能力~^^
  •     美版那個我到現在還記得女主角那句“I love you, I love you with all my heart”。可惜男主角演技太油,電影給糟蹋了
  •     原來美少女戰士的結局是這樣。。這漫畫太長,外面信息太多,讓讀者都忘記去看結局了。
  •     前面翻譯確實很澀,後面稍好一些,不過可能是德文版譯文比較澀的原因,譯者在後面為自己辯解了幾句。
  •     恩,我倒覺得還好。
    可能是文章本身的氣場太強大,以至于現在想不起來翻譯上有什麼明顯的硬傷(看中文都能看出來的那種),但我的確沒看過原著。
    不過我覺得這本書,不好翻譯應該不是托詞。呵呵
  •     我不認為翻譯這個翻譯的有多差,也許到不了達雅的水平,但信是沒問題的。
    頂樓這位大仙給的所有評論不是一星就是兩個星,看來當真是要求不低。
  •     不得不同意,譯文的硬傷不勝枚舉,實在很不敢恭維譯者的中文水平。
  •     這個版本是照英文版譯的,由于不是從原版來譯的,你看著有隔閡是可以理解的,被人嚼過的口香糖怎麼都別扭不是?
  •     說陳春文漢語不好,天吶
  •     確實是澀 貌似德語的翻譯都是這樣= =
  •     譯者的中文水平是沒有問題的。由于文化習慣,西方小說翻譯過來讀起來都有些別扭,但是這本在這方面做的還是不錯的,通篇都還比較流暢。倒覺得是可能因為專業背景的原因,有些科學方面的術語拿捏的不太準確。總體上說翻譯還是對得起商務的。
  •     “但翻譯《索拉里斯星》這種書何其苦也,恐怕並無幾人曉得。作者是用波蘭文寫作的,我從德文譯,是經過翻譯的作品,是再加工過的,我很少讀過這麼別扭的德文,想必波蘭文的原作品不會如此別扭。當然,我也能體會德譯者的艱辛,同樣的嘔心瀝血、連滾帶爬,知人苦者最苦。在對比《索拉里斯星》的德文版和英文版時,心里暗自嘀咕,文學翻譯的差異居然可以如此懸殊,長了一些見識。相比之下,德譯者似乎在字面上更忠實于原文,而英譯者則遵循了意譯的原則,刪減幅度較大,有些再創作的味道,據商務印書館的朋友說,原作者希望依據德文版翻譯成中文本,想必作者有自己的評判,我倒覺得,德譯、英譯各有千秋。我依照的是德文本,雖也參考了英譯,畢竟風格上還要跟著德文走,這就苦上加苦了。”
    譯者的譯後記 P328
  •     我覺得翻譯的非常好啊~LZ對比其他翻譯本子就知道了~
  •     那部電影,很緩很靜,空間站像THX1138里那樣白茫茫空晃晃
  •     老萊子認為索拉里斯星的英文版翻譯不好,這是他在自己的官網中說的,中文版也從德文翻譯過來。
  •     何止是不好?極度懷疑翻譯過來的是不是中文,還衹是用中文詞匯拼湊成的英文句子?
    要不是同事推薦此書,我自己連兩章都讀不下去
  •     我覺得,不應當把書和電影放在一起看,尤其不能把它們放在一起思考和對比。電影和小說表現方法不同,有著各自的表達界限。索拉里斯星這樣的小說不適合拍成電影,因為人類不是用視覺思維的。
    舉個例子來說,誰能想象萊姆的“恕不伺候”可以被翻拍成電影呢?
    我沒有看過塔科夫斯基的電影,但是萊姆自己說他不喜歡這部電影(really don't like)。至于美國版,我想,可能和張藝謀的《英雄》差不多吧︰畫面很美,言之無物。
  •     我並不覺得這是一部二流小說。
  •     在我看過所有的科幻小說中,唯一能和這部媲美的就是克拉克的太空奧德賽2001。
    電影看了索德伯格版本的,如同嚼蠟,有機會一定要看看72年版的。
  •     據說四川科技出版社那本是根據英譯本翻譯的,不知道這一本是不是從原來的版本譯過來的
  •     回樓上,不是,是從德譯本轉譯的,這是老萊子本人的意思。陳春文是蘭州大學哲學系教授。
    這本小說是二流小說?老萊子尸骨未寒,就有人厚誣前人了。天可憐見,科幻小說就是兒童文學/二流小說啊,請參考韓松《想象力宣言》吧!
  •     我無語了,其實帖子本身還是不錯的。不過把solaris看成二流小說。。。什麼品味阿
  •     2006-09-02 14:56:28 陳灼  在我看過所有的科幻小說中,唯一能和這部媲美的就是克拉克的太空奧德賽2001。
    ====================================
    這也是我看此書時一直縈繞在腦際的念頭,不過我覺得還要加上一點《與拉瑪相會》,很相似的那種探索一個科技程度遠高于人類的文明所產生的敬畏感,那種根本無法理解其內容的挫折感。
  •     二流小說……真不知道哪里來的說法,太無語了。
    至于電影,我只能說,我看小說在先,所以非常接受不了老塔的一些很個人而且主觀的東西
  •     ……難道一定會像那誰(特呂弗?戈達爾?)說的一樣,好小說改編的必然是爛電影,而爛小說倒是能產生出好片來嗎? ……(樓主言)
    嗯,大家誤解了,樓主的意思應該不是說這是部二流小說,而是說電影拍得不及書。要不干嘛說那麼多,還打了五分。。
    塔氏被采访时说《索拉里斯》拍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迫于外力的改编——甚至删节,并且直言此片是他很不满意的一部作品。估计拍成这样也不是他的本意。而同样改编自小说的《潜行者》倒是电影胜过了原书。
    我覺得要把《索拉里斯》里所有的精髓都移植到電影里。。是不可能的。。有些最震撼的東西只能在幻想里才最能浮現出來,付諸聲色倒是低了三分。。因為幻想沒有界限,沒有限制。。而用畫面描述,終歸是難以盡興的。
  •     生機勃勃的自然和冷漠的空間站的對比,人心中縴細的感情和雨絲、水滴的相映成趣,
    -------------
    說得真好,我讀了也是這樣的感覺。
  •     就電影的影像表達而言,《冬獵》的作用與《潛行者》的最後一個晦澀的鏡頭有著難以言表的一致。在《潛行者》的最後,導游滿身疲憊地又一次回到妻子和女兒身邊,疲倦地睡去,這時候,響起來火車的聲音,其中夾雜著刺耳的巴赫,殘疾的女兒看著桌上的玻璃杯,玻璃杯在毫無外力地情況下,慢慢向桌邊移動。老塔的奇跡從來就不在奇觀之中,而是在最普通的日常影像里。
    ~~~~~~~~~~~~~~~~~~~~~~~
    想起在《鄉愁》里面,最後拿蠟燭過水池的奇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