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劍不折

孤劍不折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7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世紀文景出品
作者:[日]柴田煉三郎
页数:392
字数:301000
译者:高詹燦
书名:孤劍不折
封面图片
孤劍不折

内容概要
  某日,獵場里有四具死尸被發現,死者表情錯愕,似乎不知自己如何被斬殺。之後流言四起︰小野派得意門徒神子上源四郎回到江戶了!
  一名劍相師,直言源四郎的隨身兵器乃德川家忌憚的妖刀,配帶此劍,必招來滅亡!而許多修行武者都知道源四郎得到小野派的真傳,對「一刀流水月秘法」的劍技眼紅不已。盡管源四郎厭倦無止盡的比劍挑戰,卻總是有像敵派高手柳生左馬介憲嚴這類的修行武者,在暗處虎視眈眈的伺機欲動;宮本武藏養子伊織知道世上還有如此高手,豈有不過招比劃之理。只是不知高手過招爭的是天下第一劍客之名?還是追求劍術的最高境界?
  如果喜歡古龍的作品,就更不能錯過柴田煉三郎的小說。高潮迭起的劇情,精采絕倫的劍技,柴田煉三郎豪情萬丈的武俠巨作即將開展!
作者简介
  柴田煉三郎(1917-1978)
  出生于岡山縣,畢業于慶應義塾大學中國文學科,就學期間在學校文學刊物《三田文學》上發表處女作《十元紙幣》,1942年受征召入伍,戰艦卻在巴士海峽被擊沉,海上漂流七個小時後獲救,在當時深深體悟了“虛無”之境。往後其作品中常可見“虛無”的氛圍充斥其中。
  戰後擔任雜志《日本讀書報》的總編輯,也常常在《三田文學》發表文章;1949年辭掉日本出版協會工作專職寫作,拜佐藤春夫為師。
  1951年以《Death
Mask》入圍第25回芥川賞與直木賞,翌年以《耶穌的後裔》獲得第26回直木賞。1956年開始在《周刊新潮》連載“眠狂四郎”系列作品,以嶄新的小說寫法結合通俗的要素,引發了劍豪小說的熱潮,成為家喻戶曉的國民作家。1969年以《柴煉三國志︰英雄在此》獲得第4回吉川英治文學賞.除了時代小說與歷史小說外,本身也多發表現代小說與隨筆散文等作品,除影響了後輩新人的創作外,也十分受到推崇。
  著名作品有“眠狂四郎”系列、“柴煉三國志”系列、“水滸英雄傳”系列、《決斗者宮本武藏》、《源氏九郎颯爽記》、《游太郎傳奇》、《真田十勇士》等等。
书籍目录
【導讀】刀光閃處看虛無
駒場野
支配者
劍相
復仇少年
姊妹
深夜訪客
荻亂
去來坡
花容
獵場
白珠香
月夜斬
逢魔十字路
邪宗門
走進光明
隅田河灘
密探行
妓女的祈願
亂麻
孤雁

狂雨
流水譜
冥途之路
狂姬
花之疾風
生命的羈絆
秘劍
隨雲而去

章节摘录
“抱歉,可否借看一下您的佩剑?”男子的声音沙哑、阴沉。源四郎这才正视这名矮小的男子。他的容貌古怪,看不出真正年纪。虽然相貌称不上丑陋,但那阴沉的模样,却令人印象深刻,久久挥之不去。净肿的眼皮沉沉地垂落,细长的双眼透射出异常锐利的目光。“不用担心,源四郎。让他看吧。这个老头的唯一嗜好,就是看剑客的佩剑。”彦左卫门说完后,向那名男子道:“空斋,这位年轻人在剑术方面,可是天下无人能及的天才呢。连他的师傅小野次郎右卫门晚年也自叹弗如……你就替他看看这把剑的命运吧。”那名叫空斋的男子,朝源四郎伸出双手。源四郎不得已,只好连同剑鞘解下佩剑,递给对方。这是一把未刻刀铭的剑,为其师所赠。据说师傅此剑是家康亲赠,至于是何人打造,师傅未曾提及。空斋口衔怀纸,拔剑出鞘,剑尖直指天际。源四郎见他目光蕴含凄厉之色,微微感到一阵寒意。空斋仿佛就此化为雕像,动也不动。他并非在鉴赏这把剑是上品还是劣品。鉴赏刀剑有其形式,得一再翻转细看。空斋并未这么做,他只是目不转睛地端详着那把剑。虽然剑身没有刀铭,但却是把傲人利剑。剑身弧度小,长逾三尺。铁质青澄,剑身白亮晶莹一如水晶,丁字刀纹极美。剑尖锋利,白刃深远,刃界秀丽,带有砂流。“唔……”空斋低吟一声,接着以目不遐给的利落手法还剑归鞘。“这是何人所造?”彦左卫门探头问道。“是村正⑤。”空斋以毫不犹豫的口吻断言道。“竟然是村正。源四郎,这把剑不是次郎右卫门送你的吗?”“是的。听恩师说,那是东照公(家康)退隐骏府时,赐给他的离别纪念。”“哦,次郎右卫门获赠的是村正?”彦左卫门突然一脸惊诧。村正的剑对德川家而言,是禁忌之物——村正对德川家下了诅咒。这项流言在宽永时代可说是无人不晓,拥有村正的大名和旗本,都是秘藏不宣。这都是因为家康的祖父清康,于天文二年十二月遭家臣安倍正丰杀害,当时正丰的佩剑正是村正。此外,家康的父亲广忠,于天文十五年三月,被家臣岩松八弥以村正所铸的长枪刺伤大腿。家康本身也曾在战场上遭村正铸造的长枪所伤。经过这些偶然的事件,家康对村正相当反感。有一次家康见秀忠被小刀伤了手指,还开玩笑道:“能令德川家见血,或许这也是出自村正之手呢。”侍臣事后查探,证实的确是村正。因此,村正所铸之剑,被视为诅咒德川家的不祥之物,佩带其剑,便会被视为对幕府有谋反之心。如此邪剑,为何家康将它赠予将军家教头小野次郎右卫门呢?倘若在不知这是村正的情况下相赠,那就不成问题,但若是明知故赠,家康心里肯定别有用意。彦左卫门纳闷的便是此事。“空斋,你确定是村正没错?”彦左卫门向空斋提醒,加以确认。“你怀疑我的眼光吗?”空斋瞪视着彦左卫门,接着将视线移向源四郎。“你最近杀过人对吧?”源四郎颔首。彦左卫门睁大眼睛问道:“哦,和人持剑决斗是吧?对手是谁?”“柳生道场的人。”源四郎并未隐瞒。“终于动手了是吧?是你主动向对方索战吗?”“我并未向对方索战……是不得已的结果。”源四郎大致说明了原委。彦左卫门听得频频点头,语毕——“背弃小野道场,改投入柳生门下的杂碎,听说人数不少,终于遭天谴了。大快人心……源四郎,别管那么多,把剩下来的那些家伙也全都宰了吧。剑虽利,不磨同样斩不断。用你手中的村正,将那些摇尾乞怜的哈巴狗杀个精光。让那些像庚申冢的三猿⑥一样,只顾自身苟安、胆小怕事的大名和旗本,吓得屁滚尿流吧!”彦左卫门声如洪钟,将过往的行人吓了一跳,纷纷往门内窥探。源四郎静静望着空斋问道:“如果它是村正,试问其剑相如何?”空斋单眉微微抽动。“剑尖造得相当好,但乱纹似火,此乃大凶。剑尖下方三寸处,镐筋与刃纹之间的地肌带有黑星,此乃横死之瑕疵。刃区上方一寸处,浮有新月,此乃最大之凶相。灾事不断、失禄、克家人、难逃水火之劫、最后终将殒命。有新月之剑,通常不宜佩带。”空斋就像在夸耀自己的观相眼光般,如此说道。如同人有人相,剑亦有剑相,从天象乃至于各种草木生物所呈现之样貌,皆可看出吉凶,当时人们对此深信不疑。“空斋,你不是在吓唬人的吧?”彦左卫门惊讶地问,空斋冷冷应道:“我句句属实。佩带此剑,必招来灭亡。”“源四郎,太不吉利了。这把村正送给这位老头吧。”彦左卫门使劲地摇着头,如此说道。“不,听他这么说,我反而决定终生佩带此剑。”源四郎并未特别加重语气,而是心平气和地应道。“为什么?你想试试自己的运气是吗?”“剑客生于剑,死于剑。即便我败给剑相而死于非命,身为一名剑客,吾亦无悔。”“胡说。源四郎,我看你根本就是自恃武艺高强,不畏剑相。”源四郎笑而不答。空斋在一旁低语道:“贵者负势而骄人,才士负能而遗行。危也、危也!”但源四郎对此置若罔闻。
媒体关注与评论
德川幕府确立了长达三百年的封建制度,毕竟是一大伟业。为此,奠定牢固的根基之际,需要施行可怕的黑暗政治。我刚好选的主人公是反抗这种强权的时代牺牲者。以孤剑缔造一国的时代已过去,这时被置于以孤剑反抗那强权的命运的人怎样活,对此,作者抱有巨大的梦想。——出自日文版解说by柴田炼三郎
编辑推荐
《孤劍不折》編輯推薦︰江戶時代最強劍豪,全新打造武者傳說。影響了古龍的一代宗師。日本劍豪小說第一人,直木獎得主,柴田煉三郎之《江戶三部曲》最高作。


下载链接

孤劍不折下載

评论与打分
  •     如題,書很新,很好,很白。贊一個。
  •     紙張柔和,印刷精良,好評!!!
  •     果真能看到些古龍式的風格,廢話多過劇情隨便翻翻打發時光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