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劍俠傳

蜀山劍俠傳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1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作者:還珠樓主
页数:4376
书名:蜀山劍俠傳
封面图片
蜀山劍俠傳

前言
作家出版社自1953年建社至今,即以出版优秀的文学作品为己任,并无雅俗之定见。而通常所谓“俗文学”,因其注重故事铺陈、情节推演,蕴人伦常情、圣贤至理于娱乐之间,故在个人心性的涵养提升,世道风俗的影响助益方面,常有“雅文学”未能兼及的妇孺皆宜、潜移默化的作用。我社推出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亦出于前述宗旨与认识。    还珠楼主(1902—1961年),原名李善基,后更名为李寿民,四川长寿县(现重庆市长寿区)人。还珠楼主创作以武侠小说为主,笔锋上承中国传统侠义小说与神魔小说,下启以梁羽生、金庸、古龙为代表的新派武侠小说,延至今日风靡一时的玄幻、修真等类型文学,无不受其影响。南怀瑾、白先勇等学者作家,也对其推崇备至。故被尊为中国武侠小说大宗师。    《蜀山剑侠传》为还珠楼主代表作,以其海阔天空、任意所之的想象,雄奇瑰丽、变化莫测的笔法,历来为读者青睐。温瑞安有一番精当评语说:“还珠楼主运用他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把武侠小说带入了一个剑仙幽幻的境界,他那极为深厚的国学底子、浩瀚千变的文字能力,对道、释、儒哲思糅合的独到见解,无论写景造境、叙物述人,文采繁富典丽、奇诡纷陈,每有精彩的描写,奇句妙造,令人感觉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读来真要屏息凝神、一气呵成,又叹为观止、匪夷所思。”倪匡则将《蜀山剑侠传》称为“天下第一奇书”,足见其作为中国俗文学集大成作品之一,远非“武侠小说”四字所能概括。这一点,读者当能慢慢体会。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在还珠楼主的公子李观鼎先生支持下,我们组织专门的队伍,对照民国底本,参照其他主要版本,对本书进行了新的校勘工作。在小说分段与标点符号上,尊重前人成果的同时,进行了局部调整。在文字语言上,则进行了大规模的统一与完善工作。观鼎先生亲撰《沉淀下来的往事》一文,回忆父亲还珠楼主先生的生活片段,作为代后记收录本书,既是对我们的支持,更是对还珠楼主的广大书迷读者的回馈。在此,谨表谢忱。    希望作家出版社版的《蜀山剑侠传》能够受到读者的肯定与支持,并成为一个可以流传下去的版本。    作家出版社    2011年12月
内容概要
  《蜀山劍俠傳》以峨眉弟子“三英二雲”、“七矮”等的修真學藝、斬妖除魔為故事核心。“三英”之一的李英瓊是整套小說的主角,小說詳細描述了她從一個普通的女子,經過無數的機緣巧合,得到長眉真人的紫郢劍,收復神雕佛奴和猩猩袁星,吃下了許多罕見的朱果,又得到前輩仙人所留的太清神焰率兜火和白眉和尚的定珠,最後還獲得了前世摯友聖姑的一甲子功力,成長為峨嵋派後輩中最杰出的人物。年輕一代的故事則始終圍繞第三次峨嵋斗劍展開——這次斗劍是正邪人物的大決戰,所有的恩怨都將于這時完結。此外,全書還有另一條線索,五百年前的神仙大劫。那些沒有成為金仙的散仙、地仙都必須不斷地經歷天災大劫,以證仙果。書中塑造了大量的前輩高人,怪叫花凌渾、嵩山二叟、駝神乙休、藏靈子等等,讀來人人個性鮮明。  《蜀山劍俠傳》為還珠樓主代表作,以其海闊天空、任意所之的想象,雄奇瑰麗、變化莫測的筆法,歷來為讀者青睞。溫瑞安有一番精當評語說,“還珠樓主運用他那天馬行空的想象力,把武俠小說帶入了一個劍仙幽幻的境界,他那極為深厚的國學底子、浩瀚千變的文字能力,對道、釋、儒哲思糅合的獨到見解,無論寫景造境、敘物述人,文采繁富典麗、奇詭紛陳,每有精彩的描寫,奇句妙造,令人感覺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讀來真要屏息凝神、一氣呵成,又嘆為觀止、匪夷所思。”倪匡徑將《蜀山劍俠傳》稱為“天下第一奇書”,足見其作為中國俗文學集大成作品之一,遠非“武俠小說”四字所能概括。
作者简介
还珠楼主(1902—1961年),原名李善基,后更名为李寿民,四川长寿县(现重庆市长寿区)人。还珠楼主创作以武侠小说为主,笔下上承中国传统武侠小说与神魔小说,下启以梁羽生、金庸、古龙为代表的新派武侠小说,延至今日风靡一时的玄幻、修真等类型文学,无不受其影响。南怀瑾、白先勇等学者作家,也对其推崇备至。故被尊为中国武侠小说大宗师。
书籍目录
第一回 月夜棹孤舟 巫峡啼猿登栈道  天涯逢知己 移家结伴隐名山 1第二回 舞长剑 师徒逞身手  上峨眉 烟雨锁空濛 7第三回 云中鹤深山话前因  多臂熊截江逢侠士 11第四回 见首神龙 醉道人挥金纵饮  离巢孤雏 赵燕儿别母从师 15第五回 鹤舞空山 侠客惊蛇怪  云迷蜀岭 孝子拜仙师 19第六回 名山借灵物 仙侠夜话  古洞斩妖蛇 父女重逢 22第七回 擒淫贼 大闹施家巷  逢狭路 智敌八指僧 25第八回 林中比剑 云中鹤绝处逢生  寺内谈心 小火神西行求救 29第九回 古庙逢凶 众孝廉禅堂遭毒手  石牢逃命 憨公子夜雨越东墙 37第十回 拯孤穷 淑女垂青  订良缘 醉仙作伐 51第十一回 潜心避祸 小住碧筠庵   一念真诚 情感追云叟 59第十二回 白日宣淫 多臂熊隔户听春声   黑夜锄奸 一侠女禅关歼巨盗 68第十三回 周轻云学道辟邪村   金罗汉搬兵五云步 80第十四回 九华山白侠遇凶僧   镇云洞红药逢仙侣 87第十五回 齐漱溟访道入名山   荀兰因深闺失爱女 94第十六回 散家财 合籍注长生   承衣钵 一门归正果 101第十七回 闲寻幽壑 巧遇肉芝   独劈华岩 惊逢巨蟒 105第十八回 惊怪异 深宵闻厉声   策群力 仙崖诛毒蟒 111第十九回 独抱热肠 芝仙乞命   功服灵药 侠女多情 114第二十回 金蝉初会碧眼佛   朱梅误中白骨箭 120第二十一回 金罗汉访友紫金泷    许飞娘传书五云步 127第二十二回 晤薛蟒 三上紫金泷    访异人 结嫌白鹿洞 135第二十三回 小孟尝结客挥金    莽教师当场出丑 144第二十四回 望门投止 赵心源门内接银镖    渡水登萍 陶孟仁江心观绝技 150第二十五回 赛仙朔三次戏法元    小孟尝二番逢矮叟 158第二十六回 白露横江 良朋谈往事    青霓掣电 侠女报亲仇 165第二十七回 逐洪涛 投江遇救    背师言 为宝倾生 172第二十八回 得青霓 余莹姑下山    认朱砂 秦素因感旧 179第二十九回 金鞭崖陶钧学剑    碧筠庵朱梅赴约 186第三十回  烛影忽摇红 满殿阴风来鬼祖    剑光同闪电 昏林黑月会妖人 190第三十一回 力诛四寇 周侠女送友碧筠庵    夜探强敌 醉道人飞身慈云寺 197第三十二回 弥天星雨 两次破金蚕    彻地金光 一番诛丑怪 202第三十三回 秘笈误 良朋三世重逢 始结师生完夙孽    寒月森 剑气四侠倾盖 同施身手探慈云 209第三十四回 小灵猴僧舍宣淫    女昆仑密室被困 216第三十五回 密室困昆仑 艳艳红霞 飞剑惊芒寒敌胆    禅林逢异教 漠漠黄雾 迅雷忽震散妖氛 222第三十六回 诛淫孽 火焚色界天    救丽姝 大闹慈云寺 231第三十七回 访能人 马夜叉独上玄阴宫    窥秘戏 柳燕娘动情天魔舞 240第三十八回 蓦接金牌 四剑侠奉命回武当    齐集广场 众凶邪同心敌正教 248第三十九回 宝镜散子母阴魂 诸剑仙斗法完小劫    神雷破都天恶煞 一侠女轻敌受重伤 256第四十回  烟云尽扫 同返辟邪村    毒瘴全消 大破慈云寺 263第四十一回 爱缠绵 采药上名山    惊摇落 携女游城市 272第四十二回 客馆对孤灯 不世仙缘 白眉留尺简    冻云迷蜀岭 几番肠断 孝女哭衰亲 280第四十三回 大雪空山 割股疗亲行拙孝      冲霄健羽 碧崖丹涧拜真仙 288第四十四回 只影感苍茫 寂寂寒山 欣逢佳侣      孺心伤离别 漫漫前路 喜得神雕 296第四十五回 李英琼万里走孤身      赤城子中途逢异派 304第四十六回 步明月 古寺斗僵尸    玩梅花 擒龙得宝剑 313第四十七回 斩巨人 马熊报恩      摘朱果 猩猩殒命 321第四十八回 紫电飞芒诛木魃    青山赏雨动归思 331第四十九回 别猩熊 巧遇石明珠      擒猛虎 惊逢鬼道士 338第五十回  鬼哄森林 李英琼飞剑斩妖人    春藏魔窟 朱矮叟无心得异宝 346第五十一回 大发鸿慈 为难女顽童作伐    小完夙愿 偕仙禽异兽同归 355第五十二回 并驾神雕 逐鹿惊邪火    饥餐朱果 斗剑遇同门 363第五十三回 感深情 抱病长征      施妙法 神囊缩地 368第五十四回 登桂屋 灵药医奇病    浴温泉 涤垢去尘氛 373第五十五回 相逢狭路 初会飞龙师      预示仙机 同谒红花姥 381第五十六回 遇髯仙 奉命返峨眉    结同门 商量辟仙府 395第五十七回 抱不平 余英男神针御寇      寻仇隙 魏枫娘飞剑伤人 402第五十八回 轻嗔薄怒 同摘梅花      慧质仙根 共寻碧涧 408第五十九回 辟洞天 裘芷仙学道    传飞柬 李英琼出山 416第六十回  湘江避祸 穷途感知音      岳麓凭临 风尘识怪叟 422第六十一回 雪夜寻仇 钱青选岳麓遭毒打      残年买醉 赵心源酒肆结新知 429第六十二回 抱不平 同访戴家场    负深恩 阻婚凌氏女 438第六十三回 深宵煮酒 同话葵花峪      险道搜敌 双探鱼神洞 447第六十四回 妖法肆凶淫 郭云璞无心擒侠女    深情逢薄怒 戴湘英立志学神枪 455第六十五回 两番负气 陈圩下书      无限关情 吕村涉险 464第六十六回 观社戏 巨眼识真人    窥幽林 惊心闻噩耗 473第六十七回 失掌珠 凌翁拼老命      援弱女 飞剑化长虹 482第六十八回 玉清师托借神火针      追云叟初试桃花瘴 490第六十九回 一心向道 软语劝檀郎    拔地移山 驱神通古洞 498第七十回  断蛇移山 穷神出世      春卮盛馔 一友延宾 506第七十一回 打擂试登萍 有意藏奸 无心出丑      轻身行白刃 淫人丧命 荡女挥拳 513第七十二回 急怒失元神 毒云蔽日 妖人中计    伤心成惨败 飞剑惊芒 和尚逃生 522第七十三回 小完杀劫 群凶授首    齐唱凯歌 巨寇成擒 530

章节摘录
第四十六回步明月 古寺斗僵尸玩梅花 擒龙得宝剑话说李英琼忙乱中用殿瓦向怪物打去,只听咔嚓连声,那怪物叫了两声,越加显出忿怒的神气,好似并不曾伤着什么。幸而那殿年久失修,椽梁均已腐烂。那怪物因为抓住瓦垄,身子悬在空中,还是纵不上去,着急一使劲,整个房顶被它扯断,连那怪物一齐坠到地下。英琼这时正是心惊胆战,眼观四面,耳听八方。防了这面,刚打算觅路逃走,忽见在破鼓堆中跌倒的那个怪物,从那破烂鼓架之中,拾起一个三尺来长、四五寸方的白木匣儿,匣儿上面隐隐看出画有符箓。这种僵尸最为残忍凶暴,见要吃的生人不能到手,又被那木匣绊了一跤,越加忿怒。不由分说,便把那木匣拿在手中,只一抓一扯之间,便被它分成两半。还待再动手去粉碎时,木匣破处,滋溜溜一道紫光冲起,围着那怪物腰间只一绕,一声惨叫,便被分成两截,倒在地下。那从房檐坠下的两个怪物,刚得爬起,还要往上纵时,忽听同伴叫声,三个怪物一齐回头看时,只见它们那个同伴业已被腰斩在地。月光底下,一团青绡紫雾中,现出一条似龙非龙的东西,如飞而至。那三个怪物想是知道厉害,顾不得再寻人来吃,一齐拔腿便逃。那条紫龙如电闪一般卷将过来,到了三个怪物的身旁,只一卷一绕之间,一阵轧轧之声,便都变成了一堆白骨骷髅,拆散在地。那龙除了四个怪物,昂头往屋脊上一望,看见了英琼,箭也似的蹿了上来。英琼只顾看那怪物与龙争斗,竟忘了处境的危险。在这刻不容缓的当儿,才想起:“那几个怪物不过是几具死人骸骨,虽年久成精,又不能跳高纵矮,自己有轻身的功夫,还可以躲避。这条妖龙一眨眼工夫,便将那四个怪物除去,自必更加厉害。还不逃走,等到何时?”想到这里,便将身体用力一纵,先上了庙墙,再跳将下去。这时,那条龙已纵到离她身旁不远。英琼但觉一阵奇寒透体袭来,知道那龙已离身后不远,不敢怠慢,亡命一般逃向庙前梅林之中。那条龙离她身后约有七八尺光景,紧紧追赶。英琼猛一回头,才看清那条龙长约三丈,头上生着一个三尺多长的长鼻,浑身紫光,青烟围绕,看不出鳞爪来。英琼急于逃命,哪敢细看。因为那龙身体长大,便寻那树枝较密的所在飞逃。这时已是三更过去,山高月低,分外显得光明。庙前这片梅林约有三里方圆,月光底下,清风阵阵,玉屑朦胧,彩萼交辉,晴雪喷艳。这一条紫龙,一个红裳少女,就在这水晶宫、香雪海中奔逃飞舞,只惊得翠鸟惊鸣,梅雨乱飞。那龙的紫光过处,梅枝纷纷坠落,咔嚓有声。英琼看那龙紧追身后,吓得心胆皆裂,不住地暗骂:“赤城子牛鼻老道,把我一人抛在此地,害得我好苦!”正在舍命奔逃之际,忽见梅林更密,一棵大可数抱的梅树,正在自己面前,便将身一纵,由树枝中纵了过去。奔走了半夜,满腹惊慌,浑身疲劳,落地时不小心,被一块山石一绊,一个失足,跌倒在地,又累又怕,手足瘫软,动弹不得。再看那条龙,也从树杈中蹿将过来,不由得长叹一声道:“我命休矣!”这时英琼神疲力竭,漫说起来,连动转都不能够,只好闭目听那龙来享用罢了。英琼自觉转眼身为异物,谁知半天不见那龙动静。只听风声呼呼,一阵阵寒梅幽香,随风透进鼻端。悄悄偷眼看时,只见月光满地,疏星在天,前面的梅花树无风摇动,梅花如雪如雾,纷纷飞舞。定睛往树杈中看时,那条龙想是蹿得太急,夹在那大可数抱的梅树中间,进退不得,来回摇摆,急于要脱身的神气。英琼终于惊魄乍定,知道此乃天赐良机,顾不得浑身酸痛,站起身来,便想寻一块大石,将那龙打死。寻了一会儿,这山上的石头,最小的都有四五尺高,千百斤重,无法应用。英琼看那龙越摇越疾,那株古梅的根也渐渐松动,眼看就要脱出。此时她正在一块大石旁边,急切间随手将适才得来的剑柄往那石上打了一下。只听得锵然一声,那五六尺方圆的巨石,竟然随手而裂。英琼起初疑是偶然,又拿那剑柄去试别的大石时,无不应手而碎,才知自己在无意中得了一件奇宝。正在高兴,那龙摇摆得越加厉害。左近百十株梅树,随着龙头尾的上下起伏,好似云涛怒涌,有声有色。忽然首尾两头着地,往上只一拱,这一株大可数抱、荫被亩许的千年老梅,竟被带起空中十余丈高下。龙在空中只一个盘旋,便把夹在它身上的梅树摔脱下来。那初放的梅花,怎经得起这般巨烈震撼,纷纷脱离树枝,随风轻飏,宛转坠落,五色缤纷,恰似洒了一天花雨。月光下看去,显得分外彩艳夺目。直到树身着地有半盏茶时,花雨才得降完,从此化作春泥。英琼虽在这惊慌失措之间,见了这般奇景,也不禁神移目眩。说时迟,那时快,那龙摆脱了树,似有物牵引,哪容英琼细赏这明月落花,头一掉,便直往英琼身畔飞来。英琼猛见紫光闪闪,龙已飞到身旁,知道命在顷刻,神慌意乱,把手中拿的剑柄错当作平时用的金镖,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那龙头打去,依稀见一道火光,打个正着。只听当当两声,紫光一闪。英琼明知这个妖龙绝非一镖可了,手中又别无器械。正在惶急,猛见自己旁边有两块巨石,交叉处如洞,高约数尺。当下也无暇计及那龙是否受伤,急忙将头一低,刚刚纵了进去,眼睛一花,看见对面站着一个浑身穿白怪物。只因进得太猛,后退不及,收脚不住,撞在那白怪物手上,便觉头脑奇痛,顿失知觉,晕倒在地。不一会儿,忽听空中雕鸣,心中大喜。急忙跑出洞来一看,那白衣怪物业已被神雕啄死。一雕一龙正在空中狠命争斗,鳞羽乱飞,不分上下。英琼见神雕受伤,好生心疼,便将身旁连珠弩取将出来,朝着那龙的二目射去。那龙忽然瞥见英琼在下面放箭,一个回旋,舍了神雕,伸出两只龙爪,直向英琼扑来。英琼心一慌,“哎哟”一声,坠落在身旁一个大水潭之中。自己不熟水性,在水中浮沉片刻,只觉身上奇冷,那水一口一口地直往口中灌来。一着急,“哎呀”一声,惊醒过来一看,日光照在脸上,哪里有什么雕,什么龙?自己却睡在一个水潦旁边。花影离披,日光已从石缝中射将进来,原来这洞前后面积才只丈许。神思恍惚中,猛想起昨日被赤城子带到此山,晚间同怪物、妖龙斗了一夜。记得最后逃到这石洞之中,又遇见一个白衣怪物,将自己打倒。适才莫不是做梦?想到这里,还怕那妖龙在外守候未走,不敢轻易由前面出去。悄悄站起来,觉着周身作痛,上半身浸在积水之中,业已湿了半臂。待了一会儿,不见动静,偷偷往外一看,日光已交正午。梅花树上翠鸟喧鸣,空山寂寂,除泉声鸟鸣外,更无别的丝毫动静。敛气屏息,轻轻跑出洞后一看,只见遍山梅花盛开,温香馥郁,直透鼻端。有时枝间微一颤动,便有三两朵梅花下坠,格外显出静中佳趣。这白日看梅,另是一番妙境。英琼在这危疑惊惶之中,也无心观赏,打算由洞后探查昨日战场,究竟是真是幻。走不多远,便看见地下泥土坟起,当中一个大坑,深广有二三丈,周围无数的落花。依稀记得昨晚这里有一株绝大梅树,那龙便夹在此中。后来将这梅树拔起,脱身之后,才又来追逐自己。又往前行不远,果然那大可数抱的古梅花树横卧地下,上面还卧着无数未脱离的花骨朵,受了一些晨露朝阳,好似不知根本已伤,元气凋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而依然在那里矜色争艳,含笑迎人。草木无知,这也不去管它。且说英琼一路走来,尽是些残枝败梗,满地落花,昨日的险境战迹,历历犹在目前,这才知道昨晚前半截不是做梦。走来走去,不觉走到昨日那座庙前,提心吊胆往里一望,院前钟楼坍倒,瓦砾堆前只剩白骨一堆,那几个骷髅龇牙咧嘴,好不吓人,不由出了一身冷汗,不敢再看,回头就跑。一面心中暗想:“此地晚上有这许多妖怪,赤城子又不回来,自己又不认得路径,在这荒山凶寺之中,如何是好?”越想越伤心,便跑进梅林中痛哭起来。哭了一会儿,觉着腹中有些饥饿,想把身旁所剩的何首乌,取出嚼了充饥,便伸手往怀中一摸。猛想起昨晚在钟楼佛肚皮中,得了一个剑柄,是一个宝贝。昨晚在百忙中,曾误把它当作金镖去打那妖龙,如今不见妖龙踪影,想必是被那剑柄打退。此宝如此神妙,得而复失,岂不可惜?当下不顾腹中饥饿,便跑到刚才那两块大石前寻找。刚刚走离那两块大石还有丈许远近,日光底下,忽见一道紫光一闪,疑是妖龙尚未逃走,吓得拨转身来回头便逃。跑出去百十步,不见动静,心中难舍,仍由来路悄悄地一步一步走近前来看时,那道紫光仍在映日争辉。奓着胆子近前一看,原来是一柄长剑。取在手中一看,那剑的柄竟与昨日所见的一般无二,剑头上刻着“紫郢”两个篆字。这剑柄怎会变成一口宝剑?十分奇怪。拿在手中试了试,非常称手,心中大喜。随手一挥,便有一道十来丈长的紫色光芒。把英琼吓了一大跳,几乎脱手抛去。她见这剑如此神异,试了试,果然一舞动,便有十余丈的紫色光芒,映着日光耀眼争辉。仔细一看,不禁狂喜起来。只可惜这样一口干将、莫邪般的至宝,竟无一个剑匣,未免缺陷。英琼正愁没有兵刃,忽然无意中得着这样神奇之物,不由胆壮起来。心想:“既有剑,难道没有匣?何不在这山上到处寻找?也许寻着也未可知。好在有宝剑在身,又是青天白日,也不怕妖怪出来。”当下仍按昨日经行之路寻觅,寻来寻去,寻到那株卧倒的梅树跟前,已然走了过去,忽觉手中的剑不住地震动。回头一看,见树隙中好似一物在日光底下放光。近前一看,树隙缝中正夹着一个剑匣。这才恍然大悟,昨晚鼓中的龙,便是此剑所化。又是喜欢,又是害怕:喜的是得此神物,带在身旁,从此深山学剑,便不畏虎狼妖鬼;怕的是万一此剑晚来作怪,岂不无法抵御?仔细看那剑柄,却与昨日所失之物一般无二。记起昨晚曾用此剑柄去打妖龙,觉得发出手去,有一道火光,莫非此宝便是收伏那龙之物?想了一会儿,毕竟心中难舍,便近前取那剑匣。因已深陷木缝之中,英琼便用手中剑只一挥,将树斩断,落下剑匣。将剑插入匣内,恰好天衣无缝,再合适不过,心中高兴到了万分。将剩的何首乌,就着溪涧中山泉吃了半截。又将剑拔出练习剑法,只见紫光闪闪,映着日光,幻出无边异彩。周身筋骨一活动,登时身上也不酸痛了,便在梅林中寻了一块石头坐了歇息。本想离开那座庙,另寻一个石洞做安身之所,又恐怕赤城子回来无处寻觅自己;欲待不离开此地,又恐晚来再遇鬼怪。想了一阵,无法可施。猛想起自己包裹、宝剑、银两还在钟楼上,如今钟楼已塌,想必就在那瓦砾堆中。莫如趁这大白天,先取出来再定行止。当下先把那口紫郢剑拿在手中,剑囊佩在身旁,壮着胆子往前走。走近去先寻两块石头,朝那堆骷髅打去,不见什么动静,这才略放宽心。走近前去,那堆骷髅经日光一晒,流出许多黄水,奇臭熏人。英琼一手提剑,一手捏鼻,走到钟楼瓦砾堆中一看,且喜包裹、宝剑还在,并未被那怪物扯破,便取来佩在身旁。不敢再留,纵身出墙。随即从包裹中取出衣裳,将湿衣换下包好,背在身上。又等了一会儿,已是未末申初,赤城子还不见回转。想起昨晚遇险情形,心中犹有余悸,不敢在此停留,决计趁天色未黑,离开此山,往回路走。心想:“赤城子同那女剑仙既想收我为徒,必然会再到峨眉寻我。我离开此地,实在为妖怪所逼,想必他们也不能怪我。包裹内带有银两,且寻路下山,寻着人家,再打听回去的路程。”主意拿定后,看了看日影,便由山径小路往山下走。她哪里知道,这莽苍山连峰数百里,绵亘不断,她又不明路径,下了一座山,又上一座山。有时把路径走错,又要辨明风向日影,重走回来。似这样登峰越岭,下山上山,她虽然身轻如燕,也走得浑身是汗,遍体生津。直走到天色黄昏,仅仅走出去六七十里。夜里无法认路,只得寻了一个避风所在,歇息一宵。似这样山行露宿了十几天,依然没有走出这个山去。且喜所得的紫郢剑并无变化,一路上也未遇见什么鬼怪豺虎。而且这山景物幽美,除梅林常遇得见外,那黄精、何首乌、松仁、榛栗及许多不知名而又好吃的异果,却遍地皆是。英琼就把这些黄精果品当做食粮,每次发现,总是先包了一大包,够三五日食用,然后再放量一食。等到又遇新的,便把旧的弃掉,又包新的。多少日子未吃烟火,吃的又都是这种健身益气延年的东西,自己越发觉得身轻神爽,舒适非常。只烦恼这山老走不完,何时才能回到峨眉?想到此间,一发狠,这日便多走了几十里路。照例还未天黑,便须打点安身之所,谁知这日所上的山头,竟是一座秃山,并无理想中的藏身之所。上了山头一看,忽见对面有一座峰头,看去树木蓊翳,依稀看见一个山凹,正好藏身隐蔽。好在相离不远,便连纵带走地到了上面,一看果然是一片茂林。最奇怪的是茂林中间,却现出一条大道,宽约一丈左右。道路中间寸草不生,那大可二三抱的老树连根拔起,横在道旁的差不多有百十株。道旁古树近根丈许地方,处处现出擦伤的痕迹。英琼到底年幼不解事,这一路上并未见过虎豹,胆子也就越来越大。见这条大路长约百十丈远,尽头处是一个小山壁,便不假思索,走近一看,原来孤壁峭立,一块高约三丈的大石,屏风似的横在道旁。绕过这石再看,现出一个丈许方圆的山洞,心中大喜。只因连日睡的所在,不是岩谷,便是树腹,常受风欺露虐,好容易遇见这样避风的好所在,岂肯放过。又不假思索地走了进去,恰好洞旁现有一块七八尺宽的平方巨石,便在上面坐下,取出沿路采来的山果黄精慢慢嚼吃。一会儿工夫,一轮大半圆的明月挂在树梢,月光斜照进洞,隐隐看见洞的深处,有一堆黑茸茸的东西。心中一动,渐渐回忆起前数日的险境,不由心虚胆怕起来。先取了一块石头,朝那一堆黑东西打去,噗的一声,好似打在什么软东西上面,估量是一堆泥土,才放宽了心。便把包裹当了枕头,将宝剑压在身下,躺在那里望月想心事。年轻人瞌睡本就来得快,加以连日山行,未免劳乏,不知不觉间便沉沉睡去。睡到半夜,英琼恍惚听见锵锒一声。醒来一看,天气昏黑非常,自己心爱的那口宝剑掉在地下,紫光闪闪,半截业已出鞘。想是睡梦中不小心,翻身时节将它碰到地下。英琼连日把那口宝剑爱逾性命,便将它还匣,抱在怀中。见天还黑得厉害,重又倒下再睡。不知怎的,翻来覆去总睡不着。勉强将眼闭上养神,又觉得沉身毛焦火燎,好似心神不定。暗想:“这几日月色都是非常之好,怎么今天会这样黑法,连星光都看不见?要说是变天,怎么又听不见风雨之声?”她睡的那块石头,原离洞口不远,便想伸手到洞外去试试。正要从黑暗中摸到洞口去时,谁知石头上放的那口宝剑又锵锒一声,一道紫光闪出丈许,把英琼吓了一跳。疑心那剑又要化龙飞去,顾不得再看天色,急忙纵将过来,把那剑抢到手中看时,那剑已无故蹿出了大半截来,英琼好生惊异,猛想起:“过去常听爹爹说过,凡是珍奇宝剑,遇有凶险事情发生,必定预先报警。此剑已深通灵性,刚才我睡梦之中,也曾锵锒一声,莫非今晚又有什么凶兆应在我的头上?”便对手中宝剑说道:“你如真有灵应,倘使我今晚要遇见什么不好的事,你就再响一声。”言还未了,那剑果然又是锵锒一声,出匣半截,紫光影里,不觉照在面前石头上面。英琼大吃一惊,暗想:“我记得这是昨日进来的洞口,哪里来的石头?”好生诧异。近前一摸,正是一块大石,业将洞门封闭。用手尽力推开,这块石头恐怕重有上万斤,恰似蜻蜓撼石柱,休想动分毫。不由把英琼急出一身冷汗。正在心中焦急,猛一回首,看见地下一道白光,吓了一跳。定睛看时,原来是太阳的光斜射进来。才明白时间已是不早,适才洞门被石头封闭,所以显得黑暗,并不是天还未亮。洞中有了日光,能依稀辨出洞中景物。昨晚自己认为是一个土堆的那一团黑东西,原来是一些野兽的皮毛骨角,堆在洞的一角,约有七八尺高,一阵阵腥臭难闻。英琼见洞门被石头封锁,便想另觅出路。先将紫郢剑放出,一路舞,一路往洞内寻找,借着日光和剑上发出的紫光寻觅出路。将这洞环行了一遭,不禁大为失望,原来这个洞竟是死洞。把英琼急得像钻窗纸的苍蝇一般,走投无路。明知此洞绝非善地,越想心中越害怕。坐在那块石头上,对着石缝中射进来的日光寻思了一阵,忽然暗骂自己一声:“蠢东西,我又不是不会爬高纵矮,何不从那石头缝中爬了出去?”从这阴霾愁脸中,忽然发现这一线生机,立时精神倍增。恰好那块石头立脚之处甚多,英琼用手试了试,将身一纵,已攀住那个缺口。一比那个口径,最宽的所在不到四寸,只能望得见外面,想出去却比登天还难,心中重又焦急起来。不知不觉中从那缺口向外望时,猛看见对面山头上来了一个巨人,赤着上半身,空着两只手,看它脚步生风,正往这面山头走来。英琼心中大喜,正要呼救,猛一寻思:“我在此山行走多日,并未遇见一点人迹兽迹。这山离那对面山头,约有半里多路,怎么看去那样大法?并且那人并未穿着衣服,不是妖怪,也定是野人。”想到这里,便不敢出声,胆寒起来。正想之间,那人已走向这边山上,果然高大异常,那高约数丈的大树,只齐它胸前。英琼不禁叫了一声“哎呀”,吓得几乎失手坠了下去。再看那巨人时,竟朝石洞这面走来,那沿路大可数抱的参天古树,碍着一些脚步的,便被它随手一拔,就连根拔起,拉倒道旁。英琼才明白昨日路旁连根拔倒的那些大树,便是这个怪物所为。虽然心中越发害怕,还是忍不住留神细看。这时那巨人已越走越近,英琼也越加看得仔细。只见这个怪物生得和人一般无二,果然高大得吓人:一个大头,约有大水缸大小。一双海碗大的圆眼,闪闪放出绿光。凹鼻朝天,长有二尺。血盆一般的大嘴,露出四个獠牙,上下交错。一头蓝发,两个马耳长约尺许,足长有数丈,粗圆约有数尺。两手大如屏风。浑身上下长着一身黄毛,长有数寸。从头到脚,怕没有十来丈长。英琼看得出了神,几乎忘记害怕。忽然眼前一暗,一股奇腥刺鼻,原来那怪物已走近洞前。那洞口齐它膝部,外面光线被它身体遮蔽,故而黑暗。英琼猛觉得石头一动,便知危机已迫,不敢怠慢。刚刚将身纵下石来,忽听耳旁哗啦一声巨响,眼前顿放光明,知道洞口石头已被怪物移开。急忙将身纵到隐蔽之所,偷偷用目往外看时,只见洞口现出刚才所见那个怪物的脑袋,两眼发出绿光,冲着英琼龇牙一个狞笑。把英琼吓得躺在一旁,连大气也不敢喘出。幸喜那怪物的头和身子太大,钻不进来,只一瞬间,便即退去。一会儿工夫,又有一只屏风般大、两三丈长的手臂平伸进来,张开五指粗如牛腿、长约数尺的毛手,便往英琼藏身之处抓来。只吓得英琼心惊胆裂,急忙将身一纵,从那大毛手的指缝中,蹿到洞的左角。那大毛手抓了一个空,便将手四面乱捞乱抓起来。英琼到了这时,也顾不得害怕,幸喜身体瘦小灵便,只在那大手的指缝中钻进钻出。那怪物捞了半天,忽然那毛手退出。欲知究竟,请看下回。
后记
沉淀下来的往事    ——父亲还珠楼主生活琐忆    李观鼎    人常感叹往事如烟,而章诒和却说“往事并不如烟”。其实,究竟如烟不如烟,还要看是甚麽的“往事”。有一些往事,带着当事者的眞性情、眞识见,沉淀在人的内心深处,是永远也不会成为过眼云烟的。在我的记忆里,就印记着父亲许多这样的往事。    世事洞明皆学问    父亲没上过几年学,连中学都没有念完,可是他在我们这些子女眼里,却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古人云:“世事洞明皆学问”。父亲的“学问”,便在他对日常事物的洞澈中。记得大哥观承在苏州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数学考试不及格,原因是微积分部分没弄懂。那天吃过晩饭,父亲照常带我们几个孩子出去散步,途经那座也不知走过多少遍的望星桥时,他停下脚步,对观承说:“你来看,一条条石块砌成的这座桥,不就是‘积分’麽?要是把石块从一头慢慢拆去,到最後不就是‘微分’麽?”过了一会儿,又说:“看东西最忌熟视无睹。这里面还有一层曲直关系变化呢,你们看得见麽?想想,当桥身被拆到只剩下一条石块时,它的曲线不就变成直线了麽?”周末,家敎吴兆基先生来家里给我们补习功课,大哥向他转述了父亲的“桥论”,这位当时苏州的数学名师说,那是一个高等数学原理:在一定条件下,曲线和直线是一回事。    一九五五年,父亲在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兼任委员,经常参与整理改编传统剧目。一天,委员会主任、京剧大师荀慧生先生来访,就荀派名剧《香罗带》的重新整理加工与父亲探讨。二人谈得很投机,客厅里不时传出阵阵笑声。那天父亲格外兴奋,送走客人,便向我们讲起了《香罗带》的故事:一个领兵打仗数月未归的守备,因怀疑自己的夫人与家里的敎书先生有染,竟做出荒唐事来。他先是斥駡无艺,继而以剑裹胁,硬逼着夫人夤夜去至书房唤敎书先生出来“相会”,以验证自己的猜疑。幸得那书生人品端正,恪守礼敎,无论夫人如何“呼唤”,他都拒不开门。结果眞相大白,守备不得不赔礼谢罪。故事讲完,父亲意犹未尽,跟我们就戏论起“理”来:“一扇门,牵扯着门里门外三个主人公的个性、心理、人格和命运,留香(荀慧生的别号)先生说,这出戏的‘戏眼’就在书房那扇门上,眞是卓见,卓见。”後来我们在父亲的手记上,看到这样两行字:“进出寻常事,开阖须有心。”仔细想想,不是吗?人生如门,该开的时候开,该关的时候关,多不容易呀。    无意识是一种境界    父亲最让人钦敬的,就是他对母亲始终不渝的一往情深。母亲孙经洵这位豪门千金,舍弃了极其优裕的物质生活,冲破外祖父百般阻挠,执意嫁给身贫位卑的父亲,跟他一起担风雨、分忧患。如此一片冰心,感动着父亲所有的日子,而历久弥深的感纫,又醇化为一种对母亲无微不至的体贴:穿衣披氅,他在她身後仔细提携;上车下车,他在她两侧小心搀扶;每天午後,他都为她亲手沏好一杯龙井;每次用餐,他都给她送上第一筷子菜……请不要笑我在这儿抖搂“鸡毛蒜皮”,这样的小事父亲一做就是几十年,以後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和习惯。试想,若是没有深厚的情感支撑,如何做得到?    一九五一年秋,父亲编导的京剧《岳飞传》,在上海天蟾舞台公演了。这出新戏由谭派传人谭元寿和着名靑衣李丽芳担纲,演出大获成功。父亲一高兴,便在周末把三姐观贤和我从苏州接到上海去看他的“大作”。我们姐弟俩一左一右坐在父亲身边,戏正看得出神,忽听三姐冲着父亲一声娇嗔:“您这是干甚麽呀?老是伸脚!”父亲不作声,只是赧然一笑,从三姐的座位下把脚收了回来。戏散了,父亲领我们去吃夜宵,在福州路一家馄饨店里,他才道出事情原委。原来从前戏园子座位较高,而母亲身材矮小,为了让母亲不至於控着脚,父亲便伸出脚来给她做“踏垫”,久而久之,成了习惯性动作,只要一看戏,他就会自觉不自觉地伸出脚来——而且一定是左脚,因为母亲总是坐在他左边座位上。看《岳飞传》那天,母亲已去北京省亲,父亲左边坐着的是三姐,他的脚便伸给了她。    这件事让我们很感动,不过当时也没有往深处去想,只是觉得父亲很细心,很会心疼人。後来,听父亲跟一位登门讨敎的武师论武艺之道,对此事才有了进一步体会。父亲认为,练功习武,一招一式都要转化为下意识或无意识才好。因为在与人交手时,招数、套路是不能现想现做的。临阵现想,势必因来不及而陷於被动。所谓手疾眼快,所谓出神入化,其实就是接招出手的无意识化,也就是应时做出的自然而正确无误的随机反应。许多人做不到这一点,乃因缺少千辛万苦的付出和千锤百炼的砥砺。父亲就此归结道:“无意识是一种很不容易达到的境界。”我想,这种境界,父亲在武艺方面虽未达到,但在夫妻情感方面,确乎已然步入其内了。父亲在看戏时的无意识举止表明,他对母亲的悉心照顾,已经成为一种本能,一种自然而然的流露,而这,也正是他和母亲多少年来相濡以沫、甘苦与共的结果啊。    “伸出手来,看看自己”    如我一般年纪的人,小时候或许都有这样一种经验,当我们有了过错而被扳起面孔的大人们要求“伸出手来”时,大概就要吃“手心”、挨板子了。可是,父亲让我们伸出手来,却并未见板子的跟进,而是别有一番用意。    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初,我们兄弟姊妹都在苏州上学。三姐观贤天资聪颖,又肯用功,学习成绩总在班上名列前茅。小学毕业那一年,她居然得了全班第一。回到家里,她把奬状和成绩册往父亲手上一递,略显激动地说:“我第一……”声音虽然不高,脸上却流露出十分得意的神色。那气氛,让我这个考试勉强及格的人颇有些尴尬。我想,父亲又要拿三姐的“优异”来贬责我的“低劣”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父亲认眞看过三姐的奬状和成绩册,对她说:“很好。不过,也别把这‘第一’看得太重了。人有了长进,倒应该先伸出手来,看看自己。……”正要继续说下去,忽闻有客来访,便迳自迎了出去。母亲见三姐摊开双手,似乎没弄明白父亲的意思,便给我们讲了一段父亲童年的趣事:    那是在几十年前四川长寿县李家祠堂的私塾课上。一日,敎课的王二爷要求学生当天背会《孟子》里的“寡人之於国也章”。他因有事要办,布置完功课便离去了。这段书,父亲以前曾在祖母的监管下读过,加之记性极好,不到一个时辰,即已熟读成诵。见到其他小朋友或疾首蹙眉,或闭目撅唇,一个个背得正苦,父亲一脸骄矜之色,言谈举止几近忘形。他捅捅这个:“喂,快些背呀!”逗逗那个:“怎麽啦?背得那麽慢!”後来,竟坐上了先生的“寳座”,拿腔拿调地讲起课来,甚麽“以五十步笑百步”就等於现在的“以一百步笑二百步”啦,甚麽“七十者食肉”是因为“老人家体虚而无肉不饱”啦,正说得起劲儿,突然後脑勺挨了一巴掌,回身一看,原来王二爷不知甚麽时候回来了。此刻,他那又一次举起的手,正要劈打下来。父亲见状,连忙捧住王二爷的手,恳求道:“先生莫打,学生知错了!”王二爷不依不饶:“知错了?你知啥子错?”父亲望着王二爷张开的手,怯声怯气地说:“人各有长短,就好像先生的手指,——我不该自恃聪明。”听了这番话,王二爷正在气头上的心便软了下来,只说了一声“下次不可”,便放过了父亲。……    听母亲讲完这段往事,我们沉浸在一阵思辨里。待父亲送走客人回到房中,三姐迎上前去说:“爸,我明白了。”父亲笑了笑,说:“明白就好。”然後转过身来对我说:“其实,人不单是要在顺境里看到自己的短处,还要在落後时看到自己的长处。鼎儿学习成绩不好,那是贪玩的结果;你踢球的时候,不怕累、不怕苦,不是很顽强麽,这就是长处呀,要是用在念书上,还愁念不好麽?”听着,听着,我竟也伸出手来……。    几十年来,我时常伸手自视,心里总记着父亲留下的那句话:“伸出手来,那便是你自己。”    父亲的腊祭    父亲平时不拘礼俗,但每逢农历腊月初三,他必郑重其事地拜祭恩师王二爷。这一天,他一早就忙活上了:又是洗碗涮盏,又是切肉剖鱼,又是温壶烫酒,又是端锅掌勺,事必躬亲,不劳家人相助。王二爷气绝辞世的子时(十一时)一到,父亲便恭恭敬敬地在先师遗像前摆好祭品,酒、菜、汤、饭、甜食、水果一应俱全。其中,父亲亲手烹制的麻婆豆腐、冬笋肉丝、豆瓣鱼和糖醋排骨四样小菜,虽非“珍馐”,却堪称“佳肴”,都是王二爷生前最喜欢吃的。    焚香礼拜之後,父亲侍立一旁,每隔十来分钟,还要为先师敬酒夹菜或添饭盛汤一次。在持续个把小时的过程中,父亲一直保持头容正直、气容肃穆、立容前倾、色容庄重,那眼神似在仰慕,那耳神似在聆听,那形神似在礼赞,那心神似在向往,……最後,他终於打破声容静默,在大段大段屈子《天问》的背诵中,结束了一年一度的腊祭。    起初,我并不理解一次普通的腊祭何以要如此认眞、如此用心,便去问父亲,他说:“古语有云‘祭如在’。就是说,祭祀先人要像先人在自己身边一样。”“那麽《天问》是背给王二爷听的吗?为甚麽?”我好奇地追着问父亲,他说:“是的。《天问》是王二爷敎我的最後一首诗,可惜还没有讲完,他老人家便走了。我这是在向他继续请敎啊!”後来,我渐渐长大,读的书多一些了,才知道父亲的祭礼竟然和《礼记》上讲的“祭义”相通相应。再後来,当我也读到《天问》,在阅读中跟随着屈子的大胆想像和执着探索,在宇宙奥秘、历史沧桑中遨游,在神话奇境、物象变幻中诘问,对天人之际进行思考时,我才终於明白了王二爷导读此诗对於父亲成长的重大意义。正是这种少年时代的精神和审美的启迪,为《蜀山》一书提供了最初的、取之不尽的源泉。    父亲的腊祭,敎我懂得做人须有感恩之心。正所谓“礼自心始,仪与情通”,礼仪之用,关键乃在有“心”有“情”,否则便成了表面文章。“恩重如山”的内蕴,一方面固然在於施者慷慨无私的付出,另一方面还在於受者心会情融的体悟。在父亲心目中,王二爷敎导之恩重如峨嵋、靑城,从这种内心深处的感纫出发,其所行祭礼的外在形式才有了“祭如在”的神髓,成为一次亲切的师生对话。    释名说“观”寄怀托志    我们兄弟姐妹七人,学名皆带“观”字:观承、观芳、观贤、观鼎、观淑、观洪、观政。这个字,似乎增加了我们之间的手足感,就连旁人见了我们的名字,也会很自然地猜想“这是一家子”。有人夸赞这些名字起得好,可是好在哪里呢?叫惯了,用惯了,却从未认眞想过。    上高中的时候,因为学校离北京人艺很近,我常有机会看那里的艺术家表演,很快就喜欢上演戏和朗诵,随之又爱上了写诗。一九五六年夏,父亲随中国文联组织的作家艺术家代表团访问大西北,结识了担任团长的着名诗人冯至敎授。父亲归来不久,我便请求他介绍我去向冯先生讨敎如何写诗,他却以为我写的那些句子不値得去麻烦人。我不甘心,竟打着父亲的旗号,迳直闯到北大燕东园冯先生的家里去了。没想到,引起冯先生注意的,并不是我送上的那几首以为不错的诗,而是我的名字。甫入客厅,冯先生一边让我坐下,一边说:“观鼎,这个名字起得不错。”待我听完他那实在是有些简略的评点,起身吿辞时,他一边送我,一边又说:“你父亲给你起的名字吧?观、鼎,《易经》六十四卦,你的名字就占了两卦,而且都是好卦呢!”    回到家里,我向父亲求解,他不作答,反问道:“你说呢?”我脱口而出:“观,就是看;鼎是国家重器。观鼎而不问鼎,说明没有野心。”父亲听了,不由哈哈大笑,指着站在一旁的三姐,对我说:“照此逻辑,岂不是要推出‘观贤而不问贤’的结论?那麽,‘见贤思齐’的古训还要不要呢?”说着,他走到书桌前,铺开纸,用毛笔端端正正写下一行“卦辞”:    观,盥而不荐,有孚顒若。    写完,父亲抬起头,看着我们疑惑不解的样子,说:“还不去查书?”我和三姐连忙捧起那本旧《辞海》翻检起来。很快地,我们眼前就出现了一些散碎的字义:盥,洗手;荐,进献;孚,诚信;顒,景仰;若,形容词词尾,表示“……的样子”。可是,它们和“观”字之间有甚麽关系呢?我们正在思索,只见父亲习惯性地眯了一下眼睛,我知道,这是要给我们“上课”了。父亲说,古人祭祀祖先神灵,进献祭品之前须洗净双手,以示诚信景仰之志,而只要有了这份诚敬之心,即使不荐祭品也无可非议。可见“观”并非一般意义上的看,而是满怀诚敬认眞地对待,为人处世、受业用功,都要有这种精神和态度。说时兴起,又把我们兄弟姐妹的名字与“观”字联系起来:承运之观、芳菲之观、贤淑之观、鼎新之观、洪(天)钧之观、兴废(政)之观,岂可不诚敬以对?    听了父亲的解释,我不由想起有一次他应邀出席国庆观礼的情景,便问道:“那次您观礼而落泪,也是诚敬心緖的流露吧?”父亲笑了:“是的,是的。国庆大典,那是一种宏伟气象,它让你感到一种热烈的需要,一种个人微小的身心和力量融入其间的需要。”我终於明白了父亲给我们命名的用心,其中蕴含着多少祝愿和寄托啊!我生性愚钝,未能有所建树。转瞬几十年过去,父亲的话却萦系心头,庶几乎尙能在做人做事方面以诚敬自责之。    现在,《蜀山剑侠传》即将付梓。借此机会,我要感谢作家出版社各位领导,他们在《蜀山》已在网上广泛传阅的情况下,仍不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着意出版纸质文本,其胆识和美意令人感动。我要感谢责任编辑李宏伟先生,他的精心策划和辛苦付出,让此书的出版有了高质量的保证。我还要感谢长期以来一直喜欢还珠楼主的书迷们,我的笨拙的文字或许难以表达心中的感动于万一,而《蜀山》的重新推出,则确乎是广大读者这种喜爱的一个并不遥远的回声。
媒体关注与评论
就武侠小说创作而言,其实我就很喜欢《蜀山剑侠传》。我的武侠小说创作也深受还珠楼主的影响和滋养……我跟梁羽生在在一个报馆工作,对面常常就谈,就谈还珠楼主,他记性很好,我记性也好,就谈到他,他写很多东西大家都记得,谈起来津津有味的。    ——金庸    记得还珠楼主写过一部《蜀山剑侠传》。当年看了这部小说,不知有多少人出家,到峨嵋学佛学道,我们也受影响……这个家伙是学过佛,学过道家,内行的。现在写武侠小说的都是乱写,很多都是偷他的东西。    ——南怀瑾    还珠楼主的巨著《蜀山剑侠传》,从头到尾我看过数遍,这真是一本了不起的巨著。其设想之奇,气派之大,文字之美,冠绝武林,没有一本小说使我那样迷过。    ——白先勇    我对武侠小说的认识可以用方程式[1+X]来代替。“1”指的是还珠楼主、金庸、古龙、温瑞安等武侠大家开创的一个清晰的发展脉络,而“X”指的是武侠小说的无限可能性。    ——黄易    我读的近代武侠小说,也是有点偏好的,白羽、还珠的作品我是必读,其他作家的就只是选读了。白羽是写实派,对人情世故,写得尤其透彻;还珠楼、王是浪漫派,其想象力之丰富,时至今日,恐怕还是无人能与比肩……那种奇诡绝伦、天马行空的幻想能力,也是要学也学不来的……还珠楼主笔下,有“亘古不化”的寒冰,甚至可以令大海变成坚厚的冰层,比起他来,我只把冰魄寒光剑设想为可以用寒气伤人的剑,其幻想能力是差得多了。    ——梁羽生    在我的心目中,天下第一奇书是还珠楼、王所著的武侠神怪小说《蜀山剑侠传》。此说一提出来,反应不外两种:对《蜀山》入迷的,一定首肯,而未曾看过《蜀山》的,一定摇头。未看过《蜀山》而摇头,并不奇怪,因为未曾看过,自然不足以明白此书之奇。    ——倪匡    还珠楼、王运用他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把武侠小说带入了一个剑仙幽幻的境界,他那极为深厚的国学底子、浩瀚千变的文字能力,对道、释、儒哲思糅合的独到见解,无论写景造境,叙物述人,文采繁富典丽,奇诡纷陈,每有精彩的描写,奇句妙造,令人感觉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读来真要屏息凝神,一气呵成,又叹为观止,匪夷所思。难怪《蜀山剑侠传》发表的时候,真的有那么多人跑上深山野岭,企求修道成仙。    ——温瑞安    还珠楼、王是才气纵横、博闻强记的天才作家,他的作品都是海阔天空,任意所之,雄奇瑰丽,变化莫测的……除了写人物生动突出外,书中写景,也是一绝,写古代的居室之美,服用器皿之精,饮食之讲究,更没有任何一本武侠小说能比得上。看这本书的时候,无异同时看了一本非常有趣的食谱和游记……这正是武侠小说一种非常奇怪的特性,像《蜀山剑侠传》的写法,正好能将这种特性完全发挥。所以这种写作的方式,一直在武侠小说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还珠楼主李寿民也因此而成为承先启后、开宗立派的一代大师。    ——古龙
编辑推荐
《蜀山劍俠傳(套裝全8冊)》被譽為“天下第一奇書”的武俠小說經典。南懷瑾、白先勇、梁羽生、金庸、古龍、倪匡、黃易、溫瑞安等大家。唯一聯袂傾心推薦,鬼才導演徐克兩度搬上熒幕,仍然念念不忘。榮膺《亞洲周刊》20世紀中文小說百部經典作品之一。全新校勘,經典版本,還珠樓主公子李觀鼎先生專為作家版撰寫回憶文章,《沉澱下來的往事》,以饗讀者。


下载链接

蜀山劍俠傳下載

评论与打分
  •     剛收到書,就迫不及待的想和喜歡蜀山的朋友分享一下感受。因為書的內容已看過幾遍了,故只從收藏的角度來評價一下這套書。這套書優缺點都很明顯。優點是書的封面設計很優秀,書名及作者的字體均采用了民國初版時的字體,非常正宗。封面的彩繪山水畫亦鍥合小說的故事情境,令人不禁悠然神往。缺點也很明顯。書的封面竟然是純紙的,沒有塑封。正文的排版稍密,字號稍小,看起來有些累眼。另外這套書定價貴了(平裝的金庸全集36本,而且還有版權,不過500多元)而這套書已經過了版權保護期,且是平裝。所以從道理上說是貴了。不過說歸說,還是第一時間就買下它,只因每個少年的心中都有一個劍俠的夢,時光流逝,情懷依舊。向還珠樓主致敬!
  •     首先,卓越很細心,8本書,給我用大紙箱包裝,里面放了半箱的氣囊,我很滿意。其次,書的質量很好,作家出版社值得信賴。最後,還珠樓主的文筆十分了得,想象力天馬行空,無所不至。小說包羅萬象,劇情動人心魄,內涵耐人尋味,值得一看。
  •     印刷設計均好,堪好收藏。
  •     內容不做贅述,作者想象力之豐富,令人嘆為觀止,喜歡看探險尋奇小說的人一定喜歡!以前就看過,卻是電子書,一直都買不到紙質版,難得有出版社出版。這套書封面設計得不錯,字體大小也可以接受,當做休閑書籍來看足矣,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封皮略有點薄。
  •     膠粘柔軟,紙質薄,不過分折壓不會斷裂,可以攤開看不會斷裂,裝幀很好看,手感也不錯。字體不大,但容易辨認。就是沒有套裝盒,如果有套裝盒,容易收藏。
  •     非常喜歡的一套書,一直盼著能擁有一套,哈哈,正趕上滿300減100活動,不用猶豫了,已經到手了,收藏了。收到的這套書沒有圖片顯示的書帶,哈哈,有點小遺憾。在書城看過這套書,紙張比收到的書似乎略好,書城的書紙張略略帶些淡黃色,沒有多大區別,不過印刷沒有亞馬遜這套書清晰。應該是正版。感謝還珠樓主先生留下這麼好的著作,可以慢慢讀了。這次購書的經歷還算愉快,還好了,亞馬遜的書籍是不錯的,保存的都很完整,干淨。哈哈,只是送貨過程中這套書的第一冊的書角及書身有些被嚴重撞擊了,很皺了。不過總體還好了,不影響閱讀,只是心情會有些小影響。在亞馬遜已有幾次購書的經歷了,總的說來還是不錯的,相信亞馬遜。哈哈建議包裝箱的四周多放幾個氣墊就好了。
  •     書的包裝各方面很好,送的也及時,只是這個版本上還是有很多錯別字。
  •     終于出版了啊,等了好久,一生珍藏,希望作家出版社再接再厲,搞一套還珠全集
  •     平裝書, 非常適合讀。
  •     看蜀山就看這一版,很好。就是紙張有些薄,印刷裝幀都不錯,拿著看很舒服
  •     沒看過的自己去看,看過的不用我夸。
  •     此書內容,諸多名家都有盛贊,我就不再贅述,只談談這個版本。我運氣好,亞馬遜送來的是2012年3月的1版1印,書封面字體用的是民國初版的字體,每冊封面有不同的山水畫,頗為雅致。翻開書頁,排版、字體雖談不上細致,但也是國內的一貫水平,看起來不至于不舒服。... 閱讀更多
  •     版式尚好,有兩冊封面有折痕了,看樣子很快就會斷掉,需要重新修補一下。反正是買來擺書櫃里的不會真的拿出來看就湊合了趕上打四折價格比較便宜
  •     紙張及印刷質量很好,字體大小剛好。20年前上初中那會讀過半本,隱隱約約記得這麼一部小說,終于如願以償的擁有了,等著拜讀。只是選的全峰快遞公司不咋的,包裝的3條稜都裂開了,整個一條稜都蹭地上了。
  •     武俠之必看數目!裝幀很棒,很喜歡這套大部頭
  •     這套書個人感覺還是不錯的。
  •     最早看蜀山還是在八十年代末,岳麓出版的,過了幾十年終于全本了,卻沒有當年通宵看書的心情了。
  •     好文筆,閱讀有快感。
  •     紙質好,印刷也好,字體不太好,偏大。不如後來出的蜀山劍俠後傳峨眉七矮。
  •     很厚實,紙張也好。包裝很不錯,用了二個紙箱,還細心地用了氣囊
  •     還珠樓主的經典
  •     唯一不足 書有點褶皺
  •     書包裝很好,送貨快,活動做得好
  •     書總體上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