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客生涯(一)

劍客生涯(一)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8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作者:[日] 池波正太郎
页数:304
译者:高詹燦
书名:劍客生涯(一)
封面图片
劍客生涯(一)

内容概要
  在無數的勝負中,每存活一次,便得多背負一份怨恨,這就是劍客的宿命……
  時值德川幕府老中田沼意次聲勢如日中天的江戶時代中期,年逾六十的無外流劍術高手秋山小兵衛,個頭嬌小、滿頭銀絲、通曉人情事理;年方二十五、全心投入劍術的道場主人秋山大治郎,體格精壯、膚色黝黑、不懂人情世故。這對性格對比強烈的劍客父子將性命投注于手中長劍,盡情縱橫于江湖,在江戶城內鏟奸除惡,利落解決各起事件。
  《劍客生涯》系列榮獲吉川英治文學獎,頗獲好評,此為該系列第一部作品,共收錄七篇故事,情節緊湊,扣人心弦。池波正太郎憑借素養與常識把鮮活的現代伏流在作品的底層,他筆無遮攔,上自戰國、下至幕末,描繪各色人等,多采多姿。“劍客生涯”系列以田沼意次聲勢如日中天的江戶中期為背景,借由描寫這對劍客父子縱橫江湖的活躍表現,寫盡當時日本社會生活的日常、庶民的悲歡。
作者简介
  池波正太郎出生于东京浅草。自下谷·西町小学毕业后,便至茅场町的股票买卖行工作。战后成为东京的职员,在下谷区公所等地工作。后来进入长谷川伸门下,负责新国剧的脚本和演出。1960(昭和35)年,以《错乱》荣获直木赏。以「鬼平犯科帐」、「剑客生涯」、「杀手·藤枝梅安」这三大系列为首的众多作品,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并且改拍成电视剧及舞台剧,收视率居高不下。与「司马辽太郎」并称日本文坛两大名家。
  「劍客生涯」系列為池波正太郎1972年1月至1974年12月在《小說新潮》的連載集結。
书籍目录
女武者
劍之誓約
藝者的轉變
井關道場.四天王
雨中的鈴鹿川
畫眉的阿金
毒殺老中

章节摘录
  一  竹林随冷冽的寒风摇曳。  西边是一片开阔的水田,远方天空白云低垂,晚霞自云缝透射而下。  从刚才起,石井户周遭便频频有鹪鹩盘旋,以清亮的叫声引吭鸣唱。这户人家的年轻当家不动如岳,以双眼捕捉鹪鹩的动态。  他一身精壮的体格宛如矗立的盘石,在昏暗中浮现的那张脸庞,看起来比二十四岁的实际年纪更年轻,黝黑的皮肤就像绷紧的皮革般光滑油亮。  数只小巧灵敏的鹪鹩正交错飞翔,这位青年浓眉之下的双眼定晴不动,对牠们的动作看得入神。  厨房飘来一阵葱花味噌汤的香味。  近来不论早晚,三餐吃的都是腌萝卜配葱花味噌汤。  这位青年名叫秋山大治郎。  在荒川分支成大川(隅田川)、改变流向的浅草外郊,有座邻近真崎稻荷明神社的森林,秋山大治郎在此设立无外流的剑术道场已将近半年。  “今后一切全部由你独自打理,我一概不管。”  父亲秋山小兵卫对大治郎如此说道。他替大治郎在此盖了一座十五坪大的道场,道场走廊两侧各有一间六张榻榻米大和三张榻榻米大的房间,但是里头几乎没有任何家具。三餐皆由附近一名村妇替他张罗。  那名村妇走出厨房,来到伫立于井边的大治郎跟前,比手画脚示意晚饭已经作好,接着便头也不回地走回厨房。  这名村妇是个聋子。  大治郎这才返回屋内。  开始吃起白饭配葱花味噌汤的他,无邪的双眸一如孩童,饱满的鼻头嗅闻着味噌汤的香味,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厚实的双唇专注地将刚煮好的麦饭一口一口送进嘴里。  用膳完毕,屋外已夜幕低垂。  当时他的门下没有半个门生,在这个家里进出的只有那名聋哑的村妇。  此时有位访客前来。  “在下名叫大垣四郎兵卫。”  对方报上姓名。  秋山大治郎从未见过这名武士,也不曾听闻他的名讳。  大治郎领对方走进六张榻榻米大的房间,为他倒了杯白开水。这个家连待客的茶也没有。  大垣不住上下打量眼前空荡荡的房间以及大治郎一身洁净却过于简朴的装扮,接着脸上顿时绽开笑容。  “今年夏天,在下曾于田沼大人的宅邸见识过您的剑技。”大垣说。  大治郎微微颔首。他绝不可能忘却此事。  大垣口中的“田沼大人”,指的是主殿头.田沼意次,为幕府最高权力核心的老中.之一,深受当今第十代将军德川家治宠信,世人以﹁足以呼风唤雨﹂形容他如日中天的声势。  田沼于今年春天获将军加赠七千石俸禄,成为远江(静冈县)相良地方的三万七千石大名.。听说他原本不过是区区一名领受三百石俸禄的小官,其飞黄腾达实属特异。  今年夏天,三十多名在江户市内拥有大型道场的剑客以及诸藩的剑术高手,在滨町的田沼家别馆举行的剑术比试中同场竞技。  其中,年纪轻轻的秋山大治郎不过是一名没没无闻的剑客,他得以参与这场盛会,说来算是特例。  当天大治郎连胜七人,最后才败给第八名对手--信州松代十万石的真田侯家臣,名为森藏人的一位剑客。  然而,名不见经传的秋山大治郎在比试当天的亮眼表现,一时蔚为话题。因为这是大治郎首次在将军跟前的江户剑术界亮相,并且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好成绩。  --能在这场公开比试中登场,全是父亲的功劳。  大治郎心里暗忖。  这天夜里突然前来造访的大垣四郎兵卫,似乎曾在田沼宅邸亲眼目睹大治郎比试时的表现。  “哎呀,当时真是精采万分啊..”  听他说话的口吻,似乎句句出自肺腑。  “阁下今日造访,不知有何要事?”大治郎以和善的语调问道。  “这个嘛..”大垣跪着移步向前,“在下有一事相求。”  “何事?”  “此事不论对家国或世人,都有莫大帮助。”  “哦..?”  “请好好展现您的身手。”  “要我与人比试是吗?”  “这个嘛..勉强算是。”  “勉强算是?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下希望您将某人的双手打断;并非斩断双臂,只要让对方骨折即可。”  “..?”  “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望您收下..”话说到一半,大垣从怀里取出一只小包袱,“这是五十两黄金。”  就当时的庶民而言,五十两黄金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足以过五年轻松自在的生活。  “还望您能成全。”大垣双手撑地,向大治郎磕头。“在下很看好您的本事。这一切都是为了家国、为了世人。”  “阁下的意思是,因为某个缘由,要在下打断某人的手骨是吧?”  “对方的姓名..请恕我无法明说。阁下若是同意,我们将为您带路。”  大垣的鼻头有一颗红豆般大的黑痣,他频频以左手小指抚摸。  “请您务必答应。阁下若能漂亮完成此事,日后对您本身也是帮助良多。”  尽管如此,对于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对手的姓名和住所,大垣仍是绝口不提。  面对大垣的苦苦央求,秋山大治郎最后以一句“恕难从命”加以谢绝。  二  隔天上午,大治郎前往父亲小兵卫的住处。  附近的桥场町有渡船可以横越大川前往寺岛。这是平民经营的渡船生意,由两名船夫驾着两艘渡船。  横渡一百二十多公尺的大川,抵达对岸的寺岛村后,田间小路对面有条横越的河堤。某本书上曾经写道:“奉官府之命,于河堤两旁栽种桃、樱、柳三树,自二月底至三月底,枝叶红紫翠白相间,一如锦缎垂挂,美不胜收。”  书中景致在眼前展开,四周零星分布着木母寺、梅若冢、白须神社等名胜古迹,四季景色绝佳。秋山小兵卫在此定居,已近六年之久。  小兵卫的住处位于田地中央,背倚松树林,面临大川、荒川、绫濑这三川汇合的钟渊,沿着河堤道路北上即可抵达。这约莫三间房大的小房子,是买下平民百姓的草屋改建而成。  秋山大治郎沿着河堤左转,穿过松树林,从后门绕向父亲起居室的外廊。  父亲小兵卫正躺在榻榻米上。  倘若两人并肩而立,小兵卫布满银丝的白头,高度勉强可以到大治郎的胸口。  并非因为大治郎拥有一副傲人的体格,其实..  一名年轻女子让小兵卫的头枕在自己的膝盖上,为他掏挖耳垢。此女名为阿春,是附近关屋村的百姓岩五郎之次女,她也不是身材高大的女子。然而,看着小兵卫躺在阿春的膝盖上,感觉就像一位母亲在哄孩子。  “小兵卫”这名字取得真贴切。  “小师傅来了。”阿春以不太礼貌的口吻对小兵卫说道。  此时小兵卫正舒服地闭着双眼,享受掏耳朵的快感。他以不像年近六旬的老翁该有的轻柔语调应道:“是吗?”  “爹,您早。”  大治郎穿着裤裙,打扮整齐,恭敬地行礼问候;小兵卫则是淡淡地应了一句:“坐吧。”  “是。”  “我闻到葱花味噌汤的味道。”  “我可没煮那种东西哦,怎么会有那种味道..”阿春说。  “不,是从我儿子身上传来的。”  小兵卫一面说,一面伸出左手,朝阿春丰满的胸部摸了一把。  阿春发出一声嘤咛。  大治郎急忙将脸撇向一旁。  “阿大,找我有什么事?”  “事情是这样的..”  大治郎向父亲道出昨晚那名神秘访客的事。  他离开父亲身边多年,今年二月底才回到江户。大治郎心里明白,之所以能在老中田沼意次的宅邸举办的剑术比试中登场,并在老中田沼以及其他幕府高官面前一显身手,也许都是由于人面广的父亲背地里替他居中斡旋。  正因如此,关于那名在田沼宅邸见识过自己剑技的中年武士以及他所委托的可疑工作,大治郎认为必须向父亲通报一声。  “嗯..”听完事情的始末后,小兵卫说道:“对方叫大垣四郎兵卫是吧..”  “爹认识此人?”  “不认识。”  “当时他手里提的是桥场不二楼的灯笼..”  “哦,你看得可真仔细。”  “是不经意瞧见的..”  “这么说来,此人是从某处搭船横渡大川,抵达不二楼后,向该处借了一盏灯笼,然后前往你位于附近的住处对吧?”  “孩儿是这么认为的。”  “要你把对方的手骨打断是吧..”  “是的。”  “哎呀,真可怕。”阿春说道,站起身走向厨房。  小兵卫的头从阿春膝盖掉至榻榻米上,但他依然双目紧闭,维持原本的姿势。  “那个人出五十两,依然无法引起你的兴趣是吗?又不是要你斩断对方的手臂,只是折断而已,根本没什么大不了。你连一名弟子也没有,日后恐有断炊之虞哦。在德川将军的威严下,这样的太平盛世已持续了一百数十年,没有战乱的一百数十年,这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不过大治郎,武士腰间的佩刀也因此..再说,武士的剑术不过是谋生的道具罢了。若是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当心饿死啊。”  小兵卫就像自言自语般,如此冷冷地说道。大治郎以清澈的双眸,静静注视着年迈父亲的红润面容。  初冬温暖的阳光,在庭园的小河河面上闪耀金光。  这条小河引自钟渊之水,河上漂荡着一艘小船。那是小兵卫专属的小船。  阿春端来了茶点招待大治郎。  喝的是上等好茶,糕点则是两国米泽町京.屋的名产“嵯峨落雁”。  大治郎啜了口茶,开始细细品尝手中的糕点。他的动作潇洒自然,尽管目前生活穷困潦倒,举手投足间却不带半点穷酸味。  小兵卫睁眼朝他瞄去,从微闭的眼皮下,透射出细如尖针的光芒。两眼旋即复又阖上。  “谢谢爹的招待,孩儿回去了。”  “嗯。”  秋山小兵卫微微颔首,伸出小指,轻轻戳向靠在他身边的阿春丰满的大腿。  “撑船送阿大回去。”  “是。”  阿春走下庭园,坐进系在河边的小船,手执竹竿,轻唤一声“小师傅”。  “谢谢爹。”  毕恭毕敬地向父亲行礼道谢后,大治郎也坐上了船。  小船从小兵卫眼前滑出。  年少时全心投入剑术修练的秋山小兵卫,上了年纪后,倒是过着风雅别致的生活。  尽管小船来到钟渊的涡流,但阿春仍是灵巧地操纵着竹竿,轻松将船撑向大川。  “阿春,你今年几岁?”  “十九。”  “你待在我爹身边快两年了吧。”  “是的。”  “嗯..”  一个月前,小兵卫难得出现在道场,说道:“那名下女阿春..”  “嗯?”  “我和她有了肌肤之亲。虽然不必告诉你,但我不想瞒着你。希望你能体谅我的心情。”  “是..”  虽然如此应道,但大治郎张大了嘴,迟迟无法阖上。  这四年来,大治郎离开父亲身边,远赴他乡潜心修练。因此,当父亲告诉他:“坦白说,这阵子我喜好女色,更胜于剑术..”大治郎一时无法接受,父亲竟然连一个小他四十岁、就像孙女一样的女孩也下得了手。  “有时候,也该以豁然的心胸,好好享受女人的肉体。你出外旅行后,我便结束四谷的道场,不再钻研剑术,这个决定果然是对的。”  尽管父亲说得头头是道,但是对于活了二十四个年头、从未碰过女色的大治郎来说,实在无法理解。六年前,父亲是个善于交际的能手,不仅经常出入诸位大名和大身旗本的宅邸,生活也很富足,不曾为钱烦恼。当时他的生活比较安分,不时会阅读古书,在四谷仲町拥有自己的道场,总是热衷于指导门生习剑。  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阿春浑圆的丰臀就在眼前晃动,大治郎急忙将目光移开。  阿春脸上笑靥如花。  ……
编辑推荐
  劍客的生活起居  庶民的江湖世界  1.司馬遼太郎齊名的時代小說大師池波正太郎三大系列之一;  2.累計銷量超過一千萬冊,獲吉川英治文學賞;  3.匯集傳統武士精神、義理人情、忍者奇觀與愛情故事,迥異于中國武俠的日本劍客文學世界。


下载链接

劍客生涯(一)下載

评论与打分
  •     異域之風
  •     好看啊,意猶未盡
  •     65歲的老家伙,看透的人生!
  •     果然大叔才是王道
  •     喜歡這個人的書,有不同的感覺,意猶未盡。
  •     熱血噴發
  •     兵法何嚴厲,池波一驚鴻
  •     書的裝幀很精美,內容也非常喜歡,有折扣,現在買很值
  •     很喜歡的時代小說,期待2和3的出版,一本不過癮啊
  •     不錯,值得一看。心急想看第二部~~
  •     很經典很喜歡∼!。
  •     看了《食桌情景》,才買了這本書,一兩行的段落,在日本作家中算是明快的。
  •     不如藤澤周平的《黃昏清兵衛》有味道。
  •     個人覺得 不如藤澤周平寫得好 很多細節刻畫的不到位 人物形象不鮮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