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

乾坤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10
出版社:南京出版社
作者:蔣嘉驊
页数:233
字数:275000
书名:乾坤
封面图片
乾坤

前言
金庸金大俠最近一次回到母校嘉興一中作報告時,親切地稱在校同學為“小師弟、小師妹”,此言一出,報告廳里歡聲雷動!爾後,母校出類拔萃的小師弟、小師妹果真層出不窮。繼數年前一位“小師妹”王爾凝創作了人文主義武俠小說《天外流星》在全國青少年中引起熱烈反響之後,現在的“小師弟”蔣嘉驊創作的生物主義武俠小說《乾坤》也受到省內外讀者的熱捧。蔣嘉驊寫出《乾坤》,除天賦外,很大程度是受了“大師兄”的影響。他說︰小學時就閱讀了金庸的全部武俠小說,初中時又讀了梁羽生、古龍一些作品,萌生了創造自己的武俠文學世界的念頭後,課余就啃起歷史來。他將《二十四史》通讀了一遍。考入嘉興一中後讀了鳳歌的《昆侖》,身手癢癢。為了檢驗自己的實力,高一時參加了五彩螺文學社,寫了一些短篇小說和論文,獲得好評後,信心更足了。記得蔣嘉驊高二時,他將《乾坤》前三章投給《五彩螺》,我讀了之後當即決定刊登,並附了一段點評。我寫道︰“本文將北宋年間武林爭奪軒轅夏禹劍的故事,與國家屢受侵擾的背景結合起來,講述了薛天傲在國難家仇中成長的故事。小說借軒轅夏禹和赤霄劍的由來,穿插了我國數千年的歷史,也是對祖國悠久歷史和厚重文化的溫習。”後來,《中學生天地》發了專訪,《教育信息報》摘登了幾個片段,在讀者中激起好評如潮。
内容概要
這是一部體現生物主義思想形態的長篇武俠小說。也是作者《天地人》三部曲的第一部。,  作品描寫了宋朝仁宗年間,捕役出身的少年薛天傲在國恨家仇中成長的故事。小說一反以往的武俠作品對人自身的探索有所不足的缺憾,著力描寫主人公薛天傲怎樣成為生物主義的探索者和先行者的曲折歷程,同時加入了本格推理元素,一個“謎”字貫穿作品始終︰雙重推斷、匪夷所思的殺人手法、奇特的遺言、冰冷的赫連密室,它們的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陰謀?    人是世間了不起的杰作,而武功又是人的偉大創造。薛天傲將生物原理與易經之道相結合,最終使得神功大成。作品從易經、佛理等方面探討了人與自然萬物相處之道,以“緣”字闡釋了一種超凡脫俗的人生境界。最終,以形悖論的方式結尾,留給讀者最後的玩味。
作者简介
蔣嘉驊︰
  男,出生于1990年3月1日。高中就讀于浙江嘉興一中,金大俠師弟。酷愛歷史,通讀二十四史。痴迷武俠,膜拜金古黃梁。熱衷推理,偏愛本格社會。
小學即開始發表文章,已在各大報紙雜志發表若干短篇文字。
長篇處女作生物主義武俠小說《乾坤》系其高中時所作,為“天地人”三部曲之首部。
目前正在創作長篇推理武俠小說《齋冷》。(系“天地人”三部曲之二)。
倘若讀者讀完小說結局後露出驚訝的表情,作者創作的心願便已達成。
书籍目录
第零章  万劫之刃第一章  十年之恨第二章  谜中之谜第三章  月池之巅第四章  渭州之战第五章  八荒剑圣第六章  天人之道第七章  魔君降临第八章  诸子五人第九章  豺云之谋第十章  双星之遇第十一章  宇文之心第十二章  海市之宁第十三章  迂回之击第十四章  轩辕夏禹第十五章  彭祖之卷第十六章  寓言之箭第十七章  逆阴之功第十八章  乾坤之气第十九章  决战之前第二十章  大化乾坤附录一 金庸嘉中论剑附录二 少年江湖——《中学生天地》记者专访蒋嘉骅

章节摘录
第零章 萬劫之刃“汴水通淮利最多,生人為害亦相和。東南四十三州地,取盡脂膏是此河。”這首詩的題目是唐代詩人李敬方的“汴河直進船”。汴州溝通東南四十三州之地,水運空前發達,使汴京成為了繁華的帝王之都。仁宗年間,大宋已失去了先前平定中原的霸氣,遼國雖難以重現聖宗皇帝時期全盛之景,卻仍如狼似虎,對中原版圖眈眈而視,並通過訂立“澶淵之盟”,使宋人每年向其進貢金銀財寶,史稱“歲貢”。當宋廷殫精竭慮與遼周旋時,西夏亦在悄悄崛起,好水川一役,更是讓嬌慣了的宋軍領略了黨項鐵騎之風,宋無奈,再定初約(“初約”指元首之口頭協議)于西夏。而汴河在水運發達的同時,也害苦了百姓,官吏們通過此類水道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以充歲貢,百姓怨聲載道,卻只得嘆聲︰“禍成矣,載可奈何!”臨川之地,三面環山,疊嶂逶迤,不乏怪石奇山,唯金山之嶺,危峰兀立,祥雲如煙,幽氣升騰,宛若仙境。是時恰逢金山嶺之春,碧空如洗,山色蒼翠欲流,仿佛將古剎金山寺托于如來碧綠巨掌中,時時予以庇佑。山間如蛟龍般彎轉的石階隱現于團團白氣之中,令人心曠神怡。忽然間,那蛟龍背脊躍上了兩個黑點,欲再看時卻又倏然消失,未隔一盞茶功夫黑點又破雲煙而出。細細端詳,卻是兩位輕功好手,正足不點地向上行進。為首的男子年不過三十,頎長身材,雖著黑色盤領褙子,卻豐神異彩,俊朗不凡。他身邊的孩童年歲恐難逾十五,穿青色布衣,也有模有樣,使著八步趕蟬緊隨男子。那男子見孩童面如羊脂,知其甚是疲累,道︰“天傲,歇息一會如何?”話雖如此,卻不停腳下功夫。那孩童不語,咬咬牙不敢出聲,生怕泄了氣再難疾行。男子微微頷首,心道︰“這孩子平日頑劣,正經時卻不拖後腿,若假以時日,必成大器。”他瞧那孩童雖十分吃力,但步子仍不亂,也是有所驚嘆。經過五年苦練,這娃娃輕功竟已至斯。忽听那男子“咦”了一聲,右足向前一點,一個鷂子翻身,向後急轉,瞬間卸去了前沖之力,穩穩立于石階之上。孩童便無此般本事了,見男子倏然停步,步法一亂,整個身子甩了出去,所幸雙手死死拉住近旁灌木,不然便要跌下萬丈懸崖。那孩童驚出一身冷汗,好不容易將自己的身子拉回,一屁股坐在石階上,摸著擦傷的白嫩小臂,對那男子嚷道︰“嚴公律,想要老子命麼?停下來也不招呼一聲。”卻見嚴公律並不理睬,只是微笑著眺望數丈外峭壁上的一棵古樹。那古樹枝葉碩茂,枝干上坐著一個白衣男子,雖留著絡腮胡子,卻有張秀麗臉龐,年歲不出嚴公律左右。古樹枝干絲毫未有彎折,可見其輕功之妙。嚴公律笑道︰“盜王終于現身了,令我倆追得好苦。”白衣男子撿了片葉子餃在嘴里,悠閑道︰“路遙知馬力,短途如何彰顯捕仙英雄之本色!”嚴公律頷首︰“避開了天下第一神捕,的確不是件壞事。”原來,那白衣男子便是盜王秦化軒,近幾月在開封現身,掀起了不少風浪。被喻為天下第一神捕的李洛神與開封捕頭嚴公律立下約定︰倘若嚴公律能先將盜王追捕歸案,李洛神這天下第一的名頭就歸嚴所有。是故一月之前,嚴公律帶著小捕役薛天傲,朝行夜宿,從開封一路追趕至此。“若不是擔心這小娃兒跌跤,咱們大可以再比比腳力。”盜王有些惋惜道。卻听見薛天傲的嫩嗓門︰“老子還是跌跤了,還差點要了命。”嚴公律瞪了天傲一眼,對盜王道︰“別理睬那小子,他命可大了,倒是咱們,是否該再比比手上活。”“在下正有此意。”盜王話音未落,已飄然落于石階上,離嚴公律不過半丈遠。只見他卷起右邊衣袖,蓄勢甩出,正是絕技之一“玄通袖”。嚴公律向左側身閃避,迅雷般踢出右腿,不防盜王右手已從袖中探出,抓向嚴公律胸前。薛天傲在一邊掐著指尖,口中念念有詞,竟在算卦以卜嚴公律之勝負。隨著一聲悶響,盜王被嚴公律踢中,連退三步,險些摔下石階。嚴公律只是衣服輕微劃破,緩緩道︰“還需再打麼?”盜王咳了數聲,笑道︰“好快的腿,勝負已分出,無需再比。”天傲見他對嚴公律心生敬意,也笑著拍了拍手,輕聲道︰“這一卦又算對了。”盜王絕技“玄通袖”之“玄通”二字,出于《道德經》“微妙玄通,深不可識,夫不唯不可識”一語。顧名思義,玄通袖便是以長袖惑敵,伺機出爪。方才一招,盜王之手離嚴公律不過半肘之遠,而嚴公律竟能在對方出手之前踢中盜王前胸,雙方實力差距可見一斑。盜王撢去衣領塵土,並無畏懼之色,道︰“捕仙當真名不虛傳,不但破了迷魂陣,辨明了在下去處,還以一招將我擊退,在下服了。”言及此,有束手就擒之意。嚴公律並不動手,朗聲道︰“盜王秦化軒,輕功兼具周、燕兩大輕功世家之長,來無影去無蹤,犯案無數,所到之處令富豪污吏膽顫心驚閉門不敢外出。所斂皆為不義之財,沿途發于饑民,未嘗私吞金銀之一毫。”薛天傲走到他身邊,點頭道︰“也算是個俠盜了。”此語出自孩童之口,當真听來別扭。秦化軒哼了一聲,道︰“官官相護,還會在乎勞什子的俠義麼?”他嘆了一口氣,“這天下貪官豪紳何其多,秦某窮盡一生,也難盜其財萬分之一發于災民,故早心生隱退之意。如此一來也好,秦某便跟你走,落在捕仙手中,不算丟人!”嚴公律挑了挑勁眉,問道︰“盜王當真欲歸隱?青壯之年便要學做閑雲野鶴麼?”一雙明澈鳳目不離盜王身。秦化軒似意念已決,堅定地點了點頭。嚴公律聞言莞爾一笑,道︰“盜王既已如此,嚴某再行捉拿,反倒被後生笑話不辨是非。”他看了眼薛天傲,薛天傲似不買帳,雙手插腰別過小臉。秦化軒不明其意,問道︰“捕仙當真願意放過在下?李神捕與衙門那邊卻如何交待?”卻見嚴公律大手一搖,道︰“李洛神神通廣大,在下此番僥幸勝出,這天下第一的名頭遲早被其奪回,不要也罷!至于衙門那邊麼……”嚴公律眉間一蹙,笑容盡失,“盜王留下右臂,嚴某帶回衙門,說盜王摔下萬丈山崖便可。盜王妙手去了一只,衙門自不會懷疑。”此言一出,秦化軒怒道︰“你要殺便殺,何故出口辱我,我秦化軒豈是貪生怕死之輩!”薛天傲也是側臉不解道︰“嚴公律,咱們好人做到底,說好放他,為啥又要斷他一臂?”嚴公律罵道︰“你懂個屁!”繼而轉向漲紅臉的秦化軒,正色道︰“去年三月初九,你在京城李員外府偷盜的事可還記得?”秦化軒紅臉陡然發紫,結巴道︰“記,記得。”薛天傲心頭一凜,方知嚴公律所提之事。嚴公律肅然道︰“那時正巧密宗惡僧拉佔也在黃府,你敵他不過,竟拿府中丫鬟為質,哼哼,惡僧哪會顧他人死活,將那女子一掌擊斃,你卻得以死里逃生。”盜王神色恍惚,當時他本想脫身後便放還丫鬟,不料那惡僧如此歹毒。此事亦為其心中永久之痛,如今傷口被揭,郁悶得吐,反而淒笑道︰“一念之差,一念之差,這一只手,當斷!”“慢來!”薛天傲忙叫道,“盜王做了極多好事,功過尚不能相抵麼?”嚴公律充耳不聞,只是靜靜等著盜王動手。那盜王也確是君子,左手從袖中掏出匕首,運功朝右臂劃下,毫不拖沓。卻听他一聲低哼,肘間亮光一閃,濺出一道長長血劍。盜王扔下匕首,點穴止血,其後手護斷臂,心中大感解脫,顫聲笑道︰“多謝捕仙!”言畢人影一晃,騰飛而去,身法卻明顯不如先前。嚴公律將盜王右臂以白布包裹,負于身上,對天傲道了聲︰“走。”卻見天傲殊無所動,一臉怒氣。嚴公律呵斥道︰“小鬼,想造反?”薛天傲指著嚴公律,大聲道︰“先前害老子跌了跤暫且不與你計較,現在怎麼連是非都不分?盜王只是失手,真正令丫鬟殞命的是那個惡僧!”嚴公律本欲一人先走,听天傲這麼一說,轉過身,罵道︰“那丫鬟雖不是秦化軒所殺,卻是因他而死,懂麼?死屁孩!”他又自忖所斥過于嚴厲,語氣稍緩道︰“咱們做捕役的,決不能認將功贖罪的死理,倘若放過盜王,那天下如黃府丫鬟的人豈不是要白死?誰又替她們伸冤?”薛天傲一怔,輕哼了聲,卻仍有不服之色。“說得好,將功贖罪皆為誑語!”便听一聲贊嘆,一峨冠老者出現在薛天傲身旁,他身材高挑,著一襲綠衫,目若朗星,甚是威嚴。薛天傲被突如其來的喝彩嚇了一跳,剛欲發作,卻听嚴公律拱手笑道︰“李神捕有意承讓,卻不知為何?”原來李洛神並未陷入盜王的迷魂陣,而是尾隨其後,只是未現身罷了。先前李洛神與嚴公律雖定下賭約,卻不曾與天傲相見,故天傲並未將其認出。李洛神捋著長長墨須,哈哈笑道︰“老夫只是想親眼瞧瞧年輕捕仙的能耐。如此看來,的確名副其實。”他轉向薛天傲,問嚴公律道︰“此孺子是誰?”嚴公律見薛天傲咂嘴,怕他胡言亂語有失禮節,卻听天傲道︰“我是汴京捕役,嚴捕頭屬下。”嚴公律心道︰“這孩子關鍵時還是不胡言亂語的。”見李洛神頷首,他笑道︰“神捕有所不知,這小子天生是做捕役的料,京城十大案半數都是他識破的,此番也正是他看破盜王的迷魂陣,在下方能追至此地。”李洛神輕哼道︰“他這般年紀便鬼機靈,言語老成,老夫覺得不是什麼好事。”嚴公律怕天傲反駁,連忙將話茬引開道︰“此次神捕有意放水,這天下第一的名號,在下可不敢妄得。”李洛神頷首道︰“你這年輕人的確讓人喜歡得緊,老夫正巧京中有事,一同回京可好?”嚴公律忙道︰“求之不得。”薛天傲白了嚴公律一眼,道︰“不想早點回去和黃小姐團聚麼?”嚴公律豎起食指放在嘴前,示意他噤聲。三人施展輕功,原路下山,此番卻是悠閑自在,並不像上山那般窮追猛趕。李洛神身份最高,走在最前,對身後的嚴公律道︰“山下有一戲班名為'合一社',雜技絕倫,我有三張銅券,咱們同去一看。”“合一”之名取自《孟子》一書中“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合一”一句,此名暗喻社中戲子的技藝已是天人合一。”嚴公律道︰“什麼戲班如此狂妄,卻要憑券前去?”李洛神笑道︰“既敢如此,定有過人之處,看了便知。”又道,“凌參軍之子凌雲嘯也在此戲班中。”嚴公律微驚道︰“可是凌戰霄參軍之子?”李洛神道︰“不錯。”嚴公律頓生敬意。那凌戰霄原本是遂城參軍,十五年前與遼人一戰中殺敵無數,最終被俘,拒不投降,英勇就義。每提到凌戰霄,宋人總免不了贊嘆其英名。李洛神卻忿忿道︰“倘若多幾個凌參軍這樣的人,遼國又何以有東滅渤海、西征回紇之勢!”此時李洛神定想不到,僅五年之後,大宋的心腹所患又將多一個夏國。下山後,路人漸多,不多時便來到市集之中。三人穿過集上人眾,見一條大河水面寬廣,漕船來往穿梭。河邊店鋪繁多,民宅相連,好不熱鬧。又走了約莫兩個時辰,天色漸晚。在一店家用過晚餐,李洛神帶嚴、薛二人來到一莊園之外,遙見莊內灰瓦素雅,屋扇輕盈,竟是以前的凌府。李洛神上前叩門,一中年男子開門,接過李洛神的銅券,招呼三人入內道︰“這下客人到齊,表演便可開始。”進入莊園,一座歇山式兩層閣樓映入眾人之眼,上下樓梯之間突出一平座,前部以半圈欄桿圍繞。閣樓雖不失典雅,卻是飽經風霜,有了一絲破舊之色,令人無不扼腕感嘆人事興衰。進入閣內,直上二樓,卻見室內除了一破舊屏風,盡是些雜耍器具,室前端立一六旬老者,白首布衣,卻是合一戲班班主。嚴公律欲走前去,李洛神手指足下細線,阻止道︰“只可在細線後觀看。”嚴公律目視身旁,果見另有兩男子,錦衣玉冠,顯然同為看官,也是止步于線前。嚴公律見天傲仍是無視細線向前,連忙一把將其拉住。班主見人到齊,開口道︰“看官不辭辛勞來此,老生不勝感激,閑話少說,表演這就開始。”說罷走到一旁。嚴公律驚道︰“僅有我等五位觀者麼?”李洛神頷首道︰“故此銅券彌足珍貴。”表演伊始,有女子置一黑木桌于室中,那黑桌桌面為斜面,呈尖頂狀,那女子腳綁四肘長細竹蹺,竟穩穩站于斜面直上,手掌中還轉著兩只比手掌大出三倍的陀螺。嚴公律剛要喝彩,女子竟將雙掌向上一送,兩陀螺向屋檐轉去,險些觸及屋頂,那女子身子後翻,穩穩落在桌上,再瞧那陀螺,亦回到掌中,仍打著轉。隨後,蹬技、走鋼絲等雜技一一上演,無一不是難度奇高,令人嘆為觀止。不覺正午已到,表演臨近尾聲,卻見一瘦臉青年,手托木盤上場,木盤中有七把三寸短刃。這七把短刃遍體發紅,卻是涂滿了奇毒“赤封喉”。李洛神道︰“封喉毒與萬鬼噬心散合稱兩大奇毒,人稱'綠肥紅瘦',中了萬鬼噬心散之人,定遭受萬蟻攻心之苦,死時更是渾身浮腫。而這赤封喉卻是無孔不入,僅擦破皮便能浸入體內,中毒者立斃,雖無巨大痛苦,尸身卻將脫水干癟。”那瘦臉青年談話間已將七把短刃左三右四拿于手中,把把有序向上拋起,旋又拿住,如此反復,須臾間七把短刃已在空中結成半圓赤色刀圈。嚴公律道︰“此把戲也無甚出奇。”李洛神搖頭道︰“你看,短刃的刀柄上亦布滿了封喉毒。”嚴公律細細一看,果見刀柄上僅剩五點灰白,其余盡是紅毒,不禁頭皮發麻,心道︰“此舉忒大膽,表演時必須拿捏在刀柄五點灰白之處,稍有疏忽,便是致命。”李洛神卻笑道︰“這青年便是凌參軍之子凌雲嘯,平日里負責打造道具,今日能看到他的表演,此番前來確是值了。”忽听青年一聲驚呼,眾人皆是“啊”地叫出聲,只見那青年竟是一下沒拿捏好,一把短刃失去控制,刷地飛出窗外,另六把亦是叮叮數聲,打落在地。那青年面色鐵青,悻悻道︰“又,又失敗了!”方欲下樓拾刀,班主搖著頭來到他身邊,示意勿動,隨後面有歉意地對看客道︰“人有失手,實在抱歉,實在抱歉,請看客至西廂房用茶,以賠失手之罪。”說罷又躬身鞠了三下,下樓拾短刃去了。五位客人隨管門中年男子下樓,此刻天已全黑,忽听一聲驚呼,卻是那班主的聲音,發自閣樓背後一矮屋中。眾人皆是一愣,趕至矮屋內。屋內地面以白絹為毯,卻見班主手指屋內一張木床,床上躺著一個男子,身著短衫,耳順年紀,面如死灰,腹部毫無起伏。屋內另有張床在此木床之左,卻是空無一人。李洛神與嚴公律相視一眼,方欲上前,卻見薛天傲早已來到床邊,靜靜查看,道︰“死于封喉之毒。”尸身尚未脫水,顯然是中毒不久。班主看到床上短刃,顫聲道︰“是,是方才跌落的刀,我尋刀不著,疑是落入矮屋中,誰知……”嚴公律目掃床邊,只見一把短刃橫在死者身邊,刀身盡是紅瘦之毒。李洛神仰頭,嘆道︰“原來如此,難道是這漢子注定有此一劫?”眾人復又向矮屋頂上望去,見屋頂開了個半手掌大小的通風口,與木床相對。想必凌雲嘯不慎從窗口飛出的刀刃,竟鬼使神差地落入了通風口,緊接著觸踫到床上男子,雖未插入男子肉身,卻將封喉毒植入皮內,男子尚未醒來便一命嗚呼。此時戲班中又有數人進屋,皆是不知所措。同為看客的華服男子問道︰“是否要報官?”他既能拿到入場銅券,顯非尋常人,故此刻未失方寸,見班主允許,便出屋而去。僅兩盞茶功夫,那華服男子便帶三名官差一名仵作前來。帶頭模樣的捕快向李洛神嚴公律問明前因,又讓仵作對死者進行一番檢查後,認定凌雲嘯過失致床上男子死亡,要帶凌雲嘯回衙門。“嘯兒,嘯兒闖禍了?”一老嫗在那管門男子的攙扶下來到矮屋前,她眼里無光,顯然已瞎了許久。凌雲嘯見狀,急忙上前握住老嫗干癟之手,道︰“娘親莫急,兒子沒事的,是原哥意外死了,兒子去一趟衙門便回。”那老嫗聞言,道︰“姓原這小子死了卻是好事,孩兒你速去速回。”領頭的官差聞言道︰“凌老夫人,按宋律是不問過失殺人的,況且凌少參軍連過失都算不上,請放心,官差定會將他平安送回。”捕役們對凌參軍皆是敬佩非凡,故對其夫人兒子也是格外客氣。另一官差對眾看客道︰“請諸位同去衙門,作個見證。”眾人無不頷首,嚴公律對薛天傲道︰“你留在莊中,我一會便回。”薛天傲一擺手,示意他盡管前去。
编辑推荐
《乾坤》是中國第一部生物主義武俠小說。乾卦第一,變爻落在上九,是為亢龍有悔。


下载链接

乾坤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