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雲

覆雨翻雲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4
出版社:雲南人民出版社
作者:黃易
页数:343
书名:覆雨翻雲
封面图片
覆雨翻雲

前言
從《破碎虛空》到《封神記》,二十多年來妁苦與樂,真的是一言難盡。在《破碎虛空)前,我從來沒有寫小說的行動。中學會考前的少年時代,生活平凡單調,打破苦悶的唯一辦法,就是待在家中臥看武俠。母親認為我是沉溺喪志,無可救藥。只有我自己明白,在那個不受時空局限的廣闊天地里,我得到了沒法從現實或課本中得到的啟發,無限地擴闊了我的視野和生活。接著是開赴會考的殺戮戰場,出乎所有人包括自己的料外,我取得超乎理想的好成績。于香港藝術館工作的十年間,武俠小說陷入低潮,我遂移情科幻作品,直至機緣巧合下我寫出了《破碎虛空》,我對武俠的熱情又回未了,只是掉轉了創作者和讀者的身份,但那時仍未想過當全職的作者,一天,清早起來領著狗兒往山上跑,當抵達臨海可俯瞰漁港的山頭,一艘渡輪正拐彎駛進港口、這一邊是遠離塵囂的寧靜漁村,另一邊是繁喧的城市。如果我不用乘渡輪往那邊上班,會是怎麼樣的滋味?就是這樣我遞了辭職信。由遞信到今天剛好是二十年,適逢敝作在大陸整理出版,不由想起舊事。今次的結集,全賴上海英特頌圖書的袁杰偉先生和他的團隊籌謀策劃,還有是讀者們的支持,謝謝!黃易2009.2.18
内容概要
  《覆雨翻雲(1)》以明初為背景,那時候蒙古帝國已土崩瓦解,朱元璋一統天下。 魔師龐斑,退隱20年,終于帶領門下弟子,重出江湖,掀起江湖以及朝廷的滔天巨浪。浪翻雲自愛妻紀惜惜身故後,他頓悟到人生也不外如是,于是臻至劍道至境,從情,感受到了生命的真意。與龐斑成為互相尊重的對手。 此書故事情節曲折,人物眾多。開始以怒蛟幫與魔師宮的爭斗為主線,後情節慢慢轉移到與天命教的奪權大戰,並涉及白道,朱元璋與燕王等各方勢力的斗爭,情節起伏迭宕,場面宏大,為人們構築了一場壯觀的古代武俠和現代科幻的想象畫卷。其中的愛恨交纏,悲歡離合,詭奇變化,意境無窮,天趣橫空,絕對不容錯過。
作者简介
黃易,本名黃祖強,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求學期間專攻傳統中國繪畫,曾獲“翁靈宇藝術獎”後出任香港藝術館助理館長,負責推動藝術與東西文化交流。1989 年辭去高職厚薪,隱居離島深山、藏風聚水之地,專心從事創作。至 90 年代,旋即以獨樹一幟的武俠作品,席卷港、台兩地。從探討武學與天道的第一部作品《破碎虛空》,黃易便沈醉于武俠創作的天地中。其後以明初的紛亂江湖為背景的《覆雨翻雲》,不但是奠定其重要地位之長篇鉅著,更構織出一個動人獨特的武俠世界,風靡了無數武俠讀者。隨即他更以不斷創新的手法,亟思為傳統武俠注入新的元素,創作出結合歷史、科幻、戰爭、謀略的《尋秦記》,再度成為武俠迷爭睹的杰作。在武俠小說低迷已久、武俠市場已大部分為電影、電視、漫畫等聲光及圖像傳媒所瓜分的趨勢下,黃易的武俠小說能夠博取讀者青睞,在台、港創下數百萬冊的銷售。在現代年輕讀者日趨薄弱的文字耐性下,連續寫下多部超越兩百萬字的長篇鉅構。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末路豪雄第二章 飛龍在天第三章 大軍壓境第四章 道消魔長第五章 神秘巨舫第六章 含冤入獄第七章 絕處逢生第八章 當時明月在第九章 情到濃時第十章 木雕戰書第十一章 刃冷情深第十二章 迎風之戰第十三章 肝膽相照第十四章 酒家風雲第十五章 青樓夜宴第十六章 密謀復國第十七章 落荒而逃第十八章 八派第一

章节摘录
第一章 末路豪雄 浪翻云步入观远楼二楼厢房雅座,恰是华灯初上时分。观远楼在怒蛟岛上,属于小酒楼的规模。浪翻云爱它够清静,可以观望洞庭湖外的 景色,所以这两年来成为观远楼的常客。两年了! 自惜惜死后,转眼便两年。他也不知道这些日子是如何度过,想到这里,意兴索然。怒蛟岛在江湖上赫赫有名,与赤尊信的尊信门、黑道大豪干罗的干罗山城,同被列 为武林黑道的三大凶地。这三股势力,主宰着当今黑道的命运。有人预言,只要这三股势力打破均衡,合而为一,就是天下遭殃的时刻。这一种趋势正在发展,确实的内情异常复杂。怒蛟岛是洞庭湖上一个占地万亩大岛,岛上山峦起伏,主峰怒蛟岭,矗立于岛的中 心地带。怒蛟帮的总部怒蛟殿,建于半山腰处,形势险峻,易守难攻。这等建□,是与浪翻云并列为怒蛟双锋的右先锋凌战天精心设计和督建的。接近三千的帮众,过万的家眷,聚居在沿岸一带的低地,热闹升平。赌场、妓院与 酒楼林立,贩商云集,胜比繁华的大都会,又俨如割地称王。自上一代帮主上官飞,以怒蛟岛为基地,在左右先锋“覆雨剑”浪翻云和“鬼索” 凌战天两人的协助之下,南征北讨,把湖南、湖北洞庭湖一带收归势力之下,其影响力 借着长江东西的交通,几乎遍及中原。贩运私盐,又从事各种买卖,坐地分肥,一般帮 众都家产丰厚,遑论头目级以上人物。有钱能使鬼推磨。钱也促进了这个湖岛的兴旺。浪翻云对窗坐下,要了两大瓶女儿红。窗外淡淡一轮明月。洞庭湖水面波澄如镜,月下闪闪生光。秋雾迷茫凝月影,寒斋清冷剩梅魂。惜惜就是在明月迷蒙的一个晚上,欲舍难离下,撒手归去。浪翻云没有流泪,他从不流泪。湖内有灯火疾掠过去,浪翻云知道这是本帮巡逻的快艇。近年来以四川、云南一带为基地的尊信门,在完成了对西陲的控制后,魔爪伸向中 原,威胁到怒蛟帮的存在,形势已到一触即发的险境。自惜惜死后,浪翻云从不过问帮内事务,现任帮主上官鹰继承父业,锐意图强,乐得浪翻云投□置散,好建立自己的处事作风和新兴力量。成又如何,败又如何! 纵能得意一时,人生弹指即过,得得失失,尽归黄土。譬之如惜惜的绝代风华,还 不是化为白骨! 浪翻云心内绞痛。长达四尺九寸的“覆雨剑”仍系腰际,这宝剑曾是他的命根,现在却像是破铜烂铁, 对他没有分毫意义。挂着它只是一种习惯。一阵轻微的步音传入耳内。浪翻云知道有高手接近。步音熟悉。一人推门进来,随手又把门掩上。坐在浪翻云对面的位置。这男子容貌瘦削英俊,两眼精明,虎背熊腰,非常威武。正是与浪翻云齐名的右先 锋“鬼索”凌战天。凌战天的身体刚好挡着浪翻云望向窗外的视线。浪翻云无奈的把欣赏洞庭湖夜月的目光收回,心内一阵烦躁,知道今晚又要面对险 恶的世情。凌战天今年三十五,比浪翻云少了一岁,正值壮年的黄金时代,生命的顶峰。浪翻云望着这个帮内最相好的兄弟,想起当年两人出生入死,共闯天下;勉力提起 精神,露出一个罕有的笑容道:“战天,明天你即要起程往横岭湖的营田属帮,我借此 机会,为你饯行。”凌战天道:“你居然也知道了。”浪翻云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满。的确是,若非为他打点日常起居的小郭告诉他,不管凌战天离去多久,他也不会知 晓。自惜惜死后,什么事他也不想知、不想理。想到这里,对这生死至交生出了一份内 疚。浪翻云温和地道:“放心去吧!我浪翻云有一天命在,保你的妻儿一天平安。”当 时帮规所限,外调者一定要把妻儿留在岛上,藉此牵制部下。凌战天面容一整,正要发言。浪翻云一抬手,阻止了他说话,道:“休要再提,前任帮主待我等恩深义重,岂可 在他老人家魂归道山后,反对他的后人。叛帮另立之事,不可再说。”凌战天面容浮现 一片火红,双目射出激动的神色,怒声道:“大哥,这个恕难从命,我们明天以后,可 能再无相见的日子,心内之言,不吐不快。”面对这个有生死交情的兄弟,听到他语气悲愤坚决,浪翻云尽管不愿,亦不得不让步,叹道:“你说。”只有简单的两个字,似乎连多一字也不想说。凌战天道:“恕小弟直言,自新帮主上官鹰继位后,不断安插像翟雨时、戚长征、梁秋末等无能之辈,把持帮务;一班昔日以血汗换回怒蛟帮偌大基业的弟兄,却一一遭受排斥,不是权力被削,调往无关紧要的位置,便是被派予完全没有可能成功的任务,不幸的身死当场,较幸运的也被横加办事不力的罪名,以致人心离散。”他的声音越说越响,越说越激动,完全是一种不计后果的心态。一直以来,凌战天以冷静精明著称,可是在他最尊敬的大哥面前,他内心的感情像熔岩般爆发出来。凌战天胸口强烈地起伏着,待平静了一点儿后,继续说:“自从上官鹰娶得乾罗那不知从何冒出来的女儿乾虹青后,更变本加厉。一方面加强排挤我们这群旧人,另一方面,又筹谋与野心勃勃的黑道巨擘——乾罗山城的主人‘毒手’乾罗合伙,说是连手对付尊信门主‘盗霸’赤尊信的扩张。其实乾罗这绝代凶魔,恶名昭彰,这样引狼入室,徒然自招灭亡。”说到这里,凌战天声音有点儿哽咽。浪翻云一言不发,定定地望着杯内色如玛瑙的醇酒。酒醒何世?凌战天俯身向前,双掌十指按在桌面,因用力而发白,桌面被抓得吱喳作响,沉声道:“老帮主和我们打出的天下,难道要眼睁睁拱手让人吗?”他的双眼充满怒火。顿了一顿,坐直身子,道:“大哥在帮内的声望不作第二人想,只有你能力挽狂澜,怎可以这样无动于衷?”浪翻云一手握起满杯醇酒,一仰头,那酒似箭一般射人喉咙内,一股火热的暖流往身体各处蹿去。面容却如千古石岩,不见丝毫波动。溅出的酒洒在襟前,亦不拭抹。凌战天把心中积郁了近两年的话,一口气痛快地说了出来,情绪宣泄后,人也逐渐平复下来。他知道若不能使这个与赤尊信和乾罗并列江湖黑榜十大高手的“覆雨剑”浪翻云振作起来,前途再没有半点儿希望。凌战天续道:“三日后‘毒手’乾罗便会亲率手下凶人‘破心拐,葛霸、‘掌上舞’易燕媚、‘封喉刃’谢迁盘等,倾巢而来。分明要一举把我帮接管过去。”一阵悲笑,哂道:“可怜上官鹰那小鬼对付自己人用尽心机,遇到兴亡大事,却晕头转向,不辨东西,还以为平添臂助,可以对抗赤尊信那个魔君,其实分明是被妖女乾虹青玩弄于股掌之上。”浪翻云闭上双目,不知是否仍在听他说话。凌战天不作计较,时问无多,明天他将被外放到营田,那时鞭长莫及,只能空叹奈何,急忙续道:“现在乾罗唯一忌惮的人,就是大哥。我被外调他方,一定是乾虹青受乾罗指示所为,尽量削弱大哥各方面的助力,届时大哥孤掌难鸣,还不是任人鱼肉。眼前唯一生路,就是在乾罗抵达前,把领导权争取过来。怒蛟帮的生死存亡,全在大哥一念之间。”浪翻云再干两杯烈酒,神情落寞。凌战天愤慨的眼神,转为怜悯的神色,放轻声音道:“大哥!不要再喝了,自从大嫂病逝后,没有一天你不喝酒,即使铁打的身子,也禁不住酒毒的蚀害呢。”言下不胜惋惜。若非浪翻云意气消沉,全无斗志,乾罗和赤尊信等虽说是一方霸主,纵横无敌,亦不敢这样明刀明枪,欺上头来。兼之现任帮主上官鹰乐得将他投闲置散,好让自己从容安排,弃旧纳新,建立自己的班底势力。外忧内患,使曾经雄霸长江流域的怒蛟帮,势力大不如前。当时天下黑道鼎足而立,乾罗山城以北方为基地,控制黄河两岸。尊信门则以四川、云南一带为据点,势力笼罩了中国西陲。怒蛟帮占据中部地带,包括湖南、湖北、河南、江西等肥沃的土地。无论是处在北方的乾罗山城,抑或在西陲的尊信门,若要在中原扩张势力,都自然而然要先攻克中原霸主,换言之,就是要先击败怒蛟帮。但怒蛟帮昔日上官飞健在时,一代豪雄,统率全帮,武功有浪翻云,组织有凌战天,极一时之盛,无隙可寻,稳如泰山。不过自从上官飞五年前逝世,浪翻云两年前丧妻,叱咤一时的长江第一大帮,已是今非昔比。纵使如此,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帮内好手仍众,若非新旧势力倾轧不已,凌战天不相信有人敢这样欺上头来。浪翻云不理凌战天感慨的眼光,再尽一杯,把酒杯倒转放在桌上,以示是最后一杯。凌战天知道浪翻云给足他面子,心下百感交集。浪翻云第一次把目光从酒杯移开,望向凌战天道:“战天,不如今夜由你我护送秋素和令儿,逃离岛外,觅地隐居。”他自爱妻惜惜死后,还是第一次这样积极地要去做一件事情。凌战天毫不领情,一声悲啸,站了起来,缓步走向窗前,向窗外月夜下的洞庭湖望去。凉风从湖上徐徐吹来,带来湖水熟悉的气味。窗外的明月又大又圆,一点儿也不似窗内两颗破碎的心,满怀悲郁。凌战天断然道:“凌战天生于洞庭,死于洞庭。我若要走,就算乾罗和赤尊信亲自出手拦阻,恐怕仍要付出可怕代价。我担心的是大哥你,乾罗威震黄河,手中长矛,鬼神难测,兼之善耍阴谋诡计……”浪翻云恰在这时起身,走到窗前。两人一起望着月夜下的洞庭湖,这个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浪翻云喃喃道:“还有多少天是八月十五?”凌战天想起浪翻云的亡妻纪惜惜正是病逝于两年前八月十五的圆月下,知道他忆念亡妻。
编辑推荐
《覆雨翻雲(1)》由雲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下载链接

覆雨翻雲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