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車俠影(上下)

檀車俠影(上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09
出版社:當代世界出版社
作者:司馬翎
页数:796
书名:檀車俠影(上下)
封面图片
檀車俠影(上下)

前言
中国的武侠小说有旧派与新派之分。旧派武侠小说虽是新派武侠小说的出发点,但如果没有新派武侠小说,就不可能提高武侠小说的品位。在今天能对广大读者产生吸引力的武侠小说,主要是新派而非旧派。在新派武侠小说中,影响最大的自然是金庸和古龙,但形成新派武侠小说盛况的,却绝不只是依靠他们两位。所以,对其他有成就的新派武侠小说和在旧派武侠小说向新派转型期间的突出作品也应给予重视和研究。何况现在的武侠小说创作已面临又一次转型期;为了促使武侠小说的新的一轮高潮的到来,对前一阶段的武侠小说创作加以总结,以便从中吸收经验教训,其重要性已日益显示出来。这就使上述的作家研究工作更有其必要性。在这一类型的武侠小说家中,我认为司马翎是特别值得注意的一位。司马翎生平司马翎本名吴思明,生于1933年,广东汕头人。少年时期受到较好的文化教育。1947年随家人移居香港,开始接触还珠楼主、白羽、王度庐、朱贞木、郑证因等人的武侠小说,对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等书尤为喜爱。1957年至台湾入政治大学政治系,次年发表武侠小说《关洛风云录》,一举成名,因而他休学一年,集中时间与精力创作武侠小说,及至《剑气千幻录》(1959)和《剑神传》(1960;《关洛风云录》续篇)分别在台港报上连载,遂获得了更大名声。大学毕业后,虽担任过《民族晚报》记者、《新生报》编辑等职,但其主要精力仍用于写武侠小说,发表了很多作品,成就也更为卓著,在当时台湾受到热烈欢迎。古龙曾说:“在台湾早期的武侠小说家中,我唯一‘迷’过的只有司马翎,他算得上是个天才型作家。记得当年为了先睹为快,我几乎每天都待在真善美出版社(出版武侠小说的出版社。——引者)门口,等着看司马翎的新书。”(见叶洪生《武侠小说谈艺录》中的《当代武侠变奏曲》,台湾联经出版公司,1994)可见其影响之一斑。在香港也很受重视,金庸对司马翎的小说就颇为喜爱。据其自述:“我生平最开心的享受就是捧一本好看的武侠小说来欣赏一番。现今我坐飞机长途旅行,无可奈何,手提包中仍常带白羽、还珠、古龙、司马翎的武侠旧作。”(见金庸《飞狐外传》最新修订版《后记》,台湾远流出版社,2003)但他在1971年后,主要从事商业经营;晚年偶有所作,也已不能与其以前的媲美。1989年逝世于故乡汕头。司马翎的创作历程司马翎武侠小说的创作历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从中可以看到其艺术成就是怎样不断提高的。其第一阶段始于《关洛风云录》的创作。这也是他在旧派武侠小说的基础上跨出新的脚步的时期。他写这部小说虽在通常被目为新派武侠小说创始人的梁羽生、金庸之后,但从作品来看,似乎并没有受梁、金的影响。因为金庸的最早两部小说——《书剑恩仇录》和《碧血剑》多少有些政治内容:前者含有对乾隆皇帝的批判,后者则对崇祯皇帝和李白成都作了批判。梁羽生的政治色彩比金庸的还明显一些,他的《萍踪侠影》以及赞美清初反清志士的作品就是明显的例子。《关洛风云录》却全无这样的内容,其主线乃是武林门派之间的恩仇以及分属这两个门派的青年男女间的情场波折,这正是旧派武侠小说的传统题材。——我对这两种题材毫无轩轾之意,只是想说明司马翎在这方面接受的乃是旧派武侠小说的传统,而非以梁、金为代表的早期新派武侠小说的影响。在写法上,《关洛风云录》所采取的也是旧派的追求情节丰富、人物众多而且描写充分展开的方法,而与梁羽生、金庸早期作品以一个主要人物为中心来安排情节有别。例如,《关洛风云录》的第一主要人物自是石轩中,但大概有一半左右篇幅所写故事(例如阴无垢与其母亲、德贝勒与珠儿的故事)是既与石轩中不相干,也与第二主要人物——石轩中的恋人朱玲无直接关系的。这在旧派武侠小说的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侠传》、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等书中是常见的,严格说来,是一种缺陷多于长处的方法,因为会导致结构的散漫。是以金庸、梁羽生的早期作品摒弃这种方法是有道理的;司马翎继续使用,则正说明了他的作品实渊源于旧派武侠小说。不过,司马翎在后来的作品中,对这种方法作了改进,因而其作品既除去了结构散漫之弊,而又能保持情节丰富、人物众多、且具有较多丰满形象的优点。总之,他并不是在梁羽生、金庸的早期作品影响下从事创作,而是在旧派武侠小说的熏陶下走入这一领域的。换言之,他终于成为新派武侠小说的杰出作家之一,完全是自己探讨的结果,具有鲜明的个人特色。那么,《关洛风云录》的超越旧派武侠小说之处又何在呢?这就是在人物描写中对人性的复杂性的开始重视。这部小说的最主要人物石轩中是崆峒派的徒弟,他奉命下山为师门报仇,却与对头的徒弟朱玲恋爱。后来在与对头比武时落下悬崖。脱险后寄住一乡绅家中,于是又产生了种种感情上的纠葛。这些都不脱旧武侠小说的范畴。例如,敌对双方的青年男女之间的恋爱以及情场波折,早就见于王度庐的《鹤惊昆仑》。但在石轩中身上体现出来的人物的特点却是旧派武侠小说中所没有见到过的。他受旧道德的熏陶很深,对所谓淫邪之行极为憎恶。救他的乡绅已经年老,却有两个年轻的妾:她们不安于室。于是石轩中就对她们进行惩罚;以致一瘫一哑,后者从此就礼佛修行。看到她的这种凄凉的情景,他又产生了疑问:“这个尚是花信年华的少妇,从此青灯黄卷,永绝尘缘,难道是命该如此,不应得到人间欢乐?可是我也没有做错呀!她是应该受惩罚的。……”(16章)又如书中极其凶残的恶魔邓牧,却在不经意间为一个善良的人家所感动,不但无私地帮助他们脱离患难,而且收那家的女孩子为义女,并对她产生了真挚的父爱(30—31章)。像这样的对于人性的复杂性的描绘,不但为旧派武侠小说所无,而且也是在梁羽生和金庸的早期作品中所未见的。这样的好处,大致有二:一是使人物真切可信;二是使许多情节发生出于意外的变化,但又全在情理之中。如石轩中后来遇到危难时,就因邓牧的义女的援助而脱险(51章)。所以,《关洛风云录》的情节的曲折、奇幻,不仅在于事件设计的巧妙,还在于对人性的复杂性的掌握。这是《关洛风云录》超越旧派武侠小说的一个重要方面。司马翎创作的第二阶段,是从《圣剑飞霜》(1962)开始的。在这一阶段里,不但人物描写中的上述优点继续保持和发扬,在女性人物的塑造上尤有重大的突破。如《饮马黄河》(1964)中的春梦小姐和雪女、《剑海鹰扬》(1966)中的端木芙、《丹凤针》(1967)中的云散花,其才能的出众、性格的鲜明不仅在旧派小说中所未见,在新派小说中也可谓别开生面。像云散花那样的美丽、善良、热情而又勇敢、无所顾忌的女性,就其感情的丰富、个性的自然鲜明而论,是在其后的古龙的小说中也很难看到的。只可惜作者自己似乎对她不无偏见,正与梁羽生对《云海玉弓缘》(这恐怕要算是梁羽生写得最好的作品)中厉胜男的偏见相仿。此外,司马翎在这阶段的小说中还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结构的完整已成为作品的共同特点。一般以一个或两个主要人物为主,所有情节都围绕这一中心而展开,因这一个或两个人物的经历和遭遇都很复杂,所以情节丰富而曲折。例如《饮马黄河》,其男主人公要解决一系列问题:谁把他师父变作狼人?谁是一个残忍的暗杀集团的首脑?许多武林高手是怎么失踪的?怎么报自己的家仇?在解决这一系列问题的过程中,他遇到种种困难,有了好多意外的朋友和敌人,也有不同类型的男女感情的纠葛,因而波谲云诡,悬念迭起。另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对推理小说的功能的吸取。在《圣剑飞霜》中,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凶徒,并且谋杀了少林寺方丈,嫁祸于男主人公皇甫维。经过侦破,才发现这是一位少林寺高僧。在这以后,司马翎作品中就常有此类内容,而且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如《饮马黄河》的侦破暗杀集团首脑、《剑海鹰扬》的侦破谋杀端木家族的凶手、《血羽檄》的侦破极乐教教主等。其中最突出的是《浩荡江湖》,整个作品由好几个疑案构成,案中有案;案件侦破、罪犯受惩之日,也就是作品结束之时。这样的武侠与推理的结合,也是古龙小说的先声。司马翎创作的第三阶段,是从《檀车侠影》(1968)开始的。这是其写作技巧更为圆熟的时期,上述优点有了进一步的体现。以《檀车侠影》来说,主人公徐少龙的性格相当有特色。他具有为国为民的热忱,勇敢,机智,不畏牺牲;渴望爱情,但又能为了事业而牺牲爱情;同时也追求刺激,企图以声色的享受来缓解其危险的生活所导致的紧张感。这样的人物,是金庸、梁羽生等人的作品里所没有的。《神雕侠侣》的杨过、《笑傲江湖》的令狐>中虽然也有点“邪”,但没有这样厉害。《鹿鼎记》里的韦小宝虽然也贪财好色、嗜赌如命,但那是另一种类型,不像徐少龙是自觉地为正义事业而献身的。所以,在徐少龙身上,更充分地显示了人的复杂性,无论是较之司马翎以前的小说,抑或是较之金庸等人的作品。同时,徐少龙的这种性格,是在其打入五旗帮的过程中,随着其工作的进展、危险程度的增加而逐步地显示出来的,因而具有层次感和立体感。其女主人公连晓君和另一女性石芳华也都写得丰满而各具个性。在结构上,《檀车侠影》相当完整而集中,严格地随着徐少龙的行动而展开情节。其中虽有少数故事似乎可有可无,但都具有重要作用。例如,徐少龙有一次在饭馆里遇到一个飞扬跋扈的青年,为了掩蔽自己的身份,不得不与他周旋。那人要徐少龙到一个船上去送封信,徐少龙不得不去。他在船上碰到了两个妇女,然后就回来了。这似乎全是闲笔,但到后来,徐少龙两次得到了船上那个年长妇女的帮助。一次是内力大伤而又受到强敌逼迫之时,她帮他恢复了内力;一次是在重伤垂死之际,她把他带走了,并且声称可以把他救活。同时,作者为徐少龙安排了许多陷阱和看似难以克服的障碍,而徐少龙都运用他的机智、匪夷所思地一一解决了,因而整个作品都充满着深具吸引力的悬念,一个刚去,一个又来。在武侠和推理的结合方面,《檀车侠影》也相当突出。徐少龙的任务是要查获五旗帮中一个贩卖人口的集团。这任务是在作品开始不久就提出的,以后虽逐步地取得进展,但直到作品结束,才弄清楚了这个集团——甚至整个五旗帮——的首领并非帮主钟抚仙,而是其副手袁琦;钟抚仙倒是受袁琦支配的。总之,司马翎创作的第三阶段所形成的种种长处,在《檀车侠影》中得到了完整的体现和进一步的发扬。也是属于这一时期的《玉钩斜》,在上述的特点以外,还具有悲剧色彩。作品中有三个年轻而美丽的女性:一个武艺高强,冷傲孤独,最后受重伤而死;一个温柔善良,但患上了麻风症;一个生在巫婆之家,生活没有温暖,结果投入空门。此书所写的实是人生的不幸,具有哲学意味。这在武侠小说中也是少见的。司马翎小说的成就和地位综上所述,司马翎的武侠小说具有如下特色:内容丰富,情节紧张曲折而绝大部分作品不流于怪诞;显示了人性的复杂性,并含有较细腻的心理描写;多数作品结构完整并与推理相结合。换言之,他既充分吸收了旧派武侠小说的优点,克服了它的缺陷,又较充分地、多方面地体现了新派武侠小谠的优越性,在武侠小说史上实具有重要地位。可惜的是:他的作品没有像金庸似地经过一道最后的润色、修整的过程,因而不能呈现像金庸作品集那样焕然一新的面貌。章培恒
内容概要
  武林正派之最高權力機構“五老會議”所培養出來的絕世高手徐少龍,英俊瀟灑、才氣縱橫、武功高絕、不拘小節,奉命潛入武林第一幫派“五旗幫”核心臥底,調查江湖中突增之誘拐良家婦女、逼良為娼之罪行。期間展現出徐少龍智勇雙全、出生入死、正氣凜然,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大勇精神,其人其事長駐人心,不朽于世;而五旗幫因此亦浴火重生,回復百年大幫之聲威及其安定江湖之力量,此一功德實深遠巨大,令人感佩。
作者简介
司馬翎(1933-1989)本名吳思明,廣東汕頭人,自幼受過良好的文化教育,文藝基礎深厚。1947年隨家人移居香港,開始接觸還珠樓主、白羽、王度廬、朱貞木、鄭證因等人的武俠小說,對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等書尤為喜愛。1957年至台灣入政治大學政治系,始終不能忘情于武俠小說,大二時試作《關洛風雲錄》,並一舉成名,繼而休學一年,集中時間與精力創作武俠小說,獲得更大名聲。大學畢業後,雖擔任過報社記者、編輯等職,但其主要精力仍用于創作武俠小說,發表了很多作品,在當時台灣受到熱烈歡迎。先後署有“吳樓居士”、“司馬翎”、“天心月”三個筆名。他的創作全盛期從1958年開始,以1965年為界分為前後期,到1971年他改行經商,停止了武俠小說的集中撰寫。後來偶有所作,但已不能與其以往之作品媲美。1989年逝世于故鄉汕頭,可謂盛年早逝。司馬翎為台灣武俠“三劍客”及“四大天王”之首,文筆清新脫俗,間有現代意味,尤善于運用推理手法鋪陳故事情節,又常在刀光劍影中巧妙注入一段武學闡釋或人生哲理,令讀者心領神會,收獲良多。其作品斗智斗力處往往令人拍案稱絕,首創以精神、氣勢克敵制勝的武學原理。在情感描寫方面,則善寫男女主人公為情所困的心理變化。他被稱為“超技擊綜藝俠情派奇才”、“武林奇葩”、 “武林智多星”、“還珠以降金庸之外最具才華者”,對古龍、黃易、上官鼎、易容、蕭逸、蕭瑟等武俠小說家都有極大影響。 然世代交替以來,司馬翎小說被冠以“蒙塵的明珠”之稱,此皆由于其問世後,正值台灣武俠出版界不規範操作之舉極盛時期,作者又盛年早逝,其作品被瘋狂冒名,客觀上造成作品維護不力,以致被偽書及他作掩埋擠壓,不為世所廣知。今司馬翎作品之眾多推崇者並出版者合力重推其作,以期使這一“蒙塵的明珠”不再“蒙塵”,代之以煥然一新的面貌重放光芒。
书籍目录
司马翎武侠作品集·总序:司马翎其人其书章培恒《檀车侠影》·导读陈墨第1章 二十四桥明月夜第2章 五旗帮内且容身第3章 水上鏖兵是盐枭第4章 烧码头英雄建功第5章 屠龙计打进核心第6章 入太湖初见玉人第7章 晋总坛任重道远第8章 神机营吃喝嫖赌第9章 显身手英俊威武第10章 赌国春秋第11章 神女生涯原是梦第12章 暗箭难防第13章 桃色陷阱第14章 两美之间第15章 胆大妄为第16章 有怨报怨第17章 香闺疑云第18章 反败为胜第19章 人之将死第20章 舍我其谁第21章 用刑之道第22章 人性弱点第23章 美女出浴第24章 痛苦任务第25章 第一红伶第26章 肉身布施第27章 命案报告第28章 打入核心第29章 秘密会议第30章 任重道远第31章 萍水相逢第32章 我见犹怜第33章 合力抗暴第34章 剧怜红粉此时颦第35章 相见不如不见第36章 借酒浇愁愁更愁第37章 保密第一第38章 巨舶之谜第39章 雾中仙子第40章 奇幻人间第41章 兄妹情侣第42章 安全调查第43章 反其道而行之第44章 错怜红粉竟受辱第45章 南海轻功独步天下第46章 千钧一发第47章 制心问案第48章 正邪之论第49章 邪派作风第50章 反败为胜第51章 重情尚义第52章 生死比斗第53章 双重间谍第54章 红粉知己第55章 儿女情怀第56章 彻查内奸第57章 违犯色戒第58章 酒色陷阱第59章 重情尚义第60章 同归于尽第61章 悲壮殉道第62章 四道命令第63章 心服口服第64章 含笑杀敌第65章 月下大战第66章 威胁利诱第67章 步步紧迫第68章 恍然而死谍对谍第69章 婚姻大事第70章 伊人别嫁第71章 杀敌灭口第72章 三十六计第73章 红粉一劫第74章 愧为人父第75章 咫尺天涯第76章 偷龙换凤第77章 玉人于归第78章 明争暗斗第79章 鞭光剪影第80章 进退两难第81章 应付有方第82章 惊险万状第83章 壮烈之气第84章 决斗关头第85章 正邪大会第86章 真情流露第87章 戏剧变化第88章 擒贼擒王第89章 龙争虎斗第90章 和平人世后记:一代宗师司马翎——武侠小说的新时代意义宋德令附录一:真善美重现江湖宋德令附录二:女权的江湖?江湖的女权——司马翎笔下的女性林保淳附录三:司马翎武侠作品首次出版年表真善美出版社

章节摘录
第5章 屠龍計打進核心徐少龍心中甚喜,忖道︰“我得到此人,從今而後,不會再感到人孤勢單了,這等人才,如若淪為黑道之人,也未免太可惜了。”當下道︰“好極了,現在我得去追擊陳計,你在此處稍候,咱們返去之後,才行結盟之禮也不遲。”許明海接口道︰“頭兒如何追擊得到陳計?他已去得甚遠。”徐少龍放步奔去,一面道︰“你跟我來。”他們迅快奔出里許,忽听前面隨風傳來一陣隱約的兵刃相擊,以及叱喝打斗之聲。許明海心中大訝,忖道︰“陳計為何不沿河邊逃走?卻奔往這一邊呢?”眨眼間已看見數丈遠處一片草地上,十幾個大漢,揮刀舞劃,團團困著一個人,搏斗得正甚激烈。那十余大漢,均是許明海帶慣的人,是以遠遠一看就知,而被困的人,正是海陵幫副幫主陳計了。目下雖然是以眾擊寡,實力懸殊,可是陳計不但未敗,甚至還傷了幾個五旗幫的好手。看來全因黑旗舵之人個個拼命死纏苦斗,才沒給陳計突圍逃掉,這個現象,也是使許明海非常詫異的。他一邊加快奔去,一面忖道︰“不知頭兒用什麼方法,竟能使這班人這般拼命賣力,唉!他真是不可多見的領袖人物……”耳邊只听徐少龍一聲長嘯,震耳生疼,緊接著但見他速度增加了許多,一眨眼間就把許明海遠遠拋落後頭,直撲戰場之中。一眾手下听到嘯聲,個個精神大振,膽勇陡增,登時已把陳計圍攻得手忙腳亂。陳計這時真是計窮力竭,進退兩難。所謂“進”就是突圍而逃,他方才也辦不到,現在更休想了。說到“退”,就是棄械投降之意。由于對方連連沖刺,刀劍馳突砍劈之際,如狂風驟雨一般,假如他丟下兵器,定必被幾把刀劍一齊劈中,落得一個亂刀分尸而死。因此之故,他只好苦苦支撐下去。徐少龍一投入戰場,還未出手,只見陳計後腰陡然中了一刀,傷勢甚重。他雙眉略皺,方要下令罷戰,忽見陳計面門又中了一刀,鮮血濺流。當下轉念忖道︰“他傷得如此,活著也沒有意思,不如給他一個痛快的下場吧!”于是他移開丈許,指顧之間,陳計已不支倒地,身上已中了六刀之多,業已氣絕斃命。徐少龍先檢查過己方之人的傷處,敷藥扎好,這才向眾人連聲夸贊,道︰“我只望大家能拼力留住這廝,誰知各位弟兄們如此厲害,居然把人家堂堂一個副幫主收拾下了,這真是震驚江湖的大事情,回頭報上去,上面一定大大的獎賞各位這樁功勞。”許明海指揮手下,把陳計埋好,然後大伙兒興高采烈地往回走,會合那居安之時,眾人皆知頭兒與居安之結盟之事,所以都對他很禮敬客氣。他們登上快艇,如飛駛去,途中許明海便向徐少龍詢問起為何會在那邊設伏截擊陳計,以及一眾手下何以能夠這麼賣命之故?對于後者,徐少龍沒有多作解釋,但許明海心中也隱隱感到他當真有一種驅使別人為他賣命的魔力。徐少龍道︰“我詳細研究過那幅地圖,曉得附近有幾條支流。”“因此,當我實地暗中查勘地形之時,一方面找出了你潛泅後浮起之處,同時亦測定陳計將把小艇藏在那一條支流內。”“隨後陳計果然和居兄駕小舟潛劃至那條支流,藏起小舟。因此,當他逃走之時,自然向那邊逃去了。”居安之也在旁邊听著,不覺佩服得五體投地,說道︰“徐兄真了不起,當陳計帶我悄悄劃入支流之時,還非常自豪地對我說,假如徐兄你在河邊已有伏兵,到時我們突圍逃走,萬萬料不到我們會向這一方奔去的,他又笑著說,他已把你估計得很高明。”徐少龍開心地笑道︰“他已把我估得很高麼?這真是不容易的事。”居安之道︰“陳計認為你富于急智詭變,但是,他仍然不相信你會算計得到他會到這兒等著抓人。他堅決認為你讓許兄單獨留下,只不過是疑兵之計而已。”徐少龍道︰“他如果不是這樣想法,就不會入我之彀了,老實說,我定了此計,目的全是在對付海陵幫最有計謀之人,此人一除,海陵幫大勢已去。現在陳計已死,我看海陵幫以後能維持現況,就很不錯了。”居安之沒有作聲,顯然因他曾加入過海陵幫,所以不便接口談論。不過許明海卻接口道︰“陳計雖然是海陵幫鞏貴的智囊,同時他的一死,固然對該幫造成莫大的損害。不過據屬下所知,鞏貴業已網羅了不少高手,而且與其他一些幫會結合,勢力聲望為之大盛。不然的話,他也不敢與本幫作對。”徐少龍笑一笑,道︰“你的消息從何而來?為何上頭沒有告訴我?”許明海聳聳肩,道︰“屬下無事之時,常常到處走走,所以听了很多消息,可是這等不好听的話,誰敢多嘴亂講?萬一反而挨罵,可不值得,頭兒你說是也不是?”徐少龍一面點頭,一面忖道︰“是了,五旗幫已經稱霸多年,勢力雄厚,組織龐大。到了今日,已經變成了衙門一樣,幫眾已不把幫會當作自己的家。加之上頭的人,個個都習慣了阿諛奉承的那一套,誰也不願听逆耳的話,以至下情無由上達……”他頓時記起了首先賞識他,把他拉攏進五旗幫來的蕭遠,心中暗驚,忖道︰“此人眼力不凡,而且很忠心地為五旗幫辦事,沒有一點架子,有他這等人才,無怪五旗幫的五個分舵之中,要以黑旗最強大了。”快艇在水面上像箭一般迅疾飛馳,船底破水時,不斷地發出“啪啪”的聲音。不久,已追上了大船。張中見他們趕到,方始安心,又听到已誅殺了海陵幫的副幫主陳計,更是高興不過,一面向這些出過死力的手下們表示,回到揚州,定要大大地犒賞一番。另一方面,又向徐少龍說,將要面稟舵主姚大壯,立即把他擢升重用。別人的話未必能成事實,但張中乃姚大壯的小舅子,平日又深得姚大壯的倚重,因此,有他力薦,果然馬上把他擢升為副總巡之職,此外,對他的盟弟居安之,也升以一等大頭目之職,地位甚高,僅次于徐少龍的副總巡而已。
后记
台湾初期(1950-1974)武侠小说的阅读代表了民众休闲活动的大宗选择,笔者的一位老师曾特别指出武侠小说有很大的安定社会人心的作用,在思想禁锢的当时是非常开明、务实的说法,现在回顾则尤其颇具见地。历久弥新的司马翎司马翎小说伴随我度过少年成长期,当时我只觉得非常好看,比别的武侠小说都要好看。旅美三十多年以来,自研究所到就业,自成家到为人父,还是经常重读他的书,除了初期它帮助我克服乡愁以外,它也给我带来很大程度的精神松弛、天马行空的幻想空间。随着人生经验的累积,慢慢地我开始有了进一步的思考与体验,我发现他的作品除了令人一看再看,百看不厌,完全具备了小说的艺术美的功能以外,书中更蕴含着丰富的学养,除了纯文学及儒释道三家大宗学说以外,举凡天文、地理、医卜、星相、风水、古玩、字画等杂学亦是无所不包,且均能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书中情节内,并往往加入其独到见解,又完全没有学究气息,简直妙不可言。于是我们在享受其作品生动活泼的叙述、引人入胜的情节之余,也无形中受益良多。休闲的小说阅读竟然成了一趟知性之旅,也许这即是为什么知识分子最喜欢他的作品的原因。事实上它的确经得起时代考验,历久弥新。头脑的体操不同的人读司马翎作品有不同之感悟,但有一点是大家所公认的,即是他的作品充满了推理、斗智并及谋略的境界,不若日本推理小说及西方侦探小说为了推理而推理,司马翎的推理乃是借着书中人物之日常生活所表现,人物之间的互动随着脑中的思考一步一步细腻地展现出来,合情合理,绝无简单的好人变坏人、坏人变好人的随机、单薄、无章法的情节出现,复杂的人性在此显微镜式的剖析之下清楚地呈现出来,结局或许出乎意料,但过程绝对平实合理,令读者不自觉地作了一次头脑的体操,大呼过瘾。难怪有一位高科技企业主持人自承阅读司马翎作品有助他企业管理,比坊间企管谋略之类的书生动实用得多。我愿在此大胆建议教授心理学、人际关系学、企业管理学、策略学、谈判学及相关学科的老师们将司马翎作品列入参考书目之列。生命科学新页司马翎丰沛的创作力除了表现在对于人性深入、细微并发人深省的剖析外,也创意十足地表现在对于武学的诠释上,当我们看到他在《帝疆争雄记》中将诗词歌赋化入鞭法中,一面吟诗,一面发鞭,令人叹为观止;在《饮马黄河》内将绘画泼墨笔法的意境融入剑法内,又是更进一层;而武功精进到极致便进入了精神境界,在多部作品中揭示“心灵修炼”、“气机感应”、“以意克敌”等武学至理(也可看成人生哲理),令人赞佩不已;读者在此心神俱醉之余,又非常惊喜地发现台湾大学校长李嗣涔教授多年来所从事的气功研究居然可部分证实司马翎作品中对于武学之描述,我们老祖宗之道家养生学问与司马翎武侠小说之创新想象居然在现代科学内巧妙结合,此不啻为未来生命科学之发展谱下新的一页!(大陆对气功等相关学问之研究已行之有年,亦颇有成就,名之“人体科学”,笔者认为将在近世西方生命科学领域据一席之位。李教授宣称他个人后半生之学术研究将着重于此项领域。)武侠小说的社会功能武侠小说名家上官鼎认为司马翎是天才型作家,古龙对司马翎推崇备至,台湾著名科幻小说作家张系国誉之为“武侠小说家的小说家”,著名武侠评论家叶洪生分析司马翎在台湾武侠文学创作史中居于承先启后之关键地位,著名武侠评论家林保淳教授对司马翎作品亦推崇备至,先父宋今人先生(真善美出版社创办人)高度评价司马翎为“新派领袖”,他的作品传统与创新兼顾,文字结构严谨,各类情节首尾相应全书,数十部作品中人物与情节多彩多姿,而且绝少有两部作品雷同者,诚然不可多得。作品中多处不着痕迹地指出人类社会中法律与礼教的价值,遵循人性良知良能的必然,读者在趣味性的小说阅读中,潜移默化之间对于我中华文化固持之忠、孝、仁、义等美德,无形中有了深一层的领悟,也因此司马翎作品在小说之社会功能上作出了一个良好的示范。全球华人的共同感情旅美三十多年,对于中华文化之依恃日深,个人高度期盼:当此新世纪,面对欧美科幻小说及日本推理小说,因为有了司马翎小说,我们更可以充满自信地说:“我们也有具中华文化代表性的大众读物,它的名字是——武侠小说!” 宋德令
媒体关注与评论
古龙写作的启蒙源头黄易写作的灵感源泉在台湾早期的武侠小说家中,我唯一“迷”过的只有司马翎,他算得上是个天才型作家。记得当年为了先睹为快,我几乎每天都待在真善美出版社门口,等着看司马翎的新书。后来一集追一集地等烦了,一时技痒才学着写武侠小说。  ——古龙我最欣赏的武侠作家唯有金庸与司马翎,尤其是司马翎,我觉得他是目前台湾武侠界的第一把交椅,他的作品非常有内涵,而且对人性的刻画入木三分、大胆直接,非常真诚、毫无虚假,卓见哲理、俯拾即是……创造出一个能够自圆其说、有血有肉的武侠天地!……我在武学方面所重视的精神与气势,是受了司马翎的影响。  ——黄易吴先生(司马翎)的文字清新流畅,略带新文艺之风,一反过去讲故事的老套。武侠小说之中所谓“新派”,吴先生有首先创造之功;誉之为“新派领袖”,实当之无隗。  ——台湾真善美出版社创办人(始于1950年)  宋今人(司马翎)并不是在梁羽生、金庸的早期作品影响下从事创作,而是在旧派武侠小说的熏陶下走入这一领域的。换言之,他终于成为新派武侠小说的杰出作家之一,完全是自己探讨的结果,具有鲜明的个人特色。……(他)对于人性的复杂性的描绘,不但为旧派武侠小说所无,而且也是在梁羽生和金庸的早期作品中所未见的。  ——复旦大学杰出教授、中国文学史专家、武侠小说研究学者 章培恒把斗智提升到与武功并驾齐驱的地位甚至更高一筹,是司马翎对“武学”的最大贡献。司马翎通过层出不穷的奇遇和美不胜收的斗智,展现了人性的精妙深微,讴歌了人类的无穷智慧,为中国的武侠小说开创了独树一帜的一大宗派。可以用很多词语概括司马翎小说创作的特点,例如新派、现代化、智慧风貌、学识渊博等等。但司马翎最根本的特点,应该是对人性的深切了解和热衷呈现。  ——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著名武侠研究学者 陈墨如果论博学,司马翎和金庸是不相上下的,而且司马翎的文笔也是一流的。他的斗智和气势开创了一条新路、开启了—个未知的武侠领域,后来的古龙和黄易都是在“气势”和“斗智”上做文章。他当之无隗是一代宗师。只有对武侠真正感兴趣的人,对武侠真正有见识的人,才可能真正明白司马翎的价值昕在。  ——《昆仑》《沧海》作者、大陆新武侠领军人物 凤歌
编辑推荐
《檀车侠影(套装上下册)》作者司马翎(1933-1989),台湾武侠第一把交椅,被称为“还珠以降金庸之外最具才华者”,其作品堪称“古龙写作的启蒙源头”、“黄易写作的灵感源泉”。 《檀车侠影》是司马翎所有作品中之奇变之作。《檀车侠影(套装上下册)》区别于以往所有武侠作品,有着如同间谍片中之007系列的情节,但又不失武侠本色。主人公徐少龙之多重身份引发多种情节的发展,在底牌揭晓之前,其身份突正突反,令读者目眩神摇,最终以其无比之智慧,无匹之勇气,选正最大敌手,施展出先天真气,与敌对决……情节产生石破天惊之效,令人看得透不过气来,掩卷而回味不已!对司马翎的“称谓”:——还珠以降、金庸之外,最具才华者——台湾武侠教父——武林奇葩——武学巨匠——超技击侠情派奇才——武林智多星——台湾武侠龙头——超拔卧龙生、诸葛青云,引领古龙、黄易,思想深度、武学创见、杂学运用堪比金庸——斗智武侠宗师——斗智武侠最强音——气势武学开创人对司马翎作品的“称谓”:——古龙写作的启蒙源头  黄易写作的灵感源泉——“蒙尘的明珠”司马翎武侠小说首次出版年表《剑气千幻录》- 1960.4《金缕衣》 - 1960.12《断肠镖》 - 1960.12《鹤高飞》 - 1961.10《剑胆琴魂记》 - 1962.7《剑神全传》 = {关洛风云录、剑神传、八表雄风、仙洲剑隐} - 1962.12《白骨令》 - 1963.5《圣剑飞霜》 - 1963.12《帝疆争雄记》 - 1964.7《铁柱云旗》 - 1965.2《挂剑悬情记》 - 1965.3《纤手驭龙》 - 1965.12《红粉干戈》 - 1967.3《饮马黄河》 - 1967.3《金浮图》 - 1967.4《焚香论剑篇》 - 1967.7《剑海鹰扬》 - 1967.10《血羽檄》 - 1969.6《丹凤针》 - 1969.12《檀车侠影》 - 1970.11《浩荡江湖》 - 1971.3《武道胭脂劫》 - 1971.9《玉钩斜》 - 1972.10《杜剑娘》   - 1974.2《独行剑》 - 1974.6《白刃红妆》 - 1974.10《情侠荡寇志》- 1975.6《人在江湖》 - 1976.41981之后的作品《沈神通故事系列》《极限》《情铸江湖》《惊涛》《春雨孤行》《倚刀春梦》《飞羽天关》
名人推荐
在台湾早期的武侠小说家中,我唯一“迷”过的只有司马翎,他算得上是个天才型作家。记得当年为了先睹为快,我几乎每天都待在真善美出版社门口,等着看司马翎的新书。后来一集追一集地等烦了,一时技痒才学着写武侠小说。——古 龙我最欣赏的武侠作家唯有金庸与司马翎,尤其是司马翎,我觉得他是目前台湾武侠界的第一把交椅,他的作品非常有内涵,而且对人性的刻画入木三分、大胆直接,非常真诚、毫无虚假,卓见哲理、俯拾即是……创造出一个能够自圆其说、有血有肉的武侠天地!……我在武学方面所重视的精神与气势,是受了司马翎的


下载链接

檀車俠影(上下)下載

评论与打分
  •     不知道司馬翎所謂的大師是誰封的 寫的很差勁。圖書質量還可以。
  •       在讀司馬先生縴手一書發現,其實金庸射雕一書很多情節是從司馬先生的書中化出的。當然,金庸參考了情節,但有所超越。  這本檀車俠影題材非常新穎,即使在初版四十年後仍讓人驚嘆其情節構思的奇絕。實在佩服作者寫作時的腦力、筆力。武俠版無間道,這個題材以我所閱似乎還找不到超越本書的。
  •     黃易取司馬翎之道,卻難得其神。大唐雙龍傳故事起步原本很好,但黃易喜歡將故事網絡擴大,反寫得有心無力,故事的橋段也是反復的斗智斗謀,已走俗套,亦失去司馬翎風格的神髓。邊荒我都感覺和大唐沒多少區別,都沒看下去,尋秦記靠色情吸引人,已是俠義的偏道了。若喜愛謀智斗勇的風格,還給看司馬翎。
  •     經典啊,節奏緊湊,情節曲折
  •     很不錯的作品 節奏很快 很喜歡里面連曉君這個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