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人柯南Ⅱ

野蠻人柯南Ⅱ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8
出版社:鳳凰出版社
作者:(美国)罗伯特·E·霍华德
页数:271
字数:240000
译者:邢雁飛
书名:野蠻人柯南Ⅱ
封面图片
野蠻人柯南Ⅱ

内容概要
  野蠻人柯南已經是美國精神的象征,在西方,他是與猿人泰山、吸血伯爵杜庫拉、大偵探福爾摩斯以及007詹姆斯?邦德齊名的家喻戶曉的文學形象,本書收錄了霍華德發表的全部17篇柯南系列故事,充分展現了作者霍華德無與倫比的想象力和酣暢淋灕的寫作風格。
  故事發生在遠古,在亞特蘭蒂斯文明崛起之前的洪荒時代,柯南出生于戰場之上,是一個鐵匠的兒子,15歲的時候他開始到處流浪,在那個野蠻的時代里,為了生存他做過小偷、雇佣軍和海盜,也曾做過國王,隨時需要面對野獸、部落聯盟和女巫的威脅。柯南外表粗野,四肢發達,他在這片大陸上游蕩,用蠻力和長劍捍衛自己的尊嚴與榮耀。
作者简介
  罗伯特·E·霍华德,1906年出生,1936年自杀,自1932年起,他为流行杂志写作《野蛮人柯南》系列,凭借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集奇幻、侦探、悬疑于一身的写作风格,该系列大受欢迎,在美国再版了无数次,拥有数以百万计的读者。
  《野蠻人柯南》開創了“劍與魔法派別”文學,經過後世的《指環王》等作品,該類別發展為今天非常流行的“奇幻文學”,因此《野蠻人柯南》是奇幻文學的開山鼻祖。
  在歐美文學評價體系中,他與霍桑、杰克?倫敦等人齊名,被稱為一代文學奇才。
书籍目录
黑色魔界的人
一個女巫即將誕生
關勒的寶藏
黑河之外
澤姆布拉的食人族
血紅釘

章节摘录
  1.國王危在旦夕  溫德亞國王快不行了。在這酷熱得令人窒息的夜晚,寺廟里的銅鑼不停地響著,就連海里的貝殼也咆哮著。但是銅鑼聲對于本達·昌德(Bhunda Chand)絲毫無用,他正躺在拱形的黃金寢宮里,在鋪有鵝絨墊的床上掙扎著。汗珠閃現在他黑色的皮膚上,他手指彎曲,把鋪在下面的金絲床單也弄皺了。他還年輕,利器沒有刺傷他,酒里也沒有被投放毒藥,但他全身的血管暴起,瞪大的眼楮仿佛預示著死亡的來臨。侍女戰戰兢兢地跪在床邊,屈身在他旁邊。他的姐姐雅絲密娜(Yasmina)深情地看著他。她旁邊是瓦扎穆(Wazam), 是皇室中一位比較年長的貴族。  她突然抬起頭,听到遠方銅鑼的敲打聲,雅思米娜憤怒而絕望地瘋狂搖著腦袋。  “那些神父和銅鑼聲!”她喊道, “他們比那些無用的水蛭還廢物!沒錯,他現在快死了,但是沒有一個人知道原因。他快死了——我站在這兒一點兒辦法都沒有,誰能救他?”  “雅絲密娜,沒有人能救他,他只有一死,”瓦扎穆回答說,“這毒藥——”  “我說了不是中毒!”她叫道,“自從他出生以來就被很嚴密地看護著,即使是東方最聰明的下毒高手也絕對沒有機會。掛在風箏塔上的五個頭骨能抵御各種攻擊。你也很清楚,十名男僕同十名女僕專門負責嘗試他的飲食,五十名武裝衛兵保護著他的寢宮,就像現在一樣。絕對不是因為毒藥,而是魔法——邪惡可怕的魔法——”  雅絲密娜停頓了一下,她听到了弟弟的說話聲。國王鐵青的嘴唇一動不動,眼神依然呆滯無光,但是他的聲音卻很奇怪,好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就像海風從遙遠的海面吹過海灣一般。  “雅絲密娜!雅絲密娜!我的姐姐,你在哪兒?我看不到你。全是黑暗,全是呼嘯的海風!”  “弟弟!”雅絲密娜哭喊道,緊緊地抓住他無力的手。“我在這兒!你認不出我了嗎?”  本達又變得面無表情,那微弱的聲音漸漸消失了。雅絲密娜跪在床邊啜泣著,痛苦地敲打著自己的胸口。  在這個城市的另一個地方,一個人正站在陽台上俯瞰著下面,街道上火把很旺,搖曳地照著,黑煙飄過,就能看見倒掛著的黑臉和閃亮的白色眼球。人群中傳來陣陣痛苦的哀號聲。  這個人聳了聳他寬闊的肩膀,回到阿拉伯式的房間。此人身材高大,魁梧結實,闊綽富有。  “國王還活著,但是他們已經唱起了挽歌。”他對另一個盤腿坐在角落的人說。這個人身穿棕色的駝毛長袍,腳上穿著拖鞋,頭上裹著綠色的頭巾。他的表情很平靜,眼神很冷淡。  “人們知道國王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這個人回答道。  第一個人向他投去贊同的目光。  “我不明白的是,”他說,“為什麼要等到現在,你的主人才下手呢?如果他們現在能殺了國王,為什麼幾個月前不能呢?”  “按照你們的話講,魔法也是由所謂的宇宙法則掌控的,”帶綠頭巾的男人說道,“星辰指示這些行動,還有其他事情。即使是我的主人也不能改變這些星辰。只有星空處在適當的順序時,他們才能施展魔法。”他用細長、骯髒的手指在大理石地板上畫著天上的星群,“月亮的傾斜預示了溫德亞國王將遭受不幸。星象一片混亂,再加上白象廳中的蛇,這些表明那些暗暗保護本達·昌德的神靈在遠離他。一條通往未知國度的路已經開啟了,一旦一個連接點建立起來,那條路上將會有無限強大的力量。”  “連接點?”另一個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本達·昌德的那縷頭發?”  “沒錯,人體掉下來的所有東西仍然是人體的一部分,無形中與身體連接著。阿修羅(Asura)的神父們模糊地知道這些東西,所以,所有皇室成員的指甲、頭發和其他身體脫落的部分都仔細地被處理成灰,這樣就不能被別人利用了。但是由于胡薩拉(Khosala)公主熱烈追求本達·昌德無果,在她的迫切懇求下,他就把自己的一束長長的黑發給了她作為紀念。  “當我的主人計劃要殺死本達時,我們將胡薩拉公主枕邊金箱中的那縷頭發偷了出來,換成了另一縷一模一樣的頭發,她永遠都不會發現。然後那個真正的盒子隨著駱駝商隊經過漫長的路到達克斯哈特利亞(Peshkhauri),通過翟巴(Zhaibar)山口,最後到了真正想要這束頭發的主人那里。”  “只是一束頭發。”貴族低聲道。  “靈魂就通過它,使遙遠的海灣與之呼應了。”坐在墊子上的人答道。  貴族好奇地看著他。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人還是惡魔,科穆薩(Khemsa)。”他最後說道。  “沒有人能被一眼看透。我在克沙垂雅思(Kshatriyas)面前是凱瑞姆·沙(Kerim Shah), 是來自伊蘭內斯坦(Iranistan)的王子,我的面具並不比一般人多。他們從某些方面來說都是叛徒,一半的人並不知道他們向誰效忠。但我對此毫無疑惑,我為圖然國王耶茲狄格德(Yezdigerd)效忠。”  “作為以米沙(Yimsha)的黑暗巫師,”科穆薩說道,“我的主人比你們強大得多,因為我們有高深莫測的魔法,我們可以運用魔法完成耶茲狄格德動用數千名士兵也完不成的事情。”  外面,上萬人痛苦的戰栗聲朝向夜空,圍繞著溫德亞,籠罩著焦躁的夜晚,海里的貝殼像痛苦的公牛一樣在號叫。  宮殿的園內,裝修精美的房舍、弓箭和黃金盔甲在火把照耀下閃閃發亮。所有阿約德哈亞(Anodhya)的皇家戰士都聚集在了宮殿周圍,五十個大型拱門都有手持弓箭的衛兵守衛。但是死神仍悄悄潛入皇宮,沒有人能看出它可怕的蹤跡。  在黃金拱形頂下面,國王被這可怕的突發癥折磨著,在床上又大聲叫喊起來,然後他的聲音變得微弱而遙遠。雅絲密娜顫抖著彎下腰來,這種恐懼勝于害怕死神。  “雅絲密娜!”那個遙遠、怪異、痛苦的聲音又從不可測的遠方響起,“幫幫我!我身上一點感覺都沒有!在深不可測的黑暗中,冷風習習,巫師控制住了我的靈魂。他們聚集在我四周,他們的手如魔爪一般,他們的眼楮在黑暗里如燃燒的火苗般通紅!啊!救救我,姐姐!他們的手指像火一樣灼燒著我!他們要殘害我的身體,毀滅我的靈魂!你難道希望這些發生嗎?雅絲密娜!”  听到國王絕望的叫喊,雅絲密娜感到非常害怕,她難以抑制地哭喊起來,極度痛苦地趴在他身上。他被強烈的抽搐折磨著,歪曲的嘴唇上全是白沫。他扭曲的手指抓著婢女的肩,全是指痕。但是他無神的眼楮恢復了過來,就像大火燃燒之後會有黑煙飄過,他看到了他的姐姐。  “弟弟!”她哭喊著,“弟弟——”  “快點!”他喘著說,聲音變得微弱,但是很清醒。“我知道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了。我剛經歷了漫長的歷程,但是我知道了。我被黑米里人(Himelians)的巫師施了魔法。他們把我的靈魂撬走,經過漫長的路,關到石屋里。他們試圖打破生命法則,將我的靈魂和身體分離,然後把靈魂置入能從地獄里召喚邪惡怪物的巫師體內。噢!現在我感覺他們正在拉我走!是你的哭喊聲,是你抓著我的手不放才把我拉回來的,但是現在我又沒力氣了。雖然我的靈魂現在還在我體內,但是很快就不行了。趕快——在他們找到我的靈魂前殺了我!”  “不行,我做不到!”她哭喊著,捶打著自己的胸脯。  “趕快,我命令你!”他漸弱的聲音帶著命令的語氣,“你從來沒有違背過我——遵守我最後的決定吧!讓我的靈魂干干淨淨地回阿修羅吧!趕快,否則你就會將我的靈魂打入骯髒、荒涼的無盡黑暗中。殺了我,我命令你!快點!”  雅絲密娜痛苦地哭泣著,從腰間掏出一把嵌有寶石的匕首,向他胸膛刺去。他開始變得僵硬無力,僵死的嘴唇上浮現出可怕的笑容。雅絲密娜猛地倒向鋪有毛皮的地板,緊緊握著的手使勁捶打著。外面,鑼聲響徹雲霄,海里的貝殼狂亂地咆哮著,神父們則用銅刀刺向自己。  2. 來自山里的野蠻人  克斯哈特利亞的總督昌德爾·杉(Chunder Shan)放下手中的金筆,檢查寫在羊皮紙上的信,上面還蓋有他的官印。他能統治克斯哈特利亞這麼多年,就是因為他能兌現承諾,無論是口頭的還是書面的。只有警惕的人才能在多事的溫德亞平原和黑米里山區交匯的混亂地區生存。只要向西或者向北騎馬一個小時,就能到山里,那里的人目無法律,只靠刀子講話。  總督一個人在房間里,坐在嵌有黑檀木、雕刻精美的桌子旁。寬敞的窗戶透進習習涼風,他能看到開闊的黑米里夜空,天空上還點綴著閃耀的星星。相連的矮牆隱隱約約,遠處炮眼時不時地閃現在微亮的夜空中。堅固的總督堡壘坐落在它保護的城市外面。微風輕撫著城牆上的掛毯,並伴隨著遠方克斯哈特利亞街上傳來的吵鬧聲——時不時還傳來悲號聲,又像西特琴的琴聲。  總督又讀了一遍剛才寫的內容。他慢慢地用手遮住青銅色的酥油燈,嘴唇微微動了下。在他看時,不經意間仿佛听到外堡的馬蹄聲,還有守衛盤問時隱隱約約的聲音。他沒留意,仍然專心讀他的信。這是封給溫德亞阿約德哈亞(Ayodhya)的皇室成員瓦扎穆的信,略過慣例的問候之後,內容如下︰  “尊貴的殿下,我已經嚴格地按照殿下的指示做了。那七個野蠻部落的人我已經派人嚴格看守。不僅如此,我反復派人給山里他們的頭領送去消息,讓他一個人來談判釋放這七個人的事宜。但是他除了傳回話來之外沒有任何行動。他說除非我們釋放那七個人,否則他將把克斯哈特利亞燒毀,用我的皮做他的馬鞍。非常迫切希望得到殿下的指示。他並不是在胡亂吹噓,所以我已經增加了三倍長矛衛兵。這個人不是胡里斯坦 (Ghulistan)人,我完全猜不到他下一步會采取什麼行動,但是,既然是雅絲密娜殿下的意願——”  突然,他從象牙椅上站起來,向拱門走去。他抓起桌上的一把劍鞘精美的寶劍,隨時準備行動。  沒有通報就走進來的是一個女人。盡管她披著薄紗,但是一點兒也沒有掩蓋住她華麗的衣服,也絲毫沒有掩蓋住她高挑、苗條的身材。她胸脯下面是一層輕紗,連接著瓖有金邊的柔滑頭紗,還裝飾有一片新月形金質飾品。那雙漆黑的眼楮透過面紗看著吃驚的總督,用她白皙的手做了個命令的手勢,然後摘下了面紗。  “雅絲密娜殿下!”總督在她面前跪下,他太驚訝太困惑了,以致沒能好好地向她莊重地行禮。她示意他起身,于是他急忙彎腰,領她到象牙椅坐下。但是他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卻是責備。  “殿下!您這樣實在是太不明智了!邊境地區特別危險。山那邊隨時都有可能發動突然襲擊。您是由很多人護送過來的嗎?”  “有大批隨從跟我到克斯哈特利亞,”她說道,“但我將他們留在客棧了,只跟侍女吉塔拉(Gitara)一塊到城堡的。”  昌德爾·杉害怕地叫起來。  “殿下!你不明白這里有多危險。從這里騎馬只需一小時,就能到達那野蠻人聚集的山區,他們都以殺人與掠奪為生,從城堡到城市的路上,婦女被搶去,男人則被殺掉。克斯哈特利亞絕不像您所在的南方省——”  “但是我已經到這里了,而且沒有任何損傷,”她不耐煩地打斷他,“我給你城門還有門口的守衛看了看我的圖章戒指,他們允許我沒有通報就進來。他們並不認識我,只是認為我是來自阿約德哈亞的一個秘密信差。現在,我們別再浪費時間了。你沒有收到野蠻人首領的任何消息?”  “除了威脅與咒罵之外沒有任何消息,殿下。他是個警惕多疑的人。他認為這是一個陷阱,這也許也不能怪他。克斯哈特利亞並不總是對這些山里人遵守承諾。”  “他必須要接受條件!”雅絲密娜打斷他,握緊了拳頭說道。  “我不明白,”總督搖著頭說,“當我捉到這七個山里人時,我照例向瓦扎穆報告了他們被捕的消息。然後,當我要絞死他們時,接到消息要我扣留他們並且跟他們的頭領聯系。我確實這麼做了,但是就像我說的,那個人一直沒有出現。這些人是阿夫古力部落的人,但是他們的首領柯南卻不是本地人。如果他還不出現,我就威脅他,明天黎明時將這七個人絞死。”  “很好!”雅絲密娜叫道,“你做得很好。我告訴你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弟弟——”她支吾著,哽咽著,然後總督向她鞠了個躬,以示對死去君主的禮儀。  “溫德亞國王是被魔法摧毀的,”她最後說道,“我已經用生命起誓,一定要殺死殺害他的凶手。他死之前給了我一些線索,我是隨著線索到這兒的。我讀過《斯蓋羅斯之書》,與住在翟賴山(Jhelai)腳下山洞里的無名隱士談過,我知道國王是被誰、用什麼方法摧毀了。他的仇人就是以米沙山中的黑暗巫師。”  “天哪!”昌德爾·杉小聲說道,臉色嚇得蒼白。  她眼楮像刀一樣鋒利地看穿他,“你害怕他們?”  “有誰不害怕呢,女王陛下?”他回答道,“他們是邪惡的魔鬼,在翟巴以外無人居住的山中靠狩獵為生。但是德高望重的長者說他們一般不會騷擾平民的。”  “他們為什麼殺害我弟弟,這個我不清楚,”她回答,“但是我曾在阿修羅的聖壇上發誓一定要殺死他們!我需要那些山區野蠻人的幫助,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克斯哈特利亞軍隊永遠都不能到達以米沙山。”  “那是,”昌德爾·杉低聲說道,“您說得非常對。行進中隨時都有會戰爭的,山里的野蠻人從任何高度都會扔下大石頭,他們還會在山谷中用長矛攻擊我們。圖然人曾試圖穿過黑米利安,但是最後都失敗了。當國王——您的弟弟在伊胡穆達(Jhumda)河擊敗他們之後,一部分人逃入深山,至今也沒有人再看到他們的身影。”  “所以我必須控制邊境上的這些野蠻人,”她說,“這些知道如何去以米沙山的人——”  “但是那些人害怕黑暗巫師,他們不會去那座邪惡之山的。”總督打斷道。  “他們的頭領——柯南,害怕他們嗎?”她問道。  “至于這個,”總督喃喃道,“我懷疑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能讓這個魔鬼害怕。”  “我听到的傳聞也是如此。正因此,他才是我要找的人。他希望釋放他的人,很好,那麼條件就是黑暗巫師的人頭!”當她講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她的聲音充滿仇恨,握緊了拳頭。她站在那里,頭高昂著,胸脯起伏著,仿佛盛怒女神的化身。  總督又一次跪下,經驗告訴自己,當女人如此憤怒時會像眼鏡蛇一般危險。  “希望如您所願,女王陛下。”當她稍微平靜了些,他起身冒險說出一些警告的話。“我不能預測柯南的下一步行動。那些人通常都很狂暴,我有理由相信圖然的間諜會慫恿他們在我們的領地發起暴動。正如陛下所知,圖蘭人已經在賽坎德萊姆(Secunderam)以及北方的其他一些城市重建了政權,雖然那些山區里的部落還沒有落入他們的統治,但耶茲狄格德已經垂涎南方地區很長時間了,在武力無法征服的情況下,他們也許會使用一些詭計,我怕柯南可能是他們的奸細。”  “那我們就等著瞧,”她回答道,“如果他熱愛部下,那麼他將在今天黎明時分出現在大門那兒跟我們談判。今晚我就待在城堡了。我進來時是打扮成克斯哈特利亞人來的,把隨身攜帶的圖章放在客棧了。除了我的人之外,只有你知道我現在在這里。”  “我護送您到下榻之處,陛下。”總督說。當他們出現在門口之時,他示意那里的一個衛兵過來,那個人隨他們一塊走,舉起長矛向女王行禮。  女王的侍女在門外等待著,她也像她的主人一樣戴著面紗。他們穿過了一條長長的、寬闊的走廊,走廊上點著火把,然後走到專門為來訪的貴族——通常是將軍或者王公大臣而準備的地方,但是以前王室成員一次也沒有光臨過這里。昌德爾·杉有點兒擔心屋里的家具不能讓像女王這樣尊貴的人物感到舒適,盡管女王盡力使他在她面前表現得很輕松。當他鞠躬退出門外的時候,她仍然感到非常高興。盡管總督沒有泄露女王的身份,但他還是把城堡里所有的僕人都召集過來侍奉皇室的貴族,他還調了一個班的長矛衛兵守衛在她門前,慌亂之中,他把那些本應守衛自己的衛兵也都調了過來。  總督剛離開不久,雅絲密娜突然想起還有其他事情想跟他商量,但是她忘了說。有一個來自伊蘭內斯坦的叫凱瑞姆·沙的貴族,他在到達阿約德哈亞宮廷以前,曾在克斯哈特利瑞住過一段時間。那天夜里在克斯哈特利瑞,他的一個眼神使她起了疑心。她不知道他是否跟著她也到了這里。這次雅絲密娜並沒有再次召喚總督,而是自己一人急急忙忙到總督住的地方去了。  昌德爾·杉回到了房間,關上門走到桌子跟前。他看了看剛寫的信,然後將它撕成了碎片。當他快要撕完的時候,听到外面和陽台相連的矮牆上輕輕落下來什麼東西。他抬起頭看了看,一個人影閃現在夜空里,然後那人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的房間了。他手里的刀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噓!”他警告道,“別出聲,不然我就讓你下地獄!”  昌德爾·杉看了下他離桌上的劍的距離,放棄了與眼前的不速之客硬拼,他很清楚地知道山里人的速度有多快。  來者是一個身材高大、體格強壯而又柔軟靈活的人。他打扮得像是山里的人,但是深色的身體特征和閃亮的藍色眼楮跟他的打扮一點兒都不符。昌德爾·杉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人,他不是來自東方的人,而像是來自西方的野蠻人。但是他身上的桀驁不馴、難以應付就像在胡里斯坦留著長發的狩獵野蠻人一樣。  “你這樣來就像一個小偷。”總督說道,他很快恢復了鎮靜,盡管他知道現在沒有衛兵可以召喚,不過對方也不知道這些。  “我是爬著上來的,”來者咆哮道,“一個士兵被刺穿了頭,我正好踩著它用劍柄爬上來。”  “你是柯南?”  “不然還能是誰。你派人送信到我那里說想要我過來跟你談判。那麼,克若姆神啊,我來了!離那張桌子遠點兒,不然我將你的腸子挖出來。”  “我只是想坐下來。”總督說道,他將椅子挪到遠離桌子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坐了下來。柯南焦躁地走到他跟前,謹慎地看了看門口,用大拇指撥弄著刀。他走路一點也不像阿夫古力人那樣小心翼翼,倒是非常豪邁。  “你扣押我七個人,”他突然說道,“卻拒絕我提供的那些贖金,你他媽的到底想要什麼?”  “我們談談有關條款吧。”昌德爾·杉小心說道。  “條款?”柯南的聲音中帶著怒氣和殺氣,“你什麼意思?我難道沒有給你們金子?”  昌德爾·杉大笑起來。“金子?克斯哈特利亞的黃金多得超乎你的想象。”  “你是個騙子,”柯南反駁道,“我曾在庫洛孫(Khurusun)見到過金山。”  “比任何一個阿夫古力人見到的都多,”昌德爾·杉糾正道,“但這只是溫德亞財寶的一小部分。我們為什麼會要金子呢?對于我們來說,殺了那七個人比金子更有用。”  柯南狠狠地說出地獄般可怕的聲音,那長長的刀片在他鼓起來的手臂肌肉中顫抖著。“我打碎你的腦袋就像劈開一顆西瓜一樣容易。”  一道狂野的凶光閃耀在柯南的眼里,盡管昌德爾·杉眼楮盯著他鋒利的凶器,他還是聳了聳肩。  “你當然很容易就能殺了我,或許也能輕松地逃離出去。但是這樣也救不了那七個人。我的人絕對會絞死他們,這些人可是阿夫古力的領導人物。”  “我知道,”柯南咆哮道,“那個部落的人像狼似的追蹤我,就是因為我沒有將他們解救出來。直接說了吧,你們想要什麼?以克若姆神的名義,如果沒有其他辦法,我將召集大部人馬,直接殺到克斯哈特利亞的大門口!”  此刻,柯南態度堅定,手里拿著刀,眼楮閃著凶光。昌德爾·杉看著眼前的這個人,知道他一定能干得出來這種事。總督一點兒都不相信山里的野蠻人能把克斯哈特利亞拿下,但是他也不想要一個荒廢的城市。  “你一定要完成一項任務,”他字斟句酌地思考著要說出的每個字,“有一個——”  柯南向後跳了一下,跳到門口面對著門,緊咬著嘴唇。他動物一樣靈敏的耳朵已經听到外面有輕盈而緊急的腳步聲。下一秒,門被打開了。一個身著綢緞的苗條女人很快走進來,砰的一聲關上了門——當看到這個山里人時,她愣了一會兒。  昌德爾·杉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心髒都提到了嗓子眼。“雅絲密娜!”他下意識地喊出來,一時間震驚得不知所措。  “雅絲密娜!”那個山里人的聲音仿佛是爆炸的回聲。  昌德爾·杉回過神來,柯南藍色的眼里冒著凶光。  總督絕望地喊叫著,抓起他的劍,但是那個野蠻人反應更快。他跳起來,用刀柄猛地打倒總督,把吃驚的雅絲密娜橫過來,用褐色的胳膊夾著,跳窗逃走了。昌德爾·杉掙扎著站起來,看到他站在護牆上,而手里夾著的皇家俘虜雅絲密娜正在顫抖,然後便听到他極其興奮的吼聲:“看你現在還敢絞死我的人!”只見他噌的一下跳出護牆逃跑了,一陣狂野的叫聲傳到總督的耳朵里。  “士兵,士兵!”總督尖叫著,掙扎著起來,跌跌撞撞地跑到門口。他踹開門,蹣跚地到了大廳。他的叫聲在長廊里回響,士兵疾速跑過來,只看到總督托著受傷的腦袋,腦袋還在不停地流血。  “派遣騎兵!”他吼道,“有人被劫持!”即使在狂怒之中,他也足夠清楚不能把事情全部說出去。他停了一會兒,听到外面突然響起一陣馬蹄聲,接著便是野蠻人那勝利般的呼喊。  總督跑到樓梯口,迷惑的士兵在後面跟著。城堡的庭院中,一隊騎兵正在整裝待命,昌德爾帶領騎兵追趕柯南,他的頭還眩暈著,只好雙手握住馬鞍。他並沒有泄露雅絲密娜的身份,只告訴手下帶著圖章戒指的皇室成員被阿夫古力人的首領給擄走了。柯南已經消失在視線之外,但是他知道他們要走那條路——那條通往翟巴口的路。這晚沒有月亮,農民的房舍隱隱約約閃現在星空下。他們後面是冰冷的堡壘和克斯哈特利亞塔,前面隱現出黑米里黑色的城牆。  ……
媒体关注与评论
  霍華德的作品太刺激了,簡直是火花四射。  ——史蒂芬·金  我崇拜霍華德的作品,他作品的主人公超越了生命的界限,我真心向奇幻文學愛好者推薦他的作品。  ——大衛·蓋梅爾,《白狼》作者  數十年後,霍華德的作品仍能讓讀者共鳴,他創造的柯南是現代英雄的標桿︰力大無窮、脾氣火爆、笑聲爽朗。  ——埃里克·尼蘭德,《光環》作者  霍華德是一位講故事的高手,後世文學的英雄形象都要從柯南身上汲取營養。  ——約翰·杰克斯,《北與南》作者
编辑推荐
  最完整的原版柯南故事集;奇幻文学开创者罗伯特·E·霍华德毕生心血之作;史蒂芬·金倾情推荐;奥巴马最喜爱的文学形象;阿诺·施瓦辛格的成名电影原著。2011年8月,好莱坞3D大片新版《野蛮人柯南》登陆全球!《野蛮人柯南》自出版后引发奇幻文学风潮,并被改编成电影、漫画、游戏等形式,数十年畅销不衰。


下载链接

野蠻人柯南Ⅱ下載

评论与打分
  •     當《野蠻人柯南》這個名字映入眼簾的時候,很多熱都會想到施瓦辛格肌肉發達的形象,然而,這個形象並不是施瓦辛格創造的,它的所有權屬于羅伯特•E•霍華德。新版的《野蠻人柯南》即將以3D大片的形式在全球上映,在這部影片的官方主頁最上端,赫然寫著“羅伯特•E•霍華德的《野蠻人柯南》”,在本片編劇名單中也寫著霍華德的名字。
  •     我對柯南這個人物很有興趣,當然不是那個漫畫,而是這部小說。這兩本小說囊括了幾乎全部的柯南小說,值得一讀。
  •     雖然還沒開始看,但知道這本書在奇幻史上算是赫赫有名,開創了劍與魔法流派之先河,雖然成書年代較早,有些已經覺得老套,但是還是值得一讀
  •     看了電影再看原著
  •     之前看過幾個短篇,這次買來細細品讀
  •     男孩子,多看這類書籍。
  •     很早就想要,這次終于了了心願。書翻譯得還不錯。
  •     小說不錯,不知道原版有沒有插圖,加些圖會更好看
  •     物流很給力,但書殼磨得很花也很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