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之旅

地府之旅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
出版社:二十一世紀出版社
作者:(英)罗德里克·戈登,布赖恩·威廉斯
页数:491
译者:肖毛
书名:地府之旅
封面图片
地府之旅

内容概要
火车带着轰鸣声前行着,驶向地心深处……    历经劫难,威尔和切斯特终于重逢。可是,古灵精怪的凯好像有点不高兴。三人的关系变得很微妙。    这趟地府之旅并不顺利,三个男孩孤立无援,面对强大的斯堤克斯军队,他们将何去何从?    幸好,他们遇见了戴奇怪目镜的德雷克和神出鬼没的爆炸女孩埃莉奥特。两人是最高明的猎手,同时也遭到斯堤克斯最无情的追击。他们冷若冰霜的面孔下,是否潜藏着似火骄阳般的心?危机四伏的前方。迎接他们的将是什么?    威尔的亲生母亲终于浮出水面。这个谜一样的女子的行踪却被斯堤克斯掌控,进而牵扯出一段爱与·限的纠葛。    丽贝卡,这个浑身散发着邪气的小女孩,正组织谋划着毁灭人类的计划,到底有谁能阻止?    这是隧道系列的第二本书。    《恐怖隧道》的好评如潮已经证明两位作者的才气以及巴里·坎宁安的眼光。罗德里克和布赖恩,这个银行家与艺术家的奇特组合,已经为隧道系列乃至他们的文学生涯开了一个好头。而在《地府之旅》中,两人的合作更有默契,写作手法更为熟练,内容也更加精彩。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这本书里将人性的真实挖得更深,将人物的感情也描绘得更为复杂。随着笔下人物性格的渐渐丰满,作者一手遮天的日子是不是会一去不复返?或许,书中的人物有了自己的生命,就连作者也无法操控剧情的发展了。这意味着,读者将面临着更大程度的惊喜。    隧道系列还在继续,敬请关注。
作者简介
這兩位鬼才作者的合作帶有某種意外性。羅德里克出生在倫敦,是一名投資銀行家。布萊恩則是一位電影制片人和職業藝術家。他們本來也算“道不同,不相為謀”,但兩人都熱衷于考古與寫作,共同的興趣將他們牽到了一起。專業的考古與洞穴知識,使得他們能將隧道寫得異常逼真,而卓絕的文筆和豐富的想象力使得整個故事在隧道里鋪展得游刃有余。
书籍目录
第一部  突現第二部  回家第三部  德雷克與埃莉奧特第四部  海島第五部  地眼尾聲譯後記

章节摘录
  第一部 突现  第1章  嘶……砰!汽车迅速地关上车门,把一个女人留在公共汽车站。她站在那里,看着汽车隆隆地开动起来,对暴风骤雨似乎显得无动于衷。汽车发出嘎嘎的摩擦声,吃力地蜿蜒而行,驶下小山。等到汽车转到石楠树篱后面,终于从视线中消失,她才转过身来,注视着公路两旁隆起的草坡。在大雨中,草坡仿佛与灰蒙蒙的天空融为一体,令人难以分清两者之间的界限。  她紧抓着大衣衣领,开始在公路边行走,跨过柏油路上的水洼。尽管这里很荒凉,她仍然警惕地察看着前面的道路,有时还要向身后扫视一眼。她的神秘举动不会令人生疑——在这种与外界隔绝的地方,哪个年轻女子都会表现得小心翼翼的。  根据她的外表,很难看得出她的身份。风不停地把她的棕发吹到下巴宽阔的脸上,使它们变成不断随风摆动的面纱,遮住她的脸庞。她的衣着非常普通。假如有谁碰巧从她的身边经过,多半会把她当成当地人,以为她也许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呢!  事实却截然相反。  她是萨拉·杰罗姆——逃亡的隔离区居民,随时都在为逃命做着准备。  她又走了一小段路,突然跨越公路的边界,猛地跳过石楠篱笆的豁口。她落在树篱之后的小洼地里,弯下腰转身张望,以便把公路看得清清楚楚。她在这里逗留了整整五分钟,一直聆听和观察着,像动物那样警觉。可除了耳边的风雨声,她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她确实独自一人。  她把围巾系在头上,然后爬出洼地。她迅速地离开公路,在疏松的石壁的掩护下,穿过前面的旷野,爬上陡坡,继续快步走到山顶。在这里,天空映出了萨拉的身影。她知道这会暴露自己的,于是,她立刻沿着小山的另一边继续往下走,进入开阔的山谷。  山谷的地势助长着风力,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把雨水搅成混沌的漩涡,宛如无数微型的飓风。在风雨之中,她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有什么东西跳动了一下。她呆住了,把目光转向一个从眼前闪过的白东西。一股寒意顺着她的脊椎往下延伸着……那不是石楠的摆动或草叶的跳动……而是一种与众不同的律动。  她盯着那里,直到看清它是什么东西。在那儿,山谷的侧面,有一只小羊羔。它完全跑进了她的视野,在几丛羊茅草之间蹦跳着。在她的注视下,它突然跑到矮小的灌木丛后面,仿佛被什么东西吓坏了。萨拉感到很不安。它被什么东西吓跑了呢?难道附近还有别人——另一个久?萨拉非常紧张,随后却放松下来,因为她发现小羊羔又露面了。这一次,羊妈妈陪在它的身边,悠闲地咀嚼着什么,小羊羔开始用鼻子去碰妈妈的肚子。  虚惊一场,但萨拉的脸上却没有轻松或开心的表情。小羊羔又开始撒欢儿了,它的毛很干净,仿佛新摘的棉花,与羊妈妈粗糙且沾满泥点的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时,萨拉的眼睛不再去看那只小羊。在萨拉的生活里,没有这样的闲心,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她开始察看山谷的另一侧,搜索任何反常的迹象。  然后她再次动身,小心地穿过在凯尔特地区常见的寂静茂盛的绿色植被,越过光滑的石板,一直走向山谷转弯处那隐约可见的小溪。她毫不犹豫地跨进水晶般清澈的溪水里,顺着小溪行走,不时地用长满苔藓的岩石当垫脚石,这样可以走得更快一些。  当水位升高且即将淹没鞋面时,她跳到岸上,岸边覆盖着被羊啃过的松软绿草。她仍然迅速地往前走,很快就看见了一道生锈的铁丝网栅栏,随后看见的是被垫高的农场土路,她知道这条路在铁丝网栅栏的后面。  接下来,她看见了她要去的地方。在农场的土路与小溪的相交处,有一座简陋的石桥,桥的两侧破损严重,急需修补。只要沿着溪边的道路前进,就可以走到石桥边。她开始小跑起来,想要尽快赶到那里。不一会儿,她就到了。  她躲到桥下,暂时停住脚,擦去眼睛周围的雨水。然后她走到石桥的另一边,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观察着地平线。天快黑了,路灯刚刚亮起来,玫瑰色的灯光开始透过橡树林。树林遮住了远处的村庄,只露出村中教堂的塔尖。  她回到桥下的中间位置,弯着腰行走起来,因为头顶的粗糙石块擦到了她的头发。她找到一块不规则的花岗石,它比水面高出了一点点,大小和重量跟几块砖差不多。她用双手去撬这块石头,上下左右摇晃着,总算把它撬松动了。她弯下腰,吃力地吭哧着,把它放到脚边的地面上。  她直起腰,往那个洞口里看,并将手臂深深地探进去,只有肩膀还露在外面。她在洞里四处摸索着,脸部紧贴石壁。她摸到了一根铁链,尽力把它往下拉,但它纹丝不动。她使出全力,仍然拉不动。她咒骂着,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又试了一次。这次铁链移动了。  她继续用那只手拉着铁链,一时间,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生。然后她听见一种声音,发自桥的深处,仿佛远处传来的雷鸣。  一个原本看不见的机关,突然在她的面前打开了。一蓬灰泥和干燥的苔藓飞溅出来,一堵墙向后退去,然后升起来,一个如同门那样宽的不平整的洞口出现在她的眼前。轰!整座桥震颤起来。声响过后,一切又沉静下来,只剩下潺潺的流水声和滴答的雨水声。  她走进阴暗的洞内,从大衣口袋里换出拴在钥匙圈上的迷你手电筒,拧动开关。暗淡的光圈照亮了洞穴,它大约有十五米见方,天花板并不高,刚好能够使她站直身体。她扫视着四周,看见了慵懒地飘荡在空中的尘埃和厚得如同烂挂毯的蜘蛛网,这些蜘蛛网仿佛无数的花环,从洞壁的顶部向下垂落着。  在率领家人去地下的隔离区开始新生活的前一年,萨拉的高曾祖父建造了这间密室。他是一个杰出的石匠,使出了浑身的本领,把密室隐藏在这座破桥的内部。他故意在很少有人使用的农场土路上建造密室,因为这里离任何去处都有好几英里的距离。萨拉的父母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建造这种东西。可不管它原来有什么用途,现在却是少数几个让她真正感到安全的地方之一。不管怎样,她始终相信,没有人会在这里发现她。她拉下围巾,抖开头发,让自己放松下来。  她在布满沙砾的地板上行走着,脚步声打破了坟墓般的寂静。她走向洞口的对面,那边的洞壁上,有一块狭窄的石搁板,搁板的两头各立着一柄生锈的铁叉,叉尖上罩着厚厚的皮护套。  “点灯吧,”她轻声说着,伸出手,同时拉下两个护套,露出了一对发出莹光的灯球。灯球放在铁叉的顶端,被锈迹斑斑的红色铁爪攥在里面。  一种神秘的绿光从两个并不比油桃大的玻璃球里面喷涌出来,光线非常强烈,她不得不用手遮住眼睛。它们似乎始终在皮护套之下积蓄着能量,现在则在庆祝着刚刚获得的自由。她用指尖轻轻拂过一个灯球,感受着它的冰冷表面和轻微震动,好像这种触摸会与那个处处是灯球的地下城市建立某种联系。  在同样的灯光下,她经历过无数的痛苦。  她的手从灯球上滑落,停在石搁板上面,在厚厚的泥沙之间寻找着什么。  正如她希望的,她的手摸到了一个小塑料袋。她微笑着抓起它,抖掉灰尘。袋子上打着一个结,她伸出冰冷的手指,迅速地把它解开。她从袋子里掏出一张叠得非常整齐的纸条,举到鼻子跟前闻了一下。纸条很潮湿,有一股霉味。她知道,这封信已经在这里存放了好几个月了。  虽然并不是每次来这里都能拿到留给她的信件,但她还是埋怨自己没有早点儿来。可她总是尽量把查信的时间间隔定为六个月以上,因为这种“休眠信箱”很可能危害到所有与之相关的人。这是她与从前的亲人所进行的仅有的几次间接接触。当信使溜出隔离区并在海菲尔德露面时,总是有受到跟踪的风险,不管这种风险多么微小。信使在伦敦城里旅行的时候,还会有被人发现的可能性,这也是她不应该忽略的。决不能低估任何风险。敌人很有耐心,他们太狡诈了。萨拉知道,他们决不会死心,始终想要捉住并杀死她。在这场由他们发动的比赛中,她一定要战胜他们。  她看了看手表。她总是变换着来去石桥的路线,想要尽快地穿过旷野,去邻村搭乘回家的公共汽车。  此刻她应该已经上路了才对,可她渴望了解家人的消息。这张纸条就好比一根救生索,是她与母亲、哥哥和两个儿子之间的唯一联系。  她必须知道这封信的内容。她又闻了闻那张纸条。  每次来石桥时,她都会严格地执行一套制订得极其周密的程序,她之所以被迫违反程序,除去渴望了解家人的消息还有其他原因。  这张纸条似乎散发着特别讨厌的味道,压过了潮湿洞穴里的泥土和霉菌的混合气味。气味刺鼻,令人不快——这是坏消息的臭味。她的预感一向很准确,她现在也不想忽视它。  她怀着越来越强的恐惧感,凝视着离她最近的灯球发出的光芒,并烦躁地摆弄着纸条,强行压住阅读它的欲望。她对自己的软弱感到不满,终于咬着牙打开纸条,站在石搁板的前面,在绿光之下检查它。  她皱起眉头。首先使她感到吃惊的是,这封信不是她哥哥写的。那是一种陌生而又幼稚的字迹。泰姆总是亲手给她写信的。她的预感是对的——她马上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她翻过纸条,察看信的结尾,想看看那里有没有签名。“乔·韦特斯,”她念着这个签名,感觉越来越担心。事情不对头——乔只是偶尔充当信使,但写信人总是泰姆呀。  她惊恐地咬着嘴唇,开始读信,迅速读完了前几行。  “噢,天哪,”她猛吸一口气,摇了摇头。  她把信的正面又读了一遍,却无法接受信中的内容。她告诉自己,她肯定看错了,要么就是信写错了。可这封信写得一清二楚,用词非常简单,没有误读的余地。她也不应该怀疑信的内容——这些信件是她的依靠,是她动荡生活中唯一不变的东西,也是她继续生存的理由。  “不,不是泰姆……不是泰姆,”她大叫起来。  她仿佛被人打了似的,顺着石搁板瘫倒下去,吃力地用身体靠住它。  她颤抖着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把信翻过来,去读下一页。她使劲地摇摇头,喃喃自语道:“不,不,不,不……不可能……”  好像信的正面还不够糟糕。背面的内容更坏,简直让她无法接受。她呜咽着,用手推着石搁板,离开那里,走到洞穴的中央。她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双臂抱在胸前,抬起脑袋,茫然地望着天花板。  她突然想到,必须离开这里。她飞快地跑出洞口,把石桥甩到身后,然后继续奔跑。她跌跌撞撞地在小溪边盲目奔跑着,黑暗正在迅速聚拢,雨还在下,但已经变成了绵绵细雨。她在湿漉漉的草地上跌跌滑滑地奔跑着,既不知道也不在乎要去什么地方。  她没跑多远,就一下子从岸边摔进了小溪里,溅起了一阵水花。她弯下膝盖,清澈的溪水逼近了腰部。可她悲痛至极,没有感觉出溪水的冰冷。她晃动着脑袋,仿佛在承受着剧痛的煎熬。  自从逃上表层土并抛弃丈夫和两个幼子以来,她从没有哭过。她开始哭泣,起初只流出几滴眼泪,后来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仿佛决堤的洪水,涌过她的脸颊。  她不停地哭着,直到流光了所有的泪水。她的脸上充满愤怒,仿佛戴上了一张石头般冰冷的面具。她慢慢站起来,在起伏的溪流中稳住身体。她那正在滴水的双手,紧紧地攥成了两个拳头。她向着天空挥起双拳,拼命地尖叫起来,一种野性和原始的声音,回旋在空旷的山谷里面。
编辑推荐
  “哈利·波特之父”再度重拳出击,考古男孩有望引领阅读新风潮!  隧道系列第一部即将出版前,在美国最大的图书网站亚马逊榜单上的预售量已高居第三位,仅次于前两部《哈利·波特》。三家好莱坞工作室竞相购买隧道系列的电影版权。坎宁安说:“我还从未遇到过这么多电影人,都想抓住我。”被坎宁安相中之后,隧道系列的15种语言的优先出版权已经被购买,并为作者积聚了50万英镑的资金。巴里·坎宁安将和两位作者一起担任影片的监制,并说:“如此鲜明的人物形象,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在银幕上看到它。”  本书是隧道系列的第二本书。在本书中,罗德里克和布赖恩的合作更有默契,写作手法更为熟练,内容也更加精彩。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这本书里将人性的真实挖得更深,将人物的感情也描绘得更为复杂。  被誉为出版界“超级星探”、“哈利·波特之父”的巴里·坎宁说:“当初翻开罗琳的《哈利·波特》第一页,我就知道,这本书有很大魅力,而隧道系列给了我同样的感觉。”  把这套新书比作“哈利·波特第二”是很不公平的,因为它们没有可比性。这本书不应该跟《哈利·波特》相比,它有它自己的风格,独一无二。当然,它是相当棒的。  ——美国亚马逊网店  这个精彩的探险故事。讲述一个14岁男孩发现一个被残忍政府统治的地下世界的奇妙经历。  ——英国《泰晤士报》  外界对这本精彩的小说评价很高。作者还是感到吃惊,因为他们由自费出版的作家一下子变为超级畅销书作家,从纽约到东京,销量都是极大的。  ——酷爱书籍  精彩有趣!这本书如此畅销的原因是,当他们(书中的主人公)被地下殖民者抓住后。书中就蕴涵着一个超越内容的启示。不仅剧情完全令人感到意外,而且注入了作者与众不同的观点。书中的大部分内容源于真实的生活,并且包含着更多的曲折和启示。  ——英国《卫报》  故事里真的可以看到哈利·波特式的影子……  ——英国《观察家报》


下载链接

地府之旅下載

评论与打分
  •     隧道系列看了2本了,故事慢慢展開,情節越來越精彩,第2本馬上看完了,第3本什麼時候才出呀
  •     內容跌宕起伏,精彩刺激。
  •     看了第一本就想買第二本 估計不久就全買了 看過的你懂的
  •     書可以的。服務號
  •     雖然沒有第一部“恐怖隧道”那麼驚險刺激,不過對于看過第一部的人我想都會想看到這一部。總體來說還是寫的比較驚險,不過有的時候也顯得有點冗長。還是期待最後一部快點出版∼
  •     喜歡第二本,期待第三部
  •     太不怎麼樣了,努力了幾次,都不能讀下去!都是被那個所謂“哈利”之父愚弄了!也是,關出版人什麼事呢,是人家之母寫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