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1
出版社:太白文藝
作者:範懷智
页数:262
书名:獸
封面图片
獸

内容概要
  在這古老的土地上,大秦腔顫動著命運的旋律,走過歡歌與悲泣、相聚與離怨、愛與恨、靈與肉沖突和裂變的歲月,鋪演著一代又一代生命主體沉浮的故事……
作者简介
  範懷智,陝西岐山縣人。酷愛文學,農閑時面對故鄉的璺河和璺河以北的鳳凰山,及璺河腹地的曠野寫點文字。著有長篇小說《月光》《打羔·卷阿》《青銅》,中短篇小說《兵》《鳥巢》《梅是一只羊》《十月二十三日清晨》《交錯》《若梅的婚事》等,共二百余萬字。其每一篇文字都是面對土地的沉思、面對莊稼的感恩。

章节摘录
  “天爺,她還是個碎娃喀,她能給我做女子呀,天爺爺!”  他皮肉松松,肋骨突兀似門外路口饑饉的瘦狗。瘦狗被前夜的呻吟中來到的賊風撂倒在門口的木樁旁,此後不會再發出忠于職守的汪汪了。院中,苦痛的老者跪地,他枯朽的眼淚同清亮的鼻涕攪渾了。淚涕滴答,如老牛脖項的刀洞里淤出的血。老者的鼻涕眼淚“吧嗒吧嗒”落進膝前的浮土,像給干旱的田地播種。  “天爺,你饒了我吧。”  外婆婆怎會想到,老者會選擇折斷左胸肋,挖去心肺的死。年輕的被饑餓糾纏的她,在驚恐的尖叫中,目睹了這位縱欲後的懺悔者用鐮刀的刀尖劃破了胸膛。而後,放下手中的鐮刀,憑借昨日的麥粥給他殘存的氣力,雙腕的青筋和黑的血脈,頃刻間如同拉緊的弓弦繃起。緊接而來的,是跪于院子——完全可以說是跪于曠野中的老者,折斷樹枝那樣,“  嚓嚓”折斷他貼近心房的那根肋骨;雙手攥住從中斷裂的肋骨兩端,撕扯出兩團模糊的血肉,把它丟往灰塵彌漫的屋頂。涕淚橫流。苦痛的內心扭曲了的臉龐,正對藍蒼蒼的天幕,哇哇著狂嘯。他熟桃的心裸露,蹦跳著,如窗戶向外打開了,陽光瀉人,呈現屋中的一切。已經淡漠于情欲的李逢春,怎麼也不會想到,老者的手猶如探進空闊的屋子——他血滴淋灕的雙手伸入他敞開的一口血泉的胸腔。他攥住它,像攥住滑膩的魚。他年老的臉上,滄桑的皺紋如同山脊上褶皺的岩石,彎折了。  “哇。”  手中的魚兒蹦跳。難以忍禁的撕心疼痛,從他喉嚨如奔逃的小鼠嗖嗖鑽過,穿透抿閉的唇齒,一顆雞卵似的掉落院中,摔碎。洞開的胸肋的窗口已血浪滔天了,他揪拽出的競都是熟得滴紅的東西,那是他的心肺!他把它像丟棄一個爛土豆似的,扔到膝前一層厚厚的淚珠上,捉起鐮刀砸餿果子那樣,“撲通,撲通”將它砸碎,跳躍的血漿火星樣躥上面孔。泗淚交加,像初冬的雪雨在冷風中相攪。  迷醉于麥香,同時在恐懼中戰栗的李逢春,如赤裸著站在冬日的嚴寒里,抖索。趴上窗戶,一時失禁,尿進老者的被窩。她目睹了庭院的真實,被驚恐撞擊的雙目,木然空洞。又是那把鐮刀高舉過頭頂,似祭祀冥冥的天神。細且發白的鐮刃上沾了絲藍色的陽光,藍色的鐮刃落上他脖項,血的猩紅淹沒了鐮刀的藍。老者的鐮刀致使他懺悔號啕的喉管開裂。血花涌瀉,殷紅的梅花雨紛紛灑落,血污蔓延。像陰雲籠罩大地,強大的恐懼的黑影淹沒了她,老屋中的炕沿上橫著一根赤裸的木頭。萬籟無聲,時間消逝。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好一幅背景幽深的鄉村風景畫卷。在這古老的土地上,大秦腔顫動一看命運的旋律,走過歡歌與悲泣、相聚與離怨、愛與恨、靈與肉沖突和裂變的歲月,鋪演著一代又一代生命主體沉浮的故事。  ——(陝西省作協黨組成員、秘書長、創新部主任)  年輕的農民作家範懷智根植關中西府這片貧瘠而又荒涼的土地,用他特有的詩化語言和感情將普通民眾原生態的精神存在與圖騰意識雜糅在一起,描繪出淒迷與靜謐的自然村莊與柔弱無助的小人物命運。  ——韓霽虹(太白文化出版社編審、副總編)


下载链接

獸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