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程

前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年04月
出版社:河南文藝出版社
作者:黃旭東
页数:282
书名:前程
封面图片
前程

前言
  三年前,我到南陽調研工作時,黃旭東送我一本利用業余時間寫的長篇小說。當時我想,他作為單位的業務骨干,怎麼會有時間寫書?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毅力?在基層干部隊伍中,能耐得住寂寞寫點東西的人不算很多。三年後,黃旭東公選到開封市任文聯副主席,來看我時,又拿出一部厚厚的書稿,說這是他專門寫回族鄉村新農村建設和基層民族部門工作的長篇小說,請我作序。  我為他把民族題材和民族部門作為文學創作的內容而高興。據我所知,這部叫做《前程》的長篇小說是第一部描繪中原散雜居民族地區新農村建設的小說,是第一部涉及中原地區回、蒙古、滿等少數民族民風民俗的小說,也是第一部以基層民族部門和回族鄉村為主要描寫對象的小說。  回族在形成和發展過程中,形成了強大的凝聚力,這和她獨特的歷史文化是分不開的。作為中華大家庭中較為年輕的一員,她汲取外部文化的能力極強,逐漸形成了以伊斯蘭為精髓的回族文化,並形成了勤勞勇敢、百折不屈、重商尚武、與時俱進的民族精神。回族在文化藝術方面取得了顯著成就,名家輩出,燦若星辰,彪炳史冊。在中原地區,元代有“中原碩儒”馬祖常、“南陽詩人”納新和“散曲大家”馬九皋;明代有祖籍固始縣的文學評論家李贄、文武兼備屢建奇功的馬文生;清代有大學者蔣湘南;當代白壽彝、穆青的成就和影響更不必多言。  現階段,在中原散雜居民族地區,回族文化一直在頑強的堅守中保持和發展著。但是,令人擔憂的是,面對波濤洶涌的經濟大潮,由于受輕學輕文、急功近利等思想的影響,許多優秀的民族文化因得不到很好的傳承面臨被弱化、異化甚至被吞噬的危險。  先進的文化就是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文化,而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慶幸的是,當前,社會各界在重視文化、發掘文化和傳承文化等方面已經形成共識,發掘優秀民族文化的工作被擺上了重要議事日程。許多像黃旭東這樣的民族干部和有識之士都在為宣傳本民族的文化而不遺余力地工作著。長期以來,黃旭東堅持“回族作家寫回族”的創作理念,無論是《玄駒》中以回族大學生為主人公,還是《前程》中以回族鄉村干部和縣民宗局長為主人公,都反映出這位回族青年作家熱愛民族、熱愛生活和樂觀向上的創作激情。他的作品表現出中原地區少數民族堅守的優秀傳統文化和處世精神,表現出作家對本民族出路的沉重思索和美好願望,表現出一個作家的良知、良心和使命感,也表現出他對農村熱土和父老鄉親的深厚感情,這是難能可貴的。他作品中塑造的人物形象,被認為“完全可以進入當代文學人物典型形象的畫廊,具備了一定的歷史認識價值和審美價值”。  在《前程》這部長篇小說里,作者以他對民族工作和農村工作的熟知,緊扣時代脈搏,關注民族鄉村和“三農”問題,把自己對民族、對農村深深的情愫濃縮在字里行間,較為全面地展示了新世紀、新政策、新農村的大背景下,少數民族群眾思想觀念的新變化,民族傳統文化受到的新沖擊以及新形勢下民族工作遇到的新問題。小說生動地塑造了回族村老支書老辛、新支書海成、縣民宗局長第五福及村里的蒙古族經濟能人王照華、滿族農民企業家哈滿貴等一批鮮活的基層人物形象。小說中還有大量的少數民族婚喪習俗和生活習慣的精彩描寫,同時把玉雕、烙畫等民族傳統工藝,武術、曲藝等民間傳統藝術和辛夷、柞蠶等民間傳統產業巧妙地融入其中,真實有趣,貼近生活。  黃旭東是一位勤奮的作家,他不僅在民族文學的園地里辛勤耕耘,還在回族歷史文化研究上傾注了很多精力。曾因發表《中原回族》社科論文引起廣泛關注,參加了全國第六居回族作家學者筆會。現在他作為河南大學客座教授,在河南大學民族問題研究所承擔了重要的科研課題。祝願他在民族文學和民族史學領域取得更大成績。  中國是世界的縮影,河南是中國的縮影。河南是農業大省、文化大省,回族人口總數在全國省份中排第三位,“三農”問題和民族問題一直在“中原崛起”的進程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現實需要一大批像黃旭東這樣的時代記錄者,撲下身子去關注、去挖掘、去發現、去創作,為實現中原乃至全國的民族文化大發展、大繁榮作出貢獻。  是為序。  李勇杰  2008年10月24日  (作者系河南省民委副主任、河南大學碩士生導師)
内容概要
  《前程》是作者“青春勵志三部曲”創作計劃中的第二部長篇小說。《前程》較為全面地展示了新世紀、新政策、新農村的大背景下,少數民族群眾思想觀念的新變化,民族傳統文化受到新沖擊以及新形勢下民族工作遇到的新問題。  《前程》是第一部描繪中原散雜居民族地區新農村建設的小說,是第一部涉及中原地區回、蒙古、滿等少數民族民風民俗的小說,也是第一部以基層民族部門和回族鄉村為主要描寫對象的小說。在這部長篇小說里,作者以他對民族工作和農村工作的熟知,緊扣時代脈搏,關注民族鄉村和“三農”問題,把自己對民族、對農村深深的情愫濃縮在字里行間,較為全面地展示了新世紀、新政策、新農村的大背景下,少數民族群眾思想觀念的新變化,民族傳統文化受到的新沖擊以及新形勢下民族工作遇到的新問題。小說生動地塑造了回族村老支書老辛、新支書海成、縣民宗局長第五福及村里的蒙古族經濟能人王照華、滿族農民企業家哈滿貴等一批鮮活的基層人物形象。小說中還有大量的少數民族婚喪習俗和生活習慣的精彩描寫,同時把玉雕、烙畫等民族傳統工藝,武術、曲藝等民間傳統藝術和辛夷、柞蠶等民間傳統產業巧妙地融入其中,真實有趣,貼近生活。
作者简介
  黃旭東,河南省新野縣人,回族。曾長期供職工南陽市三級政府部門,現為開封市文聯副主席、河南大學客座教授。系中國都市人類學會會員、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河南省書法家協會會員、河南省青聯委員。撰寫過不同體裁的文學作品兩百多萬字。2001年開始創作“青春勵志三部曲”系列長篇小說《玄駒》、《前程》、《公選》。2005年《玄駒》出版發行,被新浪網、天涯書庫、小說閱讀網、頂頂書庫、百合、豆瓣、日語港等多家網站轉載,被多所大學收入文學研究數據庫。2007年應參加全國第六屆回族作家學者筆會。該系列第三部《公選》即將出版發行。
书籍目录
一  “雲往南、雨滿潭……”二  老辛是棵老辛夷三  初戀就像葛巴草四  治玉的回族人五  一半是光明,一半是黑暗六  三把火該咋燒七  老古董眼里的玉文化八  酒迷瞪九  哈大少十  帶刀侍衛的後人十一  鄉政府的窩心事十二  安色倆目爾來昆十三  窮得只剩褲頭十四  別高興,我可是個爺們十五  鄉里的光棍,城里的蔫子十六  “干、真干、會干、干成”十七  珠江不是我的故鄉十八  十五以里都是年十九  誰叫李心意二十  農家樂二十一  民宗局是干啥的二十二  不經歷風雨,哪得見彩虹二十三  我們的祖先二十四  好馬也吃回頭草二十五  五牛干部二十六  書記的親戚真牛二十七  麥加之行二十八  穆斯林的葬禮二十九  水阿訇的伊扎布三十  永遠的辛夷海後記

章节摘录
  一 “云往南、雨满潭……”  20世纪最后一夏的那场泥石流,差点让辛夷王村上辛组的几户人家遭受灭顶之灾,劫后余生的村民们,至今还一直感念着老辛和海成这两个人的功德。  之前,没有丁点的征兆。白天,人们看着经年未有的湛蓝天空,不禁产生出要羽化飞升的幻觉。那晚的月亮竟似磨盘样大,亘古不变的桂花树仿佛在无风摇曳。金星好像也比往日耀眼夺目,不自量力地要与月亮争光辉。  这美景不由使村支书老辛想起儿时遇见的那只UFO。记得有一段时间,只要孩子们疯狂地打起坷垃仗,它就如期幽浮过来,明晃晃地挂在晒场上空,比马戏团的汽灯亮过百倍,时而还会晃动一下身子,像被欢快的欢笑击中似的。刚开始,人们无比惊诧是不消说的,但很快就相安无事各忙各的了,用现在流行的话说,那时的场景是相当的和谐。纯朴得几近愚钝的村民面对疑似的天外文明竟是不怕,真正应了“无知者无畏”的话。  老辛还记得,也是小时候,白河发了场大水,好端端一个百年古镇被夷为平地。那场洪灾来临之前,上天是给过启示的:先是各种蛇类倾巢出洞,爬满了床铺面缸,缠绕在梁头树上,密集得让人无处下脚!这些有毒的无毒的蛇,被惊恐万状的人们用木棍挑、簸箕撮、笤帚扫,却是逆来顺受,温顺异常,只管逃命,绝不咬人;第二天,成千上万条鱼竟从天而降。鱼在旱地上发出“啪啪”翻江的巨响,声闻数里。这些千奇百怪的鱼,被欣喜若狂的人们用脸盆盛、瓦缸装、铁锅煮,虽是作张作势,奋力反抗,终究还是成为人们的腹中之物。当人们为眼前的蝇头小利冲昏了头,打着饱嗝回味着久违了的腥荤时,覆盆之灾突如其来!直到幸存者坐在屋脊上,绝望地面对一片汪洋时,这才痛定思痛,追悔莫及。  现在,积淀了丰富生活辩证法的老辛面对此等胜景,想到的是物极必反的道理。“凡到极致的东西绝对不是好东西!天也美得太邪乎喽!”他暗忖道。  果然,天还没亮,一声炸雷摧毁了依帝山的静谧,铜钱大的雨点砸醒了屋外酣睡的村民。梦中,老辛的儿子李玉堂正在传销窝点绞尽脑汁地盘算拉谁做下线,不料大盖帽们破门而入。“快跑!”他赤条条腾身而起,慌不择路,竞从平房顶一脚踏空,好在被那棵和父亲同岁的辛夷树枝挂住。李玉堂大喊救命时才醒悟过来:敢情落到脸上的不是高压水龙柱,而是瓢泼倾盆雨。  夏季的山里人都有晚上在外纳凉的习惯,老辛一家也不例外。他和老伴姜朴花带着孙女望春睡在院子里的辛夷树下,李玉堂和媳妇则睡在平房上。月圆之夜,精力充沛的小两口在房顶一时来了性致,折腾了大半夜。老辛因为心里有不祥预感睡不着,也就听到了屋顶的动静。“弄吧弄吧,给我生个孙儿才好哩!”想到这,老辛顿时很愉悦,带着希冀迷迷糊糊进入梦乡,直到被儿子碰折的残枝碎叶砸醒。老辛几个人手忙脚乱把李玉堂救下,一齐往屋里转移。  暴风骤雨没黑没明地肆虐了整整两天,那阵势好像是共工又一次触倒了不周山,天倾地斜,满目洪荒。被困在依帝山中的村民们个个束手无策,像一群可怜的刺猬缩在到处是水的窝里,祈求好生的上苍给予怜悯。  老辛无助地仰望着锅底似的皇天,又忐忑不安地对着那条咆哮的白河愣神,耳边响起姜朴花不厌其烦的嘟囔声:“爷太,天要塌了呀!”他对老伴不下百次的啰嗦充耳不闻。多年的夫妻经验告诉他,面对话多嘴碎的老婆,最好的办法就是装聋卖傻。没办法,姜朴花好讲老规矩!比如,每年春节过油时,全家人说话都要慎之又慎,哪句话说得不对,就会遭到她的责怪;还比如,抱小孩时不能在门槛上方传递,也不能把熟睡的小孩脚对门放在屋里;若小孩子打了喷嚏,大人是一定要说“狗娃百岁”的,诸如此类,等等。  眼前的山溪是白河的上游,乡亲们叫它“碧溪”。往日清澈的溪水已经变得混浊不堪,夹杂着泥沙、石头不停地翻滚着。老辛抬头看着天上成团的乌云向南急窜,万马奔腾似的,担忧地说:“云往南,雨满潭;云往北,干研墨。这雨只怕不住歇哩!”碧溪边的电话杆早让溪水冲倒了,他不知道上辛、中辛两个村民小组现在是什么情况。他的脑海里叠现出条条水流顺着山顶的溪槽猛滚而下,汇成山瀑、形成山洪,向着村庄肆意奔腾的可怕场景……  一声霹雳划过低垂的天空,树权形闪电张狂着刺向依帝山。老辛猛地弹跳起来,把正在屋檐下挂“扫天婆”的姜朴花吓一哆嗦:“老东西!你诈尸呀!”老辛烦躁地来回踱步:“要是发生泥石流,那可不得了!”他想立刻通知上辛、中辛的群众提高警惕,做好安全防范,尤其是上辛组住在山根的那几户人家,必须赶快转移!姜朴花感觉老辛是危言耸听,撇嘴的同时将一把冷森森的菜刀扔到院子里:“看你还不住雨?!”  老辛对姜朴花这种恐吓上天的愚蠢瞎折腾嗤之以鼻,他家住在下辛组,离上辛组还有扯肠拉肚十几里的山路。“这个口信由谁去传呢?”老辛在村“两委”班子中掂来挑去,竟找不出合适人选,支委中除文书李文生外都已年过半百,李文生又住在中辛村,在通信中断情况下,也是难以指望啊!十万火急却无兵可派,是对一个队伍的战斗力和他的指挥才能的真实考验哪!他决意亲自上山!  姜朴花一看他拿雨衣,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连忙去抢夺雨衣,嚷道:“老东西,你不要命啦!”两人正撕扯间,就听到门外“嘟嘟嘟”一阵摩托响,一个人挟着风雨闯了进来。那人一米八几的个头,留着精神的板寸头发,高耸的鼻子,深深的眼窝,紧抿的嘴唇,身上虽然罩着绿色塑料雨衣,但仍是湿透了。他抹一把脸上的雨水,急切地说:“支书,我刚才发现山坡有些地儿的泥土松动了,很可能要滑坡!下辛是这个样子,那上辛的情况一定更糟糕,我担心……”  “你的担心不多余呀,海成!”老辛看到海成,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他忽地冒出个想法,并在刹那间坚定起来:“海成,我给你个任务,你能不能完成?!”见海成直盯着他的眼睛,老辛安排道,“我想让你到上辛和中辛,告诉那里的村组干部,山脚的人家一定要尽快撤到安全地带!万一发生泥石流,或是山体滑坡,要死人的!”  “中,我马上去!”海成像得了金牌令箭,身子一挺正转身要走,被老辛止住。他把老伴抱在怀里的军用雨衣披在海成身上:“这雨衣厚实,能遮雨挡寒,你路上小心!”  海成顺着羊肠山路向中辛攀登时,发现已经出现了多处滑坡,路上到处是滚落的泥块碎石,在低洼地方,溪水已漫上山路。他刚要加足马力冲上高坡,摩托却突然熄火了。抹着满脸的雨水汗流,他费劲地推着已成累赘的摩托上到坡顶,顺着山路滑行打火,仍是无法启动。慌乱中摩托又撞上石头,连人带车重重地摔倒在地!他只好把摩托锁在一棵大辛夷树上,踉踉跄跄向前奔去。  好容易趟水到了中辛村,摸到李文生的家,却看见他正摇头蹙眉地吃饺子。海成忍不住埋怨道:“天都塌了,你还有心去吃!”李文生连忙站起,不好意思地说:“海成,今年为啥恁多事?”  “你也信呀!支书担心会发生泥石流,让乡亲们提高警惕,中辛就交给你了!我走了。”海成急急往外走,忽然膝盖疼得钻心,撩开裤腿一看,原来刚才那一跤擦破了皮,血已经和裤子粘连上了。  李文生见状慌着找来毛拉儿,海成捺毛拉儿的工夫,见李文生的娘正用剪子铰酒盒,就问这是做啥。她神秘地说:“南边的娃娃山倒了!小孩子要倒霉,大仙说用红色酒盒糊成灯笼让小孩子打着,就能免灾!这不,我正给大孙子做呢!”  海成哭笑不得。他半真半假地对李文生说:“你是文书,村委的三大主干,这通知上辛村的事该由你去办吧?”李文生看外边是急风骤雨,夹着电闪雷鸣,胆怯地说:“支书派的是你,你就辛苦一趟吧!”海成感觉再说下去也没意思,只好强调道:“那行,中辛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风剑雨鞭中,海成艰难前行。混沌的天地间,茂密的辛夷林里,只有他孤独的身影。水已没到踝部,早就成了泥人,血液却在沸腾,胶鞋里钻进了泥沙碎石,也感觉不到疼了。双手要掌握身体平衡,还不时起着汽车雨刮的作用,抹到嘴里的竟是咸水。刺眼的锯形闪电,像狂舞的金蛇摄人魂魄。汉城县是多雷区,辛夷王这一带年平均雷震天气还在二十五天靠上,鉴于不少血的教训,老辛曾专门请县防雷办的专家讲过课,因此村民们多少具备些防雷知识。海成知道,就他目前所处的环境,水、树、高地、他本人都是良好的导体,他真害怕一个闪电下来,电流欢畅地穿过他这个优良导体钻入地下,就果断地交购粮本,奉命归真了。  雷电逐渐偏向南移,似乎不在头顶了。海成紧张的神经松懈下来,想起他同学开的“归真影楼”。海成明白招牌是返璞归真的意思,但他还是劝同学改名字,否则做不成回族人生意。他说“归真”在老表的词汇里指“无常”,也就是死亡,谁愿意到你这里照个归真标准像呢?想到这里,他抿嘴一笑,从恐惧中摆脱出来,咬紧牙关奋力向前,前边的村庄乌蒙蒙地进入了模糊的眼帘。  ……


下载链接

前程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