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殘夢

汴京殘夢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04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作者:黃仁宇
页数:232
书名:汴京殘夢
封面图片
汴京殘夢

内容概要
  本书是作者在大陆出版的第一本历史小说,初版署名李尉昂。小说描写北宋徽宗年间,一名参与绘制《清明上河图》的画官的故事,通过这个人物勾连出《清明上河图》的复杂绘制过程。而徽宗时代的人物如蔡京、童贯,史实如运送花石纲、党争遗风、靖康之难等,则纷纷取得相对位置,次第落座。  历史小说家的叙事发明,便是在这些历史事件与时间错落的相对位置间,展开布局。在其中,我们也可窥见作者的“大历史”的小说观。  黄仁宇对小说中人物的处理秉持了他所创构的“大历史观”。人物仅仅是历史的配角。以“长时间、远距离、宽视野”观之,徐承茵入画学、制名画、绘帝姬、弃画从军的所有种种无不与北宋宣和年间(即故事发生的时间)的历史大势密切相关。看似一次次机缘巧合的背后无不隐匿着徐承茵的宿命,也体现了作者那“定命(predestination)”式的历史哲学观。张择端、柔福帝姬,甚至宋徽宗等等众生也都只是黄仁宇向读者展示他的历史构想的载体———没有好坏,只有沦于宿命的不得已。  北宋自熙宁变法以来,朝廷政令朝令夕改,新法旧制轮番上阵,及至宣和年间,国力积弱已极。想当年持不同政见的政府高官如王安石、司马光等人也因之沉浮不定,如今更遑论徐承茵般的末流画学了。绝妙的是,新法旧制轮替之依据竟是星象变化。大宋皇帝依天命统驭万民,星变与灾难则是上天对政府不满的示意,因而朝廷必须调转方向、修改政策,以维护赵家执政的合法性。无论激进与保守,王安石、司马光等人的政见都代表了人类理想化的方向,而“原罪”或称“人欲”则在与之相反的方向上用力,两相拉锯之下就形成了盘旋前行的历史,也即是黄仁宇“想象中历史之形成”。
作者简介
黃仁宇1918年生于湖南長沙,2000年1月逝世于美國。美國密歇根大學歷史系博士。主要著作有《十六世紀明代中國之財政與稅收》、《萬歷十五年》、《放寬歷史的視界》、《中國大歷史》、《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大歷史不會萎縮》等。    本書是作者在大陸出版的第一本歷史小說,1997年在台灣聯經出版事業公司出版,初版署名李尉昂。

编辑推荐
本書是作者在大陸出版的第一本歷史小說,初版署名李尉昂。小說描寫北宋徽宗年間,一名參與繪制《清明上河圖》的畫官的故事,通過這個人物勾連出《清明上河圖》的復雜繪制過程。而徽宗時代的人物如蔡京、童貫,史實如運送花石綱、黨爭遺風、靖康之難等,則紛紛取得相對位置,次第落座。歷史小說家的敘事發明,便是在這些歷史事件與時間錯落的相對位置間,展開布局。在其中,我們也可窺見作者的“大歷史”的小說觀。


下载链接

汴京殘夢下載

评论与打分
  •     黃老可能第一次寫小說又受制于歷史主題限制文本有點羞澀,依然喜歡他的歷史專著
  •     汴京殘夢值得一讀,百讀不厭,尤其喜歡主人公,不知可有黃老的英文版?
  •     讓我從另一個角度了解了當時的那段歷史~
  •     雖然是一本小說,但是通過主人公的所看,所想,所感以及其參與清明上河圖的繪制過程,寫出了北宋末年的政治和經濟環境。而且僅是小事虛擬,但大體卻是真實的。書中也有黃老一貫的縱橫比,王安石的變法與北宋後來的一些變法仍然有所比較,但是很淡。而這次變法對後來朝廷的各種影響,卻在書中說了很多。與《中國大歷史》中不同的是,中國大歷史更強調王安石變法的前瞻性,或者說與當時環境的不容性,而本書則是側重在變法對于後來的朝廷人事及其涉及的其他方面的影響。看完書的感覺還是挺多,但是總的來說感覺就是清明上河圖的文字版並兼補充說明。
  •     這本書讀過不好評論,不過我確實喜歡黃仁宇先生的歷史書一種大歷史的觀點,沒有偏依!
  •       翻開黃仁守先生此書,全因《萬歷十五年》的緣故。早年讀過《萬歷十五年》,並無太多雜感可陳。如今翻閱《汴京殘夢》,竟一發不可收拾,每天十幾、二十頁往下翻,一兩個星期的工夫,便已讀畢。
      由于習慣了網絡式的瀏覽跳讀,往往對許多關鍵信息不甚敏感。本書何以能夠引人入勝,越讀越愛?或許,這就是小說的魅力。而加上“歷史”此定語,更有一份透過黃氏的解讀以接觸人物、了解歷史的新鮮感。
      薄薄的小書,講述了一個畫師的故事。他參與繪畫後世名揚的《清明上河圖》,更不平常的是,他竟能與一位公主相戀,無奈國運不濟,有情人難成眷屬(史書一種說法),讀罷讓人嗟嘆。盡管篇幅不大,但是人物性格在讀者腦海中形象而立。
      對于那種流淌在歷史血液中的考取功名、揚名立萬、家族興衰跌宕,可謂感觸至深。成也一人,敗也一人,裙帶的家族發展清晰可見。書中皇族的特殊案例上,亦然。廟堂之上,黨同伐異,黨派之爭竟然在外敵入侵時大禍臨頭而無從解決?這些大背景的感慨,讓主人公的情感故事更多了幾分無奈。更能由此看出時代的印記,因信息流通的遲滯,錯失的美好,讓人感慨。
      最好奇的是︰如此難得的好故事,為何不見有人挖掘拍成故事?秦檜、蔡京、高俅等人的故事還算有所了解,影視作品的改編還是有一些作用。此宋史小記,委實值得有心人去訴說與展示。也許是悲劇的緣故。
  •       
      一直以為黃仁宇先生只寫歷史,不寫小說,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一本《汴京殘夢》。在香港的時候,無意中看到,是豎排繁體字版的,還以為內地沒有出簡體版,因此花了高價匆匆入手,誰知早有簡體版。估計閱者不多,聞者也未必留意了。
      
      看這本書封底的簡介,說是講了一個北宋的愛情故事,更由一幅名畫引出。名畫便是《清明上河圖》,而故事便是畫師徐承茵與公主柔福帝姬的愛情悲劇。原本以為這是個亂世的愛情故事,又帶著階級與貧富的差異,一定會講得跌宕起伏、蕩氣回腸,但實際上讀下去,才發現敘述愛情的篇章並不長,兩人的見面也差不多到了書中間才踫到了第一面。之後,也不過再見了兩面,最後因為金人大破都城,擄走了徽宗、欽宗等人,連帶著把柔福帝姬也擄去了,由此與徐承茵天南海北相隔,只余思念。最後的尾聲交代了歷史上的記載,而至于兩人最終是否見面,自然也湮沒在典籍之中,無從得知了。
      
      書中,兩人的愛情迸發得很突然。其實由頭很簡單,畫師徐承茵奉命與張擇端一道作畫,但某日突然收到一條大內的諭旨,說是公主柔福帝姬要求把自己畫入圖中,且以公主之尊降貴為丫鬟之裝。徐承茵覺得此事于理不符,要求面見皇帝陳情,但陰差陽錯卻見著了帝姬本尊,由此一見鐘情。而第二面,愛情更是迸發得急促,也沒個鋪墊,兩人談了談詩,交了交心,這個一貫諸多思慮打算的徐畫師便湊上前來,膽大地一親芳澤了。由是兩人定情,並鴻雁傳書。看到這里我不禁搖頭,愛情的細膩與反復權量都未展現,似乎水未到而渠竟成了。因為愛情的基石打得不夠牢靠,所以之後的篇章,寫徐承茵對公主的刻骨相思便覺得似乎將重拳打空了。
      
      不過雖然本書的愛情描寫在我看來非常失敗,但是若從另一個角度解讀,卻又會發現,這實在是一本別致的歷史小說。可能因為黃先生對歷史的研究重于感覺,因此在描寫歷史細節的時候落筆極為有力,寫得栩栩如生,就好像《清明上河圖》一樣,本身便是一幅北宋末年民俗風情生活的長卷。
      
      小說的前半部,在愛情篇幅未展開之前,寫的是徐承茵的官場際遇。因為逢著北宋新法的實施,朝中黨派紛爭,政治角力紛紜不斷。徐承茵和他的兩個老鄉原本想憑進士及第光耀門楣,不想上面竟然取消了科考,而將眾學子分派到不同部門學習並就職。于是徐承茵便成為了畫院的一名工作人員,負責畫畫。由此,在他這段畫畫生涯之中,親身經歷了新舊兩個上司相繼下台的變故,同時听聞了這種種的幕後軼聞,更由此從旁窺測到官場風雲,體悟到政治中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復雜之處。
      
      這一部分在我看來是寫得最好的。徐承茵就像是打開一卷長畫的指引之手,我們跟隨他的眼楮,慢慢進入北宋末年。小說描寫的生活,從最上層的帝室皇冑到達官顯貴到普通士大夫小官再到平民百姓,筆觸都有所涉及;而小說展現的歷史細節,則涵蓋了政治風雲、官場爭斗、民間風俗、行業手藝、政策法度等各個方面。小說中的畫師徐承茵常常出街去觀摩、采風;而本書的作者一定也是埋首遨游于歷史書海之中,為我們采取可用資料,認真考究地還原了整個北宋末年生活形態的林林總總。
      
      但小說畢竟不是資料匯編,如何巧妙地將這些細節瓖嵌其中,也需要一番功力。作者采用了最簡單的方式,即在主人公一人身上著力,通過他的口耳,讓我們也彷佛一臨汴京,一覽街景。所以我不憚揣測,或許黃先生寫這本所謂的歷史愛情小說,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根本不想寫什麼畫師與公主的愛情傳奇,他要寫的是一個普通文官在內外交困、風雨欲來的北宋末年,所經歷的起伏,這個體命運的時乖命蹇,實在取決于時代的分崩離析。在一個連君王都無法作主,自嘆“為君難”,公主帝姬也無法掌握自己命運;文官各持己見、相輕相鄙;宦官權欲攻心,只手遮天;百姓民不聊生、感嘆時艱的時代里,所有的希望和夢想只如泡影,渺茫得很。《清明上河圖》看似繪盡人間繁華,實則不過是粉飾太平,到頭來,終不過是汴京一夢,一切化為烏有。因此,當這個鴛夢難諧、一切失落的結局落在這個當初曾有份繪出這幅華麗長卷的畫師身上時,更顯得諷刺可笑,卻也悲涼無奈了。
      
      不過在閱書的同時,有時仍難免感到黃先生的學者口氣。作為一名歷史學家,他自有一套歷史觀,有時不免強加在小說篇幅之內,評敘和說明幾筆,這就讓人看著有出戲的感覺,仿佛突然看到了論文。
      
  •        近讀黃仁宇遺著《汴京殘夢》,心下感喟不已……此小說按現代小說的體例,口吻卻是宋朝宣和年間的士人的。文筆古樸而率真,辭章簡約而有清韻,實在難以相信,這是出自一位參加過遠征緬甸的國軍將軍之手。黃仁宇將軍以軍旅生涯而著文寫作,研習歷史,不僅有反映遠征軍的《緬北之戰》,更有蜚聲海內的《萬歷十五年》的鴻篇巨制,而這一本體例簡明、韻味雋永的小說,不僅纏綿悱惻、動人心魄,更是從中揭示了歷史進程的某些細節,對宋朝士人在元祐黨禍之後的心態,也有惟妙惟肖的表述,實是讓人欽服不已。
      
       汴京夢華,一杯濁酒。正如克羅齊所言,一切歷史皆是當代史。歷史是循環往復的,有許多事體,不僅在當時習焉不察,視作理所當然,就是時至今日的情境,還是可以從中尋出個中三味。元祐黨爭,新政復興,蔡京、高俅、童貫、朱勔、梁師成等奸佞當道,時局更是撲朔迷離。而這時,新政所及,士人以詩詞、策論取功名也成泡影,新政所影響下的取士竟以書、畫、醫、算為要。這固然可以鉗制正聲,以“實務”為要著,其實不過是虛文偽辭、名實不符罷了。而陸澹園、李功敏、徐承茵等三人,不得已,或以算學,或以書學,或以畫學,進入仕途。而在當時的環境下,這些都非“正途”。在外儒內法的社會中,醫算這樣的“末技”居然也可取士,在當時也算是不得了的革新。然而,新法卻弊端叢生,首先士途坎坷,非有夙緣幹謁、奔走賄賂,不可能有所“進階”,二是,冗官、冗員更多、更濫,以畫院而言,不僅有“士流”、“雜流”之分,更有數月勞碌、效率低下的草繪、練習,不是冗餘之雜務,冗餘的差事,冗餘的官吏、屬員麼?先有緇銖必較的劉畫正,比例、虛實、畫風,一絲不苟,卻又暴躁如雷;後有貌似“清靜無為”,卻是百無一用的庸才、酒鬼的何畫正,直至後來終於來了一位兩袖清風、注重實效的張擇端,“清明上河圖”這樣的巨制畫卷才得以完工,實在是莫大的諷刺。
      
       而正是張擇端接掌主持期間,徐承茵為了諫止皇帝將其公主入畫的“荒唐”之舉,準備進宮面諫。殊不知是公主柔福帝姬親自詰難,兩人在辯難、爭執的過程中,漸生情愫,徐承茵一時迷情,竟偷吻了公主……後來,因其言辭放曠而得咎,為開封府尹所忌,張擇端為免生事端,實則保護徐承茵,命其歸家待信。而此間,由於方臘變亂,杭州淪入賊寇之手,陸澹園伸以援手,喜歡上了徐承茵之小妹蘇青,故而,在患難之中與蘇青成婚。後來,另一夥強人宋江等眾,為張叔夜於海濱設伏誘戰,宋江率眾投誠。之後,朝廷用宋江餘眾為先鋒,大破方臘,方才使徐家得返故園。恰值徐承茵陰鬱回家,屋漏偏逢連夜雨,更是淒慘難言。
      
       另,陸澹園因算學入軍幕,童貫大軍聯合金兵攻遼,遼敗亡,而金國出力甚多,金國許諾將幽雲十六州歸還宋國,卻不知早將財貨士女擄掠一空,得到的,不過是空城而已。至此,軍士奪氣,祇求得販運夾帶私貨牟利,惟作求田問舍之想。金人由此窺得宋國外強中幹、易於去就,後遂發兵攻討汴梁。先是,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在此時完工,而宋徽宗看局勢難以收拾,便倉皇退位,自己則遊興江都。蔡京、童貫畏懼新君,遂一路跟隨……欽宗先是重用李綱挫敗金人的攻勢,在圍勢尚未解之時,以康王構與秦檜為質,許諾金人起用主和派李邦彥,殺李綱,金人方退走。而以陳東為首的太學生伏闕上書,打死五名宦者,朝廷迫於形勢才罷免李邦彥,復用李綱。然朝廷重用主戰派不過是權宜之計,主和派並未失勢。徐承茵這時入李綱幕,是為了早日取得軍功,得配鸞鳳。卻不知,功名未遂,在北伐途中,卻因姚古、種師中的喪師兵敗,李綱獨木難支,遂敗還。李綱等人的運命註定跌宕,後來謫戍譚州便是明證。時京師又遇金軍重圍,李綱奉命勤王,在途中,卻得到徽、欽二帝蒙塵的消息,徐承茵掛念柔福帝姬,化裝易服,追至五國城。金人感其至誠,放出柔福,然二人運命不濟,相繼尋亡……
      
       汴京夢華酹江月,逝水喟歎泣悲情。徐承茵和柔福帝姬的癡情,張擇端主持繪製的巨幅畫卷“清明上河圖”,還有令人魂縈夢繞的京華煙雲,構成了一幅北宋末年的奇絕畫卷。《汴京殘夢》讀完,讓人徒羨魚情,黃仁宇把握歷史的真實,以及對北宋時代的深悟與不形於色的對制度闕失的評述,還有對徐、趙兩人的忠貞不渝、盟誓不變的那份真情,令人欽服,銘之肺腑。小說的藝術感染力和文字運用之妙,讓人歎為觀止、稱羨不已。
      
       其中對陸澹園這種功利至上的人物的細緻描述,對今人的啟迪和反思,仍有裨益!陸澹園是以同鄉之誼和徐承茵在汴京結為知已的,然其不僅背諾棄信,為求攀附權貴,不惜拋棄發妻。然卻在金軍南下之時,為避同僚構陷,悄然進京,虧得徐承茵不念舊惡,周濟於他,方得狼狽出逃……雖後來仍娶蘇青為妻,照顧徐父痊癒,但其為人勢利、貪欲難填的品性,還是令人不齒!今人,大抵浮躁功利,行動隨時勢、利益而動,不知有多少李澹園、何澹園、王澹園等輩,遍及國內,更是不勝枚舉!
      
       該書對新政並未如想像中正面撻伐,相反,在許多篇章中,甚至把蔡京、童貫等人當作正面來書寫,對宋徽宗、宋欽宗的昏聵、迷狂,也並未做過多负面的評述。而是讓讀者從書中所寫的故事中,自己去尋找答案,新政與黨爭帶來的禍害,君子與奸佞的轉換,文過飾非、冗員濫殤之弊政,正是通過行文一步步如抽絲剝繭漸漸揭示出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黄仁宇对北宋掌故、書畫詩詞頗有研究、涉獵,特別是借張擇端之口所闡述的“三道屏風”,以及徐承茵與柔福帝姬往還酬和的詩詞,都是特別令人傾心嚮往的。吾尤對“淚隨斑竹留芳”這一句感伤铭腑,心甚惋痛……
      
       逝水終無情,京華永沉淪。歷史會不會重演,繁華與沉寂,盛世與衰世,往往祇有一線之隔,而這些歷史的斷片、殘葉,更是給人以啟示與深思……而我,早已看透世事、閱盡滄桑,浮華、虛妄的世代,讓人心涼如冰,不願再睹!惟願林泉自娛、放蕩無羈,曠達隱逸,寄懷山川,不復觀濁世之荒悖迷亂,方趁吾願……寄意流水觀浮雲,安得寂竹賦清聲……
  •       歷史如長河 人生似孤舟
      ——读《汴京残梦》有感
      《汴京殘夢》作為著名歷史學家黃仁宇先生唯一一部歷史小說,寫的生動精彩,同時不乏深刻。“歷史如長河,人生似孤舟”,這是我讀完這本書之後的感想。同時,也可以理解成是黃仁宇先生一貫的歷史觀。之前讀過的《萬歷十五年》和《中國大歷史》,均或多或少有這種觀念的體現。
      書中以杭州府學子徐承茵、陸澹園和李功敏三人的仕途為線索,描繪了大宋宣和年間的一段故事。徐、陸、李三人為同鄉兼同學,一同赴京(當時首都為開封府)趕考,不料科舉改制,廢科舉而辦學校。陸入算學,進審計院,入軍事行,先因戰事扶搖直上,後又因戰備落荒而逃;李入書學,進國子監,入學術行,平穩升遷,終卻因同事連累而遭罪;徐則因畫得一手好茶壺而誤入畫學,進翰林院,遵御旨繪《清明上河圖》,但不幸兩任上司都不靠譜,耗時一年多,一無所獲,後終于來了位靠譜的翰林學士作為上司,終于完工,但皇帝卻要退位,對之並不重視。新皇帝廢畫學,徐棄畫從文,但卻因不善文而為同行所笑。徐因《清明上河圖》結識公主柔福帝姬,二人一見鐘情,輾轉互寄情詩訴衷情。此時大宋忙于戰事,徐棄筆從戎,誓立戰功後提親娶公主。然而,由于跟隨上司李綱卻屢屢不順,大宋在戰場上也敗績累累,竟連皇帝、太上皇以及所有皇親國戚都被金人擄走,包括柔福在內。徐北上窮追未得,悔恨不已……
      作者作為史學家,對于這段歷史描繪的非常詳盡,在史料的基礎上進行了合理的想象,將徐承茵與柔福的一段感情講述的生動而令人惋惜。將《清明上河圖》的創作、內容及命運,從歷史的角度進行了詮釋,展示了宋代文化的繁榮與政治的衰落。
      在主人公徐承茵的故事里,無處不在的是個人選擇與環境命運的不對等。在大的環境下,個人力量如同扁葉孤舟無比微弱,隨時都會被歷史的洪水所淹沒,無論皇親國、還是草民凡夫,一概如此。
      自大學起,一直都很喜歡黃仁宇先生著作,從《萬歷十五年》到《中國大歷史》,都能夠體會到作者不同尋常的大歷史觀,也就是“歷史如長河,人生似孤舟”的觀念。《汴京殘夢》作為歷史小說,從另一個維度,對此又進行了一次深刻的闡釋。
      
      @辛歆書評︰2011第01篇(2011/1/25)
      
  •       剛拿到手,還以為是一本比較晦澀的歷史書。
      
      書前一小半似乎也印證了我的看法。
      
      徐承茵糾纏在前途和繪畫的細節上。
      
      直到柔福公主的出現。
      
      不僅是情節,黃仁宇的文筆似乎也變得有趣起來。
      
      看到徐承茵親吻公主那段。
      
      很奇怪的,少年時看描寫愛情的那種感覺來了。
      
      想起以前看林海雪原,曲波與白茹暗自鐘情的時候。
      
      然而與林海雪原不同,兩個人的愛戀從此轉為思念。
      
      徐承茵為了公主,棄筆從戎,殺敵報國。
      
      看起來,命運的扭轉似乎就在眼前。
      
      但命運的扭轉有時候超乎人的想象。
      
      誰知道剛剛還是皇帝掌上明珠的公主,
      
      轉眼就成了敵國俘虜。
      
      徐承茵究竟有沒有追上公主?
      
      黃仁宇像盜夢空間一樣,給我們留了N種可能。
      
      PS︰原來,那竟是公主的畫像?我一直以為是個老太婆呢。
      
      
  •       要說文筆有多好,我以為其中看起來不少別扭之處
      此前只都過作者做為隨軍記者的滇緬之戰新聞稿,一篇篇獨立
      對于宋朝,我家里存有的典籍還是比較少,作者抓取的片段很有意思,我一邊看,一邊也會回味一下古人筆記中提到的趣事
      當小說看,是要睡著的
      當歷史看,不夠
  •       歷史學家寫小說,總好像不務正業似的,讓人無法嚴肅地對待。至少我是如此。在翻閱《汴京殘夢》時,我一開始並沒有將它當作一本真正的小說來對待。我以為它不過是披著小說外衣的歷史書而已,就像包著糖衣的藥,既有治病的功能,也不至于苦口,這也是我最初拿起這本書的原因。
      但看到一半,我就已經將它當作小說來讀了。它雖然以第三人稱敘事,但視角始終從主人公徐承茵出發,以他入畫學之後的經歷為故事情節,經由他的眼去看當時的社會、朝廷發生的事,甚至由他來評斷這些事。這樣的寫法便脫離了那種歷史學家高高在上無事不曉的俯視角度,而是讓讀者和徐承茵一樣看不到整體,只得到片面的消息,隨著他一起疑惑、不安,並因此充分感受到當時時局的動蕩和飄搖。至此,我已經完全將它當作小說來讀,沉浸于主人公的遭遇和命運之中。
      若如此,這樣的歷史小說和普通的傳奇小說又有什麼區別呢?區別大概在于作者的身份和筆觸。因為是歷史學家的關系吧,作者始終存著一種悲憫的心思去看待他筆下的人物,無論是徽宗、童貫、梁山眾兄弟,還是張擇端、柔福帝姬,包括徐承茵和他的朋友們,他並沒有評判他們的是非功過,只是像對待小說中的每一個人物一樣,敘述他們的命運。
      除此之外,小說的特殊之處就在于特別翔實的史料。讀這本書的時候,就不得不佩服黃仁宇的學養豐厚,無論繪畫技術、風土人情、政治制度、軍事知識,他都一一信手拈來,讓讀者對當時的環境人文有一個十分鮮明的形象。
  •        《萬歷十五年》中歷史學家黃仁宇把歷史寫得如同小說般生動有趣,引人入勝。歷史小說《汴京殘夢》卻沒能呈現給我們一個優秀的小說家黃仁宇,通過這部小說呈現給我們的依然是歷史學家黃仁宇。從這部小說中,我們可以了解宣和靖康年間那段歷史,想必歷史學家黃仁宇即便是寫小說時涉及到的史實也應是毫厘不差。然而寫小說畢竟不同于寫歷史著作,條分縷析,鞭闢入里吸引的是歷史愛好者,卻不是小說閱讀者。讀小說的人多半抱著消遣的心態,尋求閱讀的快感,更關注鮮明的人物性格,曲折的故事情節,變換的人物命運。黃先生的小說背景真實,故事情節也夠曲折,但主人公徐承茵性格描繪卻略有欠缺,其與柔福帝姬的一段感情的描寫也缺乏可信度。也許歷史學家黃仁宇在小說創作方面有點心有余力不足吧。所以把《汴京殘夢》當做歷史來看會讀出趣味,當做小說來讀就不那麼吸引人了。
  •       黃仁宇講究用宏觀的視角去梳理歷史的脈絡,不拘泥于歷史的細節,感覺有點否認英雄在歷史事件中的作用。皇帝,能臣,武士都在歷史的洪流中都一概無能為力,要麼是所在環境思維的局限性,要麼是周遭的牽制。所以我非常好奇,那麼一個具體的個人在歷史的洪流中是一個什麼樣的表現呢?這本書就給出了這麼一個例子,一個優秀的,勤奮的,胸懷夢想的好後生,在宋朝那個政治動蕩的年代,如何報國無門,如何南柯一夢,如何廖無蹤跡的。不能說徐承茵過得不開心,也有開心的時候比如當終于踫到一個好上司的時候,收到柔福芳箋的時候,當從戎投筆而且立功在望的時候,但那都是曇花一現。
      這一切的一切就好比在一個落寞的公司里面的情景。難道真的該換一換了?
  •       歷史小說、歷史劇,並非簡單地在文體之前加入修飾定語,這個修飾定語“歷史”的分量是不可輕言的。但是,四十年代面臨國破家亡命運的中國,沒人多事地從郭沫若的《屈原》中指摘歷史失真之處,由是郭沫若提出了“失事求似”的創作原則,大抵是借歷史之酒杯,澆現實之塊壘。到今天,這類特定時代情境下的創作理論早已無法滿足世人愈發精致細膩的文化消費追求。現代人要求復述歷史的文藝作品在達到臻于完美的藝術形式、含沙射影的現實寓旨之前,最大限度地與史實相合拍。每每一部歷史題材的文藝作品問世之時,先有一干歷史教授就其歷史忠誠度做一番品評,這似乎是決定作品成功度的最高指數。
      
      
      尊重歷史,對文藝創作圈內人士來講,更多是追求一種歷史情境的細節真實。二月河曾說,在他那個作品中的社會,連豆腐賣多少錢一斤都要調查清楚的。但是他明確地區分了“失真”與“虛構”,他主張對人物性情、心靈軌跡的虛構。小說說到底是一種虛構敘事,虛構成分需要摻入歷史題材中,這是毋庸置疑的。爭議的並非是歷史與虛構各佔幾分幾的比例問題,而是在一個完全立體的、開放的創作空間內,如何選取角度、選取材料,將歷史與虛構的諸多元素如鋼筋混凝土一樣熔鑄在復雜的多層次的作品大廈之中,且不著痕跡的問題。
      
      
      讀黃仁宇的這本《汴京殘夢》,因為這是純然的歷史學者的小說,作者的身份提升了讀者對其作品歷史忠誠度的信任感。在一個歷史真實已經做到家的作品中考量它的藝術價值,是一個單純得多的問題。黃仁宇固然也知道虛構在歷史小說中的必然性,他在楔子中即提點了所謂“fiction”的虛構特質,似乎是向讀者表明自己雖為歷史陣營中人,卻必有決心兼顧它的文藝性。亦或者,到底放不下一個歷史家的矜持,于是為自己即將的虛構敘述迎風造勢。
      
      
      黃仁宇是聰明的,他利用一種獨特的視角,在尊重歷史真實的基礎上最大程度地虛構了敘事。故事表現北宋宣和、靖康年間的時代風雲開闔,徽宗、欽宗、蔡京、童貫諸人卻並未直接出場,選取了虛構人物畫學諭徐承茵為線索人物,以一個讀書人的行動視角,貫連起皇家與民間、政府與軍隊、諸種形色人物。作為官場的邊緣人物,徐承茵的視角是限知性的,仿佛與真實的歷史真相隔了一層紗,一切刀光劍影都被這層紗所柔化,這樣即為虛構敘事開闢了一方空間,又不會損害歷史真實。說徐承茵作為邊緣官吏的行述,亦是反映了當時非主流的歷史真實,也不算錯。既然是記敘歷史人物之外的成員,只要不會像項少龍一般把歷史攪合得天翻地覆,均無傷大雅。所以我們看到黃仁宇的歷史小說,是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歷史仍舊是史學家筆下的宏觀歷史敘事,猶如清明上河圖展開的走馬燈式卷軸,只是在這畫卷的背景下,虛構出一個獨立的個體,他猶如畫前的一盞手電,一面半游離于背景,一面用光焦照亮了畫卷。
      
      
      當歷史家創作出了他的歷史小說,大眾又開始站在藝術的角度予以批評。當歷史真實被拿捏得無懈可擊的時候,他們開始維護被奚落已久的小說家。黃仁宇難以放下歷史家嚴肅的姿態,作品仿佛袤萿瑣汗缺乏潤滑劑,我們看不到形象鮮明、有血有肉的歷史人物,連唯有的一段虛構性愛情都是在若即若離的敘述下完成,男女主人公亦沒有桃花扇式的生死離情。黃仁宇沒有顯露出小說家的感性,所以它並不能稱之為一部精彩的小說。那麼這一場歷史家對歷史小說的嘗試是否又陷入了僵局呢?到底什麼樣的作品能稱為歷史與虛構的完美結合?這當然不是簡單的“歷史的歸歷史,虛構的歸虛構”能夠一言以蔽之的。
      
      
  •        我稱這類書為很好的歷史入門書。
       首先,讓人很有興趣的歷史。
       其次,其大致規模,與歷史相錯不遠,如房屋結構大致不差。
       再次,讀的時候讓人由小觀大,消化的時候卻不得不倒過來,屬于耐消化食品。
      
       此書,可以從細節處觀歷史,也可以從大觀念看歷史。但是不是歷史,也不是小說。所謂歷史小說,也不合適。
      
      
      
      
      
  •       這幾天在看這本書,如果不是因為這是黃仁宇先生寫的,如果我不是從晦澀的文風中看出《清明上河圖》的有趣線索,我早就放棄了閱讀。據聞,黃仁宇先生本來有志于寫一本關于宋朝的著作,不知為何沒有完成,而這本書很可以當作他的練手之筆。從一幅名畫的背景來展開宋朝的歷史,從細節呈現歷史脈絡,本是黃先生的長項,假如還有沈玉成這樣的大編輯能為本書潤色修飾,假如書名改為《清明上河圖》,可能本書的讀者就會更加的幸運了。
      黃先生長年居住美國,用英文寫作,中文表達已頗為生疏,惜大陸引進者不能善為編輯,遂使黃先生的精彩之筆未能盡顯。惜哉。
  •        一本歷史小說,究竟要怎麼寫,黃仁宇做出一個令人興奮的嘗試。
       本書是一部貼近真正歷史的書,或者提供出一個機會,穿越時空束縛在歷史中享受生命永恆的快感。此一意義上,書顯示了哲思的一面。
       全書彌漫著古典的芳香,及回憶的溫暖和感傷。大歷史觀在細膩的情感中睿智顯現。
  •     從書評看,這作品倒有改編成電影的潛質啊。。。就像《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一樣,不知為何總沒有人細致地把歷史的宏大與精致都表現一下。
  •     倒是不錯的設想。
  •     這麼有趣?
    我每次都只看了前面幾頁,實在太悶,沒看下去...
  •     記得你是仁宇控
  •     你呀,哎。。。
  •     這本書尚未拜讀,黃先生的筆法也許未必適合抒情漫步的小說,但是從樓主的文字里可以看出,老黃是在借情寓思,不錯,也對我的胃口
  •     一直認為一個作者一生中只有一個巔峰,之前之後一個不成系統一個拖沓繁冗,決定只細品黃的經典了,最近看了些他90年代寫的東西,總感覺有點停止思考仍停留于過去的感覺,不知是否自己淺薄的妄加理解了
  •     有的時候 初戀會影響人的一生︰安的一句話,讓年輕的黃中尉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