閹黨之亂

閹黨之亂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07-01
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
作者:蔡東藩
页数:201
书名:閹黨之亂
封面图片
閹黨之亂

内容概要
  《青少年文史知识普及读本·阉党祸国:后汉2(普及版)》作者以饱满的爱国热情,讴歌了历朝保卫和振兴祖国的英雄人物,鞭挞和抨击了历代统治阶级的凶残、荒淫和伪善,还以较大篇幅描绘出旧中国政治黑暗,战乱频仍,民不聊生的惨烈图景。《青少年文史知识普及读本·阉党祸国:后汉2(普及版)》在记述历朝史事和人物时,显现了许多宝贵的历史经验,对资治平乱、休养生息、治学为政之道,书中均有精彩的阐发和独到的见解,给读者带来丰厚的教益与启示。因此,本书是一部进行中国历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历史资料。
作者简介
  蔡东藩(1877-1945),名郕,字椿寿,号东藩,萧山临浦镇人满绪十七年(1891)中秀才。宣统元年(1909)中省优贡生。1910年朝考以优入选,翌争春赴福建以知县候补。辛亥革命后,应好友之邀,到上海会文堂新记书局任编辑,修撰《高等小学论说文范》、《中等新论说文范》、《清史概论》等书。从1916年至1926年的十年间,蔡东藩写成历朝通俗通义,有《前汉通俗演义》、《后汉通俗演义》、《两晋通俗演义》、《南北史通俗演义》、《唐史通俗演义》、《五代史通俗演义》、《宋史通俗;演义》、《元史通俗演义》、《明史通俗演义》、《清史通俗演、义》、《民国通俗演义》(部分)。全书共1040回、600余万字,述了从公元前221年到公元1920年间发生的重大历廷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该书在史料上遵循“以正史为经,务求确凿,以轶闻为纬,不尚虚诬”的原则;在体裁上突出“文以载事,即以道情”的特点,并且自写正文,自写批注,自写评述。
书籍目录
第一回 送番母市恩遭反噬 得鄧女分寵啟陰謀第二回 魯叔陵講經稱帝旨 曹大家上表乞兄歸第三回 立繼嗣太後再臨朝 解重圍副尉連斃虜第四回 勇梁懂三戰著功 智虞詡一行平賊第五回 作女誡遺編示範 拒羌虜增灶稱奇第六回 駁百僚班勇陳邊事 畏四知楊震卻遺金第七回 黜鄧宗父子同絕粒 祭甘陵母女並揚威第八回 長史搗破車師國 楊太尉就死夕陽亭第九回 秘大喪還宮立幼主 誅元舅登殿濫封侯第十回 救忠臣閹黨自相攻 應貴相佳人終作後第十一回 進李固對策膺首選 舉祝良解甲定群蠻第十二回 馬賢戰歿姑射山 張綱馳撫廣陵賊第十三回 立沖人母後攝政 毒少主元舅橫行第十四回 父死弟孤文姬托命 夫驕妻悍孫壽肆淫第十五回 忤內侍朱穆遭囚 就外任陳龜拜表第十六回 定密謀族誅梁氏 嫉忠諫冤殺李雲第十七回 受一錢廉吏遷官 劾群閹直臣伏闕第十八回 導後進望重郭林宗 易中宮幽死鄧皇後第十九回 激軍心焚營施巧計 信讒構嚴詔捕名賢第二十回 駁問官範滂持正 嫉奸黨竇武陳詞第二十一回 驅蠹賊失計反遭殃 感蛇妖進言終忤旨第二十二回 段穎百戰平羌種 曹節一網殄名流第二十三回 葬太後陳球伸正義 規嗣主蔡邕上封章第二十四回 棄母全城趙苞破敵 蠱君逞毒程璜嫁誣第二十五回 誅大憝酷吏除奸 受重賂婦翁嫁禍第二十六回 挾妖道黃巾作亂 毀賊營黑夜奏功第二十七回 曹操會師平賊黨 朱傍用計下堅城第二十八回 起義兵三雄同殺賊 拜長史群寇識尊賢第二十九回 請誅奸孫堅獻議 拼殺賊傅燮捐軀第三十回 登將壇靈帝張威 入宮門何進遇救第三十一回 元舅召兵泄謀被害 權閹伏罪奉駕言歸第三十二回 逞奸謀擅權易主 討逆賊歃血同盟第三十三回 議遷都董卓營私 遇強敵曹操中箭第三十四回 入洛陽觀光得璽 出磐河構怨興兵第三十五回 罵逆賊節婦留名 遵密囑美人弄技第三十六回 元惡伏辜變生部曲 多財取禍殃及全家

章节摘录
  情詞確鑿,並無欺飾,掖庭令復報和帝,和帝因即引見。嫣舉止大方,談吐明白,說到母家蒙冤情事,禁不住珠淚盈眶,和帝亦為流涕。遂留嫣止宮中,旬月乃出,賞賜衣被錢帛,第宅奴婢,加號梁夫人。擢樊調為羽林左監。調系樊宏族孫,宏即光武帝母舅,曾為光祿大夫。是時司徒丁鴻,早已病逝,由司空劉方繼任司徒,用太常張奮為司空。三公聯名上奏,太尉張黴亦列在內,請依光武帝黜呂後故事,請貶竇太後尊號,不準與章帝合葬。和帝躊躇再三,畢竟撫育有年,不忍依議,乃下詔答復雲︰  竇氏雖不遵法度,而太後常自減損。朕奉事十年,深維大義︰禮,巨子無貶尊上之文,恩不忍離,義不忍虧。案前世,上官太後亦未聞降黜,昭帝後上官氏,父安謀反被誅,後位如故。.其勿復議!  手詔既下,群臣無復異言,乃奉竇太後梓宮,與章帝合葬敬陵,和帝此舉,不失忠厚。尊謚為明德皇後。復將生母梁貴人,改行棺殮,追服喪制,與姊梁大貴人俱葬西陵,謚日恭懷皇後。且追封梁竦為褒親侯,予謚日愍。即遣中使與嫣及梁松子扈,同赴漢陽,迎回竦喪,竦死漢陽獄中,見前文。特賜東園畫棺,玉匣重衾,東園署名,主司棺槨。就恭懷皇後陵旁,建造墳塋,由和帝親自送葬,百官畢會。征還梁竦家屬,封竦子棠為樂平侯,棠弟雍為乘氏侯,雍弟翟為單父侯;食邑各五千戶,位皆特進,賞賜第宅奴婢車馬兵弩等類。就是梁氏宗族,無論親疏,俱得補授郎官。梁氏復轉衰為盛,寵遇日隆。皇思不可過濫,矯枉過正,又種下一段禍根。清河王慶亦乞詣生母宋貴人塋前,祭掃致哀。和帝當然允許,並詔有司四時給祭。慶垂涕語左右道︰“生雖不獲供養,終得奉承祭祀,私願已足。倘再求作祠堂,恐與恭懷皇後相似,復涉嫌疑。欲報母恩,吳天罔極,此身此世,遺恨無窮了!”嗣又上言外祖母王氏,年老罹憂,病久失醫,乞恩準迎入京師,使得療疾。有詔許如所請,宋氏家屬,亦得並至都中。慶舅衍、俊、蓋、暹等,並補授為郎。惟竇氏從此益衰,夏陽侯竇壤就國後雖得幸存,終因貸給貧人,致遭廷譴,徙封羅侯,不得役屬吏士。貴盛時,受人貨貽,尚且無罪;衰落時出資貸人,反觸朝章,世態炎涼,即此可見。及梁棠兄弟,奉詔還都,路過長沙,與羅縣相距甚近,竟順道往脅竇壤,逼令自殺。和帝方加恩諸舅,不復查問。可見得天道無常,一反一復,榮耀時不知謙抑,總難免家破身亡,貽譏後世呢!當頭棒喝。  ……


下载链接

閹黨之亂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