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

三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4
出版社:雲南人民
作者:朱甦進
页数:456
书名:三國
封面图片
三國

内容概要
  《三国(大师改写 重铸经典)》通过表现从东汉末年群雄割据,到官渡、赤壁大战后三国鼎立,再到司马篡魏后天下归晋的整个过程,肯定了以“人”、以“仁”为本,治理天下首先要聚拢人心的思想;弘扬了精忠报国、顾全大局、胸襟广阔、英勇无畏、坚韧不拔、重信重义等中华民族优秀的意志品质和精神传统;展现了人文哲思、军政战略、内外策谋、兵法阵法等中国文化中博大精深的文化和智慧;洋溢着壮阔雄浑、顶天立地的浩然正气。  《三国(大师改写 重铸经典)》以“董卓进京、曹操刺董”开篇,历经了“诸侯会盟伐董卓”、“貂蝉献身除国贼”、“群雄逐鹿夺徐州”、“官渡大战争北方”、“火烧赤壁定三分”、“三国鼎足各蓄力”、“彝陵之火蜀败亡”,直至最后“诸葛司马争兵斗法”这一系列情节段落。全剧在忠实原著、融合史实的基础上,将庞杂浩繁的素材加以精练、剪裁,使得整剧结构匀称、紧凑,呈现出一种一气呵成、紧锣密鼓、跌宕起伏的面貌,其连贯性、紧凑性、戏剧性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除了将“三国”产生、发展的过程作为情节主轴外,《三国(新版电视剧小说版)》还设置了诸多精彩的副线。如:在魏国内部设置了“曹氏诸子夺嫡之争”、“曹丕曹植和甄妃的爱情纠葛”、“曹氏与司马氏皇位之争”等副线;在蜀国内部设置了“关张对诸葛从不服到信任”、“荆州部将与川内旧臣从对立到同心”、“刘备与诸葛的战略分歧”等副线;在吴国内部设置了“主战派与主和派的分歧”、“老将军对少壮派的成见”、“周瑜强臣功高震主”等副线。整部作品冲突饱满,主副线索层次分明,笔力部署详略得当,体现了很高的结构技巧。  《三国(大师改写 重铸经典)》塑造了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周瑜、司马懿这六大核心人物,以及吕布、董卓、王允、献帝、袁绍、曹丕、孙策、陆逊、吕蒙、魏延等一系列栩栩如生的主要人物,还塑造了鲁肃、贾诩、陈宫、旬彧、郭嘉、法正、庞统等奇绝的谋士形象,以及关羽、张飞、黄忠、赵云、马超、典韦、太史慈、甘宁、张辽、夏侯惇、公孙瓒等偶像级的战神形象,还有貂蝉、甄妃、蔡文姬、孙小妹、大小乔、静姝、曹后、卞氏等各具非凡的美人形象——他们都是代表了三国时代卓越风采的精彩人物。在塑造这些人物时,《三国(新版电视剧小说版)》既遵循原著,又结合史实,更作出了符合艺术规律的充分发挥,着力为人物赋予了丰富的性格侧面。纵观全书,有名有姓的角色多达三百多个,其中重要人物就有近百个,异常宏大地展现出一幅琳琅满目、异彩纷呈的人物形象长卷。不仅如此,本书还以精湛的笔墨展现了“飞熊军”“陷阵营”“白马义从”“虎豹骑”“大戟士”“连弩兵”等一批神秘超凡的古代特种部队的群像,这在三国题材影视作品中尚属首次,当成为一大亮点。  这是一部值得万众期待的史诗大作。凭借中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在全球范围内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三国(新版电视剧小说版)》所讲述的那个大传奇时代的精彩故事,定将征服每一个中国人,亚洲人,以及全世界所有期待传奇、热爱英雄的人们!
作者简介
  朱苏进,1953年生于南京。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南京军区政治部创作室主任、专业创作员。以杰出创作成就成为新时期部队作家领军人物,与莫言、周涛并称部队作家“三剑客”。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炮群》、《醉太平》,中篇小说《射天狼》、《引而不发》、《凝眸》、《绝望中诞生》等10余部,曾荣获第二届、第三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近年以创作影视剧本《康熙王朝》、《江山风雨情》、《我的兄弟叫顺溜》等,跻身全国一线编剧行列。将二月河长篇历史小说《康熙王朝》改编成电视连续剧播映后,获得极大成功,受到朱镕基总理称赞。著名电视导演高希希重拍中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特聘请他改编剧本。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曹操獻刀第二章 諸侯聚義第三章 三英戰呂布第四章 貂蟬除賊第五章 三讓徐州第六章 轅門射戟第七章 呂布殞命第八章 青梅煮酒第九章 斬顏良誅文丑第十章 過五關斬六將第十一章 孔明出山第十二章 血戰長阪坡第十三章 火燒赤壁第十四章 敗走華容道第十五章 連取四郡第十六章 三氣周瑜第十七章 假道滅虢第十八章 太宴銅雀台第十九章 割須去袍第二十章 議取西蜀第二十一章 鳳雛歸西第二十二章 益州易主第二十三章 單刀赴會第二十四章 虎女犬子第二十五章 敗走麥城第二十六章 奸雄數終第二十七章 曹丕稱帝第二十八章 劉備伐吳第二十九章 蜀吳交兵第三十章 東吳拜將第三十一章 火燒連營第三十二章 白帝托孤第三十三章 北伐中原第三十四章 失街亭第三十五章 出師表第三十六章 張頜中計第三十七章 仲達受辱第三十八章 木牛流馬第三十九章 功虧一簣第四十章 天下統一

章节摘录
  第十章 过五关斩六将  关羽带着孙乾和两位嫂嫂一路行来,这日来到一座关隘前,上面大书三字:东岭关。关羽让孙乾将车驾停在关前,警惕地按刀观望。孙乾小心道:“将军,此关的守将名叫孔秀,听说武艺不俗。”关羽沉声道:“咱们跟他以礼相商,借道过关。”孙乾点点头,朝关上叫道:“请问孔将军在吗?汉寿亭侯关羽,借道过关。”  关门几乎应声而开,从里面步出一将,朝关羽揖道:“在下便是孔秀。敢问关将军要去哪里?”关羽下马回揖:“关羽经曹丞相准许,前往河北寻兄长相会,特此借道过关。”孔秀一阵沉吟:“河北袁绍是丞相的大敌。将军既然去那里,肯定有丞相颁发的文凭了。” 关羽道:“行期匆忙,一时没能取得文凭,请孔将军谅解。关某虽无文凭,但确实经过丞相准许,请将军开关放行。多谢了!”  孔秀突然笑道:“关将军,容我说句心里话,你杀颜良、诛文丑,名震天下,这就是过路文凭了,哪里还需要其他文凭?”关羽笑道:“不敢当。关某那是托丞相之威……孔将军,我等可以过关吗?”孔秀道:“当然可以!请将军稍候,容我进去另写一道文凭付与将军,以免下一关再与将军纠缠,给将军添麻烦。”  关羽大喜:“多谢多谢!关某在此等候。”在关前等候半天,关羽正有些不耐烦,突然关门大开,孔秀披甲执矛,率众骑冲出,朝关羽大喝道:“关羽,快快下马受降,随我去见丞相!”说话间,众骑已四面围定关羽。关羽冷笑一声:“孔秀,你虽然奸诈,但我却不想杀你,只要你放我过关即可!”孔秀大喝:“你不杀我,我却要杀你建功!”孔秀当先冲上,关羽避开长矛,顺臂挥刀一扫,孔秀立刻惨叫一声,掉下马来。  众骑瞠目结舌,都不敢动弹,关羽挥刀一引,众人溃散,关羽趁机过关。  关羽一行来到洛阳附近,车骑渐渐接近一座关口,但见关前布满木石、荆棘,把关口完全封堵了,只在旁边留下一条偏道。一牙将横枪立马,挡在关前,冷冷地望着关羽等人驰近。关羽平静地面对牙将:“东岭关孔秀已被我杀了,我不想再杀你。”牙将回道:“关羽,在下武艺平平,自知斗不过你。但是,在下却要以命护关,绝不容你通过。”关羽一笑:“好汉!你上来吧,关某让你三枪。”  牙将挥矛冲上,连连猛刺关羽。关羽闪身避过,等过了三枪,关羽横刀一挥,牙将的枪矛被砍为两截。牙将大惊,猛地将断柄掷向关羽,喝道:“待我换过兵器再战!”说着,策马冲入旁边的偏道。关羽策马追赶,孙乾慌忙提醒道:“将军当心伏兵!”  关羽早已追着牙将冲入偏道,披甲立于高处的韩福太守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当关羽进入圈套后,立刻命令布置在偏道两旁的弓箭手放箭。霎时间,利箭如蝗,纷纷射向关羽。关羽挥刀拦箭,不料,一箭正中他的臂膀。但关羽马快,眨眼间已驰到韩福面前,大喝一声,带箭挥臂,一刀砍翻韩福。众兵勇大惊,惊慌乱窜。关羽这才撕下一片锦袍,裹住受伤的臂膀,不敢久留,乘乱引领马车过关而去。  次日,车驾来到汜水关前,关羽放眼望去,关门已经打开,有位将军早早等候在关前。看见车驾,那位将军急忙上前,朝关羽揖道:“来将可是汉寿亭侯关云长吗?”关羽高声道:“正是!”那位将军单膝跪地,拜道:“汜水关守将卞喜,特此相迎。”关羽愕然:“将军你可知道?关某来时匆忙,没取得曹丞相的过关文凭。此外,东岭关守将孔秀,洛阳关太守韩福,都与我有些纠葛……”  卞喜笑道:“这些末将都知道了。而且知道,将军把孔秀和韩福都斩杀了!”关羽惊讶道:“那你为何还要开关相迎?”卞喜道:“关将军忠义无双,名震天下,在下早就仰慕不已。再者,在下原本是吕布部将,顺曹之后,非但不受重用,反而饱受排挤,在下早就想弃关而去了。”关羽大喜,马上揖礼:“关羽拜见卞将军。”卞喜高声道:“将军,请过关吧!”卞喜当前领路,关羽牵马执刀,紧随其后。孙乾驭车,驶入关门。众人出关后,卞喜指着远方的群山,道:“关将军请看,过了那座山,就是滑州。滑州往北三十里就是界首渡口,将军摆船过渡后,就进入袁绍的河北境地了。”  关羽终于舒了口气:“多谢将军了,关某就此告辞。”卞喜又指着不远处一座寺庙说道:“关将军,那座寺庙名叫镇国寺,住持是一位百岁高僧,法名普净。他久闻将军威名,极想借此一会。”关羽正犹豫,卞喜道:“今天你们无论如何也赶不到滑州,何不在镇国寺歇息一宵?即使将军不累,车驾内的嫂夫人,怕也累了。”关羽点头同意,卞喜脸上闪过古怪,急道:“在下立刻派人通知普净。”  住持普净见卞喜带了客来,招呼僧众接待,又在寺内草堂安排关羽和卞喜喝茶。关羽不疑有他,欣然落座。僧人上前拜茶,关羽忙道:“大师,可否先着人给嫂夫人上茶?”普净笑道:“已经敬上了。听口音,将军是河东解良人?”关羽点头道:“正是,家居小村蒲东。”普净忙问:“蒲东村有道清水河,由北向南而过,将军居河东还是河西?”关羽讶然:“在下居河西。大师怎会知道那条清水河?”普净一笑:“贫僧祖居河东,与将军只隔一条小河。”关羽惊喜,起身再拜:“原来大师是同乡,请受晚辈一拜!”普净笑着扶起关羽:“家乡出了将军这等英雄,贫僧欣喜万分。”  在普净与关羽叙旧之时,卞喜显得隐现不安,此时他干笑道:“大师,快请关将军法堂赴宴吧,啊?”普净淡淡地应道:“贫僧遵命……”起身时,普净长袖一拂,“当啷”一声,案上杯盏落地。那杯盏恰好滚至一座木架前,而木架上搁着几柄护寺的戒刀。关羽看见戒刀先是一怔,随即便明白了。普净笑道:“将军请。”关羽手按佩剑,冷冷看一眼卞喜,慨然道:“卞将军,你请!”  法堂内早已摆下一席盛宴。关羽留心观看,见四周壁衣无风自摆,微微颤动,知道有人暗藏其中,突然怒斥卞喜:“好啊,你竟敢借法堂作恶,也不怕血水玷污了净地!”卞喜还未及回答,关羽早已拔剑,一挥,壁衣顿时刷刷齐断,两个甲士惨叫一声瘫倒在地。卞喜惊慌大叫:“左右,快快下手!”甲士纷纷冲出围攻关羽。关羽面无惧色,挥剑奋战,片刻间又刺翻数人。卞喜见关羽向他逼近,转身欲逃,被关羽一剑刺穿!这时,孙干拔剑冲上来,见关羽无碍,这才放心:“将军,多亏这位高僧,那净室原来是一间铜墙铁壁之处。嫂夫人一旦入内,谁也不能伤害她们!”  关羽朝普净深深一拜:“多谢大师!”普净微微笑道:“快随刘皇叔拯救天下去吧。”  别了普净,关羽护着车驾又匆匆上路了。驭座上的孙干忽然鞭指路旁:“将军看!”只见道旁有一座石碑,碑上三个鲜红的大字:“界首渡!”关羽大喜:“渡口到了!过了黄河,就是袁绍属地。快快!”  车驾急行,风中送来阵阵浪涛声,越来越响。转过一道山弯,豁然开朗,滔滔黄河横现在眼前。关羽喜悦四望,猛然看见河渡前排布着一方巨大的战阵。一员虎髯将军立马横枪,傲然立于阵前。关羽一怔,挥手止住车驾,策马上前。那虎髯将军见关羽来到近前,沉声问道:“关羽,知道我是谁吗?”  关羽看一眼威严的战阵,阵中有面将旗迎风飘扬,旗上有个金色的“夏”字,愕然道:“曹丞相帐下有一对兄弟大将,其兄名叫夏侯惇,其弟名叫夏侯渊。不知足下是哪一位?” 虎髯将军笑道:“我便是夏侯惇!你既然知我威名,就下马投降吧。” 关羽冷冷一笑:“你比颜良、文丑如何?”夏侯惇也冷笑一声:“颜良、文丑区区鼠辈而已!”关羽再不二话,挥刀而上,两将杀作一团!这时,只见一骑飞驰而来,马上的将军喊道:“两位将军住手,丞相令旨到!关羽没有过路文凭,担心沿途关隘阻挡,特令末将飞马递送过来。”  关羽一笑:“夏侯惇,现在你可以放行了吧?”夏侯惇轻哼一声,转向那位传命将军:“丞相知不知道,关羽沿途已经杀了我四五个部将?”传命将军犹豫道:“这个……丞相却不知道。”夏侯惇高声道:“既然丞相不知,那我只能生擒关羽,交丞相发落。”  关羽怒火冲天:“夏侯惇,你以为我杀不得你吗?看刀!” 两人再次恶战,又斗了半晌。正在难解难分之时,远处再次传来一声长喝:“二位将军住手!”来人竟是张辽。到了近前,张辽大声道:“丞相有令,沿途关隘,放云长将军通过。”夏侯惇仍不甘心,喝问张辽:“这么说,丞相已经知道关羽沿途过关斩将之事了?”张辽道:“是这样,丞相都知道了。丞相说,这是因为他忘了给关羽过路文凭,因此不怪关羽……丞相特别交代——元让是我虎将,他绝对不会让关羽过渡的。因此丞相特令我赶来,叫你放行!”  夏侯惇无奈,恨恨而退。关羽向张辽一揖:“请文远兄代向丞相致谢,在下别过了。”  渡过黄河,关羽和孙乾等人一路北上。不一日,来到一片平旷之处,孙乾扬鞭指道:“此行向北八十里,是汝南郡。过了汝南郡,就进入冀州首府了。主公应该就在那里。”关羽喜道:“如此看来,三五天后,就能和兄长相会了……”  话音未落,旁边密林间跳出一个花脸强盗,挥舞一柄大斧吼道:“我乃天公将军张角,你等快快投降!”关羽忍不住笑道:“你这强盗好生无知,张角九年前就死了,还是被我战败的。”强盗大窘,“你快快留下赤兔马,饶你不死!”关羽好气又好笑:“你既知赤兔马,岂不知我关羽的威名?”强盗道:“当然知道,我家寨主说了,关羽威震天下,胯下赤兔马日行千里……”关羽嗔道:“既然如此,那你还敢在我面前放肆?”强盗一挥手中大斧:“凭我手中这个,有何不敢!你快留下赤兔马,我要把它献给我家寨主。”听此一言,关羽倒饶有兴趣:“那么,你家寨主是谁?”强盗道:“我家寨主名叫周仓,就住在这卧牛山上!”  强盗正在吹嘘,林中飞出另一黑面大盗,一刀把强盗砍翻,怒骂道:“匹夫,竟敢冒充我的威名!”关羽笑问:“好汉,你又是何人?”那人高声道:“我是周仓,你是谁?” 关羽道:“我是关羽,字云长。”周仓大惊,颤声道:“你……你真的是关云长?”关羽将青龙偃月刀一展,“此刀之威,你该听说过吧?”周仓瞪眼审视一番,忙扑地叩拜:“关将军,在下总算亲眼见到你了!”关羽反而不安了,当即下马相扶:“壮士,关某承受不起,快快请起!”  周仓激动道:“在下原本是黄巾旧部,随张角作战时就听说将军威名了。后来,又听说将军斩颜良,诛文丑,被曹操拜将封侯……将军,请收下在下吧,在下如能为将军牵马坠镫,死也甘心!”关羽有些为难了:“周仓,你何必跟我受罪?我所过的日子,天天都杀机四伏,凶险莫测!”周仓道:“周仓宁愿做将军的一个步卒,也胜过占山为王!”关羽深受感动:“壮士,容我禀报嫂夫人,如她们允许,我才能收留你。”  关羽走到车驾前,隔着门帘说明一切,请两位嫂嫂定夺。车内先是一阵静默,接着传出糜夫人的声音:“叔叔啊,这人先为贼,后为盗,留他只怕不妥……请叔叔斟酌。”关羽一叹:“嫂嫂说的是。”回到周仓面前,关羽叹道:“周仓,嫂嫂认为你寨中还有部众,不准留你……”周仓急得大叫:“将军,周仓事贼从盗,都是出于无奈!至于那些部众,周仓立刻将他们遣散,一把火烧掉山寨,只身跟随将军。”关羽沉吟道:“我再去禀报嫂嫂!”等说明原委,糜夫人道:“如果只他一人,但随也无妨。”关羽大喜,回身朝周仓叫道:“夫人准了!”  周仓激动得伏地再拜:“谢夫人!谢将军。”  车骑从山中驰出,渐渐踏上宽阔的驿道。关羽望着远处问周仓:“前面是什么地方?”周仓对此十分熟悉,答道:“前面五里便是古城,那本是我的城池,不想两个月前来了一个恶盗,强占了城池,称王称霸,周围几百里无人敢惹。”关羽傲然一笑:“周仓,今日你敢替我拜关吗?”周仓道:“周仓这就去传话,令那厮滚出城来!”关羽又对孙乾道:“孙乾,你押车慢行,我先去打开城关,再接你们进城。”孙乾叮嘱道:“将军不可大意。”关羽应了一声,便让周仓头前叫阵。  周仓正在叫骂,从城内驰出一骑。关羽定睛一看,大喜,高声叫道:“翼德?怎么是你?”张飞却不理睬,飞马近前,挥动丈八长矛直刺关羽。关羽急忙闪躲,惊道:“三弟,我是你二哥关羽呀!”张飞怒喝:“呸!你是恶贼!我没你这二哥,看枪……”关羽再次躲避,急忙叫道:“三弟,慢着,你为何要杀我?说清楚了再动手不行吗?”张飞怒道:“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我问你,你是否投降了曹操?是否替他杀了颜良、文丑?是否被他拜将封侯?贼厮!忘恩负义!看我戳你一万个窟窿!”  关羽急忙叫道:“三弟,我之所以顺曹,是为了保护嫂夫人,寻找兄长下落……”张飞闻听一愣,喝道:“嫂夫人在哪儿?”关羽指指后面:“就在后面车内。”张飞勒马顺着关羽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里尘土飞扬,有人率兵追来。张飞更加恼怒:“好啊,你把曹军都带来了,还敢狡辩,先吃我一枪!”关羽慌忙避开,望一眼奔来的曹将,高声道:“三弟且慢动手,容我斩了来将,以表真心!”张飞道:“好!我这里三通鼓罢,就要你斩了那个贼将。否则,我不饶你!”说完,鞭马奔到在城关悬挂的那面大鼓跟前,下马取下鼓槌,回望关羽。  来将是曹操的上将蔡阳,他见关羽策马近前,厉声喝道:“关羽,你杀了我外甥秦琪,我要杀你抵命!”城关下传来张飞的喝声:“一通鼓了!”  关羽道:“蔡阳,我本不想杀你,但你屡次辱我。今日无奈,要借你的头颅洗我冤屈!”蔡阳毫无惧色,挥刀扑上:“看刀!”城关下又传来张飞的喝声:“二通鼓了!”关羽不再多说,闪身躲过,抖擞精神,挥刀迎上,只一刀,就将蔡阳斩落马下。恰在这时,张飞的第三通鼓刚刚敲响!关羽回身朝张飞喊道:“三弟,关羽永远都不会忘恩负义!”  张飞这才深信不疑,掷开鼓槌,飞步上前抱住关羽,高兴得仰面大笑,眼睛里却满含泪水……  许攸匆匆穿过府道,步入官府大堂,朝袁绍一揖道:“主公,在下刚刚接报,说关羽已弃曹操而去,一路上过五关斩六将,现在已经到达汝南郡,在一座古城中与张飞会合了。” 袁绍喜道:“汝南距此不到二百里,三两日内,他们就该到了。” 许攸沉吟道:“关羽和张飞一直在古城停留,到底为什么,这就应该问问刘备了。”恰在这时,侍卫入报:“左将军刘备拜会主公。”  袁绍看着刘备入内,故意一脸怒色:“刘备,我刚刚听说,关羽已经离开曹操。等他到达冀州时,我要把他斩首示众,为颜良、文丑报仇,以泄我心中之恨!”刘备大惊:“明公,颜良、文丑若为两鹿,关羽便是一虎,明公失二鹿而得一虎,何恨之有?”袁绍这才笑道:“刚才不过是句戏言,其实我喜爱关羽已久!据说他已经到了汝南古城,张飞就在那里。”刘备闻言喜极,颤声道:“太好了!……明公,汝南距此不远,我们兄弟几日后就可以相会了!”袁绍沉声道:“可是,关羽他们一直在古城停留不进,你知道这其中有什么缘故吗?”  ……


下载链接

三國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