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戰爭

父親的戰爭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9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作者:野夫
页数:445
书名:父親的戰爭
封面图片
父親的戰爭

内容概要
   50年代初的清匪反霸,本身不算一場戰爭,它只是中共天下底定後的無數零星戰斗。是為鞏固基層政權重建社會秩序而必須進行的一次大掃除運動。但對于許多參與者來說,卻是他們一生的戰爭。他們在這場戰斗中搏取功名,身經死亡,感受仇恨、友誼和愛,並結下影響平生的各種因緣——這其中包含著非常酷美而哀傷的故事!   在舊中國,匪的存在是與王共生的——有官就有匪。匪是一種特殊的社會現象,它代表一種江湖文化。匪的構成也十分復雜,並不簡單的是一群殺人越賃的強盜;即使在20世紀50年代。它也不只是國民黨的殘兵敗將。但對任何一個大一統的國家來說,匪都是一種非法的存在。因此也必將要予以掃蕩。無論剿撫降誅,其中都演繹著無數可歌可泣的戲劇。   而《父親的戰爭》的構思初衷,則試圖通過一群生動的人物,重塑在共和國誕生之初那場偉大的剿匪運動中的一代無名英雄,是他們在一次次的短兵相接和血肉相搏中,真正結束了中國幾千年來匪的歷史。同樣。《父親的戰爭》也將通過對不同匪類的刻畫,重新詮釋舊中國形成而遺留的各種人生悲劇。
作者简介
  野夫,自稱土家野夫(以別于其他野夫)人稱老野,野哥的這個人,1962年出生于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縣最邊遠的小村。前後畢業于湖北民族學院和武漢大學中文系,曾經當過教師,吏員、工人,警察,囚徒、書商等,現則近乎盲流。身份很雜,食性很雜,作品也很雜。80年代初開始創作,發出過各種文學體裁的作品。曾獲“第三代詩人回顧展”之“杰出貢獻獎”,“2009當代漢語貢獻獎”等獎項。  據群眾反映,其人很江湖,其文字也很霸道。閱讀這部講述草莽英雄的小說,也許可以窺見其人其文的閱歷和經驗。

章节摘录
  冉幺姑纵马狂奔,再牵马沿着陡峭的栈道来到鱼木寨门前。两个放哨的土匪持枪拦住喝问谁呀,这么大胆,竟敢骑马闻寨。要不是看见你是女人,早一枪崩了你。冉幺姑大大咧咧地说,快去禀告你们彭爷,就说他侄女拜山来了。小匪不敢怠慢,急忙把她带进大厅去见彭秀才。  彭秀才原是看着幺姑长大的前辈,内心对这姑娘不乏好感,也深知她和手上肉票覃天恕的关系。见她独自前来,父辈竟然未出现,心底有些不悦。冷冷调侃道,嚯,是冉家幺姑吧?果然奇女子,不亚须眉啊。  冉幺姑恭谨得体地笑道秀才叔,过奖了。前辈才是儒林豪士呢。  彭秀才喜欢奉承,得意笑道嗯,会说话,这话老夫爱听。坐下说,看茶。  冉幺姑赶紧说秀才叔,不看茶了,我想看人。前辈不会为难小女子吧。  彭秀才哈哈笑道爽快,像老冉家的大小姐。不过,我倒想问一句——看谁啊?  冉幺姑明知他刁难,依旧不愠不火地说前辈考我啊?那是逼小女不要脸啰?命都不惜,何必顾脸。我来看我的未婚夫覃天恕,前辈是读书人,该要垂怜晚辈了吧?  彭秀才有心考校,道声有趣,姑娘,按老规矩,你还没出阁,是不能探郎的喔。  冉幺姑说老叔,按老规矩,秀才读书也不兴绑人。这不是到了民国,江湖都乱了套么?  彭秀才喝彩说伶牙俐齿,我喜欢。那覃家为富不仁,你这么好的姑娘,何必明珠暗投呢?  冉幺姑反唇相讥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不是你们秀才的先师定的规矩吗?  彭秀才干笑道好乖巧。这样说来,我要灭了那小子,还真是毁了姑娘你一段姻缘呢。  冉幺姑不卑不亢地央求说,前辈,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老一辈的恩怨是非,你们各自去了。您开得起价,他覃家还得起钱。扯旗放炮是买卖,以钱换人是规矩,见血都不吉祥。您老放他一马,是高抬贵手,我能救他一命,是还前世冤债。前辈您说呢?  彭秀才赞叹好口才,但愿覃家哪天到了少奶奶你手上,能修德积善,重振门风。冉幺姑一听话锋见转急忙说,这么说,前辈是要成全小女了。那我这就给您磕头了。彭秀才说老夫就听不得几句软话。去,带她见见。  我爹随后带钱来,要不来,您把我们一起撕了。冉幺姑无所畏惧地说。  彭秀才笑道这么乖的女儿,我舍得撕吗我?  覃天恕正在后院的囚室打坐,忽然觉得有人进来,抬眼看见冉幺姑,惊起问道呃幺姑,你怎么来了?冉幺姑讽刺他到底是读书人,几家人急得要跳井,你倒还能在这儿坐禅,高人啊。覃天恕感叹是祸躲不过,躲过不是祸。急也没用。又问幺姑是自己跑来的吗?责备她不该来送死,担心彭秀才多勒索一份赎金。  冉幺姑说我不自己跑来,人家还用八抬大轿抬我来不成?你心疼钱了?那我走了啊?覃天恕嘿嘿笑道,既来之,那就陪我坐坐呗。平时也不把正脸给我看看,今儿好歹看清楚了我再上路,也可以瞑目了。覃天恕说着就要牵手,被冉幺姑甩开;只好嘻皮邪脸说,过去是英雄救美人,眼前是美人救英雄啊。  彭秀才听说冉五爸马上要来,知道这单票有人买了,暗自欣然地等着。对于冉爷,他还是要给面子的。未久,彭蛟进来说冉爷来了。彭秀才赶忙哎呀呀迎上去,口称有失远迎,客气地让座。  冉五爸不卑不亢地说,彭先生,您坐。彭秀才坚持起身让座说五爷,惊动您大驾,罪过罪过。冉五爸客气地说先生,搁在前清,您是国家生员,我是江湖弟子,我要和您并坐,那叫非礼啊。还是您坐吧。彭秀才笑道哪里哪里,五爷在码头上行侠仗义,公平处事,在下一向敬重。就在前朝,我也是被夺了青襟的废员,还不得找五爷赏饭?  冉五爸说先生抬举。兄弟那就不见外了——先生和覃家的恩仇,其中过节,一言难尽。这个是非,我断不了。但同处一方,一为姻亲,一为旧友,我不想你们冤冤相报。过去官府陷你于狱,你已刀下了断。天下事莫过一口气,这气,您出了舒坦.咱们都到此为止。天恕是您晚辈,无关那场旧怨,且是冉家未来的姑爷,所以,这一票。我买了。先生给我老脸,我就带孩子回去,我还做个中,覃彭两姓从此互不相犯。您看,行吗?  彭秀才假模假样说哟,五爷言重。话说到此,我也无理可挑了。得罪五爷,非我本意,还望宽恕。来人,送少爷小姐下山。冉五爸回身吩咐仆人把银洋卸下,道声彭先生山高水长,后会有期。然后打道回府去了。  覃慕文原来一直希望覃天恕毕业回家,尽快结婚生子,就在家里开始主持全部家务。可是覃天恕却志不在此,一心要到省城去报考军校。乱世不当兵,覃慕文生怕偌大的家产无人继承,但是经此一难,他又觉得还是先让孩子出去避避风头为好,免得在家里给他添乱。  覃太太眼泪滴答地为孩子收拾行李,覃慕文放心不下,毕竟儿子是初次出远门,不免要唠叨一些。说这是给你姑父的信,收好。钱,我已汇到他那里,你每月去领,要学会节省。你脾气浮躁,刚硬易怒,最是让你母和我放心不下。人啊,相争则两伤,为彭家的事。我是有些追悔的。  覃天恕余恨未消,咬牙切齿说早晚会要收拾这个老贼的。覃慕文说有你五爸作保,他也不会再寻衅滋事了。你也无须再衔恨寻仇。我也老了,说不定这一别就是永诀,家里的事,我会托付三先生。这场风波,全靠你五爸。你可不要忘恩负义,对不起幺姑啊。  覃天恕说知道,明天会去辞行拜谢的。覃父感伤连年战乱,担心也许更大的乱世还在后头,口里念叨平安是福啊。  覃天恕带着伴随小厮,牵马来到文沙场向冉五爸辞行。冉五爸虽是江湖草莽,但年轻时却也是闯过大世界的人,自然豪迈超脱。他多少还是希望未来的女婿,不是一个毫无阅历的纨绔子弟,当下鼓励说好,男儿仗剑当远行。出去历练历练,有好处。当年我在外面跑滩时,比你还小。不过,江湖险恶,凡事多加小心。无事不惹事,有事奠怕事。  覃天恕谢过五爸指教出门,看见幺姑在门外等候。  冉幺姑娇嗔讥刺说准备不辞而别吧?  覃天恕笑道我知道你会在这里等我的,我这是去修长城,以后你还会去送寒衣吧?
媒体关注与评论
   野夫的寫作還原了語言最內在的秘密。我們要為野夫喝彩,但歸根到底是為漢語喝彩,它在它信得過的操作者那里,令人罕見地走上了自己最正確的道路。   --北京當代漢語研究所 筆走刀鋒。   野夫的文字不能不見性,我們最稀缺的就是血性--中國的才華和圓滑已成污洪了。   --學者 王康   即使當代眾多涉及過死亡的作家,也多只是給我們呈現了傷痕、復仇,炫耀等等自我心理,遠未能將歷史,現實的中國人尊之以禮。正是缺乏這種自尊和尊重他人的品質,缺乏對中國社會的忠實記錄。中國作家們提供的文學答卷多是不及格的。在這方面,野夫是一個少有的例外。   --學者 余世存   我與老野素不相識,僅僅因為在網上閱讀其文字,覺得他是一個狂人,趣人,才子、義士,是一個具有第一流智識且人生經歷具有標本意義的當代傳奇土家漢子。但由于當代中國歷史所造成的復雜原因,以及他自覺選擇的低調行事風格。使其成就與價值至今仍未被多數人所知和充分評價,甚而至于被家鄉人遺忘了。   --讀者 李紹貴
编辑推荐
  大陸首部具深刻反省的剿匪平亂的殘酷歷史小說,無論英雄梟雄,軍人草寇,個人命運皆難以自主;一切愛恨善惡,忠義殘暴,大時代下都難脫政治與倫理的桎梏,30集同名電視連續劇即將獻禮播出。


下载链接

父親的戰爭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