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島鐵騎

間島鐵騎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6
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
作者:李幼謙
页数:303
字数:310000
书名:間島鐵騎
封面图片
間島鐵騎

内容概要
中朝界河图们江里有一片滩地,属于中国的吉林省延吉地区,清道光年代起,朝鲜人民通过界河到这里开荒种地,清政府也在这里设局收税,边境的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往来,过着和平安定的生活。韩国人把这块土地称为“间岛”。早就觊觎中国土地的日本人则别有用心地打着保护韩民的旗号,武装强制渡江,并且连延吉四县都派驻军队,把大片土地称为“间岛”,妄图侵吞这块广袤的土地。日本人多次挑衅,清政府无力筹边,革命义士吴禄贞携周维桢、柏文蔚等爱国将领主动请缨,三赴延吉。    第一次:在图们江、长白山实地勘测两千多里,绘制出有史以来第一张《延吉边务专图》;制止了边防部队的哗变;联合了夹皮沟绿林好汉韩登举的武装力量,与自己曾经的教官——日本间岛派出所所长斋藤斗智斗勇,扼制了日本人的大规模入侵。    第二次:去延吉任帮办,与宋教仁、廖仲凯、柏文蔚等革命志士署理军政,搜集典籍,写出20多万字的《延吉边务报告》,收回矿山,兴办学校,英勇抗敌,使日方种种阴谋破产。    第三次:任吉林边务督办后,建立了“戍边楼”,与日方针锋相对地进行斗争,最终迫使日本撤军,并在1909年签定了《中韩界务条款》,明确规定了延吉属于我国的领土范围,捍卫了祖国的领土主权。    书中描写了中朝人民和睦相处、并肩战斗的生动故事,塑造了一批爱国爱家、不怕牺牲、有胆有识的革命志士。
作者简介
李幼謙,女,重慶人,中國散文學會會員,安徽省作家協會會員,蕪湖市作家協會名譽主席。發表過兩百多萬字的文學作品,小說、散文等多篇文章被收入三十多本合集中。著有長篇小說《抗婚》、《傾城紅顏》,散文集《踏歌而行》。
书籍目录
引子1.禍起蕭牆 2.義結生死3.得遇紅顏4.天池辨真5.協力驅鬼6.平叛遇師7.阻敵渡江8.借兵威懾9.主動請櫻10.走馬上任11.定關獲寶12.封禁銀礦13.意外免職14.驚俗駭世15.重新啟用16.當眾私奔17.協力籌邊18.怒劍出鞘19.血灑邊關20.告別延吉

章节摘录
  1.祸起萧墙  日上三竿,大清国的慈禧皇太后睡了个好觉,懒洋洋地起来了。众宫女们追星捧月般地围过来为她梳妆打扮,小心翼翼地捧出那些珍宝首饰任她挑选。一名宫女端着一个精致的玻璃盒,盒子宝光莹韵。慈禧打开来一看,是两个描金檀木小匣子,一盒是一双翡翠耳环,如一双碧月,帷妙至极,莹莹闪着绿光。她兴致勃勃地拿起来,试着往耳朵上贴:“啊!这不是张之洞送给我的么?太漂亮了!”  宫女就要为她挂上,她摇摇头,又缓缓地放下来:“哎!哀家早已经光华不在,哪里还能戴如此鲜亮的饰物!”  宫女又打开另一个盒子,一对白玉镯躺在红丝绸的垫子上,显得羊脂般的细腻雅洁。慈禧点点头,宫女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给她戴上。清凉丝滑的质感从她并不光洁的手腕上传来,她感叹了一句:“这个张之洞真是识宝之人啊!”  一个得过张之洞好处的小太监连忙奉承:“在张大人心中,老佛爷永远是年轻的呀!”  慈禧有点不高兴:“那在你的眼里,我就老人一个?”  马屁拍到蹄子上了,小太监吓得浑身发抖。好在慈禧近日气顺,看着玉镯,沉浸在对青春的追忆中,没与他计较。乘她高兴,内务府总管李莲英进来跪报:“启禀老佛爷,奴才有一个大吉大利的好消息!”  闻报,慈禧笑眯眯地问:“什么好事?说出来让咱们都乐乐。”  “喳……今儿早上,御花园里的玉兰花开了……”  “玉兰开花,这个时候?”慈禧陡然变了脸色。  李莲英知道,慈禧是对花草树木十分敏感的人,知情不报,他吃不了兜着走,可这般棘手的消息要是连他都不报,整个皇宫里面便没人敢报了。李莲英捏着一把汗,悄悄地瞄了一眼太后老佛爷。只见慈禧脸色颇为难看,赶紧一脸谄笑掩饰惶恐:“太后老佛爷洪福齐天呀,时令虽过,但玉兰花仍然开放,真乃我大清皇家瑞气……”  “胡说!”慈禧板着脸斥责道,“花开不逢时,必主祸事。异花奇兆,违反天时,分明带着妖气,你怎么颠倒黑白,以凶报吉?”  几句话把他吓得不轻,他连连告罪:“是,奴才知罪……”  “免了吧!”慈禧对这位偏爱有加的李总管到也挺大度,“快,快给我把那树砍尽,把那花剁碎,深埋了,以后任何人不能再接近它们!”  公元1907年(清光绪33年,日明治40年),韩国,汉城。  日本驻韩使馆是此处最好的房子,血红的膏药旗趾高气扬地飘扬在屋顶,给整条街都罩上了不祥之色。朱红大门上挂着统监府的大匾,如血盆大口里的黑牙,对行人大张着吃人的嘴,更显得阴森恐怖。门口站着四名荷枪实弹的日本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38年式步枪(也就是著名的三八大盖)把守着大门,上街朝鲜人大多绕道而行,实在要走过这里,也都逃命似地匆匆而过。  忽然,两匹高头大马飞驰而来,马上是两个长衫礼帽打扮的男人。两骑无视面前的太阳旗和卫兵枪口上明晃晃的刺刀,居然对着大门冲去,附近的朝鲜人都替他们捏了把汗:“这像是两个中国商人啊,活得不耐烦了?不是找死吗?!”  他们却像没事一般,直接在使馆门前翻身下马,门口值勤的卫兵竟然向他们立正敬礼,里面有士兵出来,把他们的马匹牵了进去。两人也不说话,疾步走向内殿,立马有人迎了上来,又领他们进了里间。  里屋当中正坐着日本驻韩最高长官,多次出任首相——时任韩国统监的朝鲜太上皇——日本天皇睦仁(明治)亲封的伊藤博文公爵。1905年,即日本在日本海海战(对马海峡海战)获胜后,伊藤博文被任命为首任韩国统监,并于1907年迫使朝鲜签订第三次日韩协约,将朝鲜变为日本的保护国。但是伊藤博文本人是反对日韩合邦的,在1909年的阁议中他便公开表达反对立场,表示“合并是长期的问题”,这与许多日本对朝鲜政策参与者的想法并不同。当然,他是从日本的利益角度出发考虑的。伊藤博文是使日本迈进现代化国家、成为近代世界列强之一的功臣,但由于其一贯奉行对外扩张政策,在日本国内外都有著截然不同的评价。  两人见到长官,随即礼帽一摘,双脚并拢,为首的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另一个致了九十度的鞠躬礼。  这两个都不是凡人。有军人气质的那个表情刚毅、剑眼星目,具有大度凝重的非凡仪表。他叫斋藤季治郎,毕业于日本帝国陆军大学,曾任过士官学校教官,补参谋本部部员。日俄战争期间,曾任乃木希典中将第三军的参谋和旅顺、安东等地区的军政官,是著名的“中国通”。如果他身穿华服,说着汉话,谁也不会怀疑他不是中国人。另一个皮肤白晰、气质温和、金丝眼镜后的一双小眼睛看不出神态,颇有学者风度,此人是日本法学博士筱田治策。  两人如此乔装打扮是负有特殊使命的,他们刚从中国回来,斋藤季治郎立刻向主子汇报成果:“统监大人,此行满洲,从图们江到间岛地区,筱田君和我游历考察了局子街、龙井村、老头沟等要地。”  伊藤博文问:“如何?”  斋藤季治郎从长衫里层小心地掏出一卷纸,铺开来是一张地图。他用手按住一角,筱田治策也走上前来按住另外两只角。斋藤季治郎在地图上指点着:“我们看到,延吉一带位于满洲的长白山下,有图们江流域肥沃的土地,有丰茂的森林,有夹皮沟富饶的金矿……它可以南联韩国、北接满清,还能把延吉、汪清、和龙、珲春四县都囊括在一起,面积辽阔、物产丰富。如为我大日本帝国所有,天皇陛下等于又添一片九州的土地……”  伊藤博文的目光顺着部下的手势在地图上游走了一圈,就像见到猎物的警犬一样,两眼放出精光。“是啊!”他心里面想着,“如果能把这块宝地划归我大日本帝国所有,那不止是添了一块九州之地,日后再图满洲内陆也就有了根据地,于我大大的有利,也不枉天皇陛下对老臣的信任!”  想着想着,伊藤馋唌欲滴地吞了口唾沫,他的手不自觉地在地图上虚抓了一把:“有什么办法能将它——”  斋藤季治郎心领神会:“我参谋本部组织的长白山会,专门制造了有利于我们的证据。”  一旁的法学博士筱田治策连忙翻开他的本子:“三十七年前,图们江南岸的钟城一带闹饥荒,韩民纷纷渡江越垦谋生,清廷没有阻止,任其自便。清国慈禧太后当政以来,采取放荒的办法,韩民越来越多,现在竟然达到了十万之众,汉人只占二、三成。垦地也由原来小小的江通滩逐渐向长白一带深入,因此,间岛就不是那一小块江中滩,现在,我们可以把韩民深入的地方都叫作间岛。”  说到这里,筱田治策不动声色地阴笑了一下:“虽然,中国和韩国早就划定了以图们江为国界。但是,这条江有一条支流叫土门河,‘图们’、‘土门’其音相近,我们只称韩民以土门河为界,那么图们江北的大片土地也可以划入间岛范围,只要算作韩国的领土,也就等于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了。”  听到这里,伊藤博文点点头。  斋藤季治郎又在地图上往西划可一圈:“夹皮沟一带区域,是山东马贼韩登举的势力范围,我们试着和他接触过,尽管他拒绝见我们,但他也不受清政府的节制,我们可以称之为东亚独立国、世界之秘藏,也是可以划入朝鲜攮为己有的……“  “好,好!” 伊藤博文的目光多了几分坚定,彷佛要冒出烟来,“早在日俄战争时,我就说过,长白山是东亚的阿尔卑斯!谁成为该山的主人,必然能控制东亚。现在,这个日子就要来了。”  “哈依!”另外两人异口同声。  “诸君!听我宣读内阁会议一号机密文件!”  三人肃立,同时站得如木桩一般。  “……间岛问题属于清韩两国多年之难题,一时尚难达到目的。先派遣得当的官员前往该地,以不显眼之方法,逐渐确立我之地位是为上策……暂时取消发表间岛督务厅官制,派遣至该地的官吏应为统监府所属人员……”  听到这里,斋藤季治郎内心一阵狂喜,每根神经都绷得像上弦的箭。不仅仅因为又可以在他国发扬“帝国国威”了,他喜的是,自己又要升官了。果然不出所料,伊藤博文紧跟着就叫到了他:“斋藤季治郎——”  “哈依!”  “我以大日本帝国韩国统监府最高长官的身份,任命你为间岛派出所所长!筱田治策博士任总务课长,你们尽快把详细的方案报上来!”  “哈依!为大日本帝国,为天皇陛下效力!”斋藤季治郎便将早就深思熟虑过的计划托盘而出盘托而出,“我们计划……”  “坐,坐下谈!”统监大人一高兴,对自己的得力干将宽容起来。  斋藤季治郎正襟危坐,继续他的侃侃而谈:“卑职认为,统监府派出所于交通不便之地而同时负有重任,其权限应该相应扩大。”  伊藤博文肯定地点了点头:“嗯,可以给你们理事厅相同的权限。如果事态紧急时,我将派驻韩守备部队出兵。”  斋藤季治郎如打足了气的皮球,挺直了腰:“对于清国政府的设施,我们暂时不动他,采取怀柔的方针……”  “但要随时应变,以间岛为韩国领土为前提来处理一切问题。”  斋藤季治郎明白了长官的态度,停止了汇报。  筱田治策接着讲:“关于间岛的开发,我们准备实行以下的办法:开清津港;输入日本商品、输入中国谷物与矿物;修建轻便铁路,沟通间岛与会宁的交通,并逐渐扩建为广轨铁路;修建派出所的电线,并且在我统监府派出所地方建设街道……”  伊藤博文点头道:“嗯,计划是可行的,但是还不够明确坚定。应该还能完善如下……”  这家伙不愧是日本帝国的能臣,多年从政经验使他异常老道:“要确定间岛是韩国的领土,朝鲜人绝对不可以服从清国的管辖与裁判;清国政府征收的一切租税,派出所统统不承认;清国政府发出的一切通令,派出所也不承认,他们委派的官吏,与当地普通韩民的身份相同……你们记住了吗?!”  两个下属立刻心领神会:“哈依!卑职明白!延吉就是第二个朝鲜,我们就是延吉的主人!”  伊藤博文终于露出笑容:“嗯!斋藤君不要忘记,你们派遣人员要进行有关历史地理的研究、地质矿产调查、产业调查、掌管行政事务的人员调查,迅速组织派出所人员成立远征队!”  “哈依!我等间岛派出所全员整装待发!为了大日本帝国,为了天皇陛下!”两人立成两根木樁。  “不!是立即出发!” 伊藤博文纠正道,“目前,我国和罗刹(俄罗斯)正在秘密谈判,如果调兵遣将会惊动俄方,有碍谈判进行。你们将所领人马暂时秘密集中在会宁,待密约一签定,你们马上动身!”  斋藤季治郎与筱田治策坚定作答:“誓为韩国新增一道!”  “不,为我大日本新添一州!” 伊藤博文阴险一笑,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大圈,将朝鲜、延吉都圈在他的红笔之内了。  花处理了,但一个阴影笼罩在慈禧心里,她有种祸事临头的感觉。坐在养心殿里,面对肃立的群臣,慈禧神情有些恍惚。大家恭请圣安后分立两旁,只有庆亲王还跪倒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她才发现。一看他脸色,怎么,也有那种什么祸事临头又尽力掩饰的神情,跟今儿个早上李莲英一个式样?她的声音变调了:“奕勖啊!有啥事起来说话。”  “回太后老佛爷,日本人与我在问岛又起事端,危我满洲龙兴之地。”这位军机处首席大臣的声音压得很低。  一听满洲两字,慈禧一个机灵:果有异兆!忙问:“问岛?什么地方?”  “回老佛爷,是吉林边境、光霁峪前、图们江中的一个小沙洲,一里许宽,数十里长,我们通常唤作为江通滩的地方。”  “哦!”慈禧松了口气,“我大清地广人多,区区砂粒小地,谁来争它?”  “而今那日人要谋我之问岛,范围却比这大得多,臣有书为证。”庆亲王说着呈上一本书。  慈禧一翻,全是日文,又传下来,让他直说。  庆亲王接过说:“这本《满洲地志》,是日人守田利远写的。书中说,海兰河以南,图们江北,宽二、三百里,长五、六百里的东北大陆为所谓问岛。”  “啊?有这么大?”慈禧一惊,随即又平静下来,“但这毕竟是他个人之说。”  等慈禧缓过来,奕勖接着说:“还不止这些,日人绘的《纪念大地图》将图们江的江北、牛心山以南的吉林南部地区也称之为间岛。日人龟田忠一绘制的《满韩地图》将图们江北、海南河南统统绘入朝鲜界内……”  “啊?那就不对了!定是那韩人和日人合起来要讹我大清!”慈禧警惕起来。  庆亲王继续说:“日本报纸也推波助澜,越说越离奇,将夹皮沟广大地区都称之为间岛,进而把延吉、汪清、和龙、珲春四县都划在间岛之内……总之,已经由以千亩计算的江中滩,变为我满洲的千里广袤国土了。”  慈禧还有点不明白:“间岛无论大小,都在我大清的土地上,与那日本人何干?”  “这……原来那问岛只是韩人逃难垦荒之地,日俄战争之后,朝鲜(是时,1897年后,朝鲜高宗改年号光武,称帝登极,终止与清朝的册封关系,改国名朝鲜为大韩帝国,但清国上下对其仍惯称朝鲜。)沦为日本人的属国。日本便以保护韩民为由,最近几个月来,不止上千人在我大清境内进进出出。据吉林巡抚报,在图们江对岸,日人还囤有大量人马,我满洲边境有强兵压境的危险啊!”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堂堂大清边关难道无人守卫?怎能容忍那异国人进出如入无人之地?”  问得好,这可就要问太后老佛爷您了。庆亲王心里有点幸灾乐祸,心想:是谁把北洋海军的银子都拿来造了颐和园?同治八年,大批韩人饥民渡江越垦朝廷不加阻拦,不管不问,光绪初年,反而对韩民放荒建越垦局收租,不是你的主意么……这该问谁去?  他虽心存异议,却是不敢道出半个字的。何况,光绪三十年,与韩人边吏会定章程十二条,其中第八条写道:“古问岛即光霁峪假江地,向准钟城韩民租种,今仍循旧办理。”这可是经自己签批的,而今那边闹出麻烦来了,自己也逃不脱干系的。  因此,他只是俯首作答:“回禀太后,因长白山之地,是我大清龙兴发祥之地,历代封禁,人烟稀少,他人才会乘虚而人。”  轻飘飘一句话,就把军机部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慈禧也知道祖制禁约封锢的惯例,无话可说,却又不得不说:“既是我龙脉发祥地,更应该严防外人侵入!这事就交给你办了。”  庆亲王这才站起领旨。那边肃亲王善耆又有本奏了:“我大清先祖,历代早已和朝鲜划定以图们江为界,后因韩民越垦谋生才乱了章法。时北洋大臣李鸿章、吉林将军希元知旧制不足以治理,遂奏请设立吉韩通商局兼理开垦事业。中朝两国又合同派员勘察,国界亦无异议,韩民每年向我越垦局纳租八百余两,边务督办拟让这些越垦韩民编人珲村及敦化县民籍。旋因辅王朝上书清廷,自愿收还韩民,我廷允之,命铭安等照会朝鲜六镇郡守,限一年内听取收还,并发下告示,让韩民退去。查编韩民不愿退去的加入我国民籍,并设延吉厅于局子街以治其地。而今日本受韩国政府倚嘱,使中朝之间的问题变成了中日问题……”  ……
编辑推荐
  《間島鐵騎》是一部描寫晚清一批同盟會革命家定邊的故事︰中朝界河圖們江中有一片灘地,屬于中國吉林省延吉地區,朝鮮人民通過界河到這里開荒種地並稱為“間島”,清政府在此設局收稅。日本政府卻把整個延吉地區都稱之為間島,打著保護韓民的旗號,武裝強制渡江,在四縣派駐軍隊,采集銀礦、燒殺搶奪。革命義士吳祿貞攜周維楨、柏文蔚等愛國將領主動請纓,三赴延吉,與宋教仁、廖仲凱等革命家聯合籌邊,趕走了日本侵略軍,迫使中日雙方簽定了《圖們江中韓界務條款》,強有力地捍衛了國家主權。 書中描寫了中朝人民和睦相處、並肩戰斗的生動故事,塑造了一批愛國愛家、不怕犧牲、有膽有識的革命志士,在尊重歷史、事實確鑿的真人真事基礎上,細節詳實、描寫生動、扣人心弦、文筆優美,同時塑造的人物形象鮮明,既是一本生動可讀的歷史小說,又是一本極好的愛國主義教材。


下载链接

間島鐵騎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