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另一種藍

藍,另一種藍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6-03-01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作者:(日)山本文緒
页数:217
译者:張苓 譯
书名:藍,另一種藍
封面图片
藍,另一種藍

内容概要
  本書是山本文緒文學世界中惟一“超現實”的故事。講的是女主角蒼子在陌生的街頭偶遇自己的分身,從此開始了一場互換身份、體驗彼此身份的冒險游戲,進而發展到彼此勾心斗角搶奪“本尊”,甚至處心積慮欲置對方于死地。  本書在日本大賣之後,還被NHK以“命運”、“嫉妒”、“復仇”、“出發”為題拍成4集小品連續劇。繁體中文版出版後,短短45天即緊急加印11刷,創下了暢銷的奇跡。  初讀本書,讓人一時以為是懸疑小說,可它又分明是愛情小說。因其難于歸類,評論家干脆稱之為“愛情懸疑小說”,稱贊它不僅給人“共鳴與感動”,還令人“驚愕不已”。你可以為愛情的虛無縹緲、愛情的苦悶而流淚,你也可以為緊張的情節展開而心跳不已。  “選擇,另一種選擇”?讀罷本書,我們都會有自己的問題和解答。
作者简介
  山本文緒,日本當代作家。1962年生。1999年獲第20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2001年獲第24屆直木獎。著有《藍,另一種藍》、《戀愛中毒》、《渦蟲》等。 “愛”是流動在山本文學世界的一貫主軸,但作者往往對人們習以為常的各種形態的愛抱以極為懷疑的態度。在這懷疑背後,是作者清醒而洞徹的眼神。  譯者︰張苓,1995年畢業于北京師範大學日語專業,2001年畢業于北京外國語大學日本學研究中心,獲碩士學位,現在中央戲劇學院攻讀博士學位。譯有《燕尾蝶》、《藍,另一種藍》、《關于莉莉周的一切》等。
书籍目录
選擇,另一種選擇(猿渡靜子)蒼子A蒼子B蒼子A蒼子B蒼子A蒼子B蒼子A萬花筒的魅力(三橋曉)

章节摘录
  我記得,和現在的丈夫佐佐木認識是在與河見交往一個月之後。一位愛  管閑事的上司為我介紹了他的大學師弟。我勉強被上司拽到店里,第一次看  到佐佐木時,嚇了一跳。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讓人感覺這麼好的男人?我感  嘆萬分,對他的第一印象非常不錯。這麼說可能有些自負,似乎佐佐木也是  一眼就喜歡上了我。我們倆很快就墜人了情網。  佐佐木十分接近我十多歲時在心中描繪的理想男性的形象︰瀟灑、干淨  ,總是溫和地微笑。不過,他並不裝腔作勢。去高級餐廳,他舉止得體,去  卡拉OK的話,他也會唱自己拿手的歌。和大家一起玩鬧。  佐佐木比我大五歲,當時二十七歲。因為工作的關系,河見看上去像個  大人,其實只有二十四歲。  我知道這樣做是不道德的,但還是比較著佐佐木和河見兩人。佐佐木在  廣告代理公司上班,是個瀟灑的都市青年,而河見則像個調皮鬼;他們倆我  都喜歡,選擇誰、放棄誰,我都會後悔。  腳踏兩條船的罪惡感深深地壓在我的心頭。我怎麼也不能和佐佐木、河  見兩人同時交往下去了。正因為兩人都是我真心喜歡的,一種背叛的念頭折  磨著我。要擺脫這種折磨,只有決定到底選擇誰。  機會來得比我想像的要快。河見的父親病倒了。听說那陣子他父親身體  狀況一直不好,也許還要長期住院,因此河見告訴我,他決定回老家福岡。  他低頭向我請求︰你能和我一起回去嗎?
编辑推荐
  如果當初作了另一種選擇,人生會不會更幸福?  旅途中的蒼子在陌生的街頭,偶遇與自己全然相同的另一個蒼子,開始了一場互換身份、體驗彼此身份的冒險游戲,從此踏上希冀與失落、驚悸與溫情的旅程……  主人公蒼子結婚後的第六年,她和丈夫處于分房分居的冷漠關系中,在工作單位她有一位比自己年輕的情人。而且,她和情人也正面臨著分手。  蒼子和情人海外旅行的歸途中,因為台風的逼進,乘坐的飛機不得不降落在福岡機場。蒼子決定要一個人在博多住上一晚。那天晚上,她在偶爾塔乘的地鐵中,遇見了一位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主人公大吃一驚。那女子的名字和自己一樣,也叫蒼子,甚至連記憶都和主人公完全一樣。  在博多遇見的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其實就是另一個自己。從前,蒼子曾經和一位戀人分手了。但是,在博多遇見的她並沒有和那位戀人分手,而是和他結婚了,一直生活在博多,她是另一個自己……


下载链接

藍,另一種藍下載

评论与打分
  •       一口氣讀了好幾本山本文緒的作品,這些文字清雅,不媚俗也不故作小資情調,總是用最樸實但足夠細膩的文字將生活本身的艱難無力展現在人們面前,靜待讀者。這與現下佔據流行的大開大合或狗血或勵志或在狗血中混雜著勵志的書寫,大相徑庭。特別適合不那麼積極向上不那麼只見得到陽光的人士閱讀。
      
      對生活的無力感與困惑感,是每個不是生來含著金湯匙者都會無數次感受到的吧,只要擁有不那麼大條的神經。對于女性,幾乎那感覺更是太熟悉了。《藍,另一種藍》側重的,就是選擇的困惑。蒼子A和蒼子B,意外相遇。大半本書都是兩人的心理戰,在互相交換生活中各自思進退,誰的生活更好過一些?還有,對她們來說至關重要的,誰是真身?誰是分身?得知是真身便洋洋自得,掌握了可以過兩種生活的主動權,得知是分身,便瞬間膽戰心驚,毫無底氣,別人看不到自己,活著太沒安全感了,只好眼瞅著屬于自己的東西,一樣樣地消失,然後,無能為力。
      
      河見蒼子篡奪了佐佐木蒼子的身份,並把後者扔在公園。從此,只要願意,便是徹徹底底的好生活了。有愛她的情人,有願意支付高品質生活一切用度的丈夫,有閑適自由的生活,還有繁華充滿著可能的東京。可是為什麼呢?河見並沒有真的像她潛意識計劃好的那麼決絕,處處還是給佐佐木蒼子留下可能。匿名報了警,這樣就可能送醫,雖然調換了可以證明身份的東西,但這些只要事在人為,還是有調換回來的可能。只是全看佐佐木蒼子願意付出多大的力氣了。
      
      冥冥之中受著未知的意念牽引,萬事留下一條縫隙。不是她善良心軟,而是懦弱地不想擔負可能錯誤的選擇。所以才會做實驗似的任由另一個蒼子一路追來討要真實身份吧。幾場你爭我奪的爭取真身的戲很有代入感,很容易叫人跟著驚心動魄。看似荒誕科幻的情節之下卻有最真實最隱秘幽微的專屬于女性的心思,這才是故事的趣味所在吧。
      
      兩種身份既有相遇當然也有告別。不斷被生活的選擇拉扯的兩個蒼子最後都筋疲力盡,還是不能這樣矛盾的存在下去啊。兩個蒼子共同存在的結果是把彼此的生活弄到一團亂麻。行了,都歇歇吧。總有一個蒼子要先走。兩種身份消失了一種,世俗所能理解的正常又回到了蒼子身上。她沒有因此很勵志地成為了什麼,還是那個無所事事任意生活的人,可是,拋下了關于當初要是選擇河見君會怎樣的妄念了吧。這就是了不起的進步了。不管選什麼都會猶疑,在每個不如意處頻頻回頭思索如果那樣會怎樣,據說,正是人們,特別是感情豐富細膩的女性的通病。
      
      跟著三本玩了一場神游,看看不同選擇下的我們,人生會不會更好?終于,還是知道,怎樣的選擇都會有不能視而不見的遺憾,並且它們會在延伸的時間之河里嶄露頭角,越來越清晰可辨。生活的真相畢竟就是這樣。有沒有蒼子的機會遇見另一個自己或者另多個自己,都不解決屬于生命永恆的困局。真身亦好,分身也罷,不過是場為了告別的相遇,帶你正視自己矛盾的心。而我們,只能勇敢地為選擇負責,奇幻遁離,繼續這勇敢的生活。
  •       在這個世界上存不存在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甚至姓名、戶籍、雙親、男友都是一樣的?絕對不太可能吧,太詭異了!然山本文緒筆下的蒼子A竟在陌生的街頭遇上了上述均為是的蒼子B,沒有絲毫防備。
      難道是靈魂出殼,有了真身分身之說?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山本文緒在《藍另一種藍》中給我們講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或話題。成人前或準確講結婚前的蒼子A和蒼子B的一切都是一樣的。不同是從婚後開始的,蒼子A往左走選擇了佐佐木生活;蒼子B往右走選擇了河見生活。當然佐佐木和河見都是蒼子們的婚前男友。
      蒼子A婚後住在東京高級公寓里。和別人煲電話粥,丈夫從來不責怪。起初以為他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人,還樂個不停。一年後才意識到她的丈夫幾乎不關心她。對他來說,結婚對象是誰都可以。多數的夜晚都是她一個人,她習慣了。她大量購物。她也有了情人。但金錢和情人並不能在冗長的日子里化解掉心靈的空虛。蒼子B 跟丈夫回老家福岡,住在租來的窄小的舊得看不出蓋了多少年的木結構公寓一樓。結婚六年了,她還是搞不懂丈夫是不是溫柔的人。丈夫每次想起來就會給她買回圓圓一整個被他剛巧記住的她偶然說到的喜歡吃的巧克力蛋糕。他的心意,她自然是高興的。但他絕不吃甜食,非得讓她吃完。有一次吃不完準備扔掉時被他發現,就挨了好一頓揍。本來丈夫是不允許妻子出門工作的,但他沒本事,勉強同意她在一家紡織廠打工。規定每周四天,從十點到四點。她自然是願意想再多工作一些時間的,這樣就可以吃自己喜歡的食物,買自己喜歡的東西,看喜歡的電影書,去喜歡的地方旅行。
      那刻首想到選錯丈夫即便連情人都選錯的蒼子A提議和看起來非常幸福的蒼子B 互換身份。想一想,六年都無回過一次東京的蒼子B在照顧丈夫及其父母,打工和過日子下幾乎忘了自己還有什麼喜好呢,當然在羨慕嫉妒恨的奇妙情感下同意了。蒼子A幸福愉快地和河見生活了半個月左右。忽然某天被半夜歸家的河見毆打了。美夢變噩夢。佐佐木的好凸顯了……蒼子B在有了蒼子A的參照後,就覺得難道和河見的生活不是生活在東京的蒼子強加給自己的嗎?這就好像有兩輛自行車,那個人先把嶄新亮麗的一輛騎走了,自己就只能無奈地騎著生蛌漱@輛走在人生的路上了。因此,報復性地反抗,奪真身?!結果想不到的是在緊要的關頭內心里的天平還是偏向河見的。
      生活里,你是蒼子A我是蒼子B或者說我們既是蒼子A又是蒼子B。想來讓人哀傷,不完美的生活日夜糾纏著你我,想要突圍,無奈向左走還是向右走都好似迷途。不要說,我們想要的太多,野心太大。試問即便沒有外界的種種因素,你那顆活蹦亂跳的心又有否靜止過?這就是人,或說人生。因此,糾結,以後選擇,也沒有什麼可怕。“三十二歲,我終于開始一個人生活。十五歲以後,很長時間以來我都在祈盼能一個人生活,然而受到各種事情的阻撓,有時又缺少金錢與勇氣,又或是結婚嫁作了人婦,這願望一直未能實現。而到了這個歲數,我發現無法一個人生活的理由一個都沒有了。雖然遲了些,我終于可以宣告獨立。”山本文緒在隨筆集《然後,我就一個人了》的自序開頭寫到。讀來有重新獲得自由的喜悅,更多的還是不易。1962年出生的她直到2001年才因《渦蟲》獲得“被視為日本文學青年進階之身的直木獎”。自此才算真正閃亮日本文壇。這一年,她39歲。也就在這一年,離了婚的她再入圍城。不幸的是獲抑郁癥。超過五年的時間都不可以寫作。另外,膽囊又有了問題,只好做了膽囊摘除手術。此後,半杯啤酒都喝不下,葡萄酒兩口就是極限。……即便如此,她還是寫到︰“我想挖的井在這兒,我想磨的石頭是這塊,我最後的歸宿在這里,這點我現在也深信不疑,也許永遠都不會改變。”所以,山本文緒還寫了短篇小說集《31歲,又怎麼了》。里面講述了31個不同處境的31歲女子。有無奈,有嘆息,卻仍有微光照進世界。
      相信未來,你沒有你想象得那麼遭!我想,治愈系大家山本文緒也會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