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和他的劊子手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4-1
出版社:群眾出版社
作者:(瑞士)弗·迪伦马特
页数:492
译者:張佩芬,高劍秋
书名:法官和他的劊子手
封面图片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

内容概要
  本书收入瑞士侦探小说家迪伦马特的四篇代表作《法官和他的刽子手》《嫌疑》《诺言》《司法》。著名的贝尔拉赫探长是无可非议的主角,为主持公道、惩治犯罪而施展才华,从容面对上司的冷谈、重病的折磨、世俗的偏见,成为维护法律的一把利剑。作者弗德里希·迪伦马特,瑞士籍著名德语作家。 
作者简介
作者弗德里希·迪伦马特,瑞士籍著名德语作家。
书籍目录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 張佩芬譯嫌疑 張佩芬譯諾言 張佩芬譯司法 高劍秋 葉逢植校

章节摘录
  “真是无奇不有,”他那肥胖的身材还没有出现在门口,便能听见他的声音,“你的伯尔尼警察局的人,干的是什么啊,尊敬的路兹?开枪射杀我的当事人加斯特曼的狗,一条罕见的南美种狗,还打断了文艺演出,阿纳托尔·克劳斯哈尔一拉法艾里是世界闻名的钢琴家。瑞士人毫无教养,没有世界观念,丝毫没有欧洲思想的痕迹。只有一个办法对付他们,让他们去当三年新兵,受受教育。”  路兹一看到他的党内同伴出现就脸色苍白,害怕他的无止境的长篇大论,他请冯,施文迪坐下。  “我们目前正陷在一件最最困难的侦查案件里,”他故作惊人地说道,“这些你全明白,这个案件是那个青年警察的主要任务,用瑞士尺度来衡量他是极有才能的。那个老探长,他也参与此案,则是一块锈铁,这是我的看法。我很可惜那条罕见的南美种狗的死,我也养狗,也爱狗,我也会对它们进行特殊的、严格的训练。恰恰是人类对于犯罪完全缺乏想象力。我方才想到芝加哥,我看我们的情况简直是可怜。”  他中断了片刻,吃了一惊,因为冯·施文迪目不转睛沉默地凝视着他。然后他接下去讲,但是口气完全犹豫不定了,他想知道,被杀的施密特是否星期三曾在冯·施文迪的当事人加斯特曼家作客,正如警察局根据一定妁理由所断定的那样。  “亲爱的路兹,”上校回答说,“我们两人之间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警察局的人对此完全一清二楚;难道自己会不知道自己干的事么?”  “您这是什么意思,国会议员先生?”路兹慌乱地问,不自觉地又用您宇称呼;因为他从来没有习惯用你字称呼。  冯·施文迪往后一靠,两手对握放在胸前,露出了牙齿,摆出一副姿态,是一位上校兼国会议员这种地位的人所具的姿态。“博士先生,”他说,“现在我倒真正想弄明白,为什么你们要把施密特派遣到我们勇取的加斯特曼身边来。在汝拉山区那边发生的事,和警察局毫不相干,我们早就没有盖世太保了。”  路兹好像从云端掉了下来。“我们怎么把施密特派遣到你们那位当事人身边啦?我们和他素不相识。”他窘迫地问,“我们总不能对一件谋杀案丝毫不加调查吧?”  “要是你们丝毫不曾想到施密特化名普郎特尔博士,以慕尼黑的美国文化史讲师的身份参加了加斯特曼在他拉姆波因寓所举行的社交活动,你们警察局全体人员理应以缺乏侦查能力五条件地被解雇,”冯·施文迪断言道,激动地用右手的手指敲击着路兹的写字桌。  “对此我们确实一无所知,亲爱的奥斯卡,”路兹说,大感轻松,因为就在这一瞬间他记起了他久久想不起来的这位国会议员的名字。“我也同样怀有极大的好奇心。”  “啊哈,”冯·施文迪干巴巴地应了一声,沉默了。这时路兹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处于下风,凡是这位上校希图从他这里得到的,他将不得不在一切方面步步退让。他无助地瞧着特拉夫勒的画,瞧着行进的士兵、飘动的瑞士旗帜和坐在马上的将军。国会议员满怀狂喜地注意着预审官的窘迫情状,最后随着“啊哈”一声,他又同时添加一句道:“警察局也怀有极大的好奇心;警察局也对此一无所知。”  何等不愉快,冯·施文迪无情的手段使他陷入不能忍受的境地,但是预审官仍然必须承认,施密特去加斯特曼家既非工作任务,也没有让警察局方面知道他在拉姆波因的访问。施密特所采取的纯粹是私人行动,路兹无力地结束了自己的解释。可是施密特为什么采用化名,至今对他仍是一个谜。  冯·施文迪弯下身子,用一双布满红丝的眼睛瞧着路兹。“这就说明了一切,”他说,“施密特是在替一个大国当时谍。”  “你这是什么意思?”路兹问,比方才显得更为狼狈。  “我认为,”国会议员说,“现在警察局首先必须查清,是什么原因促使施密特去加斯特曼家的。”  “警察局首先必须要对加斯特曼进行调查,亲爱的奥斯卡,”路兹反驳说。  “加斯特曼对警察局毫无危险,”冯·施文迪回答,“我也不愿意你或者你们警察局中的任何人和他交涉。这是我的愿望,他是我的当事人,而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使他的愿望得到满足。”  这个肆无忌惮的答复几乎压倒了路兹,使他最初几乎无言以对。他点燃一支香烟,昏乱中没有向冯·施文迪敬烟。然后他在自己的椅子中坐正身子,对答道:“施密特曾去加斯特曼家,这是个事实,很遗憾,警察局不得不向你的当事人进行调查,亲爱的奥斯卡。”  冯·施文迪没让自己受迷惑。“事实是你得迫使警察局首先和我打交道,因为我是加斯特曼的律师,”他说,“路兹,你遇见我应当高兴才是;我不仅愿意帮助加斯特曼,也愿意帮助你。当然整个事件使我的当事人很不愉快,但是你应该比他更为苦恼,因为警察局到目前为止尚没有一点成绩。而且我还很怀疑你们在这个案件里会有任何一点线索。”  路兹回答说:“警察局几乎把每一件谋杀案都破获了,这是肓案可查的。我同意我们在施密特案件中遇到了一定困难,但是我们过去也遇到过这样情况的,”——他中断了片刻——“我们先记下值得注意的结果。因此我们自然而然要到加斯特曼那里去,这也就是加斯特曼派你到我们这里来的原因。遇到麻烦的是加斯特曼,而不是我们,是他必须说明施密特事件,而不是我们。施密特曾经在他家,尽管用的是化名;恰恰就是这个事实使警察局有责任同加斯特曼进行联系,因为被害者的不平常行为首先就要加斯特曼负责。我们可以和加斯特曼达成协议,但只能在这样的条件之下,那就是你能向我们作出完满的说明,为什么施密特用化名访问你的当事人,而且去了很多次,这是我们的判断。”    “只是匆匆见了一面。”洪格尔托贝尔惊惧地回答,脑子完全弄糊涂了。那副眼镜终于又戴了上去。  “你瞧,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厂探长继续往下讲。“下列答案也是完全可能的:死在汉堡的是从智利回国的内莱,而艾门贝格却从斯图霍夫,他在那里顶着内莱的名字,回到了瑞士。”  洪格尔托贝尔摇着头说,要替这么特殊的论点进行辩护,首先非得假定他们犯有罪行。  “完全正确,萨穆埃尔!”探长点头称许, “我们必须假定内莱是被艾门贝格所杀。”  “我们也有同样的权利作出恰恰相反的假设:是内莱杀害了艾门贝格。你的想象力显然太无边无际了。”  “你的论点也是正确的,”贝尔拉赫说,“我们也可以假设这种情况,至少在目前推理阶段可以如此推论。”  统统都是胡,说八道,老医生火了。  “可能的,”贝尔拉赫不动声色地回答。  洪格尔托贝尔竭力为自己辩护。采用这种原始方法,如同探长目前对付实际情况所采用的方法,可以轻而易举地证明人们愿意证明的一切。总而言之,采用这种方法,一切都会成为问题的,医生说。  “一个刑事专家有责任对现实提出疑问,”老人答复说,“事情就是如此。在这一点上我们应当像哲学家那样做研究工作,也即是说,要学习他们在从事某件本行工作之前,先对一切进行怀疑,不论是对于如何去死的技巧,还是对于死亡后的生活问题作出最美妙的结论,区别仅仅在于我们的能力也许不如他们。我们两人提出了不同的论点。一切情况都是可能的。这是第一步。下一步就得由我们来判断不同论点的现实可能性。可能性和现实性是两码事。可能性远远不是现实性。因此我们首先必须先研究我们论点的现实可能性程度。我们面前有两个人,两个医生:一个是内莱,一个罪犯,另一个是你年轻时就认识的艾门贝格,苏黎世宋纳斯泰医院的院长。我们基本上提出了两种论点,两种都是可能的。一眼看去,它们的现实可能性程度全然不同。一种论点认为艾门贝格和内莱之间毫无关系,看来现实性大些;第二种论点是他们两人有关系,现实可能性小些。”  事实如此,洪格尔托贝尔打断了老人的话,他一直就是这个意见。    老人依然沉默。  “你大概不相信我会释放你?”艾门贝格问。  仍然没有回答。  “为了好运气,你也该说嘛,”医生敦促探长,“即使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你也可以坦白坦白你的信仰嘛。也许只有你的信仰还能够挽救你。也许这已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一次不仅救你自己,还可以拯救洪格尔托贝尔的机会。现在还有时间给他挂电话。你找到了我,我也找到了你。我的戏总有一天会演完,我的算计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为什么我不会输呢?我可以杀死你,我也可以释放你,这当然意味着我的死亡。我已经达到如此境界,我可以摆脱自己,像对待一个陌生人似的对待自己。我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毁灭自己。”  他稍稍停顿片刻,紧张地注视着探长。“我将做什么事,其实无所谓得很,”他继续说,“我已经征服了阿基米德点,已经不可能到达更高的境界了,这是人们所能达到的最高点。这也是在这个毫无意义的世界上、在这个业已死亡的物质的玄妙崇拜中惟一有意义的事情,它像一具无比巨大的腐烂尸体,永恒不断地制造出新的生命和新的死亡。但是我仍然——这就是我的恶意所在——要把你的自由和一个下流的玩笑,和一个极其简单的条件联系起来:你得像我一样把自己同样巨大的信仰拿出来。拿出来吧!对于善良的信仰在人类心中至少应该和对于罪恶的信仰同样强烈!拿出来吧!人世间没有什么事比亲眼目睹我自己进入地狱更让我感到有趣了。”  人们只听见挂钟的嘀嗒声。  “那么你就讲讲事实本身吧,”艾门贝格等待片刻后又继续劝说,“只是出于对圣子的信仰,出于对正义的信仰。”  挂钟,只听见挂钟的嘀嗒声。  “你的信仰,”医生大声尖叫,“把你的信仰拿出来!”  老人躺着,双手紧攥着被子。  “你的信仰,你的信仰!”  艾门贝格的声音好似一种金属的撞击声,好似一阵长号的鸣向,打破了无边无涯的、灰色的苍穹。  老人沉默无语。  于是艾门贝格那张渴望获得回音的脸变得冷酷而淡漠了,只有右眼上的疤痕仍然通红通红。当他疲惫而冷淡地背转身子朝门口走去时,好似突然发作了一阵恶心。房门轻轻关上了,探长周围臣一片耀眼的蓝光,房间里只听见那架圆圆的挂钟不停顿的嘀嗒声,好像是老人自己的心脏在跳动。
编辑推荐
  本書收入瑞士偵探小說家迪倫馬特的四篇代表作《法官和他的劊子手》《嫌疑》《諾言》《司法》。


下载链接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下載

评论与打分
  •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相對比較利落,故事性也比較強。結局部分蠻有意思,像看到《第六感》結局時的豁然開朗。是最像偵探小說的一篇。
      
      《嫌疑》實在很難說它是偵探小說。“凶手”一開始就幾乎確定了,所謂“偵破過程”更是送羊入虎口般毫無技巧,最後的結局也根本沒法兒說是水落石出真相大白正義終于戰勝了邪惡……
      也許作者本來就沒打算寫傳統偵探小說吧,只是借故事的殼在闡述自己的一些想法。里面經常出現整頁整頁的獨白,借闡述作者的價值觀、世界觀。
      作者雖然沒有正面否定,但主人公艾門貝格的一再沉默,已經顯示了傳統基督教信仰的無力。兩次大戰以後,不要說上帝,連正義和人道主義都開始被普遍質疑。
      上帝死了,那什麼可以代替被拉下神龕的傳統信仰呢?
      “……我在一列從西伯利亞開出的牲口車廂里走了幾個星期,由俄國兵士押著和一大群破衣爛衫的人一起被驅趕進了一座難看的橋,污穢的河水夾帶著冰塊和木板緩緩流過橋下。當我們抵達對岸時,晨霧中出現了穿黑制服的黨衛軍身影,他們接收了我們,我立即明白這是背叛行為,他們所背叛的不僅是我們這批為上帝所遺棄的、正蹣跚向斯圖霍夫集中營走去的可憐窮鬼,不是的,他們也背叛了共產主義思想本身……”借著一個從被害者到幫凶的女人的口,作者又否定了一種新興的,看似美好的,被稱為共產主義的信仰。
      唯一没有被反驳的,用大篇幅来阐述的,那个冷血屠夫的世界观——只相信物质,相信自己,其他的不过是偶然和概率。
      雖然最後這個冷血屠夫死在復仇的猶太人手中,但世界仍舊如此……
      
      《諾言》總覺得仍是在質疑所謂“正義”的存在。惡有惡報只是一種說法,只存在在故事里,而生活中有太多的不確定了
      
      《司法》很多的插敘、閃回,很有吸引力的懸念,很多對當時瑞士社會的挖掘。比如對瑞士在二戰中“中立”立場的反思、對整個政治體系的質疑等等。
      
  •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是和杜拉斯的《情人》一起被送過來的,這一單子的完成完全是出于王二的描述,來自于一只特立獨行的豬。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是全著的第一個懸疑推理故事。昨日傍晚閱半,今下午閱畢。如果寫影評,出現在文中的劇透內容一定會比正式的影評內容冗長得多。而著作可以相對地壓縮含量,增幅自己的所感所悟。與廣為人傳的福爾摩斯系列推理著作相比,文中的懸疑並非那麼驚深,有板有眼的人物形象刻畫和下功夫的周圍環境描寫是我所能講的本著的最大特點。
       一起偶然發現的弒警槍擊案引出整一套故事,一位位身份鮮明的要員先後亮相,人物並非多樣復雜,情節線索也不需轉太大的彎子,即通讀一遍即可明白來由。就像大多數國內武俠劇中經常出現的情節,驚天黑暗中隱藏著歷史色彩的陳年舊事,一次打賭或是享守約定。法官的角色整整延續了四十年,仍舊沒有發揮他本有的職能,無依無據,乃不能也。而體虛病危的身體已容不下他再等更多的時間。老熟人歸來,這是他僅剩的唯一機會。前劊子手辦案出眾,警局里百里挑一,沿著法官從前走行的道路繼續向前行進。施密特死在車中這一消息不知對貝爾拉赫產生了多大的打擊,就此放棄不是優秀警員的習慣。他選擇利用身邊的一只野獸來完成未完成的任務,就是這麼簡單。只需要不斷地刺激、強化嗜血的獸,效果絲毫不亞于前劊子手。一個一個的局是老法官設下的陷阱,犯事的錢茨由于本身的欲望及弱點鑽進無聲的套筒,與那未審判的獸相斗。
       一場槍戰了解完所有的血案,在老法官生命里程的最後一年前,結束四十年的恩怨。
      
  •        一篇被王小波以“完美”來形容的小說。的確如此。情節出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敘事冷靜精確,以偵探小說的形式表現出多層次的主題,對人性的拷問,對政治和法律的博弈,對違法的正義的描寫令人深思。從某種程度上說,探長貝爾拉赫自己既是“法官”又是罪犯。因為他在無法用法律手段(缺乏證據)抓住罪犯的情況下,選擇了另一個罪犯做“劊子手”,即以超凡的智慧讓兩個罪犯自相殘殺。但是我們知道,雖然他這麼做是違法,但卻是正義的。貝爾拉赫頗似中國的俠士,他的行為與西方社會認為“程序正義”比“實質正義”重要的傳統恰恰相反。
  •       《法官和他的劊子手》構思很精妙
      《嫌疑》寫得比較牽強,特別是結局
      《諾言》看得我很激動,向馬泰依致敬
      《司法》有點用力過度,太想說深奧,結果晦澀了
  •       其實這是一個偵探小說︰)但我保證,看完之後,你會愛上那里面的一些人的!我的是很早的一個版本了,群眾出版社出的,里面有同一系列的幾篇︰“嫌疑”“諾言”“司法”,以及“法官和他的劊子手”。我很愛看,希望你也喜歡。
      
      
      
      
  •       開始,讀王小波雜文時,知道有這本書。王小波這麼寫到︰“據說迪倫馬特寫《法官和他的劊子手》也寫了很多年,寫完以後說︰今後再也不能這樣寫小說了。這說明他也這樣寫過。一個人不可能在每篇作品里做到完美,但是完美當然是最好的。”
      
      看完這段話,好幾年後。我才在學校的圖書館里。在一堆書里,找到了它,那感覺,好像找到自己失蹤多年的兒子。(呵呵本人單身,只是比喻)。但是我沒有馬上借閱。這個時候也正是我一段精神危機的時候。過了很久,我才慢慢的緩過來。
      
       我還記得看這本書,是在305教室里。頭頂上的風扇不停的轉。我最討厭風扇了。四個故事中,第一個故事讀的很快,感覺還可以。但是沒有那種被一棒打暈的感覺。緊接著是第二個故事,當看到老偵探被抓到醫院,內萊與老偵探對話的時候,我知道,我已經被震撼了。那種敘述,是我從來不曾見過的。其實與其說這是一本偵探小說,不如說這是本哲理小說,是關于信仰和存在的。給我印象深刻的還有,老偵探的朋友回憶內萊的一段往事,在一個血色殘陽的時間里,一個人突然被扎傷氣管,內萊給這個人做氣管切開手術,臉上那種詭異的表情。那雙充滿復雜內容的眼楮……
      
       值得一提的是,這本書的譯文真的太好了。我不懂德語,但是絕對是絕佳的中文。那些細節的描寫,風景的刻畫。翻譯的絕對傳神。我還能記得,當我合上最後一頁書時。作者意味深長的那句話,現在是凌晨,我第一次看見獵戶星座,可是他在追捕誰呢?
      
  •         又重新把這本書翻了出來。雖然只是大略看了一下,仍給我相當的震憾。
        
        前半部分遵循偵探小說基本套路,從法官的得力手下被殺到倫茨管參與調查,然後被獵狗襲擊。至此案件仍處于迷霧之中。到了後半段進程急轉直下,其中穿插了法官險遭暗算等驚險情節,最後倫茨殺死了凶手。
        
        但事實上整個故事並不是單純的那麼回事。法官是故事的主角,有著絕對的自我,完全不受道德約束。堅信自身即是正義,他把他的徒弟當作掃除障礙的工具。絕對沉靜,隱忍不發,算無遺策。他的對面是犯罪暴徒,有罪者。法官與有罪者之間是判與罰的關系。他肆無忌憚,大膽狡詐,凌駕于法官之上。他始終沒有得到相對應的罰,但卻敵不過法官的棋高一著。
        
        因為法官還有劊子手。劊子手處于兩者之間,即處刑人,效力于法官,同時也為了滿足自己的貪婪和殺戮的本性。無論在哪個時代他都是可悲的。除掉了對手的法官已經不再需要他,而他則必須為犯下的罪過承擔後果,這是必然的因果律。于是兩個有罪者皆獲罪,雖然後者屬自我了段。
        
        在這里作者表達了罪即罰的觀點。法官游離于司法體系之外,直接作出宣判並干預執行,使有罪者伏法。小說不露聲色卻令人悚然而驚,法官的形象可說酷到了極點。
      
      
      
  •       人的理智不可避免地是有裂隙的。
      ——迪伦马特,《诺言》
      
      
      
      這部小說簡直潑水不進,你根本找不到它的任何破綻,因為它的目的本不在于證明偵探或罪犯思維和邏輯的嚴密,而是為了指出它們的局限。這部小說實際刻畫的對象是根本沒有破綻的,因為,“破綻”這個概念根本不適用于這個對象。這個對象的名字叫“偶然”。跟必然性一樣,它也是推動這個世界運行的規則,但是面對它,你不能問“為什麼”,因為答案永遠是“沒有為什麼”。面對它,你可能像小說中的H博士一樣坦然接受,也可能像馬泰伊中尉一樣意識到了自己行為的徒勞而精神崩潰,或者也可能因為人力在它面前的渺小而生出某種近似宗教體驗的敬畏之情。
      
      我很不能理解這篇小說為什麼也被群眾出版社收錄到了“世界偵探推理名著精選”中,因為在小說的開首,迪倫馬特就讓小說中的一個人物H博士暗示了這部作品正是一部“反偵探小說”︰在傳統偵探小說中,故事的發展通常是線性的,成功的邏輯推理使智慧的偵探發現真相,錯誤的邏輯推理使蹩腳的偵探誤入歧途,總之,犯罪者的行為和偵探采取的措施都以邏輯為依據。因此,不論最終案子能不能被破獲,它終究是人力,更確切地說,是人的邏輯推理能力的勝利︰不是大偵探智勝歹徒,就是犯罪者技高一籌。但是在《諾言》中,勝利的並不是人,而是“偶然”或者所謂“荒誕”。《諾言》中的偵探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調查真相,幾乎身敗名裂,但是真相卻同他擦身而過;即將落網的歹徒卻因為偶然的事故而逃避了人間法庭的判決。在這部小說中,迪倫馬特刻畫了邏輯推理的威力,卻讓它最終敗給了“偶然”,因為這個世界畢竟並不完全依據我們的理性運行,它自有法則,在它面前我們無能為力。因此,傳統偵探小說彰顯的通常是人力,而《諾言》突出的是世界的非邏輯性;傳統偵探小說帶有一種肯定“人”的力量的樂觀主義精神,而《諾言》使人在世界面前感到惶恐和自身的渺小。
      
      其實偶然性在人的行為上也是有體現的,這一點迪倫馬特也寫進了他的書里,因此這部小說便格外全面。跟世界的運行一樣,人的行為也不僅僅受到可以解釋的邏輯或者理性的支配,感情反應就是人在特定時間、特定情境下做出的特定反應,可能無法重現也不能清楚解釋。根據偵探小說家的理性原則,H博士虛構了兩個“合理”的故事結尾(當然,根據排除了偶然性的偵探小說原則,真正凶手的身份當然得在“合理”的結尾中被偵探們揭露出來)。其中一個理想化的故事結尾如下︰馬泰伊對自己用作“誘餌”的小朋友產生了感情,在關鍵時刻,他不讓她跟凶手正面接觸,而是用其他安全的辦法捉住了壞人。這樣一來,馬泰伊的思維或者行為就是一貫的︰他留下追凶是因為在登機時看到了孩子,為了保護他們免遭尚未落網的凶手的傷害,他毅然決定留在瑞士追查凶手;他保護自己的“誘餌”也是出于人道主義精神或者說“父愛”。但是事實不是這樣。在非偵探小說的版本里,馬泰伊完全不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他幾乎任由自己的“誘餌”涉險,以她的性命為代價追蹤自己的獵物。誰也說不清,他到底是因為在機場看到了孩子而留下,還是他只是為了自己受到挑戰的職業能力而留下,或者說,假如他在機場沒看到孩子,他的人道主義精神還能不能被激發?可惜,這不是偵探小說,因此,這個人物是復雜的,復雜到我們很難看清他的真正動機,不能預知他的哪種欲求會在哪個特定時刻因為哪個原因佔了上風,導致了他的行為。比如我們不知道對第三個受害者的母親許下的諾言在什麼程度上影響了馬泰伊日後的行為。
      
      对一个暴露在我们面前的侦探的心理的解读已经如此困难,更何况是一个神秘的连环杀手。马泰伊已经知道了凶手的动机和挑选受害者的模式,他唯一不知道的是凶手会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寻找受害者。为了将这种偶然性变成必然性,他在凶手的行动区域内设置了一个诱饵。这原本是一个比较严密的计划,但是谁也不能说它没有破绽。第一,凶手很可能故意或偶然地改变作案区域;第二,马泰伊的身份可能被凶手识破。这两种可能性本身就会对马塔伊的计划造成巨大打击。但是更不可理喻的偶然情况发生了:正当上述两种可能性都没有变成现实,正当警方认为抓住凶手只是时间问题,“理应”出现的凶手却人间蒸发了。假如凶手只是就此愚弄了侦探,那么这个故事还仍旧属于传统的侦探小说范畴,但是迪伦马特毕竟不是侦探小说家,在他的故事里,凶手不出现的理由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解释不了的:他在去杀人的路上撞车死了——这个按照传统的侦探小说标准显得非常不合理的结尾却恰恰被迪伦马特用来描绘这个世界本身具备的荒诞性。当然,马泰伊和警察们是不会知道这一点的。从此,马泰伊就像望夫石一样痴心地守候这个再也不可能出现的罪犯,直到耗尽自己的生命和理智。在这场逻辑性和偶然性、人的理性和世界的复杂性的大战中,作为前者的代表的马泰伊中尉失败了。他的行为没有对事件的最终走向产生任何他想施加的影响。在这个意义上说,迪伦马特写下了一个充满悲剧性的故事。正如格列佛在《嫌疑》中表示的,他救得了贝尔拉赫一个人,却救不了整个世界;就像《罗慕路斯大帝》的同名主角可以审判罗马并促使它灭亡,却不能阻挡日耳曼民族成为新的罗马式的统治者;就像《物理学家》的同名主角在选择了隐藏他的科学发现、企图拯救世界之后仍旧落入了野心家的手中,没能阻止世界走向毁灭:迪伦马特笔下的人物虽然尽了人事,却终究得服从天命,而且往往是负面的天命。这样的结局使他的人物显得既伟大又可笑,也让读者感到了自身的无力。
  •       《嫌疑》的開頭要多引人入勝就有多引人入勝,但是讀到後面你就會發現它跟偵探小說沒有任何關系。在最後10頁,排山倒海般的絕望感朝我涌來,艾門貝格的“權利”宣言壓倒了女醫生的“黨性”,壓倒了貝爾拉赫的“正義”,似乎整個世界都要屈服于他的手術刀下。艾門貝格正是“毀滅”的象征,不似《法官與他的劊子手》中的加斯特曼,艾門貝格的罪惡不具備游戲的性質,也不會給對手任何機會。他將“希望”作為自己的誘餌,讓人們由于自己的軟弱自願受到他的折磨。他也向貝爾拉赫揮動了自己的誘餌,讓後者談談自己的信仰,但是貝爾拉赫沉默了,有什麼好說呢,說出來也只是承受折辱、諦听“說教”,垂死的人最終還是保持了自己的尊嚴,沒有在魔鬼的面前變成笑話。
      
      在这个故事中,贝尔拉赫还是那样冲动,第一次见面就跟艾门贝格摊牌,但是他没有料到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假如这还叫人的话),这个人的身边又有哪些人帮助他进行他的“事业”,他们统统都是彻底绝望者,因此为了上帝工作还是为了魔鬼工作对他们而言根本是无所谓的事情。当贝尔拉赫成为瓮中之鳖时,我想,他的运气都在上一部小说中用光了,但这反而让我觉得难受,我破天荒地希望情节不要“合理”,希望“坏人”露出最愚蠢的破绽——因为贝尔拉赫跟艾门贝格的斗争已不单是一个探长和一个犯人的斗争,而成了坚信正义者和为所欲为者的斗争,他们的斗争的结果寄托了我们的理想。但事实是,贝尔拉赫在这场交锋中始终落在下风。因为归根结底,体制内的人不能不循规蹈矩,不可能像无所顾忌的恶魔一样使出种种极端手段。因此两段关乎“嫌疑”的情节便格外值得人玩味:小说的开头,贝尔拉赫在同洪格尔托贝尔医生的对话中发现了艾门贝格的“嫌疑”,而在小说的尾声,被艾门格尔判处死刑的贝尔拉赫却虚弱而徒劳地试图在这个杀人魔王面前洗脱洪格尔托贝尔的“嫌疑”,努力为自己的朋友争取一条活路。在这里,正义的代言人向魔王苦苦哀求,后者却看穿了他的全部企图,完全不为所动。
      
      假如迪倫馬特真的允許艾門貝格成功,那麼這部小說就會成為我見過的最悲觀的小說。因此最終格列佛還是救了貝爾拉赫,用自己的權利處決了艾門貝格。但是格列佛的成功在我看來倒是並不僥幸,因為他“不是一個人”,他的身上背負了六百萬人的血債,因此艾門貝格不是輸給了這個叫做格列佛的傷痕累累的猶太判官,而是輸給了整個猶太民族。艾門貝格的武器是他完全欠缺的人性和可怕的算計,格列佛的武器是猶太民族歷史上的所有苦難。作為中立的公義者的貝爾拉赫這次無能為力,但是受害者們要宣布和執行自己莊嚴的判決。
  •       這本書被放進世界偵探驚險名著文庫,實在是個失誤。這就像把《情人》放進愛情小說文庫,把《百年孤獨》放進科幻小說文庫一樣,讓人啼笑皆非。可惜它實在不甚有名,所以也就沒什麼人會因此啼笑皆非了。
      但這並不是說它不如它們寫得好。作為偵探小說而言,它也許不那麼扣人心弦,不那麼跌宕起伏。想來抱著看《福爾摩斯探案集》心態的人,多少都會對他有些失望。
      但從嚴肅小說的角度來看,你卻實在不能錯過它。
  •     很想問一下貝爾拉赫探長的故事一共有幾部?
  •     寫的真好,獲益匪淺
  •     這個故事看完後的確讓人覺得無力又荒誕。但也許這是更加契合真實世界的故事。所以看完以後我把書合上,希望自己能夠離開一陣再去消化下一篇故事。
  •     他真干了!
  •     這篇書評寫得好
  •     我覺得這篇的結局挺牽強的
  •     我有同感,覺得迪倫馬特只是為了“政治正確”才讓壞人得到了懲罰。可能納粹問題對于那一代德語作家來說實在太敏感,就算悲觀如迪倫馬特,也不能在自己的作品中讓納粹逍遙法外。但是這樣一來,結局牽強不說,也有點自行削弱作品深度的意思。
  •     但如果探長死了,那就更杯具了。因為探長是“自投羅網”,那麼正義的化身的探長對于魔王的失敗,就真的讓人絕望了。
  •     同意2樓意見,結局確實牽強,為了政治需要改動結局。而且,通書推理極弱。
  •     我看到王小波提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