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希望.愛

信仰.希望.愛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6
出版社:中國書店
作者:唐娜·凡里尔
页数:312
译者:陳波 高玉靜 徐娟
书名:信仰.希望.愛
封面图片
信仰.希望.愛

内容概要
  《聖誕三部曲︰信仰·希望·愛》是三個有關愛、希望和信仰的故事。  這三個故事看起來淺顯、平常,卻具有溫暖人心的力量,並值得我們去深刻領悟︰在這個世界上,愛才是最為珍貴的信仰,有了這個信仰的人生,才能時刻充滿美好的希望。  《聖誕舞鞋》的故事是︰8歲的內森想為身患癌癥的媽媽買一雙舞鞋作為聖誕禮物,但在挑選好準備付款時卻發現自己的錢不夠。正在購買禮物的羅伯特幫助內森實現了心中的願望。  《心靈奇跡》的故事是︰內森的母親因癌癥過世,已是醫學系學生的他在一位因先天性心髒缺陷而永遠無法成為跑步冠軍的女孩幫助內森度過了人生最黑暗的時期。  《聖誕希望》的故事是︰帕蒂與丈夫馬克的婚姻觸礁。這時,一個9歲女孩艾米麗闖進了他們的生活。乖巧的艾米麗使帕蒂和馬克重新找回愛情,破鏡重圓。  在這樣一個關愛和信仰缺失的年代,就讓我們一起去體味唐娜o凡里爾送給我們的最溫馨的感動吧。
作者简介
  唐娜·凡里爾,美國《紐約時報》的暢銷書作家。她的《聖誕舞鞋》和《聖誕祝福》成為了鼓舞人心的節日小說的經典,並被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改編成電影。
书籍目录
第一部 聖誕舞鞋開場白 有些人在他們的一生當中,忽視了每天都在發生的那些微小的奇跡。這些奇跡源自于上帝從天堂送出的小小的祝福。序 幕 每個人都在期待著自動點唱機里平·克勞斯貝的那首《White Christmas》所描繪的白色聖誕節。第一章 我們不敢小聲地禱告,也不敢自由地表達內心的痛楚,因為我們身上的某種東西已經死了。那死去的就是希望。第二章 我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對他人的關愛才是真正的藝術。第三章 人類生下來就是破碎的,要靠修補自己來生活,而上帝的恩典就是膠水。第四章 生活是在不斷向前推進的,只有回顧才能理解它。第五章 信心,指的不是對事情的完全掌握, 而是指在看不到前途的時候仍然從容不迫地向自己作出承諾。第六章 每一件偶然發生的事情,不論大小,都是上帝告訴我們的寓言,而生活的藝術就是領會其中的含義。第七章 我們沒有必要懷疑上帝不會為我們全力付出;我們想知道竭盡全力會有多難。第八章 死亡的力量是有限的,它無法抹掉記憶,也不能扼殺愛情,它能做到的僅僅是將我們分開一會兒,僅此而已。尾 聲 于是我把獻給我媽媽的聖誕花拿了一束來,擺在了這個墓碑前的鞋子旁邊。後 記 第二部 心靈奇跡序 幕 第一章 一切都在變化,這些變化都是值得人們去思考的奇跡,而這些奇跡每時每刻都在發生。第二章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第三章 大多數人賽跑是為了看誰跑得最快,而我是看誰最有勇氣。第四章 當我們做出生命中重要決定的時候,不會有號聲吹響命運是在冥冥之中注定的。第五章 我們生命中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不同尋常的。第六章 生活中最大的幸福是堅信有人愛我們。目 錄第七章 世界上最好、最美麗的東西看不見也摸不著,要靠心靈去感受。第八章 希望——正如信仰一樣,如果失去勇氣將毫無意義如果不顯荒謬也將一文不值。第九章 奇跡嘛——朋友——是制造信仰的事件。第十章 只有為他人而生活的生命才是值得的。第十一章 當我生命即將結束的時候, 希望能夠站在上帝面前對他說︰“我把你賜給我的一切都用盡了。”第十二章 盡管在所有的地方愛總是與悲傷共存,但是愛卻可能因此而變得更加偉大。第十三章 每一次經歷都讓你獲得力量、勇氣和自信,而你也將因此不再害怕 必須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第十四章 哪里有真愛存在,哪里就有奇跡。尾 聲 第三部 聖誕希望序 幕 孩子是神的門徒,奉差遣,一天又一天,宣揚愛、希望與和平。第一章 如果你失去希望,你便失去了不顧一切仍勇往直前的品質。所以,直到今天,我仍心懷夢想。第二章 只有你會放棄希望,希望永遠不會放棄你。第三章 我們不得不通過為他人工作、勞動,通過對他物絕望,才能走進絕望,進而超越絕望。第四章 希望並非是說確信一切發展都是好的,而是堅信無論發生什麼, 總會存在某種有意義的東西。第五章 你不可能幫助到所有的人,但是你能幫助一小部分,而那正是上帝讓你負責的那部分。目 錄第六章 世間萬物皆有裂痕,如此光亮才能照進。第七章 上帝的希望不是給予那些輕言放棄的人,而是賜予那些勇往直前的人。第八章 希望,就是上帝寫在每個人額頭上的話語。第九章 希望與憂慮密不可分。第十章 希望遲遲不來,讓人心慌意亂;夢想一旦實現,生機喜悅不斷。後記

章节摘录
  做了29年的教师之后,多丽斯已经习惯了去面对那些意料之外的事情。有时,情况在别人看来是一片混乱的,而她却能从中发现机会。当校长通过教室里的广播宣布提前放假时,多丽斯正绞尽脑汁地要给她的学生们在通常的拼写和数学作业之外,再布置一个既有趣又新鲜的任务。比如,“白雪覆盖下的花儿们在想些什么呢”,或者“鸟儿们是什么时候打算往南飞的呢”。虽然这些任务很简单——但是却激发了学生们的想象力,也为她的剪贴簿里填满了精彩的回忆。  在最近的几年里,多丽斯已经在考虑退休的问题了。但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总是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于是也就这样一直到了现在。最近,她告诉校长,今年将是她教的最后一个学年了。她的丈夫4年前就从邮局退休了,他非常希望能和多丽斯一起开着新买的房车到处转转。他还在车子的备用轮胎罩上用油漆喷上了蓝色和粉色的“赫伯和多丽斯”。今年冬天这里也许一直都会是冰天雪地,而西南部的暖冬对她来说就更有吸引力了。  多丽斯从不明显地表露出自己的偏心,但每年班里都有一个小孩会博得她的偏爱。而在1985年,那个小孩就是内森·安德鲁斯。内森是个很安静的孩子,而且很善于反省自己。他有着浅棕色的头发和一双明亮的蓝眼睛,脸上时常会露出腼腆的微笑。多丽斯发现,内森这种温和的性格让他不会像其他孩子那样富于激情。就像前两年她在学校里看到的那样,其他的学生会跑到她面前说,“帕特森太太,查理打喷嚏时把鼻涕弄到我头上了”,或者,“帕特森太太,雅各布用唾沫打湿了纸团扔我”。而内森则会走到她的桌子旁,并不用大声地喊叫来引起她的注意,只是轻声说:“你好,帕特森太太。”然后就耐心地等着她把注意力转向他。与她班上其他25个性格活跃的8岁大的孩子们相比,内森这种谨慎而严肃的性格却显得有点忧郁了,这和他的年龄是极不相称的。  她的一些同事认为,穷人家的孩子不容易教,也不太守纪律。而且跟来自中上流家庭的孩子相比,他们总是闹喳喳的。多丽斯则并不这么认为,她知道内森的家庭并不富裕,他爸爸杰克·安德鲁斯在本地的一家汽车修理店工作。听别人说,他们家都有些入不敷出了。然而,在多丽斯当老师的这么多年里,内森是她见过的最有礼貌的孩子了。多丽斯发现,造就一个性格善良、有教养的孩子,并不取决于一个家庭人数的多少、收入的高低,而是要看这个家庭是否充满了关爱。  内森的妈妈麦琪·安德鲁斯在秋天的时候还经常自愿到学校来帮忙。她就曾经到多丽斯的教室里来帮过忙:为数学课剪裁一些图形和数字,辅导那些发音有问题的学生,或者帮忙往公告牌上贴纸做的花和树。每当看到妈妈来到教室帮忙,内森就会露出自豪的笑容。可是,多丽斯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有见到他妈妈了。  一天,内森的爸爸到学校来告诉多丽斯,麦琪得了重病,是癌症,而且医生估计情况不会太好。难怪内森经常会有些心神不宁呢。他还太小,也许还不能完全明白现在的情况,甚至还不知道他妈妈就要永远离开他了。但有些时候,多丽斯还是能从这个孩子的眼神里看到那种极度的悲伤。  在多丽斯才20岁的时候,她的妈妈也是因为癌症去世的,这件事给她带来的伤痛至今都难以抹去。那个小男孩用橡皮擦作业本时,不小心擦了个破洞,他用手背抹平了擦破的地方,又继续做他的作业。看到这些,多丽斯的心都碎了。在她以往的教学过程中,还从来没有哪个学生失去父亲或母亲。她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好。以前要是有哪个小孩失去了心爱的宠物或者其他远亲时,她都会给他们一个温柔的拥抱,或者给他们安排额外的游戏时间,即使这么做并不一定很合适。她依然记得,在妈妈去世后她就在想,与其让别人说些老套的出于同情的好话,还不如他们什么都不说。多丽斯认为,宁静是自己能够提供的最好的礼物了。看到这个小男孩艰难地转动着削笔器的把手来削铅笔,一阵剧痛又涌上了多丽斯的心头。她默默地祈祷,希望上帝能够降临到这个小男孩的身边,将他紧紧地搂在怀里。  我砰地一下挂上了办公室的电话。为了打个电话,我都试了无数次了,可听筒里传来的总是忙音。每天的时间总是不够用,而我也觉得自己越来越缺少耐心了。“谁来告诉我这新装的电话该怎么用?”我朝着办公室门外的秘书大声喊道。  格温·斯特蒂文特赶紧跑来帮我,她做我的秘书已经10年了。  “首先,确定你选择了一条没有被占用的线路。”她解释说。  “我知道这个!”我怒气冲冲地说,“我都38岁了,我知道该怎么使用电话。可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在我要打电话的时候听到的总是让人讨厌的忙音!”  “在拨号之前,你得先等到听见一个提示声,然后再输入清单上为你的当事人设置的编号。”格温平静地为我演示着。  在我刚进入这家律师事务所的时候,话费账单、电费账单和办公费用都是从事务所的总收入中支付的。而现在,所有的东西——传真机、复印机、办公电话——全都有了编号。只要有人能想得出来,我的寻呼机肯定也会被编上个号码。现在,连打电话这样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也会把人弄得异常沮丧。而事务所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在给各个当事人报账单时把所花的每一分钱都列出来。  “你只要帮我接通道格·克伦肖的电话就行了!”我抱怨道。  我已经在“马修斯、威廉姆斯和赫斯特”律师事务所待了13年了。像很多年轻的律师一样,我刚来时也是一个充满热情的、天真乐观的法律学院毕业生。当时我们的事务所还比较小,就6个律师,但所处的位置非常好,离我妈妈的家只有几英里远。我父亲已经在5年前忠心脏病去世了,我就想搬得离我妈妈近一些。这样,在她需要帮助时,我可以随时照看她。而且,那里离我妻子凯特的家也只有3小时的车程,所以当我获得了这个工作时,她也高兴得不得了。  我在事务所的第一天是在一次会议中度过的。这种会议持续了13年:有时是跟当事人一起开会,有时是跟其他律师一起,有时是跟事务所的合伙人,有时是跟秘书们,有时是跟律师的助手们,有时是在午餐时间开会,有时则是通过电话来开会。我那原本希望在法庭上凭自己非凡的口才博得阵阵惊叹的幻想,也随着我桌上那些事务所合伙人送来的破产案材料的不断变换而渐渐消失了。一开始我并不介意这样的工作,而且还觉得这很有挑战性,也很有趣。在帮助小企业主和公司清理资产时,可以看着文件上那么多后面带有一长串“0”的数字逐渐减少,最后变成了一个大鸭蛋。几年后,我在事务所的身份不知不觉地由“那个帮忙做破产案件的律师”变成了“做破产案件的律师”。从最初的失望中恢复过来之后,我接受了自己成为才华横溢的法庭辩手美梦破灭的事实(在破产案件中,只需要一如既往地在法庭上提供简明的事实就可以了,从来用不上我所幻想的那种言辞激烈地提起诉讼的技巧)。为了给合伙人留下好印象,我专心致志于那些破产案件的材料中。我在事务所的地位已经确立了,而且正在集中精力争取每个年轻的法学学生都渴望达到的目标:仅用7年就成为合伙人。  我发现,一旦自己专心于某项工作,并且坚持不懈地为之努力,各方面的情况就会按照我所计划的那样运转。即使在我的婚姻方面,也是如此。  在法律学院学习的最后一年里,我遇到了凯特·艾博特。自从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被深深地迷住了。她当时搬到了我住的公寓附近,我是跟另外5个室友一起住在那间小公寓里的。我的父母为我提供了学费和买书的钱,而我需要打零工来挣饭钱、房租和买衣服的钱,再买一辆我买得起的车。那些日子里的三餐都是由意大利通心粉、奶酪和方便面组成的,偶尔还有附近汉堡店那一美元5个的特价汉堡包。我仅有的一套西装是父母为我大学毕业而买的,我还有3条牛仔裤、几件破旧的运动衫、两件掉了扣子的衬衣、一双平底鞋(其中一只的鞋底破了个洞)和一双旧的跑鞋。还好室友们的衣服跟我的也都差不多,要不然我就会觉得自己的衣服太寒酸了。  我初次见到凯特的时候,她正在从租来的卡车上往下搬箱子和旧家具。我开始找机会结识她,在结识她之后,我又想方设法要和她结婚。她有着乌黑光亮的头发,非常可爱。她哈哈大笑时,空气中就好象弥漫着某种美妙的音乐。在我完成法律学院学业的一个星期之后,我们终于结婚了。  像大多数刚毕业的法学学生一样,我也很穷困,而且还欠了债。在我找工作期间,凯特在本地一家小医院的市场部工作。尽管她的薪水很少,但还够支付我们那只有一间卧室的小公寓的租金、为我们那辆破旧的普利茅斯轿车加油,并且偶尔换一下火花塞。我们都明白我们还要辛苦好几年,而一旦我的事业获得成功,我们就会过得很舒服了。  随着我在“马修斯、威廉姆斯和赫斯特”律师事务所地位的确立,金钱也开始滚滚而来。凯特认为,我们可以仍旧待在这间小公寓里,或者搬到一个小公寓楼里住上几年,这样我们就可以为将来存一些钱。我并不同意这样,我们可不能在狭小的住处招待我的同事们,而且房间里还放着从我们父母那里拿来的、或是从旧货市场买来的破旧家具。不管你喜不喜欢,作为一个优秀的律师,你就是需要与之相配的东西。而我觉得,这种要求已经延伸到我们家了。  我们在附近一个很有名的地方买了一套大房子,而且在里面摆满了家具。我那些破旧的衣物很快就换成了崭新笔挺的Polo牌衬衣、哈特·马克斯牌的西装和强斯顿一默菲牌的鞋子。我考虑到那辆普利茅斯轿车已经不符合凯特的身份了,于是就以500美元把它卖了,然后给她买了一辆被她称作是“没有个性”的二手沃尔沃小轿车。我们那间可以放得下两辆车的车库里,还停放着我新买的宝马轿车。  ……


下载链接

信仰.希望.愛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