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吧!劍(上)

燃燒吧!劍(上)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0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作者:(日)司馬遼太郎
页数:360
译者:計麗屏
书名:燃燒吧!劍(上)
封面图片
燃燒吧!劍(上)

内容概要
  《燃燒吧!劍(上)》呈現給讀者的是幕府末期生于劍、又死于劍的武士、新選組副長土方歲三頑強好勝的一生。正是這位武州石田村的平民之子,曾被人喚作“刺兒頭阿歲”的他,憑借其天生好斗的性格和創建組織的才能,把原本不過是聚集了浪士及平民的新選組建成了當時最強大的一個團體,並在日本歷史上掀起了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波瀾。本書與《龍馬風雲錄》一起,被推為表現幕府末期這段歷史最具代表性的長篇佳作。
作者简介
  司馬遼太郎,(1923∼1996年),日本歷史小說家。生于大阪。原名福田定一,其筆名乃取自“遠不及司馬遷之太郎”之意。1943年畢業于大阪外語學院蒙語系,1946年入京都新日本新聞社,麗年後任產經新聞社記者,同時發表作品。1961年開始專業作家的生活。司馬的小說,把歷史上推動生產力向前發展的人物放在革新與守舊勢力尖銳斗爭的環境中,從各方面來歌頌他們的“勵精圖治”和“文治武功”。多卷本歷史小說代表作《龍馬行進》,敘述十九世紀六十年代明治維新從醞釀到勝利的全過程,反映了封建社會沒落時期的黑暗政治以及錯綜復雜的階級矛盾和斗爭,贊揚進步階層的反抗精神和變革願望。司馬善于以歷史事件構成波瀾壯闊的藝術畫面,並采用多線索推進的寫法,敘述長達數十年的歷史,前因後果比較清晰。在他的小說中,經常以冷靜、理性的歷史觀來審查主觀的、非理性的意識形態。因此,有人稱他的歷史小說為“非意識形態”的歷史小說。司馬遼太郎一生的作品無數,而且37歲之後,幾乎年年礙獎,宛如為他的作品設獎似的。70歲時獲頒代表日本人最高榮譽的文化勛章。

章节摘录
黑暗祭  “阿歲”。  這是沒有旁人時新選組局長近藤勇對副長土方歲三的稱呼。  “那小子咋處理?”  在沒有旁人時商量如何處置囚犯的事情,他們倆會自然而然地說家鄉武川多摩的地方話。  近藤勇是上石原人,土方歲三是石田村人,這兩地均在甲州公路沿線,相距不足三里[注一]。又都是農村,入夏後蝮蛇便會在草叢中游來游去。  那麼被新選組局長近藤勇稱為阿歲的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呢?  阿歲大名叫歲三,是石田村農民喜六最小的弟弟。他的人生發生重大轉折是在安正四年[注二]的初夏,剛過完立春後的第八十八天,也是蝮蛇開始出動的季節。  這一年的這個時節比以往任何一年熱得都早。  一天傍晚,歲三出了村莊,上了甲州公路,腳步匆匆地朝兩里半開外的武藏府中走去。  他身上的和服下擺高高卷起。  此人高個子,寬肩膀,虎背熊腰,步履穩健。從背後看,不折不扣一個諳熟劍法的劍客。  他的頭上扎著一條藏青色的超大頭巾,頭巾的一角瀟灑地垂掛在胸前。  如此的打扮實在很帥氣。  這是一個連扎一條頭巾都要花上一番心思的男人。  從外貌上看,首先會注意到他的發髻與眾不同。作為一個農家子弟,發髻本該像其他人一樣簡單大方。可這位男子卻別出心裁,自己設計了一個很特別的發型,與武士的發髻頗多相似之處。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  名主佐藤彥五郎看到他這個奇怪的發髻,曾多次提醒他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可歲三很不以為然,他總是低垂著眼簾,嘴角掛著一絲微笑,回應道︰  “那又怎麼啦?反正早晚我會當上武士的。”  不管別人怎麼看,他堅持不改自己獨特的發型。只是此後頭上多了一條藏青色的頭巾。村里的人因此沒少在背後說三道四。他們議論歲三說︰  “阿歲這小子真沒治了。”  而佐藤因為和歲三家有姻親關系,後來對歲三的奇異裝束也就睜一眼閉一眼,不再過問了。  不過,歲三身上最引人側目的還不是頭巾,而是頭巾下面炯炯有神的雙眸。這是一雙細長的鳳眼,但凡見過他的女人都說他的眼楮“很清涼”,而村里的男人卻是這樣評價他的眼楮的︰  “看阿歲這小子的眼楮,真不知道他會干出什麼事兒來。”  的確,這個男人心里在想些什麼,旁人很難猜得出來,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此時,他正行走在甲州公路上,看上去身上好像只穿了一件和服,可是你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和服下面其實還有一身柔道裝束呢。  快要出鎮的時候,他迎面踫上一個從田間回來的熟人。  “阿歲,你這是去哪兒啊?”  歲三听見了他的招呼聲,卻未加理睬,只是自顧自地繼續往前趕路。畢竟他不能告訴人家說自己是去找女人的。  今天晚上,府中的六社明神內有一個祭祀活動,這種祭祀也叫黑暗祭。  歲三這次參加黑暗祭是有備而去的。他準備在祭祀活動上物色一位心儀的女子,在祭祀開始後趁著夜色把她按倒在地和她做一夜夫妻。到時候,他會脫下身上的和服鋪在地上,讓女人躺在上面以免被夜間的露水弄濕身子。而穿在里面的柔道服則是為了預防萬一。他擔心萬一有別的男人和他爭同一個女人,難免會起爭執,那時柔道服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但是我們不能因此說歲三就是一個壞人。  真正邪惡的,是這樣的一種祭祀形式。  這一天夜里,前去府中參加祭祀活動的人當中,不僅有來自府中周邊的人,也有來自三多摩各村的人,甚至還有不顧路途遙遠,從江戶[注三]趕來的人。他們都是為了參加黑暗祭而特意來此的。  祭祀活動開始後,所有燈火將一齊熄滅,周圍霎時將只剩下一片黑暗。這時男人和女人都會變成原始人,男人隨手拉過一個異性就可以通奸。  過了下谷保,手提燈籠向府中六社明神方向走去的人一下子多了起來。  在江戶方向的上空,月亮已經悄然升上中天。  月光下,男男女女一律左手拎著燈籠右手拿著竹竿,在竹竿擊地的敲擊聲中前進。此時正是蝮蛇猖獗的季節,所以他們手中的竹竿有一頭被劈成了兩半。用這樣的竹竿敲打路面,可以嚇跑蝮蛇。  歲三的手中也拿著一根竹竿,只是他的竹竿很有些與眾不同。原來在出發前,他對竹竿進行了改造。他掏空竹節,往里面灌滿了鉛。所以他的竹竿異常沉重,簡直就是一根鐵棍。  這根竹竿與其說是用來嚇唬蝮蛇的,不如說它更適合用來嚇唬人。  “石田村的刺兒頭”。  這是鄰近地區的人們在背後對歲三的評價。意思是說這是一個招惹不得的家伙,是一根一踫就會扎人的刺。刺兒頭這個詞專指脾氣暴躁、動輒動粗的人。現在神戶一帶依然有人用這個詞來稱謂不良青少年,所以當時很可能在各諸侯國都有這種說法。  歲三到達府中的時候,已經快到戌時了。  府中鎮上的屋檐下,掛滿了地口紙燈籠和深紅色燈籠,參拜路二丁的街樹櫸木上也掛著一盞盞燈籠,亮如白晝。  可以說這是女人的晚上。  歲三邊走邊物色能令他滿意的女人。路上遇到幾個帶著女兒或妻子前來參加祭祀活動的同村人。他們很熱情,見到歲三就拉著他的袖子跟他打招呼。而歲三每當此時,卻總是露出惡狠狠的眼神,一甩手,說聲︰  “松手!”  歲三在私情方面,有一種常人難以理解的羞恥感。他從來沒有和同村的女人有過露水姻緣。因為他害怕和同村人發生關系,遲早會傳出去的。  “阿歲這人太死板。”  這是人們對他在男女關系問題上的評價。而歲三又極度恐懼因私情而被人說三道四。  沒有理由。  只是一種怪癖。  “阿歲是只貓!”  有人這樣形容他。的確,相比較而言,狗是一種行為不知羞恥、不顧場合、非常露骨的動物,而貓卻從來不會讓人知道自己的情事。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在男女關系問題上歲三的確顯得非常的與眾不同,同時他多少還有點像那種夜間出沒的、獨行且可怕的野獸。  實際上,歲三不願意和同村女人交往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鄉下女人不能勾起他哪怕一絲絲的情欲。  “女人最重要的是身份!”  ……
编辑推荐
  人心蠢動的江戶時代,武士的命途該如何取舍?以血飼劍,誓同生死。起伏跌宕的風雲變幻,燦若星辰的武士情懷!   日本最受歡迎的國民作家司馬遼太郎的經典之作,五十年來長銷不衰;新選組主題的代表作品,中文簡體版首度出版;匯集傳統武士精神、義理人情、忍者奇觀與愛情故事,迥異于中國武俠的日本劍客文學世界!


下载链接

燃燒吧!劍(上)下載

评论与打分
  •     燃燒吧!劍(上)
  •     司馬從沒讓人失望過
  •     幕末小說
  •     燃燒吧!劍
  •     買來攢著,以後看
  •     值得一看的好書,推薦愛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