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步伐

小小步伐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3
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作者:路易斯·撒察尔
页数:253
译者:顧丹柯,錢 穎
书名:小小步伐
封面图片
小小步伐

内容概要
  问题少年胳肢窝从绿湖营基地接受完惩罚回来之后,一心只想回归平常的学生生活。  不想老天爷似乎不想让他过什么太平日子。于是某日他被好友X光鼓动。神使鬼差地一起跑去做了“黄牛”——倒卖当红小歌星的演唱会门票。  他们的本意只是想发笔小财,却没想到被卷入了“大人世界”的一场阴谋……  那么,究竟是谁倒了霉,谁又爱上了谁呢?
作者简介
  路易斯·撒察尔,生于1954年3月,美国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其代表包括《小小步伐》、《路边学校的故事》、《寻宝小子》等。撒察尔曾荣获美国国家图书奖(青少年类)和美国儿童文学的最高奖——纽伯瑞金奖。  获奖信息  一九九九年纽伯瑞金奖  一九九八年美国国家图书奖(青少年类)  全美图书馆协会青少年最佳图书  《纽约时报书评》年度值得关注儿童图书  《学校图书馆日报》年度最佳图书  《出版人周刊》年度值得关注儿童小说  《出版人周刊》最佳畅销书  入选纽约公共图书馆100种推荐书目

章节摘录
  第一章  胳肢窝又一次拿起了铁锨,不过这次他挣钱了,一小时七美元六十五美分。他在瑞恩克里克灌溉和环境美化公司工作。现在他正沿着奥斯丁市市长家的侧院挖一条沟。这位女市长的名字很怪,叫绮丽·雷恩。当铁锨穿过土层时,他很小心地尽量不碰坏草皮,一会儿可以把草皮放回原处。他的铁铲很短,长方形刀口,和他以前在绿湖营青少年劳教所用的不一样,那时他用的是五英尺长的尖角刀口铁锨。  汗珠从他带有瑞恩克里克标志的红色工作帽下冒出来,衬衫已经湿透了。但他绰号的由来却与这些无关。  这事情大约在三年以前,也就是他来绿湖营的第一个礼拜。他的手臂被蝎子蜇了一下,疼痛一直向上蹿,直到胳肢窝,就好像有根热辣辣的针在体内到处扭动。他不应该做的就是一直抱怨他的胳肢窝有多疼,最终疼痛是没了,但是“胳肢窝”这个绰号却留了下来。  “西奥多!”他的白人老板杰克·顿列维在喊他,杰克已经三十好几了。“有人想见你。”  老板领着一位女士走了过来,胳肢窝停下了手里的活。只见这位女士穿着宽松的白衬衣和蓝牛仔裤,银白色长发束到脑后绑成了马尾辫。本来奥斯丁市就因怪出名,这位市长和这个城市还挺配。  “这就是西奥多·约翰逊。”老板介绍说。  绮丽·雷恩市长伸出手来,“西奥多,干得咋样?”  胳肢窝要比市长高出一头。这小子肩膀宽阔,手臂肌肉发达。他过去一度有点胖,但多余的脂肪早就被长期的干活流汗消耗掉了。  “还好,”他边说边把他的脏手在短裤上蹭了蹭,“不好意思,我有汗。”  “没关系。”市长边说边和他握了握手。  胳肢窝担心自己用力过猛,‘在和这位上了年纪的市长握手时尽量不使劲,但她倒挺有力,令他暗暗吃惊。  “发生在绿湖营的可怕事情我都清楚,”市长对他说,“我想让你知道我有多钦佩你,你终于挺了过来,重新开始生活了。”  胳肢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也钦佩您为奥斯丁所做出的贡献。”  胳肢窝真不知道她为这个城市做过什么,只知道她大概是个坚定的环境保护主义者,因为他听他的父亲抱怨过好几次“树木保护者们”只关心西奥斯丁,那里因起伏的山丘、自然保护区、徒步旅行和自行车旅行而出名,而大部分非洲裔美国人,包括胳肢窝一家,都住在东奥斯丁的平原地区。  一只蚊子在他耳边嗡嗡作响,他对准了猛地拍了下去。至少在绿湖是没有蚊子的,那里太干燥了。  胳肢窝被送到绿湖营仅仅是因为一桶爆米花。事情发生在电影院,当时胳肢窝只有十四岁,他缓慢而小心地沿着一排座位向前走,当经过两个中学高年级学生身旁时,其中一个中学生伸出了脚,把胳肢窝绊倒了。两个中学高年级学生冲着胳肢窝大嚷大叫,因为胳肢窝把爆米花泼在他们身上了。此时胳肢窝也与他们争执了起来,要他们赔他的爆米花。当一切都结束的时候,那两个高年级男孩已经躺在医院,而胳肢窝却在被送往绿湖营青少年劳教所的路上了。  绿湖这名字本身就是个痛苦的玩笑。胳肢窝在干涸的湖床上呆了十四个月,不干别的,就是挖洞。后来他应聘瑞恩克里克那份工作时,杰克-顿列维提醒他这份工作主要是挖沟。他只是笑着回答说:“小事一桩。”  离开绿湖营后,他先在圣·安东尼奥的过渡教习所呆了半年,在那里他一边上学一边接受管教。过渡教习所里共有十六个男孩。那里的教官告诉他们,非洲裔美国男孩的累犯率是百分之七十三,那就是说,根据统计,他们中的十一或十二个人在年满十八岁前还会再次被逮起来。教官还说,要是高中没毕业的话,这个比例还会更高。  “入狱以前要是你认为生活不公平的话,”她告诉胳肢窝,“那你回去以后生活会变得更糟。人们会把你看扁了,并且会以相应的方式对待你。”  教官还对胳肢窝说,他的生活就会像在湍急的河中溯流而上,其中的秘诀就是迈小步子,但不能停下来。如果步子太大,水流就会将他冲倒并把他冲到下游去。  一回到奥斯丁,胳肢窝就为自己制订了五个目标。这便是五个小步:一、高中毕业。二、找份工作。三、节约用钱。四、远离一切可能存在暴力的场合。五、甩掉胳肢窝这个绰号。  胳肢窝拿起铁锨,继续挖他的沟去了。  杰克·顿列维总是带着个收音机到干活的地方,现在收音机里正播放着凯拉·德里昂的歌曲。  我要带你去兜风,  我们会玩得很开心!  那位雷恩市长刚走开,又很快走回来了。“哦,我喜欢这首歌!”她喊道。  我要带你去兜风,  哦,我们会玩得很开心!  绮丽·雷恩市长举起双臂,身体随着音乐在摆动。胳肢窝暗自好笑。至少这里还有音乐,他在坎普绿湖挖洞的时候还没有收音机听呢。  我要把你带到一个  你从没去过的地方,  你将不再是从前的你了!  第二章  一辆生锈的本田思域吵吵闹闹地在街上驶过,停在市长家门口的对面。胳肢窝已经挖完了他的沟,正抽着烟斗。市长回到了屋里。  司机座旁的车门被撞过,凹了进去。修个车门比买辆车子还要贵。司机只能费力地跨过手动变速器从副驾驶座旁的门出来。  标有姓名的执照牌上写着:X光。  “胳肢窝!”X光一边过街来一边喊着,“胳肢窝!”  和胳肢窝一起干活的人并不知道他的这个名字,但是,如果他不接话,X光可能会一直叫下去。最好应他一声,让他闭嘴。  “嘿。”他回应道。  “伙计,你满头是汗。”X光说着走了过来。  “哎,是呀,要是你来挖也得出汗。”  “一辈子的土我都已经挖完了。”X光答道。  他们是在绿湖营碰到一起的。  “听着,在别人面前别叫我胳肢窝,好不好?”胳肢窝说。  “但那是你的名字,狗东西。你不该为你叫什么而羞耻吧。”  不管你有多生气,只要X光一笑,你对他怎么也恨不起来了。他很瘦,戴着眼镜,镜片上又罩着太阳镜片。  他拿起胳肢窝的铲子。“和以前用的不一样嘛。”  “就是,这是用来挖沟,不是挖洞的。”  X光仔细瞧了一会儿。“挖起来好像要费劲些。没有可以拿来撬的地方。”他顺手把铁锹一扔。“你肯定是挣了大把大把的钱了。”  胳肢窝耸耸肩。“还行吧。”  “大把大把的钱。”X光又说了一遍。  和X光谈论钱让胳肢窝感到很不自在。  “说真的,你现在存了多少钱了?”  “不知道。没你想的多。”  自己有多少钱胳肢窝很清楚。八百五十七美元。他希望下次拿工资时能超过一千。  “至少有一千了吧,”X光说,“你已经做了三个月的工了。”  “只是打打零工。”  除了工作,胳肢窝还在暑期学校上两门课。他得把到绿湖营去落下的课统统补回来。  “况且还得交税什么的,因此,拿回家的实在没那么多。”  “八百?”  “不知道,也许吧。”  “我之所以问你,”X光说道,“我之所以问,是我有个给你赚钱的建议。你不想在两个星期里让你的钱翻个倍?”  胳肢窝边笑边摇头。“哪有这等好事。”  “我只需要六百美元。翻个倍,保证。况且我不要你交什么税。”  “看,眼下我一切都很好,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  “不想听我说说?”  “不想。”  “这不犯法,”X光给他吃定心丸,“我查过了。”  “是啊,一小包欧芹卖五十美元一盎司,你也认为没犯法。”  “嘿,人家对他们买了什么东西怎么想,我又不能决定。这怎么能怪我呢?我又不是人家肚子星的蛔虫,对吧?”  X光因为把几包干欧芹和牛至叶当成大麻卖给了顾客而进了绿湖营。也因为这事,在他被释放后不久,他们的家就从鲁伯克搬到了奥斯丁。  “看,我什么惹麻烦的事都不想再干了。”胳肢窝说。  “你这样想?我到这儿来是为了惹麻烦?伙计,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机会。要是莱特兄弟来了,你还会告诉他们想飞是不可能的呢。”  “莱特兄弟?”胳肢窝问道。“你是活在哪个世纪呀?”  “真搞不懂,”X光说,“真搞不懂。我给好朋友一个机会,能赚双倍的钱,可他连听都不听。”  “好、好、好,你说说吧。”  “不说了。要是你没兴趣,我找别人去。”  “说说你的想法嘛。”他真的起了点好奇心。  “有什么用?”X光问道。“如果你听都不想听……”  “我听还不行吗?”胳肢窝说。  X光笑了。“就两个词。”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凯拉·德里昂。”  奥斯丁晚上十一点半,但在亚特兰大就又要晚一个小时。凯拉·德里昂,一个十七岁的非洲裔美国姑娘,刚刚睡醒。她的脸埋在了“皮皮”里,“皮皮”只不过是一个枕头。没什么特别迷人的地方,边都磨破了。枕头上有张小熊抱着气球的图片,以前色彩鲜艳,现在褪得几乎看不见了。


下载链接

小小步伐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