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華爾街

生死華爾街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7
出版社:清華大學出版社
作者:丁力
页数:195
字数:168000
书名:生死華爾街
封面图片
生死華爾街

内容概要
一對孿生姐妹,自小聰明好學、做事規矩的姐姐石曉雨如今正面臨道德危機,天生就討人喜歡、活潑機靈並且在二十歲之前就賺了幾百萬的妹妹石曉晴,目前正遭遇難以逾越的經濟危機。而這一切,都是由爆發在美國的金融海嘯引起的。  石曉雨北京某名牌大學畢業後去美國留學,成了華爾街金融精英,現在,卻因為向祖國和親人推銷了大量的“垃圾債券”而備受良心和道德的煎熬,懷疑生命的意義。妹妹石曉晴擔心姐姐輕生,決定親自去美國阻止姐姐的荒唐舉動。可是,由于金融海嘯的影響,石曉晴的股票狂跌、房產斷供,無法出具資金證明,辦不了簽證。而當她打算借錢時,才發現經濟危機已經影響了幾乎所有的朋友……
作者简介
丁力,广东省文学院签约作家,中国作协会员。1958年生于安徽马鞍山,做过兵团宣传队员、工厂技术员、设计院工程师、企业经理和集团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现居深圳。2001年发表文学处女作,其小说发表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啄木鸟》等刊物上。2003年开始出版长篇小说,已出版《跳槽》、《高位出局》、《深圳河》、《倾斜的天平》、《商场官场》、《高位出局——透资》、《职业经理人手记》、《离婚未遂》等30部。被称为中国最具爆发力的金融文学作家和老板文学的领军人物。
书籍目录
第一章 透資就是放大投資第二章 孿生姐妹第三章 透支就是超前消費第四章 媽媽把“鄧爸爸”耽誤了第五章 維持“繁榮”的前提是房產價格不斷上漲第六章 明星與大款第七章 蝴蝶效應第八章 峰回路轉第九章 華爾街是一堵牆第十章 承諾第十一章 次級貸款相當于“次品貸款”第十二章 機會是自己創造出來的第十三章 美元是借條嗎第十四章 算不算初戀第十五章 陰謀論第十六章 初吻第十七章 美聯儲是私人機構第十八章 男朋友和男性朋友第十九章 美國國會是受猶太人控制的嗎第二十章 信任第二十一章 減額交清和美國的代價第二十二章 用一生的信譽作抵押第二十三章 斷供第二十四章 金錢與情感第二十五章 次貸危機、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第二十六章 無法奉送的襪子第二十七章 等待下一只“黑天鵝”第二十八章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第二十九章 生死華爾街

章节摘录
  第二章 孿生姐妹  像股票和房地產是一對孿生兄弟一樣,石曉雨和石曉晴也是一對雙胞胎。她們是孿生姐妹。  石曉雨和石曉晴的出生純屬意外。不僅母親懷上她們倆是意外,而且一下子生出兩個更是意外。而如果不是一下子生出倆,按照國家計劃生育政策,城市正式職工家庭一對夫婦只能生一胎,那麼,不是沒有石曉晴就是沒有石曉雨。但到底是沒有石曉晴還是沒有石曉雨,她們倆爭論了這麼多年,也沒有最終爭論清楚。按照石曉雨的觀點,她是姐姐,如果母親當時沒有生雙胞胎,只生一個,那麼當然只能是她,而不是妹妹石曉晴。  “如果那樣,就沒有你了。”石曉雨說。  但石曉晴不這麼看。石曉晴認為,雖然石曉雨是“姐姐”,但她這個“姐姐”是假的,她才是真姐姐。  石曉晴這樣說也不是倚小賣小,蠻不講理。事實上,石曉晴確實比姐姐石曉雨早出生。她從媽媽肚子里生出來幾分鐘之後,石曉雨才慢騰騰地出來,所以,她才應該是“姐姐”,石曉雨本來是“妹妹”,只不過按照中國的老傳統和舊習慣,認為先生出來的是老小,後生出來的才是老大,理由是︰越小越容易出來。因此,雖然明明是石曉晴先來到這個世界上,但卻一直被當成妹妹,而後來到這個世界的石曉雨,卻一直被當成姐姐。石曉晴不服,說這個傳統和習慣與中國人說的“虛歲”一樣,不科學,不合理,應該得到糾正,要恢復事物的本來面目。可是,石曉晴爭取了二十多年,非但沒有糾正過來,反而被來自美國的姐夫說服了。姐夫雖然也是華人,但不是中國人,因為他爺爺就是在美國出生的,更不用說他了。但他卻說,其實中國的文化才科學,比如“虛歲”,就是把孩子在母親肚子里的10個月也算進來了。  “難道在母親肚子里的孩子不該算歲數嗎?”姐夫問。  當然應該算。石曉晴第一次發現自己無話可說。  “所以,”姐夫說,“中國很多看起來並不科學的傳統和習慣其實是有科學道理的。只不過現在還沒有被徹底認識罷了。”  “中國的文化博大精深啊。”姐夫又說。  石曉晴更加無話可說。如果說,該怎麼說?難道她說我們中國的文化趕不上美國?那不是不愛國嗎?石曉晴是愛國的,而且她也確實相信中國人聰明,中國的文化確實比美國悠久。于是,從那之後,石曉晴不再堅持姐姐妹妹的事,甘願當妹妹了。  當妹妹好,石曉晴自我安慰地想。當妹妹可以在姐姐面前耍賴皮,可以在姐夫面前撒嬌,而如果當姐姐,好意思在妹妹面前耍賴皮?好意思在妹夫面前撒嬌嗎?所以,如今的石曉晴已經不再為姐姐妹妹的事情爭論,並且進一步自我安慰地想,如果現在真讓我當姐姐,讓石曉雨當妹妹,我還不習慣了呢。  我們再說母親懷上她們是意外的事。  簡單地講,是未婚先孕。  這在現在是小事,小得不能再小的事,可在當時是大事。  石曉雨和石曉晴出生在岳麓山腳下的長沙市第三人民醫院。父親石學剛當時是冶金部長沙礦冶研究所的技術員。母親何竹青是湖南省藝術學校唯一的一屆的工農兵學員。之所以要說“唯一的一屆”,是因為按照毛主席“七?二一”指示,恢復專業教育主要指的是理工科大學,所以一開始輪不到湖南省藝術學校恢復招生,等輪到他們,並且也照著理工科大學那樣招收一批了,但還沒有等這屆工農兵學員畢業,四人幫就倒台了,國家就恢復高考了,所以,母親何竹青他們就成了“唯一的一屆”。  父親和母親是在照相館認識的。  湖南省藝術學校和冶金部長沙礦冶研究所都在長沙市河西岳麓山腳下的左家壟。兩個單位之間隔著一條不寬的  街道,街道上有一個照相館。“文革”結束之後,撥亂反正,要實現四個現代化,其中關鍵是科學技術的現代化,于是,工程技術人員和各行各業的知識分子都要恢復評定技術職稱。因為申報表上要貼照片,所以等到星期天,石學剛興高采烈地去照相館照相。大概是左家壟附近大專院校和科研院所比較多的緣故,而且這些單位的工程技術人員和其他知識分子也都要評定技術職稱,所以那天趕來照相的人也就特別多。人多就要排隊。排蠻長的隊。何竹青雖然沒有資格評定技術職稱,但即將畢業,要照畢業照,那天也在排隊,並且踫巧排在石學剛的前面。排了很長時間,臨到要排到的時候,河竹青前面突然軋進來一個人。一個和何竹青一樣年輕一樣漂亮的女人。軋得很優雅,笑嘻嘻地軋進來。石學剛有些不高興,但想到好男不跟女斗,算了,不就是軋一個人嘛,所以並沒有說話。可是,他剛剛想著算了,何竹青那里又軋進來一個人,一個又是同樣年輕同樣漂亮的女人,而且一樣笑嘻嘻地軋進來,軋得理直氣壯,一點愧色都沒有。三個姑娘圍成一團,判若無人,嘻嘻哈哈打打鬧鬧,仿佛是在故意氣石學剛。這下,石學剛真生氣了。  “不得軋隊。”石學剛說,“自覺一點!”  “誰不自覺?”其中一個姑娘回敬說,“她是我同學。”  “她”指的就是何竹青。  “同學也不能軋隊!”石學剛嚴肅地說。  “誰軋隊了?!誰軋隊了?!”三個姑娘一齊嚷起來,“誰看見我們軋隊了?!我們還說你軋隊呢!”  “我看見你們軋隊了。”石學剛說,“剛才明明是她一個人在這里排隊的,怎麼現在一下子冒出三個?不是軋隊是什麼?”  “我們三個是一起來的,”另一個姑娘說,“她一個人在排隊,我們倆上廁所去了。怎麼,連我們去上廁所你也要管?你管得也太寬了吧。”  “哈哈哈哈……”三個姑娘一起笑,硬是把石學剛笑跑掉了。  本來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上午沒有照成,下午再去一趟就是了,沒什麼大不了的,石學剛也沒有往心里去。可是,半個月後,石學剛去岳陽鉛鋅礦出差,回來的時候在長途汽車上,竟然又踫見了何竹青。  何竹青是在汨羅上車的。上來的時候車上已經沒有座位,並且她年紀輕輕的,所以也就沒有人給她讓位置。于是,她就只能站著。站在石學剛的跟前。石學剛眼楮鈍,一下子沒有認出來,但明顯感到這個姑娘面熟,好象在哪里見過,甚至是打過交道,但到底在哪里見過,打過什麼交道,一時還真沒想起來。于是,他把眼鏡扶正了一正,盯著對方再仔細看看,怕如果是熟人不打招呼就非常失禮了。  “是你呀,”姑娘先說話了,“上次照相館的事情真不好意思。不過我也沒有辦法,一個班的同學,她們要軋隊我也不能不讓。”  “啊、啊,是你呀,”石學剛終于想起來了,“沒關系沒關系。你也出差?”  姑娘咯咯咯咯地笑起來,說︰“這位老師真會開玩笑。笑話我呢。我還沒有畢業呢,哪里有資格出差。”  然後,姑娘告訴石學剛,她叫何竹青,是省藝術學校的學生。  石學剛當然相信何竹青的話,但又有點疑惑。省藝術學校就在礦冶研究所的對面,在石學剛的印象中,那里的學生都很年輕,十四五歲的樣子,好象還沒有發育完全,而眼前的何竹青無論是面相還是待人接物的方式怎麼看也二十多歲啊。  “啊,您看上去象老師呢。”石學剛說。  “太老了是吧?”何竹青問。  “不是不是,”石學剛說,“是比較成熟。看上去比較成熟。”  “哈哈哈……”何竹青又笑了。笑完之後才說,你們知識分子真有意思,成熟不就是老嘛。  何竹青這麼一說,把石學剛也逗笑了,並且有些不好意思。  “工農兵學員,”何竹青自己解釋說,“社來社去的,馬上要畢業了,這不,回去聯系工作的。”  “聯系好了嗎?”石學剛關切地問。也可能並不真關切,只是習慣性地表示關切。  “沒有,”何竹青說,“我本來是公社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的,現在宣傳隊都解散了,社來社去,哪來哪去,你說我該回到哪去?”  是啊,石學剛想,宣傳隊都集散了,該回哪里去呢?  石學剛突然有點同情何石曉晴來。沒想到這麼嘻嘻哈哈開開心心沒心沒肺的姑娘還有這麼大這麼現實的人生煩惱呢。  石學剛給何竹青讓座。何竹青不接受。並說自己喜歡站著,還說學舞蹈的人都喜歡站。  何竹青說她後悔了,早知如此,不如不來上學,直接去縣劇團。  何竹青說如果她不來省藝校,就直接去縣劇團了。  何竹青怕石學剛不信,還補充說她是公社宣傳隊的主角,在《小刀會》當中主演周秀英呢。《小刀會》來長沙參加匯演,她被縣劇團和省藝術學校同時看中,但她選擇了來省藝校學習。  “學習好。學習好。”石學剛說,“你選擇來藝校學習是對的。”  “好什麼好,”何竹青說,“本以為來省里學習可以謀得更好的前途,沒想到現在連工作都成問題。”  石學剛無話可說了。計劃趕不上變化。他是文革前最後一屆大學生,考上大學的時候高高興興,可進大學之後,正經上學沒到一年,就趕上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上學的幾年基本上是參加各項政治運動的幾年,沒學到正經的專業知識,現在突然要搞四個現代化,只好邊干邊學,從最基本的專業基礎課補起。  車到長沙,他們一起出站,一起乘輪渡去榮灣鎮,再一起乘公共汽車到魚灣寺。等他們到達左家壟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  “一起吃個飯吧。”石學剛提議。  何竹青矜持了一下,答應。  不用說,晚餐是石學剛付的帳。他是男人,又是拿工資的人,總不能讓社來社去的女學生付帳。  何竹青不想佔別人的便宜。分手的時候,從挎包中取出一瓶用水果罐頭瓶裝著的臘八豆,遞給石學剛。石學剛不是本地人,但他吃過臘八豆,是單位同事帶到食堂來的時候大家一起品嘗的,所以他知道這是好東西,好吃。  石學剛眼楮盯著罐頭瓶,並沒有伸手,而是問︰“是你媽媽特意為你做的吧?”  何竹青點點頭,表示是。  “就一瓶吧?”石學剛又問。  何竹青笑了,還是點點頭,表示是的,就一瓶。  石學剛不要,並且開玩笑地說君子不奪人所愛。  何竹青急了,一定堅持要石學剛收下,反復強調這東西她從小吃到大,不稀罕的,還說她家里多得是,只帶一瓶並不是家里沒有,而是她一個星期只能吃一瓶,要早知道踫上石學剛,該多帶兩瓶來的。  “那你下次就多帶兩瓶吧,”石學剛說,“下次多帶兩瓶的時候,再給我一瓶。”  石學剛當然是說著玩的,但何竹青認真了。一個星期之後,何竹青找到礦冶研究所,找到石學剛,給他送來滿滿一大瓶臘八豆。  由于當天是禮拜天,單位沒人上班,石學剛也不在辦公室,所以,何竹青找石學剛還費了一點事。具體地說,就是問了很多人找了很長時間才把他找到。于是,幾乎全研究所的人都知道有一個漂亮的大姑娘擰著一大瓶臘八豆來找石技術員了。
媒体关注与评论
  让我们跟着书中的姐姐一起去华尔街,体验那欲仙欲死的金融狂潮。让我们跟着书中的妹妹一起去大上海,亲历那云霄飞车般的房地产泡沫。  --2008最火的十大理财图书《我的提款机--中国股市》作者沉辛  丁力的小说让我想起加拿大作家阿瑟·黑利。作为中国经济改革的前沿城市,深圳诞生这样的作家并不奇怪,更难得丁力在2002年前的十多年一直从事商业活动,他所感受的生活比作家体验的生活更真切,因此,丁力财经小说的高产和畅销并非偶然。  --深圳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作家南翔  丁力的小说栩栩如生地描摹出当代都市社会光怪陆离的浮世绘,可贵的是他一直对笔下形形色色的商场人物保持着一种平等、深切的人文关怀……  --著名作家莫言  从事商业活动的十年经历和如今作为自由作家的独立身份,是丁力先生著作等身的两大基础。这也是我们一致推举他作为首届深商意见领袖的主要原因。  --深商研究会负责人黄东和  丁力的每一部财经小说都是一部商战实用手册,他的小说也富有文学性,这在中国当下的财经商战类小说中是不多见的。  --中科智集团董事局主席张锴雍
编辑推荐
  一部以文學形式表現次貸危機、金融海嘯、房地產泡沫的商業小說,一對聰明可人的孿生姐妹的愛情及投資經歷,一場來自大洋彼岸的熊熊野火,一個意想不到的結局……


下载链接

生死華爾街下載

评论与打分
  •     很好,一直喜歡丁力的小說
  •     股市,房地產,投資的論述..... 股市有風險,投資須謹慎. 兩姐妹的股市...... 末尾姐姐好像死了???
  •     也許是看了一段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