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商

鬼商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1
出版社:文化藝術出版社
作者:呂雲德
页数:292
字数:310000
书名:鬼商
封面图片
鬼商

内容概要
金錢這把雙刃劍深深刺傷了許多人,官場貪腐落馬,商場失信慘敗,愛情離散,親情成仇……錢一度成為某些人的信仰、圖騰和一切。人與人之間被金錢的魔咒籠罩著、扭曲著,人們的靈魂受到了極大的腐蝕。金錢在給社會帶來進步,給人們生活帶來現代文明的同時,也無情地奴役著人們,使人們成了它手中的玩偶︰    小說以詼諧獨特的筆觸,展示了中國市場經濟發展社會轉型期的時代畫卷,敘述了一群年輕人為事業、愛情、命運打拼的經歷。
作者简介
呂雲德,1951年出生于遼寧省丹東市。曾任北京基建工程兵、鐵道兵師、團新聞報道員,新華社專職通訊員,遼寧經濟日報丹東記者站站長等職務,現為中國作家協會遼寧分會會員,中國電視劇創作搖籃網網主。1973年起從事新聞工作及文學創作,曾出版短篇小說集《暴風雪中》、報告文學集《帶信給加西亞的人》、長篇小說《海煞》等。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傍午,丹城市机场上空,一架银灰色小客机缓缓降落。南海帅哥楚南雄,随众旅客走出机场大厅。他一身休闲打扮,独自一人懒懒散散,迷迷糊糊地在门前搭乘出租车。  司机:“先生,去那里?”  楚南雄:“去你们这里最好的酒店!”  出租车直奔地处市中心的鸭绿江大酒店。  楚南雄在大厅前登记后入住。  这时候,酒店附近的一家电子游戏厅里,一位长发飘飘,风度翩翩的年轻人,正在玩电子游戏,他如痴如醉,如狂如魔……  下午,楚南雄从酒店里出来在大街闹市中闲逛,正巧与刚刚从电子游戏厅出来的夏天明路间相遇,俩人都不由自主地注视着对方,虽擦肩而过,却又都不由自主地回头再度相看,似有似曾相识之感!  两个人都为彼此的帅气和儒雅风度所吸引,夏天明伫立在马路边,久久遥望楚南雄的身影,似有所思似有所想,直到觉出肚子又咕噜噜叫起来,并感隐隐作痛,才又想起自己已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他用手按着自己的胃部,眼望着面前橱窗里的食品,鼻嗅着附近饭店里飘出的美味油香,胃部愈加作痛,他神经质般不禁将自己身上身下又摸索了个遍,也未曾掏出分文。他茫然地身不由己地跟随在楚南雄的身后,直到目睹他走进了鸭绿江大酒店。  这是他平时经常涉足的地方,可现在他却只有望而却步。他踅身往回走,步履显得有些蹒跚,他走走停停,张张望望,不知该向何处去?后来,他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向不远处站前广场一座高层建筑走去。  此时,他仿佛又有了精神。他大步迈进门厅上挂着赫然醒目招牌的“天丽桌球城”。  这座所谓的桌球城,实际上只是个仅有二百左右平方米的大厅而已。大厅里散散落落地摆着十几张球桌。夏天明到来时,打球的顾客寥若晨星,整个生意显得冷冷清清。  门厅侧旁一张球桌,女老板夏天丽正在陪一位中年模样的人打球,并不时给予技术指导。  夏天明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见妹妹仍是虎着一张脸不理不睬,心里明白是怕自己又要冲她借钱。心中暗道:也难怪她,自己这阵子可没少从她手里拿钱,而每次又都有去无回……  他翻了翻自己一双鼓溜溜的大眼睛,忽然满脸笑容亲切地问道:“小妹,最近球城生意咋样呀?”  夏天丽:“咋样?你没看到呀,连房租都快交不上啦!”  天丽仍虎着脸,心里说道:怕是又输光了钱吧?!  夏天明:“没关系,没关系,哥最近狠赚了一笔,钱马上就到位,房租哥全包了!”  夏天丽:“真得呀?噢,不是蒙我吧……啊,太好了!”  天丽忽然阴转晴:“哎,哥,我还没给你介绍呢,这位是我最近才认识的吴为大哥,是个大记者大才子,也是我打球的徒弟!啊,不好意思,吴大哥,这是我天明哥哥,亲的!”  吴为赶紧走过来和夏天明握手:“噢,原来是天丽小妹的亲哥哥,幸会!幸会!”  夏天明:“彼此彼此!”  他仔细地打量着吴为,心中不禁揣摩:又是一个拜倒在小妹石榴裙下的男人!嘴里却打趣道:“我说小妹咋这么关照,敢情吴哥不是凡人呀,噢,吴记者,认识您荣幸荣幸!”  吴为:“别客气,天丽是我小师傅,都不是外人。”  夏天明当即便感觉到,吴为是一个纯真而厚道的人,心中不禁打了几个旋儿……  三个人正在寒暄,恰巧有顾客进来,天丽便将球杆塞到天明手里道:“哥,你陪吴大哥打俩杆儿,我去招呼客人。”  夏天明接过球杆儿,谦虚地道:“我平时很少玩这个,快忘差不多啦!”  吴为热诚地道:“我才学没多久,正瘾着呢,来,天明,咱俩随便打两盘!”  夏天明笑道:“我这人好赌,干玩没意思,咱俩说好,三战两胜,谁输谁请客!”  吴为立刻兴奋起来:“哎呀,我也是呢……噢,咱们男人可能都一样,啥事儿都有个想赢的劲头,越输越不服!”  俩人随即摆盘开局,不多会儿,两局下来,各有胜负。  吴为感觉夏天明球技确实生疏,自己认真打赢他稳操胜券。  夏天明更是心里有数,自己若拿出真功夫,打他简直就是张飞吃豆芽儿,小菜一碟儿。  天丽在里面同刚来的那两个顾客边打球边聊天,顾不上他们这边了。  方才那俩顾客进来,夏天明便认出其中一个是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方剑支队长,心里不住嘀咕,他们来干什么?莫非……但见天丽和他们特熟,心里便慢慢消停下来。  天丽:“方哥,我天亮哥那个案子究竟要咋处理呀?”天丽边和方剑打球边问。  方剑:“这假种案影响很大,也把老百姓坑够呛,不处理肯定不行!”  天丽:“那你就不能帮帮忙呀!”  方剑:“没有你的面子不早抓人啦,我想还是罚点款吧,不然没法交待……噢,最近有啥线索没有?”  天丽不自禁地向四周扫了一眼,直摇摇头,没吭声。  方剑也不再问。  吴为见天丽和新来的客人打得火热,心中不禁生出几分妒意,而且越来越强烈。他虽然感觉自己这情绪很奇怪,可一时又不能克制,便借口去厕所,抽空儿去那边张望了几眼才稍安下心回来跟夏天明继续打球。  这一切都被夏天明看在眼里。忽然,他不禁心生一计:“吴大哥,不瞒您说,我这小妹啊最任性,从小被家里人惯坏了,可她谁的话都敢不听,可就听我的话,也算最服我了,您知道为啥吗?我老是供她钱花呀,可以说她要啥,我就给她买啥!嗯,不瞒您说,连她这桌球城的生意也是我给投资的呢!”  吴为:“啊,那是呀!你这么疼她,她能不……”  夏天明:“吴为大哥,咱们一回生二回熟,从小妹这边论,咱俩更不是外人啦,今后,您有用着我的地方,不论哪方面的,您吱一声就是圣旨——小弟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吴为禁不住感激地道:“天明老弟真是豪侠义气,真让我感动。好,既如此,咱们就当是一家人,也别客气了……来,继续打球吧!”  夏天明见吴为球瘾这么大,可自己都快饿晕了,哪里还有气力陪他继续打下去?便直截了当道:“吴哥,不瞒您说,我已一天一夜没合眼了,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噢,要不这样吧,方才咱俩各有胜负,最后再打这一局,一决雌雄。不过,这会儿咱们得动真格的,谁输谁掏五百元钱请客吃饭、洗浴加练歌儿一条龙咋样?啊,敢不敢?吴哥!”  吴为脑子里疾速画了个回儿:“夏天明话儿说到这份上,自己不应声儿,从天丽的面子上也不好看,再者自己根本不服他那两把刷子,鹿死谁手还难说呢……不过,这五百元钱对自己这么个工薪族来说,的确也不算少啊!”  夏天明毫不理睬吴为的踌躇,自己先动手摆起了球,并不住口地嘟哝:“男人嘛,就得像个男人样儿,有啥大不了的,不就区区几百元钱吗,千金散尽……”  吴为:“好,我就跟你赌一把,大丈夫愿赌服输!”争强好胜的吴为,终于上了夏天明的套儿。  结果可想而知,吴为一败涂地,只好乖乖掏出钱来。夏天明也不客气,一把将钱抓到手里,转身边往外移动脚步,边冲吴为抱歉道:“吴哥,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得赶紧回去补觉,改天再请你和天丽一起活动吧!”  吴为怔怔目送着夏天明的背影儿离去,陡地怅然若失……  夏天明从桌球城出来,赶紧溜进附近华士派茶餐厅,狼吞虎咽饱餐了一顿,而后打着饱嗝走出来,打车去了开发区太阳岛洗浴中心。  傍晚,鸭绿江大酒店客房里,楚南雄仰靠在卧床上接听电话,仿佛同什么人发生了争吵,电话里隐约传出一个女人的吵闹声音:“啊?阿雄,你在哪儿?在哪儿?你给我回来!回来!……”  楚南雄情绪越来越激烈,只听他大声怒吼道:“我在哪儿你管不着,你不是我妈,你是……”没待把话说完,便激愤地关掉了手机。  随即,手中的电话就又响了起来。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使劲把手机扔到床上,任其疯狂响个不停……  夏天明走进洗浴中心,男女服务员见了他无不一口一个夏哥,夏哥地问候,他也频频冲他们点头,显然他是这儿的常客。  夏天明在喷头底下长时间地冲洗后,又去蒸箱蒸了半晌,而后晃晃悠悠地穿上浴服去休闲大厅,一头扎在一张休闲床上死睡过去,连一位服务员小姐过来给他盖浴巾、上茶水,他都毫不知晓,不多会儿便发出了沉重的鼾声。  晚霭笼罩着鸭绿江大酒店宽敞的庭院,庭院深处静悄悄的,初秋晚风里的树木、花草、绿地仍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芳香。  楚南雄独自一人在石阶小径上散步,心境并不如这景色般宁静。他心浮气躁地来回兜圈子,嘴里不时地冒出一句:“受够了,受够了,真是受够了!哼,我就不信,不靠你这个疯婆娘,我楚南雄就没法活,就不会有自己的事做?!哼哼……我偏要活出个样儿,让你们看看!!”  这么来回折腾了个把小时,楚南雄心情稍事平静了些,便突然感觉肚子有些饿了,遂转身去了餐厅。  入夜,夏天明突然从沉睡中醒来,仿佛想起了一件什么重要事情似的,一骨碌从休闲床上爬了起来,急三火四去更衣室换衣服。临出大门时,他抬腕看了看手表,发现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了,他当即搭出租车直奔鸭绿江大酒店。  出租车沿江岸路行驶,坐在车里的夏天明已容光焕发,神采飞扬,一头油光黑亮的长发在车窗微风的吹动下,潇洒地飘荡。车子虽然开得飞快,但他仍禁不住催促司机:“快,再快些,我要赶时间会重要客人!”  出租车立刻发了疯。  ……


下载链接

鬼商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