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道茫茫

商道茫茫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3
出版社:人民文學
作者:李文華
页数:434
书名:商道茫茫
封面图片
商道茫茫

内容概要
  一對同樣美麗聰慧的農家少女姐妹,若干年後,姐姐成了著名作家,妹妹卻在農村飽受貧困與愚昧之痛︰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陰錯陽差地與婚姻失之交臂,卻成就了兩位同樣杰出的社會精英人士……同樣在西部農村出生、成長,有人成了呼風喚雨的社會名流,有人卻一生都走不出貧困的陰影。  貧瘠的隴原走出時代的弄潮兒,苦難的人生演繹出輝煌的篇章。  這個時代,一個關于財富的夢想與歷程︰這一代人,與改革開放的偉大時代彼此見證……  小說以溫情與質樸的敘述,以女性的細膩與婉轉,以明亮與樂觀的感情基調,以睿智與深沉的中年智慧,書寫中國當代成功者的奮斗史。
作者简介
  李文華,女,甘肅省慶陽市人,研究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甘肅省作家協會理事,甘肅省長篇小說委員會副主任。曾從事新聞工作多年。1984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1993年出版長篇小說《重婚》,該作品在全國引起較大反響,曾多次再版,發行一百多萬冊,1999年出版其長篇小說《再婚》。現為甘肅省文化廳處長。

章节摘录
  1  慧玉深爱的姐姐始终是她的心病。她羡慕姐姐,热烈地爱她,却由着姐姐的阴影,使她老觉着自己活得不如人,心里总梗着拧着,今天又因一件小事,她在那里哽哽咽咽哭了。原来她从小就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从来都是穿姐姐穿剩的,而平日穿姐姐的旧衣服也就罢了,偏偏学校开运动会,开幕式上班主任要求一律上红下黑,白球鞋,家里给同班的弟弟买了全套新的,而一件也没给她买,这让她气不过。  “我没有钱买,能参加了参加,没有衣服不让参加就不参加了呗。供你们姊妹上学把我和你爹的肋子骨都快挣断了,你还今天要这,明天要那,你把人逼死去!”刘爱芬说。  “没钱你不会给一人买一件嘛,咋就给俊超买了一身新,连鞋都给买了?”  “你吃屎都比俊超多吃两年,你看看你姐姐——从来就不跟姊妹们争高论低,要这要那,这才像个当姐姐的!”  “怎么不说姐姐的东西从来都比我们谁的都好,根本就用不着争。不买算了,别老拿姐姐跟我比!我能比过人家吗?”  慧玉委屈地往学校去了,走不多远迎面碰到高明鉴,羞得捂脸跑过去。  高明鉴五十多岁,高大挺拔,硬森森的剑眉戳在高高隆起的眉骨上——他一发怒这眉便像发威的猫尾巴根根毛儿刺起来,那时的目光就刀子般凌厉了;他铁板一样的黑脸上人们难得看到过笑容,唯有他的鼻子长得好看,恰到好处地调和着脸上生硬的线条——要不是这,那他简直就是一个魔鬼了。在慧玉的记忆里,他也有笑得很灿烂的时候,比如见了姐姐和他两岁的孙子。他总说姐姐是世神爷给他们家的,说时一脸的得意,笑得非常可爱。他当大队支书二十多年了,方圆几百里人人敬畏他,时下,青年人的前途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捏在他手里,当兵、招干、招工等等名义上是大队推荐,而实际上是他一人说了算。孩子的命运捏在谁的手里,谁就掌握了整个世界。有人私下叫他“刀子手”,这一则因为他手上有条断掌纹,据说有这种手纹的人不是大将军就是杀人魔王,做事阴毒;二则因为他多年来工作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得罪了不少人。慧玉跑了几步就回头看他,料定他一定又是去她家找她父母的,一定又是为他儿子跟姐姐的婚事。  “唉,这事不知怎么落脚呢!姐姐怎么就那么固执啊!她真是自私透顶了,什么事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根本不顾家里人死活!近来家里愁云密布,火星四溅,父母说话都很冲,这全都是因为姐姐!姐姐是家里的荣耀,也是家里的祸根!啊,她不知道要给家里带来什么呢!——高明鉴是何等人,你得罪得起吗?!”  高明鉴心事重重,竟没有发现慧玉过去。慧玉最近老见他到家里来,有天慧玉放学回去时看见高明鉴在炕上给父母下跪说:  “亲家!亲家母!我拜托你们了!咱这事要有个三差二错我就没脸见人了,就让那些坏种看笑摊看美了,我还咋活人?我求亲家、亲家母给我做主啊,千万千万把咱这事看得弄好!”  肖智聪疯了似的跪下去,一把抱住高明鉴:“亲家!这事我们两口子若有二心就天打五雷劈!不得好死!——我指天发誓!”  刘爱芬涨红着脸忙起来拉高明鉴:“你快坐下亲家!亲家你这样我们两口子咋受得住啊!你这不是折我俩的寿吗?我今天给亲家你放句话: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这条命还在,这事就没得变!她毕竟是我们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翻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你就一万个放心吧!”  原来高明鉴和肖智聪是结拜兄弟,早年两个人一起贩棉花、做小生意,经常形影不离、互相护佑,结下了生死情谊,曾发誓同心同德不分你我,并结拜为兄弟。因为高明鉴长肖智聪三岁,故为兄。每年除夕两家人都在一起过年,酒喝到兴头上,他俩看着两个身怀六甲的妻子就不约而同击掌约定:将来如果两个妻子都生了女儿就让孩子认做姐妹,如果都生了儿子就让孩子认做兄弟,如果一方生男一方生女就让孩子将来结为夫妻,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当下两对夫妻握手为约,四个人乐作一团。半年后高明鉴的妻子柴贵华生下二儿子高原,肖智聪的妻子刘爱芬同天同时生下女儿肖敏玉,两家从此就以“亲家”相称至今。高明鉴后来当了大队支书成了呼风唤雨的人物,眼见的肖敏玉长得花团儿一般又聪明又可爱,他就打心眼儿里喜欢,多次请长者做媒要将亲事正式订下来。肖智聪很积极,但刘爱芬见那时的高原长得又黑又瘦,两只眼睛青蛙似的突出着,小小人儿就桀骜好斗,经常与邻家的孩子打得头破血流,一副不要命的样子,她就不喜欢,一直借口孩子还小推诿着,说待孩子大些了再订也不迟。她这一推诿让高明鉴很不高兴,心里就不踏实了,所以一再托媒人说这事。直至高原和肖敏玉都已十三岁了,高明鉴托人提出时她又以两个孩子在一个教室读书,怕定亲对孩子们的学习不利来推辞。高明鉴一急之下索性让他儿子辍学了,让肖敏玉一个人读书。这下刘爱芬再也没话可说了,加之那时肖敏玉的哥哥肖俊怡已高中毕业,在生产队劳动了两年没有出路,眼见得不订这门亲事大儿子就会困死在农村,刘爱芬无奈答应了。在一个月高星稀的夜晚两家吃了定亲饭,一年后肖俊怡就被招工当了工人。肖敏玉高中毕业后在农村劳动了半年也去县委工作了。这件事引起了公愤,凡家里有子女出不去的,特别是高明鉴的政敌都拿这事攻击高明鉴,说他以权谋私,高明鉴一时成了众矢之的。那时就有人预言:“你别看他高明鉴厉害得很,其实肖智聪那个机灵鬼比他还会算计,人家本来就是利用他在给自己的孩子解决工作,到时借口娃娃不同意看他有啥招!他是白效劳,这事肯定成不了——你看他那个瘪儿子,人家那么漂亮的姑娘会跟他?到时鸡飞蛋打了就有好戏看了!”  高明鉴听了这话心里刺极了,待肖敏玉转正后就急着要给儿子结婚。今年春节肖敏玉回来说她不愿意现在结婚,说还早呢。天哟,这可吓煞了高明鉴。他真怕那预言应验了,就由差媒人去催变成自己亲自去催了。  慧玉看到他这情形,想今天回去父母一定没有好脸色,争取买新衣服的事一定又难以展开,还不定要找个什么茬儿对她发火呢,得小心些。  肖智聪不知道怎样才能把他已经长大了的女儿钳制住,那些闲话他也听到了,曾有人就当着他的面儿说过。这事要弄不好他比高明鉴还要丢人,还要惨。良心是会杀人的,良心杀人不见血啊!堂堂男人怎好亏人!过河拆桥的事是八辈子都做不得的!方圆几百里、全公社,全大队谁都知道这事。他也怕得很呢!肖智聪眼巴巴看老婆,他遇到什么事都爱听老婆的,关键时刻都依赖她——总想听听她的意见。这也难怪,因为他习惯了。  刘爱芬高高的颧骨,中等身材,聪慧的大眼睛透着固执和顽强,面色苍白,身子软弱得像随时都会倒下去。聪明好强的她早些年是生产队长,家里家外一把抓,整天吆吆喝喝随处都能听到她的声音,什么事她都爱指挥着,那时她走路干事像一阵风,利索得谁都赶不上,只字不识的她却满口斯文,出口成章,说话一套儿一套儿,还走州过县开会讲话,很是红火了些年头。后来因为碰了大钉子导致一身的毛病,渐渐让病魔给降住了,现在只能在家干些零星活儿,再也出不了门了。  她恨不能立即把女儿叫回来一把捏碎了又重塑回听话的儿时。高明鉴的行动太让她震惊了!——他是何等样人,何时给人说过一句软话低过一次头!他竟给她夫妻俩下跪!  “这事不能拖了,我明天到县上去。我去她不答应我就不回来——我拿我这条命跟她换,我不信她敢不答应!”刘爱芬执拗地说。  “他妈,你那身子行吗?不要真的把你的命搭进去了……”  “我死不了。就是死也没啥,我豁出去了。”  肖智聪焦灼地看着妻子,真想替她去,可他知道女儿更听妈妈的话,他去肯定不管用。  “高原哥多好的人啊,姐姐她为什么不同意跟他结婚呢,要是我,我就……”  慧玉往前走着自言自语,不禁羞得把脸捂起来。  “念念叨叨啥呢?谁惹你了,看把眼睛都哭红了。”同村伙伴葵花迎面挡住她说。  慧玉见人家问就把衣服的事说了,眼泪又出来了。  “哎哟,这么点小事值得你伤心吗?干脆你穿我的算了,我那二新的红衣服你穿上正合适。”  “那你穿啥?”  “我有新的,就剩缀纽扣了。”  “啊!那还差不多,太好了!”  慧玉带泪嫣然笑了,粉嫩的脸蛋儿如带露的芙蓉,黑亮结实的长辫子欢抡起来,小腰婀娜,两个小姑娘一路儿笑着跑着去学校了。


下载链接

商道茫茫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