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王

商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1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作者:(美)潘純
页数:308
译者:金培
书名:商王
封面图片
商王

前言
  我認識阿良。在他的顧客嘴里他是“劉佛良”,夏威夷歷史上最成功的華人商人之一。  孩提時,我常常陪著媽媽去他開在國王北大街的店里買東西。這個店坐落在克考利街和冒納凱亞街的交叉口,門前總是堆滿了箱子和一包包的貨品,店里隨時都擠滿了人。很多時候,我看至0阿良一邊接電話,一邊麻利地收錢找錢,每每都覺著驚訝不已。  那時候的夏威夷人還存在很強的種族觀念。劉阿良能做得如此成功,得益于他的機靈、勤奮、堅韌和根深蒂固的儒家處事理念。  在他剛從中國來到夏威夷時,夏威夷尚處在王朝的統治之下。當強勢的商人推翻君主制在夏威夷的統治時,阿良經歷了那場政治和經濟的巨變。當這片島嶼最終被美國吞並之後,阿良更是挺身而出,抵制當地的美國政府對夏威夷的統治。劉阿良在經商方面的成就更是引人矚目,他的批發零售業務遍布夏威夷群島。  還在本書的作者潘純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就認識了她,她是我女兒的同學。幾年前,我太太艾琳向潘純提及我認識她的外曾祖父劉阿良,她竟然從未听說過她外曾祖父的名字,令我們大為驚訝。就這樣,為了了解她從不認識的外曾祖父,潘純開始了她的漫漫求索。  這是一部紀傳體小說,記錄了一個傳奇人物的故事。這也是關于一個有良知的中國商人的故事,講述他們是怎樣在充滿偏見的各種法令和種族歧視之下掙扎求存,以及自身的文化傳統怎樣被逐漸淡化的過程。
内容概要
  18岁的凤霓依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夏威夷商人刘阿良的长子泰桐。因军阀混战、时局动荡,凤霓随丈夫辗转来到了夏威夷,在檀香山第一次见到了公公刘阿良。和公婆生活在一起的日子里,历经夫妻误解、婆媳矛盾和妯娌、姑嫂不和之后,凤霓选择了和丈夫带着孩子从这个大家庭逃离。拥有了自己生活的凤霓,也慢慢从侧面了解了刘阿良——这个在夏威夷从一无所有的异乡人到广受各方赞誉的“商王”的奋斗历程。
作者简介
  潘纯,在夏威夷出生长大,后就读畔纳荷学院和夏威夷大学,后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荣誉学位毕业。她目前居住在加州阿拉梅达。潘纯最早是从美国参议员海勒姆.L.冯口中了解到阿良的故事,并发现自己和阿良还有着亲缘关系。于是就动笔记述了夏威夷的华人移民回忆中最值得骄傲的“商王”——刘阿良。
书籍目录
序言第一部第一章 中国:1917年第二章 来到檀香山:1918年第二部第三章 猛龙醒来:中国1871年第四章 卡卡阿寇的小店:檀香山1900年第五章 从灰烬中重生:1903年第六章 泰桐的童年和少年时期:1903年6月第七章 甘陂村的刘氏家族:1903年第八章 刘阿良的妻子们:1905年第三部第九章 被欺凌的女人们:1907年第十章 明耀堂的建立:1910年第十一章 住进了大家庭:1918年第十二章 逃离:1919年第十三章 瑟蔻巷的新家:1919年第十四章 一罐“被盗的”咖喱鸡:1919年第十五章 阿良战胜移民局:1919年第十六章 泰桐的汽车:1919—1920年第十七章 阿良的女佣回来了:1920—1921年第四部第十八章 刘阿良有限公司:1921年7月第十九章 背叛:1921年7月第二十章 离婚—黛嫝的计谋:1921年12月6日第二十一章 质询委员会:1921年12月7日第二十二章 两个月的战争:1921年12月—1922年2月第二十三章 胜利和上诉:1922年8月第五部第二十四章 一个家庭的分崩离析:1924年8月第二十五章 陷阱和欺骗:1924年10月—1926年第二十六章 毁灭的暴风雨:1926年第二十七章 常氏重现人间:1926—1934年第二十八章 鬼魂为阿良起舞:1934年第二十九章 葬礼上的荣耀与不敬:1934年5月第三十章 在那风中飘着野姜花香气的地方:1935年5月家谱感谢

章节摘录
  第一章中国:1917年  第一次听到“刘阿良”名字的那天,我正在一棵荔枝树上荡秋千。爸爸从新加坡的店里回来,津津有味地告诉妈妈他那些同行旅客的故事。而我,干吗要关心夏威夷某个富有的中国商人?抑或那个位于蛮荒之地的港口?能让我感兴趣的只是海盗们挥舞着刀剑横行于南中国海峡,皇帝中了凶恶虎怪的蛊惑,还有月夜里从坟地里爬起来的鬼魂们。  “夏威夷在哪儿?”我问。  爸爸抓住我头发上的缎带,打趣地说:“如果你朝着太阳航行,经过三轮满月,就到了夏威夷的檀香山山脉。”我甩动自己大辫子去打他的肩膀,被他一把抓住。我笑得越发厉害,都从树上摔了下来了。  当时的我怎么可能知道,十年之后,在我十八岁时,会是刘阿良把我和我的孩子从移民局关押的船上救出来;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会避开他的大太太,和他的长子在夏威夷的月光下缱绻,并拒绝了他临死前最后的充满爱的遗愿。  等我再听到“刘阿良”这个名字的时候,爸爸已经去世了。  “让刘泰桐给你当女婿,娶你的大女儿。”蔡媒婆用她的扇子敲了敲妈 妈,不容反驳地说道, “他是刘阿良的长子,那个夏威夷最有钱的商人。”  “太远了。”妈妈不同意。她像一只呼扇着翅膀心绪不安的麻雀,想到将要失去她的长女,她皱起了眉头。  “想想凤霓能有个百万富翁的公公,该有多福气。他还有个五星头衔,那可是只给有权势和有名气的大人物的。人家都叫他‘夏威夷商王’,多有名啊,他都用不着本名了。有几个人能有这个荣耀和福分得到广东总督给发的五星头衔啊,我用一只手都能数出来。还记得两年前阿良回来吧?为了庆贺他的新屋建成,办了三天的酒席,我们都被请了去。他家厨子一天得准备两千人的饭菜呢。”  “泰桐是他的长房长子。”蔡媒婆把扇子举得高高的,像是要强调她话里的“长”字,“跟属鼠的凤霓再般配不过了。泰桐和他父亲一样,属龙的,天生的领袖,坚强而又足智多谋。”  “急性子,还固执。”妈妈反对。  蔡媒婆摇摇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很不以为然的样子,手指翻弄着皱巴巴的红边皇历上薄薄的纸页。 “看见没?属龙的固执只在表面上。实际上属龙的心软,正直又有灵气,最需要有个属鼠的来帮衬他,因为属鼠的性格刚强,做事有主见。也是运气不好,他头个太太给他留下个女儿。话说回来,夏威夷实行的是美国的法律,和咱们这边儿的规矩不一样,凤霓嫁过去就成了他唯一的太太。”她一再提醒妈妈,除了他家在夏威夷的生意之外,泰桐的父亲已经在中国修建了三处宅子了,处处都比我家的大,就在群山环绕的甘陂村里。  隔壁房间里,祖父和我从门缝儿里偷瞥到蔡媒婆和妈妈在翻皇历,她们想找个吉利的日子来相亲。只见,蔡媒婆那满是主意的额头上皱得如同一道道深沟,而妈妈一直不住地摇头。看得出,找出吉日并非易事。  我溜回椅子里,转向祖父求救。他表情平静,目光却锐利逼人。从中国到新加坡,精明的商人们都认识并且尊敬这张脸。可现在,这张脸因为失望沉了下来。而我已经泪水涟涟了。这次妈妈和蔡媒婆的计划进行得比我想象的顺利太多了。  妈妈有五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照中国传统,我那还在襁褓中的弟弟——祖父唯一的孙子,将会继承家族的房产和生意。作为一个出身优裕家庭的女子,我的职责就是嫁个好人家。有四个富家子弟抢着要娶我,可是他们分别是家里的二子、三子、四子。“不嫁,”我冲妈妈发脾气。我可不想去奉承他们的大哥和他们的妻妾们,我也受不了丈夫娶妾。于是,妈妈警告我,要么嫁给这个美国人,要么就像我姑姑一样去当尼姑。  几天后,妈妈仔细相过了泰桐,这次见面因为蔡媒婆那番关于“赫赫有名的夏威夷商王的长子”的论调,平添了几分重视。他身材高大,大大的黑眼睛诉说着他沧桑的经历,浓密的黑发,还有均匀黝黑的肤色。他穿着一身西服,自信地站在那儿,但一举一动又流露出儒家谦逊的姿态。  我躲在客厅楼上刻有精美雕饰的阳台上,猜想这个男人此刻是否会念及他死去的妻子,随即又为自己的天真感到脸红。他的父亲曾和五个太太、一大群年轻女侍住在同一所房子里,他从这样一个父亲身上学到了些什么?他的一些姨娘和弟妹们,如今就住在距我家往北五里外他父亲的宅子里。  他晃动着宽肩膀走进来,仿佛习惯了在海风吹拂的地方走路。他的目光大胆而善意,当他盯着某处时,神情总是很关注的样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这倒是个有意思的挑战。”我跟自己咕哝着。他在夏威夷和中国都接受过教育,也许,是他的中国血统让他身上完全没有粗野的美国痕迹。  妈妈示意佣人端上茉莉花茶和杏仁饼。她自己靠在椅子里,像麻雀扑打着翅膀保护巢中的幼鸟,妈妈探究的眼光停留在这个出生在夏威夷的华人身上。这个人会照顾好她的大女儿吗?她吸了口气,一双杏眼充满了疑问,直直地盯着泰桐。  泰桐像任何一个受过良好教育,有着新观念的人那样,恭恭敬敬地回答了妈妈的问题。只是他的眼光小心翼翼地越过了母亲——停留在规规矩矩地排列着的十二把雕花椅子和镶有大理石的雕花茶几上。厚密的天津地毯让脚步和说话声都显得那么安静悦耳。他重新转向妈妈,接过她递来的茶。换了别的人一定会笨拙地去捧那个小巧的茶杯,而他只用一只手握着茶杯,另一只手轻扶着。我有意选了薄脆易碎的杏仁饼当茶点,这一关他也通过了——他用优美的姿势吃下去,连一丁点儿碎屑也没落到膝盖上。  我已经十七岁,几乎要错过能够嫁出去的最佳年龄。在所有的求婚者里面,祖母和妈妈都看中了泰桐,她们相信这个年近三十、经验丰富的生意人,最能成为一个沉稳的丈夫。因为,不管任何人,如果不是那么成熟沉稳的话,是应付不了我的。  “年轻男人血气方刚,你跟他们是针尖对麦芒,肯定相处不好。还是嫁个年纪大点的好。”祖父做了决定,“你的相貌赛过嫦娥,可惜啊……你太时髦了。”  “这又不是我的错。”我嬉笑着反驳道。我提醒祖父,为了躲开村里的闲言碎语,他曾偷偷带我到另一个村子去上学。一个女孩子干吗要会写能读?别的人家这么议论的时候,祖父让他们别管闲事。因为自从爸爸去世后,祖父在新加坡的时候,就由我来掌管家里的生意。我们客家人不像广东人那样认为女孩子应该缠足,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和兄弟姐妹们赛跑,爬上屋后的樟树。广东本地人比我们客家人的祖先要早八百年居住在这片物产的中国南部平原上。他们听不懂我们的方言,更糟糕的是,他们对于我们不给女孩子缠足感到惊骇不已。  女孩太多了,别的人家告诉我妈妈说,应该一生下来就把她们淹死。“把女孩送人吧,你现在有儿子了。”妈妈不理睬他们的建议。她的女儿们会照顾她的,不会忘了娘家。  泰桐离开后,妈妈问我对这个夏威夷商人印象怎么样。我把辫子甩来甩去,说“还不错。我就嫁他。”妈妈爱抚着我的脖子,她柔软的手指在颤抖。等她抬起我的下巴,我的眼泪像洪水一样淌了下来。  “哦,不。我这是怎么了?”我哽咽了。这个男人能给我一种不同寻常的生活——拥有他唯一太太的特权,传奇人物夏威夷商王刘阿良的长媳身份。可是,我需要付出的代价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钟家的生意能一直发达,祖父和我已故的父亲钟古嘉在新加坡拥有兴盛的杂货店和餐馆生意,挣那些在银矿和种植园工作的人的钱。他们还开着鞋厂,也做白蜡和橡胶的生意。我们只和相识的华人交易,因为华人认为欠债不还是丢脸的事。一个人在新年前必须得把债还干净,不能让任何债务败坏他的信誉。  祖父和父亲每隔两年回来一次。听到村里嘹望塔上传来欢呼他们到来的喊声,妈妈就会顺着小路跑下去。他俩走近了,妈妈颤抖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但她的心仍在奔跑,期望满溢出来。然后,妈妈又会添上一个或者两个孩子。爸爸会置下更多的稻田,把房子修得更大。  1908年,正是男人们在家的时候,一场疫病袭卷了梅县。中药抵挡不过霍乱,西医又不愿意到我们这个山里的村子里来。每天都有掘墓的人推车走过村子。  “为什么不让我代替我唯一的儿子去死啊?”祖父在病床上哭喊。我匆忙跑过去,用冷水退去他额头的热度——他还在发着高烧。我跑去问妈妈和外婆怎么办,她们只是伏在放着爸爸尸身的床上号啕不止。我们没时间按习俗安葬他。年仅三十九岁的父亲,在这之前他的一切都一帆风顺,而现在他躺在墓地里,那本来是他为了向自己的父母尽孝而刚为他们修好的。  当时,我只有十岁。从此我整日穿着棉布长裤和束腰外衣,坐着两人抬的轿子去地里监督农夫干活,给工人发薪水,这是从五岁起爸爸就分配给我的任务。如果碰上穷凶极恶的强盗来祸害整个村子,我还得把米藏在秘密的墙缝里,让家人从床下的密道下到密室里。听到强盗们把门窗打碎的声音,我紧紧捏住妈妈的手,不让她哭出来。  有时候,我要和堂哥、叔叔徒步从狭窄的小路翻过山梁,穿过如水墨画般云遮雾掩的峡谷,到很远的村子里去收债和收租钱。十二岁那年,叔叔在又一次这样的旅途中病倒了。我留下来安慰他,堂哥把他的皮毛大衣留给我们,自己继续往前走去找人救助。寒冷穿过皮肤直袭心脾,静寂的夜里一片漆黑,我甚至以为自己瞎了。叔叔死了,我颤抖着蜷缩在他的尸体边,借厚重的大衣躲过夜里巡游的强盗。救救我,观音菩萨,救救我,我一遍遍的念叨。等到一抹朦胧的紫色晓光掠过天空,我听到了堂哥跑过来的脚步声和他的喊声: “凤霓!凤霓!”时,我哭了。  一群老虎从山上下到村里,我召集家里所有的人,锁上沉重的大门。从窗户偷偷看出去,那群饥饿的猛兽在街上寻觅着。一只老虎扑向一个没来得及跑到安全地方的人,咔嚓一声就咬下了他的头,接着开始吞噬剩下的身体。  现在,我能把生命里所有的悲伤都抛在身后了。泰桐会给我一份安逸的生活,让我成为一个时髦且通达世故的男人的妻子,夏威夷伟大的商王刘阿良的长媳。  “是的,我愿意嫁给他。”我向妈妈说道。  当抬嫁妆的人和吹鼓手们走到山峰时,我紧紧抓住轿子的两侧。“这就是我的家,我丈夫的房子?”我惊叫出来,把盖头上的珠帘撩开,好尽可能看清楚一些。  我闭上眼睛,在心里感激祖父。整整一个月,他一直通过蔡媒婆商议聘礼的事。客厅里充满了无休止的大声议论,阿姨、姐妹、佣人们各抒己见,给一个个原本就漫长的下午平添了更多的无聊——大红的被面,还有我的结婚礼服,伴着喜庆的花鸟一起飞舞。  我未来的丈夫和他的父亲奔波于他们在中国和夏威夷两地的生意和房产交易。刘阿良很有面子,这从他的五星头衔上就能看出来。在我眼里,这就是家族的荣耀、财富和权力的象征。  明耀堂是刘阿良在中国最大的一处房产。它占据了整个山脚,一道高墙把那座高耸的山丘划归于它的范围。我们又走近了一些,在阳光照耀下,两百多个房间的窗户犹如水晶般晶莹,数十个屋顶上的瓦片闪烁着金光。由两百亩稻田织成一条美丽的绿色带子,一直延伸到天边。被围在高高围墙里的明耀堂俨然一个有着成熟果园、菜地和牲畜的小城。  婚礼当天似乎时间长得没有尽头——典礼,祷祝,还有宴席……当夜色降临,天空变得比叔叔在山路上去世的那晚还要黑时,泰桐领着我穿过有着高高天花板的,迷宫一般的大厅、起坐室,上了一道石阶,来到了明耀堂的腹地。他在一百一十八间卧室中挑选了最好的一间——冬暖夏凉。他摸索到了房门上沉重的黄铜插销,得意而毫不费力地打开房门。泰桐让我进去,他在等待,等待我的反应。  ……
媒体关注与评论
  长期占据各大排行榜畅销书之首,首部获得美国图书出版者协会,优秀文献奖的小说。记述夏威夷第一代牮人移民血泪奋斗史的长篇巨著。  你以自身优秀的才华和独特的视角,以及你的奉献精神,展现给世人更多的,需要深入了解的华人传统文化。你卓越的艺术创造力将会为整个文坛带来深远的影响  ——美国加州州长致作者 潘纯


下载链接

商王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