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賭

對賭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9
出版社: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作者:杜博寧
页数:300
书名:對賭
封面图片
對賭

内容概要
  《對賭》以真實材料為背景,從離岸公司負責人金狐狸為應對美日倫敦期貨戰的硝煙,提高自身規避風險和生存能力出發。和日本福田商社簽訂了一份對賭協議為線索,圍繞著國際金融大鱷們設計套殺中國商人的陰謀展開了一系列的故事和矛盾;中突。國際資本市場的波詭雲譎、現代中國金融家的風采、人性的美與丑、愛情與事業的;中突在此小說中得到了的展現。
作者简介
  杜博寧,70後作家,文筆冷冽飄逸,狂放不羈,一派浩然正氣,國內唯一橫跨軍事和金融小說的文壇奇才。出生軍旅世家,少時苦練武藝,習得少林拳、泰拳,曾在2001年歐洲自由格斗大賽倫敦晉級賽獲得亞軍。青年對留學英國,曾徒步攀越阿爾卑斯山脈。學成後浪跡歐美金融圈,做過美國對沖基金操盤手、英國風險投資銀行經理,真實見證國際金融資本血腥黑幕。回國後任某京城房地產企業副總裁職務,以凌厲的風險投資操作手法聲名鵲起,被新浪、搜狐、和訊財經等幾十家媒體競相采訪。  為祭奠南京大空戰70周年,2007年出版國內首部抗日空戰小說《燃燒的天空》,暢銷不衰,獲得各種媒體贊譽,特別是黨報《光明日報》的高度評價。2008年春出版國內首部現代戰爭力作《殺機時刻》,引起轟動,進入各大書店暢銷軍文排行榜,一時“洛陽紙貴”。
书籍目录
  关于对赌  《对赌》相关金融知识  第一章·靠败  第二章·猛龙  第三章·淬炼  第四章·獠牙  第五章·异变  第六章·荒唐  第七章·探幽

章节摘录
  第一章 靠敗  不到四分鐘,我就損失900萬美元。  正在這當兒,冷飲機又壞了。  今天看來情況不妙,霉運當頭。  900萬美元可不是個小數目,而此刻我又非常需要來一杯冰水。  我推開窗戶,看著大西洋的碧海藍天。  百慕大群島的氣候溫和宜人,主要依賴旅游、國際金融業和保險業。  星羅棋布的群島中,最著名的要數金融島。每年島上電子資產流動超過萬億美元,其規模僅次于倫敦和紐約。因沒有所得稅,所以是著名的國際“避稅金融中心”和“離岸金融中心”。  我試著掉換下心情,在瑪格麗特商廈五層一個房間里,享受著海風帶來的潮濕空氣。瑪格麗特商廈是金融投機家的樂園,這周我同樓的那幾家離岸金融公司半數以上都空著;有的人外出公干,有的人休假去了,電話機和證券票據七零八落地攤散在無人問津的台面上。其他地方也混亂無序,糟糕一團。他們的辦公室使我覺得像一個二手貨市場,而不是金融公司。  這是2008年6月里一個靜謐的星期一,在“金-愛倫”離岸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里,我的合伙人愛倫不在,她去談一筆跟莊南亞六合彩外圍的業務(畢竟我們現在沒有坐莊的實力,可誰不想干大事),我估計她這時候正在馬來西亞賭城“雲頂”上泡溫泉。  我是個漂泊海外的中國浪子,變換過許多身份,美國對沖基金操盤手,英國風險投資銀行“掮客”。  苦海浮沉,我逐漸升華成一只能經得起大風大浪的叢林之狐,歐美江湖中人叫我“金狐狸”。  五年前我在荷蘭開了家金融離岸公司,專做亞洲人的投機生意,漸漸有了信用度和利潤後,很多亞洲包括中國大陸的商人紛紛委托我投資理財。  沒有人知道我究竟管理了多少資金,包括愛倫。  愛倫是個頗講義氣的混血美人兒,父親是荷蘭黑幫的一頭“浣熊”,母親是中國留學生。愛倫有雙洞悉世間的美眸,渾身放射著壓抑不住的性感,空手道黑帶讓她擁有健美強悍的腰肢,她每個動作都是燃燒的,走起路來步態充滿彈性,頭發和裙子飄飄灑灑,拖著一股熱風,沒有多余脂肪的腹部能讓見過她的所有男人精神一振。  四年前在阿姆斯特丹皇家銀行門口,當至少10把無聲手槍頂住我腦袋時,剛從賭場出來閑逛的愛倫路見不平替我挨了三槍。從那後我們就成了合伙人,在紐約、倫敦、東京、香港我們不停地注銷舊公司,不停地注冊新公司,替各種亞洲客戶投資金融期貨和地下金融衍生品,百慕大群島這家“金-愛倫”離岸金融公司是我們開的第三十七家新公司。  愛倫是那種外表很強勢內心卻很脆弱的女人。  幾年前創業最艱難的歲月里,我和愛倫曾經被債主逼得走投無路,兩人背著行軍帳篷和睡袋扎進巴西熱帶雨林里躲了半個月,睡在一個帳篷里,孤男寡女的,就因為她的這種性格,我才始終沒動邪念。  現在,我一邊重新閱讀著刊登在英國《金融時報》上的一篇乏味報道,一邊哈欠連天。那篇報道是有關昨天一件虛張聲勢而無實際意義的事,一家中國著名上市公司在收購法國電視公司兩年後陷入空前規模的經營深淵,面臨退市危機,所組建的歐洲分公司正尋求以“離岸模式”低價托管,報紙最後評論說,也許中國人需要一百年才能了解國際資本市場的潛規則。  我抬眼朝窗外望去。靠海的希爾頓大街那一幢幢灰不溜秋的高樓默默矗立,直指蒼穹;下面街道上彌漫著令人昏昏欲睡的暑氣。在西面100米處,一只海鷗在繞著一座保險大廈的樓頂翱翔。赫赫有名的離岸金融中心陷入了休眠狀態,很難使人相信那個沉睡的世界里在發生著什麼事情。  我面前的電話板上,一盞孤燈閃爍起來。  我拿起電話听筒︰“喂?”  “狐狸?我是泰哥。獵物來了,我們做把不?”  從那濃重的浙江口音里,我听出來是泰哥。他是美國瑞丁銀行駐倫敦的“掮客”,我在華爾街金融圈混時就認識他了。  泰哥聲音里流露出的急促口氣使我在椅子上有點兒坐不住了。  “泰哥,什麼來了?做把什麼?”  “幾個日本凱子智利投資的銅廠在LME沽空期銅(金融術語介紹見書後注解),日本鬼子被美國“鱷魚”基金的湯姆遜盯上了,他派內線找我跟莊埋“對鎖單”,我準備在十分鐘內進貨。听說那些日本凱子後台是日本富田商社,特他媽有錢,你想听听湯姆遜出的價不,狐狸?”  “說,泰哥。”  美國佬和日本佬要拼個你死我活,我也有點興奮,正心疼那900萬美金!  “听著,狐狸。最小跟莊金額5億美元,事成後8%的紅頭。12月期銅,開盤價3400美金以上掃貨,清楚了嗎?”  “清楚倒是清楚,可最近準備玩六合彩外圍,手頭沒那麼多現金,泰哥。”我的語氣故意顯出點沮喪。  “要不這樣,狐狸!為了搞彈藥,湯姆遜正在以發盤價拋售鱷魚基金所持的一些國家債券!我以瑞丁投資銀行作為債券包銷商,”泰哥繼續說,“10年期的意大利債券收益率是9.3%,加拿大債券收益率是9.2%,這還用得著多想嘛。這債券定會看漲,明白我說的話不?要不要我給你買下2000萬?我現在手上有鱷魚基金十幾億債券要拋!日本那兒我已經走了3億多貨。”  我在計算器上撳了幾個鍵。對于任何一個投資者來說,迅速以原始發盤價買下債券都會獲得可觀的利潤。當然,如果湯姆遜的債券拋售失利,瑞丁投資銀行將不得不降低售價,一直降到該債券的收益率高到足以吸引買主為止。  “泰哥容我想想。愛倫沒回來,這事我得考慮考慮。”  “行。但你要快點!你再湊湊看!”電話掛斷了,我肯定泰哥又忙著去找下一個合伙人。  我幾乎沒用時間去思考就敲出新加坡美龍證券首席分析師阿虎的手機電話號,阿虎是我在歐洲的死黨,我們留學時一塊揍過欺負中國女留學生的黑人,阿虎也認識泰哥,我把泰哥的話對阿虎重復了一遍,並征求他對這筆交易的意見。  “跟財大氣粗的日本富田商社對拼期銅不太靠譜,那債券雖然听起來是個好價,但兩天前上市的世界銀行發行的債券更軟,眼下沒有人購買歐洲債券。我在新加坡的客戶誰也不買。”阿虎的語調透著頗有分量的經驗之談和分析洞徹的真知灼見。大多數情況下,他的判斷都準確無誤,因而他擁有一批忠實的客戶。  “虎哥,謝了。”說完,我掛上了電話。  又一盞燈閃爍起來。  這回是立花純子從東京打來的電話。  她是一個酷愛中國文化熟讀《紅樓夢》的日本美女,為日本黑道之王山口組的私人財團在倫敦做石油期貨交易,和我保持了幾年的業務關系。  “狐狸,你好,日子過得怎麼樣?你今天準備和我一起沽空北海布倫特原油嗎?我听說中東歐佩克石油產量猛增,油價可能要下跌。”她那清越而柔和的口音是經過精心斟酌的,甚至鐵石心腸的客戶听了也難免不為之動心。  這位日本美女竭力藏而不露,我承認她確實具有過人的魅力,我仔細打听她的意見︰“純子,你為什麼不和富田商社一起沽空倫敦銅,或者買點瑞丁銀行包銷的歐洲債券?”  “沽空倫敦銅?富田商社簡直可笑,他們不過是個投機,愚蠢十足的闊佬,我看不清楚眼下的期銅市場行情,我的客戶也有同感,看不清楚的我就不會做。狐狸,要是你想購買債券,我敢保證瑞丁銀行會以極高的價格賣給你。一旦該債券暴跌,他們將設法以更便宜的價格重新吃進。”  “瑞丁銀行說這筆債券的小部分已經投放到你們東京市場。”我試探地說。  可能見我對原油期貨不感興趣,立花純子苦笑道︰“東京?我得眼見為實。當心點,狐狸。很多人由于听信瑞丁銀行的話賠了大錢。原油期貨的事你再好好考慮一下。”  接下來幾分鐘里,我是需要仔細考慮一下了。  “金大哥。”我的助手孟婷走進來。  孟婷長得很普通,瘦瘦的,高個,卻很沉穩的樣子。  三年前,我在倫敦希思羅機場接孟婷時,她還是個21歲的女學生,卻硬扛了兩個皮箱,過安檢時里面全是50英鎊面值的現金,把英國保安都嚇壞了。  孟婷的爸爸是山西一個私企煤礦老板,老婆和小白臉跑了,他在英國經地下錢莊朋友引薦和我成了忘年交,臨死前他已經把大部分錢轉到我為孟婷開設的英國賬戶上,又把出境機場的關系打點好後給女兒帶了兩箱英鎊登上飛機。  “金老弟,我死後孟婷就托付給你!千萬不要讓孟婷再回山西。”  “砰砰!”兩聲震破我耳膜的槍響後,大洋那邊的電話沒了聲。  公安方面判定是自殺,但孟婷哭著說她爸肯定是被那些煤老板仇家害死了。  我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讓孟婷的爸爸相信我,可能因為我這人特講義氣出的名,所以他就拿出上百萬英鎊和自己的女兒都委托我打理。從那以後,孟婷就沒笑過,不愛說話,人也成熟了許多。  緩過神兒,我叫助手孟婷把所有打進來的電話都擋回去,我要研究一下這幾筆交易。  對于債券,眼下市場非常疲軟是事實,兩天以前世界銀行發行的債券進展不利也是事實。但是,打那以來不曾發行過新的債券,我感覺到投資者都手攥現金等待著購進合適的債券。湯姆遜拋售的債券很可能就是他們所期盼的,其收益率顯然頗具吸引力。最令人感興趣的是日本方面。如果泰哥說的是實話,他們的債券真的已經在日本售出3億,那麼這筆交易會非常看好。  但是,我該相信泰哥嗎?他該不是把我當黃雀吧?  要是帶我出道的香港榮升證券公司駐百慕大辦事處負責人段紹華在這兒,他會作出什麼決定?  段紹華可是一個商界奇才,很多年前我剛出道時他幫過我。  記得當時他說︰“狐狸,在金融江湖打拼要看你是否用心,只要你用心,就能上位。”  他讓我把教科書上的東西全盤否定,他的點撥讓我至今受益匪淺,他在貨幣和利率方面的戰略預見非常準,凡事都喜歡以極其精確的經濟分析為依據,他不喜歡做新鮮事物的賭博。  “嗒嗒嗒!”  我朝孟婷的辦公桌望過去,見她正在把一本統計賬簿上的數字輸入計算機,她思維越發敏銳了,我最近經常與她討論一些看法。  我干脆用手機撥通愛倫的電話。  電話通了。  “說,狐狸。”愛倫總是很干練。  “愛倫,我想自殺,快來救我!”我胡扯道。  “我不知道你遇到什麼問題,不過還不至于要自殺吧。”她忽道,“你像那種自殺的男人嗎?”我猜她那迷人的臉上一定綻開了笑容。  我回報以微笑︰“我也只是在考慮。”然後我向她簡單講了講泰哥所說的情況,以及其他幾位朋友對這筆交易的看法。  愛倫仔細傾听。  她思索了片刻之後說︰“狐狸,如果泰哥這麼說,我們壓根兒踫都不去踫它。你要是真想把我們客戶的錢賭光的話,為什麼不在保險點的東西上下賭,比如在月球上開個妓院?”  “愛倫,說正經的,我認為那些債券有利可圖。”  “狐狸,我也說正經的,如果泰哥攪在里面,就別做。”  “要是段紹華在這兒,我估計他會介入。”  “那好,你去問問他。”  我轉身對孟婷說︰“給我接通段紹華的電話。快一點。”  孟婷只花了一分鐘就在段紹華下榻的“香格里拉”酒店里找到了他。  “你好,段哥。很抱歉晚上打攪你。”我說。  “沒事,狐狸,說吧。”  我概括地匯報了一下泰哥說的那幾筆交易,並重復了阿虎、立花純子和其他人的否定意見。然後,我把泰哥說的關于日本市場動態的話告訴了他。  停頓了幾秒鐘之後,我听到了段紹華那帶著淡淡香港腔的國語,這聲音宛如一杯上好麥芽釀造的冰鎮威士忌。  “狐狸,我們聯手也許可以在這次期貨戰上做點文章。今天上午,我和兩家美國離岸金融公司談過了。他們都說對次貸危機後美國的股票市場頗為擔憂,並且一直在大量拋售股票。他們有幾十億美元要投放銅或者原油的期貨市場,但一直在等待一種大行情的機會,這樣他們便可吃進他們想買的數量。如果他們兩家都這樣認為的話,那就可能還有五六家離岸公司也持有同樣的觀點。”  “這麼說,泰哥說的也許是實話?”  “這事雖有些怪,但可能是實話。”  “我用5億美金來跟莊?”  “不。”  “不?”我不明白這話什麼意思。听段紹華剛才的話音,這筆買賣好像有利可圖。  “對賭日本富田商社!跟莊10億。”  “10億美元,段哥?”我一愣,在一筆人人看不清楚的交易上投這麼多錢,好像太多了。實際上,不管是投在哪筆交易上,這錢好像都太多了。而且我肯定愛倫在南亞六合彩外圍上也需要資金。錢雖然充足,但我在客戶資金上設置的止損點向來有原則,不能孤注一擲。  “相信我,狐狸。賺大錢的機會可是千載難逢的。現在機會來了!”  “明白了,段哥。今晚上你一直待在旅館?”  “嗯,看來我現在有事要做了,你沒事別打擾我。”段紹華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買10億美元做多期貨銅可是要冒大風險的,極大的風險,那可是要硬著頭皮接實盤的!!如果我們打錯了算盤,我的損失會把我和愛倫幾年的功績毀于一旦,而且很難對那些把錢委托于我的機構或個人解釋清楚。  命運,不過是生命歷程中的運氣,又稱機遇。庸碌者視而不見,精明者及時抓住,大智者善于創造。  很多時候,當我決定及時抓住機遇時,就意味著我對另一個機遇或另一條路子的自動放棄,這並不是我個人的智力所能取舍的。  “對賭日本富田商社!跟莊10億。”  我仔細品嘗,發覺段紹華語句里明顯是兩層含義。  段紹華是金融高手,也是個偷窺老手。他從來不把話說白說透說清楚,讓我品句味,就像他喜歡安裝針孔攝像機偷窺香港美少婦換內衣的神態與風韻。  我剛出道那會兒,段紹華像位得道禪師般向我闡釋,“品句味”骨子里和偷窺是同一個原理。  他說︰“偷窺是中國人的傳統習慣,自古中國人總是想偷看別人的隱秘。為什麼希望窺探別人隱秘?是想對外宣傳張揚,以顯示自己才華橫溢。自己沒有的可賣,于是就想偷別人的去賣。這就是一心熱衷別人隱秘的心態。若有這種心態,在德字上叫什麼?叫缺德。故知,我屬于那種缺德之人!”  我笑笑︰“段哥,若我撞上了而不是故意想去偷窺,怎麼辦?”  “狐狸!你可以歉意一笑,最好是一言不發。只當沒看見就行了。”段紹華繼續道,“《紅樓夢》里薛寶釵很會處理這種事。一次她獨自步入大觀園幽處,忽听見一亭閣中有男女之聲,但撤步已來不及了,里面的人已經知道外面有人了。于是,她故作高聲喊道︰黛玉!我看你往哪里躲!一邊喊著林黛玉的名字,繞亭而去。”  “寶釵是真高!”我震撼。  “嗯,一方面表白了她不知亭閣中有人;另一方面是此事一旦漏了出去,亭閣中人決不會懷疑是她,而一定會認為是林黛玉在偷窺!”  “不過段哥,寶釵這招有點損了。過于心計。”  “狐狸,寶釵最後是贏家。”  最後的贏家!  “對賭協議!!”我在回憶中找到了句味。  簡單說說,對賭協議是投資方與融資方在達成協議時,雙方對于未來不確定情況的一種約定。如果約定的條件出現,投資方可以行使一種權利;如果約定的條件不出現,融資方則行使一種權利。所以對賭協議實際上就是期權的一種形式。通過條款的設計,對賭協議可以有效保護投資人利益,但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對賭協議在中國資本市場還沒有成為一種制度設置,也沒有被國人采用接納。但在國際資本市場中,對賭協議已經被廣泛應用。  我沉思片刻再次撥通愛倫手機號碼。  “狐狸,說。”她火一樣灼熱。  “愛倫,段哥給我畫了個道。”  “哦?”  我用平靜口氣說出通盤想法︰“我把10億美金分成兩份,5億美金跟美國鱷魚基金的莊,5億美金跟日本富田商社簽對賭協議建空倉。”  “有點意思,和富田商社簽對賭協議?仔細說說。”愛倫好奇地問。  “富田商社在遠期合約上最少碼到六七萬噸的空倉頭寸,而他們在智利投資的三家銅廠生產力有限,近期合約的一筆交割期為7月8日。由于該筆空頭頭寸過大,所以美國鱷魚基金不相信這三家智利銅廠能在指定期限內實現交割,于是聯合國際炒家趁機逼空。截至今天收盤看,LME市場的銅期貨價格已經連續漲升至3445美元。我分析,這些日本佬空頭建倉均價在3300美元/噸左右,加上另一家與之協調行動的日本海外銅廠的空頭頭寸,總共達到10萬噸。照此計算,日本富田商社一天內的浮虧可能達到近億美元。而按照指定時間交割如此數量巨大的銅,顯然不現實。要想將智利銅廠的貨裝運到LME指定的倉庫並完成注冊,至少需要一個半月左右的時間,而目前距離交割期限已只有一個月。所以愛倫,我想。”我故意頓了一下。  “狐狸,我沒猜錯的話,你用區區5億美金想叼上富田在智利投資的大銅廠?!”愛倫撲哧笑了起來。  “對頭!愛倫,對賭協議的終極獵物就是這三家日本銅廠的控股權!”  “但是狐狸,實力上看,美國鱷魚基金沒有日本富田商社資本雄厚。”  “呵呵,日本人不簽也無所謂,我們做多和做空都是賺錢,只不過把美日兩家當成鎖單的兩條鱷魚玩玩。”我聳聳肩道。  “有點意思,對了狐狸,我在雲頂這兒為跟莊六合彩外圍的事剛把‘風箏’拉起來,明天要約見馬來西亞博彩圈‘拿督’坤哥,我們資金這麼緊,唉!我又要把性命賭上,裝成大款去欺騙一條頭狼。真不好談判哩!”愛倫嘆口氣。  “還要把你性感的身體賭上,愛倫!‘拉風箏’的技巧你比我老到,你就勉為其難吧。大不了我們繼續回南美熱帶叢林跑路!”我調侃著掛斷電話,撥通泰哥的手機號。  “泰哥,5億美金找朋友借了半天,總算湊夠了。這莊算我一份!”我跟泰哥簡單說了幾句話後,哪管他那邊興奮還是震撼,我轉向身邊的孟婷,“今晚集合所有人,上山!”  “好的。”孟婷轉身出門。  所謂“上山”就是去我們在百慕大群島秘密投資改建的“大西洋堡壘”,那是座軍事化管理的秘密金融操盤基地,所有22歲以下“黃金期”歐美操盤手都是分類編號,按照國籍編制進行操作。  “大西洋堡壘”在改建前是一座兵營,幾十年前為德國空降師軍事登陸的臨時營寨,幾尊翻新的德制山炮都是那時候留下的遺跡。  第二天夜里,為即將次日抵達百慕大群島的日本富田商社談判代表準備好食宿後,我決定到“大西洋堡壘”作一次視察。  不出我所料,美國鱷魚基金發動兩天攻勢後,進展一直很不順利,在倫敦期貨銅主力合約12月銅陣地上,美軍前沿各操盤部隊僅僅推進了20美金到30美金不等。  這兩天的情況比我事先預料的糟糕,日美硫黃島戰役式的反復爭奪、困滯不進的沉悶局面出現了。  “大西洋堡壘”負責逢低掃貨的美國組已經跟富田公司防線上的日軍操盤手發生過火力接觸,根據我當天上午接到的最新報告,日軍的一個長達半小時的加強火力震倉沖擊,將倫敦的中小機構恐慌性拋盤擠壓出來,美國鱷魚基金30日均線被空頭攻佔,擊穿!  今後幾天我估計財力雄厚的日本鬼子就會發動反擊,美國人的攻勢難免要受些影響,不過只要部隊能夠挺住(雖然我懷疑美軍部隊能否挺住),那麼不出兩個星期,日軍防線就一定可以突破。  自從美軍阻擊日軍空頭下跌五浪的第五浪延長浪失敗以後,戰事沉寂了好幾個小時,據泰哥說,鱷魚基金的湯姆遜正調兵遣將大力貯存炮彈,並準備聯絡加拿大的“老虎”基金,認真制訂作戰計劃,為大舉進攻積極準備。  “狐狸,凡是我所能辦到的事我都辦到了!”能听出泰哥還是憂心忡忡。日本富田商社在五浪後反彈A浪前沿營地的工事上都構築了掩護設施,泥濘的分K線和時K線上都鋪起了陰十字星,這些都是明白無誤的跡象,表明日軍士兵的心理是準備扎下去作長久打算。  別想叫日本人迅速屈服。我內心深處還是暗暗叫了一聲僥幸。我對日軍士氣原先所作的判斷,竟是有疏漏的,他們不是凱子,有專業的手法。  我要是能有幾個觀察敏銳的對沖基金操盤手多好,玩對沖基金的手法都比較凶悍,從拉漲停板到瞬間跌停玩幾個來回用不了一刻鐘,那樣這仗打起來就簡單多了,也靈活多了,不過話又要說回來,對現有的人手要求本來就已經不能算低了,如果還要加上高度敏銳這一條,那未免要求過高了。  我心里含含糊糊、隱隱約約地,覺得有些不大踏實︰此次美軍進攻硝煙彌漫,可是自己起的作用似乎不大,5億美金的作用充其量就好比服務生為老板們輕輕一按電鈕,等著電梯開來。這麼一想,我的心情頓時就打了折扣,心里還依稀有些惱火。  才兩天的進攻,恐怕我的跟莊資金會難乎為繼,明天我需要與日本富田商社的代表認真溝通一下。  盡管心中有種種不確定的想法,我手里卻還是忙個沒完,前方的進展得密切注意,送來的報告得一份份認真批閱。這種工作就是累人,就是煩人,到了黃昏時候,我已經感到很疲乏,需要調劑調劑了。  我要司機把我的寶馬吉普車開來,7點左右,就坐車出發了。  今天的月相當圓。  我靠在吉普車的前座上,看車前的燈光在兩邊密林的枝葉叢中掠過。  我抽著煙,感到一陣陣和風拂面,十分愜意。雖然忙了一天身上沒有一點力氣,可是神經仍極緊張,風馳電掣一般的感覺,引擎的呼吼,坐墊的顛動,煙的香味兒,漸漸使我平靜了,有如沖溫水浴一樣,全身的神經都受到了撫慰。我的心情漸漸愉快起來了,肚子也覺得有點餓了。  吉普車來到“大西洋堡壘”,駛過了剛下過雨泥濘的停車場,車子停在一片相對說來比較干燥的泥地上。門口的法國退役特種兵保安早已打電話通知了孟婷。  她徑自到車前來迎接我。  孟婷穿了軍用迷彩裙,她看出我的焦躁,眉頭一皺似乎想緩和一下氣氛。  “首長好!”她忽然一敬禮。  我好笑地點點頭︰“我來看看你們的炮彈怎麼樣?”  “很好。”孟婷笑吟吟地說。  “大約在一小時以前,調了兩箱哥倫比亞黑咖啡上來,收到沒有?”  “收到了。”孟婷頓了一下,“首長,連這樣的事你都要親自過問嗎?”  這話讓我听了很高興,我卻反問︰“你有沒有告訴手下今天下午你們大規模地集中吸貨非常成功?”  “我講了兩句。”  “這事可要大講而特講。你們勝利完成了任務,作為一個能干的指揮員,就應該把情況告訴部下。應該讓他們感覺到這里邊也有他們的一分力量。”我故意搞了一派領袖風範,顯出的正義凜然讓孟婷由衷地笑出來。  “是,首長。”孟婷還在笑。  我下了寶馬吉普,舉步走去,孟婷緊隨在側。“你們今天還是每隔15分鐘做一次擾亂性拋盤,是這樣吧?”  “從上午開始起一直沒有停過,今天12月銅日K收了一根吊首線,下影線是實體的五倍!”  “上吊的K線,你今晚怎樣安排部隊休息,怎樣安排做明天的進攻計劃?”  “我把每組的一線操盤員減少了一半,每半個班輪值兩個小時,執行四次模擬攻擊預演。”br>……
编辑推荐
  《對賭》是國內首部揭示國際資本市場內幕的金融商戰小說。一部讓股民瘋狂、金融界震撼、投資人醒悟的商戰巨作。  當別人貪婪時,我們恐懼。當別人恐懼時,我們貪婪!


下载链接

對賭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