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局

謎局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
出版社:廣西人民
作者:貫越
页数:227
书名:謎局
封面图片
謎局

内容概要
  在廣告行業年末投標的關鍵時刻,嘉琳公司總經理柳飛雲突然發現有人深夜潛入自己的辦公室盜取了標書,這就意昧著公司的報價全面露底,而他的競爭對手在第二天又全線修改了報價。種種蛛絲馬跡表明是公司內部的人所為。是誰?出于何目的?是否存在背後指使者?柳飛雲與助手李曉峰根據各種細微的線索一步步地探尋真相,在緊張懸疑的24小時之後,真相即將大白,然而他發現自己身陷一個更大的圈套中。
作者简介
  貫越,北京人,七十年代生。在商業的圈子里輾轉十余年,對商戰的驚心動魄有著切膚的感受,著有經管類圖書《底牌》。
书籍目录
楔子2005年12月30日第1章 8︰00am第2章 8︰45am第3章 9︰00am第4章 10︰10am第5章 10︰40am第6章 11︰20am第7章 11︰50am第8章 1︰30am第9章 3︰00am第10章 5︰00am第11章 8︰00am第12章 10︰30am第13章 12︰00am第14章 2︰00am第15章 4︰00am第16章 6︰00am第17章 8︰00am謎底尾聲

章节摘录
  柳飛雲拿起電話撥通了大廈保衛科,自報了家門,讓他們查一下今天凌晨公司大門的監控錄像,然後拿起手包走出了辦公室。李曉峰正在聲情並茂地給高宇打著電話,柳飛雲向他做了一個外出的手勢後轉身走下樓梯。  柳飛雲坐在車里點燃了一支煙。很顯然,李曉峰昨晚根本就沒看西甲聯賽,那麼他為什麼會撒謊?為了掩蓋什麼?難道是他在深夜里潛入我的辦公室,並竊取了所有的投標報價?  但又有很多事情說不通,他怎麼會知道我設的文檔密碼?這個密碼與我身邊的數字沒有任何關系,外人能猜到的概率很小。另外李曉峰得到這些報價的目的又是什麼?他應該不會暗中與白秀清聯手,如果要挑出一個他在世界上最鄙視的人,那一定非白秀清莫屬,就算是純粹的利益驅使,以白秀清的秉性決不會拿出一大筆費用作為換取信息的代價,況且以李曉峰目前的收入,沒有必要用自己的行業口碑去交換蠅頭小利。  除非李曉峰有自己的公司,他可以依靠這套報價來豐滿自己的羽翼。但創建一家廣告攝影公司談何容易,這需要至少一百萬硬件的投入,還不算搭建攝影棚和雇用專業攝影師的費用,他李曉峰好像還沒這份財力。更何況這個圈子本身就很小,各家公司的主要人員都彼此相識。如果李曉峰有公司,那他建攝影棚這種大事早就應該在圈內傳開了,自己斷然不會毫不知曉。  這時保衛科的電話打來了,他們通過監控錄像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人物進入公司,並詢問是否需要報警,柳飛雲客氣地謝絕了。看來大廈的工作效率還是很高的。  現在看來那個人走正門拿鑰匙進入房間的可能性已經排除了,但這似乎更加匪夷所思。此人一定是從一樓的窗戶爬進來的,可眼下正是寒冬臘月,窗戶怎麼會開著?另外公司明文規定下班後要檢查窗戶,性格謹慎的王會計絕不會如此大意。  柳飛雲忽然想到另一種可能性,那個人下班後可能根本就沒有離開公司,而是隱藏在某個角落一直等到深夜的降臨。他究竟會躲在哪兒呢?記得王會計說她去了一次飲料吧,這個人一定是趁機躲到自己的辦公室。王會計臨走時會檢查每個房間的窗戶是否關嚴,但唯一不會進入自己的房間,她知道我有下班關窗戶的習慣,因此只有在我的房間里才有躲過王會計檢查的可能。  此人當然不會大模大樣地坐在沙發上,而是躲在自己的辦公桌下。想到這里,柳飛雲突然冒起一身冷汗,居然有人在自己的辦公桌下潛伏了一夜!  這個人一定是公司職員,他是李曉峰嗎?  柳飛雲將車駛向長虹橋附近的盈科中心,停好車後走進太平洋百貨頂層的一家咖啡廳。據說樓里有很多五百強公司,所以這里永遠都沒有淡季。  柳飛雲要了一杯普通咖啡坐在靠窗戶的位置,安靜地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四處奔忙的人群。此時咖啡廳里似乎只有他才如此清閑,世界各地不同的人種像熱帶魚一樣地游弋著,他們使用各種語言和對方交流著,儼然變成一個偌大的會議室。  就在柳飛雲抽完一支煙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陣清脆的聲音︰“柳哥,你怎麼來了,看見我也不打聲招呼。”一個身穿職業女裝的姑娘神色淡定地說。  柳飛雲轉過頭去,笑著對她說︰“你這麼忙,我哪敢耽誤你生意呀,我過來拜訪樓上的一個客戶,誰想到路上車少人稀,到早了,只好到你這來消磨時間。最近我們工作比較忙,影響你了。”  “哪的話,忙點還不好,我家李曉峰跟著您干沒錯,不過你們都連熬四天了,可得注意身體。”李曉峰的女朋友宋靜關切地說。  宋靜是這家咖啡廳的營業經理,同時也是一位成熟獨立的職業女性。由于柳飛雲和李曉峰的關系密切,因此他們的愛侶也自然成了好朋友。  “我給你們買了兩張電影票,這個周末咱們四個人看電影去。你倆在一起時間已經不短了,怎麼還不結婚?你別再挑了,李曉峰可是打著燈籠都難找的主,除了話多點沒別的毛病。”  “柳哥,真不是我挑,李曉峰對原簡森公司的那位助理一直念念不忘,這事您知道呀。”宋靜紅著臉不好意思地說。  這件事柳飛雲當然知道,李曉峰和他的助理付娜娜談了幾年戀愛,後來在李曉峰離開簡森公司之前他們就分手了,但此後一直是藕斷絲連,李曉峰似乎總是忘不掉這位美麗的助理。柳飛雲曾經很嚴肅地和李曉峰談過此事,看來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  “我一會就回去說他,這小子實在太不像話了,你放心吧。那我走了,你快忙去吧。”柳飛雲拍著胸脯說。  宋靜高興地道謝後,轉身就進了吧台,而柳飛雲似乎很難再高興起來。連熬了四天?昨天很早就下班了,李曉峰根本就沒有回家,他究竟去哪兒了?難道真的是他?此刻柳飛雲好像掉進了冰窖,周身有種說不出的冰冷,同時又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孤獨感襲上心頭。  2  白秀清的腳高高地搭在辦公桌上,他撥通白蓮的電話後身體放松地斜靠在椅子上︰“喂,我啊,段偉這小子在忙什麼?”  白蓮在電話里怨聲載道地說︰“人家段偉一直在工作,現在剛過白石橋,應該是去第二家公司的路上。你是不是警匪片看多了,你沒派人跟蹤我吧?”  白秀清在結束通話後朝著電話機大聲嚷嚷道︰“讓你干點活哪那麼多廢話!你就是頭發長見識短。”白秀清從不當面向白蓮發脾氣,因為當年他的創業基金都是從白蓮的父親那兒借的,雖然老爺子已過世數年,但余威尚存。  白蓮是白秀清第二任夫人,他們結婚時白蓮還帶著一個十來歲的女兒。其實白秀清早就對人老珠黃的白蓮失去興趣了,但礙于有求于白蓮,白秀清只好強忍住心中的怒火,他與白蓮之間早已失去了共同語言。  白秀清此時也覺得自己是多慮了,那麼忠心的員工都被自己懷疑,我他媽還是不是人。不對,這都怪柳飛雲,自己去年拼死拼活都沒超過他,最後只好使用不太光彩的招數了,弄得自己反倒天天草木皆兵、疑神疑鬼。  這時段偉的電話打了過來,他向白秀清匯報了目前的工作情況︰新報價只剩下最後三家公司沒有送到,預計在中午前能夠全部到位。白秀清一反常態耐心地听完他的匯報,然後有幾分愧意地約段偉中午一起吃個飯,地點定在翠微大廈後面的好倫哥自助餐廳。  其實白秀清根本吃不慣西餐,之所以去這家餐廳是因為那里常年有自助餐服務,兩個人不到一百元就能吃個酒足飯飽,這樣晚餐還能省點。  掛上電話白秀清立即撥通了白蓮的手機,讓她馬上回公司做賬,並告訴她任務已經結束,警報解除,電話那端蹦出“神經病”三個字後就掛斷了。  白秀清哼著沒調的小曲又開始在屋里走,最後停留在窗前看著外面的雪景發呆。他這時很想伴著美景脫口而出一句豪情萬丈的詩句,但限于讀書太少,思考了良久只好作罷。不過這絲毫沒有影響白秀清此刻的心情︰得到柳飛雲那邊的情報,修改了自己的報價,新標書送達客戶處,嘉琳公司尚未反應,這一系列動作簡直太漂亮了,半天時間勝負已定,這種事只有他白秀清才能做出來。  對于這件事白秀清確實壓抑太久了,當年簡森公司差點使他破產,幸好得到美國恆信財團的人資才得以幸免。恰好這時柳飛雲和李曉峰這對活寶從簡森公司出來單干,而後東方捷成憑借強大的資金後盾逐漸蠶食市場,就在他將要達到頂峰的時候柳飛雲卻忽然一飛沖天,自從他倆從簡森公司走了之後,老簡那邊兵敗如山倒,很多大客戶都主動找上嘉琳公司,這才使柳飛雲他們不戰而勝。  白秀清對這件事一直耿耿于懷,他柳飛雲憑借在簡森公司的關系網,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那麼多客戶,白秀清不服呀!  白秀清從去年開始苦心經營自己的關系網,準備來年與柳飛雲決一雌雄。凡是嘉琳公司的客戶,東方捷成就一跟到底,無論是付出多少代價白秀清也在所不惜。另外白秀清還在對方公司里安排了內線,隨時掌握柳飛雲的動態,對于這個內線白秀清一直保持克制,不到關鍵時刻決不出手,直到近幾天布局基本完成時白秀清才通知這個人行動,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白秀清這一年的工資看來沒有白出。“做大事者不拘小節”,這句古訓說得很有道理,這點工資算什麼,明年的錢全得放我兜里。  太陽已經融化了路邊的積雪,白秀清回到桌前拿起手機撥通了那位內線的電話︰“喂,說話方便嗎?我已經給你加了工資,你繼續在那邊工作,柳飛雲有什麼舉動馬上給我打電話。沒別的事,掛了吧。”說完白秀清離開了公司,準備大吃一頓。  當白秀清到達好倫哥的時候,段偉正在大廳里看報,白秀清不解地問︰“你怎麼不進去?在門口坐著干嗎?給人當門神呀。”  段偉從座位上站起來說︰“這里的規矩是進餐廳就得給錢,咱倆先在門口說清楚,今個兒到底誰請誰?”段偉不慌不忙地將報紙放進電腦包里。  “廢話!當然是我請你,你小子別跟我逗咳嗽,合著大老遠跑過來,你好像還有點不大情願。”白秀清嗓門又提高了幾度。  “您小點聲,這是西餐廳。我都快高興死了,拜托您趕緊交錢吧。”段偉笑呵呵地說。段偉和公司里其他職員不同,他一點也不怕他的白老板,一有機會他倆就開始斗嘴。  人的心理有時的確很難琢磨,你越順著他,他就越變本加厲;如果你事事與他針鋒相對,他或許會很尊重你,白秀清就屬于後者。  交完錢他倆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段偉用餐巾紙擦著刀具說︰“怎麼不到您開的那家法國餐廳吃去,自己的買賣還能省點錢。”  白秀清搖搖頭說︰“你懂什麼,我那家法國餐廳是給我掙錢的,不是省錢的。”  段偉又問︰“您約的時間太早了吧,我現在還不餓呢。”  白秀清也學著擦了擦叉子,說︰“我早上什麼都沒吃,早餓了。再說我請客自然是我定時間,下回你請客時,後半夜吃中飯我也沒意見。你要是不餓就給我看著包,我先拿去。”說完他就以餓虎撲食般的速度沖向了自助台。  段偉看著白秀清滑稽的背影在人群中穿梭,不禁哈哈大笑。他對這位白老板說不上有什麼特別的感情,也談不上有什麼怨恨。很顯然,白秀清的缺點比優點要多,這個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總認為別人都比他傻,在這方面他早晚得摔跟頭。不過他常有驚人之舉,沒有人能猜到他下一步要干什麼,就生意而言應該算是一項優點吧。記得有一次在廣告人聚會上,李曉峰對他有一句精闢的總結︰此人乃神人也。  “傻笑什麼呢,還不快拿去,你多拿點雞腿啊,就那個最貴。”白秀清托著一個堆著像小山一樣的盤子走了回來。  “白總,這里有規定,吃不了可要罰款的,您悠著點,要吃不了您給我勻點。”段偉看著他的盤子有些眼暈。  “笑話,我一會還得吃一盤呢,你小子別替我瞎操心!”白秀清的聲音又高了八度。  段偉笑著站起來,心里想這家餐廳今天算是徹底倒了血霉。  白秀清狼吞虎咽地吃完了第二個盤子里的菜,若無其事地松了一格褲腰帶,神采奕奕地對段偉說︰“帶煙了嗎?”  片刻之後,白秀清靜靜地沉浸于神仙的境界中,他眯著眼楮在恍惚中說了句︰“我終于吃飽了。”  段偉沒有說話,他知道白秀清大老遠趕來不僅僅只是請他吃頓飯這麼簡單,所以他一直耐心地等待白老板的教導。  果然,白秀清開始了義正詞嚴地演說︰“小段呀,你跟我的時間可不短了,我是什麼人你可是最清楚的,你到圈里打听打听去,我老白上對得起父母,下對得起朋友,你就踏踏實實地跟我干吧,以後有的是好日子。”  白秀清打了個飽嗝,繼續說道︰“咱們東方捷成近兩年雖然幾經周折、大起大落,但我向你保證在不久之後我們將一統江湖,他魏蜀吳還三足鼎立呢,最後還不是歸了晉了。在這幫業務員中我最看好你,你知道為什麼嗎?那什麼……你再給我拿一支煙。”  白秀清點上煙後接著說︰“你這人老成持重,處世低調,辦事也很周到,我就欣賞你遇事不急不躁、胸有成竹的樣子,那些業務員哪有你這兩下子,我說的沒錯吧。沒說的,我信任你,你以後在公司別把自己當成打工仔,要用經營的眼光工作,也幫我多分擔一些工作。在適當的時候我會考慮給你一些股份,怎麼樣,這頓飯沒白吃吧。”白秀清信誓旦旦,他似乎忘了就在一小時前,他還委派白蓮跟蹤這位即將受到重用的職員。  段偉看到白秀清暫時沒有再說下去的意思,知道下面該輪到自己表態了。  “感謝老板的栽培,其實您心里明鏡似的,我在東方捷成工作這麼久就是要于出一番事業,如果單為了錢我早就跳到別的公司去了,您說是不是。從去年開始我就看出您的雄才大略了,最近我們又對嘉琳公司步步緊逼,照這樣下去我們必將修成正果。公司這邊您放心,我壓根兒就沒把自己當外人。”段偉誠懇地說。  白秀清听得心花怒放,心想這頓飯錢可算是沒白花。段偉接著又問道︰“您天不亮就給我打電話要修改報價,咱們執行的這套價格體系已經很低了,這又何必呢?”  ……


下载链接

謎局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