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張嘎

小兵張嘎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3-4-1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
作者:徐光耀
页数:250
字数:130000
书名:小兵張嘎
封面图片
小兵張嘎

内容概要
“槍!”小嘎子心里猛地一跳,一股強烈的欲望,陡然涌上心頭。他掄眼四望,天哪!街上空蕩蕩的,一個熟人也沒有。他搓著手,暗暗地跺腳。啊,那小子就要把氣兒打足了!就要直起腰來了!就要轉過臉來了……忽然,小嘎子摸了摸腰里的“張嘴燈”。然而,那是木頭的,行嗎?
“行!”小嘎子把牙格蹦蹦一咬,“老鐘叔說過,漢奸全是草包!不是有個叫羅金保的,用笤帚疙瘩就下了他們的手槍嗎?我這個更行啦!”說時遲,那時快,他把草筐一甩,躥過去大吼一聲道︰“不許動!舉起手來!打死你狗漢奸……”吼著,伸手就去那小子腰里拔槍。
啊,他差不多已經抓住槍柄了,槍就要到手了,可是,不知怎麼“卡”的一下,他兩腳一磕,一下栽在地上,“張嘴燈”也嗡地飛了老遠。
“好家伙啊!”那方臉上兩只明亮的大眼瞪得圓圓的,蒲扇似的大手先在背後護了護槍,叉著腰逼近了來,只听喉嚨里隆隆地響著膛音說︰“ ,小小的人兒,膽子可不小哇!”小嘎子急忙一個滾兒坐起來,後背緊抵住牆,預備先挨他一頓臭揍。可是,那人只逼近了站著,並不動手。
“你是干什麼的?”
“要飯的。”小嘎子順口就謅。
“要飯干嘛奪我的槍?”
“換飯吃呀。”
“換飯吃?”那人忙繃一繃臉,差點沒笑出來,“‘打死你狗漢奸’也換飯吃嗎?”
“那,我看差人了……”小嘎子口吃起來。
那人卻“噗”的一聲笑了。把眼兩邊一溜,伸手把他提起來,推開門,直進了車子鋪。車鋪掌櫃的正隔著玻璃笑悠悠地瞧著他們,見進來了,便出去拾回那木頭手槍,補車帶去了。那人就緩緩地坐在板凳上,很有興趣地上下打量著小嘎子,問他多大了,叫什麼,哪兒的人。一听說是鬼不靈的,就又緊盯著他的眼,問鬼不靈有個姓張的老奶奶,住在韓家祠堂西邊,他熟不熟。
“熟哇。”小嘎子又心跳了,“你跟他沾親嗎?”
“不沾親。”那人說,“以前在她家待過一會兒,吃過一頓飯。”說著,忽然嘆了一聲,“唉,不知道她老人家還平安不……”
小嘎子眼圈兒紅了,猛地打斷他︰“嗨,你貴姓?”
“姓羅。”
……
作者简介
徐光耀,生于1925年8月,河北雄縣人,中國當代著名作家、電影編劇家。1983年至1996年任河北省文聯主席、黨組書記,是中國文聯第四、五屆委員,中國作協第三、四屆理事。1938年參加八路軍,同年參加中國共產黨。1945年起,做隨軍記者和軍報編輯。1947年在解放區《蒙中導報》發表短篇小說《周玉章》。1950年在三聯書店出版長篇小說《平原烈火》。1958年,創作中篇小說和電影劇本《小兵張嗄》。
书籍目录
再版前言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附錄  我和小兵張嘎  徐光耀回憶寫作《小兵張嘎》  電影《小兵張嘎》賞析  電影《小兵張嗄》導演崔嵬  安吉斯︰永遠的小兵張嘎  電影《小兵張嘎》中的三個大英雄  電影《小兵張嘎》中的兩個大壞蛋  張嘎的形象  《小兵張嗄》的藝術成就

章节摘录
  特别使小嘎子称心满意的,是他真的当了小侦察员!每到一个宿营地,部队刚一隐蔽好,他就先去村边上放哨巡风了。小小一个新战士,居然成了保障部队安全的眼睛。这使他在同志们面前,够多么显赫呀!这可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光荣!  几天来,小嘎子那股高兴劲,简直没法形容。他又是跳,又是笑,又是打滚儿,又是竖在炕上“拿大顶”①……假若办得到,他早为自己唱一台大戏了!  不几天,战士们都成了他的好朋友。他有的叫“哥”,有的叫“叔”,好像同宗连族,其实全是同志。大家原本喜欢他的聪明鬼仗,再加上他年纪小,天性快活,就愈发待他赤诚亲热,真个亲弟弟似的。正应了那句老话:“四海之内皆兄弟。”小家伙一进入这个大家庭,立即就扎了根了。  特别使小嘎子称心满意的,是他真的当了小侦察员!每到一个宿营地,部队刚一隐蔽好,他就先去村边上放哨巡风了。小小一个新战士,居然成了保障部队安全的眼睛。这使他在同志们面前,够多么显赫呀!这可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光荣!  当然,小嘎子也的确不负对他的委托。地区队夜夜行军,天天转移。可不管走得多累,天不亮,他就背个草筐,拿把短镰,溜到村头上去了。有时蹲在直通据点的路口,有时爬上叶茂枝稠的大树,有时隐在雾罩露垂的青稞中,有时掩在鸦寞雀静的房角下,那一对小眼睛,总是瞪得圆圆的,滴溜溜一直转到天黑。每次发现敌情,都有他个清清楚楚的报告儿,没有一回误过事情。  不单侦察工作使他快乐,小嘎子的乐趣还要广得多呢。不论是夜间召集群众开会、讲话、作宣传,也不论是打野外、作科目、学文化,更不论是讲故事、说笑话、各项文娱活动,他都感到喜悦,都觉得新鲜。他什么都想做,什么都要学,凡是他遇到的桩桩件件,都得摸摸动动。尽管放一天哨,可晚上回到队部来,仍是蹿来跳去,捅这弄那,没有一刻拾闲儿,也从来不知道疲倦。  不过,在千般事物之中,小嘎子最着迷的还是枪。凡是队上有的各种各样的枪,他都捅过,不光懂得性能,知道用法,也都拆得开,装得上。若不是大个李护把得紧,连那挺“歪把子”也早给他卸开过了。  有一次,布置怎么他把区对长钱云清的盒子枪到手了,立时一顿大拆大卸,把零件零零散散撒了一炕。这还不算,他又把钱区队长仅有的五粒子弹,都拨掉铅头,把火药倒在炕沿上,排列成五个小坟头,研究起它们的成色来。气得个区队长哭不是,笑不是,骂也不是,赶忙从他手心里抠出零件,立刻躲了他了。还有一次更悬的:有一回,正在大伙睡觉的时候,他竟在一旁卸开了两个手榴弹,正要剥那雷管上的铜皮儿,把头一个醒来的人,吓了一身大汗……  既然爱枪爱得这样入迷,当然找过区队长。要求发给他一支。不想区队长把这当成孩子气儿,笑一笑就完了。这可使他生了气了。  “要碰见战斗,叫我拿什么去冲锋啊?给我块铁,也比这个能吓唬人不?”小嘎子举着老钟叔给他的那支“张嘴灯”,愤愤不平地说。  “你的任务是放哨。不是冲锋。”区队长可是不着急不上火的。  “别的侦察员为什么都有枪呢?”  “他们的枪也不是发的,是他们从敌人手里得的。”  小嘎子没词儿了。不过,这答复总使他觉得不公平。本来还想找找政委石一鸣再要求要求,可石政委早带着二大队,真杨柳青和廊坊一带活动去了。还有什么法子呢?  说来也怪,尽管小嘎于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可对钱区队长,很有点发“拘”,总觉得他还有什么更“拿人”的地方。其实,区队长对他是很亲切的,看顾他的吃穿休息,给他讲革命的道理,甚至抽工夫教他认一个两个生字, 那份细心,不下一个很有耐性的女教师。他是在精心地培育着这个孩子,要把他造就成一个真正的人民战士啊,可小嘎子为什么还是“拘”他呢?这也许是受了传染,因为全区队不管什么调皮捣蛋的,一到了这个小老头儿面前,立刻都老实了。就连那单车子出城人城、用笤帚疙瘩下过“白脖”枪的老罗,一见了他,也俯首帖耳跟个新媳妇似的,小嘎子瞥偷偷问过人:“区队长怎的这么压得住阵呢?”由此,他听到了两个小故事。  一个故事说:前年大清河北打过一次恶仗,三百鬼子猛冲我们一个连,形势非常危险。有七个战士守着一道口子,正是敌人集中力量要从那儿突破的地方。钱区队长就走过去,跟七个战士坐在了一块。敌人的机枪大炮跟刮风似的,卷过一阵又一阵,可我们的阵地一动也不动。忽地轰的一声,一颗炮弹落在人群里,一下卷走了四个战士,飞起的尘土把区队长给埋起来了。人们以为这回可完了。不想,那尘土刚刚一落,就从烟雾里端端正正冒出一个人来——钱区队长还在原地方坐着哩。  另一个故事说:在又一次战斗中,区队长就在火线上铺开地图,跟两个干部讲进攻计划,正讲着,一颗子弹哧的一声打在地图上,溅起的土,把他指着酌那个“村子”迷住了,那俩人惊得一愣,可他呢,用手把土一掸,头也没抬,继续讲了下去,连说话的口气也没有顿一顿……  小嘎子听着这些故事,心里起了怎样的激荡啊,他觉得在眼前涌起一座金煌煌的大山,是这般崇高,这般伟大,连他周围的花草树木,都辉映得金光灿灿的了。站在他面前,连自己也要放起亮光儿呢……  有一天,他忽而想起区队长每次听到有关肥田一郎的情报时,神情特别专注,便跑去找着罗金保,问这是什么原因。  罗金保告诉他:把田一郎就是城里的日军大队长,是个凶暴残忍、杀人成性的家伙。因在邻县搞“反共誓约”有功,特地调来自洋淀,推行“清剿”计划的。有一次,他听说万佛堂有共产党的组织在活动,便让“联络员”通知万佛堂说:“预备好埋二十个人的大坑。”第二天,他带着鬼子果然去了,下马不说话,先杀了二十个人,然后才搜查共产党。还有一次,在他征粮的时候,有十里堡两个“联络员”去见他。这两个联络员是一老一少,因村里粮食实在催不上来,请求他把缴粮日期宽限两天。谁知他把话听完。嘿嘿一乐,一刀就把那个少的砍了。随后割下人头,往那个老的怀里一扔说:“抱回去!粮食的到期不缴,统统的这样!”  不等老罗说完,小嘎子早瞪起红火火的眼睛,问道:  “这家伙是不是巴斗脑袋。蛤蜞眼,一撮小黑胡?……”  从此,小嘎子更盼枪了。日子越久,也就盼得越急。他每每在心里祷念着:“叫我碰上敌人一回。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再版前言  《小兵张嘎》从1961年发表至今,惶惶惑惑四十多年过去了,很可说它生不逢时。由于我政治命运乖舛,连作品也遭株连,在流传的前二十年中,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极少有人品析评论。但是,书还在一版一版地出,电影也一场一场地放,即使在“文化大革命”的年代,也基本上没有停止过。  终于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年月,进入新时期之后,运气渐变好了:1980年,在第二届全国少儿文艺评奖会上,小说和电影双获一等奖。1995年,小说被大部委(中宣部、国家教委、文化部、新闻出版暑、共青团中央)选定为“百部爱国主义图书”之一;同时,电影也被选为“百部爱国主义影片”之一。1996年,中国影评学会还把《小兵张嘎》评为十部“讴歌反法西斯战争优秀影片”之一。这都是令人感奋的。  小说《小兵张嘎》发行至今近百万册。翻成外文的有:英、德、泰、阿拉伯、豪萨、印地、蒙、朝、塞尔维亚、阿尔巴尼亚等文字。在国内,除入选过《中国新文学大系》、《世界反法西斯文学书系》等外,还编进过如“共和国儿童文学名著”、“代代读 儿童文学经典”等至少五种丛书。至于评论,承震大家关照,鼓励奖掖之词,与前二十年相比,是大为热烈了……但,吹嘘太多,惹人生厌,溢美好意,哪敢担当,我惟有向一切鼓舞、支持我的人,表示衷心的感谢。  近几年,《小兵张嘎》还引起了另一使人感兴趣的问题,即所谓“原型”。自称“张嘎原型”的人,目前至少已有四五个,他们不仅上了大小报纸,登上电视荧屏,拍了专题片,被隆重请上大会主席台,有的甚至提级提职,个别还受到了中央首长的接见。真称得上是红火热闹,风光无限!我对这种事始终坚持说两句话:一、凡是在白洋淀或敌后抗日根据地,与日寇作过英勇奋战并有一定贡献的人,都可在“张嘎”身上找见自己的影子;二、“张嘎”是个艺术创造的产儿,是集众人之特长的典型形象。前一句,意在坚定地承认:凡对抗日有功的人,都不致因出了“原型”,而误以为自己的功劳被遮掩或未被认可.他们仍应理直气壮地从“张嘎”身上找着自己;后一句是说,“张嘎”其实是没有具体原型的,但话说得委婉,以免自称“张嘎”的人(他们毕竟为抗日尽力过)觉得难堪。  不幸的是。个别“原型”在某些不大严肃的媒体的鼓噪下,过于得意忘形,以致信口开河,居然在报纸上发表“谈话”说,徐光耀不但对他的上半生十分感动,对他的后半生也十分感动,所以,决定以他为模特,再写一都{张嘎新传}云云。这就太过分了。这不但破坏了诚信,欺骗了等着看《新传》的读者群,还为虚浮造假的社会风气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我已多次声明过,我绝不会写什么“新传”、“后传”或“续集”之类的东西的,我的智力足以阻止我干这样的蠢事。  最后,说几句私情话。《小兵张嘎》无论就小说或电影,都可说是我的获于。面就社会影响看,电影要宏大得多,也响亮得多。电影是经过众多艺术家再创造过的,凝聚着他们的劳动、创造和智慧;其蓑体又是威力板为强大的传譬工具,影响大,是必然的。然面,真是心中有鬼,或许做母亲的也不免偏心吧,在私心中,我竟仍然偏爱小说,原因可能就在于它更耐咀嚼,人物性格貫穿鲜明,“滋味”上或更悠长些。原先,这一感觉我以为纯属个人兴味,无可思辨,然而,近年我曾与一些文艺圈内朋友谈及此事,出乎意料的是他们也有同感。于是我才有胆子把它写在这儿,算是跟读者交心。如果有人也有兴趣,则无妨茶余酒后,也探究玩味一下,若母亲真有偏心,何尝不值得提出疗救呢?  徐光耀  2003年1月22日于自拔斋
编辑推荐
  最早發表于1961年,是我國兒童文學的經典之作,至今總發行量超過100萬冊。《小兵張嘎》的主人公張嘎是我國兒童文學畫廊中被廣為傳頌的經典人物形象之一,影響和激勵了幾代讀者。小說曾被譯成英、德、泰、阿拉伯、豪薩、印地、蒙、朝、塞爾維亞、阿爾巴尼亞等多種文字,在國際上廣為傳播,產生了廣泛的影響。20世紀 60年代初,小說被北京電影制片廠著名導演崔嵬搬上銀幕,影片深受觀眾的喜愛和好評。2004年,小說被改編成20集電視連續劇,在中央電視台黃金時段熱播。根據小說改編的同名動畫片,目前正在制作中,並將于2005年與觀眾見面。    發行量超過100萬冊,影響了中國幾代讀者。  曾被譯成英、德、泰、阿拉伯、豪薩、印地、蒙、朝、塞爾維亞等多種文字。  小說被著名導演崔嵬搬上銀幕,觀眾數以億計;小說和電影1980年分別獲第二屆全國少年兒童文藝創作一等獎。  小說被改編成20集電視連續劇,在央視黃金時段播放。


下载链接

小兵張嘎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