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圈線上的湖水

極圈線上的湖水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10
出版社: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作者:劉曉萍
页数:240
字数:150000
书名:極圈線上的湖水
封面图片
極圈線上的湖水

前言
“鏡頭總是在移動”,在劉曉萍眼里,電影是現實的一部分,是比現實更真實的夢幻。作為觀眾的劉曉萍,就像電影的第三只鏡頭,橫在現實與銀幕之間,來回跟移。她這只鏡頭是雙向的,在融入電影世界的同時,也在不斷地摁著現實世界的自拍鍵,這種反轉的抽離,使得電影世界與現實世界在劉曉萍這里,成了既相互分離又相互交疊的平行世界。    “不要將之看作一場電影,我認為它們比真實還要真實”(《被瓦解的日常》);“我總將生活等同于電影,誰又可以避免呢!時光就像斜陽中的枝葉,隨風搖動”(《日常之中,總有嚴重時刻》)。    劉曉萍坐在銀幕前,銀幕里深秋的落葉,卻飄落在她隨風飄擺的發間和現實的肩頭。    劉曉萍走在街上,穿過人流,在上海陝西南路地鐵口,卻遇上了《在西爾維亞城中》隱匿的西爾維婭。“沒有外在的現實,只有人的意識。”劉曉萍走在街上,就像電影在繼續。    當電影在劉曉萍的目光里成為了現實的一部分,她穿過的一個又一個街景,街上紅紅綠綠的飲食男女,卻成了一個個跟隨的夢境。劉曉萍成了她自身的夢境。    是的,作為一個電影觀眾,或影評寫作者,劉曉萍似乎顯得不夠專心,經就是笑談。當然,我的這種假設肯定會引來奔走在康莊大道上的人們的一片斥責之聲,他們有泰山壓不垮的樂觀主義精神,而我從來沒有片刻脫離過悲觀。我葆有悲觀,就像葆有審慎。    我在日常的蛛網中,努力地剝開糾纏的絲線,仿佛我從來沒有完整地踏進生活的中心。我們彼此瓦解,彼此癱瘓。    走神,偏移,介入,抽離,從電影的現實走向生活的夢境,在劉曉萍這些電影的文字中經常出現。顯然,劉曉萍本無興致將或華麗或簡素的蒙太奇的故事在文字中再敘述一遍,那種電影導游手冊般的影評在報紙刊物上已經登載得太多了。作為詩人的劉曉萍,她不想成為一個被動的電影評述者,她要讓自己成為電影與現實之間的第三個鏡頭,一個游離的參與者,一個詩意的再創造者,使貌似影評的文字成為另外一種新的文本。影評《安娜與古甕》,事實上就是一首迷離、夢幻、瑰麗、傷懷、隱痛,具有催眠般力量的囈語般的屬于劉曉萍自己的詩,這樣的一首不分行的詩,已經與電影《安娜床上之島》沒有多少干系了,或者已成了《安娜床上之島》的再創造。她在另外一篇影評中這樣寫道,“當然你也可以將我的這些囈語,當作基于詩歌視覺的某種想象”。在《日常之中,總有嚴重時刻》中她又寫道︰“我有些自言自語,也有些言不由衷。我既沉湎于現實,又耽于夢幻。它們拼接起來正好是一部電影,膠片上印滿黑夜,光影又照進黎明。”    劉曉萍的這些電影文字,屬于另類影評。她不是一個坐在銀幕對面的冷靜的觀賞者,而是一個跟隨自己的夢的觀摩者。然而正是她的這種迷幻,走神,偏移,鏡頭的反轉,使這些文字有了別樣的風味。    馬休︰詩人,畫家。
内容概要
  這是另類影評,或者說,是詩性影評。作者惶惑、迷離、詩意的筆調,與電影一同舞蹈,像是影像與音樂的附麗,隨著電影劇情與情緒而游蕩出去的思緒之船上的文字飄帶。
  在劉曉萍眼里,電影是現實的一部分,是比現實更真實的夢幻。作為觀眾的劉曉萍,就像電影的第三只鏡頭,橫在現實與銀幕之間,來回跟移。她這只鏡頭是雙向的,在融入電影世界的同時,也在不斷地摁著現實世界的自拍鍵,這種反轉的抽離,使得電影世界與現實世界,成了既相互分離又相互交疊的平行世界。
  電影成了劉曉萍自身的夢境。
  是的,作為一個電影觀眾,或影評寫作者,劉曉萍似乎顯得不夠專心,經常走神,她始終將自我的鏡頭架在電影與現實的邊境線上不肯移開,她在介入的同時又在抽離,而抽離,卻又讓她成為了與電影角色並置的一部分。
  走神,偏移,介入,抽離,從電影的現實走向生活的夢境,在這些電影文字中經常出現。顯然,劉曉萍本無興致將或... (展開全部)
  這是另類影評,或者說,是詩性影評。作者惶惑、迷離、詩意的筆調,與電影一同舞蹈,像是影像與音樂的附麗,隨著電影劇情與情緒而游蕩出去的思緒之船上的文字飄帶。
  在劉曉萍眼里,電影是現實的一部分,是比現實更真實的夢幻。作為觀眾的劉曉萍,就像電影的第三只鏡頭,橫在現實與銀幕之間,來回跟移。她這只鏡頭是雙向的,在融入電影世界的同時,也在不斷地摁著現實世界的自拍鍵,這種反轉的抽離,使得電影世界與現實世界,成了既相互分離又相互交疊的平行世界。
  電影成了劉曉萍自身的夢境。
  是的,作為一個電影觀眾,或影評寫作者,劉曉萍似乎顯得不夠專心,經常走神,她始終將自我的鏡頭架在電影與現實的邊境線上不肯移開,她在介入的同時又在抽離,而抽離,卻又讓她成為了與電影角色並置的一部分。
  走神,偏移,介入,抽離,從電影的現實走向生活的夢境,在這些電影文字中經常出現。顯然,劉曉萍本無興致將或華麗或簡素的蒙太奇的故事在文字中再敘述一遍,那種電影導游手冊般的影評在報紙刊物上已經登載得太多了。作為詩人,她不想成為一個被動的電影評述者,她要讓自己成為電影與現實之間的第三個鏡頭,一個游離的參與者,一個詩意的再創造者,使貌似影評的文字成為另外一種新的文本。
  劉曉萍的這些電影文字,屬于另類影評。她不是一個坐在銀幕對面的冷靜的觀賞者,而是一個跟隨自己的夢的觀摩者。然而正是她的這種迷幻,走神,偏移,鏡頭的反轉,使這些文字有了別樣的風味。
  (馬休)
作者简介
  劉曉萍,女,詩人,隨筆作家。著有詩集《失眠者和風的庭院》(北岳文藝出版社),隨筆集《出門,遇見飛燕草》(待出)。
书籍目录
目錄
序︰跟隨的夢境
——文/马休
安娜與古甕
——《安娜,床上之岛》(西班牙)
一抹灰,輕聲顫抖
——《睡美人之宅》(德国)
孤獨,總在最深處
——《冬天的心》(法国)
風過薔薇,寂寞深重
——《茉莉花开》(中国)
蝴蝶的爻變
——《蝴蝶》(台湾地区)
憂傷的相知
——《红气球》(法国)
迷幻藥和葬禮
——《超完美告别》(美国)
戛然而止
——《搏击会》(美国)
在心靈的深海,有永遠無法靠岸的舟筏
——《天涯何处觅知心》(美国)
尋找並不比喪失更清晰
——《变调》(中国)
且向行人致意
——《立春》(中国)
不可預測的命運的奇觀
——《意外的冬天》(德国)
當我們用月輪的聲調講述時
——《在希尔维亚城中》(西班牙)
旅程,這旅程
——《生死朗读》(美国)
那在天堂中回旋的漸慢曲
——《入殓师》(日本)
我們都不是饋贈者
——《白鬃野马》(法国)
被瓦解的日常
——《寂静无声》(德国)
禁不住衰老,禁不住溫暖
——《艾玛的礼物》(德国)
沒有外在現實,只有人的意識
——《想飞的钢琴少年》(德国)
那被敲碎的核桃,便是生活
——《天水围的日与夜》(香港地区)
碎了,碎了
——《水缸》(伊朗)
奔波在人生之途,我們丟失了什麼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伊朗)
我醒了,下著雨
——《大河之恋》(美国)
如果它降臨,你只能接住
——《花落花开》(法国)
這衰竭,如此鋒利
——《男人与狗》(法国)
最微弱的閃光觸動黎明提前來臨
——《沉静如海》(法国)
人性、公正和自由
——《指挥家的抉择》(匈牙利)
後來,一片坍塌之聲
——《后来》(法国)
秋的最末一日,風將帶著我去
——《随风而逝》(伊朗)
自寂靜而來的火焰
——《邮差》(意大利)
我們永恆的追逐,只不過一個閃爍其辭的背影
——《父归》(俄罗斯)
日常之中,總有嚴重時刻
——《爱在山的那一边》、《生命宛如恶疾》(波兰)
風中的迷局
——《暗算》(中国)
極圈線上的湖水
——《极地恋人》(西班牙)

章节摘录
他者永远是自己的对立之物,有时候,甚至就是脚下的悬崖和深渊。一个他者就是自己的另一个星球,遥远,陌生,时刻充满幻变的可能,有时候,避免与他者的亲近和交锋就是避免让自己更加孤独,因为他者是与自己完全不同的实体,它的存在只是为了满足一种对照关系而达到某种平衡的需求,与内心的那个主旨相隔遥远。是你病了吗?因为你正在逐渐向一种单一个体的“完整性生活”靠拢,或者说,你认为惟有自己的这个星球与所有他者的星球保持着一定距离时,才能避免无妄之灾,唏嘘。    一部构思精巧的戏剧,也许就在此刻开场。走进一部戏剧,不是走近就是远离生活。    看《暗算》时,看到的是层叠的象征。剧中三部,《听风》,《看风》,《捕风》都具有自身独立的意象,彼此又存在万缕千丝的关联。在三部中,尤喜前两部,《听风》中的阿炳,《看风》中的黄依依,令人动容。两个不同时代,不同遭际,不同性别的人物,却具有同一个特质——某方面的超常禀赋,和让人难以接受的死亡。阿炳只是水乡乌镇一个整天无所事事脏兮兮的盲人,他似乎没有出处,因为他从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一连乌镇人也无一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在乌镇那个弹丸之地,他一出生就带着自身的双重残缺,身体的和心灵的,所以他既是个盲人,也是个“傻子”(在乌镇的所有人眼里他就是一个地道的“傻子”,当他离开乌镇之后,他的“傻”几乎被他的天才掩盖)。当阿炳被千里迢迢赶来的安在天找到时,他短暂的幸运和最终的不幸才真正开始。阿炳的天才在于他有一双世间罕见的灵敏的耳朵(这双耳朵似乎是对他的盲和傻一种宿命性的反讽),他所能谛听的东西上至难以捕捉的神秘和自然的一切生息,下至人世间的一切魑魅魍魉,没有一种东西能逃过他的耳朵。阿炳的天才几乎是对人世间所有天才的一个隐喻,某方面致命的残缺和某方面令人难以匹敌的卓越。他注定跟大多数人不一样,不一样的生活,不一样的生和不一样的死,这是天才生命轨迹的外在形式。而《看风》中的黄依依则表现了天才生命的内在形式。黄依依有很好的背景,在西方游学,接受过最高端的教育,取得过众所周知的成绩,被周总理点名成为解放后支援祖国建设的二十四个世界级科学家之一,黄依依的天才不像阿炳完全是一种自然的天性,她的天才似乎更像是饱学之士的一种内心感应,在于一种内在的禀赋。作为一个天才,黄依依还是一个女人,正是这种性别特征,黄依依的天才之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许这是天才生命内在形式的一种极端表达,因为女性本就是一个内向性的性别,她们内心的丰富程度和感受能力本身就像一根被自己无限拉长了的纤细游丝)。我并不准备在此大谈什么天才,实际上,我在说出以上言论时,惟一还没有说出来的想法是:天才的特质也只是生命的一种表现形式,对于生命而言,它仅是一种象征。    作为发掘并一直守护在这两个差异如此之大的天才身边的安在天,是极具魅力的,这种魅力既可以让阿炳对他像父亲一样依赖,也可以令黄依依对他一见倾心。而在一个作为观众的我眼里,安在天的魅力在于一个真正男人的真正温情,他稳重,深沉,坚韧,有极强的责任心和担当能力,同时有极少男人有的细腻(是一种真正打动心灵的纤细),他的智慧和胆略一样过人,他的温情和坚韧一样持久生动。如此完美的安在天应该也有他的阿基琉斯的后脚跟,不然,他不会令黄依依这个死心塌地爱着他的天才虽生已死。也许,安在天的不完美正是这完美的注脚,但更是他作为一个具有极强信念的生命体的一种宿命。对于一直肩负着“破解密码”重任的安在天,其生命的外在形式和内在形式是统一的,这种统一在某种程度上是悲剧性的(这种统一同时具有完美性,也许,有时完美就意味着脆弱),因为你不知道这个“密码”到底是信仰之密还是生命之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这个“密”的破解都将意味着支持生命本身生生不息的信念的瓦解,因为,这个“密”是不可破解之真相的大白于天下,如果换一种说法就是:不可言说之物的被言说,终究有泄露天机的味道。一旦连生命之中那最难跨越,也是诱使生命生生不息的“密”变成必须被跨越和破解之物,生命也就只剩下了某种使命,犹如秧禾,努力成长只为在送出饱满的稻穗时干枯。所以在安在天的一生中从未真正享受过寻常的温情,他十岁成为革命遗孤,被送至前苏联,经历二战,亲眼目睹纳粹的种种残忍,刚结婚就与妻子两地分居,有了孩子却几乎没有相聚,后来妻子间接死在自己的枪下,将他视作父亲且他也像父亲般怜爱的阿炳,却在他不在场时悄然离开人世,对于狂热地爱着他的黄依依只有到变成植物人了,才能得到真正地接纳。对于安在天来说,这一切生命的无常都因他需要解密而起。这种生命的悲剧到了《捕风》中则表现得尤为激烈,钱之江(安在天的父亲)为了这份“密”,毅然绝弃生命,自杀而亡。而也正是这趟“解密”之旅,作为天然天才的阿炳和作为性灵夭才的黄依依,同样也经历了不寻常的生命历程和生命终结,阿炳触电而亡(他的自杀在某种程度上与钱之江殊途同归,他们的死都在“解密”之后,只是死的外在形式和缘由存在差异),黄依依倒在一个肮脏不堪的厕所里,这是对解密的回报吗?或者说是对解密的直接回击?对于不可言说的东西,还是让我们保持沉默吧。P212-216
编辑推荐
《極圈線上的湖水》是另類影評,或者說,是詩性影評。作者劉曉萍惶惑、迷離、詩意的筆調,與電影一同舞蹈,像是影像與音樂的附麗,隨著電影劇情與情緒而游蕩出去的思緒之船上的文字飄帶。  在劉曉萍眼里,電影是現實的一部分,是比現實更真實的夢幻。作為觀眾的劉曉萍,就像電影的第三只鏡頭,橫在現實與銀幕之間,來回跟移。她這只鏡頭是雙向的,在融入電影世界的同時,也在不斷地摁著現實世界的自拍鍵,這種反轉的抽離,使得電影世界與現實世界,成了既相互分離又相互交疊的平行世界。


下载链接

極圈線上的湖水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