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雨

東風.雨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4
出版社:國際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楊健
页数:218
书名:東風.雨
封面图片
東風.雨

内容概要
  《东风·雨》故事的背景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珍珠港战争爆发前后的上海。战争的阴云笼罩着世界,各国谍报人员云集在这个看似奢靡繁华、歌舞升平的孤岛上,他们为了各自的信仰和使命,穿梭在这个即将沉沦的都市里。这一特殊时期,不知有多少改变国家命运的秘密被历史掩埋,多少无名英雄默默地为祖国奋斗。《东风·雨》描写的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一段谍报精英的精彩壮烈的传奇故事。  这场决定人类命运的世界大战中,有许多令人费解却又使人好奇的隐秘事件,其中有些奇异的巧合、偶然的突发事件,影响着战争的结局和历史。小说深刻剖析了这段不为人知的历史,从独特的视角出发,将那些尘封的往事展现在世人面前。  《东风·雨》是一部拯救人类和平的英雄史诗;是一部闪耀着人性光芒的鸿篇巨制;更是一部呼唤和平的现代启示录。
作者简介
  楊 健, 女,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    擔任制片人的作品︰電影《說好不分手》《玉觀音》;電視電影《戰情》《星期天的玫瑰》;電視劇《城市的B面》《寇老西兒》《隱姓埋名》《公安局長》《血色殘陽》《暗算》《血色迷霧》等。  作為編劇的作品︰《血色迷霧》《暗算》。其中《暗算》更是得到了廣大觀眾的一致認可,同時業開創了諜戰劇的新紀元。
书籍目录
序曲第一章柔板第二章即興曲第三章行板第四章變奏第五章快板第六章協奏曲第七章安魂曲尾聲

章节摘录
  今天他准备弹的是一段柔板。这并非是知名的曲子,也不是即兴曲,而是和许多他演奏过的曲子一样,由他自行编曲完成的。  弗朗茨曾经评价过安明的作曲风格,认为他的风格极为独特,永远是月下的波浪一样,起伏交替,冷漠、沉缓而平淡。这位钢琴爱好者并不知道,这并非安明的曲风,而是由某种特别的讯号--他在琴声中发出信息决定的。  是的,每天晚上,安明都会在某一时段内用琴声发出摩斯密码,将自己得到的情报通知“青鸟”。  自从今年七月江西省委因为省委交通员被捕叛变,导致包括省委书记谢育才在内的整个省委机关被特务一网打尽后,中共南方局便下达了新的指示。按照指示,各级省委特委都要建立自上而下的平行组织,甚至建立平行的特委组织,彼此决不发生横向联系,各自按照上级组织的指示独立开展工作。党的领导体制也由党委负责制改为特派员负责制,各班子与特派员建立单线组织,实行单线联系。  “青鸟”是中共南方局驻上海特派员的代号,他是上海地下党情报链中最神秘也是最重要的一环,负责接收各支部的重要绝密情报,经过核实、分析、汇总后,再向南委直接报告。没有人知道“青鸟”的身份,其身份的重要性决定了他不会和任何情报员直接接触,这也是为什么安明和他之间的联系要通过琴声进行的原因。  虽然不知道“青鸟”是谁,可安明却相信,“青鸟”就在自己的身边。他也许是仙乐门的熟客,某个不起眼的侍者,甚至也许是某个默默无闻的舞女。  上海是东方的夜巴黎,也是远东的情报中心。来自世界各地的间谍云集沪上,像土拨鼠一样耸着鼻子四处钻营,寻觅着一切有价值的信息。而在仙乐门这个上海最大的娱乐中心和销金窟,更是出没着许多或明或暗的灰色人物。有些安明一眼便看得出,有些则常常引他怀疑,更多的则像融人大海的水滴,让他完全无法察觉。  “青鸟”就是这样的一滴水。手指落在键盘上,稍一停顿后,缓缓按了下去。“摩斯密码”是美国人艾尔菲德·维尔发明的国际通用电码。它只有“.”和“一”这两个字元。对电报员来说,它则是由“嘀…‘嗒”两个音组成,不同的组合代表了不同的英文字母,再通过无线电的脉冲信号传递到远方。可以说,它是世界无线电业者的通用语。用琴声传递摩斯密码,最大的困难是必须保证不会被人识破。  包括数字和标点符号在内,常用的摩斯密码五十多个。弹奏时,这些密码是不能完全相同的,否则便有暴露的可能。可它们又必须是固定的,因为要及时传递给“青鸟”。这样一来,用音阶表达就不可能了。  从直观上来说,黑白键倒是最符合摩斯密码形式的组合。可稍微有点音乐常识的人便知道,在演奏中连续而准确识别单个半音有多困难。而强音和弱音固然容易辨别,却很难依照情报内容进行编曲。安明曾经试过用高音和低音的组合来代替两个字元。可对八度音来说,相同的音阶因为振动频率相同,很容易发生错认。再说,单纯的高低音混合编曲还是显得太突兀了。  最后,他想到了拍子。就如同诗歌有顿挫,音乐的顿挫就是拍子。任何一首曲子中,强拍和弱拍都是按照一定规律循环出现的。每一个小节都有特定的拍子。当一个小节只包含一个强拍.而且后面有固定的一个或几个弱拍时,它便是单拍子,否则便是复拍子。因为拍子的规律性和节奏感很强,只要具备一定声乐知识,便不难识别。安明的方式便是用单拍子来表示“·”,复拍子表示“一”,而变拍子则作为间隔符号。为了防止错漏,每句话的内容他都会以不同音符重复演奏三次,再用一个混合拍子隔开。这种方式固然无法传递复杂的情报,却最大程度上保证了情报传递工作的隐蔽性。在仙乐门这种鱼龙混杂的情报旋涡,保密永远是唯一的守则。  单拍子,复拍子,单拍子,单拍子……一串串音符像林间精灵的呓语,低低地向四周传递着。  “据候鸟消息,日内阁于十月三十日召开了联络会议,就‘日美谈判的估计’进行了讨论,并就下列三个应对方案进行了研究:  方案一:不予开战,卧薪尝胆;  方案二:决心当即开战,通过战争解决问题;  方案三:在决心开战的前提下,进行作战准备和外交谈判齐头并进。  三十一日下午,日参谋本部召开部长会议,会议结论不详。  子规。”  将情报发送完毕,安明十指急划,用一个突然的急板结束了演奏。  像往常一样,弗朗茨又举着两杯香槟,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亲爱的安,听到你的琴声,仿佛又回到了法国的蓝色海岸一样,美丽的Coted'Azur、白色的沙滩和海鸥,古老的小镇,多么令人迷醉。”他微闭着眼,摇头晃脑,似乎仍陶醉其中。  的确,单拍子和复拍子的不断重复下,最能引人联想的便是大海。而安明在编曲时也格外注意了这一点。  虽然弗朗茨将他比作中国的肖邦,可他自己最喜欢的却是德彪西的曲子。这位业余的钢琴演奏家创作出来的钢琴曲几乎首首经典,他以其犀利的触感,用朦胧的和声与踏板将声音变成了诗与歌,光与影的组合,第一个创造出了人类听觉的极限--“泛音”。在他的音乐世界中,风吹蝉翼般的微弱空气震动,唤起了人们的通感,让他们感受到了那些平时听不到的美丽声音。  和德彪西一样,安明也有一双神奇的耳朵。每次他将情报编咸曲调时,采用的都是泛音技巧,将和弦相互溶化,与和声共鸣,让整个调子形成了一种倏忽即逝的朦胧美感。这种感觉能让人完全忽视曲调的内容,一心一意地沉淀到梦幻般的浪漫氛围中去。而弗朗茨,毫无疑问便是一个心甘情愿的受害者。  “欢颜呢?”  “她和史密斯在一起。你知道,这家伙一直是你那位小美女的疯狂追求者。”  弗朗茨口中的史密斯是一位比利时的退役上校,也是仙乐门的常客。从他第一眼看到欢颜起,便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她之所以挑上安明做挡箭牌,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安明扫了一眼,没看到两人的身影,却刚好看到几个人结伴向三楼走去。其中一人顶着个光头,满脸狠辣之气,正是吴四宝。和吴四宝并肩而行的人则顺眼多了,看上去四十出头,文质彬彬,很有些书卷气。  那是谁?能让吴四宝作陪的,必定不是普通人。七十六号的特务头子里似乎并没有这号人物,难道是日本人?可看他们彼此有说有笑的,应该不是。  弗朗茨没有发现安明的不安,口里依然称赞不停:“我真怀疑,你是否也是土生士长的法国人?否则怎么可能在你的琴声中听到地中海的海风?”  “我也很想去看看地中海,只是……你知道,现在的欧洲已经不再是音乐家的天堂了。”安明接过他递过来的香槟,向他微举。  “这该死的战争,该死的德国佬!”弗朗茨嘟哝了一声,将香槟一饮而尽。  安明喝了一口,将香槟放在琴盖上,金色的细小气泡沿着高脚杯的杯壁不断上升,在灯光下闪烁着瑰丽的光彩。他扭头向宾客席望去,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庞在五彩霓虹下扭曲着,变幻着,宛如氤氲中的妖魔。  “弗朗茨,那边坐着的是谁?我怎么没见过?”安明向右侧微微示意。  那边,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白人,一张日耳曼式的脸庞,眼珠湛蓝,几个日本入神色恭敬地陪伴在一边,不时讨好地说着些什么。  弗朗茨向那边瞥了一眼,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该死的德国佬,他叫恩斯特,德国商人,一个蹩脚的间谍。他是德国军方派来暗中调查日军实力的,日本人却把他当成公爵一样招待。真是该死!”  “他怎么跑到租界来了?不怕英国人报复他?”  “这个柏林来的花花公子,肯定是专门来玩乐的。至于英国人,在日本人的大炮之内,约翰牛是永远不敢亮出它的角的。日不落帝国已经腐朽老弱了,苏联又被德国打得落花流水,现在能和轴心国抗衡的只有美国了。”  “这句话魏特曼先生听了一定会很开心。”安明口中的魏特曼是美驻沪领事,也是两人的老相识。  “他已经很开心啦,听说他刚刚在跑马场赢了五千美元的独赢。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看来他依旧将继续幸运下去,不仅是财运,还包括了爱情。”  “你看到这个幸运儿了?他在哪儿?”弗朗茨四下张望。  “就在恩斯特他们后边两桌,看到了吗?穿深色西装的那个。”  “当然,真是碍眼,美国人就没有一点艺术细胞吗?他那身西服太小了,穿在身上,简直像一只刚刚上岸的大海豹。”  “可他旁边坐着的是个美人儿,不是吗?”  魏特曼旁边坐了一个美丽的黑发女郎。她明显有印巴血统,长长的睫毛,褐色的皮肤娇嫩健康,像抹了橄榄油的蜂蜜。  “你最好不要羡慕他,那是摩莎拉,美国领事馆的第二秘书,一个危险的女间谍。”  “德国间谍,美国间谍,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盟军的?”  “当然有,不过这个就不能和你说了。”弗朗茨狡猾地眨了眨眼。  安明微微一笑。其实他不说安明也知道,史密斯,这位喜欢打牌的比利时退役军官正是英国情报处驻远东的高级间谍。  “今天真热闹,这么多高邻不约而同大驾光临,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叫做风云际会,只是不知风云之后,是否有暴雨倾盆。”安明淡淡地说。  “Ilnyapasdefumeessansfeu……”弗朗茨说了一句法文,“这是我们法国的谚语,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意思就是无风不起浪。现在美日关系日趋紧张,德国人也好,英国人也好,包括北极熊,都在关注美日之间是否会爆发战争。山姆大叔的行动将决定这场战争的结果,这一点瞎子都看得出来。”  “那你认为罗斯福会对日开战吗?”  “这是肯定的,谁都知道那个跛子很强硬,《大西洋宪章》就像套在日本人脖子上的绞索,就算美国不对日开战,也能凭借切断日本的战略资源将这个绞索慢慢锁紧。那些日本矮子有难了,我的朋友!”  “但愿如此吧。”安明端起香槟,和弗朗茨轻轻碰杯。  这时,欢颜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  望着她双手捧着咖啡小心翼翼的样子,安明的心头似乎被什么轻轻触碰了一下。不,这不是心动,只是感动而已。他这样对自己说。  “喝吧,我刚泡好的。”  “我以为你和史密斯在一起。”  “史密斯又不是我的男友。”  安明没有接口,端起咖啡闻了闻。  “放心,没有加奶油,而且是你最喜欢的曼特宁。”欢颜笑着说。  “和魏特曼相比,你才是那个幸运的家伙!”弗朗茨重重地在安明肩头拍了一下。  “明哥,这是客人送你的玫瑰。”小轱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递过来一支黄玫瑰。  “嫉妒的花朵……”弗朗茨大惊小怪地叫道,“安,我怀疑这是史密斯送来的。”(注:黄玫瑰的花语之一是嫉妒)  “个人认为,这是幸运的象征。”安明将黄玫瑰掐断,轻轻插在上农口袋里。  “不是史密斯,是个神秘的客人。”欢颜撇了撇小嘴儿,“安明经常收到她送的黄玫瑰,可她却从来不露面。”  “噢,看来是我错了,原来是欢颜的情敌。不过我不认为在这个城市里,还有比欢颜小姐更美丽的女士。”弗朗茨巧妙地恭维道。  欢颜咯咯地笑了,瞥了安明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便又绷起了脸。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小说有一种更浓酽的宿命和哲理味道笼罩全局,这或者就是杨健深刻而尖刻的历史观:任何伟大的历史,都是靠那群不怕死的精英死士们“死”出来的。——司马平邦《东风雨》中,无论是中共谍报人员,军统特工,还是日军特高科,都是“用间篇”的忠实拥趸。而且三方互相运用,互相设陷阱,这种冲突是以前的谍战小说所不具备的。——二南
编辑推荐
  東風指美國,而雨則代表大戰將至。  該段暗語自1942年11月4日在日本東京廣播電台以天氣預報的形式反復播出,以此通知全世界的日本使館和軍隊。


下载链接

東風.雨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