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樹嶺

插樹嶺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9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作者:陳玉謙,曲曉平 著
页数:306
书名:插樹嶺
封面图片
插樹嶺

前言
  人,一生下來就開始了生命的遠航。人生,永遠要漂泊,永遠在旅途。所謂“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飄塵”是也。我一次次地被命運捉弄著,命運一次次將我推向奈河橋邊,又一次次垂青于我這個生命的跋涉者,讓我去嘗盡人間的艱辛。這些年來,我不是無鞍無羈“天馬行空”,而是一個艱難跋涉的苦行僧,我和曉平妻幾乎走遍了中國,拜訪了祖國許許多多的名山大川、名勝古跡、人文景觀。而最讓我鐘情,最讓我眷戀,最讓我百讀不厭的還是生我養我的黑土地,嫩江水。我格外喜歡的是江河、草原、森林;北國那鋼鐵般冷峻的群山萬壑,寒意蕭蕭的冰川,飄飄灑灑的鵝毛大雪,沙濤起伏的曠漠,綠浪疊涌的草地;那像老人滿臉皺褶般的丘陵和少女肌膚般的三江平原與松嫩平原;還有成吉思漢古戰場上的漫漫風沙,以及那些湮沒在歷史煙塵中的故事深深埋藏在我心底的存儲器中。這一切,都是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作源泉。  作家的生活並不都是好听的故事。我曾被錯劃“右派”,半生坎坷,顛沛奔波。生生死死走過來,真可謂命運多舛。我從少年時期就愛上了文學創作,念小學時就在《好孩子》雜志上發表過寓言故事。20世紀50年代就出版了小說集《來到千金寨》。又以在《新觀察》上發表的散文一《我和舅舅》奪得1956年全國青年文學創作獎。為此,參加了全國第一次青年創作積極分子代表大會,就在那次會上,我和同時起步的劉紹棠成為了好朋友。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開始了,紅衛兵上了街,我家被抄,七麻袋書刊手稿堆放在馬路上,狂熱的紅衛兵要將它付之一炬。大火在燃燒,書在烈焰中呻吟,手稿在燃燒中哭泣,我的心在流血。這些書是我的命根子,那些尚未變成鉛字的書稿是我的生命。命根子斷了!生命不存在了!我活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意義呢?我縱身跳進大火中。
内容概要
  这位有头脑有追求聪慧俊雅的女人。缘何在穷乡僻壤的山村里将青春年华陪葬若干年?面对着盘根错节的家族势力。扯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她何去何从?在那些爱与被爱旋涡中挣扎着的男人们,那些缠绵悱恻快乐并痛苦着的女人们面前。她进退两难,举步维艰。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月亮述说着每一扇窗口内的故事,星星记录着每—段揪心的爱。随着故事发展,将解开一个又一个的人生死结……  书中将黑土地上的民风、民情、民俗以及众生群像融于一炉。将人的劣根,人性复苏与农民对土地的热恋浓缩在全书始终。将原汁原昧的农家饭捧到读者面前。据此书拍摄的28集电视连续剧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间播出后。受到广泛赞誉。被评为第26届中国广播影视大奖·电视剧“飞天奖“一等奖;全国第10届“五个一工程奖”特等奖。  这是一部难得的“清明上河图”式的原生态山野农村生活的长画卷。作者夫妇透支健康,透支生命,用心血书写了这方生养自己的土地和守土为金的农民。写了农民为生存、为富庶而上下求索的土地情结。雕塑出一批大变革时代的新式农民……  《插树岭》历时四年,五易其稿。终与读者见面。
作者简介
  陈玉谦、曲晓平双双出生在齐齐哈尔市,双双从医生到作家,双双被接纳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双双被约做客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栏目,双双在文学园地上勤奋耕耘。两人共同发表出版六百多万字的文学作品。出版有《矮子屯传奇》、《蛙鸣》、《梦魇》、《拓荒人》、《齐齐哈尔脚步》等十一部长篇;另有《蛙鸣》、《插树岭》等五部电视剧。曾获联合国人口基金“世界50亿人口日奖”国际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三次;全国少数民族“骏马奖”一等奖一次;黑龙江省文艺精品工程一等奖两次等多项国家级省级大奖。多部作品被译成外文。  陈玉谦现为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黑龙江省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齐齐哈尔市政协常委。被齐齐哈尔市评为“德艺双馨”作家,被黑龙江省授予“文艺终生成就奖”,被齐齐哈尔市委、市政府授予“改革开放三十年3啦有突出贡献人物”称号。  陈玉谦年近古稀,曲晓平年逾花甲,夫妻二人文学创作琴瑟合弦,笔耕不辍,连年有佳作,连年获大奖,是我国著名夫妻作家。《岭》剧三部曲第一部电视连续剧《插树岭》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间热插后,在全国引起强烈的反响,多家报刊以《插树岭》挑战“世界杯”为题发表评论。被评为中国广播影视大奖·第26届电视剧“飞天奖”长篇电视剧一等奖,第10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特等奖。  长篇报告文学《齐齐哈尔脚步》荣获“中国骄傲·中国时代”优秀作品金奖,夫妇双双被授予“中国骄傲·中国时代”杰出作家称号。

章节摘录
  楔子  流金河北岸有座插樹嶺,嶺下有個插樹嶺屯。插樹嶺的來歷還得從牛、馬兩家搭伴闖關東說起。清末年間,表兄弟兩個一人挑著一副挑子,攜家帶口從關里一路走到北大荒。在嶺下歇腳時,牛姓表嫂將她從關里拄著過來的一根柞木棍順手插在地上,就躺在草地上睡著了。表兄弟爬上山坡,見滿山遍嶺都是野果子,又饑又渴的妻兒老小們,用酸甜的野果充饑,搭起草窩棚在山角下過夜。半夜時突然電閃雷鳴,瓢潑大雨下了七天七夜。一場大雨過後,插在地上的那根柞木棍子卻生出芽長出葉了。牛姓表哥覺著這是老天爺留他們住下來的天意,哥倆商量住不住下時,馬姓表弟讓牛姓表哥拿主意。兩家老小一路走來已經是人困馬乏,又見滿山遍野的野果,腳下抓把土能攥出油來的土地,就在這里住了下來。沒幾年,插在地上的柞木棍子就長成了一棵參天大樹。從此插樹嶺的名子就一代一代地傳下來。牛、馬兩家的老輩人就把這棵樹當成保佑牛馬兩姓的神樹了。神樹沒有保佑插樹嶺村的好日子,外地人管這里叫憋死牛屯。  插樹嶺圍著牛、馬兩姓的莊子拐個了胳膊肘彎,攔住了這個屯的西北兩面,屯子南是流金河,屯子東頭一大片沼澤地,像個大醬缸嚴嚴實實地封住了屯子東邊的出路。插樹嶺屯就像座孤島被圈在中間。這座只有幾十戶的小村莊是個雞鳴听三縣的三不管去處。芝麻粒破四瓣的官兒,年八輩不來一個。一是隔江渡水,交通不便,二是沒啥公事公案可干,三是吃好吃賴不說,就單看那鍋碗瓢盆,公干人員就不想上飯桌。插樹嶺屯有這三不便,從前清到民國,到軍閥割據,三縣推來推去,地界一直沒有劃定。  新中國成立之後,這個歷史遺留問題還在扯皮。插樹嶺屯居住的是漢族,同屬炎黃子孫,總不能把他們劃到國外去,更不能單立國號。于是由省里出面,查遍了唐、宋、元、明、清的縣志史料,找出根據。最後劃定由流金河南岸的金河縣管轄。插樹嶺屯的族長自然就領授了官府的頭餃,把族長改叫屯長。後來叫隊長、村長時這里也跟著改。在插樹嶺屯里叫族長也好,叫村長也罷,反正他就是土皇帝,金口玉牙,他的話就是聖旨,沒人敢打撥回。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不懂官面上的事,他們就知道填飽肚皮,摟著老婆睡覺,傳宗接代……  光陰似箭,目月如梭。隨著乾坤扭轉,國運日盛,插樹嶺村的人也開始關注村里屯中的大事小情了。這幾天有三件事成了屯中人們議論的話題。一件事是老支書病故後村支書大印由誰來掌管。二是張立本從大獄放出來了,這小子可不是塊好餅、怕是又要引出啥禍端來。第三件事就是馬趴蛋的閨女馬春跟牛得水的兒子牛心的婚事。按說,這三件不挨邊不搭界的事不該攪和在一塊。不該攪到一塊的事,在插樹嶺村就得往一塊堆攪,七攪八攪地擰成了一團亂麻,扯也扯不斷,理也理不清。扯不斷理不清的事村長得管,他不能不理朝政,村長不喜歡旁人干預朝政,他願意一個人發號施令,家雀撲拉房檐子,老母豬拱菜園子的事都是他職責範圍內的事。  村頭,有個當年知識青年住過的大院,這里人們都習慣地管它叫知青點。這座知青點舊址用土 子砌的圍牆,如今,圍牆有幾處已經坍塌。正房是當年村里唯一一座磚瓦結構的房子。房牆上隱約可見已脫落的毛主席語錄。這排正房空著,有幾間房蓋上的瓦片已被人揭走,屋頂露天,殘缺的瓦縫間長出幾堆蒿草在風中搖擺著。東房山牆處堆著很多粗細不等的圓木,有的圓木背陰處已經長出樹耳和青苔。兩間西廂房是當年知青點的食堂,因年久失修,房牆上的泥皮已剝落,房蓋上壓著蘆葦,窗欞上釘著的塑料布被風撕扯得  叫響。張立本就住在這兩間房子里。  太陽爬到插樹嶺上空時,張立本手里拿著一個干瓢走出房門,他仰臉望著日頭爺,抽抽鼻子,打了個響亮的噴嚏,嚇得地上幾只找食吃的麻雀嘰嘰喳喳地飛上樹枝。張立本朝樹上看看,又看了一眼地上支起的扣雀籮筐,怨自己這個噴嚏打的不是時候。他走到籮筐前,從干瓢里抓些碎米子撒在籮筐下。不遠處,有幾只雞朝這邊走過來。張立本不懷好意地看看走過來的雞就轉身進屋了。炕上卷著行李卷,地上、窗台上到處扔著雞毛、骨頭、空酒瓶子。張立本點燃一支煙,走到房門前將門推開個縫,看著一只母雞鑽進扣麻雀的籮筐下去啄食,他拉動繩子那只蘆花母雞就成了他的獵物。張立本從籮筐下抓出老母雞回到屋里,拿起一把尖刀叼在嘴上,很熟練地將手中的母雞脖子窩回,拔掉脖頸上的毛,用刀割開雞喉管,雞血噴出,他隨手將雞扔在地上。雞在地上掙扎地蹦著,抽搐著。  村路上結著厚厚的積雪,被踩實在人行道上的雪高低不平,牲畜糞便一層一層地凍在上面。金鳳挾著個包袱匆匆地走來。二歪尾隨在金鳳後邊悄悄跟著,他只顧盯著前邊的金鳳,馬失前蹄被凍糞包絆倒摔了個狗搶屎,他爬起來低聲罵了一句髒話,又躲躲閃閃地追趕金鳳去了。  金鳳走到場院外,從青年點院牆牆豁進去,走到張立本房子門前,推門進屋,被地上抽搐著的雞嚇了一跳。張立本在褲子上蹭去刀上的血,朝金鳳齜齜牙。金鳳細看地上的雞,驚叫著︰“媽呀!這不是我家的蘆花老母雞嗎!?”張立本放下刀說︰“哪能呢!一大群雞在籮筐下吃食,這麼巧就該它死!”金鳳說︰“饞瘋啦?!你把老母雞殺了,順子咋辦?就指望它下蛋吃呢!”張立本說︰“這兩天,我真有點想那個小雜種了,你咋沒抱來給我親親?”他拉著金鳳的手坐在炕上,覺著這女人的手軟乎乎的,連手指頭都是酥的,一摸這雙手,下邊那東西就有些不安分了。  二歪趴在窗台上,把窗戶紙摳了個洞,撅著屁股朝里看著,他見張立本將手伸進金鳳的懷里,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金鳳推開張立本的手說︰“我這兩天來事了!”張立本說︰“淨唬我!”金鳳說︰“饞樣!我告訴你,往後少在馬春妹子身上打主意!”張立本說︰“你這是啥話!”金鳳說︰“少跟我嘴硬,一看見馬春瞅你那倆眼楮,像二齒鉤子似的。”“別瞎掰了!”張立本又去抱金鳳。金鳳推開張立本的手說︰“老扁這兩天黑臉風似的,他可早就不讓我跟你見面了。”張立本說︰“哼!他白撿個兒子,我不能讓這小子得著便宜賣著乖!不能白讓他佔我的便宜!”嘴里說著兩只手就急急忙忙解褲腰帶。二歪趴在外窗台上,兩條腿夾著褲襠里那東西,屁股左右扭晃著,單眼調線地朝里邊瞧著。  金鳳雙手迎著張立本,笑著說︰“不行,不行,人家來事了,你要害死我呀?!你蚜!一點也不知道心疼人!”她想起他當年扔下她就走的傷心事,低下頭眼淚就流了出來。  金鳳父母早亡,扔下她和哥哥兩個人過日子。張立本開始是和金鳳偷偷來往,後來哥哥出民工修水庫去了,一去就是一年多。張立本就住在金鳳家,兩個人就有滋有味地過起日子。張立本不是個安分人,他腦瓜活鬼點子多,總想出去闖世界。有一天,傳來消息說張立本耍錢犯賭被公安局抓走了。不久,又傳來消息說張立本被判了二年徒刑。這時,金鳳發現自己有身孕了。大姑娘懷上野種,這在插樹嶺可是非同小可。金鳳的肚子一天天見大。擔驚受怕的日子一天天地熬著,哥哥回來時她已經挺著六七個月的大肚子了。哥哥見此情景氣了個半死,立刻弄來打胎藥,逼著她打掉孩子。金鳳死活不肯,哥哥將她打得皮開肉綻,死去活來。一天夜里,金鳳偷偷跑出家門,她要去找張立本,跑在林中被樹根絆倒,血嘩嘩地流,人眼看不行了,被割草的老扁發現,把金鳳背到衛生院算是救了她一條命。後來,哥哥嫌懷著孩子的妹妹丟臉,就硬逼著金鳳嫁給了老扁。在孩子降生那天,哥哥得暴病死了。  在這個只有牛、馬兩姓的小屯子里,除了逢年過節外,年輩沒個啥熱鬧事,婚喪嫁娶就成屯中的大事了。牛得水家給兒子牛心娶媳婦,姑娘是馬趴蛋的寶貝女兒馬春。  當初,牛得水成家後,女人頭胎就生了個兒子,當家人左思右想給兒子起名叫牛心。他家姓牛有心肝寶貝之意。大閨女出生後牛得水順嘴就起名牛肝,接著又生的倆閨女就叫牛肚牛肺了,他家的一男三女佔全了牛下水。牛得水家是一明兩暗三間平房,院內東邊是倉房,西邊是馬棚,土 子院牆,木樁柵欄門。院中臨時搭起了喜灶棚子,灶台已經砌好,四驢子正在用磚砌煙囪,二歪用鍬給四驢子端泥。院中人來人往,來幫工勞忙的也多,有人從院外抬桌子進來,幾個婦女抬著裝碗筷子的大筐,說說笑笑走進院中。灶棚外,三五個婦女坐在灶棚旁擇菜。牛得水眉開眼笑地看著牛肺往窗戶上貼著大紅紙剪的鴛鴦,還有雙喜字。二歪端著一鍬泥,他兩眼盯著婦女堆中的奚粉蓮,鍬中的泥水灑落在四驢子腳上。四驢子瞪著牛眼大吼︰“瞎摸糊眼的往哪倒哇?!”二歪嘻皮笑臉地說︰“那些娘們真勾人!光顧看她們了!”快嘴喜鵲正在擇菜,她站起身朝二歪走來,罵道︰“二歪,你再不唚人話,看我不撕爛你的狗嘴!”  二歪這種人總愛朝娘們堆里鑽,婦女們有事沒事地拿他逗樂尋開心,二歪心里明白,他願意讓娘們搓鼓他,有些瘋張地將他摁倒壓在身下,那大奶子肉乎乎的很受用。有些半歲婆子還能朝他胯襠下掏兩把,說他那東西還沒有貓膝子大。見快嘴喜鵲發動女人們要動手,二歪嘻皮笑臉地說︰“喜鵲,你還是組織娘兒們往我嘴里擠奶吧,我願意,又解渴又解饞。”眾婦女們听了二歪的話哈哈大笑,那笑聲中有煽風點火的味道。快嘴喜鵲被挑逗得來勁了,她挑動幾個娘兒們站起來,張牙舞爪地去抓二歪。二歪在娘兒們陣前,舉起雙手,點頭哈腰地求饒說︰“我投降!我投降!我束手就擒!”快嘴喜鵲揪著二歪的耳朵說這回給他喝的就不是奶了!二歪著腰,咧著嘴跟隨著快嘴喜鵲的手轉圈,齜牙瞪眼地問︰“奶奶!奶奶!是啥呢?”快嘴喜鵲憋不住笑說道︰“是尿!”  ……
媒体关注与评论
  精品不是编出来的,是作者用意志蘸着心血一字一字写出来的。作家是将自己最熟悉的生活,最熟悉的人物,最熟悉的故事放进大脑的存储器内,经过无数次内心研磨,无数次灵魂拓印,无数次沙里淘金后,用笔墨蘸着心血浇铸出一个又一个人物形象,再用自己的灵魂赋予他们生命。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物走出来了,走到我们面前,向我们叙述着喜怒哀乐,在纷繁复杂的事件中演绎着他们的人生……“十年磨一剑”虽然不一定适用每位作家,但“水滴石穿”“铁杵磨成针”却是检验每位作家浮躁与坚忍的试金石。  ——作者
编辑推荐
  三《嶺》系列長篇小說第一部  熱播電視劇《插樹嶺》原創小說  中國作家協會重點推薦作品  關于三《嶺》系列長篇小說及電視劇三部曲簡介  第一部︰《插樹嶺》  第二部︰《龍頭嶺》  這是一部以創建城鄉和諧社會為主題的長篇小說(電視劇32集),取材于齊齊哈爾市興十四村的創業史。是一部以該村黨支部書記付華廷為原型,講述他帶領鄉親們艱苦創業的故事。是一部反映“三農”問題弘揚主旋律的力作。作者不是就興十四村寫典型,而是經過高度提煉,更加人性化,將故事放進改革大環境中去構築故事寫人物。  劇中人物華小廷在房無一間,地無一壟的荒漠上,透支健康,透支生命,將龍頭嶺建成龍江第一村。故事里面有故事,故事里面套故事,環環相扣的故事和劇情,讓你同書中劇中人物一起去體驗黑土地的豐韻和火辣辣的關東情。  第三部︰《丹鳳嶺》  大學生村官來到了丹鳳嶺村,村里的男人們都進城打工去了,父母妻兒留守山村,女人們成了頂門杠!她們肩負起家鄉致富的重任,忍受著男人不在身邊的寂寞。她們咀嚼著艱辛,吞咽著淚水,流淌著血汗,維系著女人的尊嚴。女人們戀土地思男人上下求索,大學生村官攪進女人圈旋渦之中,演繹著新時代新女性的激情噴發,農村、農業、農民的現實生活將大學生村官引向何方……故事中交織著婆媳聞、妯娌間,夫妻間和三親六故的情感糾葛。有不該發生的纏綿的愛,有淚眼離別欲罷不能的情,有留守兒童誤入歧途斷腸悔恨,大學生村官被裹挾其中又生發出哪些是是非非?書中劇中還展現出一朵朵獨具特色的關東女人花。村官對事業與愛情的抉擇推進著故事的發展。情節千回百轉。人物性格突出,故事扣人心弦……


下载链接

插樹嶺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