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像花兒一樣

幸福像花兒一樣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作者:王宛平
页数:308
字数:320000
书名:幸福像花兒一樣
封面图片
幸福像花兒一樣

内容概要
小說圍繞著文工團舞蹈隊里一位令人矚目的女演員杜娟的情感命運展開,細膩生動地講述了一個軍營中的陽光愛情故事。  近十年的感情糾葛和人生起伏,使所有人都在思考,人生最重要的是什麼,愛情是什麼,婚姻是什麼?幸福是得到還是付出,是一個過程,還是一個無法捕捉的結果……
作者简介
王宛平,軍人家庭出身,父母兄弟皆軍人;從小跟隨父母走南闖北,說不上籍貫是哪里;15歲當兵,復員後當車工。1977年底參加“文革”後第一屆高考,考入吉林大學中文系;大學畢業分配到國家機關做公務員。為圓文學夢,考入中央戲劇學院戲劇文學系讀研,畢業後留校,執教至今。 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文學寫作,發表過長中短篇小說和散文一百多萬字,無甚影響;九十年代末為生計謀,開始寫暢銷書,其中《婚內婚外》發行量較大,有日文版、法文版及盜版。 正式寫電視劇始于本世紀,寫過《曼谷雨季》、《天在上》、《我的淚珠兒》、《幸福像花兒一樣》、《新上海灘》、《金婚》、《甜蜜蜜》等。 自我評價寫比說強很多,最佩服能說會道者,自認當教師是選錯職業,從不認為教會過學生什麼。 最初想寫小說當作家,考入中戲又想做舞台劇編劇,而以結果論能力,似乎更適合電視劇編劇。附︰《幸福像花兒一樣》獲得近兩年國內電視劇各主要獎項肯定︰ 2005年︰獲第七屆全軍電視金星獎首屆創新開拓獎。 2006年︰獲23屆大眾電視金鷹節優秀長篇電視劇提名獎。 2006年︰獲首屆中國影視“學院獎”2005-2006年度影視作品“年度大獎”。 2007年︰獲第五屆“北京市文學藝術獎”。 2007年︰獲26屆電視劇飛天獎長篇電視劇獎。《幸福像花兒一樣》、《甜蜜蜜》姐妹篇即將出版。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

章节摘录
  第一章  杜娟二十歲這年,終于要領舞了。  盡管還沒開幕,杜娟已經緊張得有點腿肚子轉筋。通往舞台的過道堆滿道具,她一身練功服輕手輕腳走著。這些道具有時間沒用了,人走過時,會揚起細細的灰塵,空氣中彌漫著塵埃,混雜著幕布木頭干燥陳舊的氣息。杜娟走著,心安靜下來,這是她熟悉的氣息。多年後,當她離開舞台很久,會忽然間嗅到這種氣息,整個人怔住,不知身在何處。  她沒有換舞鞋,那雙軍用膠鞋舞動起來,木板發出吱吱嘎嘎的響聲,格外刺耳。她甩掉鞋赤著腳跑來跑去,黑暗中舞台顯得空曠陌生。  杜娟今天的舞蹈是民族舞荷花舞,她扭幾下腰肢,輕笑起來。排練這個舞時她就愛笑,那身傣家小窄裙套在身上,五顏六色的,肩上還扛個小扁擔,身體扭成三道彎,S形。她扭著扭著就忍不住舞動那根扁擔,葉團長就會大吼一聲︰杜娟,那不是紅纓槍!  杜娟最喜歡芭蕾舞《紅色娘子軍》里的吳瓊花。她笑著狂奔幾步,身體便騰在空中,一個“倒踢紫金冠”還沒完成,人就差點摔倒在地。她趕緊順勢小跑幾步,心怦怦跳著,摔傷了可是大事故,今晚慰問南疆前線英雄演出,軍區首長全都會來。  杜娟可著勁兒地在舞台上折騰,劈里啪啦赤腳拍地的聲音听著煞是熱鬧。“啪”有人拉動電閘,舞台大燈突然亮了。雪亮的燈光刺得杜娟連忙捂住眼楮,她身子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不滿地嚷嚷著,誰呀,誰呀。  化好裝的大梅身板兒挺得像棵小白楊,瞪著杜娟抱怨,干嗎呢?黑燈瞎火在這兒窮折騰,傷著怎麼辦。杜娟回瞪著大梅,誰讓你亂拉燈的,我這不是在找舞台感覺嗎。  大梅摟過杜娟,一臉揶揄的壞笑︰第一次領舞,偷偷臭美呢吧!老實說,是不是緊張得找不著北啦。  杜娟坦然地點頭,當然緊張,你第一次不緊張呀。大梅挺胸翹臀,曲線優美,玲瓏有致,在舞台上轉一,得意地笑著說,我緊張什麼呀,我的舞台感覺是天生的。  杜娟玩笑著打擊她,你就吹吧,第一次獨舞時,嚇得差點尿褲子,我還沒忘呢。大梅氣得要掐杜娟,兩人你追我閃,滿台瘋跑。  大梅與杜娟不同,她不光是漂亮,還特別會來事兒,渾身透著股子機靈勁兒。提干後,她的自信更是滿缽滿盆兒,走路的姿勢比天鵝還優雅。  大梅喜歡穿冬裝,冬裝四個兜才能顯示干部身份。她提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照相寄給家里,當然是全身照。大梅媽媽把照片放大成十二寸,上了色彩,掛在客廳正當間。大梅家往上數七代就沒出過芝麻大官兒,大梅提干讓全家人高興了小半年。  玩鬧出了一身汗,大梅冷不丁狠狠地打了個大噴嚏。杜娟擔心地看著她,感冒還沒全好,行嗎?大梅眉頭皺著,不行也得行,我那個雙人舞沒人能頂。  杜娟不服氣地說,怎麼沒人能頂,我就可以啊。大梅警惕起來,斜著眼楮看杜娟, ,還沒正式提干呢,就琢磨著搶班奪權啊。  杜娟打了大梅一下︰好賴話都听不懂,人家是關心你。  大梅走到幕布前,一邊撥開條縫往下看,一邊說︰今晚這麼重要的演出,我就是打吊瓶也要參加。  杜娟吃驚地瞪大了眼楮︰哇,覺悟這麼高呀!我還以為就是我想見識見識戰斗英雄呢。  大梅滿臉不屑,戰斗英雄誰沒見過呀。杜娟也走到幕布前往下看,觀眾席上空無一人。杜娟好奇地問,那你看什麼呢?  大梅口是心非,說不看什麼。她當然在看,她是在看台下有誰能掌控自己的婚姻和前程。  文工團干事白楊最不喜歡的事兒就是看節目。  他調軍區文工團已經半年,完全不知道自己每天都在干什麼,當初他和連長吵架,一怒之下求母親幫自己調回軍區。半年後他那個軍上了南疆前線,他悔得腸子發青,他已經預感到南疆戰役將是本世紀中國最後一場戰爭。建功立業、名垂軍史的機會眼見著就這樣白白從手邊兒溜走。  白楊從小就自認是當將軍的料兒,他要上前線,他要打仗,可如今他居然進了文工團!他想回老部隊已經不可能,父親是堅決不管他,母親想幫也幫不了,白楊現在最大的樂趣就是搜集各種前線資訊,在沙盤上布陣,自己跟自己打得不亦樂乎。  今晚這場慰問前線英雄演出白楊更是毫無心情,那簡直是捅他心窩子。他關注一切有關前線的報道,在他看來,好幾場戰役如果是他指揮結果肯定不是現在這樣,但他現在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別人立功受獎。  白楊往禮堂外走,作戰部白部長最看不得兒子走路的樣子,整個人懶洋洋的,走路聳著肩插著兜,鞋子幾乎擦著地皮,松松垮垮,沒點軍人樣兒!兒子于是就跟老子吵,你讓我上前線,戰場上可不管走路什麼樣!部長老爹給兒子一巴掌,軍人時時刻刻都得有軍人樣!  白楊不服,南疆戰斗基本結束,他滿腹才華眼看著就要爛在肚子里,他真是不甘心啊!可今晚他必須到場,看著別人戴紅花戴軍功章唱《血染的風采》。他的工作就是安排演出,況且還有他那幫沒心沒肺的哥們兒,死纏著他,要他介紹文工團美女。  文工團有美女嗎?白楊可不知道。  白楊有三個美女姐姐還有一個曾經是美女的演員媽媽,在他眼里,所有女人都長一個樣兒,沒啥感覺。  大幕還沒有拉開,杜娟和大梅從幕布後往下看,空曠的觀眾席給人奇怪的感覺,仿佛現在已經散場。  杜娟怔著,自語道︰我不喜歡這麼冷清的禮堂。  大梅笑嘻嘻問︰你還想一輩子站在舞台上啊?  大梅每次說這種話的語調都讓杜娟不舒服,杜娟今年二十歲了,舞蹈演員生命有多長,二十歲的杜娟不敢想這個問題。  大梅卻沒有時間想這些,大梅只比杜娟大一歲,可老練很多。大梅已經在想退路,大梅的舞台可不只是眼前這幾米長的木板地。  觀眾們陸續進入觀眾席,兩個少女看得入迷。杜娟的心被坐第一排的年輕英雄牽動,大梅卻告訴杜娟,她注意的是那些首長夫人。  大梅對軍區每位軍級以上首長的家庭情況了如指掌。  誰也沒想到,老實巴交的戰斗英雄吳根兒會跟街頭小混混打架,還被關進了軍區保衛科。作為他的連長,林彬既生氣又心疼。跟他一起摸爬滾打、經歷槍林彈雨的兄弟沒幾個了,他從心底把吳根兒當成親弟弟看。  林彬怒氣沖沖走出軍區保衛科,回頭一看,沒有人影,氣得大喝一聲︰吳根兒!  根兒從樓里跑出,在林彬跟前立正站好。他衣服零亂,沒戴領章帽徽,倔頭倔腦的。  林彬瞪著吳根兒︰哦,你還瞪眼,不服氣呀!打人!沒給你處分便宜你了!  吳根兒發著連珠炮︰那就是個流氓,不是人民群眾。他侮辱咱,連長,你要在,肯定下命令讓我狠狠收拾他!  林彬生氣地︰你給我閉嘴!剛摘領章帽徽就忘記軍人守則了?他沒理,你可以講道理嘛,為什麼動手?  吳根兒滿腹委屈︰連長,你不知道他那話有多難听。咱們在前線流血犧牲,難道就讓這麼個小混混侮辱?  林彬一臉嚴肅︰一個軍人,這點委屈都受不了,當初就別當兵!  看根兒那委屈樣兒,林彬也不忍再責備他什麼,今晚是根兒在部隊最後一次觀看演出。  紅一連連長林彬不是天性暴躁的人,剛入伍時候他是安靜的,新兵連一個月他基本沒說過話,帶他的老班長一度很看不慣他,以為他是知識分子,根本不適合當兵。  他已經不記得他第一次罵娘是什麼時候,在南疆前線,在貓耳洞,他帶的那個排戰士幾乎全部倒下,他抱起機槍瘋狂掃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喊什麼罵什麼。那場戰役下來,他們連只剩下一半人,他火線提升,從副排長直升連長,而他那個連最後也只剩下十幾個人。  南疆是林彬一生的噩夢,南疆下來有半年他無法入睡,一閉眼就是戰友那血淋淋的面孔,他經常一晚上一晚上地睜著眼楮,默念戰友名字,從花名冊上第一名念到最後一名。  他當副排長時帶的那個排現在只剩下他和根兒。  林彬看表︰要遲到了,回頭再教訓你,跑步,走!  他扭頭就跑,吳根兒立刻跑步跟上。  林彬和根兒進禮堂的時候,大梅的舞蹈已經開始。  林彬天性不喜歡這種熱鬧場合。今天這場晚會是為他們這些戰場上下來的軍人舉辦的,想到犧牲的戰殺手 方知今友,他覺得問心有愧。工作人員過來問他們哪個單位的,林彬沒有出示證件,隨意找個空位坐下。  林彬正要坐下,卻發現根兒不見了。  根兒站在過道上,傻乎乎地看著台上跳舞的大梅發呆,張著大嘴,忘記了合上。林彬一把拽過根兒,根兒坐下回過頭看林彬︰連長,這姑娘長得跟仙女似的呀,真想摸摸是不是真人。  ’  旁邊座位有人樂了,林彬回頭,見是白楊和他幾個哥們兒在笑。  林彬盯住白楊,白楊不笑了,反盯住林彬。  兩個與杜娟一生幸福息息相關的男人,就是在這個尷尬場合初次相見。  白楊神情慵懶,軍裝不系風紀扣,雪白襯衣領露出一截,不戴軍帽。還有那懶散傲慢的眼神,令人一眼便認出其軍區干部子弟的身份。  林彬轉過臉,有點後悔坐在這里。林彬所在的連隊也有幾名干部子弟,那些人往往在連隊干半年就會調走,有的進機關有的上軍校,林彬從未真正和干部子弟走近過,他確實不喜歡這些人。  白楊是不大關注別人反應的,他和大部分軍區子弟一樣,從幼兒園起就過著集體生活。他從不缺少哥們兒,走到哪兒都是呼朋引類,並很自然地是那個圈子的中心。對白楊而言,喜歡和不喜歡一個人,與他的出身無關。白楊對林彬第一眼就不舒服,那是因為林彬從開始就用敵視的眼光瞪著他,白楊最煩這種眼神,這似乎提醒著他“沒有上前線,在文工團里和一幫小姑娘混事兒”。  林彬和白楊互瞪一眼就誰也不理會誰了,但白楊那些哥們兒卻一直沒閑著。  這些紈褲子弟們議論起女演員來夸夸其談,旁若無人,如果不是根兒看得如此投入,林彬實在不能忍受下去。  白楊對哥們兒的議論是見怪不怪了,但今天他也感覺到有些議論異常刺耳,也許是因為身邊坐著的這個臉上沒有一絲笑容的軍人。但根兒什麼也沒听見,他半張著嘴,盯著大梅,忘乎所以。  根兒不由自主地說出聲︰連長,我這輩子要能和這樣的女人在一起,犧牲了也值呀。  白楊的幾個哥們兒听見,呆了一會兒,相互看看,想笑又不敢笑出聲,像鴿子一樣嘰嘰咕咕在嗓子眼兒笑著。  林彬氣得猛地站起,立刻被後邊人制止,又坐下,鐵青著臉,一句話沒有。  白楊听到根兒的聲音也想樂,但林彬在場,他樂不出來,他給趙臣一拳,示意他噤聲。  林彬回身看著根兒,他正痴迷地盯著舞台。林彬回過臉,閉上眼楮,根兒就要復員回家,他那個村子這輩子不可能看到大軍區文工團演出,讓他看吧,美美地看吧,林彬什麼都能忍,幾個紈褲子弟算什麼?  第二個舞蹈是杜娟表演的。白楊不討厭杜娟,這孩子跟假小子似的,有點愣,什麼時候說話語氣都挺沖的,白楊心情好的時候願意逗她玩兒。但今天,白楊心情惡劣,誰跳舞他也不想看,要不是哥們兒攔著,他真想立馬走人。  但幾個哥們兒卻盯上了杜娟,議論著這麼單純的女孩好追嗎。  突然一個憨憨的聲音響起︰連長,這些姑娘個個都這麼漂亮,我要能和她們握握手……就幸福死了。  幾個人大笑起來。  林彬再不能忍受,他騰地一下站起,動作過猛,狠狠撞了一下白楊,他起身就往外走。根兒雖然舍不得,也只好跟著往外走,邊走邊回頭。  白楊看著林彬背影,有一陣恍惚。林彬撞他那瞬間,眼楮里閃過一絲狼一樣凶狠的眼神,白楊並不熟悉這種眼神。這個男人,恨他,這讓白楊非常不舒服。  演出結束了,杜娟忙著卸裝,大梅卻守著後台,就是不卸裝。直到白楊帶著幾個哥們兒走進後台,杜娟才恍然,大梅是算準有人要來。  哥們幾點名要白楊引見大梅和杜娟,兩個女孩兒都有點愛答不理的。大梅是有意端著,杜娟則是根本不拿這些人當回事兒。  白楊和他的哥們兒對待兩個女孩態度也不一樣,對大梅就像對成熟女性,彬彬有禮;對杜娟則像對小孩兒,有點逗著玩兒。  幾個人瞎貧著,漫不著邊,大梅有一句沒一句應答著,知道男孩兒喜歡自己,不管什麼態度,也不會得罪人。  杜娟則是凡人不理不睬。  如果不是白楊母親黃雅淑和馮處長兩位夫人過來,這些男孩兒還不知道要貧到什麼時候。  大梅在兩位夫人過來時,已經正好帽子,抻好衣服,卻並不做出主動的樣子。她依然有條不紊收拾桌上東西,但臉是偏抬起一點,足以讓來人覺察到她的存在。  黃雅淑果然注意到大梅,問道,這位是大梅吧。  大梅眼楮亮起來,立刻轉過身,立正道︰馮阿姨,黃阿姨,我是大梅,入伍九年,已經提干一年。  馮處長沖大梅不動聲色地笑笑,卻將注意力投向一邊臉上涂得花花搭搭的杜娟。大梅心里涌起莫名的嫉妒,告訴兩位首長夫人,杜娟還小,還沒提干呢。白楊似乎專門和大梅作對,立刻說,杜娟明兒就提干。  兩位夫人注意力一直在杜娟身上,大梅真是生氣啊,她就是想不通,自己那麼漂亮、氣質好、懂事,為什麼這麼關鍵的場合,風頭卻會被不哼不哈的杜娟全搶了去。白楊一旁看著直樂。大梅愛拔尖好嫉妒人,杜娟則大大咧咧,兩人就算吵了,幾天就好。  後台忽然一陣騷動,人們下意識朝外看去,都有點發愣。  杜娟回過身,眼睜睜看著林彬大踏步走進後台,那瞬間有種恍惚。眼前這位年輕軍人和她常見的軍人們很不一樣,既有野戰軍人的硬朗利索勁,也有一份成熟男性的穩重和灑脫,眉宇間卻含著一點淡淡的憂郁。  他是誰呀?  林彬身後根兒已經找不著東南西北了,他傻乎乎看著那些美若天仙的人兒在那里換裝卸裝,眼楮也不夠使喚,身體也僵著,都不知道怎麼就挪進後台。  幾個哥們兒一見林彬和根兒就開始交換鄙夷的眼神,有的竊笑。  白楊則是沒感覺的,他永遠懶得關注身邊以外的事情。幾個哥們兒好容易逮著和文工團小姑娘瞎貧的機會,貧個沒完,白楊卻只想趕緊離開。  林彬旁若無人,徑直走向圈中最顯眼位置的大梅。  大梅眼睜睜看著林彬沖自己走來,手里的化妝棉落地。  杜娟也仰著一張小花瞼,看著林彬,她不知道這個看上去山一樣穩重的軍人要干什麼。
编辑推荐
  《幸福像花兒一樣》寫一個女文工團員的情感心路歷程,幾個熱血軍人面對幸福和婚姻痛苦抉擇。


下载链接

幸福像花兒一樣下載

评论与打分
  •     喜歡杜鵑的倔強,喜歡白楊的不羈。真摯的愛就這樣隱藏其中。看完電視劇覺得不過癮,于是收藏了這本書。每次讀,都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幸福真的像花兒一樣,終會綻放
  •     一口氣把這本書看完,沉浸在故事當中,無法自拔,杜娟、白楊、林彬,這三個主要人物之間的愛情糾葛,引人入勝,杜娟單純、白楊看似玩世不恭,其實是一個非常細膩的男人,林彬,始終把愛壓在心底,讓人看了心痛,最後,杜娟終于明白自己到底愛的是誰,原來幸福就是那麼容易,非常喜歡這本書,希望大家不妨看一看,值得珍藏。
  •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幸福,但是幸福是什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標準。我喜歡白楊,喜歡他對愛情的專一。
  •     看了電視後決定買書看,因為覺得有書總是比電視要好看,因為有很多細節不是演員能夠表現出來的,尤其是內心的,書不錯。
  •     像她那麼單純的人也只能在書里找到了
  •     象劇本,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