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聲

風聲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7-10-01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作者:麥家
页数:250
书名:風聲
封面图片
風聲

前言
  快有十年了,我的生活一直局限在很小的网子里,不用去单位上班,亲人和朋友大多在千里之外,身边仅有几个朋友,平时也少有往来。我似乎喜欢上了独往独来的生活。其实也不是喜欢,是无奈。一个人待在家里是够难受的,但出门去忍受别人的各种习惯,或者让别人来将就我,似乎更难受。我不吃酒,怕麻辣,也不打麻将纸牌(不会),坐下来还喜欢一本正经地谈文学,要对上这样的人,也许比找同志还难。同志还有俱乐部或某些固定的活动场合,在成都,据说四川日报门前的阅报栏是同志们的活动地带,有点约定成俗的意思。有点以前那种英语沙龙的感觉。成都是个十分享乐的城市,遍地酒吧、茶馆、美食,中高低档一应俱全,工薪高薪、蓝领白领,都有各自消受的阵地。我待过七个城市,我可以肯定地说,成都人的生活是最灿烂的,灿烂得像罂粟花一样,有些奢靡,有些邪乎。但我还是很寡淡,跟儿子打打算术牌(我本人发明的),下下军棋、象棋,成了我主要的娱乐。我的时间,除了正常的休息和昕谓的T作:读书或写点东西,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如果一定要说,就是发呆,胡思乱想。  《暗算》就是胡思乱想出来的。  其实,我的小说多数是这样,是靠着一点点契机凭空编造出来的,没什么资料,也不作任何采访。以为这样弄出来的东西总不会有人对号入座,不会被历史责难。奇怪的是,这些年我几部稍有影响的小说都有人对号入座,他们以各种方式与我取得联系,指出我作品的种种不实或错别之处。有个人更奇怪,说我《解密》写的是导弹之父钱学森。奇怪踏上了旅程,更奇怪的肯定还在后面。《黑记》写的是一个姑娘,她乳房上长有一块黑记,黑记有点神秘,有性欲,触摸它比触摸粉红的乳头还叫她激动。这完全是个幻想加幻想的东西,但也有人来对号,找到当事医生,指控他泄密。真是对不起那位医生了,他连我是男是女都不知晓,怎么跟我泄密呢?《暗算》就更不用说了,由于电视剧的火爆,来找我论是非的人更多,以致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蛰居在乡下,因为找的人太多,已经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这些人中有位高权重的将军,也有准701机构里的那些阿炳、黄依依、陈二湖式的人物,或者是他们的后辈。他们中有的代表个人、家庭,有的代表单位、组织,有的来感谢我,有的来指责我。感谢也好,指责也罢,我总是要接待,要见面,要解疑答问。其实我要说的都大同小异,所以一度我就像祥林嫂一样,不时老话重弹。  这当中有一个人,他的来意有点暧昧,既不是来感谢我,也不是来指责我。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不是来听我讲的,而是来对我讲的。他来自上海,姓潘,名向新,是个化学教授,年前刚从某大学退休,赋闲在家。他随意而来,却在我人生中留下了浓重一笔。  是去年元月上旬,潘教授应邀来四川师范大学讲课,其间通过我朋友跟我联系上,并由我朋友做东,一起去郊外吃了一餐野菜宴。席间,教授谈理说文,妙语连珠,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甚至把我和他的主业——小说和化学,两个南辕北辙的东西巧妙地连在一起,说:好的小说就是化学,对生活作化学处理;反之(差小说)则为物理,拘于事实,照搬生活。云云。对错姑且不论,但说法新奇,令人难忘。席问也谈起《暗算》电视剧,他说他刚看过,上海电视台正在播,每天三集,他跟着看了一道,后来又买碟子将第三部《捕风者》重看一遍。以他的学养和智识,一个东西看上两遍,那东西基本上就成了他的,大小情节,包括细节,无不通晓。他没有做好坏评价,只是问我这个故事有无m处,并恳请我实话实说。对一般人我不一定会如实招来,但对他这种智者,我担心招摇撞骗会被他识破,加上碍于朋友的情面关系,我不便妄言,只好如实相告。  坦率说,《暗算》的第一部《听风者》和第二部《看风者》的故事,尚有一定原型,比如第一部里的瞎子阿炳,源于我家乡的一个傻子,他叫林海,四十岁还不会叫爹妈,生活不能自理,但他目力惊人,有特异禀赋,以致方圆几公里内,几千上万人的个性和家史,他都可能通过目测而知而晓,朗朗成诵。我所做的工作不过是刺瞎了他灵异的眼睛,让他的耳朵变得无比神奇。至于第三部《捕风者》的故事,真的,纯属是虚构的,如果一定要问出处,勉强有两个:一个是记忆中的老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另一个是曾经在北京盛行一时的杀人游戏。两个东西其实是一回事,都是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寻找凶手,我甚至怀疑后者本身就源自前者。追根究底,是2001年,我们单位成都电视台要为建党八十周年拍部献礼片,让我写本子,我拉上好友何大草一起编了一个叫《地下的天空》的两集短剧,要说创作灵感就是电影《尼》,顶多是把故事革命历史化而已。两年后,我在鲁迅文学院读书,同学中风靡玩杀人游戏,我觉得很有趣,便激发了重写《地下的天空》的热情。《捕风者》的故事其实就是这样,是我借一个经典的套子,凭我擅长的逻辑推理能力和对谍报工作的感情,反反复复磨蹭出来的。  潘教授听罢,久久沉默着。我猜想,沉默不是说他无话可说,而是意味着他有重要的话要说。果然,他在沉默后娓娓道来,因为经过沉默——沉思默想,他说的话显得更具学养而富有穿透力。他这样对我说: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更不可能有两个相同的故事,但是……怎么说呢,你如果有兴趣,不妨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这绝对是真实的,历史上有记载。我不能说我的故事一定比你的精彩,但我相信你听了后一定会吃惊的。可以这么说,在你编织那个故事前,上帝已经编过一道。我曾以为你是根据史料改头换面编了你的故事,仔细想来也不会,因为你恰恰是把史料中那些最精华、最出彩的东西丢掉了。对不起,请容我说一句冒犯你的话,我个人以为,你的手艺比上帝差多了。”  接下来,教授用半个小时跟我大致讲了他的故事,我听后简直惊呆了。毫无疑问,他讲的故事比我的精彩多了,精彩十倍!一百倍!!我当即要求他跟我详细讲一讲,他说最有资格讲它的是这个故事的当事人,他们好多人现在都还在世,包括他父亲。他说我如果确实感兴趣的话,可以跟他走一趟,他保证我一定不虚此行。  何止是不虚,简直是满载而归——我找到了《捕风者》故事的原型!欣喜的同时,我也称奇不已:一个凭空虚构的故事居然有原型!嗬,难怪有人要找我的小说对号入座。以前我一直觉得奇怪,我,一个几乎足不出户的人,只凭一时兴起胡思乱想出来的故事,为什么总有人来对号认领?现在我明白了,是因为生活大于虚构。虚构和生活的关系,我想,大概就如孙猴子的跟斗和如来佛的手掌心的关系,你翻吧,看你能翻到哪里去。  事后,我有理由相信潘教授对我不是随意而来的,他蓄意而来,并以他的方式达到了他的目的:让我来重塑捕风者的故事和形象。我不得不承认,与我虚构的故事相比,这个故事显然更复杂,更离奇而又更真实。潘教授的父亲潘老等五个人在半个世纪后,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依然言之凿凿地向我提供了相同的内容,相同的程度犹同己出。这在我的经历中是第一次,是例外。所以,我也例外地对它的真实性有了足够的信任和坦然。
内容概要
  《風聲》小說講述了代號“老鬼”的我地下工作者李寧玉,依靠自身高超的破譯電報的能力,打入日偽情報組織內部,創造性地開展工作,不斷為我黨提供敵方重要情報。但在緊要關頭,一份情報在繼續傳遞過程中被日偽截獲,秘密傳送路線被切斷,不僅接下來的情報傳送出現困難,“老鬼”也被監控,面臨身份暴露的危險。為了將更重要的、關乎我黨在杭州的地下組織之存亡的情報傳遞出去,“老鬼”機智地與日偽以及同樣打入該組織內部的國民黨軍統特務周旋,制造種種假象迷惑敵人,使得組織內部陷入混亂,搞不清誰是真正的“老鬼”。但因條件所限,最後關頭“老鬼”不得不犧牲生命,設法將情報成功傳遞出去。  《風聲》該長篇發揚了《解密》與《暗算》的既有優勢,並有所突破,以追查“老鬼”為切口,層層剝繭,嚴密推理,將特情、偵破等故事要素與小說藝術、人性的發掘和諧地熔鑄一爐,故事撲朔迷離,曲折動人,險象環生,充滿了理性與情感的高強度的較量,掩卷平息,則有豐沛的審美愉悅和透闢的人性解析洶涌而來。這些共同成就了一部雅俗共賞的長篇佳作。毫無疑問,《風聲》將是當代文學特情與智性寫作一脈中的重要收獲。
作者简介
  麥家,居成都。出版有長篇小說《解密》、《暗算》小說集《紫密黑密》《地下的天空》《讓蒙面人說話》等多部。其筆下人物均系一群智力超凡的天才特工,其文風智性靈異,偏執不羈,是中國”新智力小說”和“特惰小說”的開創者。根據其同名小說改編的電視劇《暗算》深受觀眾喜愛。
书籍目录
上部 東風下部 西風外部 靜風

章节摘录
  《風聲》  東風  第二章  坐立不安。  望眼欲穿。  下午的早些時候,張司令的小車終于又駛入招待所,幾個拐彎後,卻沒朝西樓開來,而是往對面的東樓駛了去。車停之後,張司令忙煞地搶先下了車,打開後車門,點頭哈腰地將車里的另一人迎接出來。  此人穿的是常見的書生裝,深衣寬袖,衫袂飄飄,有點魏晉之古風、唐宋之遺韻。他年不過四十,小個頭,白皮膚,面容親善,舉手投足略顯女態。張司令的年紀足可做他的父親,但司令對他恭敬有余,感覺是他的兒子。即使扒掉了軍服,但貼在人中上的一小撮胡子也掩飾不了他的真實身份︰鬼子。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在尽可能小的范围内,将条件尽可能简化,压缩成抽象的逻辑,但并不因此而损失事物的生动性,因为逻辑自有其形象感,就看你如何认识和呈现,麦家就正向着目标一步一步走近——这是一条狭路,也是被他自己限制的,但正因为狭,于是直向纵深处,就像刀锋。   ——著名作家 王安忆   《风声》是“密室小说”的变种,也是惊险的逃逸魔术,它有强大的叙事力量,我们屏住呼吸,看一个人在重重锁链下凭智力和信念完成他的职责。因此,这终究是一部关于凡人与超人的小说,是人类意志的悲歌。   ——著名文学评论家 李敬泽   麦家的小说,书写的是一种人性和智慧的深渊景象。他善于在极度封闭的空间里,用坚固的细节、严密的逻辑、迷宫般的叙事来为一个故事敞开丰富的可能性。从《暗算》到《风声》,麦家像一个出色的精神侦探,层层推进,步步为营,从别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去探测人心,在故事貌似停止的地方去发现奇迹。他在一种惊心动魄的心智较量中,为人性那无法量度的边界下了绵密的注脚。我相信,这种有写作难度的小说,对读者具有致命的阅读吸引力。   ——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谢有顺   从业二十年,很少有作品像《风声》一样让我震撼。它比《暗算》故事更完整,可读性更强,结构更严谨,把悬疑解密小说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资深出版人 袁杰伟   《风声》“透露”了英雄的逻辑,天才的故事,鬼魅的细节,妖魔的风影……当代中国谁还相信英雄、理想和天才?但在麦家的笔下和我们的生活中确实存在!感谢麦家能如此沉静淡然地给我们讲一堆心仪省人的家事、国事,故事读来实在过瘾!   ——著名经济学家、民生银行董事 陈建   现实生活太硬梆梆了,所以我一直鼓励自己读一些文艺书,是窒息中喘口气的感觉。当然,像《风声》这样精彩的小说太难读到了,这绝对是一部超级悬疑解密小说,到处是陷阱、迷宫,即使你能神机妙算也难免失算。   ——著名企业家 陈金明《人民文学》杂志卷首推荐  编辑部的几位同事传看了这部作品,每个人都读到深夜,都是一口气读完。现在的小说,很难让我们这些职业文学读者拿起来、放不下,但《风声》是放不下的,我们紧紧追随着人物的命运,感受到迫切的阅读热情……它以生死攸关的悬疑因另我们穿越一座封闭的迷宫……那个“他或她”渐渐从迷雾中显现出来,“他或她”具有强大的智力、坚不可摧的信念和超凡意志——我们和麦家一样,被一个人所可能达到的高度所震撼,所感动,我们心驰神往。
编辑推荐
  06年看《暗算》上瘾!07年看《风声》过瘾!《人民文学》60年的纪录为《风声》而破!《风声》是本年度最智慧,最惊心的小说!2007年10月隆重推出!著名作家王安忆、著名经济学家陈建、资深出版人袁杰伟等联手推荐。《暗算》里的人物都死了,怎么还会有第二部?这是个复杂的问题,我只能笼统地回答:生活是最优秀的小说家,我不过是中了六合彩而已——六合彩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麦家  《人民文学》杂志卷首推荐:编辑部的几位同事传看了这部作品,每个人都读到深夜,都是一口气读完。现在的小说,很难让我们这些职业文学读者拿起来、放不下,但《风声》是放不下的,我们紧紧追随着人物的命运,感受到迫切的阅读热情……它以生死攸关的悬疑因另我们穿越一座封闭的迷宫……那个“他或她”渐渐从迷雾中显现出来,“他或她”具有强大的智力、坚不可摧的信念和超凡意志——我们和麦家一样,被一个人所可能达到的高度所震撼,所感动,我们心驰神往。★整本刊出,《人民文学》60年来未它首开纪录。★本年度最震撼出版界、最轰动文坛的卓越之作。★欲罢不能的悬疑,不容错过的解密。


下载链接

風聲下載

评论与打分
  •     真是神速啊 正版的,很滿意 謝謝!
  •     內容不錯,適合休閑時看
  •     質量還好,看完了再來說說。
  •     看了電影,向看看原著
  •     麥家的書
  •     公司書籍
  •       看了三遍電影,但是從未看過小說。因為一直對麥家的作品很喜歡,最近過年期間,又把《風聲》翻出來看,原來是兩個一樣的內核,但是不同韻味的故事。電影畫面感、情節感很強,但是最後的主旋律上升的很明顯,但是這部小說中,又抑揚頓挫,最後還會自我顛覆。一直很佩服麥家寫作的心機,從《解密》的起承轉合,到《暗算》的听風看風捕風,這《風聲》的東風西風靜風,麥家每一次的寫作都很用力,他不是以辭藻取勝的作家,但是他的結構和細致的內容,一直都是中國作家中很難得一見的。
  •       “麦家的《风声》是《人民文学》杂志创刊58年第一次完整刊发的长篇小说,它具有强劲的叙事力量;它探索人的高度‘它塑造超凡脱俗的英雄;它以对人类意志的热烈肯定和丰沛的想象,为当代小说开辟了独特的精神向度。”这是《人民文学》对2007年度最佳长篇小说奖——《风声》的获奖评语。
      在看麦家所写的原著前,我先看了由小说改编的电影,深受感动。这是一个正与邪斗智斗勇的故事,是一个舍生取义的故事,是一个同志间惺惺相惜的故事,也是一个有崇高精神内涵的故事。在汪伪政权时期,共产党人渗透了伪政府的情报机构,为了捉住内鬼——代号“老鬼”,日本长官武田长和伪政府的王处长合伙设计最终圈定了五个可疑分子。这五人在一个夜晚被共同圈禁在一栋小楼里,被要求配合揪出内鬼。这三男二女中有靠裙带关系当上伪军剿匪总队军机处处长的金生火、有与张司令关系密切的司令侍从官白小年,有战功赫赫的剿匪大队长吴志国,有情报处理能力强大的译电组组长李宁玉,有家世显赫、父亲与汪精卫关系修好的收发专员顾晓梦。被囚禁以后,武田长和王处长通过各种手段对他们进行测试,包括谈话、挑拨离间、测字迹、用接线人试探等等,同时还放出错误情报想在百草堂设伏对地下党组织一网打尽。故事就在这种危机四伏并关切到民族存亡的情况下展开……
      最终,真实情报成功传递避免了地下党组织的覆灭,而换来的代价是“老鬼”——顾晓梦的牺牲,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吴志国就是直接指挥她的“老枪”,而为了保全同志,她选择了自己顶,让吴志国报信。这部电影中展现出的同志之情、民族之情还有李宁玉和顾晓梦的姐妹之情都十分让人感动,我觉得最可贵的它对信仰的宣扬,外表上的顾晓梦是一个大户人家中娇生惯养的小姐,可她玩世不恭的笑容下是一颗连家人都不知道的赤诚的爱国之心,她就义以后的独白道出了她的心声:“我亲爱的人,我对你们如此无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际,我辈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我的肉体即将陨灭,灵魂却将与你们同在。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这段独白打动了很多人,也打动了我,我认为一部好的电影一方面能引人思考,一方面能打动人心,这与电影的内涵和思想有关,崇高的东西总能引起人的向往。
      这部电影整体看来比较流畅,明显的逻辑漏洞不多。主线比较清晰,有明线和暗线两条,明线是:计划揪出老鬼——互相谈话挑拨离间——笔迹试探后白小年自杀——设宴试探后锁定吴志国和顾晓梦——金生火自杀——试探李宁玉后排除其可能性——留下吴志国和顾晓梦互咬——吴志国被顾晓梦陷害而遭刑讯——顾晓梦被李宁玉揭发而被拷问(同时吴志国被救)——顾晓梦自杀(其他人出楼)。暗线:计划揪出老鬼——顾晓梦与吴志国通过秦腔确认同志——顾晓梦与吴志国故意互咬——顾晓梦与吴志国发生争斗(商量谁顶)——顾晓梦陷害吴志国(顾已决定自己牺牲)——顾晓梦让李宁玉揭发她(吴志国被救)——顾晓梦自杀(吴志国传出情报)。这两条线相互交叉,结合得十分完美,仔细思考几个环节和连接处并无不合理的地方,而且都很强地推动了故事的发展。只是有一点疑问:为什么敌人没怀疑过出现两个甚至多个内鬼?这也是在书中有涉及到的。
      另外,故事中充满了矛盾和冲突,而情节也正是由此推动,人物的性格也正是由此表现得淋漓尽致。有几次大的冲突场景很经典,如武田长对李宁玉进行审问时采用高端精密仪器对李宁玉的身体进行测量,作为一个传统女性的李宁玉心中已有自己的恋人却被迫遭受这样的耻辱,她的精神已经崩溃,也正是由此李宁玉被排除了内鬼的可能性,精神与肉体的两种挣扎将人物痛苦的内心和性格表现的很好。还有一个大冲突是李宁玉和顾晓梦的对峙,李宁玉发现了顾晓梦是内鬼后,内心的痛苦——一方面顾晓梦欺骗她的感情,一方面她恋人也欺骗她的感情,她感到了这种地下组织的可怕和人性的可怕。这一点在书中也有表现,不过写得更加残忍。特别感动我的是顾晓梦和吴志国互咬时用手指写字商量谁去牺牲的场景,顾晓梦和吴志国的眼中闪现着信仰的火焰和赴死的决心,顾晓梦的眼眶红了但她羸弱的身躯下有着强大的精神力量。
      每个人看电影的角度和所思所想同个人的经历和性格有关,有人说它有着太多的商业噱头——如五大刑罚,也有人说它的教育洗脑成分太重。但我认为吸取其精华是最重要的,我喜欢这部电影,它在感动我的同时还让我看到了其宣扬的伟大信仰和崇高人格,至少我们大多数普通人很难做到,而我们只能蒙受其精神光辉。
      在看了書之後,或許是受電影先入為主的觀念,我似乎更偏愛電影一些。書和電影在很多方面有差異。首先是故事情節,李寧玉是大無畏的地下黨人,顧曉夢是國民黨的內應,里面的派別錯綜復雜。其次,書對李寧玉有著很深的刻畫,李寧玉一方面沉著冷靜、機智過人,有著極高的革命信仰和視死如歸的勇氣,一方面冷漠絕情、城府極深,親情友情都可以拿來利用。而麥家對李寧玉最後自殺的場景的描寫也讓我吃驚和震撼,李寧玉對顧曉夢說,她今晚決定服毒自殺,將會用幾種方式把情報傳遞出出去。這樣有步驟地沉著冷靜地計劃自己的死亡讓人後背涼颼颼的。
      这本书的写作方式很有意思,第一部分麦家在潘老的讲述下塑造了革命者李宁玉的伟大形象,在第二部分又引出了顾晓梦这个尚在人世的重要见证人,由她解开了历史的谜中谜——李宁玉的情报是由她送出去的,潘老和李宁玉是两兄妹,同时也是顾晓梦的前任丈夫。历史逐渐浮出水面,也不再像大家看到的一般是一个单纯宣扬信仰的故事,而且还借顾晓梦的声音发出了疑问:那个年代的人心究竟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英勇就义是善,那么三番五次地利用她,害她性命也是善吗?顾晓梦痛心于他们兄妹两对她的残忍欺骗,最终远走台湾,永不再见。
      在《风声》电影中,信仰是被历史歌颂的,一个个谜团揭开后仍然是单纯的。而书中,麦家给我们的是一层层的历史密云,揭开后留给我们读者自己的思考空间更大,也更深刻——这是一种对人性的思考,对战争时代(或其他时代)人性的扭曲可怖和非人性的折磨。人的可塑性实在很强,虽然本性都是善良的,但是它是容易受到时代——政治、历史、经济、社会等各种因素的影响,这在历史上已经被多次证明了,如果人性的美和善被蒙蔽、被操纵、被奴役是很可怕的。我觉得如果李宁玉的心中有大爱,为民族之爱抛弃小爱,那么她并不是机器,她利用自身的判断力和理性做出决定,她仍然是一个人。如果她的行动仅仅是为了那些冰冷的口号,却并没有意识到她行为背后的意义以及信仰所能转化的物质形态,那么她是可悲的,只是这些我们并不能够看到究竟哪个是她的真实心灵写照,究竟什么是历史真相。
      我突然就想到了李安导演的电影《色•戒》,它讲述了女大学生王佳芝冒充富家太太色诱汪伪政权的一名高管易先生,却因为爱上了而易先生导致了行动失败,组织覆灭的故事。如果进入电影来思考,王佳芝的行为实在令人费解,她是受过良好教育女大学生的同时还是进步话剧组织的成员,有着很好的革命背景,而她却在如此大是大非的立场问题上犯了严重错误——放走了民族敌人特务头子。我不想探讨王佳芝作为女人对情感的渴望和在乱世中寻求安稳的心态,我只是想到王佳芝的行为反应了两点;一是她并没有那种切肤之痛——没有骨肉至亲在战乱中丧生的痛苦经历,二是在当时战争烈焰熊熊、革命热潮奔涌的历史背景下,本应该所有人都有上阵杀敌的决心,而王佳芝的内心其实与整个时代和历史背景是抽离的,她的心并不属于这个时代,她的一步步行动是被卷进来的,或许也与自身思想启蒙有关,但并不是由自己已然成熟的思想体系指挥的。
      人的行为不能单纯地以如今的道德标准来评判,而应放置在当时的历史和时代背景下进行考量。时代如果是头野兽,那么时代中的人想必也不会太正常。(想到了一个红卫兵对其母亲的忏悔——文革时期曾经和父亲一起揭发母亲导致了母亲死亡。)
      
  •       早早就借了,但是一直沒有看進去。終于花時間看完了,覺得一般,特別是前半部,絮絮叨叨,人物也都傻呵呵的。
      等看到後面,美制噴氣式飛機,出雲號航母,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再說,就算是赤城,加賀來了,1937年的日本海軍也拿不出127架飛機來空襲,就算空襲了,以那時的雙翼機根本就阻不斷20萬大軍的後防。麥家的軍事常識是在太遜了。
      
      今年日本22DH新艦命名為出雲,牽動了很多中國人敏感的神經,難道說好多人是看風聲看的,以為出雲是什麼主力航母,而不知道出雲是一艘1937年就已經老掉牙的舊式巡防艦?
  •       我是先看的電影。沒顧上玩推理,一看演員表第一個是周迅也就知道老鬼是她演的了。
      
      熬了一通宵,天亮了睡一觉,起来再加一个中午,看完了原著。很可惜也没推理成,因为提前被剧透了。我只能安安静静看作者讲故事不乱猜了——这反而有助于专心看故事。
      
      原著和電影不好做比較,因為兩者要表達的不像是完全一樣的東西。電影的愛國主義教育做的很成功,顧曉夢的遺言不知把多少人感動的稀里嘩啦的。原著表面上講的和表面上隱瞞不說的還有真正沒說的,加起來足夠的厚重。由海明威的冰山理論,我覺得麥家想講的,不單是一個慷慨悲壯的愛國主義教育的諜戰故事。
      
      主要就說原著里的李寧玉和顧小夢。
      
      很多人也說了,顧是愛李的,我本以為更多的是腦補成分,在剛看完書的時候可能是沒反應過來,也沒仔細體會人物情感,覺得也沒什麼,以為不過是把電影里太刻意的曖昧轉嫁到了原著上,而它本身太含蓄了。
      後來又看了別人寫的書評,自己的頭也都快想炸了,終于堅定的相信了顧是愛李的,並不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那種。種種跡象都可表明,收藏遺物、舍身保護、含情脈脈的眼神、嫁給李的哥哥等等,別人說過的多了。麥家很有意思,關于這些關鍵細節幾乎都是一筆帶過,又說要替顧老保守一個秘密,給讀者留足了補充的空間,留足了水面下的冰山,而這些,恰恰是不易發現的,比如我自己讀書太馬虎第一次都沒注意到顧收藏的李的遺物里還有頭發(慚愧)。但其實這一點就很不尋常了,伯牙可絕弦,可她顧小夢是什麼人,可以舍得不要肚子里的孩子卻舍不得李寧玉的頭發?
      
      正是顾小梦可毅然决然的打掉孩子只身去台湾这一点我发现我被她大小姐的表象给弄得失去了判断力,全然相信了顾老的话,这本身就是个错误——她隐瞒的绝对比她说了的要多,要多得多。这样一个顾小梦,军统职业特工,去美国受过专业训练,相信她的能力和冷血程度本不会比李宁玉低太多,要不然也不会在大风大浪里活下来。她是属于“不相信眼泪”的那一群人里的,所以顾小梦说自己因同情帮李宁玉说不过去,我不是说那个“举手之劳”的帮助,而是在李已经死去后对顾毫无威胁的情况下,顾还是帮了李,甚至去看了老鳖,只为求证李没有白死。说她不爱她,我不信。
      
      再說顧小夢知道李用她的筆跡寫字條的事情。按尋常邏輯,哪怕被朋友背叛很氣憤,氣憤到天旋地轉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顧自己是特工,也早就知道李就是老鬼,她怎麼會不知道仿別人筆跡是慣用伎倆,她自己也說了女人要仿男人的筆跡很難,那女人也就只有她了啊,平時本就走的近,不仿她的仿誰的,她早該料到這點,她一個可以利用假愛情作掩護的女人難道不知道友情也可以被利用嗎?所以顧小夢不是天真的可以被背叛的友情擊懵的人,而是她雖已料到卻仍不願相信李會陷害她,這讓我甚至懷疑她們兩個之間有更多的什麼。原文寫道“顧小夢像遭雷擊一樣,半天沒有回過神來。她完全被擊垮了,身不由己,稀里糊涂地癱坐在地上……”……“顧小夢臭罵她,讓她滾開。”這讓我想起了電影里李知道真相後是扇了顧一耳光,又扯顧的領子質問的,扯領子的動作有點曖昧,又打又扯的甚至讓我覺得像是一個怨婦在質問背叛了她的愛人……可跟原著一比,就覺得電影在此處稍有失真,情感處理地有點過了,好像是故意讓人想歪(尤其讓我這種三觀不正的人……說來慚愧),卻不比原著有內涵。原著里顧讓李滾開,憤怒是有,每個人憤怒的表現不一樣不好說是扇你巴掌嚴重還是讓你滾嚴重,而我覺得顧小夢此時更多的是恐懼,是不知所措。不知所措的是她原本也想幫李,至少不會去告發她,小的方面是私心,往大里說畢竟都是抗日嘛,但李沒和她攤派,顧只好故生事端迷惑敵人,到吳志國假死顧覺得李跑不了了,她也只有表現出保持堅信李不是老鬼的態度了,可現在矛頭指向了她,一邊是李,一邊自己的身份保密又成了問題,搞不好自己的老爸那條大魚都會被牽扯出來,怎麼辦?還有恐懼,恐懼的是顧小夢發現李寧玉是個徹徹底底的魔鬼,冷靜冷血的魔鬼,更讓她恐懼的是,自己愛著這個魔鬼!這就是顧小夢為什麼可以被李寧玉吃得死死的,永遠玩不過李。動情是特工的大忌,所以顧小夢恐懼。還有更多的我是想不到的。她內心的復雜情緒,我體會不了百分之一。
      
      在我看來,顧對李的情感簡直就是順其自然水到渠成的,或許這其中還有母親早逝的顧小夢有點戀母情結的關系(也許我這種想法又是從電影那里潛移默化來的……)。
      
      另一個當事人,聰明如李寧玉又怎麼會沒有一點察覺。看原著里顧小夢敘述的“我常說,她是南極的冰山,寸草不長,沒有顏色,冷得冒氣,沒人去挨近她;我呢,哈哈,是南京的紫金山,修成公園了,熱鬧得很,什麼人都圍著我轉……”這種口吻,簡直像回憶初戀的女人。沒法肯定李對顧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感,友情一定是有的,估計還有更多,李在決定自己以死創造機會讓顧傳遞情報,還想了個萬全之方保住顧小夢,還有那句什麼我死了也不會忘記你之類的,言簡意賅,顧小夢听得懂,算是安慰。還有一個細節和她倆人沒什麼關系,但是想起來確實有意思,就是李和潘老假扮不和睦的夫妻,借口是李“移情別戀”,潘打了李還是顧擋的,潘李分居後顧又是天天和李在一起……這借口啊……
      后来,后来李就那么走了,肥源是逼死李的直接凶手,这也是顾为什么要雇人杀肥源还要碎尸的原因。并不是有些人猜的顾被肥源强奸了,肥源不是没头没脑的人,即知顾的脾气和背景,说不上怕她至少不会如此放肆吧——他又没理由弄死顾,放她出来的后果他又不会不知道,他肥源还不至于做这种不划算的事。顾恨肥源,因为她爱李,换做是谁也不能忍受自己爱的人被一个畜生逼死了还检查她的全身吧!这种恨对顾来说应该远远甚于自己被强奸了吧。顾老不愿对“我”解释为何对肥源如此残暴,她只说“有些人一辈子都在试图努力忘掉一些事情,你去追问它是不道德的!”因为对李的深沉的爱讲不出,对肥源至深的恨也就无法解释给“我”了。
      
      我不敢想象李走後顧小夢是懷著一種什麼樣的心情生活的,不再想了,差不多夠了,就此打住吧。不讀此書不懂愛,讀罷也是空感慨。
      
      李焯雄寫的《風聲》歌詞才是對李顧的最佳注腳。
      
      “若你看出 我那無形的傷痕
      你該懂我不光是好勝
      亦邪亦正 我會是誰的替身
      真作假時假當真
      
      說來遺憾 就算我有多堅忍
      若有似無有什麼憑證
      半喜半悲 愛本來是雙面刃
      是非由他們議論
      
      沒半點風聲 命運卻留下指紋
      愛你卻不能 過問
      別走漏風聲 愛我比敵對殘忍
      燦爛卻是近黃昏
      
      若你看出 我那無形的傷痕
      你該懂我看你的眼神
      亦邪亦正 我會是誰的替身
      真作假時假當真
      
      沒半點風聲 命運卻留下指紋
      愛你卻不能 過問
      別走漏風聲 愛我比敵對殘忍
      燦爛卻是近黃昏
      
      沒半點風聲 命運卻留下指紋
      愛你卻不能 過問
      別走漏風聲 愛我比敵對殘忍
      燦爛卻是近黃昏”
      
      別走漏風聲 愛你卻比死更冷
      燦爛卻是近黃昏”
      
      到此時我又有了一種“大江東去,浪淘盡……”“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的感覺。
      
      感慨唏噓而已。
      
      感謝作者的“用大腦寫作”和虛構,最後向李寧玉顧小夢以及其他英雄們致敬。
      
  •       先看的電影,覺得挺恐怖的。一邊看書一邊回憶電影的情節,雖然小說沒有電影那麼直觀,還是毛骨悚然,我晚上睡覺的時候要拿另外兩本輕松愉快 的書壓著這本書才睡的著覺。
      情節和電影不太一樣。
      收獲最大的是書中的那句話︰急性子的人,情商高,但著急的時候智商會下降。想想確實如此。
      電影結尾顧小夢的旁白感動的我淚如雨下,但在書里並沒有,看來是導演加的
  •        看這樣的一部小說,真的有一種假作真時真亦假的感覺,真的不敢確定這是作者在還原一個歷史真相還是純粹的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里面的情節是那麼跌宕起伏動人心弦,明明知道誰是老鬼可是還是願意跟著情節做不同的猜想把每個人都懷疑一遍。不過藝術不就是來源于生活的嗎?我寧願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我相信新中國的歷史是由很多我們不知道的英雄和真相來譜寫的。有很多李寧玉和顧小夢這樣為了信仰堅守一切的英雄。如果沒有這樣一位執著的作家那麼她們的故事和名字永遠不會被後人熟知,留下的僅僅是墓地里的陣陣風聲。故事雖然給我們留下很多的懸念但卻也是高明之處,若是真的歷史我希望能為顧老,潘老保存點秘密,留給後人無限的遐想。若僅僅是小說那我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智慧和情節設置的巧妙。完整的結局不僅僅不會為這部小說添彩反而會將此書淪為一部二流的諜戰作品。
       我特別喜歡小說外部靜風中關于這些無名英雄的精彩解說︰“有人說他們是一群神秘的人…………………他們生沒有名字死沒有歸宿,也許只有這風知道,雨知道,他們的尸骨埋在何方。是啊,風知道,雨知道,他們甘願把自己做過的一切和知道的一切都帶進墳墓。但是共和國知道,共和國的山水和人民知道,墳墓里的主人是如何在瞬間改寫了歷史,又是如何用他們的智慧和信念創造了歷史,締造了這浩浩江山……”
  •       不管怎樣,作者都把地點設定在西湖邊上。開始對西湖周邊景點的描寫復現了西湖穿越千年的魅力,同時也罩上一層恐怖詭秘的色彩。我去過西湖,是陰雨天的傍晚,所以當我看到這些描述,我的腦子里立馬出現那些場景。作者在後來對肥原的另傳讓我一度很是糾結。他在小說里是那麼一個必須讓人痛恨鄙夷的角色,但他卻為避免西湖于戰亂出了實實在在的一份力︰他說通了松井,在轟炸杭州的時候沿著西湖畫了一個保護圈,就像孫悟空給唐僧畫的那個一樣,真的保住了西湖。這種功過要我把他擺在哪一邊呢?作者寫下這些的時候對肥原是怎麼把控的?一個劊子手?納粹?還是西湖的大恩人?
  •        雖然題材不同,但它突然讓我想到《蝴蝶夢》的寫作手法。同樣用第三者的描述烘托出主人公的性格品質,起到以“實有”陪襯“虛無”的效果。更別致的是,由兩位站在截然不同立場和看待事物角度的敘述者講述同一件事,更豐滿了主人公的形象,同時又增添了幾分神秘感。作者作為事件的聆听者、記錄者,甚至實物見證者和再敘者,帶給讀者質地厚重的真實感。
       風聲,像不像一位地下革命工作者的亡魂在竊竊私語?
       與《暗算》的一連串小故事比起來,更喜歡《風聲》的完整性。還有麥家頗具功力、恰當好處的比喻。用時下流行的話來說,就是正好“搔到癢處”︰
      “五個人乘一輛日產雙排越野車,在夜色的掩護下,像一個陰謀一樣悄然潛入幽靜的裘莊,穿過前院,來到後院,最後消失在久無人跡的西樓里,令這棟鬧過血光之災的空樓變得更加陰險可怖,像一把殺過人的刀落入一只殺過人的手里。”
      “肥原笑笑...對吳金李顧四人好言相問,‘你們誰是老鬼呢?吳金李顧四,你們誰是匪?’聲音軟軟的,綿綿的,像一口濃痰。”
  •       情報是被卷在煙里有老鱉傳給老漢,隨後被敵人發現。那老鱉知不知道情報內容是什麼?
      劇情發展應該是不知道的,那老鬼給老鱉的情報直接就是卷煙?老鱉原封不動就給了老漢?
      可是後面老鱉見到顧小夢的藥丸後,明顯是看了情報的,因為是直接打電話通知的老虎。
      如果前面老鱉看了群英會暴露的情報,他應該打電話給老虎,或者隨後踫面的時候告訴他,因為老漢被捕,情報沒有順利傳遞呀!
  •       發現麥加的每本小說寫得都跟紀實文學似的。很懸疑是不,告訴你答案,李寧玉是gcd派去的特務,顧小夢是gmd派去的特務,電影是瞎編的。
      …………………………………………………………………………………………………………………………………………………………………………
  •       風聲的電影看了一些,也看了介紹,感覺還是不錯的小說,故事情節煞是好看,買來有段時間了,一直沒抽得出時間來看,今天終于老婆、兒子參加同學聚會去了,一個人在家看,從12點開始看,忘記了吃飯,到下午4點,解決戰斗;
      
      小說的故事情節就是比電影好,描述細致多了,也緊湊,畢竟電影時間有限,只是看完之後,有個疑問,到底是李寧兒還是顧小夢將情報送出去的了?
      
      
      其實已經不重要了,李寧兒了死了,並且允許將遺書送出來,本身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情況,已經告知其他人,出事了,小心點,換地方或者不開了吧。
      
      但是個人更傾向于顧小夢吧,畢竟顧小夢一開始就表現的太過于搶眼,而且也太取信與肥源,也是最有可能將情報送出去的,畢竟,如果我是肥原,你是老鬼的話,即使你死了,等個一天兩天也不是問題。
      
      書中通過畫畫來傳遞情報,將小草的高低轉換為莫斯碼,有創意。
  •       自從在央視六套看了電影風聲,以及見證了之後的諜戰片的風潮,我就一直想看一下原著。書很早就買了,最近才看完,寫得非常好。
      
      看這本書是不敢喘大氣的,每一句話都似乎在暗示著什麼,誰?!誰?才是老鬼?然而下一句話又都可能將之前的推斷全部否定,吳金李顧誰是內奸?從頭看到尾,謎團是撥開一層又出現一層,真想好像被霧掩蓋了一般,好像扇開了一點,但是前方依舊迷霧重重,因為身在霧中,所以怎麼也看不透。
      
      電影本身就已經很精彩了,而原著在我來看毫不遜色,可以說有別樣的精彩。全書分為三篇︰東風,西風,靜風。拋開最後一篇算是交代故事背景的《靜風》不談,前兩篇算是解密類型的。東風一開始塑造了一個完整的設迷到解密的局,而在西風里,可以說是將東風里看的讓大家都心服口服的結局不完全推翻,給出了另外一個同樣令人心服口服的結局。
      
      那麼,誰是老鬼?
      
      說起來我是帶著電影的印象看的書,所以一開始多少有些心安理得的完全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本書,于是可以說對書中的顧小夢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他在那種情況下的收放自如,臨危不懼,膽識過人,欲擒故縱的表現,讓人在“她是老鬼”“她不是老鬼”之間雖然幾度搖擺最後還是不得不站在“她不是老鬼”這一邊,書中一開始有一個很明顯的暗示,原作中那個日本軍官叫肥原,說在顧小夢身上看到了兩個人,一個是頤指氣使,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小姐,另一個是有勇有謀膽,識過人的老鬼。電影,其實走的就是這一條線,走到了原作核心的倒數第二層,顧小夢是老鬼。
      
      但顧小夢是老鬼?吳志國是老槍?
      
      那么原作中,对于老鬼的正面描写太少是出于老谋深算,还是另有其他?在书中,描写的重点一直放在李宁玉与吴志国的互咬上·,两人都一口咬定对方是老鬼,而且几度出现的相互推理与指责暗示,更是让人心惊胆战,我就一直在想这日本人也真不开窍,挑唆两个无辜的人斗了起来,老鬼自得其乐。到最后,逼得李宁玉服毒自尽,吴志国受刑而死。但翻开前书,丝毫看不到暗示,所以到最后,李宁玉是老鬼的真相才让我这个原来只知道电影的人大吃一惊。
      
      原作中只有老鬼,沒有老槍,李寧玉是老鬼,顧小夢也是老鬼,但是國民黨的“老鬼”。也就是說,書里還是有國民黨這個勢力出現的,但是估計電影為了簡化和國情需要(你懂得),就讓李寧玉單純苦逼化,顧小夢紅色化,吳志國不再醬油黨。顧小夢是國民黨方面安排在汪偽政府的間諜。
      
      于是,電影里最喜歡老鬼顧小夢,書里最喜歡老鬼李寧玉。
      
      李寧玉冷漠清高,而且的的確確是個厲害的臥底。每個人的字跡她都會,幾度設局讓別人都認為吳志國才是老鬼,在書中也一直處在暴露的邊緣,每天每時都處在一個神經崩潰的邊緣,但面對每次肥原的試探卻又滴水不漏。上篇西風里,最後李寧玉自殺,為了將遺物中的情報傳遞出去,而下篇東風,李寧玉與顧小夢情同姐妹的兩人彼此發現了對方的真實身份,最後是由顧小夢幫忙傳遞了情報。具體上下篇里有什麼破綻還是請各位自行閱讀。
      
      下片中,李寧玉在吳志國死後換成顧小夢的字跡來傳情報,被顧小夢發現之後確定為老鬼,于是兩人之間撕破了臉皮。可是顧小夢畢竟年輕,幾番爭吵之後,就被老鬼李寧玉識破了她的國民黨身份。于是以此要挾幫忙傳情報。就在顧小夢相助之下將情報防放置完畢,但卻沒有人來取時,李寧玉決定以生命來傳情報,以清高的性格來挑戰肥原,被打的渾身是血,最後制造被逼自殺的局,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李寧玉在廁所里跪求顧小夢幫忙的場景,她知道她在求一個不能算是自己人的人幫忙,而且之前對方幫忙是因為在收到自己的威脅之下,所以,在自己決定以生命來傳情報時,就是在以感情來賭一切,因為自己的存在才是牽制小夢的籌碼,自己一死小夢就可以選擇不幫忙的,而情感是老鬼在工作中最不能要的。可想而知,目睹了同志“老漢”在自己面前被敵人痛打,不僅為自己不暴露身份就已經焦頭爛額了,還要想著怎樣將關鍵情報傳出去,當時已經被打散了的李寧玉跪求顧小夢時,那種失去一切的焦急與祈求才顯得那樣無力蒼白與真實。她一直很精明,用頭腦做事而且從未出現過紕漏,但最後不得不用情感作為最後的賭注,她賭的不是姐妹情誼,也不是嘴上說的聯合抗日的大義,而是對顧小夢的直覺。或者說,是顧小夢自己說的,在知道李寧玉是老鬼之後,再看她的精明與絕望所產生的敬佩。
      
      李寧玉是為了不滅的信念,一方面在敵人面前高傲的梳著頭發,冷眼以對,一面在顧小夢面前恩威並施,軟磨硬套,一面是極堅強,一面是極脆弱。
      
      此書勝有兩點,一是緊張的情節,二是細致的人物感情刻畫。
      
      讀此書需在很安靜的時刻和地方。體會那種拽住你呼吸的緊張。
      
      噓……安靜……
      
  •       怎麼都沒想到這個故事會是真的
      一直都喜歡自己看書畫面感極強的這個特點
      滿腦子都是周迅李冰冰和黃曉明的樣子
      
      歷史永遠都是向前走著的 大踏步地踩著鮮血和人骨 所以也舉步維艱
      伴著無數戰爭和犧牲成長起來的民族 仿佛也也總是會被另一個民族用戰爭和犧牲替代
      可所謂風起雲涌?
  •       風中听聲,隱晦,神秘。我不知道,那座幽深的古堡里究竟隱藏著什麼,那個年代的多少秘密都被埋在風中,為人所不知,遺憾于那一瞬的掙扎,究竟是否有輪回之說,讓我們重回那里,風中之城。
      我驚訝于那個遙遠年代的爾虞我詐和風聲鶴唳。更驚嘆于作者深究于市的一份堅韌執著。我一直覺得這個故事的確在整本書中是兩次再現,不同的是兩方不一致的角度來看待這個深奧的歷史之謎。可是,多少過去終究,已然成為了過去,再怎麼評說都找不到了當年的痕跡。
      所以,輪回時,失去了回憶,就不要重來,免得落寞。可是還明明惦念當年的愛恨情仇,又怎能割舍啊。
      與電影不同,更多的是追求對文學的追逐和歷史的探究,我們熱衷于對歷史進行著懸疑,卻一直忘記,歷史是為了驚醒我們的夢,不要繼續彩排,我們需要一個寧靜的地方來建立我們的天堂。夢已然釋夢吧。
  •       風聲,麥家,浙江文藝出版社。第二次看麥家的小說,並且是一個比較長篇的,與之前的暗算有些不一樣,書封一如既往的張揚,說是人民文學全篇刊登,在看過盧梭的作品後,看看比較白話的小說,也算是一種休息吧,就買了翻看了。小說的內容不用多說,並且也拍成了電影,仿佛電影比小說更熱,畢竟電影的投資達到多少多少萬,而小說只是作家一個人累積的過程,比較累,但也可容納更多的內容。還是在一個封閉的環境里,就幾個,結局更是出人意料,這就是噱頭,共產黨、國民黨、偽軍、日本人,幾股勢力交加在一起,又經過多少年的歲月醞釀,不僅讓人霧里看花,也讓人雲中望月,謎底仿佛就在眼前手下,但總是伸手抓不到。孰真孰假,誰也不知道,因為一切的一切,最後都要毀滅了,丟掉了。可能這樣的情景更適合于拍部電影吧,就如暗算拍成電視就挺不錯的。
  •       這場游戲實在太有趣了,人就是這樣的動物,沒有人可以完全看透除了自己外的任何一個人。所以說不要相信任何人,因為沒有人可以相信。  解放戰爭已經過去幾十年了,可是那十幾年的戰爭中所發生的一切又有多少人知道了,為了勝利革命前輩們實在是犧牲太多。如今的和平都是建在他們的尸骨之上的,我們更應該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和平。
  •       《风声》(麦家著·浙江文艺出版社2009年第一版)
      自電視劇《暗算》走紅之後,麥家的《風聲》又被拍成電影,這讓這部小說獲得了大眾的眼光關注,成為一種現象,然而與文學並無太大的關系。《風聲》表面上非常精彩,懸念迭起的故事,到底誰是敵人要找的“老鬼”?確實不看到最後,根本無法得出結論。而且作者明顯模仿了日本電影《羅生門》的創意,讓各種人物針對一件事情講述不同的看法,在故弄玄虛的花招之後,成為不少評論家的盤中大餐,極度的贊美,極度的好評。《風聲》具有可讀性,這毫無疑問。但比較花巧的敘事結構並不能掩蓋整個故事的蒼白無力,細究起來,小說里的很多重要情節都無法自圓其說。作者越是寫得煞有其事,不斷穿插作者的采訪,讀者越是覺得生編硬造。
  •        故事主要分為兩部分,《東風》和《西風》看完《東風》感覺一切都水落石出了,便不免對下部的《西風》越發好奇和期待,于是一口氣讀了下去。果然沒有讓人失望,真正精彩的故事是從《西風》開始的。
       作者讓兩個人敘述了同一段歷史,可卻有著不一樣的真相。潘老對故事真相的隱瞞,導致了顧老出面最終解密。潘老的講述為何能使顧小夢如此憤怒呢?就像她自己說的“你認為我想搶功勞?我要想搶功勞會來台灣嗎?應該留在大陸當英雄才是”而她現在找到作者,澄清真相,可能是她對潘老對自己的欺騙懷恨在心,恨他隱瞞了事實。其實我更認為她的氣憤,是因潘老在故事里忽略了她,而這個故事,是屬于她和李寧玉的。
       她和李寧玉,旁人看來,親如姐妹,可我認為,若形容成姐妹情誼,不免輕薄了這份情深。
       當顧老說了自己進入譯電科的經過,作者說,你就是這樣認識了了李寧玉? 而顧老卻說,何止是認識哦。單單這一句就似有千言萬語欲說卻無從開口。而後又以“像一對冤家”來形容她們最初的相識,不免顯得曖昧。
       她們的曖昧,別人也是看在眼里的。在《東風》中寫到“王田香發現顧小夢對李寧玉特別好,當面和背後都在護著她︰"尤其是剛才,喝多了酒後,看李寧玉的目光都含情脈脈的,很曖昧。"”即使是這曖昧 ,也是點到為止,再沒有贅述。
       後來在《西風》中,顧老發現自己也被李寧玉陷害後,真的是對她有恨,恨她不顧情誼陷自己與危險之中,後又被李要挾,幫助保守秘密。這段其實是很有意思的,雖然是恨,可是從她的語氣中可以發現,她對李的冷靜和縝密的思維其實是帶有敬佩的,同為諜務工作者,這樣的智斗倒顯有惺惺相惜的意味。可各自立場不同,各有把柄于對方手上,關乎生死,關乎民族命運,一切都要小心翼翼。
       拔掉竊听器的那晚以及李準備就義的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李寧玉對顧小夢到底說了什麼,除了顧小夢,沒人知道,而顧小夢不想讓人知道的事,便永遠不會有人知道。不過就像是顧的兒子所說的那樣,我也不信顧小夢答應在李死後還冒險為其傳出情報,就是被她的眼淚和長跪不起打動了特務們都不會有的惻隱之心。但可以肯定,李寧玉是多麼多麼信任顧小夢。而這信任又源于什麼呢?不會是憑自己手中握有顧氏父女的身份秘密吧。
       至于顧小夢最後嫁給了李的哥哥,一個身份與自己對立的人,不過是愛屋及烏吧。潘老因組織的要求,用婚姻作手段打入GMD的內部。同樣也是欺騙,可這里與顧小夢相比,顯得冷酷無情。其實潘老最後根本無需隱瞞這份婚姻的目的,作為諜務人員,任何手段都不是可恥的,相反,為組織獲取情報那是犧牲。而他偏偏隱瞞掉了關于顧小夢的一切,其實是他無法接受,一個女人答應嫁給自己的理由,不是喜歡著自己,而是愛著自己的妹妹。這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無法啟齒的。
       雖然真相已知故事基本明朗,可仍有很多疑問的地方。其實這個故事的講述就像這個故事本身一樣,充滿了疑問與顧忌。那些敘述者不想說的,或是無法說出口的,以及作者答應不說的,就像是那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一樣,讓讀者自己去想她的美吧。
       那個故事里最有血有肉,最敢愛敢恨的是顧小夢,一個已入暮年的老人,對她愛人的懷念︰一張泛黃的老照片和一把斷齒的破梳子、一支鋼筆(白色筆帽)、一支唇膏、兩只藥丸、三塊銀元等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甚至還有一綹頭發。就那樣靜靜地收進精致的盒子,永存心內,相伴一生。
       看完故事我不得不驚嘆于那特殊的年代里這兩個特殊身份的人的那份隱晦的愛情。
      
  •       麦家的东西果然应该倒着看——我是说,按照出版的年份,从最新的《风语》看起,然后是《风声》,然后是《暗算》。这样我们很聪明地降低了期望值,就会看得比较开心了。尤其是当我看《风声》的时候,是抱着一种特别不好的期望。因为我看过电影了,那个传说中的老鬼是谁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秘密了。你知道这种记忆很难抹去的,因为它就是一个名字,牢牢的横亘在你脑子里。
      于是我還是很感謝電影的編劇的,改的真好,讓再拿出原著來看的我多了一種截然不同的閱讀體驗。當然我也可以說他改得不好,原著里所有說得通的橋段都沒了,變成不可理喻的唱戲啦,內衣啦,亂七八糟,各種詭異。還有不知道為什麼顧小夢要變成顧曉夢。更奇怪的是李寧玉莫名其妙地從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天體物理系畢業了,因為我自己是弄這個大學申請的于是我特別敏感。為毛是天體物理系?為毛是賓大?可能人家只是覺得這個比較高級,僅此而已,我在想賓大到底有沒有這種系,這種系出來的明顯該去武器部而不是偽軍的小科長,這些明顯是些狗屁不通的多此一舉嘛。
      啊喲。跑題了。我們明顯要討論書嘛。
      閑的蛋疼搜索一下顧小夢這個名字,有人煞有其事地把她做了政協委員的兒子拿出來八卦了一番。讓人不得不感嘆,麥家,你真是太牛X了。
      小學的時候學魯迅的《少年閏土》,老師們總愛出這樣莫名其妙得選擇題︰文章中的“我”是誰?必定有一個腦殘的選項巋然不動的屹立在那里,“魯迅”。很多似曾相識的記憶,比如說老家的祝福,比如說紹興的山山水水,這種半真半假的東西經常給人造成一種錯覺。
      這就是作家想要的。
      可這不是我想要的。還是混混沌沌地看,會比較好一點。
  •       合上書已是凌晨二點,時間過得很快。  麥家是一個誠懇、認真的作家。他對小說有種非凡的掌控力。語言的裁剪,結構的布局都很出色。誠然好的作品在于內容,但並不意味著否定形式。麥家可貴之處在于兩者都把握得很好。他端上來的這盤名為“風聲”的菜不僅原汁原味(內容)而且色彩繽紛(形式)。想象一下如果這菜賣相不好,食欲頓減三分矣。    這本書用“好戲在後面”來形容真是非常恰當.我喜歡看書,但盡限于會計書籍,我一向甚少買書。一則手上沒余錢.說到這有人有意見了,你只要想買怎麼會沒余錢?所言極是。節衣縮食也未嘗不可。但買書這件事根本說不上什麼。買書數量多少與讀書質量好壞可以說不搭界。當初在購買之時,看到有嘗鮮者的評論說完全就是抄襲錢之江那個案例,我還半信半疑,當我拿到手開始閱讀之時,才發現原來書的第一個部分真的是完全一致,就連檢查他們是不是地下黨的方式方法都是一樣的,真的讓人看起來很無趣,但是我還是堅持著看了下去,後來對于當事人身世的查證和探求以及對事實再分析再剖析再還原,讓人的興趣一下子就爆發出來,結果後面的兩部分我幾乎是一口氣讀完的,可能這不算是新穎的方法,但是足夠吸引我,這就足夠了,所以給這本書5星評分。
  •        我看到很多人都說了顧小夢和李寧玉的關系。不過有一點有自己的觀點,不少人認為顧小夢殺肥源是應為肥源侵犯了她,但我覺得不是。殺肥源是為了給李寧玉報仇。
       首先,肥源雖然被砍成了幾塊,但是他們一家都是被毒死的,和李寧玉的最後死法一樣!只有肥源死後還被分尸,而且尸體是被人帶到另一個地方,然後再分尸。我覺得分尸的人可能是顧小夢,作為警校畢業又在美國受過訓的特工顧小夢絕對有這個膽量。她分肥源的尸體就是要泄憤。
       再次,顧小夢在承認自己雇人殺肥源的時候,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可見她對肥源恨之入骨,但是從肥源的性格分析來看,肥源並不是太貪戀美色,何況顧小夢的來頭不小。而且顧小夢在關鍵時候幫肥源解開了小草的密碼,肥源對顧小夢已經十分的信任,最後只放過了她和王田香,所以她恨肥源是應為李寧玉的死。
       最後我還想贊美下李寧玉的智慧,她最後的這個局可以說非常厲害,其實不僅幫她自己傳遞了情報,也保護了小夢,讓她取得了肥源的信任,肥源事後放過了小夢,小夢在以後的工作中會安全不少。所以不僅是小夢幫了李寧玉,李寧玉也在盡最後的力氣幫助顧小夢。以顧小夢的聰明後來不會沒發現這一點。
      我覺得這個故事的精彩之處在于很多情節是暗寫的,要自己體會。還有沒有動不動就上升到愛國的高度,這是比電影好的地方。
  •       讀了樓上已經有讀者評論的同志情節,我也非常贊同這點。電影的風聲中間有些淺淺的曖昧情節,很含蓄,並沒有表達太多意思。
         小說<<風聲>>不同,分東風和西風,東風貌似是潘老的講述外加作者的想象,里面提到了單性戀這個詞,通過王田香的猜測,雖然不能說明顧小夢和李寧玉有什麼,至少我們看出顧小夢對李寧玉好的程度。電影里也就反應出了東風里想要表達的這種曖昧。而我認為暗示兩人的關系的是西風里由老人顧小夢講述的另一個版本的故事,表面上看是兩個朋友撕破真面目反目為敵,實際上是一對戀人發現相互背叛後的愛與恨。
         可疑之處一,顧老在故事里把李寧玉說成一個城府極深,背叛她友誼甚至模仿她筆跡意圖陷害她的可惡敵人,早應該是恨之入骨,她卻珍藏了她的遺物那麼多年,最意味深長的就是那縷青絲,如同已經有人評價過,如果僅僅是朋友,還不至于珍藏對方的頭發,更何況發現竟是欺騙自己的中共臥底,只有可能兩人不同尋常的關系才使顧小夢恨之但依然愛之。
         可疑之處二,東風和西風都有提到顧小夢為李寧玉挺身而出的情節,特別在西風顧小夢自己的故事里,死護李寧玉不讓她丈夫打她,怎麼看都有點小t心態。雖然後來一直強調她們倆是為了各自的任務才相互接近,但也能體會到兩人是真心被對方吸引,顧小夢出生富貴,任性潑辣,李寧玉冷若冰霜,兩人能成為普通朋友就算不錯,兩人都聲稱沒有愛人,顧小夢有個逢場作戲的男友,明明已經在逢場作戲了,還每回拉上李寧玉,李寧玉有個假老公。兩個女人成天攪在一起,到底有多少是因為任務的關系?
         可疑之處三,顧小夢發現了李寧玉的秘密,這個發現差點活活氣死她,李寧玉竟然模仿她的筆跡給中共傳消息!面對李寧玉對自己的如此所作所為,她沒有去揭發她,據顧小夢自己說是李寧玉死活抱住她不放她走,而且後來還察覺到她是軍統臥底的秘密才沒有去揭發她。但這些說辭都有些牽強,憑顧小夢手上的證據,而且顧小夢是最被排除嫌疑的人,這點東西風都有提到,李寧玉在巧舌如簧在日偽面前也無法抵賴,唯一解釋就是顧小夢愛李寧玉,哪怕這個愛人如此背叛自己,生死關頭,她不希望她出事。當然,恨是一定的,所以才有後來李寧玉找顧小夢半夜長談,作者只是簡單的說是李寧玉換著法子游說顧小夢。人之常情,如果兩人關系僅朋友而已,這件事根本無法平息,信任與背叛,特別對顧小夢這樣愛憎分明的人。
         可疑之處四,顧小夢最後冒死傳消息,李寧玉已經犧牲,顧老三
      言兩語講了李寧玉怎麼設計自己的死亡,她又怎麼簡單的傳出消息。老人也許是不願意太多的提及,其實心里很痛,可作為軍統的她和作為共黨的她本就是勢不兩立的兩方,她這樣做等于去救共產黨,她把傳消息說的簡單,誰都知道任何一個小動作都是極其危險的事,她只是為了掩飾自己真正的動機。她說是李寧玉跪著求她,她同情她,作者後來專門提到了,“那是一群不相信眼淚的人”,作為間諜,必須會隱藏自己的感情,顧小夢受過專業的訓練,不會不懂這點,在她發現李寧玉是老鬼後滿懷悲恨卻依然沒有露出絲毫破綻足以見她的功底。被人一把鼻涕一把淚跪著求情就甘願把自己的性命甚至可能連累一樣特殊身份的家人全都搭上去。如果這是心愛的人最後的遺願,那顧小夢的這些舉動就能說通,愛她勝過一切。而且我們看出來後面的故事發展全都由李寧玉事前安排好了一切。顧小夢順著她的計劃一步一步去完成而已。
         既然那群人能隱藏自己的感情,顧老當然也能輕易的對作者隱藏她對李寧玉的感情。畢竟顧老的身份比普通間諜還要特殊一點。不管怎樣,她的話中流露出不少的恨意,更像是戀人對戀人的那種恨,耐人尋味。
         可疑之處五,顧小夢後來嫁給了李寧玉的假丈夫,也是李寧玉的哥哥潘老,明明知道潘老是個共黨,就算說他是假棄共投國,但為什麼偏偏是李寧玉的哥哥,難道在她早喜歡他,根本站不住腳。作為我們同類人就能想到,當自己心愛的人離去了,她的親人你也想接近,就像一種寄托,從另一個人身上找到她曾經的影子。不過後來顧老發現潘老又是另一個中共臥底時,那種打擊簡直是致命。
         當然,文章大部分是靠潘老和顧老的回憶,所以李寧玉更多的是側面描寫,她的情感傾向比較模糊,就她本身的個性看不像一個會為完成任務去出賣感情的人,也不是輕易動情的人,特別對于她的身份而言,最後她把自己的性命以及比性命還重的信息全押在顧小夢身上,足見她對顧小夢的信任程度,一般的閨蜜很難達到這點,更何況顧小夢還是軍統的臥底,前面提到國共已經交惡,她們實際上是敵人。側面暗示了李寧玉對顧小夢的情感。
       東風有寫她和顧小夢的對話錄音,他們被懷疑的時候顧小夢轉眼就對她把吳國志給賣了,根本不像一個深藏不露的間諜,李寧玉表現的仿佛顧小夢理所當然就應該這麼對她。兩個人的關系要怎樣才會有這樣的情形?何況東風講述者是潘老,要麼是他的意思,要麼是作者的意思,他們都察覺了這兩個女人關系非同尋常,才托王田香的口兩次提到兩個人的關系。
         兩人的關系不是小說的重點,所以作者在描述這個的時候大部分用的都是暗示,特別是顧老人回憶撫摸李寧玉遺物的細節描寫,還有言辭中的絲絲恨意,已經很明顯了。但畢竟小說要對大眾的口味,也要尊重不能說的秘密,有些事就這麼算了吧。
         顧老還有一個秘密應該是被肥原強佔過,不然為什麼除了顧小夢,其他人都失蹤了?明顯是因為她跟肥原的什麼交易才保住了一命,而後來買殺手痛殺肥原就是最好的證明,當然也是為自己心愛的人報仇。
  •       總的來說,麥家的這部《風聲》保持了他一貫的水準,甚至在技巧上也更加圓熟,上部《東風》很作者化的一部分,而下部《西風》又反過來對上部進行了一次翻新,給人的印象無非是要造成偽現實,這點麥家是做到了。至于外部《靜風》,給我的感覺總有點余贅感,無非是要完善小說里各人的背景,但如果舍棄它,其實也不傷害這部小說的。
  •       穿插于想象與虛構的無比真實,不想分清楚歌頌的是英雄的深沉背負還是批判的人性的狡猾,見仁見智吧!
      作為一個故事來說,它的確吸引了我。
  •       都說原著比電影邏輯嚴密些,真的也就是嚴密“一些”。但是通過上部和下部,用兩個角度來講一個故事的方法還是挺有趣的。
  •     看讀完小說,看了很多評論,覺得你說的最符合我的想法。
  •     難得一見阿,半夜手機黨表示,很短
  •     熬夜黨表示︰沒什麼好寫的……
  •     天亮很久還沒睡著黨表示:...
    也不知道有什麼好說的了
  •     作者已經沒別的內容了,一個故事搞來搞去
  •     那你真應該去看看fingersimth,那個說故事的手法才叫一絕呢
  •     我看過fingersimith,書和電視都看過。不過這個沒有對比性,畢竟figersimith的時代背景和所要表達的東西不同。而且人作者是維多利亞時期小說研究的專家(不是磚家),不比故事,就是文法和描寫上也要強一個宇宙級,哪能這麼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