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粉世家(全三冊)

金粉世家(全三冊)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7-1
出版社:團結出版
作者:張恨水
页数:921
字数:1047000
书名:金粉世家(全三冊)
封面图片
金粉世家(全三冊)

内容概要
本書洋洋一百萬字,被譽為20世紀的《紅樓夢》。    作品以北洋內閣總理之子金燕西與小家碧玉冷清秋的愛情、婚姻悲劇為主線,描寫了封建大家妻妾傾軋、子女放蕩的腐朽沒落生活,揭示了在復雜環境中人性的幽暗與蛻變,宛如一部豪門貴族動蕩歲月的興衰史。
作者简介
張恨水
原名心遠。安徽潛山人。肄業于蒙藏邊疆墾殖學堂。後歷任《皖江報》總編輯,《世界日報》編輯,北平《世界日報》編輯,上海《立報》主筆,南京人報社社長,北平《新民報》主審兼經理,1949年後任中央文史館館員。1917年開始發表作品。1952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
书籍目录
作者原序上卷  楔子 燕市书春奇才惊客过 朱门忆旧热泪向人弹  第一回 陌上闲游坠鞭惊素女 阶前小谑策杖戏娇嬛 第二回 月夜访情俦重来永巷 绮宴招腻友双款幽斋 第三回 遣使接芳邻巧言善诱 通幽羡老屋重价相求 第四回 屋自穴东墙暗惊乍见 人来尽乡礼共感隆情 第五回 春服为亲筹来供锦盒 歌台得小聚同坐归车 第六回 倩影不能描枣花帘底 清歌何处起杨柳楼前 第七回 空弄娇嗔看山散游伴 故藏机巧赠婢戏青年 第八回 大会无遮艳情市芍药 春装可念新饰配珍珠 第九回 题扇通情别号夸高雅 修书祝寿隆仪慰寂寥 第十回 一队诗人解诗兼颂祷 半天韵事斗韵极酸麻 第十一回  独具慧心诗媛疑醉悟 别饶兴趣闺秀有欧风 第十二回  花月四围尽情吐心事 竹城一战有意作调人 第十三回  约指勾金名山结誓后 撩人杯酒小宴定情时 第十四回  隔户听闺嘲漏传消息 登堂难客问怒起风波 第十五回  盛会伴名姝夫人学得 令仪夸上客吉士诱之 第十六回  种玉问侯门尺书求友 系绳烦情使杯酒联欢 第十七回  歌院重逢自惭真面目 绣花独赏暗寓爱根苗 第十八回  谨谢主人怜不为绿叶 难明女儿意终惜明珠 第十九回  初议佳期快谈银幕下 又蒙厚惠释虑白镪中 第二十回  传字粉奁会心还密柬 藏身花架得意听娇声 第二十一回  爱海独航依人逃小鸟  情场别悟结伴看闲花 第二十二回  眷眷初逢寻芳过夜半  沉沉晚醉踏月到天明 第二十三回  芳影突生疑细君兴妒  闲身频作乐公子呼穷 第二十四回  远交近攻一家连竹阵  上和下睦三婢闹书斋 第二十五回  一扇想遮藏良人道苦  两宵疑阻隔少女情痴 第二十六回  屡泄春光偕行露秀色  别翻花样说古听乡音 第二十七回  玉趾暗来会心情脉脉  高轩乍过握手话绵绵 第二十八回  携妓消愁是非都不白  醵金献寿授受各相宜 第二十九回  小集腾欢举家生笑谑  隆仪敬领满目喜琳琅 第三十回  粉墨登场难为贤伉俪  黄金论价欲组小家庭 第三十一回  藕断丝连挥金营外室  夜阑人静倚枕泣空房 第三十二回  妇令夫从笑煞终归鹤  弟为兄隐瞒将善吼狮 第三十三回  笔语欺智囊歌场秘史  馈肴成画饼醋海微波 第三十四回  纨绔聚豪家灭灯醉月  艳姬伴夜宴和索当歌 第三十五回  佳节动襟怀补游郊外  秋光扑眉宇更人山中 第三十六回  山馆留宾归途行不得  月窗寻梦旅舍夜如何 第三十七回  兄弟各多情丛生韵事  友朋何独妒忽绝游踪 第三十八回  拥翠依红无人不含笑  勾心斗角有女乞垂怜 第三十九回  情电逐踪来争笑甜蜜  小星含泪问故示宽宏 第四十回  胜负不分斗牌酬密令  老少咸集把酒闹新居 第四十一回  当面作醉容明施巧计  隔屏说闲话暗泄情关 第四十二回  云破月来良人避冢妇  莺嗔燕咤娇妾屈家翁 第四十三回  绿暗红愁娇羞说秘事  水落石出惆怅卜婚期 第四十四回  水乳樽前各增心上喜  参商局外偏向局中愁 第四十五回  瓜蔓内援时狂施舌辩  椿萱淡视处忽起禅机 第四十六回  手足情深芸篇诳老父  夫妻道苦莲舌弄良人 第四十七回  屡数奇珍量珠羡求凤  一谈信物解佩快乘龙 第四十八回  谐谑有余情笑生别墅  咄嗟成盛典喜溢朱门 第四十九回  吉日集群英众星拱月  华堂成大礼美眷如仙 第五十回  新妇见家人一堂沆瀣  少年避众客十目驰骋 第五十一回  顷刻千金诗吟花烛夜  中西一贯礼别缙绅家 第五十二回  有约期来畅谈分小惠  过门不人辣语启微嫌  第五十三回 永夜涌心潮新婚味苦 暇居生口角多室情难  第五十四回 珍品分输付资则老母 债台暗筑济款是夫人  第五十五回 出入一人钱皱眉有自 奔忙两家事慰醉无由下卷 第五十六回 授柬示高情分金解困 登堂瞻盛泽除夕承欢 第五十七回 暗访寒家追恩原不忝 遣怀舞榭相见若为情 第五十八回 情种恨风波醉真拚命 严父嗤豚犬忿欲分居   第五十九回 绝路转佳音上官筹策 深闺成秘画浪子登程    第六十回 渴慕未忘通媒烦说客 坠欢可拾补过走情邮   第六十一回 利舌似联珠诛求无厌 名花成断絮浪漫堪疑   第六十二回 叩户喜重逢谁能遣此 登门求独见人何以堪   第六十三回 席卷香巢美人何处去 躬参盛会知己有因来   第六十四回 若不经心清谈销永日 何曾有恨闲话种深仇   第六十五回 鹰犬亦工谗含沙射影 芝兰能独秀饮泣吞声   第六十六回 含笑看蛮花可怜模样 吟诗问止水无限情怀   第六十七回 一客远归来落花早谢 合家都忭悦玉树双辉   第六十八回 堂上说狂欢召优志庆 车前惊乍过仰伴留痕   第六十九回 野草闲花突来空引怨 翠帘绣幕静坐暗生愁   第七十回 救友肯驰驱弥缝黑幕 释囚何慷慨接受黄金   第七十一回 四座惊奇引觞成眷属 两厢默契坠帕种相思   第七十二回 苦笑道多财难中求助 逍遥为急使忙里偷闲   第七十三回 扶榻问黄金心医解困 并头嘲白发蔗境分甘   第七十四回 三戒异时微言寓深意 百花同寿断句写哀思   第七十五回 日半登楼祝嘏开小宴 酒酣谢席赴约赏浓装   第七十六回 声色无边群居春夜短 风云不测一醉泰山颓   第七十七回 百药已无灵中西杂进 一瞑终不视老幼同哀   第七十八回 不惜铺张慎终成大典 慢云长厚殉节见真情   第七十九回 苍莽前途病床谈事业 凄凉小院雨夜忆家山   第八十回 发奋笑空劳书未读 理财谋悉据借箸高谈   第八十一回 飞鸟投林夜窗闻愤语 杯蛇幻影晚巷走奔车   第八十二回 匣剑帷灯是非身外事 素车白马冷热个中人   第八十三回 对簿理家财群雏失望 当堂争遗产一母伤心   第八十四回 得失爱何曾愤来逐鹿 逍遥咬自己丧后游园   第八十五回 衰服近优怜不亏好友 红颜计柴米贻笑方家   第八十六回 白玉锡佳名二花争艳 黄金供滥用一客无愁   第八十七回 私念故乡偏房兴去意 忽翻陈案记室背崇恩   第八十八回 故主宣言群奴半日散 旁人屈指一子八月生   第八十九回 临榻看新孙难言此隐 怀金窥上客愿为谁容   第九十回 露影太荒唐封金预告 怀诗忽解脱对月长嗟   第九十一回 泉水出山残文留旧迹 衣衫刺目烈火火余痕   第九十二回 伏枕染重疴母怀戚戚 传笺盼一顾郎趾匆匆   第九十三回 半夜驰车娓娓谈浮海 清晨破镜凄凉卜下场   第九十四回 病榻起疑团乍惊惨色 情场增裂缝名动离怀   第九十五回 强夺球针病狂怀璧遁 永离鸳帐封步闭楼居   第九十六回 风景不殊游踪增感慨 情怀莫逆闲话自缠绵   第九十七回 冰炭人情失官求内助 泥云身世访主忆前情   第九十八回 院宇出榛芜大家中落 主翁成骨肉小婢高攀   第九十九回 谈笑弄娇嗔新装十索 言行失常态情局孤忙   第一百回 惨语断生平小楼伴佛 狂呼惊夜半烈焰冲霄   第一百一回 两走恸慈怀共看瓦砾 同胞作愤语全没心肝   第一百二回 对客道烦忧初尝苦境 替人流急泪重见残装   第一百三回 对坐无卿愁城生怨色 远来有意情海起新澜   第一百四回 上室迎宾故谈风土好 大庭训子严斥羽毛丰   第一百五回 得意让花骄权门夜叩 失踪惊屋闭旧巷空来   第一百六回 亦假亦真旧邻传噩耗 疑非疑是胜地觅芳踪   第一百七回 决绝一书旧家成隔世 模糊双影盛事忆当年   第一百八回 寄爱写小诗投邮有意 对亲作快语析产何惭   第一百九回 巨室瓜分最怜孺子去 情场球戏难受美人狂   第一百十回 航海倚英雌更谋捷径 弃家付儿辈独隐名山   第一百十一回 驴背遇穷途昙花一现 禅心伤晚节珠泪双垂   第一百十二回 金粉各飘零情场永别 轮蹄相驰逐旧事重提  尾声 消息索哀词人悲秋扇 生涯寄幻影梦老春婆

编辑推荐
  《金粉世家》(上下冊)洋洋一百萬字,被譽為20世紀的《紅樓夢》。


下载链接

金粉世家(全三冊)下載

评论与打分
  •     先看的電視,後買的書,發現電視中將金燕西給美化了,他完全辜負了冷清秋,他就是一個紈褲子弟。也真映照了婚配時“門當戶對”的古話,冷清秋小家碧玉在這個豪門中,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誰都不稀罕,得罪了那些賣弄心計的人
  •     張恨水的文字功底實在了得,追求情節的曲折起伏,故事的生動有味,注重語言的平易曉暢,注意讀者的審美心理和欣賞習慣,運用章回體這一藝術形式表現現代生活,他的作品總是能在讀者之間產生強烈的反響,原著比電視劇更吸引人,張恨水先生用他的文字描摹出了人物更本質,更真實的外在與內心。
  •     據說魯訊的母親不喜歡看自己兒子寫的書,卻極其喜歡張恨水的作品。個人認為文學作品無所謂高雅和通俗,大眾喜歡並能夠流傳後世的就值得一讀。收藏!
  •     這本書的下冊左上角被不小心撕壞了一點,不過還是很喜歡書的封面,比想象中厚而且字又密密麻麻的,可算是找到一本經看的書了!
  •     先看的電視劇,幾乎是愛上冷清秋了,可惜原著中對于冷清秋的描寫沒有電視劇中豐富,但總體是不錯的,值得一看。
  •     書的排版有點緊,但是字不小,正文兩邊各留五個字的距離吧。總體是本很不錯的書那
  •     總體來說,字太小了,感覺密密麻麻的。
  •     比電視劇更無情,大家族“齊大非偶”,實在令人嘆惋!!!
  •     就是紙張有點透......
  •        看《金粉世家》,我完全被書中的冷清秋給迷住了。他們的愛情悲劇,是從一開始就注定了的,她自己也看得透,“君子之澤,五世而斬”。如果真將他們的悲劇推到金燕西以及他們家族身上,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站得住腳的,然而今天我只想談談冷清秋自己的問題。冷清秋在訣別信中寫道“西樓一火,勞燕遂分”,這里面不正瓖嵌著金燕西的名字嗎?也許從一開始作者就基本將這封信寫好了。冷清秋不是一個軟弱的人,從始至終都不是,只不過因為她非常之愛金燕西,才讓她在很大程度就遷就著燕西,即使她在那個紙醉金粉的家族里,她依然有著最清醒的認識。齊大非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作者愛情觀,總之在以前我是不太贊成這種觀點的,但是至少在現在我是不反對的的。只是主張自我獨立,主張自食其力,不過這一切在那種寄生蟲的家庭里注定不會實現。除了讀者,在作品里,所有的優勢都不向著清秋,即使四姐和八妹和她關系都特別好。也許只能說如果冷清秋沒有讀過那麼多書,沒有那麼明白道理,抑或是不和燕西冷對抗,事情不或許不會太壞,但是她放不下她的才華,她有自己獨立的見解,這也是我最佩服的地方,但是這也恰好是她悲劇的來源。強極則辱,這是金庸的話,其實在讀《孔雀東南飛》的時候我就想過,蘭芝的悲劇也源于此。唉,這種事除了長嘆,卻也實在不贊成女子無才便是德。實在沒有必要批判金燕西那種廢柴,不值得。
  •       
      
      看完《金粉世家》,有很多感慨。這是一個悲傷的結局,卻又是一個無可挽回的注定的結局。
      
      
      冷清秋是滿腹詩書而又清麗絕倫的女子,她清高,也有文人都有的那種孤傲,她嫻靜美好,這樣的她,輕易打動了金燕西那顆桀驁不馴的心,初初相見,她如一股清泉汩汩地涌動在他的心里。她與他見過的大多數女子都不同,如果說她們是嬌艷欲滴的玫瑰,那麼她就是那清麗溫婉的百合,不濃烈,卻自有淡淡的幽香。見慣了那麼多的濃妝艷抹,乍見這一抹清新脫俗、淡雅素樸,自是與眾不同,別具一格。他想方設法地接近她,討好她,大張旗鼓、大費周章地住在她的隔壁,絞盡腦汁又不著痕跡地送她這個,送她那個,連帶地討好她的家人,終于,贏得清秋的心……
      
      
      可是,倉促間促成的婚姻並沒有像他們預期的那樣長長久久地幸福下去。我總覺得他們的結局是一早就注定的,是的,如果他們的遇見是一場意外,那麼一場美麗的意外,那麼,就此開始的兩個命運的交纏就是命中注定。注定相遇,注定彼此吸引,注定相愛,注定分離。一個是小家碧玉,一個是富家公子,一個嫻靜淡雅,一個跳脫浮夸,一個滿腹詩書,一個空有皮囊,這樣的他們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想,燕西是不懂清秋的,即使是在他們愛情最濃烈的時候。她的心並不大,她要的只是細水長流的日子,她顧全他的自尊,她給他完全的社交自由,她不干涉他的財政,即使是金銓去世後家中光景大不如前,她可以也願意和他一起過著精打細算但又平平和和的日子,不圖大富大貴……只是,所有這些,燕西不懂,他不懂清秋所想,不知道她的多愁善感所為何事。其實,他們的差距一直一直都在,只不過當愛情還在時,這些被愛情的光芒遮住了,一旦愛情不在,甜蜜不在,那些被遮住的東西便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大行其道。清秋一味地退讓容忍,而燕西又只顧自己……
      
      
      冷清秋,人如其名,個性不免冷了一點,又極重視自己的人格尊嚴,在金家又是處處小心,時不時地想著所謂的“齊大非偶”,又多愁善感,而燕西又不大管束自己,結了婚依舊整日整宿地不回家,又捧戲子,又會朋友,好不熱鬧?!如果換了別的女子,也許就將就著過了一輩子,誰又不是這樣的呢,可是,她不是別的女子,她是冷清秋,她要的幸福不是這樣的,如果不能圓滿,那就索性不要了吧。這樣決絕清高的她,不免讓人憐惜又敬重,讀完書很久,現在想起來還是會有淡淡的憂傷。
      
      
      想起以前零零星星看過的《金粉世家》的電視劇,看完了書,再想想,感覺拍得很不錯,董潔飾演的冷清秋倒是蠻符合書里的人物,我要再追一追這個劇。
      
      
  •         金燕西身上有幾乎所有紈褲子弟的缺點,只有對那些愛他敬他的女子,他才能輕佻玩弄辜負傷害,而那些擺明了把他當凱子的女人卻將他吃的死死的,一言以蔽之,賤格。
        愛他的人,比如說他媽和他姐姐,苦苦的勸他,想幫他改掉那些個紈褲的毛病,可是他呢,哄之騙之,一邊口不對心的應著,一邊變著法子從母親和姐姐手上騙點錢使。
        白秀珠愛他的時候,他有時候也去安撫一下她的小姐脾氣,但畢竟還是見異思遷,被三兒的可不光是冷清秋一人,金燕西見了什麼樣的女人都要去風流倜儻一把的,我要是白秀珠,不說後來哥哥有勢力了,就算破落了也不能找這麼一個人受這個氣。
        冷清秋倒是愛他,想跟他好好的過日子,可人大少爺嫌這位七少奶奶又是迂腐無趣,又是小門小戶,嫌她管他,嫌她給臉色看,嫌她身上每一件東西都姓金。就算是感情最深的時候,也不是金燕西一見鐘情非卿不娶,他驚艷了一小下子,吩咐下人去找這個姑娘,等手下找到告訴他的時候,他早就把這個女學生給忘了。
        他這麼有本事,如果索性對誰都這樣吧,也算是個風月場中的浪子,可惜一遇上狠的他就成了雛兒。白蓮花白玉花兩個戲子,從他手上連敲帶騙的弄到的錢,可比冷清秋到手的多多了,就這樣人家還沒賣身呢,最後金少沒錢了,倆女人當場就甩了這個大頭又傍上一個,結果我們的金七爺就恨恨的想了想,覺得犯不上和兩人有眼無珠的女人較勁,轉身走了。要我說,秀珠你遜斃了,一樣姓白,你看人家那兩個戲子,他們泡你的男朋友,同時花著他的錢,你自己還得拿著你哥哥的勢力往上貼,你中二的沒邊了你自己意識到沒有?
        要我說,金家敗就敗在性別錯亂上,他家的幾位女公子,個個堅毅果敢,冷靜睿智,要眼光有眼光,要志向有志向。而他家的少爺,就連包個二奶都包不好,還指望他們干別的?至于那幾個少奶奶,更是春蘭秋菊各領風騷,打總理太太往下,名門風範的大少奶奶,女權先鋒的二少奶奶,賊不走空的三少奶奶,滿腹詩書的七少奶奶……但凡這些女人中有一個是男的能當起家,金家也不至于敗成那個樣子。
  •       金燕西劈腿冷清秋,白秀珠幾天之間就成了舊人。
      
      書里冷清秋的性格還沒有白秀珠來的討喜,白秀珠小性子到底是直來直去的,冷清秋卻是敏感至極要強至極。逼著金燕西將兩人關系在兩家挑破那段就是,雖然金燕西是在躊躇猶豫,但冷清秋那股逼人的勁兒足以見得結婚後,肯定是個要把金燕西看的死死的婦人。
      
      金燕西給阿囡寫信那一段很是喜歡,戲里是給小憐寫的,那時候看戲就很印象深刻。
      
      梅麗要去做儐相,但這戲全都到了小憐身上了,又是新衣服,又是剪頭發,家常事真是熱熱鬧鬧快快活活的。那時候剪短發是女子趕時髦,那時的齊肩短發或齊耳短發可真乖啊。
      
      金鵬振捧的戲子叫“玉芳”,他老婆叫“玉芬”,名字起得真好,一看就知道有戲。
  •       若說一句話評價《金粉世家》,感覺只這題目四個字,就已評價的恰到好處了,再多說也不過是為此四字衍生的贅言。
      我有著很深的先入為主的概念,雖然很清楚電視劇與原作的差別甚大,但依然覺得,電視劇版本也是一部很優秀的作品。每當看到書中人物,不論角色大小,甚至是金榮,清秋的舅舅,很自然的都會把劇中的形象嵌進書中。雖然到後期,因燕西與清秋已經越發與劇中不同而開始有了自己的形象,但至全書結尾,對金家眾人的感覺依然覺得就是劇中的樣子。不得不說,劇中的每個人物,真的演繹的太是精準,恰到好處。
      書中的燕西,真的無情,太過無情,原來真的只是一個紈褲子弟為了一時的興趣去追求的一件東西,得到了,到手了,玩膩了,就完全撇了不要了,一丁點的情誼都沒有,甚至都不會再去想下那個曾經喜歡過的東西。
      這樣的燕西,越看到後期越是心寒,越是想念電視劇中的那個燕西,想到陳坤冒著大雨在路上追清秋,想到他看到清秋住的房子最終在他眼前燒成灰燼時那顆心也同時被燒成灰的絕望,至少這個紈褲子弟曾經說過“我這輩子從沒愛過清秋以外的女人”。
      可是,書中的清秋,本也沒有那麼清濯無污,她嫁給燕西也是希望從此能過上美好富足的生活啊。不過,追求美好生活的想法誰沒有,到最後她能不拿金家一針一線的離開,也真的是一位有骨氣的女子。
      另一位印象很深刻的人,其實是金太太。我很喜歡她最後在山上目送女兒們回北京時說的那些話。北京就如同一個巨大的夢境,每個人都在里面追著自己的夢,而紛紛擾擾大半輩子,最後又留下了什麼呢?反而是這深山中的清淨最自在。只是不太接受,這樣一個歷經前清和民國游遍中外的金太太,最後卻因為放不下兒女而覺得自己的修行很失敗而傷心的覺得將不久人事。若反而看開那多好呢。就算依然放不開,也可覺得繼續修行,甚至說同時也為兒女祈福,又為何變得如此消極呢?
      書中的每個人物,真的刻畫的都很真實,每人的性格都很豐滿,都實實在在。就不一一列舉了。
      最後,當一代豪門終將解體,真的就如同火車上燕西拿著的線條,即使再長,在火車中也不過能牽扯那麼不到一分鐘。要散的,終將會散。
      不過真的很好奇,被清秋培養大的兒子,長大後是個什麼樣子的呢?
  •       抱著讀一本長篇小說來消磨時間的心態就借來了金粉世家。小時候是看過電視劇的,情節什麼的卻什麼也不記得了,如今來讀也猶如新故事一般。初讀時感覺是不入味的,加之每回如紅樓夢似的小標題,讓人抱著一種任重而道遠的態度去啃,讀之後來卻越覺有味,張恨水將這一大本人情帳記錄得如此也實在不易,清秋與燕西的愛情只是線索,在這個金氏大家庭裏,每個人都是主角,品著自己的酸甜苦辣,努力地過活。
  •       的確和電視劇感覺相差挺大。沒那麼浪漫,現實的很多。
      
      看看燕西父親和哥哥們的樣子,就不要奢求燕西是個鐘情的男子了。身邊的男人們都是那個樣子,他要不是那個樣子,倒是奇了怪了。也別說燕西從沒有愛過清秋。那時候他們都還不到20歲,相戀相伴的歲月短短不到兩年時間。這兩年對他也刻骨到要演三部電影,那不是沒有愛過。只不過在他的邏輯里,他做的都是好的,都是對的。
      
      清秋呢,開始的時候是被燕西用錢所表達的真心所動,對燕西並不了解,對燕西家里的男人們也不了解。不知道她開始是怎樣期待燕西的。這樣就為他懷了孩子,喜憂參半的嫁給他。後來倒是清高的不得了,非要出去獨立不可。看看佩芳,大著肚子男人在外面找妓女做小老婆,日子也過來了,最後鳳舉查帳查到了她,倒是沒給個結果出來。清秋並不適合過這種所謂的貴婦生活。
      
      很好奇,捧戲子這件事情是不是就是書里寫的這樣簡單。對燕西而言,花那麼多錢捧兩個女戲子,得到了什麼呢?圖了個什麼?就是抱著跳跳舞這麼簡單嗎?
      
      還有金老太太為了大家庭的解散,悲傷的不得了。她要是今天翻起身來看一眼,還不得後悔自己流了那麼多眼淚。今天怕是沒有人願意過那樣大家庭的生活了吧?
      
      唉,愛情這件事情,發生過後,幸福與不幸福,真是難說啊。
  •       小時候看的是電視劇,只不過被簡單的戲劇沖突吸引。感覺不過是講述兩個青年男女的情愛故事而已。而且為冷清秋的遭遇憤憤不平,也頻頻唾棄那些太太們的丑惡嘴臉。直到高中時認真把原著讀完,才開始了對這部被稱作“民國紅樓”的巨著開始全面的思考。
      
      金在五行中取蕭殺之意,書名就注定了金家其家族的敗亡,燕西其婚姻的毀滅。在五行之中,若把冷家當做“水”,那麼按照金能生水。結局應該不會太差。清秋舅舅因為結識金家,謀得了好差,冷家社會地位提高不少,況且冷家本來就不是窮困潦倒的境遇。如此一來,清秋悲慘的結局全都歸咎于燕西的過錯。從讀者(觀眾)的角度來說,清秋年輕貌美,又知書達理,自然能博得大家的無限同情。燕西自然擺脫不了紈褲子弟的標簽。從現實意義來說,是什麼注定了燕西這樣的個性,金家應該擔當責任嗎,燕西對清秋的不忠,是對民國時期上流社會的折射嗎。
      
      開門見山地說,我認為張恨水先生不過是塑造了一個龐大虛幻的金家,用于展開故事,和襯托清秋命運多舛的一生。並非對現實又所指。因為,出身豪門與成為紈褲子弟,完全無關。
      
      直至現在,大家受新聞事件和洪水猛獸般輿論的影響,還對富二代,官二代嗤之以鼻。用這樣本身帶有強烈感情色彩的標簽去看待人和事,真是沖動和不成熟的行為。便于和原著的時代更為接近。所以,先從民國時期的人物說起。
      
      《金粉世家》中,金家的命脈,系與燕西父親金銓一身,金銓作為國務總理。事實將會證明,身處國務總理高位的人並非不懂怎樣教子,怎樣持家。國務總理之子也並非成天過著燈紅酒綠的生活,吃喝嫖賭。唯一記得的一個民國總理是段祺瑞,對其家室和生平不甚了解,故不作評判。1927年民國遷都南京,國務總理便更替為行政院長。從舊民主主義革命至今,那麼多行政院長,宋子文,孔祥熙,蔣介石,蔣經國,孫科,何應欽,直到連戰。哪一位不是出身豪門且飽讀詩書,終成大器。並沒有抬高這些政治領袖的意味。
      
      宋子文之父宋耀茹,留美歸來結識孫中山並隨其訪問日本,民國成立後與夫人蘊育子女六人。其中除了企業家宋子安和音樂家宋子良。其余不是政界精英,就是嫁給了政界精英。兒子宋子文和女婿孔祥熙後來也成為了行政院長,女兒宋美齡更是第一夫人。
      
      除了宋家,蔣家子女也毫不遜色,長子蔣經國,次子蔣緯國,均是留洋歸來的軍事領袖。四大家族其余的孔家和陳家也不必多說。
      
      若這些民門望族都像金家那樣的衰敗,民國何以延續那麼久,豈不成了付不起來的阿斗了。
      
      畢竟不同于紅樓,金粉世家的歷史背景沒有那麼遙遠,讀者難免要與現實對照。憐憫和同情伴隨著的極大仇恨,想必不是那麼理智吧。
      
      
  •       金家的少爺邂逅了冷家的小姐,她的乖巧,她的脫俗,給這位七少爺帶來了不一樣的風。
      他心想,這樣乖巧的女子,若是娶回來做老婆,定不會像米斯特白那樣處處管著我。
      她琢磨,只听說金家家大業大,到底是怎樣的情形,能去他家看看就好了。
      就這樣,經過各種“巧合”,兩人相識,相愛,私定終身。
      冷太太說了四個字︰齊大非偶。
      她說︰媽,等到我和燕西結婚了,我們就一起讀大學,一起出國。
      帶著這樣的信念,冷小姐披上了婚紗,成了了金家的七少奶奶。
      新婚里,她想回娘家,他帶她偷偷回去。她不想過得太奢侈,他把賬目交給她。
      新婚後,她覺得丈夫花錢大手大腳,他覺得太太不懂得為人處世。她覺得丈夫不學無術,他覺得太太頑固無情趣。
      就這樣,小變扭變成了大矛盾,大矛盾變成了大爭吵,大爭吵又變成了大冷戰,最後變成了一紙訣別書。
      冷清秋帶著孩子走了,靠賣字為生,養活兒子,對燕西竟沒有了一絲留戀。金燕西也走了,收到訣別書時,沒有任何的感傷,就連兒子離開他,也毫無感覺。一家人只是在擔心,清秋的離開會不會把金家的丑事揭露。
      就這樣,兩個不一樣的人吵著鬧著要在一起,最終又吵著鬧著要離開。沒有淒美,只有淒涼。
      還記得電視劇中金燕西的一段台詞“百合花就是百合花,種在葡萄架上,最終還是會凋謝。”這其中沒有誰對誰錯,只是自己都沒有想象中的那樣那麼愛著對方。于是,先騙了自己,也騙了彼此。
      若人生只若初見,或許結局會比這個更好吧。
      
  •        清秋是金家最後一縷精魂。她一走,金家便如失掉了生氣,“迅速地萎謝了”。滿屋華貴也不抵一襲素衣。清秋也是料到了如此吧,加之燕西對她既無伉儷之情,于懷中骨肉更無父子之義,便借火而遁,寧肯舊家成隔世,盛世憶當年,也不願異心以散居,貌合而神離。先前我說她是涉世未深的膚淺女子,只因她踫見的是燕西這般的翩翩公子,出手大方,言談生趣,叫一個未出閣的女子如何拒絕?“齊大非偶,古有明訓,秋幼習是言,而長乃昧于是義,是秋有今日,秋自取之”,這樣的句子,只會教人心痛,誰舍得責她當年清純無知!
      
       以一種決絕的姿態,舍掉萬千繁華,縱蓬窗茅戶,幾榻生塵,亦可安身。那個清麗淡雅的女子身體里面蘊藏著令人心驚的悲壯與絕美,一旦迸發,便足以淹沒那金玉砌成的敗絮之家。這一股洪流,燃氣了那場大火,卷走了最燕西的最後一絲念想,把他阻擋在自己的生命之外。更何況,他早已投向了白秀珠,以往的鐘情,不知又分給了幾人。
      
       魯迅說娜拉出走以後不是墮落,就是回來。可清秋這一下實在漂亮,訣別書更是字字鏗鏘,覺悟怨婦棄婦的聲氣。“高明之家,鬼瞰其室,虎尾春冰,宜有以防其漸。以先翁位高德茂,繼祖業而起來茲,本無可議。若至晚輩,則南朝金粉之香,冠蓋京華之盛,未免兼取而並進,是非青年所以自處之道也。”與君長訣後,不忘醒其家人,可惜這一堂混賬,無文治武功,長挑撥弄巧,如此沉重肅正之言,眾人只見其文采,卻略其苦心,祖宗蔭德敗光之日不遠矣。
      
       忽又想起卓文君那一首《白头吟》,未尝不是清嘉响亮,却带有她特有的智慧,深情仍不忘,留君退路耳。她气犹未平,又补写道:“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卓文君是在与一个已无意的男人诀别,而清秋要舍却的,更有家族与时代的锁链!
      
       從古觀之,閨怨詩棄婦詩不盡其數,連那驕奢權重的陳阿嬌也請司馬相如作了《長門賦》憑吊自己的愛情。寫了又如何?那司馬相如也曾無意卓文君而欲納妾,又怎明白女兒心思?這廂書罷墨猶香,那廂多情手已把玩新人發。女人家哭哭啼啼,實在叫人心煩。倒不如手放開,還他清淨,歸我本心。中國的這些詩就是一陣又一陣的哭聲,怨男子不專,恨自己命苦,幾千年間有幾人逃出了這固有的模式?
      
       清秋的這一把火,燃盡舊日塵念,燒光種種羈絆,更把女子的怨變成了灰燼。我可以看見,從火光里走出的清秋,已不是那個不諳世事的少女。與其說她逃離了這個囚籠,不如說她琵琶別抱為自己另開了一扇門。她身後,是無盡舊日空茫迷夢。
  •       沒看過電視版,所以無法評價電視版和小說的區別
      
      看完之後的感覺就是這樣的愛情才是現實中的愛情
      
      清秋與燕西,兩人間的感情不過就是白玫瑰與紅玫瑰的另一版本
      
      沒得到的,總是好的
      
      幾個月後,對于燕西來說,清秋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了
      
      其實,清秋還是那個文靜,清冷,富有文采的清秋
      
      只不過過了新鮮期,對于燕西,她已不再有神秘感了
      
      已經是自己的妻子了,不再是那個遙遙不可及的人了
      
      無論妻子是誰,注定都是要被他拋棄的
      
      只不過清秋不幸,不幸被他的花言巧語多迷惑
      
      無知的少女,總是容易這樣看似美好的東西所迷住
      
      悲劇的原因很多
      
      不過說到底還是燕西的貪玩,花心,清秋的涉世未深
      
      有人說,這是民國版的紅樓夢
      
      一個大家庭,無論過往多麼繁華,最終還是逃不過樹倒猢猻散
      
      而金家的解散,更多還是歸咎于金家少爺們的墮落
      
      紙醉金迷的生活,以為有個靠山變可一直墮落下去
      
      但人的一生卻始終還是要靠自己的
      
      他人的命運和心始終都是變數
      
      想要好好生活,始終還是自己有些本事的好
      
      金夫人,到頭來兒子們竟一個也不成器
      
      不得不說也是悲哀的事
      
      不到一年的時間,卻把人間該經歷的都經歷
      
      無法釋懷的書,無法言語的感觸
      
      煙消雲散,不必太過于強求,不必太過于較真
      
  •       每思及《金粉世家》,感慨不能言,然胸中終日有回腸之蕩氣,必抒之而後快。
      概張所書乃民初朱門之事,以燕秋愛情之由記金家榮衰。然余又覺此言失之偏頗,似有以燕秋愛情為主題之錯覺。竊以為大家庭人情世故乃作者立意所在,頗似曹夢阮所著之紅樓。
      燕似寶玉,然靈氣有余,而痴性不足也。寶玉以女兒為水,棄男子如敝履,燕則渾然無所知。痴處亦痴,為秋輾轉。然終僅是一喜花之人,既摘之則棄之。及至以秋為婦,而後生厭,冷漠相恨不相見,實令人心寒。論及其為珠、二花所費之心思,所擲之錢財,亦豪門紈褲習氣也,終不能與寶玉之疼惜相擬。
      秋遍覽經綸,詩才堪比詠絮,素日亦以清高許人。惜以百合之質,終陷泥淖。始則以自身之皎皎見誤于人,終則見棄于燕。及至臥病床榻,俯對孤兒,唯與青燈長淚為伴,不亦悲乎!
      世人贊珠者鮮,以其驕縱失禮,然余愛其愛憎分明。初時心許于燕,則轟轟然不畏人知。既伴燕左右而不知燕心已別屬,純真如斯,非一小姐脾氣可簡括之。吵鬧啼哭,皆因真性情。
      秋似釵,珠比黛,皆女子中極品。然燕非寶玉,惜哉!
  •        讀完許久,不知如何下筆。
       有時愛情徒有虛名。
       徒有虛名的又何止是愛情?
       更是人心。
      
       這世上最常見的就是人心,最難辨識的也同樣是人心。《金粉世家》殘酷、精彩、動情、感人,也正因為它是一部關于人心的書。
       有人把《紅樓夢》與《金粉世家》對比,因為都是講訴大家族的興衰榮辱,悲歡離合,但《紅樓夢》的人心卻實實簡單得多,也不現實得多。而《金粉世家》則是更為尖銳,冷眼看待人心。
       冷清秋不是林妹妹,心中有著更多的多的自己的盤算,也更符合自己的名字,冷清秋,冷眼對世,清靜無為,又決絕如秋風,毫不留情。讀罷全文覺得對于清秋有兩段最為精致且切中懇切的描寫。一段是她婚後回家探母,感目傷懷的心理描寫,“心想,這種境界,茶熱香溫,酒闌燈燒,有一個合意郎君,並肩共話,多麼好!有這種碧窗朱戶,繡簾翠幕,只住了我一個含辱忍垢的女子,真是彼此都辜負了。自己明明知道燕西是個紈褲子弟,齊大非偶。”清秋看人不可謂不毒,此時也已經將二人的關系看的清清楚楚了。只是看清容易,斬斷情絲卻太難太難。如果清秋此時可以拂袖而去,或者之後的傷害也便可以避免了。畢竟,燕西與清秋除了互相辜負,慢慢的也變成了互相折磨,互相消耗。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清秋不一定想不到這層,只是身不由己,心不由己。可是這一心軟,也便注定了之後的悲劇。另外一段,也便是全文中最為動人,也是最為體現張恨水功力的清秋的絕交信了。“君子絕交,不出惡聲,秋雖非君子,既對君鐘情于前,亦雅不欲于今日作無謂之爭論。” 這種在分手時極其濃重的感情,太多復雜。有失望,有自尊,有高傲。非極端高傲之人,難以以如此姿態面對深愛之人。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也便是對清秋最好的注腳。只是美人不再風華絕代,也無人再為佳人傾心相許。
       金燕西,也真真不是寶哥哥。深吸一口氣,重重的在鍵盤上敲出九個字的字,金燕西是一薄情之人。他從不知道何為愛,追求清秋只是為了得到。他也從不知道何為孝,听從父母只是為了金錢。他更從不知何為仁義,日日忙碌無一不是拈花惹草的少爺習氣。然而本書最為成功的卻也是金燕西這一人物。他的無情,不著痕跡,但令人發指,超過晚香,超過玉芬。張恨水先生也毫不吝惜地把全文最為無情,甚至無恥的句子交給了燕西,在听完清秋的絕交信後,“她自己願意寫這信和我脫離關系,我也沒有什麼對她不住。只是自己第一個兒子,白白是讓她帶走了,心里總不能完全拋得下。但是留了兒子,其實也不能不留他的娘,嶄新的人物,犧牲個吧兒女,又值得什麼放在心上。”每個字都有千斤之重。果真是至親至疏夫妻。不想再用刻薄的語言去描述這個男子,畢竟連清秋都能放得下,我又何須掛懷。畢竟歲月有情,做無謂的爭論又有何用。
      
       其他人物也不想一一贅述了,讀者自可細細品讀,無一不是紅塵中的痴傻人。但卻不想指責其中任何一位,因為終究這都是人心。錯的或許真的是清秋,她進錯了故事,看錯了人間,听慣了才子佳人,嫣然一笑,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童話,也便相信了。其實這世間有的是悲歡離合,人情世故,獨獨少了童話。世界這樣本沒有錯,但是身處之中,卻無法看清,也便不能怨懟他人。
       夢境可怕的地方在于不到夢醒時分,自己不會發現在做夢。夢境殘酷的地方也在于夢醒時分,自己已回不到睡夢中了。
       但是也只有此時才懂得,其實自己愛上的可能不過是夢魘中的百轉千回、膽戰心驚。
      
       因為經歷,所以懂得。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        金家最熱鬧的時候是看戲。老大衙門掛職,煙花巷一夜走遍;老二、老三戲樓常客,男伶坤角一把抓;四、五、六、八淑女名媛,老七燕西翩翩公子。這一家子,對看戲有著不減的熱情。你看那,老爺公子在後台與眾伶調笑,媳婦小姐于前座切嘴皮子,好不和諧。金家偌大的戲台子哈桑,不知演的誰的傳奇。
       燕西結婚,幾位公子騰了地兒給自己留了個小戲台,惹得幾個嫂嫂暗窺頻頻,這一段著實精彩。最喜佩芳與玉芬百葉窗外的情形。佩芳看見鳳舉鬧,本來有氣,好在他是有姨太太的人,自己雖勝不過姨太太,也不願丈夫為姨太太一人奪去,現既有女戲子有來與姨太太爭,雖然心里很不痛快,卻也味同雞肋,戀之無味,棄之可惜。倒是玉芬氣不下,眼神飛過窗葉縫把鵬振不知剮了多少刀。這一對妯娌,佩芳自己尋了平衡,反過來又去安撫玉芬了,其實她何嘗不是另一種心理安慰︰這幾兄弟都好不在哪兒,慪氣的不止我一個。想著這樣一個大家庭,虧空的虧空,捧角的捧角,討小的討小,自己這檔子事兒,不過是這一片金碧輝煌中,落地大窗錢質地優良做工精美的窗簾下擺綴著的一點流甦,誰人在意呢?先生妙筆,寥寥數句而已。
       金銓臨死,哥兒幾個四處尋不著,到了還是在後台醉生夢死。才于溫柔鄉中偎紅倚翠,卻听家中大梁轟然傾塌。這一出叫“聲色無邊群居春夜短,風雲不測一醉泰山頹”。又是戲台的故事。
       老夫在燕西婚禮上發表了一通自由戀愛民主治家的講話後,搖身一變又成了封建家長制的代表。戲院這種地方,他自然是不去的。于是,太太接了他的授權,在金家搭起了戲台子,玉芬鵬振過了一把戲癮,座下人紛紛叫好。喝彩聲仍猶在耳,花敗人散兩不知。
       金家人听著戲子依依呀呀,感受著戲內的悲歡離合,親歷者西外的人情冷暖;而局外人又以金家為戲,回念繁華似昨,嗟嘆人生如夢,過去的車水馬龍已如塵煙般逸散,徒留今日的愛恨情仇都付與那斷壁殘垣。小憐一游,金家敗落之勢已無可挽回。後記中有了燕西清秋,卻只字不提余下人等。有好友勸張恨水先生仿《紅樓》,各人結局一一點明,先生卻沒那麼做。點明作甚?不過是“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       我得來說說變心這回事。或者是突然變心這回事。
      一段感情結束的時候,總有人問︰“他怎麼就變心了呢?”他怎麼突然就變心了呢,明明還好好的啊?“
      我覺得金燕西在此是個非常好的解釋。
      認識冷清秋之前,金燕西和白秀珠是公認的一對,兩人一段時間形影不離的,白秀珠脾氣不好,每次說話話里帶刺的,金燕西就去哄,單單這一段,和寶黛又有何差別?然後燕西認識的清秋,一見鐘情,他讓金榮去尋找這個姑娘,等金榮費勁心思找到了,回去告訴燕西,其實他已經忘了這回事。或許就沒這個故事了。這個時候,他的想法是既然找到了,就去看看。然後他開始接近清秋,租房子,辦詩社,送鞋子,送珍珠,約看戲,學寫詩,翩翩公子,清秋也被感動了,聰明的沒有看出燕西的詩其實是她舅舅代寫的,送來那麼貴的珍珠,她也市儈的收下了,書香門第,看得出知書達理一切按照規矩的姑娘,竟然婚前懷孕了。
      我想,要不是因為這樣,懷孕的時候正值燕西感情正濃的時候,或許他們也未必能結婚了。于是匆匆忙忙的結了婚,不知道突然被拋棄的白秀珠,不知道燕西正在捧的戲子白蓮花,不知道很多很多的紅粉女朋友,清秋忘卻了”齊大非偶“的教訓出嫁了。
      換個角度想想白秀珠,以前郎情妾意,現在如客人相待,竟然到了燕西結婚的時候才明白知道自己被拋棄了,情何以堪。
      婚後的日子沒好幾天,燕西又開始也不歸家,或者半夜才回來,他捧戲子,會朋友,一天一天很忙。佳人在側,他已經沒有感覺了。他看著幾個哥哥嫂子,最怕的就是清秋會約束他。存著這樣的念頭,他時時防備,處處多心,清秋隨便問一句話就覺得”你果然也學嫂子來管我了“,他又遇上了白蓮花的妹妹白玉花,這個戲子,這個姑娘,有別的戲子沒有的文氣,他一眼就喜歡上了。為了博她一笑,他帶著這姐妹兩買首飾買鞋子買各種,姐妹兩也變著法子用他的錢,這是這書里我最最討厭的兩個人了,精明世俗,白長了一副好皮囊,可是燕西喜歡,即使老爹死了,老媽病了,分家了,錢沒幾個了,清秋自從生產後一直病著,他不管不顧。他甚至連清秋的首飾都拿了去送她們。清秋要阻止,他說,你看看你全身上下,什麼姓金,什麼姓冷,這是金家的東西。
      一把火,把清秋住的房子燒了,清秋生死不明。燕西連登報尋人都不是很願意,有消息說清秋跳河死了,燕西說如果死了,我倒是願意出喪葬費,連他姐姐都看不下去了。又有消息說清秋沒死,燕西一听,又嫌多了樣煩心事。清秋走了,還帶了他的兒子,燕西只說我這麼年輕,孩子總還是會有的,絲毫沒一絲掛念。
      又說道白秀珠,金家沒落的時候,秀珠打算和燕西一起去德國,按照電視放的,秀珠是耍了燕西一場,書上雖也有白秀珠為了報復冷清秋搶了她愛人故意和燕子走進一段,但是在去德國這件事情上我覺得還是真誠的,只是後來出了意外沒有順利的去成,如果燕西真心對她堅持下去,出去也是可能的。但是燕西巴結了一陣子之後,又覺得何必這樣苦苦伺候她,說道”伺候“,又可見燕西對她不過是利用成分更多,何談感情。
      書的最後,清秋帶著孩子走了,燕西和秀珠也沒有再聯系,燕西跟著姐姐出國,走前遇到了白蓮花兩姐妹,他想避開沒避成,只好坐下來寒暄了幾句,這時對她們燕西也沒什麼感情了,她們,只怕是一直就沒感情在燕西身上吧,連送都沒有去送。
      縱觀燕西對女子的感情,好的時候,恨不得把什麼都雙手奉上,不好了,連死了都沒啥二話。你說他怎麼突然不愛你了,其實,他愛過你嗎?
      什麼都沒發生,就不好了,再也沒法挽回了。
      或許是愛自己居高臨下,對待感情看似奉承,實則施舍的,討好自己的感覺罷了。
      
  •        初中時看完同名電視劇,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問同桌︰“燕西是愛過清秋的吧?”同桌幽幽地來了一句︰“什麼叫‘愛過’,分明是一直愛!”兩人便又在一片百合的意象中嗟嘆不已。高中終于有機會看原著,說來慚愧,洋洋百萬字都是在語文課上翻過。張恨水先生《讀書百宜錄》興許可加一條︰清風扶柳,淡日滿身,學堂無事,旁有知己,宜共讀《金粉世家》。後排一男生,同我一樣對電視劇版推崇之至,便邀來同讀。在那樣緊張的氣氛里,我們一同揮霍那所剩無多的青春。
       這情景,大概和劇里燕西任國文老師一幕有些相似。清秋這樣的女子,如何才能和燕西剛剛好踫撞?一個怒放在幽谷,一個盛開在鬧世;一個是一抹“草色遙看近卻無”的淡淡春痕,一個是一縷“接天蓮葉無窮碧”的濃濃夏風。公園、酒館、舞廳、詩社,似乎都不合適。只有在大街上。最是平常的地方,能讓人看透一切背景。千千萬萬人之中,他獨看見了她的掩嘴一笑,馬鞭落地而不自知。我喜歡品玩人這樣的痴態,置萬物于不顧,隨著自己的心性,目光所及之處,便成一片風景。
       这样的开头在现在可能充满梦幻,结局亦是团圆,可直至看完最后一章,相似的场景再次出现,金粉依然飘零,千言万语只剩一把惘然。他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燕西的不经意一瞥,才有了后来的故事。可是,是从什么时候起,清秋已暗暗接纳了他?布料,剪发,珍珠?都是些物质的东西,难不成要我承认冷清秋是那种被表象蒙蔽的涉世未深的肤浅女子?及至后来的未婚先孕,我才霎时从自己的世界里掉了出来——燕西或是不愿意吧,若不是为了这事。他一步步地搭建同乡苍穹的梯子,想要得到那颗他认为不同寻常的星星,他是得到了,拿在手里却无从适从,那么,便带它回世间罢,星星倒是还散发着光芒,他却渐渐发现了,在世间他可以随手携来一片云,降下一阵雨,采取一捧花,献给一群人。他把星星温柔地用丝裹起,放在其他人其实自己也不会去碰的地方,安心地去做各种省力且讨好的营生。燕西是纨绔子弟,清秋不是不知道,她只是在努力维持一段不知何时开始却在开始的一刹那便已结束的爱情。情感本虚无,沉浸在感情的世界里,惝恍迷离,不知所往。
       世界將把我們帶向何方?懷著未知踏上征程,醒來時才發覺,我們仍舊停留在開始的地方。
  •     古文功底不錯
  •     金燕西是個混蛋,讓人又愛又恨,欲罷不能
  •     “你說他怎麼突然不愛你了,其實,他愛過你嗎?”《金粉世家》全篇最好的解答
  •     真的不喜歡書中的金燕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