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婚

拆婚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8
出版社:浙江大學出版社
作者:嫵冰
页数:250
字数:227000
书名:拆婚
封面图片
拆婚

内容概要
嫵冰所著的《拆婚》講述一幕交織愛與無奈的灰色劇,直面80後溫暖而殘酷的婚姻現狀!
《拆婚》中夏晓贤一直想要女儿江蓝离婚,因为她看不上李天一这个无能的女婿。而此时江蓝的初恋韩嘉平回国……夏晓贤考虑种种,决定破坏女儿现有婚姻,大力撮合她与韩嘉平在一起。事情眼看即将大功告成,可突有转机——市政府规划行政中心北迁,李天一的老家刚好位于拆迁的规划之中
……
在巨額拆遷款前,母親夏曉賢和小姑子李天牧為了各自的利益展開了一場浩浩蕩蕩的婚姻拉鋸戰,一方力拆,一方抗拆!而江藍和李天一的婚姻,竟成為其中最無辜的棋子……
作者简介
嫵冰,原名武斌,生于山東臨沂。
專注于刻畫80後婚姻現狀,創作了多部反映婚姻關系和都市情感的力作。 已出版作品《拼婚》《愛是一場局》等。
书籍目录
第一章  如果離婚,那我就死
第二章 別有居心的鴻門宴
第三章 殺伐決斷,論親情戰
第四章 攻老術
第五章 要收服老的,得先勸降小的
第六章 亂中有亂,在艱難中求發展
第七章 良心多少錢一斤?
第八章 攘外必先安內
第九章 賣了你還要你為我數錢
第十章 壞人都是被逼的
第十一章 戰斗吧,就像是對敵人一樣
第十二章 誰擋我路,見誰殺誰
第十三章 老娘上馬,一個頂仨
第十四章 自掘墳墓
第十五章 舍不得爹來套不住狼
第十六章 事關利益,寸土必爭
第十七章 新種豬時代
第十八章 老爺子進城,兒媳造反
第十九章 不撞南牆心不死
第二十章 浴血奮斗,看誰笑到最後
第二十一章 全盤崩潰,死不服輸
第二十二章 搬起石頭砸自己腳
第二十三章 誰與誰走到最後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如果離婚,那我就死約定去民政局的時間是七點半,江藍七點鐘就到了。  這樣的情況很罕見,戀愛到現在七年,每次約會都是李天一先到。很多人都說他們倆性格互補,江藍覺得這樣的說法很可笑,說好听了這叫做互補,不好听的話,和格格不入有什麼區別?李天一對時間,有令人發指的變態要求。  比如,家里買的電飯鍋,說明書上有一句話︰為了保證口感,請在插頭拔下之後,燜飯五分鐘。江藍認為,這五分鐘只是個概數,反正飯已經熟了,燜三分鐘五分鐘八分鐘甚至一個小時都問題不大,即使不燜也沒問題,可李天一不同,他會蹲在電飯鍋旁邊,看表,計時,揭蓋,拿碗。整個過程一絲不苟,絕對不容許自己缺分少秒。  再比如,晚上在家,李天一都會問江藍幾點睡覺,江藍隨口一說,十點。此話一旦說出,在李天一那里便像是有了合同效力,甭管她對沒看完的電視劇多麼上癮,劇情多麼跌宕起伏,時針一到十,李天一就會走到電視機前“ 嗒”一按,睡覺。  再比如……那就是這次了。  果真李天一見到江藍嚇了一跳,以至于他看了兩次表,再次確認時間無誤。她到底有多想和自己離婚,才能克服了八點上班、能賴床到七點五十的毛病,提前來到這里?這就叫做迫不及待吧。  李天一心里酸溜溜的,說不清是什麼感覺,惆悵,難受,沉重,心疼,數種感覺糾纏在一起,調拌成一個初中語文老師都無法表達的詞匯。他用盡全身力氣才將那句“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想和我離婚”的話給咽回去,事到如今,說這些不成不淡的話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第一句話是江藍先挑的頭︰“你帶齊證件了沒有?”“戶口本結婚證什麼的不都在你那里嗎?我這兒就一個身份證。”“哦。”江藍從包里將證件都掏出來︰“你打听過了?就要這些東西?”“是,現在離婚很便捷。”李天一是初中語文老師,層次不高,卻有著嚴重的職業病,喜歡用些不常用的書面詞便是其中一點。比如現在這個時候,你就算再歡欣鼓舞,也不能將離婚用“便捷”來形容。江藍深呼吸,再深呼吸,再再深呼吸,如此輪回三次,還是沒能將堵在心里的那口怨氣排解干淨。“天一啊,雖然現在解釋已經沒作用了,我還是想說,其實我和韓嘉平真沒關系,我是清白的。還有,”她頓了一頓,“既然我都說了,你就承認自己想離婚這有什麼不好?或許還是我不好逼走了你呢,我就是想知道我輸在了哪里。”說到這里,她眼圈有些泛紅,“以後如果有機會再來,我總得總結經驗,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是不是?”“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我沒有想離婚。”“李天一,你就給我個坦白交代吧。”“我真沒想離婚,我日子過得好好的,我干嗎要離婚?江藍,想要離婚的是你,一直是你!”“那你怎麼解釋你的頭發絲、香水、唇膏、胭脂和女人?七天出一次,還出得那麼明顯,我不是傻子啊。”江藍的眼楮又有些泛紅。  “我怎麼知道這些是什麼鬼東西?或許是你為了想要離婚故意給我安排的罪名呢!”李天一猛地靠在後面的座位上,軟皮質地的椅背受到大力猛然積壓,發出“撲”的一聲響,而他的聲音在這動靜中有一種欲說不能的憤恨,“江藍,”他上身驀然前傾,簡直是在瞪她,“你甚至連後備替補軍都找好了!你都未雨綢繆了!你不天天和那韓嘉平在小公園約會嗎?不是有意安排的能那麼巧?就咱家後面的破公園,人家韓嘉平至于跨倆山頭趕到這里來鍛煉身體?”江藍回瞪過去,如此,對視十秒。  隨即,她目光黯淡下來,仿佛氫氣球被放了氣,斗志全無。這是最沒營養且耗時費力的車 轆戰,要是有結果早有了,還犯得著走到今天這步?何況,剛才一怒目對峙,旁邊已經有人向這邊看過來。  婚離了,家沒了,總不能再不要臉。  她再次平復呼吸︰“離婚,你有什麼要求?”李天一一臉詫異,問了一個完全不相關的問題︰“你今天來這里和我談事,告訴你媽沒?”“你和我離婚,扯我媽干什麼?”“怎麼?你沒和她匯報?”“李天一!”江藍終于忍不住掉眼淚了。  “好,好,好!”看江藍掉淚,李天一嘆氣,從包里掏出個本︰“房子是你家買的,這個自然要歸你。家具也多是你家添的,我記得我就買了個床墊子。我仔細瞅了瞅我後來添的東西都沒你家給的多,所以,東西我都不要。”“這樣不是對你太不公平了嗎?”“有什麼不公平的,我原來就像是寄養在你家里,現在分道揚鑣,你們不向我討要寄宿費和你的青春損失費就不錯了,”想起丈母娘的話,李天一苦笑,“不過江藍,咱們夫妻不成還會做朋友,對吧?”真是場面話,這樣的關系,怎麼做朋友。但她忍住了。那句“一日夫妻百日恩”尚且不說,還有句老話︰“買賣不成仁義在。”“既然是朋友我想提個小小的意見,”李天一的眼神坦誠到無法讓人拒絕,“也好……也好讓你在下一次的婚姻道路上越走越遠。當然,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我就隨便……隨便這麼一說。”“好。”“到了五月十號,你就28了吧?這年齡不小了,按道理18歲就該獨立了,所以,我的意思是,”他皺了皺眉,盡力讓自己說得委婉,“有時候,用不著事事都向父母匯報,把他們扯進來又不能解決問題,你說是不?”  ……


下载链接

拆婚下載

评论与打分
  •     讀後讓人覺得心酸,錢讓我們迷失了自己
  •     一段關于心酸的“房事”,婚姻破碎,生活在邊緣絕望。
      
      江蓝,李天一又到了民政局,因为李天一疑似有外遇的诸多现象,江蓝不分青红皂白的闹离婚,也是在她妈妈的授意下。一切似乎水到渠成了,可是在盖章的时刻,事情出现了转机——因为房子拆迁。
      
      女人像貓,男人像狗,婚姻則是貓狗大戰。老實的李天一家庭條件不好,勢利的丈母娘夏曉賢自是對他也是打壓,因為江家的男人都得听老婆的,這不是招女婿,而是在找長工,他似乎徹底馴化成了江家的“狗腿子”了,人一窮,連最細致的感情都粗糙,唯唯諾諾的李天一因此了失去男人的底氣。可是他深深愛著江藍。
      
      這場不成功的離婚只是一場啼笑皆非的鬧劇,卻是夏曉賢的一手策劃。因為江藍的前男友韓嘉平回來了,不論是家庭條件,還是身形外觀,都比自己的女婿強得多,而恰好韓嘉平依舊戀戀不忘,不如撮合。于是夏曉賢在蓄意制造罅隙,挑撥夫妻關系,而即將用計大功告成,忽然收到消息,李家的老房子在拆遷區,有巨額的拆遷款。夏曉賢不惜倒戈一擊,也拉開了這場拆房地震的序幕,所造成的惡性波及範圍也是始料未及的。
      对于夏晓贤,人一辈子,无非就为了“几碗面” —— 人面、场面、情面。因为她这一辈子似乎永远都输给了丁幂,从开始因为找男友的交恶,而理亏的夏晓贤之后的家庭情况,工作职称,女儿等等都被丁幂比下去了,事情多了,憋着的那口气,永远咽不下去,在喉头萦绕,让你百般不舒服。
      
      而這次拆遷,似乎就是一次咸魚翻身的機會,以前輸的,賭大點,都可以贏回來。不僅僅是為了女兒的未來,也是為了自己的面子。她成功策反起初不願意加入的女兒,一起想方設法讓自己的公公李桂寶,同意賣掉自己的五畝地。可是事情沒那麼簡單,小姑子李天枚堅持不同意拆遷,于是兩方陷入苦局,倒貼積蓄修房,唱雙簧也產生了諸多的誤會,關系失和,兩次流產,不僅僅給身體造成了嚴重的傷害,內心的創傷也無法愈合。
      
      可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兩方人馬殺的性起,卻只是為別人助興。被放鴿子的韓嘉平不忍屈辱,另謀出路卻陰差陽錯的成為拆遷公司的負責人,手里握著生殺大權,而他與與丁冪的女兒賀京杭的雙方聯手,徹底讓江家人從天堂跌入地獄,失業,癱瘓,背黑鍋,而且拆遷區不會有李家的房子。這日子似乎沒有希望了,這場婚姻也名存實亡。
      
      而所有的所有,又在宣告,這一切發生在你身上的都不是湊巧。你收到什麼,源于你給予了什麼。
      
      能被一個破房子拆散的婚姻沒有也罷。不同的“房事”永遠牽扯這婚姻那根敏感的神經,買房難,拆遷款難得,無房子,不結婚的鐵規依然在踐行著,讓年輕人背上壓著一座房子的大山,沉重的喘不過氣。生活不易,好好地過日子才是真理。
      
      所謂,凡事須留余地,兩個餌,只釣一條魚好了。 生活不是一場賭博,不可輕易孤注一擲,往往會造成悲劇。
      
      婚姻也是一種關系,獨立而依賴,相愛也自愛,如此才能好好地走下去。故事的最後,兩人的婚姻在這場余震中幸存下來,我想,他們更懂得生活與婚姻吧。
  •     為了故事而創作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