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殤

情殤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8
出版社:海天出版社
作者:余濤
页数:330
书名:情殤
封面图片
情殤

前言
  (一) 小說的第一位老師是生活! 好的小說反映著全部的社會生活! 當俊新先生將厚厚一本長達40萬字的小說文稿《情殤》放到我案頭的時候,我知道我將要借助語言之橋,進入到作者虛構而真實的世界,去面對一個我似曾相識的關于人生的故事。  故事從上世紀60年代中期的某一天開始,跨越了極“左”年代與改革開放前後長達30多年的時空,呈現著特定時代背景下一群普通人命運沉浮的人生悲喜劇。小說采用典型的全知視角,故事講述者以先知的自信,了然著過去與未來,將芸芸眾生貌似原子化的生命運動,扭結為一張互相牽扯的網,引領讀者出入于不同人物的行為與內心,感受著特定時空中不同人物的呼吸與心跳。作者儼然是技藝高超的畫師,在寫實與寫意之間進退揮灑, “把它們放在手中掂量著,揣摸著他們相互之間的餃接關系,有時後退到遠處瞧瞧,有時用手指和筆尖細細摩挲,衡量再三,東移西湊,在時光流逝中創造出新的世界。”(帕慕克) (二) 好的小說在于創建一個全新的世界,應當具有某些社會史的特征,呈現特定時代的世相百態、心靈脈動乃至思想變遷。  《情殤》以主人公駱冷的人生軌跡為主線,通過他與陳慧穎、阿嬋、大梅、石英、小劉、孫芳等幾位女性之間的情感關系為網,故事遂在粵東潮西、滇南晨光農場、緬甸、貴州、四川等地的空間關聯中拓寬了敘事的張力︰我們既可以把它看做一部記錄20世紀下半葉中國社會從極“左”年代的人性異化人人相殘到市場經濟環境下人的主體性重新得到尊重的社會進化史,又可以把它看做是小說主人公駱冷寵辱不驚不輕言失敗的個人奮斗史;既可以把它看做一部記錄時代風雲,描摹粵東、滇南社會變遷的政治歷史小說,又可以把它作為描寫粵東、滇南等地的風情小說。  《情殤》的特別之處在于以近乎實錄的筆法,塑造了極“左”年代底層社會弱肉強食的真實生態︰財添等人的巧取豪奪、恃強凌弱,賈振興的貪婪虛偽,譚副書記的剪滅異己……但在歷史的大河中,一切惡的行徑,最終注定成為人類良心與道義的反面注腳,下場可悲。  (三) 人性,是心理的凝聚。  借助作者真實的人生經驗,小說將粵東、滇南兩個互不相干的地域勾連在一起,于時空的轉換中完成了表現出些許風俗畫卷神韻的形象再現。其中既有吸引閱讀的故事情節和筆墨細膩的富于地域風情的日常生活敘事,又有較開闊的歷史視野和較深刻的人性思考。  富于地域色彩的生活場景和人情世態,就其本質來說,折射出的是一種由地理囿限、時代特質及文化傳承等因素所形成的特定人群的人性形態。貌似漫不經心的風情刻畫與人性描述嵌入在時代風雲變幻的再現之中,地域風情的刻畫于是有了浮雕一般的突出效果,精細而又耐人尋味,以至于我們可以把它作為一軸具有濃郁詩意的地域風情畫卷來欣賞。  黃樹森 二○一一年六月十六日于廣州 (注︰黃樹森,廣東省人民政府參事、廣東省文藝批評家協會名譽主席、中山大學客座教授、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特約研究員。)
内容概要
  地主崽骆冷逃亡途中,在海轮上邂逅资本家的女儿陈慧颖,两人一见钟情,坠入情网。海轮抵港后,两人分别,从此失去联系。一年后,这对恋人突然在西南边陲重逢,爱火复燃。  骆冷参加工作时隐瞒家庭出身,成为贫下中农子女。他老老实实做人,孜孜矻矻工作,入了党,被推荐进大学读书,当上国家干部,任相当一级领导。但他的日子过得并不平静,整天提心吊胆,担心暴露家庭成分,尝够了担惊受怕的苦头。  慧颖走上社会后不因家庭出身问题而自卑,凭着天生丽质,聪明能干,赢得生活。可是红颜薄命,上司因求爱不成,对她进行诬陷。她不仅遭奸污,还受批斗,成了无产阶级专政对象。她被迫逃亡流落他乡,饱受蹂躏,经磨历劫。  骆冷和慧颖这对曾经轰轰烈烈相爱的恋人,为此婚姻错位,另有所属。  但不管如何他们总算活了下来,捱到改革开放年代。形势变了,他们究竟怎样生存?到头来两人情归何处? 《情殇》(作者余涛)通过骆冷和慧颖为了生存而采取不同的人生态度和得到的不同结果,折射出这一历史时期的某一部分群体和某一类人物的命运,从一个角度对人性、人道、人心作了解读。小说着力宣扬以人为本,倡导与人为善,互相关爱,从而挖掘出人间情爱这一永恒的艺术主题,让读者从中去感悟人生,获得启迪。  《情殇》思想深沉,文笔流畅;情节细腻,感人肺腑。
作者简介
  余濤,原名羅俊新,男,1945年秋生于粵東,當過工人、教師、秘書,上世紀70年代中期與新聞工作結緣,先後在《西雙版納報》《清遠日報》《潮州日報》三家地市級報社任總編輯;曾任廣東省潮州市作協名譽主席、首屆潮州市新聞工作者協會主席和潮州市新聞理論研究會會長,榮獲潮州市第二屆優秀中青年科技人才稱號。退休後應聘在深圳市一家企業辦內刊,現為《玉湖》主編。 已在國內報刊發表小說(中、短篇)、散文、電視文學劇本、詩歌、民間文學等作品一百余萬字;出.版通訊報告文學集《心願》、紀實文學《謝慧如傳》(該書22萬字,曾在泰國《新中原日報》等華文報紙連載)。報告文學《心願》、小說《爭地》、游記《瀾滄江行》等十多篇作品獲省級以上獎勵,《論傣族詩歌的種類》《神奇的地方——西雙版納》(每篇均四萬多字)等多篇作品被收入有.關大型叢書,發行國內外。長篇小說《情殤》是作者的第一部長篇小說。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章

章节摘录
  1965年。  更深人靜,天淅淅瀝瀝下著小雨,像個無底黑洞。已是深秋了,每下一場雨就一天冷似一天,預示著寒冬即將來臨。  在粵東一個古老農村小巷拐角處,—對男女青年正冒著雨在嘰里咕嚕地講話,聲音極小,還不時東張西望,神色惶遽,像兩只驚弓之鳥。那女的挺著個大肚子,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訴說;男的雙眉顰蹙眼噴怒火,神情嚴峻地傾听。正談間,突然黑暗處闖出四條大漢,為首那個沖上來揪著女青年的頭發拖著就走,邊走邊罵;後面三個擺開陣勢,從三個方向對著男青年包抄過去。男青年見勢頭不妙,胡亂招架幾下後擇機突圍,拼命奔跑。  男青年甩掉追抓他的大漢,繞道來到好朋友的家。他敲開門,沖了進去,上氣不接下氣地對朋友說︰“他們正在抓我,我得連夜逃走,不然就會蹲監!” 朋友問明事情原委和他的去向,無比憤懣,安慰他幾句後說︰“你現在只能待在這里,一步也不能離開,行李我去幫你拿。”然後轉身出去,從外面將門反鎖起來。  男青年的母親正在煤油燈下補衣服。他的朋友推門進去,將嘴巴貼近他母親的耳朵說著。話未說完,他母親的臉色已變得像張白紙,幾乎嚇癱了!好大一會,她才回過神來,長長嘆了口氣,“去吧,早就該走了。走得遠遠的,再別回來了。”說後艱難起身,去為兒子收拾行李。  她拿了個菜籃子去揀番薯,準備煮熟後給兒子帶在路上吃,想省點飯錢。她邊揀番薯邊念叨︰“當年我和他爹去暹羅(泰國)帶的是甜□,哪興帶番薯?那東西好吃好帶又耐餓,十天半月也不會壞,過番(去南洋)客都這樣。  她頓了一下,咂了咂嘴後又說︰“雲南遠著呢,不比過番近,按理也該帶甜棵,可是……唉!” 甜棵是潮汕地區一種特有食品,用糯米粉和紅糖攪和在一起,然後用大蒸籠蒸制而成。青年的朋友坐在一邊听,心里說︰“這是什麼年頭,肚子都填不飽,想也白想。” 番薯在鍋里煮著,青年的母親叫他朋友燒火,自己去收拾衣服。她把兒子要帶走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反復檢查,看紐扣掉了沒有,破的地方是否補牢實了,發現不實在的地方,就拿針線補上幾下,再用手扯一扯,覺得沒問題了,才疊起來裝進提包里。他母親還在他的內衣和內褲里層各縫了兩個小袋子,從枕頭下拿出一沓皺巴巴的錢,分成四份,其中三份分別裝在三個袋子里;又拿出幾張寫滿字的紙,裝在另一個袋子里,然後用線將四個袋口縫起來。最後,她將剩下的錢裝進外衣口袋,對兒子的朋友說︰“你告訴他,新城有海輪到廣州,坐船比坐汽車省三塊錢。內衣左口袋的錢是到新城後買船票用的,內褲口袋左邊那個是到廣州後買火車票的錢,右邊口袋是到昆明後買汽車票的錢,路上的零花錢裝在外衣里面的口袋,用起來方便。內衣右口袋的東西,等他安頓下來後再慢慢看就清楚了。”她反復叮嚀,生怕兒子朋友記不住。  番薯煮熟了,他母親呆呆站著想了一會,轉身打開木箱子,從箱底下拿出條潮州水布,用來包番薯,“這條水布有靈性,讓他帶在路上用,能保平安。” 青年的朋友安慰他母親幾句,提著東西剛要出門,青年的母親又拉住他,“你告訴他千萬別走大路,听說兩縣交界處有檢查站,防著點。西溪通潮東縣城,一直順著溪邊走準沒錯。” “阿姨,你的意思我懂了,叫他別走大路走小路。”青年的朋友說完後邁出門。  他剛到院子大門口,發現門外有人,忙將東西塞到門後邊,然後若無其事地走了出去。他一看,原來是幾個正在巡邏的民兵,便故意問︰“咦,你們幾個在這干啥?” 民兵隊長神氣活現,說︰“這個你甭管。我先問你,剛才你在他家嘰咕老半天說些什麼?” “問她兒子到哪里去了,想約他明天到大山挑木炭賣。” “這樣說來,她兒子究竟到哪里去了,你肯定知道啦?” “當然知道。他母親說,到他大伯家借米去了,老等他不回來,我也只好先走了。” 民兵隊長听後暗自高興,推了另外幾個一把,一塊喜滋滋地走了。  青年的朋友轉身到門後提了東西.急急回家。他到家後,把東西一一向青年作了交代,特別叮囑他︰“你媽說大路設卡,得繞道順著溪邊走。” 青年听後傷感地說︰“有什麼辦法呢?平展展的正路不能走,只好去鑽草叢走邪道了!” 他朋友又打來一盆清水,將幾朵鮮紅的石榴花和“抹草”丟了進去,“ 這是你母親的吩咐。洗臉盆里泡著的是紅花和仙草,用它洗臉,可以納吉祥,除邪煞,心想事成,遠避禍害。” 青年苦笑一聲,“但願佛祖保佑,也只能祈求佛祖保佑了!”他順從地蹲下洗臉。  做完事情之後,青年的朋友轉身到外面探風。此時,小巷里有幾個民兵正拿著電筒照來照去,像幽靈在游蕩。他躲在一個角落里窺視一會,等電筒光遠去了,這才掉轉頭回家。  青年的朋友在前引路,他跟在後頭。他們繞過民兵的崗哨,順利走出村子。就要分手了,兩個小伙子緊緊地擁抱在一起,作無聲辭別。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電筒光又朝他們移過來,青年的朋友急忙催他上路,自己則向著相反的方向狂奔。隨即引來一陣狗吠聲,電筒光立刻轉向,拼命去追青年的朋友…… 青年姓駱名冷,十九歲,屬狗,是只“狗崽子”。他的朋友叫駱水謙,兩人同庚,從小一塊長大。駱冷與水謙分手後,沿著村後的西溪堤順流摸黑往下走。河堤崎嶇不平,有不少地段還長滿齊腰茅草,根本就沒路。他無奈地搖搖頭,心里說︰“地上本沒有路……”順手抓了根棍子前導,像瞎子一樣,高一腳低一腳行進。有好幾次,河堤上的茅草把他絆倒,但他沒出聲,爬起來後又繼續走。秋雨綿綿,涼風習習,他突然想起荊軻刺秦王時的絕句︰“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心里生發悲涼,不禁駐足回首,向家的方向望去。然而夜晚黑咕隆咚的,什麼都看不到。他長嘆一聲,掉轉頭繼續摸黑前行。  冷家住溫泉縣潮西公社溪邊村,距相鄰的潮東縣城二十多里路。由于天黑看不到路,冷整整走了一夜,天蒙蒙亮的時候才到潮東縣城的潮江碼頭。  西溪匯人潮江,那是條大河,有江輪通往新城港。冷到那里時正好趕上頭班船,坐兩個多小時的船就到新城港了。  冷到新城港後一打听,下午正好有輪船開往廣州。開往廣州的輪船不設一、二等艙,只有三、四等艙。冷根本不去看三等艙的價目,扯掉內衣左口袋的線,掏錢買了張四等艙船票。冷本來想坐直達廣州的夜班車,睡一覺天亮就到,省事。但家里窮,有什麼辦法呢?他嘆了一口氣,裝好船票,找個僻靜地方坐下,用竹笠遮擋住臉,低著頭啃母親為他準備的番薯。  ……
编辑推荐
  《情殤》思想深沉,文筆流暢;情節細膩,感人肺腑。 故事從上世紀60年代中期的某一天開始,跨越了極“左”年代與改革開放前後長達30多年的時空,呈現著特定時代背景下一群普通人命運沉浮的人生悲喜劇。


下载链接

情殤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