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的信

星期三的信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10
出版社:天津教育
作者:杰森·莱特
页数:240
译者:呂玉嬋
书名:星期三的信
封面图片
星期三的信

内容概要
  杰克和蘿瑞爾結婚39年來,每個星期三,杰克無論人在哪里都會寫信給蘿瑞爾。兩人在山谷里經營一家旅店,生活無虞,婚姻看似完美。一天夜里,太太突然心髒病發過世,同時,久病纏身的先生也在寫下最後一封“星期三的信”時,咽下最後一口氣,跟太太相擁而死。  當他們的三個子女趕回來處理後事時,才發現家里一箱又一箱的情書,全是爸爸每個星期三寫給媽媽的信。三個兄妹打開這些信來讀,卻意外發現父母未曾告訴他們的秘密,當下他們除了要承受父母同時辭世的悲痛外,還要面對關于過去的驚人真相……  親愛的蘿瑞爾︰  我喜歡你,是因為︰  一、你的頭發。二、你的笑容。三、你的正義感。四、你的耐心。五、夜里你翻身時,拉毯子的感覺。六、你的想象力。七、你的寬容。八、你對上帝的愛。九、你開車的方式。十、你照料玫瑰花時的模樣。十一、你愛我們孩子的方式。十二、你做的法國吐司。十三、你在床上听我聊天的樣子。十四、你開心時的吼叫。十五、你的腳。十六、你的政治立場。十七、你認識朋友、維系友誼的方式。十八、你在懇談會上的談話。十九、就在我要靠過去親吻你時,你的眼楮。二十、你。  杰克 上
作者简介
  杰森·萊特,1971年生于美國密甦里,為《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及《今日美國報》暢銷作家,文章散見于各大報章雜志。已出版過四本小說。  萊特曾在德國、巴西等地居住,2007年,為了創作《星期三的信》,他到維吉尼亞州的快樂谷進行探訪,從此愛上了當地的環境,于是搬到快樂谷定居。

章节摘录
  1  1988年4月13日 星期三晚間  晚上剛過十一點,蘿瑞爾鑽進床上深紅色的棉被,躺在丈夫杰克身旁,用強健的臂膀從後面抱住他,一摸就摸到他的肋骨,不禁發起愁來。過去,他的體重向來是比自己重的啊。  蘿瑞爾以為杰克已經睡著了,于是做起每晚的例行公事︰深呼吸,擴張肺腔,讓整個肺部充滿空氣。然後緊抿豐唇,用鼻子緩緩吐氣。這個動作能使她心情平靜。  她閉上眼,開始為每個孩子禱告,老大馬修、老二馬爾科姆、老小薩曼莎;也為獨生孫女安格拉禱告,還有唯一的妹妹艾莉森禱告。接著,她懇求上帝多給她一點時間,並且責怪自己沒有更堅強。她以今日第一滴、也是最後一滴的淚水,結束無聲的禱告。  “嗨。”杰克的聲音嚇了她一跳。  “哦,我以為你睡著了。”蘿瑞爾用藏青色的棉質枕頭套輕輕擦著眼楮。  “還沒睡熟。你好一點了嗎?”  “我沒事,不過我把髒盤子留給瑞恩明天早上來處理。胃還是有點不舒服。可能是我已經老到不能吃墨西哥薄餅了吧。”她用右手撫過他斑白頭頂上那塊頭發稀疏的地方,左手揉著胸口。“你呢?頭暈嗎?”  “沒有,我沒事。”  “杰克·庫柏,你這人說謊的功力真的很差。”蘿瑞爾把手從他的頭發滑到他的額頭上。  “你說得對,都要怪我腦里那個瘤。”蘿瑞爾的丈夫今年七十一歲,過去一年半以來,他的腦瘤快速蔓延,長在無法開刀的部位。剛發現時,腫瘤的大小像個小石子,現在已經快跟乒乓球一樣大了,癥狀變化無常,有時連續兩三天正常,但是頭痛起來時會有劇烈的疼痛、惡心加暈眩,因此他其實不能離開床,身邊永遠放個接嘔吐物的水桶。  盡管醫生曾向他保證,新藥與新療法快要批準問世了,但是杰克知道,除了上帝的奇跡,他已經無藥可救。他想,比起醫治他這個小鎮上的旅店老板,上帝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比方說,中東和平問題,或是讓我的芝加哥小熊隊再次打進世界冠軍賽。”他老是這麼對蘿瑞爾說。自從診斷出有腦瘤之後,每次看診後她就會听到這句話,大概听過不下五十種版本了。  他們經營的旅店有個拉丁文的名字,是前任老板取的,意思是“杰佛遜之家”,坐落于維吉尼亞州仙納多山谷的核心地帶,正好在阿利根尼山脈與藍嶺山脈之間。杰克常說,如果他能安然度過上帝的最後審判日,而且上帝又特許他在天堂與這片美麗的山腰之間做選擇,決定自己永遠待在哪里,那他不用怎麼考慮就可以做出決定了。  在這個春天的周三夜晚,他們深愛的這家小型旅店幾乎沒有客人,唯一的房客是安娜蓓爾·萊斯特維,一位繼承了寵物食品制造廠的女富豪。她應該還沒睡吧,還在她的房里讀羅曼史小說( 房價190元,但她堅持要付300元 )。這個小旅館有七個房間,她那間房可以眺望旅館後方綿延到森林邊的大片青翠草地。房內裝飾有昂貴的手工家具,仿自美國總統托馬斯·杰佛遜故居蒙提瑟洛莊園內的家具。每當讀完三四章,她就會拿著她丈夫遺留下來的手電筒,帶她的貓咪卡斯特羅去散步。安娜蓓爾也知道,大部分的貓主人是不遛貓的,不過,安娜蓓爾跟“大部分的貓主人”不同。況且,其他的貓也不像卡斯特羅,有體重過重的問題。  安娜蓓爾是這個小旅店的常客,每個月都會來住個一兩次,而且大家知道她一次會待到十天。她自己的家是一棟美國南方豪華大宅,有成排的廊柱矗立,還有四間客房,距離這邊不到一哩。有些愛講八卦的鎮民謠傳那幢豪宅的價值,從五十萬到一億一千萬都有。秋冬季片片枯葉掉落地面時,如果選個晴朗的冬日清晨向東遙望,透過樹林,就可以瞥見那幢豪宅閑置倉庫的高塔谷倉頂與白色的主屋屋頂。  安娜蓓爾已過中年,身材矮胖,出生在佛羅里達州。某年秋天的一個清晨,她在邁阿密海灘結識了日後結為連理的丈夫艾倫·萊斯特維,當時他正替他秘書的女兒收集貝殼,安娜蓓爾則在教導貓咪卡斯特羅游泳,兩人便一起在海灘上漫步。  那天早上的偶遇,促成一樁意料之外的婚姻,兩人都是第一次結婚。她的新婚丈夫說,他之所以愛安娜蓓爾,是因為她的純真,也因為她有個非常搶眼、很有個性的豐臀,更因為她乳白滑嫩的肌膚。不過,他最愛她紅到幾乎發紫的秀發( 現在已經逐漸變為優雅的灰白 )。初識的那天早晨,兩人走在海灘步道上,他告訴她︰“我以前交往的女性,都是那種只要沒染頭發、沒打扮,就不敢出門的人。不過,你,安娜蓓爾,你在千篇一律的海洋中,是一只與眾不同的魚。”  他們首度約會結束時,她問︰“假使我這麼特別,為什麼所有的好男人都回避我呢?”  “他們不是回避你,只是還沒出現配得上你的人。”  六個星期之後,他們結婚了。  艾倫身高近一百九十公分,是典型的美國企業家,眼里經常流露出愛好冒險的神情。兩人婚後幸福美滿地生活了三年,他開始學習駕駛飛機。首度單飛時,他那架1984年出廠的嶄新“灣流三型”飛機墜毀在佛羅里達的沼澤區國家公園。現場找到了他的“美格光牌”手電筒,就掉在撞擊點200碼以外,在一公尺深的漆黑水中兀自發著光。自此以後,安娜蓓爾不管到哪兒都帶著這支長度超過40公分的手電筒,深信自己哪天會在吃下一大堆甜甜圈之後,出門前往森林尋找愛貓卡斯特羅的下落,屆時可能會需要這支手電筒來擊退黑熊。或者,它也可能在其他的偉大任務中派上用場。  安娜蓓爾的身材向來非常富態。她年輕時曾經在家附近的“安蓓百貨”上班,那時有一群喜歡嬉鬧的高中生喊她“安蓓”。為了跟這群高中生作對,她故意接受了這個綽號,沒想到以後大家都這麼叫她,她也不以為然。她告訴自己,綽號代表自己在別人眼里的重要性。現在,安蓓不禁懷疑,假如當年這些高中生知道她繼承了丈夫的大筆財產,又會怎麼稱呼她呢?她的身價可抵得上好幾個百萬富翁啊。  丈夫墜機不久後,安娜蓓爾在他的檔案櫃中找到一本“美國內戰歷史場景重現協會”的會員手冊,看見她丈夫用原珠筆在上頭圈出維吉尼亞州伍德斯托克鎮這個地名,于是選了此處當作居住地,一個月內就搬過來。杰克與蘿瑞爾很快就跟這位有點古怪的新鄰居成了朋友。他們私下猜測,安娜蓓爾的人生目標,是把所有的財產在這個小旅館里花光。  “我剛端了睡前的牛奶給安蓓,”蘿瑞爾低聲說︰“猜猜看她給我多少小費?”  “一百。”  “不止。”  “二百五十?”  “再多。”蘿瑞爾又說。  “五百塊?”杰克的嗓音提高了。  “五百一十九元五毛兩角,她把她的錢包都倒空了。”  “我們只不過從冰箱拿出牛奶倒進玻璃杯里,就得到這麼一大筆錢。”他嘆口氣,把枕頭拍松。“這女人沒救了。”  “她又沒有惡意。”  杰克翻身面對妻子,凝視著她蒼老的棕色眼眸。年輕時,他自己的眼楮生氣盎然,現在看起來卻好像往內凹陷,只見眼底沉重的半月形眼圈。他的眼楮是從父親那里遺傳來的,蘿瑞爾常嘲弄他是浣熊眼。去年起,他的黑眼圈更加暗沉了,簡直好像要與臉頰分離似的。他貼近她的臉龐,兩人的鼻子差點要踫在一起。“我一定要找一天跟她溝通一下。你知道我的意思。”  從第一次到杰佛遜之家投宿之後,安蓓連普通的小小服務也會留下異常豐厚的小費,而她慷慨的舉動也沒有明顯的規律可循。如果杰克替她提袋子,她會從錢包掏出一張百元大鈔。要是蘿瑞爾鋪床後在枕上留下一顆薄荷糖,安蓓便在早餐時拿出好幾張二十元的紙鈔塞進蘿瑞爾的手里。有次蘿瑞爾被診斷出患有心律不齊的毛病,而且是遺傳性的。雖然醫保可以支付大部分醫療費用,但是安蓓卻執意要替他們付醫療費。  又有一次,杰克的雙胞胎弟弟喬瑟夫因吸毒而第三度遭到逮捕,安蓓堅持開車到維吉尼亞的海濱市把他保釋出來。當天旅店的房間已經被預約一空,安蓓竟然把喬瑟夫帶到她的豪宅里去住。後來他在她家一直住到自己找到工作、找到住處為止。為了這件事情,杰克非常感激安蓓,也懷疑那趟從海濱市開到到伍德斯托克的這段車程,可能是喬瑟夫這輩子最長、最難熬的一趟吧。  庫柏夫妻與安蓓認識不久後,就學會了最好別拒絕她饋贈的金錢。他們最喜歡的這位房客實在冥頑不靈,拒絕的話她會更加堅持,直到他們讓步為止。當然,她不知道的是,他們收到後又直接把錢捐給華府特區東南方的一個兒童之家。好心腸的安娜蓓爾·萊斯特維絲毫不曉得自己近年來的善款,已經替這個兒童之家提供了整修廚房的資金,還補好一片破爛的屋頂,又為新籃球場與旁邊的操場修築了安全圍欄。目前甚至在討論用安蓓的名字興建一個小型圖書室。  “當然,我們一定要跟她說……找一天……”蘿瑞爾回答。不過,在杰克回應之前,她的眼楮突然睜大,從本來側躺的姿勢翻身仰臥,雙手在胸口摩搓。  “寶貝!”杰克抬起頭。“怎麼了?蘿瑞爾?坐起來。”  她掙扎坐起了一半,卻往後倒,靠在床頭櫃的木板上。“我……不能……呼吸……胸口……打電……”她斷斷續續地說。  杰克轉向打開的窗戶呼喊安蓓。“萊斯特維太太,過來!快過來!求求你!”  然而此刻安蓓早已經拉著卡斯特羅的項圈皮帶,一起到夜色中漫步去了,沿著溪岸慢慢走,數著倒映在緩慢溪水上的星星,對卡斯特羅閑聊著佔星學。  蘿瑞爾的呼吸越來越痛苦,眼神恐慌。杰克高呼︰“噢,天啊,救命啊!”同時在蘿瑞爾的床頭櫃上找無線電話。  電話不在那里。  “我的手臂,杰克!”蘿瑞爾的眼神似乎跟著疼痛,從胸口移到左手臂,然後過了腰部,到了腳上。“杰克。”不知怎的這兩個字她念起來像是在道歉。  “親愛的主啊,求求你!”他又放聲大喊。  杰克拼命坐直,對著她的臉大叫︰“蘿瑞爾!”她的嘴、她的眼卻沒有回應。他把腿移到床邊,努力讓腳踩到地板上,才走兩步路,便失去平衡往前撲倒。房間仿佛在四周旋轉,他搖搖晃晃想往黃銅立燈靠去,正要站穩腳步之際,燈也倒了,他跟著砰一聲跌在燈上,壓碎了玻璃燈罩。  “啊,主啊!幫幫我們,主啊!”杰克躺在地上仰望著天花板,手平貼在地板上。他的頭好痛,淚水盈眶。他轉頭看到對面的牆上,掛著一張蘿瑞爾以前的田納西州車牌。  房內逐漸寂靜下來,杰克使勁爬回原木的床上。蘿瑞爾的姿勢沒有改變,眼楮卻闔上了,手臂垂在身旁不動。  “蘿瑞爾?”他一手托著她的臉。“寶貝?”另一只手放在她已無呼吸的胸膛上。“我的寶貝。”杰克環抱她,擁她入懷,又喊了聲︰“我的寶貝。”小心翼翼前後搖晃她了無生氣的軀體。  過了不久,杰克溫柔地將妻子的頭擱在枕頭上。  接著,他從床頭櫃上層抽屜拿出筆,還有一個裝了幾封信的信封、一張空白的“杰佛遜之家”信紙,利用《 聖經 》當寫字墊,寫著︰  1988年4月13日  摯愛的蘿瑞爾︰  十分鐘後,杰克寫好了信,連同其他的信一起密封在信封中。他在信封外寫了一段話,然後夾進《 聖經 》“新約”里面,再把《 聖經 》放回床頭櫃,接著靠回床上妻子的身旁。他再次小心將一只手臂從她身體下穿過,將她拉近自己,輕輕把她淺褐色的軟發從頸子處撥開,在她依然溫暖的耳畔低語,又親吻她的額頭。  接著他想起兒子馬爾科姆,祈禱他能平安走過未來的日子。  然後,生命中最後一次的頭痛擊垮了他。他也跟著睡了。  轉天上午九點零四分,焦慮的安蓓與卡斯特羅終于推開了庫柏家主臥室的大門。他們發現,杰克與蘿瑞爾安詳躺在彼此冰涼的懷抱中。
编辑推荐
  《星期三的信》被譽為是“2009年最療愈人心的家庭情感小說”。榮登《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今日美國報》及亞馬遜網絡書店暢銷榜首!這是一個關于贖罪與寬恕的故事,深切闡釋關于婚姻與家庭的真正意義。經過大半生打拼奮斗,互相扶持之後,杰克與蘿瑞爾一起死在彼此懷里。看似神仙眷侶般的兩人,卻被三個孩子從父親寫給母親的信中,發現不為人知的可怕秘密,發現父母的婚姻中也曾經歷可怕的磨難,但也讓三個孩子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愛,什麼是生命真正的意義,還有寬恕的勇氣。許多事情發生就是發生了,選擇就是選擇了。一切無法抹滅改寫,所以學習寬恕學會面對。勇敢面對,那就會使自己從記憶的牢籠中逃脫出來。或許放下了,原諒了,就能將生命中的傷痛,轉變成另一種形式的成長與光亮。星期三的信,是重生,是選擇,卻也是結束,對兩個相愛的人而言,真是“完美”的結局。而三兄妹的理解與諒解,延續了幸福的思維。裝幀獨特,書中夾送精美書簽、摯真情書。  同名英文原版書火熱銷售中︰The Wednesday Letters


下载链接

星期三的信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