梔子花開

梔子花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4
出版社:陝西出版集團,太白文藝出版社
作者:戴吉坤
页数:308
书名:梔子花開
封面图片
梔子花開

前言
  本書的作者戴吉坤先生,不到二十歲就走出故鄉的山水,開始了十八年的軍旅生活,1999年轉業進西安,現在,是陝西一家大報的攝影記者,在出色地搞好本職工作之外,他把自己全部的業余時間獻給了從少年時期就曾經痴愛的文學寫作。他再一次驗證了筆者在長期的文學工作中所悟得的一條規律,每個曾經有過美好的文學閱讀體驗的人,都有過一個要把自己的浪漫而幸福的童年、可愛的故鄉、可敬的父母告訴世人的作家夢想。每個人的心靈世界,都是一片豐厚的文學土壤,一有合適的機緣,這個夢想就會生根發芽,結出或甜蜜或苦澀的文學之果。這也正是在當今電子傳媒無比發達,大眾娛樂文化無孔不入的時代,仍然有那麼多的人熱愛文學、關注文學的人性根源。
内容概要
  《梔子花開》的作者戴吉坤先生,不到二十歲就走出故鄉的山水,開始了十八年的軍旅生活,1999年轉業進西安,現在,是陝西一家大報的攝影記者,在出色地搞好本職工作之外,他把自己全部的業余時間獻給了從少年時期就曾經痴愛的文學寫作。他再一次驗證了筆者在長期的文學工作中所悟得的一條規律,每個曾經有過美好的文學閱讀體驗的人,都有過一個要把自己的浪漫而幸福的童年、可愛的故鄉、可敬的父母告訴世人的作家夢想。
作者简介
  戴吉坤,陝西平利人1981年入伍。曾在老出前線采坊。多次立功受獎並被評為蘭州軍區新聞工作先進個人。1996年被授予少校軍餃。現為《陝西日報》記者。  曾榮獲中宣部、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授予的“抗擊‘非典’新聞宣傳優秀記者”榮譽稱號;榮獲陝西省委、省政府授予的“全省抗擊非典先進個人”榮譽稱號;榮獲省委宣傳部、省新聞工作者協會授予的“陝西新聞界抗擊‘非典’新聞宣傳優秀記者”榮譽稱號。被省新聞工作者協會評為“2003-2004年度陝西省優秀新聞工作者”。  少年時開始鐘情文學,工作後在繁忙的新聞采訪寫作之余先後有散文、詩歌、小品、歌詞見諸報刊並獲獎。著有長篇報告文學《軍人》,王幕話劇《地平線》等。《梔子花開》為其長篇處女作。

章节摘录
  20世纪80年代初的一个冬季,阴沉沉的天气持续到了这年的元旦前夜。像酝酿了很久,一场大雪在夜幕中铺天盖地悄然降临,秦岭南北顿时被茫茫雪花所弥漫。一夜工夫,关中平原,一望无际的麦田像覆盖了一床厚厚的棉被。对苦盼着一场大雪的农民来说,这样的墒情预示着一个好年景。  清晨,高秀山一开门,天空还漫着飞雪,面对一个晶莹的世界,心里一阵惊喜。眼前的景象似乎与自己回家的心情形成某种呼应,不同的是,老家山村的雪景更迷人,他整个人就像站在故乡的土地上了。下了宿舍楼,他兴奋地冲进雪地,扬起头一声大吼,顺势狂奔起来。他好像有使不完的劲,身上进发出的热能似乎不屑于这样的寒冷。跑出几十米外,他回头看着雪地上一串深深的脚印,而宿舍楼在积雪的映衬下墙面也明亮起来。继续朝前走,车间旁边的小树林,昨天还是灰愀愀的,现在每棵树就像一个个乖巧的小孩,头上顶着白花花的大绒帽子挤在一起,飞舞的雪花很像是他们在喧闹着。  下雪天让高秀山的兴致也特别高,不仅没有感到天气变得更冷,恰恰相反,他就像经过了一个冬季的蛰居在春天苏醒的动物,眼里的一切又新鲜起来,美好起来。也许急于和自己心爱的人分享这个冬季的第一场雪,高秀山约了闵洁晚上在百米大道见面。  中午停歇下来的雪,晚上又飘散开来。早早来到百米大道的高秀山,脸上、脖颈里不时有雪沫侵入,让他感到丝丝冰凉,看着路灯在雪花的包围下变成了雾状的一团橘红,他的内心也有了一些温暖。而闵洁的出现,使他身上的寒气顿时烟消云散了。别以为这两人的关系已经有了实质性的界定,实际上,爱情的种子在他们心里才刚刚发芽,这样的约会也是从近一两个月开始的,不过几次而已。正如今天晚上,高秀山是兴奋的,闵洁却并不因为这样的约会就感受不到冬季的寒冷,虽然当她走近高秀山时,嘴里在欢呼着:“哎哟,这雪真美!”  “明天,我把王志的相机拿来,给你照相!”高秀山显然很激动。  “好啊,我们堆一个大大的雪人!”  “堆雪人,你真像个孩子!”  “你以为自己有多大!”  路灯的光亮里,闵洁对雪的那种敞开心扉的喜爱使得脸上溢出的妩媚更加张扬。高秀山站在那里有些呆若木鸡,虽然他并不懂得怎么去欣赏女人,但毕竟有些傻乎乎了:细碎的雪沫像给闵洁的脸上涂了一层适宜的淡妆,白色的围巾将她的面部挡去了一半,瓜子脸变成了娃娃脸而更显娇嫩,只是颀长的身材与她此时的脸型不够相称。闵洁捧起一把雪抛撒向空中,又如此这般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围巾掉在雪地里也全然不顾。高秀山小心地走上前,小心地把围巾捡起来。这时,闵洁将一捧雪撒在了高秀山的头上,他被飞进脖子里的雪一激灵,跳着逃开了。闵洁走上前,有一丝嗔怪:“你怎么和木头一样站着,你不会打雪仗吗?”  “我是在欣赏你玩雪呢!”  “玩雪有什么好欣赏的!”  “你刚才的童真相,让我想起一张电影海报——陈冲,很像陈冲!而且,你比她还漂亮!”  “我不信!”闵洁回眸一笑。她的眼睛像雪花从路灯前飘过,闪着亮光。  说话间,高秀山将围巾递给闵洁。在他走近她时,却被一种无法靠近,又无法挪开的迟钝所困惑。此时,闵洁的脸被身体里的热气充盈得红彤彤的,在这样一个寒冷的白雪世界,一个青春少女被激活的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活力与激情,足以让这个男人的心灵激荡起阵阵涟漪。当这种无以言表,内心又有些过头的躁动出现时,高秀山已不敢正面去看闵洁身上的任何细枝末节,事实上他已经神魂颠倒,中国农民千百年来固有的自闭和妥协此时集于他一身。  短暂的喧闹很快像雪花一样归于沉寂,高秀山和闵洁的对话就像一个人站在高山之巅看到山谷某个很小的人影在移动一样,显得渺小和无足轻重。  “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想告诉你,我春节要回家去。”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白天还不告诉我,值得这样隆重啊!”  “这是一个方面,当然,更想约你出来走走。”  “你说过你老家叫什么县?”  “巴山县。”  “对,金州地区巴山县。可惜没去过!”  “我请你去呀,我们老家山清水秀,很有江南的韵味!”  “你请我去!不一定能去,太远。”  听完这句话,高秀山心里顿时涌起一种自卑的东西来,他认为这并不是远产生的原因,而是他们之间有某种天生的距离。  “其实,你没见过我们那里的雪景。雪有时一连下好几天,路上能积一尺多厚,所有树木都披上了‘绒’装,我家房后的竹子有时被压断。在我们那里看雪景有参照物,可谓‘原驰蜡象’,‘睢余莽莽’,不像一马平川的城市,感受不到大气磅礴的雪域之美。”  “真有那样好吗?”  “当然,实际情况远比我苍白的描述好很多!”  “厂里现在这么忙,你能请上假吗?”  “我已经给车间主任说过了,他同意。”  “你准备回去几天?”  “两个星期。”  “别忘了写封信哟!”  “写信是不可能了,时间太短,恐怕等我回厂,信还没到呢!”  这个夜晚,对高秀山来说,寒冷中体验着的温暖是幸福绵长的。躺在床上,闵洁雪地里抛撒雪花的情景像过电影一样反复出现,精彩的画面莫过于递围巾时的那个瞬间,他和她的距离那样近。虽然这种美好很快被另一个形象所干扰,在他的潜意识里,李惠芹和闵洁总是交替出现时,他宁愿闵洁在大脑屏幕上停留得更长久些。他也努力把两个人放在一起进行比较,而她们又总是那样没有可比性:李惠芹在当地也算要个子有个子,要长相有长相的漂亮姑娘,但总透出保守的“土”来,她身上的那种矜持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闵洁却鲜活得多,自然得多,也更有青春的活力。  真是印证了那旬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老话。高秀山在梦里,不仅重现了闵洁在雪地里抛撒雪花的一幕,令他吃惊的是闵洁似乎是光着身子在那里舞蹈,只有那条白围巾随着她的快速旋转飘舞着。后来在一种热雾里,他压在了闵洁的身体上,在一阵紧张中好像来了一次小解。


下载链接

梔子花開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