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有理

殺人有理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8
出版社:安徽文藝出版社
作者:李國斌
页数:422
书名:殺人有理
封面图片
殺人有理

内容概要
  这部极具震撼力与可读性的长篇心理侦探小说,用12份沉甸甸的卷宗、12个鲜活生命倏然的消失,叙述了每个案件背后纷繁复杂的背景和不一样的故事,如家庭暴力、婚姻出轨、背叛友情、心灵扭曲等种种缘由的犯罪,让人警醒、令人痛心。  一个又一个故事引发读者深沉的思考——人性中罪恶的源头,从而懂得爱,懂得宽恕,懂得该如何拥抱生活、珍惜生命。直面这些伤痛的故取,更加明白“罪恶难逃惩罚,杀人不会有理”的真理。
书籍目录
水竹草(第1卷宗)本能(第2卷宗)今日,小雪(第3卷宗)深山到底有多深(第4卷宗)水響的性事(第5卷宗)新鞋子,舊鞋子(第6卷宗)美麗的頭蓋骨(第7卷宗)黑色救贖(第8卷宗)拉布拉多男孩(第9卷宗)人性的證明(第10卷宗)死亡權限(第11卷宗)命犯桃花(第12卷宗)

章节摘录
水竹草一人所共知,愛可以成為殺人的理由,所以歐陽席克說︰“我對這個案件感興趣。”席克問余滿和︰“憑什麼說是貝貝殺了你女兒?”余滿和說︰“她們是情敵。”二在感情這件事上,貝貝是一個多事的女孩,抑或說是個惡作劇的女孩,她在螺螺和烏賊相愛的時候,開始追求烏賊。螺螺出事前,貝貝跟螺螺的父親余滿和說︰“讓你女兒立刻離開烏賊,不然的話我會殺掉三個人,第一個就是你家螺螺,她會死得很爛,像剁椒魚頭。第二個是烏賊,他不識抬舉,我會砍掉他那條最短的狗腿。第三個就是我。我可以為愛盡點小小的心意!”說到這,貝貝詭異地笑了笑,做了一個冰冷的抹脖子的動作。所以,當螺螺淹死後,人們尤其是余滿和首先想到了貝貝,想到了謀殺。這是一口人工淡水塘,方方正正的,有如學生的橡皮擦。有一個木跳從岸邊一直延伸到塘心,因為那里的水深而清,適合漂洗,因此,村里的人都會沿著木跳一直走到塘中間去洗衣服。據報案人說,當時,螺螺已經將衣服洗完,搗衣棒和一籃子衣服都在。就是在這個時候有人將螺螺推下了水。報案就要立案。歐陽席克帶著徒弟杜子尚立刻趕往富江村。三天後,排查有了結果。據村民反映,貝貝、螺螺和烏賊的確存在感情糾紛,但是,誰都能看出來,烏賊愛螺螺,貝貝是插足者。村民們還說,這個貝貝很小的時候就在外面跑場子,跑變種了,潑皮、霸道、性情野,日天挖地的。除此以外,更令人興奮的是,席克和子尚在離案發現場不到一百五十米的地方找到了目擊證人。他是一個拾荒者,住在一間由石棉瓦搭建的破房子里。這房子看上去像個潦倒不堪的酒鬼,歪歪扭扭、破破爛爛的,一副撐不下去的樣子;這人三十多歲,估計有一兩年沒洗過澡了,長長的頭發像被潑了油湯一樣,一團一團地粘在一起,臉上滿是灰垢。子尚覺得這個人的精神未必正常,結果一交談,把子尚嚇了一跳,人家還是個大專生呢,頭腦清醒,口齒清楚,表達有序,目光中充滿了欲望。“3月14號下午,有人在這個塘里淹死了你知道嗎?”子尚問。“听說了。撈上來時我還過去看的呢,靚妹,嘻嘻嘻。”“人是下午5點多鐘淹死的,那時你在哪?”“我在睡覺,我是神仙,我主要是睡覺,嘻嘻嘻。”接著,拾荒者告訴子尚和席克,那天他遠遠地就听見塘里有兩個女人說話,說了什麼他沒听清楚,後來他就听到了咕咚的落水聲和有人在木跳上跑步的聲音。“你沒看到誰在木跳上跑嗎?”子尚問。拾荒者說︰“沒有,當時我在發燒,溫度太高了,跟火化的一樣,起不來的。”根據拾荒人提供的情況,席克判斷螺螺有他殺的可能性。誰會把螺螺推下水呢?席克在自己的那個黑皮本子上列出了五條︰1.失足落水;2.情敵貝貝推其下水;3.烏賊推其下水;4.不明仇人;5.拾荒人。席克打算接觸貝貝,但是,當席克和子尚找到村長時,村長卻告訴他們,貝貝2月份就去三星島她姑家了。也就是說,貝貝在螺螺淹死的前一個禮拜就離開了富江村。“三星島離富江村多遠?”席克問。村長說︰“二十海里,坐輪渡一個小時就能到。”席克點了點頭,他希望能和貝貝的父親丁三見個面,村長立刻做了安排。丁三六十多歲的樣子,很蒼老,頭發花白了,滿臉的皺紋一道比一道深;臉盤子小,眼楮卻大而突出,看人時帶著微笑,但這種笑更多的是向來人表達_自己的卑微和低下。他告訴席克,他女兒是2月29日離開富江去他妹妹家的,原因是家里鬧鬼。說到這,丁三看了看身後面的那間屋子,眼神里有一種怪異和驚悚。這一切席克都記在眼里,他掐出一支煙來,先是在煙的腰身上舔了一下,然後點上火,眯著眼仔細地打量著那間屋子。屋子是磚瓦結構的,這在當今的農村算是老房子了。牆是石頭砌的,石灰勾出的縫隙看上去像是一條條紛紛逃竄的白蟲。窗戶上的玻璃是爛的,從破敗的窗戶看過去,屋里黑暗而陰森。丁三說,一到半夜,貝貝就能听到有人向房子上和院子里扔石頭,還能听到屋後的竹林子里有女人哭。“你听到過女人哭嗎?”席克問丁三。“……沒有,不過,我听到有人扔石頭,那窗玻璃就是被砸壞的……”說到這,丁三打了個冷噤。席克向遠處嘹望著。蔚藍色的大海悄無聲息地卷動著,一堆堆因為海浪的撞擊而被激發出來的泡沫上,聚集了無數只海鷗。它們在風中想保持著一個有利的姿態,于是極力地堅挺著、盤旋著,搖搖晃晃的。席克忽然覺得有一股強勁的帶著濃郁海腥味的風吹了過來,他問︰“你說扔石頭,會不會是風?”丁三半張著嘴,想著席克的話。“不會。”他終于說,“這個我可以保證。”“現在呢?”這時,子尚忽然問這個事。“是的,”席克覺得子尚的問題問得好,繼而他問,“你女兒去三星島後還有人扔石頭嗎?”丁三看著席克的臉,遲疑了一下,然後肯定地說︰“沒有了。”晚上,席克和子尚在賓館住下後,開始討論這個事情。討論前,席克在本子上寫著︰1.真會有鬼嗎?2.貝貝離開的真實原因?3.螺螺淹死時貝貝在哪里?4.螺螺溺水的當天貝貝能不能回來?他在“2”和“4”旁邊打了個鉤。“螺螺出事的時候,貝貝已經離開了富江,沒有作案的可能呀。”子尚給席克的杯子里添上水說。席克抽了一口煙,看著窗外說︰“關鍵就在這里。我們不妨這樣認為,貝貝離開富江是她謀殺計劃中的一個環節︰”“這麼說半夜鬧鬼純屬人為?”席克表情凝重地說︰“我看了那些玻璃和石頭的落點,的確是人砸的,這或許正是貝貝需要的,因為這可以成為貝貝離開富江的一個理由。”“這麼說丁三在為女兒編制謊言?或者說那些石頭就是他砸的?”
编辑推荐
《殺人有理》由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


下载链接

殺人有理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