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城風雨

滿城風雨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1
出版社:中國文聯出版社
作者:張恨水
页数:271
字数:228000
书名:滿城風雨
封面图片
滿城風雨

内容概要
《滿城風雨》通過大學生曾伯堅被軍閥強行拉夫的種種遭遇,繪聲繪色地描繪了軍閥發動內戰帶來的災難,並引發了外侮,是一部描寫軍閥混戰的小說,有許多珍貴資料。
作者简介
张恨水(1895—1967),原名张心远。祖籍安徽潜山岭头乡黄岭村人,生于江西。他一生创作了100多部中、长篇小说,其中大多是章回体小说,总字数约2000万。
书籍目录
第一回 兩崖金鼓喧龍舟競渡 四城燈火熄風鶴疑兵第二回 爆竹喧天壺漿迎戰士 斯文掃地魚貫縛書生第三回 夕照起悲笳攀門慘別 西風飛野火微服逃生第四回 蕩產傾家劫余納重賦 轟雷掣電夜闐迫孤城第五回 喋血城壕骷髏易名將 停驂門巷瓜蔓認英雌第六回 治國如斯一隅三反法 救民到底十室九空天第七回 兄弟鬩牆操戈招外寇 風雲變色擲彈炸危城第八回 戰後尋允兒女供魚肉 醉中劃策家鄉付劫灰第九回 憔悴愧重逢香桃骨瘦 從容艱一死絲柳情長第十回 揭竿成義軍共圖大事 投河殉情侶各有千秋

章节摘录
  走到城隍廟時,見滿廟人聲嗡嗡,撿東西的,打包裹的,捆扎車輛的,大殿下那一個大院落全是些人在亂動。伯堅走到配殿里,向威看見先“嘿”了一個字道︰“你再遲一個鐘頭不來呢,要在東門外去找我們了,我們奉了命令,在東門外集合呢。”伯堅隨便答應了一聲,也去收拾他的東西。他心里可就想著︰“我真是做夢也不會想到,跟了這種土匪式的軍隊一處跑。不過看著軍隊里這些人那種忙亂,卻也是有趣。好在自己是事外之人,看看他們的行動,長長見識也是好的。向威見他在出神,一手擰了小胡子笑道︰“到了這時候你還想什麼家,你快收拾起行李來吧。”向威本也有一個隨從兵,就叫他給伯堅把東西收拾好。伯堅因為前途不可測,而且又是夏天,並沒有多帶東西,只有一個小網籃和小提箱,一理就好。向威道︰“你為什麼只帶這一點東西?橫豎有夫子挑,你還怕夫子挑不動嗎?”伯堅道︰“家里只給我預備這些我也就算了。”心里想著︰“原來你們不怕夫子受累的!設若我也是個夫子,大概不止挑這些了。”這時,殿外面吹著哨子,大概已經站隊了,接著有一個兵手上拿了一根竹鞭子,帶了兩名夫子進來,一個年紀三十上下,倒是一個出力氣的漢子;一個有五十歲上下,雖沒有胡子,只看他那尖削的兩腮簇著魚尾紋,又在魚尾紋之中叢集著斑白色的胡楂子,那老相也就十足了。那夫子伸出兩手,抱了拳頭和伯堅連拱幾下,只看他手臂上爆出來的筋紋如青繩結著絡子套在  手上一般,這就可以看出他的精力是十分不濟了。伯堅猛然省悟,自己的東西少,可以讓這老頭子擔著。便指著提箱網籃道︰“這兩件東西,我交給你了。”那老頭子一看東西是這樣的少,用手提了一提也不過二三十斤重,心下大喜,又對伯堅拱著拳頭道︰“曾先生,難得你也在這里。我就伺候著你,請你多照顧我一點。”伯堅道︰“很奇怪,你怎麼知道我姓曾?”老頭子道︰“我怎麼不認識你先生!我是城里撿破布字紙的阮小老,我家里還有老伴,帶著三歲的小孩子,我這趟……”那隨從兵拿起鞭子,刷的一聲在網籃上抽了一聲響,罵道︰“你搬你的東西,多說些什麼!”這一下子,不但嚇得阮小老身子向上一縱,就是伯堅出于不料,心里也連跳了兩下。那個年壯的夫子已經拿了東西出去,用繩索扁擔挑著,阮小老不敢多說,也給伯堅將行李拿出去了。向威站在配殿當中,四周看了一看,看看還有什麼東西遺失下來沒有,他的隨從兵比他的目光還要快,便將觀音像面前的一個淨水瓶子拿了過來,將水瓶子里的水向地下一灑,翻著瓶底看了一看笑道︰“嘿,真不錯,這是康熙瓷。”向威接過來看了,又用一個食指擦磨著瓶上的青花,笑道︰“不見得是真的,管它是不是,你塞在籃子里吧。”隨從兵將瓶子接過,見佛案上一個小銅鼎,順手倒出香灰來也拿著走。向威道︰“放下吧,那個重顛顛的東西要它做什麼!”隨從兵笑道︰“我听見人說,這廟里有兩個香爐是明朝的,看這香爐顏色很古,說不定就是這個,帶去也好。”向威笑著點了一點頭,于是大家跟著行李走了出來。  他們這是到城外去集合,輜重就跟著軍隊一塊兒走,不分著兩班。伯堅走到大殿里,見隊伍已經出去了,于團長騎著一匹馬,在隊伍後面,伯堅、向威和其他幾個軍佐都緊隨著馬走。這時太陽已經沒有了光,西邊天一片紅霞,直燒到天頂心里來,那慘淡的紅光由上而下,映著那到處關門的街巷,越是淒涼。走出了城時,天越發黑了,遠望見一片空闊的洲地,大隊兵士分著好幾路向那里去集合。伯堅心想︰“有什麼急事?白天不慌不忙,倒是天色都昏黑了,偏要趕著出發,莫不是這里面有什麼軍事秘密?既是軍事秘密,自然是不許探問的,且自由他。”大家到了空場上,已經得著十分鐘休息時間。他們這一團人,集合在一叢柳樹林子邊,比較上是一塊偏僻的地方。伯堅得著時間,抬頭一看,只見一鉤月亮帶著四五點亮星,在東方昏黃的天上,漸漸發現著光輝,把這夜色就格外形容著深沉了。順著腳步踏到柳樹子邊,卻見兩個人站在那里說話,一個人道︰“今天我們連夜走,大概是怕飛機吧?”又一個答道︰“我想也是這樣。不過這回我們經過了兩三縣,都沒有遇到飛機,怎麼會突然地來了?再說,我們是好好地退走,要開到哪里,在城里下道命令開到哪里就是了,何必還要先到城外來集合?”伯堅听著,心想︰“連他們老人都不知命意所在,我一個新來的人到哪里捉摸去?那也只好跟著他們胡闖了。”當時在這空場上,約停了半小時,天已完全昏黑,滿天的星斗和一鉤月亮照著夜色沉沉的。四周一看,全是黑影子圍繞著,高的影子是樹林,低的影子是稻田,分不出郊野情形如何,只有遠遠的地方,在高影子里露出一兩點小火星,約莫是村莊。暑氣自然退去了,郊外的晚風由稻田上吹過來,帶著一絲稻花香,卻也令人氣神一爽。伯堅心里本來二十四分抑郁,但是到了這種環境之下,心里盡管發牢騷也是無用,倒不如想開一點,混一時是一時。因為這樣想著,所以伯堅就暢懷來賞玩夜景。當正在這時,自己這一部分的軍隊已經得了命令整隊進行,進行的目的地乃是茶香鎮。  原來這茶香鎮是湖東省一個大商埠。本省出產大宗,是茶葉和絲,這茶香鎮就是本省南部,由陸地轉水道的一道轉運口子,因之絲行、茶行以及因茶絲而開的銀號都很有資本。不過這里一片平原,卻不是軍事家所需要的地方。而且這里的河道通鄰省曲江,由曲江過去便是海,這也不是逐鹿中原的人所宜過問的。這次聯合軍到了西平,茶香鎮的商會也怕要出事,會派代表迎了上去,許送給霍仁敏師長咐‘萬塊錢,請他們的兵不要來。當時霍仁敏見他們一口氣就出十萬元,這人情不算小,便也答應下來,及至到了安樂縣一打听,原來這茶香鎮每年要做上千萬塊錢的買賣,當地商人的富有可想而知。他們這些富商太佔便宜,出十萬元便想把這事了結?也曾找人去再行要索,那邊商會說是現在因軍事關系,就是十萬元也是勉強籌備。既是霍師長軍餉困難,再湊兩萬以答雅意,在霍仁敏到安樂縣的第二天,款子就解來了。霍仁敏因茶香鎮不肯出錢,也不便再逼,表面也就沒有再提,大家都以為事情過去了。這時伯堅听到,自己這一團軍隊要向那鎮上開拔,心里便驚訝起來,難道為了錢得的不夠,特意派人去籌餉不成?心里如此想著,在行路的途中就私問向威︰“若是省城進行,現在到茶香鎮去,不是更繞了路嗎?”向威說︰“是軍事計劃,你哪里會知道?也不必多問。”伯堅納悶在心里,就跟著軍隊走。心想︰看你們又怎樣。”  這天只走五十多里路,便已日落西山,離安樂鎮還有四十里地呢!于是在這三路口鎮上,找了一個客店投宿。客店正有從城里來的人,伯堅忙著向他們一探听消息,據說︰“城門已經閉了三天,××飛機每天在城上轟炸四五次,守城的軍隊站不住腳,連夜開城跑了。當夜許多浪人進城,十幾處放火,城里人家三停燒掉二停。今天一早不少人從城里跑出來,都是家里遭了難的。這以後的事,就不大清楚了。”伯堅一路之上所得的消息雖然都是不大好,但是想到不過守城的軍隊換了一班人,不能還有什麼更重大的事。現在所听到的城里的房屋三停燒了二停,自己家的房屋未必靠得住。因之那勉強裝著笑顏的面目就有些不能維持,在客房里坐著用手撐了桌子托了頭,也不用茶水,也不要吃喝,呆了眼光就是向地皮上望著。淑芬自己設身處地一想,也知道他很是不堪。一路之上,曾用好言語安慰他不少,他也勉強地受著安慰,把愁容收斂起來。然而人家心中真正難受,當然也不是幾句空話可以把人家安頓好的。于是自己要了茶水,把自己帶的干淨手巾擰了一把遞給他擦臉,然後又倒了一杯茶遞到他手上。伯堅總覺受她的侍候有些過分,所以不願擦臉也擦一把,不願喝茶也喝一杯。淑芬等他喝完了茶,又擰了一把手巾送到他手上,輕輕地問道︰“你要吃一點什麼東西呢?”伯堅不作聲,搖了搖頭。然而第二個感想立刻告訴他,對于這位未來夫人的態度不應當如此,所以又答應著道︰“你要吃什麼你就只管向飯店里要吧。”淑芬依然低聲道︰“這樣的長天日子你總得吃一點,我們明天進城去,家里平安自然是千好萬好;萬一家里有了什麼事,這還全靠你打起一番精神來干。你怎能不吃東西呢?”伯堅道︰“好吧,你吃什麼東西,我陪著你吃。”淑芬明知他是無心吃東西的,說出這句話來完全是敷衍自己的,自己本也不必強他吃什麼,只不過和他暫時解悶,不讓他發愁而已。于是叫了伙計當面問話︰“這里有些什麼吃的?”店伙說︰“飯也有,面食也有。”淑芬站定了一想,便向伯堅微笑道︰“這樣子吧,讓我自己來和你煮一碗面條子吃,你看好不好?”伯堅道︰“飯店里廚房髒得很,你何必去費那個事。”淑芬道︰“就是因為廚房里髒,我才要親自去做,若是廚房里干淨,我不會坐在這里等著吃嗎?”說畢她已跟著店伙出去了。伯堅心里可就想著︰“我以前認為淑芬是個向外發展的女子,賢妻良母是不屑于做的。據現在的情形看來,她對于我實在體貼周到了。有這樣的女子在一處,無論什麼寡情的男子也不免被她陶醉的。雖然家里遭了兵劫,還不知道落到什麼地步,有一個知己的女子在身旁不斷地安慰著,也就愉快不少。”他心如此想著,將滿腹的愁思自然地解除不少。  一會子店伙端了兩大碗面來,淑芬手捏了兩雙筷子在後跟隨。面放在桌子上,她且不放下筷子,在包袱里找出一張白紙將筷子擦了又擦,先放一雙在面碗上架著,先向伯堅道︰“現在你可以放心吃了。”伯堅見店伙已經走了,才向淑芬笑道︰“老實說,我實在吃不下去什麼東西,不過是你親自動手做的,我吃不下也要勉強吃上一點。”淑芬望了他只是抿著嘴笑。伯堅道︰“你對我太好了,假使你一輩子對我都是這樣,我為你犧牲到什麼程度我都願意。”淑芬笑道︰“那麼你就準備為我犧牲吧,我相信我一輩子對你都是這樣的。”伯堅听了這話,心里一動,也就破涕為笑起來。勉強地吃過了大半碗面,淑芬道︰“你吃不下去就不必勉強了,勉強吃下去心里又是難受。”說著她放了自己那碗面,卻把他吃殘了的這大半碗面端將過去,大口地吃起來。伯堅對于她的一舉一動都留意著的,這一留意起來,便覺她處處都含有一種親近的意思在內,心里自是十分地愉快。吃過晚飯以後,淑芬又陪著他在露天里乘涼,談些過去與未來的事情。伯堅有淑芬陪著不斷地說話,那一層心事就不會移到別的事情上去,這一晚依然是糊里糊涂的過去了。


下载链接

滿城風雨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